镇压法轮功 舆论先行 第3集

思明: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继续收听由西文和思明为您主持的7.20系列报道。

西文:在中宣部副部长张春辉和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文武夹击下,中共对法轮功的讨伐、监视、调查和罗织罪名不断,《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在思想领域无端批判法轮功。顶着“科学家”头衔的政客则挥舞科学大棒不断挑起事端。罗干则利用职权授意公安部门里应外合,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围剿法轮功格局已成定势。

思明:1999年7月19日晚,江泽民主持召开了中共高层会议,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只有江泽民力主镇压法轮功。他的理由是法轮功是关系到“亡党亡国”的重大问题,触动了中共专制集团最敏感的神经。最后,在江泽民维护个人权力和中共维持一党独裁统治中终于达到共识。并由江泽民亲自操刀,以中共政府的名义全面取缔法轮功,下达了格杀令。

西文:中共的镇压机器,开始隆隆启动,中共的军队、武警、公安警察直接参加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媒体展开舆论攻势抹黑法轮功,国家安全系统收集证据材料,提供情报。人大和司法系统为中共的镇压行动披上“合法”、“法治”的外衣。外交系统则在国际上散布谎言,用政治、经济利益诱惑、收买一些外国政府、政要和媒体,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保持沉默。由此展开的全线围剿法轮功的攻势,铺天盖地而来。

思明:1999年7月20日凌晨,北京法轮功研究会工作人员李昌、纪烈武等被逮捕。全国所有省、市、县的法轮功义务负责人被公安部门强行抓走、抄家。大连总站站长高秋菊被大连西岗区法院以“利用邪教扰乱社会治安”及“泄露国家机密”罪名判刑九年。重庆市辅导总站站长顾志仪被抓后在监狱中受尽24种刑具的折磨。

西文: 同一时间,全国有三十几个城市的法轮功修炼者涌向北京及各地政府、信访部门上访,要求停止迫害。北京封锁了进城的各交通要道,武警密布四处盘查进京行人,如遇法轮功,一律拘捕。据明慧网报导,720当天在沈阳市政府门口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万人。720前后在北京附近被抓的法轮功修炼者有7百万人。遭抓捕、殴打暴力伤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十几万人。

思明:在关押上访法轮功学员的北京丰台体育场,石景山区体育馆等各大体育馆。警察揪头发,拧胳膊,踢打法轮功修炼者的场面时有发生。有的人被拖行达三十多米,身体血痕淋淋;有的人衣服被扯碎,也有的被打昏在地。而其他地区,公安为强迫法轮功修炼者就范,开始使用铁棒、电棍、甚至用火烫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西文:7月22日,民政部发布“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的通告,公安部发布“六禁止”通告,中央电视台播出攻击法轮功的录影。

思明:江泽民在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称:“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他在镇压的部署中,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三大方针。媒体、军队、公安、警察、武警、国安、司法系统、人大、外交、伪宗教团体等高调运作,消灭法轮功的战争开始白热化。

西文:媒体在这场镇压运动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如纳粹宣传部在二战时期对犹太人迫害中所起的作用。7月23日,《人民日报》社论“提高认识 看清危害 把握政策 维护稳定”以“鼓吹‘地球爆炸’,‘末日来临’”来歪曲法轮功。

思明:这是根据法轮功创史人李洪志先生1998年在美国讲话中这样一段话:原文是:“我可以在这里严肃地跟大家讲,所有称在1999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CCTV把演讲录像中“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的“不”字剪掉,再将其他一些讲话掐头去尾重新组合,就变了CCTV中“宣扬地球爆炸”的根据了,把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变成完全相反的意思。

西文:所谓的“末世论”,也是把法轮功原着中提到的释迦牟尼称现在为末法时期篡改处理而来的。

思明:为了控制绝对的话语权,民政部、公安部发布通告:收缴查禁并销毁法轮功书籍及音像制品。中央CCTV在1999年7月28日的新闻中提到: 据了解,天津市出版管理部门近日收缴宣传‘法轮功’的书籍22种、73000余册;武汉市公安部门对有关法轮功的书刊、音像资料等共13万余件进行了集中销毁。这些宣传品中,包括书籍10万册、音像制品2.7万盘”。

西文:在销毁法轮功书籍、音像制品,湮灭法轮功真相和知情权被剥夺的情况下,中央的宣传机构和媒体制造了大量的断章取义,杜撰造假的谎言,将法轮功修炼者描述成自杀杀人,封建迷信,害国殃民的痴迷者。

思明:中共绝对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开动起来,全力诋毁法轮功。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报导的法轮功负面、批判文章,达30多万份。平均每天以1650条消息,独家垄断话语权,真相权。

西文:1999年7月28日,新华社记者徐家军以“潘玉芳老人指证李洪志伪造出生日期”为题,称“现年80岁高龄的潘玉芳老人对往事记忆犹新。据老人回忆,1952年夏 天,33岁的潘玉芳被请到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镇为卢淑珍接生。因分娩时难产,潘玉芳为其注射了催产素。而这个婴儿便是李洪志。然而,根据《哥伦比亚百科全书》记载,科学家们1953年才发现了催产素的分子结构,催产素应用于临床,是1953年以后的事。

(王新中录音)

西文: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是邪教》,开始公开认定法轮功为“邪教”。在彻底消灭法轮功的高调镇压下,媒体也为镇压的推进制造了大量的伪案。如CCTV和新华社联手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京城血案”,“浙江毒杀乞丐案”。刻意地挑起全国民众对法轮功的无端仇恨,为镇压制造民意基础。下面让我们来回放一下天安门自焚案的历史镜头。

思明:2001年1月23日下午2点左右,天安门广场发生了5人自焚事件。新华社一反通常层层批准的繁琐程序,在事发两小时后,向全世界发布了英语新闻,指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

西文:据新华社报道,自焚的五人中,中年妇女刘春玲被当场烧死,她的女儿刘思颖,郝惠军母女和中年男子王进东严重烧伤。一个星期之后,中央电视台又推出两个人,自焚未遂者刘葆荣、和刘云芳。称刘云芳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

思明: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深入报道。有火被扑灭时王进东呼喊口号的壮举,有刘思颖在痛苦中呼喊妈妈的悲惨画面。有自焚未遂者刘葆荣和刘云芳的现身说法。许多人看了中央台的电视节目之后,从支持同情法轮功变成了怀疑和反对。

西文:不久,法轮功学员公开发行了一部是名为伪火的录像片,对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进行慢镜头分析,发现刘春玲是被当场打死,而不是烧死的。王进东被严重烧伤,可他两腿之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他的头发也基本完好,他打坐结印的姿势不像法轮功学员。以及警察慢悠悠的给他盖上灭火毯的样子等等疑点,证明天安门自焚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

思明:中央电视台在以后播出的天安门自焚节目中,将刘春玲是被当场打死和王进东前有麦克风的镜头全部删除。

西文:2003年5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了一项调查结果,指出通过语音鉴定表明在天安门表演的王进东与后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在监狱里采访的王进东是两个人。刘思颖在住院近两个月时突然死亡,而她在死前健康状况良好,死因很可疑。

思明:调查结果还表明,救护车约下午2点45分离开天安门广场,2个半小时以后开到附近的积水潭医院,而从天安门广场到积水潭医院的正常车程,只要20分钟,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

西文:按照中共方面的统计,到2000年底为止,法轮功学员一共发生过20起杀人案, 2003年又有一个所谓乞丐杀乞丐,一共杀了17人的案件,因此证明法轮功鼓吹杀人。中共还提出,到 2000年底为止,因修炼法轮功一共造成600多人成了精神病人。还有中共列出的由于修炼法轮功不吃药、不看病,导致的1,400人死亡的问题。

西文:关于上述这些问题,我们请来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谈一下他的看法。

郭国汀【原声】中共把法轮功当作邪教,那为什么有人稀里胡涂的也这么认为法轮功是邪教呢?这主要就是中共为了抹黑法轮功是邪教,编造了很多谎言。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天安门自焚。

事实上经过放慢动作来印证,从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这个自杀的现场,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实际上这个天安门自焚的案件,整个是一个人为操作导演出来的产物,里面涉及到好多破绽,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中共操控类似于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一样的这么一个东西。

如果说法轮功是邪教,它鼓吹自杀的话,那为什么只有2001年在北京出现,为什么就没有第二例、没有第三例、第四例,为什么在海外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是一个大问号?

实际上法轮功《转法轮》中有明确地说明,法轮功反对杀生,当然更包括反对自杀。

这个20多起法轮功杀人案,以及法轮功学员杀17个乞丐这个案件,是不是真实的?这是第一个问号?第二,假如说这些20多起杀人案都是真实的,那就涉及到这些杀人者是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第三,如果他们真是法轮功学员,那么这个学员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杀人?

如果说这些事情全部查明了,还要查明这20起杀人案,也就是在法轮功诞生以来,在长达9年或10年期间,发生的学员杀人案,在整个中国社会按人口杀人案的比例占多少?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比较,也没有任何的参照,仅仅是中共单方面的宣传,单方面的抹黑,而单方面宣传,单方面抹黑的目的,它就是要把法轮功挂上一个杀人这目的。

中共抹黑法轮功另一方面的说法,就是到2000年底为止,由于修炼法轮功一共造成600多人成了精神病人。

这里同样的问题,也就是首先这个600多个精神病人是不是事实?他们是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这些事情的真象到底如何?都没有任何的依据,仅仅是中共为了嫁祸法轮功,而编出来这么一个故事,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假如这600多人确实都是法轮功学员,那么也涉及到一个它一个比例上,法轮功修炼者的比例多大的问题,跟人口当中正常的精神病人的比例有多大?来作一个比较的问题。

此外还有一个数据,也就是中共列的这个由于修炼法轮功不吃药、不看病,导致的1,400人死亡的问题。也就是由于修炼法轮功会造成人死亡,中共目的是要来证明这一点。

这里的1,400人的所谓修炼法轮功导致死亡的事件,实际上它的性质跟前面提到的三种一模一样,天安门自焚、20起杀人案、600多名精神病人,以及1,400名的学员死亡,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可靠性都是一个问题。而假设它完全都是真实的,它仍然是按人口比例,按法轮功学员比例,以及中国人的自然死亡率是多少?这些没有作出比较的话,你根本得不出个结论。

因为中共历史上,它为了抹黑,为了消灭某政治组织或是某个宗教组织,它往往都是采取这种手段,这种方式,如果说中共当局真的有真凭实据,它应该拿出来,在全社会公开讨论,公开争辩,而中共当局不是这样,它是一边倒的,用信息封锁的方式,这是对凡是为法轮功辩论的人、文章全部一律封杀,只容许中共当局单方抹黑性的宣传存在,中共当局根本不敢对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进行公开的辩论和论战。这些情况恰恰证明法轮功信仰的这个正教的性质,而不是邪教的性质。

思明:中共的历史上,舆论一定是每一场运动的先驱者。文革的时候如此,镇压法轮功之前,也是如此。然后让人慢慢接受。所以720前后刚开始镇压的时候,报纸、电台、电视台24小时,高速运转大规模的宣传。全力抹黑妖魔化对手,让所有的人去仇恨他们要打击的对手法轮功。

西文:至此,整个社会已经形成了高压态势,使得法轮功失去了所有的社会同情,其后所采取的一系列行政手段和专政手段就被整个社会默认。即使被打击的对象,被剥夺了所有的人权和宪法赋予的权利,被消灭和虐杀,也能够得到社会的默认。媒体所起的作用,十分巨大。

思明:‘华盛顿邮报’2001年8月报道说,中共有个官员对‘华盛顿邮报’记者介绍,镇压法轮功原来一直不成功,后来到天安门自焚以后,组织形成了一个机制:“首先是高压的舆论宣传,第二是暴力,再就是洗脑,这三者缺一不可。将这三者组织起来,才能够真正把法轮功打下去。这是中共官员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谈的。这位官员说,没有舆论的作用,暴力和洗脑都不会起作用。这个舆论就起这么大作用。”

西文:听众朋友,720系列专题报道第三集就为您进行到这里,是由思明和西文为您主持制作的,感谢您的收听。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