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信仰定罪 实施暴力转化 第4集

思明:听众朋友,上一集我们谈到7.20拉开镇压法轮功序幕时,首先是舆论开道,在以江泽民为首,政法委书记罗干,610头目刘京及公安部长周永康为核心集团的总指挥下,由610直接操纵所有国家机器、行政单位、公安军警及各种媒体,共同将法轮功推上国家暴力机器上绞杀。

西文:法轮功修炼者只有信仰,没有行为上的犯罪。世界上也几乎找不到以邪教来定罪的国家,各国所秉持的原则是:政府只有根据人的行为定罪,绝对无权给人的灵魂定罪;信仰自由,与政治法律无关。

【录音】

思明:法轮功在世界100多个国家中存在和活动,10年间其和平理性慈悲善良的形象和善化社会环境的作用,为世界瞩目。即便是中国的律师和司法界也都清楚,于法律层面上,没有一条法律条款能够为法轮功定罪。即使是1999年10月30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仓促通过的意在为镇压制造法律依据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无法与法轮功扯上瓜葛。

【录音】

西文:但是中共历史上,它对异己的打击都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的临时动议。并以非正常的临时领导机构来实施极端的打压手段。这些“机构”,如“肃反工作组”、“土改工作组”、“中央文革小组”等,其独裁者的本性,必然要凌驾于政府与法律之上。

思明:这也是马克思暴力革命的基础。苏共列宁、斯大林就从肉体上消灭资产阶级千万、毛泽东对走资派牛鬼蛇神,抛开公检法机关,直接拉出批斗、游街、羞辱、殴打、直至消灭生命。所有暴行都超越中共自己所制定的法律。

西文:这次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中共运动史上的又一次文革。中共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简称防邪办)即“610办公室”,实际上是一个在国家和政府体制之外的党务组织,超越国家法律体系和政府体制的,拥有极大调度国家资源的超权力机构,上由江泽民控制,下可渗透到全国的每一个角落。

思明:它同时也掌控着劳教所,监狱等国家暴力机构。只是在向中共所有体制内机构下达命令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没有书面命令和通知,只有口头传达,不许录音、不许录像甚至不许文字记录。做法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

西文:在中共的眼中,法轮功修炼者如文化大革命中的牛鬼蛇神,不配享有公民甚至普通犯罪嫌疑人的司法权。法轮功修炼者根本不被当做人,直接剥夺了他们人的待遇和尊严。中共妖魔化法轮功的舆论鼓噪,还让毫无知情权的国人产生错觉,默认中共的残暴镇压。

思明:在对法轮功的所有定性中,中共最重要的一条是把法轮功放在 “阶级敌人”的位置上,这样无论镇压力度怎样升级,怎么整也不过分,10年来,仅从封锁的民间渠道统计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者就达3297人,这些都不是人的生命,而是消灭“反党分子”或“阶级敌人”的一个数字而已。法轮功一旦被打上“反动组织”“敌我矛盾”的标签,中共便可以堂而皇之的操纵国家机器大打出手。

西文:而摧残生命的这些罪恶,多在高墙内的劳教所和监狱里进行。亲身经历过劳教所炼狱的爱尔兰法轮功学员赵明说【录音】:发现这个暴力机器,特别是劳教系统,这是全世界别的国家都没有的系统, 不经过任何审判,随便一个政府干部签个字就可以把这个人剥夺自由,这套系统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一旦出现政府要镇压某个群体 搞运动的时候,哪才是用这套系统的真正目的,用违法的社会流氓看着他要整治的社会群体,是整好人的,象法轮功,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整知识分子

西文:赵明对所经历过的酷刑,记忆深刻。【录音】:我一进屋,几个警察站了一圈,带警衔,深蓝色警服 配备精良,说你今天必须签放弃法轮功的声明,我说我不签,然后他们开始把我按到地上撞地板,拿布带子问,签不签,我说我不签,然后他们的头拿出电棍发给这些警察,发完后,开始电,全身同时开始电,当时浑身不停的抖,呼吸特别急,听着房间里响起特别响的电棍的火花声.还有个警察用两根电棍用侧面平行的大面积的电,电我的胸,呼吸特别困难,当时捆是为了避免挣扎,电起来方便,电了2小时吧

思明:他的经历中反映出中共整肃法轮功的一个新概念,称之为“转化”,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签署悔过书、决裂书和保证书等所谓的三书。这是中共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和灵魂定罪所实施的“转化”政策。新华社99年 8月24日发表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中就第一次提出”做好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的教育转化和解脱工作,是衡量这场斗争的成效、取得这场斗争胜利的一个重要标志。”

西文:中共把法轮功修炼者分成了”一般修炼者、骨干和极少数幕后组织策划”三类人。即使”只是为了健身强体而练习‘法轮功’的人”,只要没有”正确认识”,即不放弃信仰,就不能被所谓”解脱”。

思明:”转化”主导了镇压的全过程。200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了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党委、北京市劳教局党委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委与”法轮功”斗争经验材料,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转化”部分。

西文:转化作为对法轮功修炼者洗脑从而放弃信仰的一个重要手段,是有转化率要求的。

思明:为了达到高转化率,中共对各级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同样施以官位考核、利益诱惑和株连的政策。如果单位里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单位领导要为此承担责任,甚至被降职,而某单位的领导参与迫害法轮功,会许以奖金,升迁。有的单位因为一名法轮功而整个公司全体被减薪、或剥夺某项集体荣誉。

西文:长春市绿园区春城街道办事处实行的是”街道领导、一般干部、社区主任、公安干警、家属、单位各包保一名‘法轮功’习练者的‘六位一体’的包保责任制”。在吉林省通化钢铁集团板石矿业公司,创下了20人帮教1人的人数”之最”。

思明: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中共对公、检、法人员也采取了相应的策略为他们洗脑,如610办公室统一编写的小册子,上面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经文的一些评述,故意删去一些关键的字句,拼凑出意思完全相反的东西,

西文:“内参”上提供了一些“十分确凿”的“内部消息”,有法轮功的老学员,因高压下的屈服所做的离经叛道的现身说法;有法轮功所谓受境外“反华势力资助”,危害国家等危言耸听的煽动,更有一些不公开的类似对“天安门自焚”,“傅玉斌杀妻”等等的补充录像和资料。让国家机器的实施者们认定他们所“转化的对像”就是“国家公敌”,必须严加整肃。

西文:中共还通过对社会的全方位的控制让法轮功问题跟每个人扯上关系,包括户口户籍制度、街道居民委员会制度、各级党委结构、过党、团组织生活等。还提出诸如“守好自己的门,看好自己的人”、“截留上访”、“坚决落实包保责任和责任追究制,严密防控,严肃纪律,确保24小时防范管理不失控”等口号。

思明:如此,法轮功学员的正当信仰维权行动,就与周围人的政治命运、经济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使得许多人由此产生仇恨情绪,甚至有不少亲朋好友、同事和下属也纷纷落井下石,成为间接和直接的迫害者。

西文:中共还把诽谤法轮功的谎言编入小学的思想品德课本、高考试题、研究生入学考试、义务兵政审标准、招工考核条件……,谁支持法轮功,就可能找不到工作,上不了学。【录音】

思明:转化要强调转化率,以增加镇压力度。这个转化率还和每个警察奖金罚款直接挂钩。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和逐步放宽的“死亡指标”不负有后果的放手镇压中,警察暴力转化的招数和酷刑手段,也达到了历史的最惨烈程度。

【原声】

思明: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等等等。

西文:由此酷刑折磨致死的3297名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据明慧网统计,死亡案例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5%,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62%。

【原声】

思明:镇压法轮功究竟有多残酷,我们可以通过一个7口之家的遭遇管窥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的相同遭遇。河北省怀来县陈运川一家七口人修炼法轮功,妻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相继被中共当局绑架并折磨致死。最近陈运川老人也因车祸而去世。一家人只剩下关在监狱中的大女儿和身在异乡的外孙女。

西文:陈运川全家七口修炼法轮,01 年1月全家到北京上访,之后全遭绑架,陈运川与二儿子陈爱立被判刑两年,大儿子陈爱忠被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七天后被殴打致死,年仅33岁。

思明:2001年6月,女儿陈洪平被关进河北高阳劳教所,强迫吞食伤害神经中枢的药物,20 个月后离开人世。2004年2月,怀来县公安局把陈运川夫妇和儿子陈爱立抓走,八个多月后,35岁的陈爱立去世。老两口被释放后为躲避迫害离家出走。一年半以后,妻子王连荣离开人世。

西文:今年的1月11日下午6点多,长期流离失所的陈运川老人遭遇车祸身亡。目前陈家只有大女儿陈淑兰和10岁的小孙女李颖幸存,陈淑兰现被关在北京女子监狱,李颖被强行送到昌平敬老院两年,不能与父母团聚。

思明:来自中国黑龙江的王玉芝原来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因修炼法轮功曾3次被抓入狱。最后一次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了长达4个月的迫害。她在回忆当时被灌食折磨时,痛苦的说:

【录音】

“它是煤气管道的一种管子,这种管子插到我的口腔里我都窒息,因为口腔和那个管子的宽度是一样的,所以插的时候很难往下插,他们插不进去的时候,他们就拽着我的头发,打我的脸。他们抽这个胶皮管子,都是血。很多都是犯人来折磨我,那么警察呢,在看着犯人打我。灌(食)的时候管子有两米高,压力大才可以灌进去,他们站在椅子上,用很大的婉往里灌。我承受很大的痛苦。我的胃都被撑起来了,他们一边灌一边逼着我,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种迫害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西文:张忠余1983年毕业于长春联合大学,96年出任吉林省蛟河市组织部副部长,并于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开始之后,他曾先后十多次被中共专办法轮功案件的“610”办公室抓捕、遭受刑讯折磨。他回忆说:
【录音】:“他们用电棍电我时的感觉就象一个棍子从前胸捅到后背,捅透了似的。而且那种恐怖,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真是太恐怖了。然后是直接把我捺到凳子底下,有的用电棍电,有的用棒子打,有的用板子拍。最后给我电的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就是好象到了生命垂危的程度了吧。这个时候,我听到从另外一个屋过来人,说刘海波已经没有心跳了。然后听到他们的打电话声,向长春市中心医院在打电话。”

【录音】“我受到过的酷刑,大约有塑料袋套头,就是不让你喘气。再一个是电棍电击,电击各个部位,包括小便头,从脸部到脖子,到往下,好多地方都被电糊了。还有他们往嘴里塞辣椒、灌白酒,他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不喝酒的。还有一种非常恐怖的折磨人的方式就是掰胳膊。这种掰胳膊就是把我弄在铁椅子上,那个铁椅子要比明慧网上登的那个铁椅子恐怖的,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就是在电椅子上把人锁在那儿,不用任何的刑法,就是锁在那儿几天,人都是受不了的。就是我刚才说的掰胳膊,就是把人弄到铁椅子上,把人的双手弄到背后去再带上手铐,然后把双手从后边往起掰,二、三个同时掰,他往下压,想把我的胳膊从后边压到前边去。有的学员被他们折磨后,手两、三个月不能动,有的就给掰坏了。”

录音:“当时几次给我送到第一看守所的时候,就是连那个刑事犯,连那个人们认为很残暴的流氓,他们看到我被折磨的情形,他们说这个警察怎么下得了这么狠的手呢?他们都讲出这样的话来了。他们说,就是对待杀人犯,警察也没有这么折磨过的。可对你们法轮功,他们折磨的,这真是想象不到呀。包括一些女刑事犯,看到咱们女同修被折磨的样子,被送到看守所里去,连刑事犯都哭了。”

西文: 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龙山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连续电击6-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

思明: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享年37岁。下面这段原声,是高蓉蓉的生前的录音。【录音】

西文:听众朋友,这一期的720系列报道就为你进行到这里,是由思明和西文为您制作和主持的。

思明: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专题时间再会。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Advertisements

七夕的“前世今生”

作者﹕萧玉

【大纪元8月17日讯】七夕,起源于汉代,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汉代画像石上的牛宿、女宿图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这便是我们于古代文献中所见到的最早的相关记载。

在晴朗的夏秋之夜,天上繁星闪耀,一道白茫茫的银河像天桥横贯南北,在河的东西两岸,各有一颗闪亮的星星,隔河相望,遥遥相对,那就是牵牛星和织女星。七夕坐看牵牛织女星,是民间的习俗,相传,在每年的这个夜晚,是天上织女与牛郎在鹊桥相会之时。牵牛星和织女星织女是一个美丽聪明、心灵手巧的仙女,凡间的女子便在这一天晚上向她乞求智慧和巧艺,也少不了向她求赐美满姻缘,所以七月初七也被称为乞巧节。

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相传牛郎父母早逝,又常受到哥嫂的虐待,只有一头老牛相伴。有一天老牛给他出了计谋,教他怎样娶织女做妻子。而织女也爱上了这个老实又忠厚的牛郎,并且决定嫁给他,婚后,牛郎织女男耕女织,相亲相爱,生活得十分幸福美满。织女还给牛郎生了一儿一女。后来,老牛要死去的时候,叮嘱牛郎要把它的皮留下来,到急难时披上以求帮助。老牛死后,夫妻俩忍痛剥下牛皮,把牛埋在山坡上。

织女和牛郎成亲的事被天庭的玉帝和王母娘娘知道后,他们勃然大怒,并命令天神下界抓回织女。天神趁牛郎不在家的时候,抓走了织女。牛郎回家不见织女,急忙披上牛皮,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孩追去。眼看就要追上,王母娘娘心中一急,拔下头上的金簪向银河一划,昔日清浅的银河一霎间变得浊浪滔天,牛郎再也过不去了。从此,牛郎织女只能泪眼盈盈,隔河相望,天长地久,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准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相会一次,相传,每逢七月初七,人间的喜鹊就要飞上天去,在银河为牛郎织女搭鹊桥相会。七夕夜深人静之时,人们还能在葡萄架或其他的瓜果架下听到牛郎织女在天上的脉脉情话。

秦观在《鹊桥仙》中写到:“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以说将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描绘的淋漓尽致了。

传说,演绎这段故事还有一段前因。

九天瑶女与星君的传说

织女在天上本是九天瑶女,而牛郎则是一方星君,他们观察滚滚红尘的世间,觉得人们已经偏离了夫妻之间的伦常,除开利益与肉体的欲望,根本就不珍惜生命在世间那至为宝贵的恩情。可是天庭早就给人规定了严格的标准,倘若人一再的败坏下去,那人就没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然而当时,诸神震怒之至,都说应该降下灭顶之灾。

九天瑶女和星君不忍心看到看到人们的可怕结局,于是决定下凡演绎一场归正人伦的夫妻之恩,天上诸神也为他们的悲悯之心所感动,其中太上老君让出他座下的青牛,让青牛助星君一臂之力。牛郎来在世间,选的是一户穷困异常的人家。等到父母死了,哥嫂只分给他一头老牛。他虽受够了贫困与虐待之苦,然其天性善良、真诚,且柔韧,所以不怨不恨,不记不报,只与老牛相依为命,后来,九天瑶女便转生为织女和牛郎演绎了一段佳话。

恩和义的内涵

牛郎的所为,是想告诉人们,什么是孝,什么是悌,什么是处家立身的最重要、最纯正的道理。而织女的所为,是说神所看重人间的,不是金钱、权利与高楼大厦,而是人品;人品纯粹而真挚,直接可以感动天庭。

从他们演绎的情节中我们看到了什么才是恩重无比、忠贞不渝的爱情;当一个女子已经托付了终生,男子同样负有从一而终的责任;当夫妻之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磨难,他们也能以精诚之心破除一切障碍。

七夕的鹊桥相会,直到今天仍留下了强烈的余音,人们以种种方式纪念着这个中国的情人节,希望陷入甜蜜爱情的人们,也能感受到这段凄美的传说中恩与义的内涵,并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8/17/n2997726.htm

当今社会这件事被归为“奇闻”

于沛

【人民报消息】据台湾中广新闻网8月13日报导,8月9日星期一,在美国大都会纽约发生了一件「奇闻」,美国纽约一名广告公司女主管玛莉亚,走在路上时,一名乞丐向她乞讨,她身上没有零钱给乞丐,就把信用卡交给乞丐,让乞丐刷卡购物。

这名乞丐拿着玛莉亚的信用卡走了以后,路人说玛莉亚太傻了,谁知这乞丐会狠用多少钱,而且到手的信用卡肯定不会归还。

一些好事的人,也和玛莉亚一起等在那里,想看到自己先见之明的悲剧结局。

过了一会儿,乞丐拎着矿泉水和香烟等日用品回来了,还拿着收据,众人拥上去一看,花了25美元(相当于800元新台币、约200元人民币)。乞丐平静的把信用卡还给了玛莉亚,并谢谢她。

路人感到非常吃惊,这名乞丐居然没有大买特买,而且把到手的信用卡又还给了这位好心的陌生人,玛莉亚说,她经常看到这名乞丐在乞讨,并一直都相信他是诚实的,事实证明她没有看走眼。

这个小小新闻在中国古代再普通不过了,但现在却在网上归类于「奇闻」栏目,说明我们的社会已经非常败坏了。

最近还听说另一件事,也发生在美国,但发生在两个中国人之间。一位美国大学副教授和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去餐馆吃饭,点完菜,等候期间闲聊中,副教授得知这位朋友的信用卡使用额度很高,就要求看看这张卡。这位副教授拿到这张卡后,谈话就停止了,前面看完后面看,后面看完再看前面,反反复复很长时间,期间两人没说一句话,这位朋友心里有些发毛,但没有出声,也没有要求把卡收回来。但空气的凝固能让人感到浑身不舒服,这位副教授想必是感觉到了,但没有抬头,眼睛依然死死盯着那张卡,说了一句让人吃惊的话:「别害怕,我不会害你的。」然后接着继续翻来覆去的看这张卡……

终于,菜端上来了,卡还了回去。饭后副教授坚持要付这30元的餐费,说:自己配偶一个月就收入一万多元美金,家有两栋别墅,而「你现在生活那么困难,让你付钱,我晚上都睡不着!」听起来真让人感动。

过了不到两个月,这张使用了19年都没发生过麻烦的信用卡,第一次被盗用了,买了飞机票和其它物品。而购买地正是这位华人副教授新的任教地。

这件事当然不会象乞丐的新闻归类于「奇闻」栏目,因为乞丐归还信用卡是「物以稀为贵」,而现在很多中国人讲究的就是害中国人、害亲朋好友。

这两个非常极端的小新闻告诉我们,穿衣戴帽,财产多少、社会地位,都不能代表一个人的道德品质。

良知和道德虽然摸不着,但看的见,它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充值着自己人生的「信用卡」。

(人民报首发)

黑龙江肇东市看守所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任建升,男,今年四十六岁,现任黑龙江省肇东市看守所所长。目前该看守所正在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桂英女士和窦常营先生。

任建升与公安局副局长范晓光等人勾结,指使犯人毒打两名法轮功学员,企图对他们非法判刑。

任建升原来只是肇东市前进派出所的警察,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他通过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升官晋职、掠取钱财。在其任职期间,五站镇法轮功学员刘晓玲女士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三年之久。任建升日前调至看守所任所长。

法网恢恢,任建升所做恶事也必将受到人间法律的制裁,与天理的惩处。

黑龙江省肇东市看守所所长任建升

任建升办公室电话:0455–7712862
肇东公安局副局长范晓光办公室电话 : 0455—7796806,手机号: 1394564608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7/228442.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重庆十一岁女孩张缘圆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一点多,重庆市潼南县恶警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十一岁的女孩张缘圆。恶警把张缘圆关到一个单间恐吓。后来警察把张缘圆交给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小女孩为避免警察再来绑架,被迫离家出走,目前下落不明,令人担忧。


女童张缘圆在四岁时曾遭警察绑架半年
当天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国保大队长罗永红和多名国安恶警,以及本县桂林派出所几个警察,还有下属喜步村支书、村长、队长等十多人,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入村民黄文杰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枫林、张洪旭和张缘圆等几人。

法轮功学员张洪旭,男,44岁,家住本县梓潼镇瓦厂湾。年仅十一岁的张缘圆是张洪旭和妻子吴咏梅的独女。

据当时目击的人士透露:八月七日绑架那天,亲眼看见那个胖胖的警察(李恒毅)为首的几个恶人和一个女警,把张缘圆关押在桂林派出所的一单间屋迫害。他们把空调开到低得犹如冬天那么冷,企图以此来动摇张缘圆的意志,以达到找到她妈妈吴咏梅的目的。

当晚约十点来钟,外边听到桂林派出所关人那屋里传出撕心裂肺的大哭大喊:“我要爸爸,还我爸爸,我要和我爸爸回去!我要爸爸!”女孩持续地喊了很久很久,直到喊声哭声混淆不清时。约深夜十一点,恶警李恒毅与俩女警和一个挂摄像机的女警,将张缘圆连拖带推的往一辆汽车上推,一边推一边摄像。然后,由一辆警车带路,载张缘圆的便车紧跟在后。两车开到张缘圆家一远房亲戚家前停下,留下张缘圆扬长而去。

八月八日下午,张缘圆的其他亲戚得知消息后,去那家远房亲戚家看望张缘圆,发现张缘圆不在,追问人在哪去了。那远房亲戚在压力下才说:“昨天深夜十一点过警车送来时,一警察当着张缘圆的面对我说:张缘圆走哪去由他们警车来送。张缘圆也十一岁了,也会想一些事了,她觉得又把她扣在这里迫害,很害怕。今天上午趁我忙修房的事走了,直到这时未归,才知道她跑了。”

张缘圆此前就曾遭到警察的迫害。二零零四年元旦张缘圆只有四岁多,就被当时县国保大队长张良扣押作人质,以图抓到其父母。缘圆的爸爸张洪旭早在孩子才七个月时,就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恶警张良非法送西山坪劳教,在那里遭残酷折磨,鼻梁被恶警打断,牙齿被打掉,肋骨多处受伤。

希望善良的人们对此事给予关注,谴责恶人恶行。修炼法轮功、努力做到“真善忍”没有错。中共重庆潼南县国保大队恶警恐吓孩子以图逼迫其父母放弃信仰,是天理不容的。

参与迫害人及电话如下:
李恒毅 潼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 办公 023-44582048
高正洪 桂林派出所长 办公  023-44571853  宅话 023-44560929 手机 13996134899
米斌  指导员 办公  023-44571853  宅话 023-44557235  手机 1336838355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7/228445.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法轮功学员王鸣放遭上海女子劳教所折磨 皮肤溃烂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女法轮功学员王鸣放被关进上海女劳教所才几个月,原本六十公斤体重的她,就被迫害得只有三、四十公斤。恶毒的体罚致使她臀部糜烂发黑、发紫,皮肤溃烂。王鸣放的家人于二零一零年七月才第一次被允许探监,看到原本丰腴秀丽的王鸣放被折磨得脱了人形、两眼发直,几乎认不出来是她,都忍不住失声痛哭。

王鸣放,五十四岁,家住上海市闸北区共和新路555弄2号306室,原为上海南京路上的中国照相馆职工。王鸣放二零零九年九月因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中共人员绑架到上海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现在被非法关押于上海女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

王鸣放因为坚修法轮大法,遭到狱警李卓林等人变本加厉的迫害,每天派四个包夹犯轮流对她从精神上施压,肉体上折磨,王鸣放的臀部已经坐的出脓、出血,目前皮肉烂得发紫、发黑,根本无法坐下来,体重从原来的六十公斤降到现在只有三、四十公斤。恶人还故意以王鸣放曾经在劳教所的欺骗下妥协过为由,频频刺激她,致使她精神恍惚,经常哭泣,家属探视时,只见她两眼直直的。

在这种情况下,狱警李卓林还指使包夹赌博犯故意用凳子顶着她的臀部,痛的王鸣放几乎晕过去,后来迫于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抗议,狱警另换了一个卖淫犯做包夹,其实只是掩人耳目的换汤不换药,因为真正指使迫害的就是狱警本身。果然,那个包夹犯为逼迫王鸣放放弃信仰,又几次打王鸣放的耳光。

上海女劳教所十一年来一直采用残酷的方式迫害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用酷刑折磨、体罚、下药、谩骂、制造恐怖气氛等等身心折磨方式来迫害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详见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明慧网文章《上海市女劳教所迫害纪实》)

劳教所狱警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看管学员的包夹犯严格考核,迫使那些包夹犯为了个人的利益,拼命使用最下三滥的迫害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生活上处处刁难、苛刻,吃的方面给得最少,最差。同时,不让洗澡、不让换衣,身上拉得脏、臭,反过来辱骂大法学员不讲卫生、影响别人,对大法学员进行身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在这种情况下,王鸣放身上皮肤感染,发炎溃烂、惨不忍睹。

另外还有普陀区法轮功学员范国平,因为坚信大法不动摇,也受到劳教所的严重迫害。范国平也是二零零九年被从洗脑班送劳教的。

女劳教所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目前共分三个小组,每个小组关押着四到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余还有同等数量的被狱警利用来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其他劳教人员,这些人大都是因为赌博、卖淫、贩卖色情碟片而被劳教的。

劳教所狱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无休止的逼看中共造谣诬蔑大法的片子,对于坚定信仰不肯“转化”的学员则严加看管。每天早晨五点三十分开始罚坐,一直到晚上十点,除了上厕所、吃饭外就坐在小凳子上不许动,否则就视作不服管教、拒绝管教,帽子、棍子一起上,或找茬罚你。每个法轮功弟子由二、三个“包夹”监视着不准让任何人接触、看到,甚至如厕也不让上厕所用,而用痰盂;不让上浴室洗澡,只能在洗衣服的地方洗澡,并且不让别人看见。

狱警不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见面,并使用诈骗手段,他们在王鸣放面前说家属不愿意见她,在家属面前说王鸣放不愿意见家人,导致家人从去年九月初直到今年七月初才第一次见到她。老母亲和孩子见到她都已经认不出来,老人、孩子禁不住失声痛哭,丈夫看着妻子瘦的脱了人形,神情呆滞,两眼直直的,在四个虎视眈眈的狱警面前,妻子撑着瘦弱的身躯只能站着,痛的坐不下来,堂堂男子汉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家人看她被迫害成这个样子,强烈要求保外就医,狱警始终敷衍推托,称已向上反映、请示,而直至今天都没有任何消息。

通信是法定的人身权利,劳教所的狱警李卓林、李灿却常常私自扣压学员的信件,不是家人收不到学员的信,就是学员收不到家人的信,中共邪党体制造就出来的反人性的变态心理促使狱警想尽种种办法令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痛苦。

尽管上海女劳教所企图用文明的外衣包装自己,从越来越招人注目的外在环境,到以老子、孔子、《弟子规》等作为电视大课的内容,似乎在致力于恢复中华传统文化、育化人。然而中共邪党作为一个政治流氓集团,它的邪教本质与流氓本性决定了它的所有做法都是为了掩盖与欺骗,都是为了粉饰自己在国际社会的所谓文明形象所做的人权伪装。这一点从它十一年来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做法上可见一斑。

在中共江氏集团“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政策下,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曾在上海女劳教所遭受迫害,很多人遭受了不同成度的身心折磨。平时身体一直健康的王鸣放进劳教所时还是精神十足的,短短几个月就被折磨的脱了人形,这不证明了劳教所的邪恶吗?

劳教所里,恶警往往选那些最恶、最阴毒、最没有道德良知的劳教人员,用来看管信念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狱警许之以各种利诱唆使她们行恶,利用并放大她们的贪欲与恶念来迫害善良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本是监管场所,里面的劳教人员如果没有狱警背地里的默许、暗示、纵容与庇护,哪敢公然对着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撒野行恶、竭尽迫害之能事?这些人是为了讨取狱警的欢心、以得到劳教期内的宽松待遇以及各种奖励,包括:多奖分可以减期提早回家、少干活、多购买食品等,就千方百计的根据狱警的指令来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目前,中共又借着世博会安保为名到处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此一年间仅上海地区被绑架、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20位之多。

希望全世界善良正义的人们与世界人权组织都能伸出援手,帮助在中国大陆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制止这场人神共愤的邪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7/228467.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