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信仰定罪 实施暴力转化 第4集

思明:听众朋友,上一集我们谈到7.20拉开镇压法轮功序幕时,首先是舆论开道,在以江泽民为首,政法委书记罗干,610头目刘京及公安部长周永康为核心集团的总指挥下,由610直接操纵所有国家机器、行政单位、公安军警及各种媒体,共同将法轮功推上国家暴力机器上绞杀。

西文:法轮功修炼者只有信仰,没有行为上的犯罪。世界上也几乎找不到以邪教来定罪的国家,各国所秉持的原则是:政府只有根据人的行为定罪,绝对无权给人的灵魂定罪;信仰自由,与政治法律无关。

【录音】

思明:法轮功在世界100多个国家中存在和活动,10年间其和平理性慈悲善良的形象和善化社会环境的作用,为世界瞩目。即便是中国的律师和司法界也都清楚,于法律层面上,没有一条法律条款能够为法轮功定罪。即使是1999年10月30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仓促通过的意在为镇压制造法律依据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无法与法轮功扯上瓜葛。

【录音】

西文:但是中共历史上,它对异己的打击都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的临时动议。并以非正常的临时领导机构来实施极端的打压手段。这些“机构”,如“肃反工作组”、“土改工作组”、“中央文革小组”等,其独裁者的本性,必然要凌驾于政府与法律之上。

思明:这也是马克思暴力革命的基础。苏共列宁、斯大林就从肉体上消灭资产阶级千万、毛泽东对走资派牛鬼蛇神,抛开公检法机关,直接拉出批斗、游街、羞辱、殴打、直至消灭生命。所有暴行都超越中共自己所制定的法律。

西文:这次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中共运动史上的又一次文革。中共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简称防邪办)即“610办公室”,实际上是一个在国家和政府体制之外的党务组织,超越国家法律体系和政府体制的,拥有极大调度国家资源的超权力机构,上由江泽民控制,下可渗透到全国的每一个角落。

思明:它同时也掌控着劳教所,监狱等国家暴力机构。只是在向中共所有体制内机构下达命令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没有书面命令和通知,只有口头传达,不许录音、不许录像甚至不许文字记录。做法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

西文:在中共的眼中,法轮功修炼者如文化大革命中的牛鬼蛇神,不配享有公民甚至普通犯罪嫌疑人的司法权。法轮功修炼者根本不被当做人,直接剥夺了他们人的待遇和尊严。中共妖魔化法轮功的舆论鼓噪,还让毫无知情权的国人产生错觉,默认中共的残暴镇压。

思明:在对法轮功的所有定性中,中共最重要的一条是把法轮功放在 “阶级敌人”的位置上,这样无论镇压力度怎样升级,怎么整也不过分,10年来,仅从封锁的民间渠道统计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者就达3297人,这些都不是人的生命,而是消灭“反党分子”或“阶级敌人”的一个数字而已。法轮功一旦被打上“反动组织”“敌我矛盾”的标签,中共便可以堂而皇之的操纵国家机器大打出手。

西文:而摧残生命的这些罪恶,多在高墙内的劳教所和监狱里进行。亲身经历过劳教所炼狱的爱尔兰法轮功学员赵明说【录音】:发现这个暴力机器,特别是劳教系统,这是全世界别的国家都没有的系统, 不经过任何审判,随便一个政府干部签个字就可以把这个人剥夺自由,这套系统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一旦出现政府要镇压某个群体 搞运动的时候,哪才是用这套系统的真正目的,用违法的社会流氓看着他要整治的社会群体,是整好人的,象法轮功,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整知识分子

西文:赵明对所经历过的酷刑,记忆深刻。【录音】:我一进屋,几个警察站了一圈,带警衔,深蓝色警服 配备精良,说你今天必须签放弃法轮功的声明,我说我不签,然后他们开始把我按到地上撞地板,拿布带子问,签不签,我说我不签,然后他们的头拿出电棍发给这些警察,发完后,开始电,全身同时开始电,当时浑身不停的抖,呼吸特别急,听着房间里响起特别响的电棍的火花声.还有个警察用两根电棍用侧面平行的大面积的电,电我的胸,呼吸特别困难,当时捆是为了避免挣扎,电起来方便,电了2小时吧

思明:他的经历中反映出中共整肃法轮功的一个新概念,称之为“转化”,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签署悔过书、决裂书和保证书等所谓的三书。这是中共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和灵魂定罪所实施的“转化”政策。新华社99年 8月24日发表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中就第一次提出”做好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的教育转化和解脱工作,是衡量这场斗争的成效、取得这场斗争胜利的一个重要标志。”

西文:中共把法轮功修炼者分成了”一般修炼者、骨干和极少数幕后组织策划”三类人。即使”只是为了健身强体而练习‘法轮功’的人”,只要没有”正确认识”,即不放弃信仰,就不能被所谓”解脱”。

思明:”转化”主导了镇压的全过程。200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了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党委、北京市劳教局党委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委与”法轮功”斗争经验材料,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转化”部分。

西文:转化作为对法轮功修炼者洗脑从而放弃信仰的一个重要手段,是有转化率要求的。

思明:为了达到高转化率,中共对各级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同样施以官位考核、利益诱惑和株连的政策。如果单位里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单位领导要为此承担责任,甚至被降职,而某单位的领导参与迫害法轮功,会许以奖金,升迁。有的单位因为一名法轮功而整个公司全体被减薪、或剥夺某项集体荣誉。

西文:长春市绿园区春城街道办事处实行的是”街道领导、一般干部、社区主任、公安干警、家属、单位各包保一名‘法轮功’习练者的‘六位一体’的包保责任制”。在吉林省通化钢铁集团板石矿业公司,创下了20人帮教1人的人数”之最”。

思明: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中共对公、检、法人员也采取了相应的策略为他们洗脑,如610办公室统一编写的小册子,上面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经文的一些评述,故意删去一些关键的字句,拼凑出意思完全相反的东西,

西文:“内参”上提供了一些“十分确凿”的“内部消息”,有法轮功的老学员,因高压下的屈服所做的离经叛道的现身说法;有法轮功所谓受境外“反华势力资助”,危害国家等危言耸听的煽动,更有一些不公开的类似对“天安门自焚”,“傅玉斌杀妻”等等的补充录像和资料。让国家机器的实施者们认定他们所“转化的对像”就是“国家公敌”,必须严加整肃。

西文:中共还通过对社会的全方位的控制让法轮功问题跟每个人扯上关系,包括户口户籍制度、街道居民委员会制度、各级党委结构、过党、团组织生活等。还提出诸如“守好自己的门,看好自己的人”、“截留上访”、“坚决落实包保责任和责任追究制,严密防控,严肃纪律,确保24小时防范管理不失控”等口号。

思明:如此,法轮功学员的正当信仰维权行动,就与周围人的政治命运、经济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使得许多人由此产生仇恨情绪,甚至有不少亲朋好友、同事和下属也纷纷落井下石,成为间接和直接的迫害者。

西文:中共还把诽谤法轮功的谎言编入小学的思想品德课本、高考试题、研究生入学考试、义务兵政审标准、招工考核条件……,谁支持法轮功,就可能找不到工作,上不了学。【录音】

思明:转化要强调转化率,以增加镇压力度。这个转化率还和每个警察奖金罚款直接挂钩。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和逐步放宽的“死亡指标”不负有后果的放手镇压中,警察暴力转化的招数和酷刑手段,也达到了历史的最惨烈程度。

【原声】

思明: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等等等。

西文:由此酷刑折磨致死的3297名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据明慧网统计,死亡案例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5%,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62%。

【原声】

思明:镇压法轮功究竟有多残酷,我们可以通过一个7口之家的遭遇管窥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的相同遭遇。河北省怀来县陈运川一家七口人修炼法轮功,妻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相继被中共当局绑架并折磨致死。最近陈运川老人也因车祸而去世。一家人只剩下关在监狱中的大女儿和身在异乡的外孙女。

西文:陈运川全家七口修炼法轮,01 年1月全家到北京上访,之后全遭绑架,陈运川与二儿子陈爱立被判刑两年,大儿子陈爱忠被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七天后被殴打致死,年仅33岁。

思明:2001年6月,女儿陈洪平被关进河北高阳劳教所,强迫吞食伤害神经中枢的药物,20 个月后离开人世。2004年2月,怀来县公安局把陈运川夫妇和儿子陈爱立抓走,八个多月后,35岁的陈爱立去世。老两口被释放后为躲避迫害离家出走。一年半以后,妻子王连荣离开人世。

西文:今年的1月11日下午6点多,长期流离失所的陈运川老人遭遇车祸身亡。目前陈家只有大女儿陈淑兰和10岁的小孙女李颖幸存,陈淑兰现被关在北京女子监狱,李颖被强行送到昌平敬老院两年,不能与父母团聚。

思明:来自中国黑龙江的王玉芝原来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因修炼法轮功曾3次被抓入狱。最后一次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了长达4个月的迫害。她在回忆当时被灌食折磨时,痛苦的说:

【录音】

“它是煤气管道的一种管子,这种管子插到我的口腔里我都窒息,因为口腔和那个管子的宽度是一样的,所以插的时候很难往下插,他们插不进去的时候,他们就拽着我的头发,打我的脸。他们抽这个胶皮管子,都是血。很多都是犯人来折磨我,那么警察呢,在看着犯人打我。灌(食)的时候管子有两米高,压力大才可以灌进去,他们站在椅子上,用很大的婉往里灌。我承受很大的痛苦。我的胃都被撑起来了,他们一边灌一边逼着我,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种迫害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西文:张忠余1983年毕业于长春联合大学,96年出任吉林省蛟河市组织部副部长,并于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开始之后,他曾先后十多次被中共专办法轮功案件的“610”办公室抓捕、遭受刑讯折磨。他回忆说:
【录音】:“他们用电棍电我时的感觉就象一个棍子从前胸捅到后背,捅透了似的。而且那种恐怖,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真是太恐怖了。然后是直接把我捺到凳子底下,有的用电棍电,有的用棒子打,有的用板子拍。最后给我电的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就是好象到了生命垂危的程度了吧。这个时候,我听到从另外一个屋过来人,说刘海波已经没有心跳了。然后听到他们的打电话声,向长春市中心医院在打电话。”

【录音】“我受到过的酷刑,大约有塑料袋套头,就是不让你喘气。再一个是电棍电击,电击各个部位,包括小便头,从脸部到脖子,到往下,好多地方都被电糊了。还有他们往嘴里塞辣椒、灌白酒,他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不喝酒的。还有一种非常恐怖的折磨人的方式就是掰胳膊。这种掰胳膊就是把我弄在铁椅子上,那个铁椅子要比明慧网上登的那个铁椅子恐怖的,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就是在电椅子上把人锁在那儿,不用任何的刑法,就是锁在那儿几天,人都是受不了的。就是我刚才说的掰胳膊,就是把人弄到铁椅子上,把人的双手弄到背后去再带上手铐,然后把双手从后边往起掰,二、三个同时掰,他往下压,想把我的胳膊从后边压到前边去。有的学员被他们折磨后,手两、三个月不能动,有的就给掰坏了。”

录音:“当时几次给我送到第一看守所的时候,就是连那个刑事犯,连那个人们认为很残暴的流氓,他们看到我被折磨的情形,他们说这个警察怎么下得了这么狠的手呢?他们都讲出这样的话来了。他们说,就是对待杀人犯,警察也没有这么折磨过的。可对你们法轮功,他们折磨的,这真是想象不到呀。包括一些女刑事犯,看到咱们女同修被折磨的样子,被送到看守所里去,连刑事犯都哭了。”

西文: 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龙山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连续电击6-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

思明: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享年37岁。下面这段原声,是高蓉蓉的生前的录音。【录音】

西文:听众朋友,这一期的720系列报道就为你进行到这里,是由思明和西文为您制作和主持的。

思明: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专题时间再会。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