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之鉴 大瘟疫的警示 第6集

思明:镇压法轮功的十年,血火炼狱,是中共对所有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屠城和肉体摧残。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格尊严被赤裸裸的剥光,他们的声音被封锁,身体器官被活摘贩卖,死伤难计。但他们摧不垮的信仰和顽强的生命力,却为自己写下了十年的辉煌。
西文:十年的历史,十年的见证,十年的非暴力和平理性抗争,无需用语言去澄清和证实,法轮功修炼者用自己的脚印,写下了清白的历史。让中共的一切谣言和栽赃陷害遁形,邪恶本性突显。

思明:99年镇压法轮功的最初几年,充满谎言的邪恶环境,超负荷的暴力机器运转,水泄不通的合围之势,史上最灭绝人性,残酷的打击手段,加上被捆绑的民众意志,使法轮功遭遇空前打击。但他们奇迹般抵御住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独裁政权的最惨烈的绞杀,绝地站起,毅然走上和平理性的非暴力抗争之路

西文:从中,我们看到了信仰真善忍的力量,如修炼者内心的灯塔,生命的支柱和力量源泉,它外延出来的悲悯和壮烈,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超越生死的坚韧和承受极端苦难的精神,让它的敌人不寒而栗、歇斯底里并疯狂无度。

思明:当中共以最猛烈的活力没有击倒法轮功的刹那,胜负已成定局。这是中共对法论功的不义之战,是法轮功受难群体捍卫信仰之战。之后的力量对比此消彼长,已悄然在改变之中。

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伯桥说了这样一段话【录音】:

思明:中共正在重蹈罗马皇帝尼禄的覆辙,走向毁灭的宿命。

西文:古罗马历史和我们的今天的现状惊人的重合,令人畏惧那个可怕的结局,但作为因果定律,其实已无更多悬念。匆匆走过场的人们和时过境迁场景,让人们完全察觉不到那即将来临的审判,正在不远处的时间点等候着我们。它对于有信无信,有知或无知的人们使用相同的判罚标准,相比世界上4分之3的有神论者,被中共挟持的中国苍生,将何以处之?

思明:为了我们的清醒和在不明中做出正确的本能选择,让我们了解一下那段和我们目前类似的古罗马消亡的历史,以史为鉴,启发心智,在无法信其有,也无法证其无的不明状态中,恰好能碰上好运,解救自己于最后关键的一刻,获得真正的新生。

西文:在那场灾难中走过来的一位幸存者,也是《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曾为我们留下这样一段话:

思明:约翰说: “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西文: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公元64年古罗马暴君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信仰基督的人。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皇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徒所为,迫使当时的皇帝戴克瑞安(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徒。

思明: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信徒的谣言,诸如诬蔑他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他们狂饮、乱伦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西文:当年,尼禄曾命令将很多基督信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信仰基督的人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园游会。

思明:公元三百零三年,戴克瑞安(Diocletian)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如对今天的法轮功女学员一样,当时对女性信仰者的迫害也是骇人听闻的。据记载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更重要。奉命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所谓“庄严告诫”。

西文:当年,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一位叫皮里尼(Pliny)的巡抚禀报塔雅努(Trajan)皇帝说:

思明:“任何被控为基督信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信徒,若他们承认,我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信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

西文:塔雅努在批示中说:

思明:“你在处理被控诉为基督信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确……”。

西文:在臭名昭著的“西普瑞安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瑞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思明:信仰群体和正信,往往出现在道德衰败、人心腐化的历史时刻,难说不是上苍的主宰为悲悯人类的一场道德拯救和庇佑。善的力量因直接冲击积存已久的种种恶的因素,便会遭到统治者的抵触。他们不想听到任何不遂心愿的思想、和信仰群体的那些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信条,视这些都是威胁。都是予以取缔和打击的目标。

西文:因此,罗马皇帝多米田(Domitian)下令大规模搜捕基督信徒并将他们处死,就连他表弟一家也不能幸免。多米田之所以如此狠毒,是因为嫉恨基督信徒不肯称他为神。这位皇帝一直要求他的臣民“我们的主、我们的神”来称呼他。

思明:戴克里安(Diocletian)皇帝为了有效地统一罗马帝国,基督信徒因此成为他的心头大患。于是,他便下令摧毁教会,基督信徒被迫在背弃信仰或者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西文:基督信徒信守圣洁、仁爱、和平和公义,出于仁爱,基督信徒拒绝进入竞技场观看战犯与奴隶肉搏至死,不少教父批评罗马人奢华逸乐的生活方式,引起一些人很大的不满。

思明:基督信徒纯洁的个人生活与普遍堕落、奢靡的社会氛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照,使很多人尤其是当权者感到一种很大的威胁。古罗马时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竞技场。巡抚说:只要他在众人面前否认基督,就可得到释放。坡旅甲说:“八十六年来我一直事奉我的主,他从未亏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抚打算烧死坡旅甲。坡旅甲平静地说:“你想以火吓我,那火充其量不过燃烧一小时罢了,你却忘记了那永不熄灭的地狱的火。”随后,一群暴民一涌而上,将他活活烧死。

西文:信仰的力量使得信仰者无比坚韧顽强。历史的昨天、今天,那些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的人们的精神,让人们难以理解并深受震撼。

思明:古罗马残酷迫害正信的人们,遭致四次可怕的瘟疫,那是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间。古《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而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四次瘟疫。

西文:第一次瘟疫,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伊瓦格瑞尔斯记载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当中消失了。

思明: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约翰记叙道: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

西文: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的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田地当中“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却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已经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以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经放牧它们的人类的声音。”

思明: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数不可计数,政府当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进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

西文:当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倒向一边,灵魂出窍。”“一个人去市场买一些必需品,当他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的时候,死亡突然袭击了这边的买者和那边的卖者,商品和货款尚在中间,却没有买者或卖者去捡拾起来。”

思明: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于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地向海中倾倒它们装载的可怕货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查士丁尼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西文:“由于缺少足够的空间,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孩子都被挤在了一起,就象腐烂的葡萄一般被许多只脚践踏。接着,从上面又头朝下地扔下来许多尸体,这些贵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轻男女以及小女孩儿和婴儿的尸体就这样被摔了下来,在坑底摔成碎块。”“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思明:伊瓦格瑞尔斯说:“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西文:历史总是重复着以往的教训,如果多多的吸取教训就不会一误再误,一错再错。不要将昨天的历史变成今天的延续,不要再让悲剧重演。历史是最生动的老师,他用活生生的事实告诉我们一切。

思明:中国数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一部善恶史。一切生命都不能逃脱善恶有报的铁律,一切事件都以奖罚的结果,彰显善的美好,恶的丑陋。一个秉持真善忍的修行团体,必是善的行者,打击善者必为恶类,无论恶者的扮相如何,掌握多少社会资源为自己乔装打扮,狡辩和伪善。

西文:因信仰而明晰善恶必报的法轮功修炼者,痛苦的看到,中共毫无公义的迫害,不仅仅是在打击善,打击修炼者群体,更是胁迫所有无辜的人,卷入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使得人们被迫助纣为虐犯下帮凶之罪。当所有生命在自己端点接受善恶判罚的那一刻,如古罗马帝国的那个天谴必将再次演绎着更大的悲剧而且判罚更加严厉,不可逆转!

思明:全球六十亿人口中,有45亿有神论者相信因果报应宇宙法则因而谨慎一生,不会主动交恶,善恶从流。而十几亿不信神的人口正密布在我中华大地上,由于邪恶中共的误导,不仅斩断我们与本民族数千年的文化维系,还将所有人押上邪恶的战车,协同中共助纣为虐。

西文:中共的死亡列车上押解了我们众多的同胞,正驶向毁灭的不归地。洞悉真相的法轮功信仰者,不得不为此广传真相,促三退,奋力解救这些不明真相的人群和被强行绑架的人质。只有真相才能消除误解,祛除头脑中的毒素,获得救度。【录音】

西文:但是,鲜有人知道,这些真相资料的背后,是每一个修炼者用自己的钱,自己的心,冒着生死,冒着被抓被判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送到人们手中的。【录音】

思明:中共长期的洗脑工程,对人们的摧残是难以想象的,由于无神论的悖论和党文化的毒害,人们接受真相的愿望很低,更有很多人甚至生出抵触和反感情绪,因而事实上确实是失去了宝贵的获救机会。

西文:信与不信,只是人类自己思考的问题,宇宙的自然法则,从没有因此停止过它的运转和平衡,善与恶两元世界泾渭分明,时间永恒的定律是善必将战胜恶。中华五千年的历史,前人的劝诫,历史的镜子,都为人们的选择提供了经验。选择善的,必得善果,获得真正的新生。选择恶的,必得恶果,遭刑法,或毁灭。

思明:只有我们这一历史时刻,情况最为复杂,强权封锁了真相,垄断了话语权,御用文人科学家蛊惑人心,教育宣传机构强力洗脑,媒体舆论工具公然造假污蔑,邪恶扮成正义的化身,国家公器全面绞杀,让无数人在简单的善恶选择面前,不知究竟,甚至大部分人选择了恶而不自知。

西文:毕竟,历史是用事实写出来的。中共六十年的假恶暴,法轮功真善忍的十年,都用各自的历史写下善恶和是非曲直。越来越多的人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和判断,更有5千多万人,用三退行动唾弃中共,喜获新生。【录音】

西文:听众朋友们,这期720系列报道就为您进行到这里,是由思明和西文为您制作主持的。

思明,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专题时间再会。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