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全球华人声乐大赛 国际舞台放光

Advertisements

华府神韵热持续升温 政要名流争相观看

神韵纽约艺术团以完美的艺术演绎和诠释中华5000年文化的辉煌,连日来在华府主流社会引发轰动效应,多位前总统的家族成员、白宫、国务院、国会、国防部、国土安全局、外国驻美使馆、艺术界、商界和社会名流等一些身份显赫的上流社会人士前来观看。

8 月28日,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下午和晚上的两场演出,观众席上坐着许多气宇不凡、着装华贵的观众,场上观众反应非常热烈,掌声、赞叹声不断。观众对舞蹈“苗乡秀”、“筷子舞”、“大唐鼓吏”等节目报以非常常热烈的掌声,男高音歌唱家洪鸣的演唱更是获得长时间热烈的掌声和喝采声,以加唱一曲“我们知道”为答谢观众的热情请求。

现任联邦法官:神韵展现的是普世价值

现任美国司法部法官威廉(化名)看过周六中场神韵后表示, “神韵展现的是普世价值”。他说:“这个节目非常漂亮。我真的很喜欢。我希望让我从事音乐艺术的儿子也能观赏到神韵。”他赞叹道:“仙女们跳舞用的羽毛扇、手帕都是精心设计。头饰非常特别。舞台天幕与舞蹈的整体感令人惊讶的和谐。神韵二胡演奏家能拉出如此优美的音乐。”

社交名流、前美国文化大使夫人:舞蹈艺术超越不同的文化

华府社交界名流、慈善家、前总统里根时期美国文化大使夫人特拉女士与友人前来观看了周六晚场的演出,她对演出赞不绝口,她表示无论是音乐、服装、色彩还是舞蹈都美的惊人,节目有着深厚的内涵和人类共同的理念,舞蹈动作相通的,是无论哪个文化背景的人都能看懂,她非常欣赏以这种人类共同的艺术语言的方式来传播文化和传递美好的信息。

国会助理:最爱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一主题

国会助理西苟先生是第二次观看神韵,他表示这次看,感受更深,更加感动。他非常喜爱神韵节目紧凑的节奏,“二胡独奏“、“大唐鼓吏”、”水袖“都是他的最爱。他尤其欣赏神韵以艺术的形式来反映时政,让人们看到一个真实的中国。

西苟还研究佛教和儒教,他说,“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和艺术不是中共几十年就能摧毁的了的,但中共只是一直企图这样做。让我感受很深的是中国人的善良,法轮功的节目“挡不住神的路”以“正义战胜邪恶”为结尾非常好,应该如此。”

基金会总裁母亲:中国少年喜爱神韵

亚洲基金会总裁斯蒂文的母亲斯蒂文夫人住在华府近郊的北维州,她说这是她第三次观看神韵演出,她最喜欢二胡独奏,让人感到舒服。此外,“仙鹅起舞”也是她的最爱。她说最近有一群来自中国大陆10到12岁的孩子到她住的老年公寓楼参观,她把她的神韵画册给他们看,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这些孩子看了后爱不释手,于是她就送给了他们。这次来看神韵,她又买了新的画册带回去。

政府官员: 神韵展现中国人的独立与坚强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联邦政府任职的麦特和太太罗宾一起观看了28日晚场的神韵演出。走出歌剧院,麦特和罗宾兴奋地彼此分享观看神韵演出的感受。

麦特说:“这是一场精彩的演出,非常振奋人心,灿烂的色彩和服饰,还有唐鼓、独唱,真是太精彩了!” 罗宾赞赏神韵演员美丽的舞姿和艺术技巧。

麦特说:“我从演出中看到了中国人的独立与坚强,恰似美国独立精神的精髓。作为美国人,我们对美国的独立精神非常珍惜。”

他说:“这场演出让我想到了神性,古老的历史传说和文化,看到连贯的中国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在舞台上真实再现,真激动人心!”

夫妇两人说,他们要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推荐神韵演出。麦特说:“我要告诉他们这是中国艺术的完整介绍,而且还有两位主持人用中、英文两种语言介绍,真是妙趣横生,很有意思。”

罗宾说要告诉自己的朋友:“节目非常丰富,是展现色彩、传统文化和舞蹈的盛宴,很美,我们喜欢极了!”

欧洲外交官

乔恩是欧洲外交官,他曾在伦敦、印度、泰国、和美国等多个国家从事外交工作。观看了8月28日的神韵演出后,乔恩说,他很喜欢这场演出,可悲的是,这么美的文化作品如今在中国却无法看到。演出的服装给他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乔恩甚至希望能有机会看到过去几年神韵演出服饰,因为神韵每年的节目都是全新的。

募款专家

募款专家丹在好几个非政府组织担任要职。音乐、舞蹈、服饰、天幕...他从整场的神韵演出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演员谢幕时,他起立鼓掌,向神韵的艺术家表达崇敬和感谢。

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

华尔特在五角大楼任职十几年,最近几年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他观看演出后非常高兴,被演员的才能震惊。他的太太不停的惊呼:“真是太美了!...”

(大纪元)

谷歌搜索“死者家属情绪稳定” 吓一跳

【新唐人2010年8月28日訊】中国的新闻有个很奇怪的现象:每当有重大事故造成人员重大伤亡时,媒体总是不忘在新闻的最后加上一句“目前死者家属情绪稳定”。几十年来一贯如此,体位一成不变。就算是再有定力的读者也会受不了啊。

试问那些写下“死者家属情绪稳定”的千古名句的新闻记者:你爹你妈死了你情绪是不是特稳定?如果真的特稳定的话,只能说明你爹你妈罪该万死,不死不足以平民愤。因为正常情况下,正常人遇到亲人逝去特别是在亲人横死时,情绪是不可能稳定的。这不但是正常人类的共识,畜生界也不例外。报纸上不是经常有小狗被车撞死,同伴悲痛不已不愿离去的新闻吗?

用Google搜索“死者家属情绪稳定”,不搜索不知道,一搜索吓一跳,自从有互联网以来,中国人民已经有681000次在家属横死的情况下情绪稳定,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中,这让中国人民情何以堪?这让丑恶的帝国主义人民怎么看待我们?敢情帝国主义的人民是人我们不是人?

如果一定要在新闻中找出某人死亡后会造成他人情绪不稳定的例子的话,找来找去就剩下领导人了,问题是,在媒体的描述下,老百姓自己家里人横死了情绪特稳定,不相干的外人死了,老百姓情绪反而不稳定了,难道老百姓都罪该万死?这是个什么道理?谁给说说看?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xtr/gb/2010/08/28/a423406.html

法轮大法使我与家人受益无穷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我一九九六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之前,九五年我是疾病缠身、卧床不起,被医院检查确诊为骨质增生、腰椎骨结核、腰间盘突出、腰肌劳损;那时真是人生无望、生不如死!可是,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时,从心灵的深处真正的明白了这就是我有生以来上下求索、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的答案。渐渐的开始认真学《转法轮》里每一字每一句,我懂了做人的真理——“真、善、忍”。

我手捧《转法轮》,当时是用了一天一宿的时间阅读了一遍,看完第一遍,我明白了人生最大的“苦难、疾病”究竟是怎么促成的了。说也奇怪,反复阅读《转法轮》也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病痛竟不翼而飞了。开始我能起炕了,慢慢的也能干活了,经历这些变化之后,我开始走進大法的修炼。从那以后我就决定把以前所做的错事尽力补救回来……。

以前病痛折磨的时候我在医院看病拍片子,当时不知道大夫是怎么弄的没收我一分钱,就拍了X-光片,当时把我乐坏了。心想,捡了个大便宜。看完病之后,回到家不但没减轻反而更重了。后来明白了《转法轮》中所讲的道理之后,我主动找到了看病的医院,找到当时的大夫把拍片子的费用补交齐全之后,那大夫还笑着对我说;现在还能有这样诚实的人?真是难得啊!随后感叹一下回到医务室。我走出医院感觉心里不是一般的轻松,就象判了死刑的人又被判无罪的那种兴奋与安心似的。

回到家里,看到孩子吃不饱、穿不暖,心想:自己的病都好了还在家呆着干嘛啊?还是出去找点活干吧!和家人商量了一下,第二天出去找活,可是找来找去没有什么活,只有收粮点的装卸工缺人,我就想到那试。

正巧有几个邻居在那等着卖粮,看见我都感觉很惊讶,他们都知道我得病起不来炕,翻身都得要人帮忙才行,可现在怎么会站在这,看到我后都纷纷上前问我:你怎么能走路了,你的病真的好了吗?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啊……?聊了一会,我和他们说;我想在这找点活干,好养活家里人。他们不肯答应,都害怕我这身子骨受不了,二百来斤的大麻袋,怕压坏了负责任。我说你们让我试试,不行的话我自己走入,不会给你们找麻烦。

在我坚持下,我试着扛了几个麻袋。扛的时候他们更奇怪了。有人说:这身子就算病好了也不会这么有力气啊!怎么还能扛麻袋啊?几袋下来把他们弄傻眼了,都很好奇的问我:你吃的什么药这么好使啊?病好的这么利索,在哪治的病啊?真是神了啊?我告诉他们,我吃什么药也没好使,就是看《转法轮》,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按照那个理去做事,病自然就好了……。

在修法轮大法的过程中,还有两件非常神奇的事迹。我记得是在九七年我儿子四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重感冒高烧四十度。在她母亲的怀里孩子烧的又哭又闹,可是到我怀里,马上就安静下来了。第二天儿子的高烧退了,病完全好了。

二零零五年我妻子的二姐一次出门回来时,腹胀的不行,实在受不了啦,没办法到我家门前下了大客车,到我家时,还说“我不行了”。我说没事,你先歇一会,念一念“法轮大法好”。二姐一念,没过几分钟,就好啦。

在修大法过程中,自身所体会到的神奇太多了,就不一一的例举了。现在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这么好的大法,却在中国遭到共产邪党恶毒攻击、迫害,可爱的中国人啊,快快清醒吧,法轮大法能使你与家人受益无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29.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江苏无锡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无锡监狱(对外称无锡建华机床厂)于2001年起开始非法囚禁法轮功学员,03年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上百人,他们有从苏州、南京、南通、镇江、常州等地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因为制作、下载、复印、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或刷标语、谴责中共迫害等,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拥有的言论、出版、集会自由的正当权利,而被中共的公检法诬以莫须有的罪名而投入监狱的。

无锡监狱的“攻坚队”指导员卢永忠,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07年中共将其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攻坚队)指导员提升为监狱教改处长。此外,搞强制“转化”较卖力的还有教改处副处长王宏凯、指导员徐伟、队长周连进、教员项贤定、狱警陈国平等。

助恶为虐的犯罪份子中比较突出的有张国强(诨名藏獒)、彭义军、徐振海等罪犯。

被洗脑后而成为犹大的何群,镇江人,刑期4年,是在苏州监狱被洗脑后,转入无锡监狱服刑。王浩,南京人,刑期9年,在无锡监狱遭到洗脑后,理智不清,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这些犹大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

无锡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强制灌输邪党炮制的一系列诬蔑大法的影视垃圾和污秽不堪的恶毒谎言。

二、实施车轮战,长时间不让瞌睡,更不让睡觉。

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他们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通常由4~5名罪犯进行联号夹控。不让睡觉是其迫害升级的开始。恶人每天24小时轮番洗脑,并不时提出邪恶的问题,如果回答的与中共给的答案不一致,就会加剧迫害力度,长久不让睡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几度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三、威逼恫吓、恣意凌辱、体罚殴打。

威逼恫吓是迫害的进一步升级,在轮番洗脑过程中就已体现出来了。对不肯妥协或不为谎言蛊惑、不畏威吓的法轮功学员,接着就交由夹控罪犯恣意凌辱、体罚殴打。有行为规范操练、面壁、坐矮凳、做下蹲、单腿翘立……稍不如意即遭殴打。坐的让内裤嵌入肉中,蹲的让腿骨嘎嘎作响,监房内辱骂声、呵斥声如野兽咆哮不绝于耳。让被迫害者怎样受到屈辱难受,恶人们就怎样折腾。

秦德泉,南通人,06年610来无锡监狱时,正念坚定,坚持正信,他大概说了:“信仰无罪,学真、善、忍的都是好人。”就两度进入狱中之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监区,遭受到残酷折磨。

朱星河,张家港人,07年也再度入狱中之狱受到折磨。

陆八根,如皋人,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受益匪浅,入狱后坚持正信不动摇,三度受到狱中之狱的折磨,08年刑满获释时被当地610接进洗脑班继续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四、断绝饮食或强制灌食

监狱的迫害还有一个损招,就是在长时间超强度的体罚下,中断饮食。如大暑天里不让喝水,体能消耗很多的时候不让进食。而对于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则采取强制灌食,有撬开牙齿强行灌的,对昏迷不醒或濒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鼻饲的,给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周建设,山东人,在南京遭到绑架,法院判了他10年刑,03年下半年囚禁于无锡监狱后,坚持信仰真、善、忍。进入狱中之狱后绝食抗议,三四个月后一个原体重七八十公斤的汉子,被迫害的极度消瘦,形似骷髅,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副七十多斤重的骨架,至今生死不明,或已被投入精神病院继续虐待。

五、辱骂大法,实施精神控制。

邪恶之徒辱骂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按照邪党的要求写所谓的转化揭批材料,并发言录相,妄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控制。夹控法轮功学员的罪犯除了逼迫他们读看一些污秽不堪的黑材料和强逼法轮功学员往文稿里加入恶毒的文字外,甚至在法轮功学员的鞋里面或衣服上写上亵渎辱骂大法的文字。

以上是笔者所了解到的无锡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请知情者予以补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劝那些助恶为虐的人,为了你的未来,赶快痛改前非,弥补给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以偿还自己所犯下的严重罪过。否则,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落得个可耻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38.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历史图片:法轮功弘传吉林农安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晶鑫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吉林农安县民众从一九九五年的十几人修炼法轮功,到一九九九年全县发展到一万多人,全县三十二个乡镇都已成立辅导站,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随处可见。十一年前壮观的景象,成为现在美好的回忆和历史的见证。风雨十年,往昔祥和、美好的场景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为纪念师尊生日,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分三组在县城内举行炼功洪法。此图片为三部份之一,在电业营业厅前集体炼功。

一九九九年元旦,来自农安县城内及周边乡镇的法轮功学员二千多人,在辽塔前集体炼功洪法,场面壮观,上至七十多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儿童。当天早晨四点就有几百人自动站齐,没有嘻哈吵闹的声音,非常整齐;很多路人都在看法轮大法的修炼图展。刚蒙蒙亮,好大的光环将整个炼功场照耀,每个人都得到了大法的佛光普照!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为纪念师尊生日,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分三部份在县城内举行炼功洪法。以下图片为三部份之一,近千人在农安县烈士陵园炼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42.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刚从俄罗斯回来 中俄差距之大超乎想象

这回去俄罗斯七天,去了圣彼德堡、莫斯科、斯摩陵斯克、沃罗宁日四个地方,前天刚回来,感觉中俄罗差距实在太大了。

  我去的四个城市,圣彼德堡、莫斯科、斯摩陵斯克都是大都市,沃罗宁日是小城市,大约相当于我国的一个县城的规模,人口约不超过十万,但不论大都市还是小城市,给我的感觉就是干净,真的实在太干净了,地面上几乎一尘不染,我在俄罗斯七天,皮鞋没擦过,出去什么样回来基本什么样。

  第二个感觉,学校实在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学校没有围墙,象个大公园,我们去了莫斯科的一所普通学校,俄罗斯语翻译过来大约叫格哈罗夫(抱歉,不能打俄语)学校,大约相当于我们一所中专或专科学校,他们的图书馆我想大约相当于我们一个省级图书馆的规模,校园的环境,绝对比我们任何一个公园好,校园有公共汽车,不要钱,招手就停,也从来不问乘车人的身份。最让我震撼的,是学生宿舍,绝对相当于我国三星级宾馆的水平(据我们一起去的人说,比我国绝大多数三星级宾馆都好),一进门,就是地毯,走廊上全是沙发,学生公寓两人一套,一个大起居室,两个小卧,一个卫生间,全是地毯,面积大约在五十平方左右,学生公寓设备非常齐全,从各种小吃到超级市场到烧烤,全部能在公寓里买到,水、电、热、房租(压根就没有房租的概念),全免费,很多学生公寓卫生间里的灯已经开了五六年,一分钟都没关过,因为不要钱,水是热水和冷水,二十四小时供应。

  圣彼得堡的冬宫和夏宫,面积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尤其是夏宫,十二个小时不停地走,只逛了一半左右,汉白玉和镀金的雕塑(镀的都是纯金,有些就是真金),成千上万,保存得非常好,相比之下,故宫就象个大农庄,真的,以前说故宫是世界第几大奇迹,和人家比起来,真是太阴暗,太狭窄了。故宫和冬宫夏宫的建筑年代相差并不远,但人家已经可以建造几百个绝不重复的喷泉和宽畅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饭厅,只要去过这两个地方不存偏见的话,文明的差距一目了然。

  俄罗斯的物价非常贵,在莫斯科,一瓶普通的矿泉水大约要三十元人民币(九十卢布左右),一盘青菜大约要五十到八十人民币,随便吃一顿饭,大约要八百到两千人民币(吃得非常一般),但俄罗斯人的福利非常好,水费全免,电费非常便宜(每度大约相当于零点几分人民币),天然气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气基本也相当于不收费。每个俄罗斯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别墅,可以终身享,死后由政府收回。医疗全部免费,而且是百分之百免费,只要是俄罗斯国籍,我们非常详细地问了,全免,一个卢布都不收,所有的病,全部的人,没有任何例外。教育,除了私立学校以外,全免,无一例外,无任何一所学校例外。当时我们问,假如有学校乱收费呢?他们呆了半天,说,不清楚会怎么处置,因为没发生过这种事。

  去之前听说俄罗斯警察非常腐败,对中国人不友好,黑社会盛行,等实际到了俄罗斯,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俄罗斯警察非常有礼貌,非常友好,除了不会说英语。我们在莫斯科问过一回路,一个警察非常仔细地听我们说了半天,但他听不懂英语,当然更不懂汉语,但他依旧非常耐心地听,没有一点耐烦的样子,最后弄清楚我们是中国,于是马上和警察局联系,最后联系了中国大使馆,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并说,假如不能确定,可以先去警察局休息。

  俄罗斯人的素质之高,令我们这些中国人真的感到非常惭愧。在莫斯科,根本不需要打车,只要一招手,就会有车停下来,坐上就走,有些收钱,有些不收钱,收钱的也便宜,因为俄罗斯的城市都非常大,莫斯科有很多人都兼职当出租车,政府从来不管。当然,很多人是真心帮助你,不要钱,而且,有时候你去的地方和他不同路,他还会为你绕一下,车自各种各样,有林肯,有拉达,也有丰田,什么车都能打到。

  莫斯科的地铁,深大约有一百米左右,共四层,电梯上人们都自觉地站到右边,左边经常空无一人,后来才发现,左边是应急通道,是供那些有急事的人临时使用的,偶尔会有人急匆匆地从左边跑过,不论多么挤,人们都要留出一个通道,非常自觉。

  莫斯科的红场,原本以为非常大,结果一看,连天安门广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小了,克里姆林宫也可以随便进,游人可以随意地拍照游玩,没有人来干涉,只是有一幢办公楼,只能去到隔着一条街的地方,有红线,一过去,就有人吹哨子,提醒你不要过街(但没有警察过来),那条街大约六七米宽,连声人行道也就十米左右吧,经过询问才知道,那是总统办公楼,梅德维杰夫总统的办公楼就在二楼,每个人都能看见他办公室的窗子,距离普通游人的直线距离不过十五六米,当时我们开玩笑说,力气大些的人估计都可以把手榴弹丢进去。

  红场侧面有一幢白色小楼,很小,有个俄罗斯语叫什么楼,比较拗口,没记住。这里是普京总理的办公室,这里的管理就更松了,游人可以直接上到楼梯,只有一个警卫,绝对不来管你,只要你别进到大门里面去,但是也很少有人去,俄罗斯好象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有一些外国游客去照相,俄罗斯导游说普京以前当总统就很随意,莫斯科人时不时都会看到他去上班,走克里姆林宫的一个侧门,很多时候没有警车开道,也从来不住在克里姆林宫。

  俄罗斯的城市街道都非常宽,城市一般限速都是八十公里左右,但行人从斑马线过马路非常安全,有红灯的地方,只要红灯一亮,车子绝对停住,不管有人没人,没红灯的地方,只要你从斑马线一过马路,车子离你非常远的地方就开始减速,你只要一犹豫,司机就会非常友好地朝你挥手,让你先过,态度非常和蔼耐心。这个现象我在几个城市都试过,有人说,这是假的,但我告诉你,至少在俄罗斯,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们回来的时候,因为去赶飞机,到乘车的地方要过一条马路,斑马线有点远,有人建议不要绕,直接过去,当时马路上没有车,但俄罗斯导游坚定地说:宁可误了飞机,也要走斑马线。

  俄罗斯人非常尊重妇女,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你是乘车还是在街边休息,只要女的一过来,男的全部起来让坐,无一例外,最典型是在公交车上,只要女的一上来,全部男人都条件反射试的站起来,从小学生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马上全部站起来,坐一次公交车要站起坐下很多次,最后我们都懒得坐了。

  俄罗斯人每个人好象都带着垃圾袋,擦脸的吃剩的反正只要不用的,全部放垃圾袋里,一遇到垃圾桶就丢进去。俄罗斯很多地方不能抽烟,在一些商场或公共场所,都有一些水缸一样的烟灰岗,男男女女一群人围着抽烟,非常自觉,导游说就连莫斯科的市长议员,都要到这里抽烟,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抽,大家都很坦然,没什么怨言。

  俄罗斯很多地方都有排队现象,俄罗斯人对排队习以为常,非常瘦纪律,没有一个插队的。在圣彼得堡夏宫,叶卡捷宁娜宫,因为限制人数,所以要排队,大家都非常自觉,耐心地等着,而且每个人排每个人的队,几个小时,非常安静,很多人拿着书在看。在夏宫里,有很多雕塑是不能用手摸的,这些雕塑旁边有些有人守,有些没人守,我观察了一下,没有一个人去摸。当时有一个纯金的雕塑,我们以为没人,就伸手去摸,刚一触摸到,就听见哨子声(很奇怪,俄罗斯很多地方都喜欢用哨子),我们才发觉有个老兄嘴里含着哨子,警惕地看着我们。后来我们发觉,这位老兄实在很机械,假如你作势去摸,但没摸到你就停住,他就只是盯着你,不吹哨,我们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最后大家都笑了,旁边的那些俄罗斯也无奈地笑了(但绝对是善意的,没有丝毫的敌对态度),我们也不好意思再逗他了。

  俄罗斯有两样东西很多,二战纪念馆和列宁雕塑,俄罗斯人结婚都要去二战纪念馆献花,并在长明灯前默哀,而且俄罗斯法律规定只有新人才能靠近长明灯,其他人不能靠近,莫斯科的二战纪念馆规模宏大,最醒目的是,里面刻满了战死者的名字,每个战役都很多油画来表现,旁边的拄子或墙壁上全部密密麻麻的名子,从将军到士兵,没有任何区别。列宁雕塑则让我很奇怪,我原来以为都被撤除了,问导游,他说确实拆了很多,但也保留了一些,我问为什么要保留,他说因为俄罗斯还有很多人喜欢他,他们就不希望拆除,这些人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这很奇怪吗?”他反问。国家杜马每年都有人提议把列宁的遗体迁走,但每年都迁不走,因为总有很多人反对,每年都有人到红场示威,反对迁走,示威的人不但有老人,共产党员,也有学生甚至还有歌星,比较有趣的是,很多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也来示威,反对迁走列宁遗体,而且人很多,比俄罗斯人还起劲,说这是全人类的遗产,不能由俄罗斯自己说了算,国家杜马通不过,政府也没办法。

  俄罗斯人身体非常好,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路非常快捷,俄罗斯象学校医院法院都没有退休制度,都是终身制,只要你自己愿意,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没人赶你走。

  俄罗斯街上最有特权的人,是孕妇,只要孕妇一出现,那场面,绝对象我们的领导出巡,人们纷纷往路两边让,还不停地小身提醒,听导游说孕妇在莫斯科确实是特殊人群,只要她愿意,随时有警车为她服务,一个卢布都不收。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life/data/2010/0828/article_42098.html
来源:猫眼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