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隐于江”——长江鱼可致性早熟 (图)

8月25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表的《“毒”隐于江——长江鱼体内有毒有害物质调查》报告显示,取自重庆、武汉、南京以及马 鞍山4个城市的野生鲤鱼和鲶鱼体内,均测出了被称为“环境激素”的壬基酚和辛基酚,这两种物质可导致雌性性早熟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就是说,食用长江 鱼可致性早熟。绿色和平负责人表示,希望藉此唤起中共政府和企业对有关隐患的认识。

今年1月到3月,绿色和平在取自长江上、中、下游不同城市的鲤鱼和鲶鱼体内,均测出了被称为“环境激素”的壬基酚和辛基酚,这两种物质可导致雌性性早熟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

工作人员在长江沿岸的重庆、武汉、马鞍山、南京4个城市采集长江中野生鲤鱼与鲶鱼,所有样本都是由当地渔民提供的新鲜活江鱼,收集后由锡箔纸包装,冷冻避光保存,运送至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研究实验室。

经检测发现,这些野生鲶鱼和鲤鱼体内都不同程度地累积了壬基酚、辛基酚、以及广受国际关注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氟辛烷磺酸等有毒有害物质,其中氟辛烷磺酸含量最高的是一条南京的鲤鱼样本,其次为武汉的鲤鱼样本,部分鱼体内甚至还检出汞、铅和镉等重金属。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武毅秀说,国际上并无设定这些有毒物质的安全标准,因它们在生物体内造成的是累积性的伤害,几乎不可能量化所谓质变的“临界点”,但这些毒害物质通过食物链進入人体累积后,浓度和毒性亦会逐步放大,对生态系统及人类健康的负面影响“巨大而深远”。

在报告中指出,被测有毒物质,均为化学用品,被大量地用于工业生产之中。该组织水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武毅秀介绍了这些物质的危害性,发达国家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关注并采取了相关措施防治,而中国目前监管漏洞还是很大。希望尽快加强水质监测,同时应尽快立法。

其实,绿色和平组织这份报告说的是毒隐于江——由于长江严重水污染,导致江鱼体内累积了多种毒素,环境激素只是其中一类。因为“激素门”余音未了,所以媒体重点撷取这个点以引起公众的关注。

早在1978年前,日本学者就提出了“环境激素”一词,但未引起重视。

看到长江野生鱼检测出环境激素,可诱发性早熟的报导,“毒隐于江”揭示了比“奶粉激素门”更为可怕的食品安全问题,水是生命之源,一切生物皆依赖它得以生存。毒隐于江,毒的不仅是鱼。而这些毒,是人类自己制造的。

中国多数江河沿岸,都遍布化工企业,其中一些企业将未经净化处理的工业污水、废料排入江河,江河边密布的城市生活污水也加剧了水的毒化。因此,正如中科院 水 生所研究员、环境毒理学专家周炳升所说,国内淡水鱼体内含有壬基酚和辛基酚其实比较常见。在中国能够找到纯净的食物太难了。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不得不让 人为中国民众担忧。

绿色和平宣称的使命是:“保护地球、环境及其各种生物的安全及持续性发展,并以行动作出积极的改变。”绿色和平(Greenpeace)是绿色和平组织的简称,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以环保工作为主,总部设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新唐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