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为什么只能给他们?

吴侃

我对“诺贝尔”奖,准确地说是“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十年不关注了。不是因为“诺贝尔”奖在堕落,而是因为我在觉醒。发现诺贝尔和平奖只不过是一个诺贝尔愚乐奖或者是诺贝尔游戏奖。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其实是一丘之貉。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怎么是一丘之貉呢。在听到刘晓波终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北京(中共)也进行了批评。但这个批评是一种轻松的、喝茶似的批评,其实这种批评无非是给国际社会看的,做做样子,让人觉得中共真的很伤心,让人民继续相信诸如“诺贝尔”和平奖这类东西,让国际社会觉得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一个值得获奖者。然而另一方面北京迫不及待的做了低调、细腻的安排,说细腻是因为有媒体报道,在诺贝尔颁奖的当天,警察带着刘霞,将她带至关押刘晓波的辽宁锦州监狱,刘霞预备给刘晓波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亲口告诉他﹕「你得奖了!」多么人性化的场景,多么及时的把喜讯传到获奖者,多么细腻的考虑,多么无无微不至的安排,谁有这个权力。谁又这样对待过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对待过魏京生先生;哪个在中国大陆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享受过这种礼遇。不觉得奇怪吗?不觉得反常吗?

仔细看看中国获得诺贝尔的两个人的言论和获奖时间。刘晓波都到了监狱了,还在和世界分享中国监狱的优越性,及如同人间花园的中国监狱;达赖就更不用说了,在著作中还在深深怀念杀人魔王毛泽东,他们讲述的和今天影帝温家宝唱的是一出戏,一个调。都是期盼着共产党的改良,在改良了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大繁荣,这个唱了60多年的老调结果是什么呢,除了给中共喘气的机会,让中共继续进行64屠杀,残害异议人士,活摘他们器官。没有任何新意和实效。那希望也只是一个画饼充饥的梦,和麻醉人抗争的药剂。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一贯宣传的调门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和平。”中共一直在高调叫着要“和平”,要爱好“和平”。“和平”在中共的手里成了一个欺世口号,变为愚弄世界的幌子。在和平的环境下杀死八千万中国同胞,在和平环境下,残害异议人士和宗教信仰团体,在和平环境下活摘人体器官贩卖。

和谁和平,什么样的和平、怎样得到和平,这是想要和平的人必须考虑的,却是“诺贝尔”和平奖不需要考虑的。农夫和毒蛇的和平,当毒蛇苏醒后咬死农夫,诺贝尔和平奖宣称:那是毒蛇的本性,不是毒蛇的过错,我们要继续用体温温暖毒蛇,直到它感动、它变得温顺,用人的体温把毒蛇温暖出人性来;面对东郭先生和狼的和平,当危险过后,东郭成为狼充饥的食物,“诺贝尔”和平奖解释那是狼的特点,不能责备豺狼。农夫死了,那是为了和平,他是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不管东郭死活,东郭被豺狼咬了的同时,就使它具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东郭先生同样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举动。相反,农夫如果杀了毒蛇,别说用暴力杀死,就是非暴力的揭露毒蛇有毒,就是不和谐的表现,就不是诺贝尔需要的和平举动;东郭如果打死了豺狼,别说东郭先生干的那么绝,哪怕是东郭先生不配合狼的要求,也是具有暴力倾向,同样不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条件。这就是为什么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包阔魏京生不能获得诺贝尔的和平奖。这样的诺贝尔和平不只是与虎谋皮,这样的诺贝尔和平实在是害人的奖项。

其实在道德层面上,中共就是一块试金石。对中共的态度取向是你能否真正认清中共和有勇气成为正义之士的标准。

刘晓波获奖,让某些知识分子更加没有骨头

刘晓波获奖了,消息不胫而走,草根们开始欢呼。渴望自由和民主的国人开始欢呼:国际社会在鼓励我们获取民主。

然而,刘晓波是什么德行?很多中国人并不很清晰。刘晓波不断变换自己的立场,一而再的为中共解套。尽刘晓波管被关在囚笼中,但并不代表他对中共的立场是清晰的。相反,可以说,中共把人民争取的民主空间划得更小了。刘晓波这样为中共小骂大帮忙的投机份子都被中共关在囚笼中,那国人还有多大的民主空间呢?

说实话,刘晓波是个打着要求民主外衣的名利之徒,通过打击真正的为人民争取正义和公理的精英获得中共的赏识,而又恰恰符合中共对待人民一手软一手硬的双簧把戏。

刘晓波获奖了。中国那些本来骨头就软的文人的骨头将会变得更软,将更加开始鼓吹中共改良论,希望能有朝一日封妻荫子。

中共,恶魔出世,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阴险狡诈,凶恶残暴。希望人民放弃对恶魔的反抗,就等于让人民放弃生的权利。刘晓波这种德行,就是大肆鼓吹让人民不要反抗暴政的软骨头,其实早已投靠恶魔的软骨头文人。

他获奖了,无疑是表达这样一个直接信息给中国人:国际社会认为中共可以给国人民主,只要中国人放弃反抗暴政的权利,就会获得民主,获得幸福。

授予刘晓波和平奖,其实就是扼杀中国人为争取和平的不懈努力所付出的所有代价。那些无数付出宝贵青春和生命为中国人争取自由民主的仁人志士的勇气和豪情将被侮辱的一钱不值。

犹大出卖了耶稣,最后耶稣的死换来了所谓统治者的和谐社会。看来犹大因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将和平奖授予被中共恶魔所操控的名利之徒,真是人类二千年后的又一大耻辱。

中共恶魔很清楚,这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因此对这样一个角色获奖也一样惊恐更多的民众议论,毕竟这是一个被中共还关在监狱里的人物。更多人的对刘晓波不了解又将成为中共的另一种恐惧。

Brian Gan原创

【猛料】刘晓波坐牢,中美共谋发薪13,000元RMB/月

诺奖得主、贵族犯人刘晓波坐牢,美国人发薪13,000元RMB/月以赞美中共监狱“文明”、“人道”著称、以“贵族犯人”自居的诺贝尔得主刘晓波,他在中国坐监,还有人给发工资。

这工资是多少呢?从下面的截图证据(美国NED资助的《民主中国》杂志2008年10月1日-2009年9月30日财政年度990报税表),可以知道,它是:年薪23,004美元。

其第二张图中有一个注明:也就是表F第四页:

Although our president Liu Xiaobo is currently in jail, our grantor,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approved that we continue to pay him.

将这一句中式英语直译为中文是说:尽管我们的刘晓波主席目前正在监狱中的,但我们的资助者,国家民主基金会,批准我们继续给他发工资。

而第一张图表,则是一张工资列表,上面注明,刘的固定年薪是:2,3004美元。

(需要说明的是,刘晓波平时的收入远不止那些,因为他即使在自己掌管的杂志中发表的每一个字,都另付有高额稿酬。)

这23004美元的年薪,按当时的汇率1:6.85,折算成人民币为:157,600元。

也就是说,“贵族犯人”刘晓波坐牢的月薪是13,000人民币。

难怪他要骂杨佳是“原始正义”、要视老百姓为群氓,民粹,他的徒弟余杰要骂杨佳是“法西斯”、是“罪犯”了。

消息来源:六四天网: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9&aid=6585

辛灏年多伦多妙评中共政改言论

【大纪元10月09日讯】(新唐人记者谢宗延、林冲报导)辛亥百年前夕,沉寂了近四年的“黄花岗”杂志主编,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2010年10月3日在多伦多大学重返讲台,发表了题为“谁孕育了辛亥革命”的专题演讲,也开启了他“迎接辛亥百年系列演讲”的旅程。

由于辛灏年先生的演讲正在赶制当中,应观众的要求,我们先公布一段辛灏年答观众提问的视频,供大家先睹为快。

提问: 您分析了辛亥革命内部和外部因素,但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变化也是必然的,它的内部和外部因素也都非常成熟了,那这种变化与辛亥革命有什么不同?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研究辛亥革命的意义。

辛灏年: 你提的问题是相当有水平的。今天中国的环境与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时期的环境有什么区别?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详细回答你,但是我可以说这么几句话。

从民族、民权、民生三个方面来说,在民族问题上,当时列强是坚船利炮打进来,所以容易让中国人感觉到民族危难,对不对?很明摆着嘛,今天打你;明天瓜分你;后天抢你的主权;又强迫传教等等,这些作法都让中国人反感,归结到一起就是一句话,列强侵略我们,欺负我们,所以我们要民族主义。辛亥革命的三个组成成分,民族革命、民权革命、民生革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中国大陆人民似乎感觉到,共产党不也是汉人吗?这个政权这个国家不也是我们汉民族,中华民族的国家吗?

我刚才讲了,海外有一句话,说我们华人叫”“黄皮白心”,说们年轻一代是“黄皮白心”,黄脸皮,心是白的,就是指我们生在海外这些人,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是“黄皮俄心”,他一切都是根据苏联的模式过来的嘛!他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我刚才讲了为了“马列”这两个字,他杀了多少中国人啦!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民族问题,只不过这个民族问题,还没有给太多的朋友或年轻人认识到,也没有为他自己所认识到,你知道你在中国实行的是什么吗?与传统文化决裂,抵制西方的现代进步文明,你要的全部是俄化的马克斯主义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的那一套。这就是最大的民族问题,他把我们的灵魂给挖空了,他把我们中华文化给腐蚀了。这难道还不是民族问题吗?你打我我身上疼是肉疼,你挖了我的心你挖了我的灵魂,我全身都疼从里疼到外啊!我们现在只感觉到肉疼的那一面,还没有感觉到我们心里面疼的那个东西,那就是灵魂。所以今天的民族革命就是思想革命,彻底的驱逐马列思想,将中国传统的好文化、好思想和现代世界进步的文化和思想相结合,这是孙中山说的,“驱逐马列、恢复中华”的意义就是,还我文化之魂、还我思想之魂、还我民族之魂。这第一个差别。

第二个,民权。我想不用解释了,晚清人民办报纸有四百多份啊!今天中国大陆有哪一家报纸是人民办的?你告诉我哪一家报纸是人民办的?那么多的网民,四亿网民,连“钓鱼岛”都成了“过敏词”,在网站上全部消掉。伍十万网警啊!比晚清政府的民权上,他不是进步了,都不能讲这两个字,他倒退到了中国三千年的专制都没有到这一步。民权是“一样的”?人民完全被剥夺人权了,说一样那是埋汰满清了,比满清帝来的堕落,共产的专制是全面专制,是超级专制腐败。

第三,民生,我刚才没有多讲因为我今天讲的题目的关系,腐败今天比那时候还腐败,腐败是什么?腐败就是有权有势的人发财,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受苦,一锅饭就这么多,你百分之零点几的人吃了我大半锅饭,留一口饭给我十三亿人民分。你说是不是一样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中共高级干部子女,无产阶级时的接班人,百分之零点四的人里面,有两千个这样的家族,占了我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全国人民财产,这样的腐败比满清厉害一万倍。

大家想一想,民族问题表现的形式不同,表面上不同实际上更厉害,民权问题更黑暗,民生问题更腐败。那怎么办呢?我想我们的民族是个死不掉的民族,我们的人民别看他老老实实的,真到了那一天,他是非反抗不可。我希望共产党发自内心的进行“民主政治”改革,而不只讲政治改革,而且还是空投口号。要相信一句话,天不变道也不变,作恶多端的结果,多行不义的结果就只有被推翻这一条路。

温家宝说不进行政治改革,只有死路一条。我请问大家,中华民族的文明史都已经五千年了,中华民族会死吗?中国会死吗?中国人民会死吗?我们两次亡国,别人用武力亡了我的国,我用文化同化了他的民族,我们的民国不但没有变小,没有灭亡反而变大了,中华民国不会死,中国人民不会死路一条,中国更不可能死路一条,死路一条的只有共产党自己啊!他先为他自己不走死路才说这个话的。我觉得海外对这句话关心程度非常高,可是大家都没有看到一个根本东西,他怕共产党死路一条。今天,我们要的不是怕共产党死路一条,而是中国人民要求“新”,要求“变”,要真正的繁荣富强,要真正的民主和自由。谢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9/n3049712.htm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徐水良
2010-10-10日

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这当然是诺贝尔历史上的一个大笑话。而且,未来的历史,还将会揭示更加可笑的真实情况。诺贝尔和平金奖评奖委员会和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哈维尔先生,必定会不同程度地以自己的名誉,为这个笑话垫底。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笑话,对中国民主事业,不能仅仅把它看作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笑剧;同时应该把它看作一个伟大的喜剧。因为,中国民主事业,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即使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软骨头,一个代张祖桦受过的人,也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作出贡献的其他人,当然更加具有得奖资格,具有这样资格的人,几乎成千上万。中国民主事业的伟大、崇高和壮丽,可想而知。

写到这里,看到共舞台刘路先生的一个帖子,很有意思。所以转变我原文的写作思路。把这个帖子和我的跟帖,适当整理后,全文放在下面:

——————-

刘路主帖:

反刘派目光短浅,被仇恨和嫉妒迷住了眼睛

作者:刘路 2010-10-10 06:05:41

说了半天,无非是因为刘晓波获奖断了你们革命派成为民运主流的梦想。其实,就是没有这个奖,你们也是民运中的支流,早已经被边缘化了。

刘晓波获奖传递出一个信息,中共内部的分裂已经表面化,中国的民主化和平转型,很快就要启动,你们所谓的温和派实际上也就是务实派,很快就会在国内掀起新一轮民主维权运动,这个运动与中共高层寻找出路的力量一旦形成战略协同,中国的转型就开始了。这个过程开始可能艰难一点,但是一旦开启,转型可能几个月就完成了。

在海外鼓吹革命的徐老们,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

徐水良跟帖:

早就预料到了,中共和你们,当然是战略协同。但要把我们全力边缘化,最后结果适得其反。

如果连这点也看不出来,还搞什么政治?

刘晓波得奖,就是你们这个战略协同的关键步骤。老实说吧,我个人,恰恰是希望你们这个重要步骤刘晓波得奖能够实现。所以事实上我与其它签名反对者略有不同,我签名反对,仅仅是立此存照而已。现在终于实现了,很好。

实话告诉你,中共和你们,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转型。我们等着看你们笑话

我当然知道你们全力封杀我们,企图边缘化我们,甚至西方各国的中文广播和其他中文媒体,都被你们控制,对我们尤其是对在下进行全力封杀,因为说道理说不过我们,只好采用封杀手段。连我的名字都成了禁忌,几乎不得提及。我们怎么会不知道你们的企图。但是,你们的封杀最后必然失败。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预见你们的失败,我们怎么会继续我们的策略?

刘路先生不愧是被大家认为的重要特工,刘路上帖,透露了我早就预料的重要信息。建议大家都读一读。

希望刘路多写点正经东西,而不是下面那些讲蛮理的诬蔑帖子。中共要想良性互动,从你们特工开始,停止造谣诽谤诬蔑抹黑,写正儿八经的文章,进行理性探讨,那样,我们也会正儿八经理性地告诉你们我们愿意告诉你们的某些道理。

—————–

刘路副帖:

说句实在话,没有中共的配合晓波也拿不到这个奖

08宪章之后,中共重判晓波十一年,这个行动本身是晓波获奖的一个重要原因。作出这个决定的中共高层是因为愚蠢,想通过关押晓波维持10年的稳定,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预备一个比较温和的反对派以便将来顺利和平转型,这两种可能都有。将来转型成功我们看档案就一切明了。现在作出判断为时过早。因为你说他是聪明,他干的蠢事也确实太多,你说他愚蠢,大概那九个人不会都智商低劣到不如一个初涉政治的异议人士。所以还真不好判断。

——————-

徐水良跟帖:

你讲了半句真话半句假话:刘晓波拿奖当然是中共功劳;但不是出于愚蠢,而是出于有目的的计划。

说穿了吧,你们战略配合之一是把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刘晓波先生捧为未来中国领导人。告诉你吧,这不会成功。

———————–

从上面帖子,读者不难理解这一次争论的根本性质。

搞政治,就是要借力使力,顺势运作。这一次,我们就是要努力把中共的战略步骤,变成我们战略步骤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是让诺贝尔软骨头和平奖和中共一系列未来步骤,为中国未来的民主事业铺路。借力使力,变成我们的前进步伐。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虽然我们的力量非常弱小,但是我们的立场、见识和预见能力,远远超过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我们能够借力使力,实现中国民主事业的未来目标。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