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为什么只能给他们?

吴侃

我对“诺贝尔”奖,准确地说是“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十年不关注了。不是因为“诺贝尔”奖在堕落,而是因为我在觉醒。发现诺贝尔和平奖只不过是一个诺贝尔愚乐奖或者是诺贝尔游戏奖。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其实是一丘之貉。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怎么是一丘之貉呢。在听到刘晓波终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北京(中共)也进行了批评。但这个批评是一种轻松的、喝茶似的批评,其实这种批评无非是给国际社会看的,做做样子,让人觉得中共真的很伤心,让人民继续相信诸如“诺贝尔”和平奖这类东西,让国际社会觉得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一个值得获奖者。然而另一方面北京迫不及待的做了低调、细腻的安排,说细腻是因为有媒体报道,在诺贝尔颁奖的当天,警察带着刘霞,将她带至关押刘晓波的辽宁锦州监狱,刘霞预备给刘晓波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亲口告诉他﹕「你得奖了!」多么人性化的场景,多么及时的把喜讯传到获奖者,多么细腻的考虑,多么无无微不至的安排,谁有这个权力。谁又这样对待过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对待过魏京生先生;哪个在中国大陆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享受过这种礼遇。不觉得奇怪吗?不觉得反常吗?

仔细看看中国获得诺贝尔的两个人的言论和获奖时间。刘晓波都到了监狱了,还在和世界分享中国监狱的优越性,及如同人间花园的中国监狱;达赖就更不用说了,在著作中还在深深怀念杀人魔王毛泽东,他们讲述的和今天影帝温家宝唱的是一出戏,一个调。都是期盼着共产党的改良,在改良了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大繁荣,这个唱了60多年的老调结果是什么呢,除了给中共喘气的机会,让中共继续进行64屠杀,残害异议人士,活摘他们器官。没有任何新意和实效。那希望也只是一个画饼充饥的梦,和麻醉人抗争的药剂。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一贯宣传的调门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和平。”中共一直在高调叫着要“和平”,要爱好“和平”。“和平”在中共的手里成了一个欺世口号,变为愚弄世界的幌子。在和平的环境下杀死八千万中国同胞,在和平环境下,残害异议人士和宗教信仰团体,在和平环境下活摘人体器官贩卖。

和谁和平,什么样的和平、怎样得到和平,这是想要和平的人必须考虑的,却是“诺贝尔”和平奖不需要考虑的。农夫和毒蛇的和平,当毒蛇苏醒后咬死农夫,诺贝尔和平奖宣称:那是毒蛇的本性,不是毒蛇的过错,我们要继续用体温温暖毒蛇,直到它感动、它变得温顺,用人的体温把毒蛇温暖出人性来;面对东郭先生和狼的和平,当危险过后,东郭成为狼充饥的食物,“诺贝尔”和平奖解释那是狼的特点,不能责备豺狼。农夫死了,那是为了和平,他是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不管东郭死活,东郭被豺狼咬了的同时,就使它具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东郭先生同样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举动。相反,农夫如果杀了毒蛇,别说用暴力杀死,就是非暴力的揭露毒蛇有毒,就是不和谐的表现,就不是诺贝尔需要的和平举动;东郭如果打死了豺狼,别说东郭先生干的那么绝,哪怕是东郭先生不配合狼的要求,也是具有暴力倾向,同样不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条件。这就是为什么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包阔魏京生不能获得诺贝尔的和平奖。这样的诺贝尔和平不只是与虎谋皮,这样的诺贝尔和平实在是害人的奖项。

其实在道德层面上,中共就是一块试金石。对中共的态度取向是你能否真正认清中共和有勇气成为正义之士的标准。

One thought on “诺贝尔和平奖为什么只能给他们?

  1.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徐水良

    2010-10-12日

    一个朋友转来周志荣先生的信。我虽然没有直接收到周先生的来信,但还是要感谢周先生的关心。

    对一个人、一件事情,如果不同的人们有截然相反的看法和判断,当然会采取截然相反的做法和态度,这是毫不奇怪的。我觉得,周志荣先生非要在下这样看法判断与他们截然相反的人,与他们保持一致,恰恰是强人所难。

    在真假反对派中,对刘晓波获奖一事,有截然相反的看法。

    目在前形势下,真反对派中有一部分人,受中共地下势力和假反对派的欺骗,受暂时形势的挟裹,也暂时附和假反对派的看法。

    在头脑清醒的真反对派看来,把诺贝尔奖给与中国人,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关心和支持,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尊敬和表彰,同时更是对中共暴政的谴责。我们感谢国际社会的支持。中国民主事业是一个极其伟大的可歌可泣的事业。无数的中国人为此献出了生命和鲜血,还有许多的中国人,不屈不饶,九死一生,仍然顽强奋斗。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诺贝尔奖应该授予那些不屈不饶的勇士。

    但是,真反对派为当代中国真正的勇士争取诺贝尔奖作了相当的努力,同时又权衡利弊,估计很难对抗国内外实力强大的中共地下势力,为了抗衡,还提出有的比较中性、但有很大贡献的正面人士去争取这个奖。但是,真反对派的这些努力,全部失败了。诺贝尔奖被授予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刘晓波。因为,中国真反对派力量非常弱小,不敌中共极其强大的实力,不敌中共巨大无比的财力、物力、人力,不敌中共控制的无数中共媒体和渗透控制的国际媒体,不敌中共无孔不入的国内和国际渗透势力,不敌中共的百万国际间谍,不敌中共在国内的无数线人,不敌中共强大的政权及其情治机构,不敌人数众多实力雄厚的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和假反对派。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和假反对派,通过搞阴谋、唱双簧,欺骗国际社会,把软骨头假反对派、真无敌派、真中共暴政的和解合作派刘晓波,打扮成反抗中共暴政的英雄,并且欺骗成功,取得到了胜利。

    对于真反对派说来,没有能够战胜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包括战胜假反对派,把诺贝尔奖授予反抗中共暴政的坚强勇士,诺贝尔奖被授予鼓吹没有敌人,中共暴政不是敌人,与中共暴政合作的软骨头,这是一种很大的羞耻和耻辱。

    中共地下势力和假反对派把他们自己的这种胜利,说成是中国全体反对派的胜利。并且努力把刘晓波进一步打扮成英雄,要真反对派“集结到‘领袖’刘晓波的旗帜下”。

    这些鼓吹没有敌人,鼓吹中共暴政不是敌人,鼓吹宽容中共,鼓吹与中共暴政和解合作的人,对真反对派却是非常不宽容,坚决不和解,总是以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真反对派这个真正的敌人。刘晓波得奖以后,这些虚伪的无敌派、宽容派、和解合作派,又大大加强了对持相反意见的真反对派的造谣、诬蔑和攻击。真反对派当然不可能接受他们这一套。

    中共地下势力和假反对派的欺骗越大,受骗的人数越多,盲目的声音越大,无敌合作的旗帜和软骨头“领袖”的旗帜举得越高,他们对真反对派的攻击越厉害,真反对派就越是要加大力度,告诉国际社会、告诉国内和海外事情的真正的真相,就越是要加强反击的力度。

    至于一时糊涂但并不把真反对派当敌人的朋友们,我们有分歧,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做法,那么,让我们保持不同意见,互不干扰,留待未来的历史来做结论。当然,我们也可以心平气静地讨论,以争取达成一定的共识。但如果无法心平气静地讨论,那不妨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和做法,互相尊重。对这些朋友的态度,我们表示尊重。你们可以把刘晓波视为英雄,我们不会强迫你们改变态度。

    但我们羞于同刘晓波为伍,我们认为他是鼓吹没有敌人、即中共暴政不是敌人的人,认为他是中共暴政的合作者,我们认为他不是我们的同志和朋友,也请你们不要拼命强迫我们改变这种认识和态度,请不要把这种“领袖”、“同志”和“朋友”,强加给我们,请不要强迫我们。

    此外,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问题,还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前途和道路等等更加重大的问题。例如,我今天合编发出了三个建国纲领:孙中山先生的建国大纲,08宪章,21世纪建国纲要。究竟选择哪一个纲领作为指导,就是非常重要的重大的理论和策略问题之一。不过,这封信,我不详细谈论这些问题。

    至于我们要反击的,则是中共,是中共地下势力,是那些不断造谣反诬真反对派是“恶人”,“小人”,“上窜下跳的猴子”,“特务” “中共的走狗”等等的那些真正的、往往相当知名的特务和走狗。

    至于我们对刘晓波判断的依据,是刘晓波二十年来的表现,是王若望、刘宾雁、许良英、和这些年无数朋友对刘晓波错误行为的揭露和批评。

    —————–

    附1:

    三妹也说说:周志荣信中提到我,所以我就说说。刘晓波与中共合作是事实,他的投机行为有目共睹,不是我们走的远,而是他欺世盗名太恶劣,这是中国人权和民主运动的耻辱,我们的两封信都写的很明白。至于周志荣下的错误判断“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后,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都将是光辉的”,是因为你既没有政治睿智又没有政治道德而致。也可能你不了解内幕,那又当别论。历史上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从来都是合作派和投机批,都不是抗争派和革命派。

    附2:

            请徐水良先生别走得太远了

    徐水良先生:

    我虽与你素昧平生,但从网络上我知道你是与唐柏桥,鲁德成,伍凡等那20名民运精英比肩的。我现在仍然认为,你们20人和魏京生,三妹虽都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但你们都不失为纯粹的,坚定的反对独裁专制,争取民主自由的人志士。

    今年上半年,我见你们20人联名郑重其事的公开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我就公开给你们写了《实在不理解徐水良等人为什么要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在诺奖公布前夕,我又写了《为五分之一的人类争自由,刘晓波应获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获奖后,我又写了《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交相增辉》。我敢肯定我的这些文章徐水良先生都没有耐心一读。

    自从刘晓波获奖后,我注意到,徐水良先生似乎是竭力的,高速高效的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你在网上的文章真是连篇累牍。这使我深深感觉到徐水先生良硬是走得太远,太过了。本来徐水良先生每更多的走一步,都是对你自己形象更多的一份损毁,而对刘晓波及诺贝尔和平奖的光辉没有丝毫损害,我根本不用与徐水良先生争执,但是,我看在徐水良先生与唐柏桥等人都是纯粹的,坚定的反对独裁专制,争取民主自由的仁人志士,是我的同志和兄弟,我从道义上有责任向我的同志和兄弟提个醒:不要走得太远了,闹得太离谱了。

    正面的说理,我只请徐水良先生冷静的、用心的看看我那三篇文章,我也愿与你作公开和私下的辨论。反面的警醒,我请徐水良先生一定要更冷静的看看司马南的《获奖的汉奸依然是汉奸》,以及中共环球时报的《诺贝尔和平奖又砸了自己的牌子》。我且问,徐水良先生,你有比他们更毒辣,更险恶的反对和仇恨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吗?你反独裁,争民主几十年,也曾付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怎么沦落到硬要去跟司马南和中共比反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争高下呢?就算你争得了第一,你比司马南和中共更毒辣,更险恶的反对和仇恨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那我请你再看看刘劭夫的文章《豢养的走狗比主子更凶恶》。你若争得了反刘第一,那刘劭夫的这篇文章就是写给你的。

    我赤诚友善的建议徐水良先生尽快停止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尽可能撤回你所发表的那些文章。你己经给自己民主斗士、义士的形象造成了巨大损毁,我不希望在未来反独裁,争民主的伟大斗争中,徐水良先生再没有颜面和资格与中国民主斗士、义士们为伍了。

    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后,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都将是光辉的,而中共和司马南已经和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而徐水良,魏京生,三妹,鲁德成等人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但愿顶多只是缺乏政治睿智和政治家的宽阔胸怀!

    人类的善恶美丒是非曲直其实是很明澈的,任何人都不能混淆,也不要抱也许可以混淆的心理!

    中国民主党人

    周志荣

    2010.10.1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