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两次被扔鞋,温家宝冤不冤?

作者﹕周晓辉

【大纪元10月11日讯】 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可真是够“倒霉”的了,居然在国外两次被人扔鞋,这大概在中共领导人中是比较罕见的了。

最近的一次是10月9日在土耳其访问时,约40名维吾尔族人在他入住的酒店外示威,抗议中共的新疆政策,其间有人向其汽车掷鞋,但并未击中。

还有一次是在去年的2月2日,温家宝应邀到英国剑桥大学发表演讲时,一名叫杨克的剑桥学生将自己的鞋子扔向了讲台,并在被带离现场时高喊:“丢脸死了”、“剑桥大学怎可与这个独裁者一起堕落?”等。虽然鞋子并没有砸中温家宝,但这突发事件着实出乎了他和所有中共官员的意料。温家宝随后的反应是指其为“卑鄙的伎俩”,只是当时的他大概没有想到这“卑鄙的伎俩”在西方民主社会早已是司空见惯,西方国家领导人被扔鞋、扔鸡蛋乃至西红柿早已是家常便饭。

让温家宝没想到的是,这“卑鄙的伎俩”在土耳其又再次降临在自己身上,你说温家宝冤还是不冤?

一方面,温家宝的确是“冤”。因为从其个人角度而言,他既不认识那个杨克,也从没有与维吾尔族人结下什么深仇大怨;相反,在许多场合,他都显示出了比中共其他领导人更多的温情,显示出了更多对民生的关注,显示出了对政治改革必要性的殷殷之情,而他无数次当众流下的眼泪似乎还透露出了某种真诚。这样一个人遭受如此的“冒犯”,你说能不冤吗?

但另一方面,温家宝也根本不冤。因为无论是杨克,还是维吾尔族人,他们的所为针对的并非是温家宝本人,他们针对的恰恰是温家宝所代表的那个极权政府,那个一直践踏人权、迫害良善的专制体制。

身为国家总理,温家宝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政府都干了哪些坏事,不可能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上访无门、流离失所,甚至死在牢狱,不可能不知道手下有多少官员在肆无忌惮地鱼肉百姓,不可能不知道有多少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少数民族人士被迫害被关押,更不可能不知道如今这个社会是怎样的礼乐崩坏,危机四伏。但是作为一国政府的首脑,温家宝到底做了什么呢?温家宝能不为此承担责任吗?能说与自己无关吗?

而杨克和维族人的举动虽然不文明,但他们的愤怒却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剑桥法庭最终无罪释放杨克、土耳其政府允许维族人抗议的原因所在。因为没有一个民主的政府会限制民众抗议的权利,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民众会接受独裁政权的领导人的所作所为。
或许,身为总理的温家宝还是觉得委屈:很多决定也不是我做的,都让我承担未免不太公平。的确,中共治下的中国是党掌管着一切,许多事温家宝个人根本做不了主,即便自己另有想法。因为在党的教育下,一个党员在党性和人性面前只能选择前者,而党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维持自己的一党专制,支持这一点就是所谓“党性强”的体现。

然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在其位谋其政,当温家宝在关系到百姓权利的问题上选择沉默或妥协时,也即选择了党性时,他实际上不仅背弃了养活他的、他应为之所服务的对象,而且更选择违背了自己的人性,成为了一个作恶集团中的一员。当然,罪行有大有小,但无论大小,不都是犯罪吗?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如此,又有何冤可言呢?

到底冤还是不冤,温家宝不妨再细细思量。只是如果温家宝不想让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要好好想一想该何去何从了。是依旧替中共背黑锅,还是及早抽身、选择光明呢?一切皆在一念之间啊!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11/n3051068.htm

Advertisements

许茹:从“打字机执照”说“实名制”

作者﹕许茹

【大纪元10月11日讯】现在中国大陆特别流行实名制,不过,这在共产党国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上个世纪80年代初,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颁布的《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大概就是典型一例。

根据该法,每一个罗马尼亚的公民、企业、事业、机关、学校等单位,凡拥有打字机必须要得到警方的许可,领取使用执照;要成为打字员也必须照此办理,并且要将所打字的样品同时上报。如果打字机需要修理,其使用者及其打字机都需要更新执照。任何继承打字机的罗马尼亚人,都必须将此上交政府当局,或寻求取得使用它的资格;如果不把打字机的键盘上交警方,即使损坏的打字机也不得私自处理,否则严加处罚。

在那个尚不知电脑为何物的时代,齐奥塞斯库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控制舆论,钳制思想,让所有企图危及其安全的因素消弭于无形之中。究其根本原因,是其恐惧人民对政权的不满。

三十年后的中国,打字机早已为电脑所取代,而3.4亿的网民、210个网站和超过一亿个博客更是让谎言满天飞的中共欲“钳”之而后快。于是中共颁布了一项新的措施:网络实名制。即要求任何人上网都不能匿名。据称“实名制”是为了防止网民在网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和恶意侵害他人名誉等,但其目的与当年的齐奥塞斯库并无两样。

而除了实行网络实名制,中共政府还推行手机实名制,甚至在某些敏感时期连购买菜刀都要实行实名制。尤为可笑的是,今年5月,西藏拉萨市政府不仅对打字复印业营业资格进行严格审查,而且还推出了打字复印业主实名制度。也就是说,在复印业主接受印件时,对单位委托复印的,应依据托印单位出示的凭证,登记单位名称、地址、经手人姓名、印件名称及数量;个人托印的,应登记托印人的姓名、住址、身份证件编号及印件名称。如果出现问题,公安机关除对打字复印店依法予以停业整顿或查封外,还将依法严肃追究复印业主的法律责任。

看来,中国人的自由是越来越少了,网络发言要实名,购买手机要实名,连复印个东西都要登记,难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不正说明中共的恐惧心理日益加深吗?

中共在怕什么呢?也是,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能不害怕吗?当然是害怕曾经的谎言被揭穿,害怕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而网络、手机、复印机正是传播真相的媒介。在中共看来,无论机器还是人,都只能成为替极权者歌功颂德的工具,绝不可作为民众揭露事实真相的武器。因此只要将这样的媒介封锁住,就能够达到阻止真相的目的。老百姓不知道真相,中共就可以继续保有权力;而保有权力的中共就可以再继续欺骗百姓。

只是中共也只是一厢情愿。随着海外破网软件的推出,越来越多的人们还是透过“翻墙”了解了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相。可以说,网络业已成为中共的一块心病。

而且,共产极权者无法了解的是,人们向往自由的思想是永远无法被钳制的。即便在没有网络、实行《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等严密封锁措施下的罗马尼亚也曾不乏勇敢的反抗者,如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来自罗马尼亚的穆勒就拒绝与其秘密警察合作;在今天的中国,虽然中共的封锁力度更甚于以往,但一个个勇者如高智晟、胡佳、郭泉、陈光诚、谭作人、力虹等,秉持着良知并身体力行地以自己的精神魅力感召着世人。

二十年前,齐奥塞斯库领导下的罗马尼亚极权统治在人民的怒吼声中被埋葬,那么,同样迫害民众的中共政权难道不会有这一天吗?或早或迟罢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11/n3051044.htm

党制造这颗人肉炸弹的过程挺辛苦

青晴

【人民报消息】人肉炸弹是什么,大家都知道,那就是一个甘心情愿为「恐怖组织」而效命、而亡命的人。

一位网友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是最恰当的,这是「民主」和专制的媾和,是一种「双赢」的奖项。感谢诺贝尔奖委员会为「民主」树了一块牌坊。这次没让早已充满铜臭味的那个什么诺贝尔和平奖去玷污高智晟律师的大名算是积了点德吧。此奖今天赐给了曾经与共合谋对高下毒手的刘,又为历史增添了丑恶的一笔 太有C了! gcd(共产党)可以籍此巧妙瓦解分化海内外民运力量,将liu(刘晓波)输出,继续拉拢迷惑头脑发昏的投机派,目地是义无反顾打击坚定的解体中共的正义派。

这位网友讲的很精练很透,这就是党为什么要在国际上扔这颗人肉炸弹的原因。

《零八宪章》被彻底整过容

刘晓波的铁哥们儿余杰在2008年曾说:「我认为这份文件是一九八九年以来最成熟、最全面、最理性也最具建设性的真正的『人权白皮书』。《零八宪章》不是一份『革命性』的文本,它给当权者、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们亦留出了充足的『地步』,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量问题。」

2008年征集签名时,我在网上看过《零八宪章》,确实象余杰说的那样。过去那篇《零八宪章》很长,里面有要与中共以及「双手沾满鲜血的那些屠夫们」共同治国什么什么的字样。

在刘晓波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再上网去看,发现《零八宪章》被彻底整过容!现在这篇很短,那些内容也都不见了。网上所有能找到的《零八宪章》都是整过容的版本!连08年那篇批评文章「文扬:令人失望的《零八宪章》」也不肯手下留情,只残存个网址。

什么时候被彻底整容的?2009年,开始制造这颗人肉炸弹的时候。毫无疑义,连删带改、不留痕迹,这是个浩大的工程。普通网民想做也做不到,只有50万网警、版主们才有能力和权力。

「监狱贵族」刘晓波前三次是怎么坐的牢?

加上这次享受温泉澡待遇,刘晓波坐过四次「牢」,前三次牢是怎么坐的呢?自称「监狱贵族」的刘晓波透露了一点儿。

在2000年1月23日写给异议作家廖亦武先生的信中,刘晓波说:「与你四年的牢狱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称不上真正的灾难,第一次在秦城是单人牢房,除了一个人有时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个月,在香山脚下的一个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没有自由,其它什么都有。第三次在大连教养院,也是独处一地。我这个监狱中的贵族无法面对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声称自己三进三出的坐过牢。」

2008年,党给刘晓波当民运领袖凿石铺路

2008年,曾任共青团中央常委的宪政学者张祖桦在授意下起草《08宪章》。

在张祖桦写的《传唤、抄家亲历记》中,他说,2008年12月8日(星期一)晚上23点,北京市公安局的姜庆杰警官带人进家,并出示了「传唤通知书」和「搜查证」,并要他在上面签字。「传唤通知书」上的罪名栏上写着「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随后,警察催促他马上和他们一起走。

张祖桦写道:为首的姜警官宣布询问开始,……说:你知道《零八宪章》吗?我说:知道。他说是你起草的吗?然后拿出一份《零八宪章》(注:就是余杰说的那份「给当权者、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们亦留出了充足地步」的原稿)给我,我看了一遍后回答说:我确实参与了这个文本的起草,但不是全部(注:警方2008年出示的是「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量问题」的部份,是刘晓波写的)。他问:你都参与了哪些部分?我说:其中关于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和联邦制的部分和正文中的一些条文,我参与了起草并提出了修改意见。他再问:都还有谁参与起草?我说不知道。

随后,刘晓波被抓,没几天张祖桦被放回家,所抄电脑之类东西都统统退回。但刘晓波却没放。

一年后,2009年12月23日,刘晓波被判刑11年,而张祖桦一直什么事儿没有还不说,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晓波的《刑事判决书》中,他还成了「证人」!

一个明摆着说不通的事实

一位不明真相的网友打抱不平说:「刘晓波被判刑后,看到张祖桦在外面逍遥快活,我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了,其实说白了,刘晓波就是被张祖桦给忽悠了。刘晓波弄《08宪章》不就是为了挣点钱……」

被很多人戳脊梁骨的张祖桦,在刘晓波宣判11年徒刑后第三天,2009年12月26日,给刘晓波代理律师的一份证言中大叫冤枉,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晓波的《刑事判决书》中:本人十分惊诧地看到这段文字:『证人张祖桦的证言证明:他与刘晓波于2008年年底共同制作完成了《零八宪章》,他也征集了签名,后刘晓波将《零八宪章》发表在境外网站』。这根本不是事实。」

奇怪的是,为什么至今法院2009年12月的判决书中依然那么写。难道没有张祖桦的「证言」当依据,刘晓波的被逮捕、被判刑就事出无名?!而且一个明摆着说不通的事实是: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而张祖桦却完全无罪。

有网友说,「设苦肉计大动作炒作,中共公安大力演戏,连国安部报告都说公安部的苦肉计炒作完全是做戏」。确实糙了点儿。不过周永康就这水平,连谋杀老婆都是找人开车撞,这多一个人知道,岂不迟早要走漏消息?

刘晓波第四次当「监狱贵族」

为创造2010年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外部「硬件」条件,2009年6月23日把刘晓波从监视居住,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这「硬件」得奖还不够条件,于是2009年12月23日,再加上判刑11年。知道原由的刘晓波感激的在庭上发表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并让妻子把稿件送到外媒发表,证明中共确实是「好政府」。

下面摘录《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摘录完)

后来,刘晓波泡温泉澡的消息传出来,引起轩然大波,于是周永康命令把他送到锦州监狱好生侍候,等待诺奖的到来。

2010年10月8日,「异见人士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条消息传遍世界。这个「狱中」硬件终于派上了用场。

猫腻──没开奖中共已知中彩了

2010年10月8日早上,诺贝尔和平奖还没有揭晓之前,刘晓波所待的锦州监狱状况异常,出出进进好几辆车。同时有人到「监狱贵族」刘晓波北京的家,与其妻子刘霞交谈。诺贝尔和平奖宣布后,刘霞关机,中午被警察带走,不是关押,而是警方已经掏钱为她买好火车票,并招待她住一晚后,第二天带着她和弟弟刘晖一起去辽宁锦州监狱(刘晓波的疗养胜地)给他道喜。

难怪刘晓波说自己坐牢「没有敌人」,在中共监狱「感到了尊严与温暖」。

明报9日报导说,「警察昨午带走刘霞,今日会将她带至关押刘晓波的辽宁锦州监狱,刘霞预备给刘晓波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亲口告诉他:『你得奖了!』刘晓波弟弟刘晓暄说,大嫂刘霞在公安陪同下,正启程往辽宁锦州监狱探望刘晓波,预料今早抵达,他会同行。」

台湾亲共媒体《东森新闻》说诺贝尔奖给刘晓波:是「保住中共政改幼苗香火」。中国语言中「断了香火」就是老绝户,「保住香火」就是后继有人。《东森新闻》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刘晓波和郭飞雄、陈光诚们所受的待遇天壤之别

刘晓波受到的这种温暖待遇会发生在高智晟、胡佳、陈光诚、郭飞雄等人的身上吗?当然不会。


郭飞雄律师因维权被酷刑折磨!

2007年,郭飞雄律师因维权被酷刑折磨,其中之一的就是电棍猛击生殖器。这种酷刑不但让郭飞雄身体上承受不了,心理上的极大屈辱更让他痛不欲生。他为此自杀过,撞碎过钢化玻璃。他说,在那种酷刑之下,问他什么他承认什么。当他和律师莫少平谈时流泪表示,就是中共让他承认是武则天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承认。在这生不如死的情况下,郭飞雄被迫「屈服」,按照中共的说法,说自己有「非法经营,数额巨大,并是主谋」等罪行。

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在庭审后不久接受采访时透露,郭飞雄在法庭上说,虽然指控他的罪名是「非法经营罪」,但是警方在问讯时,90%都是有关他曾经参与的广东太石村村民的维权活动。郭飞雄说,这显然是政治迫害案件。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饱经折磨后刑满释放,胡佳妻子曾金燕透露自己非常关注陈光诚一家,她在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前一天写道:1、他们无法自己去获取食物,也没什么钱,基本的生存成问题;2、光诚至今没有去看过医生;3、他们的女儿才5岁,既不让上学,也不让父母送她外出;4、那些看守光诚的暴徒和地方官员,随时想进他们家就进去,并对他发出生命威胁;5、从9月23日到今天10月7日,没有任何联系或信息。而曾金燕也一直为至今在狱中倍受折磨的丈夫呼吁。

而以「中共贵族犯人」自居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刘晓波,在中共监狱里享受着,还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资助的《民主中国》杂志领着工资,年薪23,004美元。坐牢工资不停。另外,每写一篇文章另付100至150美元。有趣的是,《民主中国》的办报思想是不让中国真正得到民主,刘晓波从美国领钱替中共办事,成了双面焦的香饽饽!

◎ 高智晟和刘晓波享受的「水」不同

刘晓波在监狱享受人性化的服务、泡温泉澡时,高智晟在「享受」什么?是酷刑下的汗水、没脚脖子的汗水和电击生殖器!

高智晟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遭性酷刑自述中这样写道:

王姓头目吼道:「……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待会儿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儿就会明白这水从哪里来」。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的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待会儿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一位网友说:「这次没让早已充满铜臭味的那个什么鸟诺贝尔和平奖去玷污高智晟律师的大名算是积了点德吧」。「只有本拉登获得和平奖,才是人类最伟大的进步!」

一个「双赢」的小把戏被戳穿

针对「刘晓波先生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中共流氓集权的一击响亮的耳光!」「激动!盼望中国有更多的刘晓波,盼望中国早点进入民主」等等帖子,其实胡适先生早就给出了答案,他说:「一群奴才建立不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来。」所以,严重缺钙的刘晓波先生获奖,中共一百二十个放心。这可以从今年的一个「双赢」小把戏看出。

往年高智晟、胡佳、魏京生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人选时,中共屡屡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施压,但屈从的诺委会并未向外界公开中共这种政治干涉。2008年,坐牢的胡佳与失踪的高智晟获得提名。胡佳呼声很高,中共非常担忧。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当时措词激烈,指责胡佳是一名罪犯,并警告,若让胡佳得奖等同于「干涉中国内政」。其后该奖项颁给了芬兰前总统阿赫蒂萨里。

今年中国本来有五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高智晟、胡佳、陈光诚、魏京生、天安门母亲运动,没有刘晓波。为了让刘晓波能拿奖,中共把2008年的《零八宪章》彻底整容,并在2009年12月23日给刘晓波「判了11年重刑」,同时请捷克前总统提名刘晓波,找人联署,甚至制造假联署。

今年6月,诺贝尔研究所所长龙德斯塔德在中共驻挪威大使馆与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会面时,提到几个可能人选,其中傅莹对刘晓波得奖的态度最温和,没有指他是罪犯,也没有说他得奖等同于「干涉中国内政」,而是使用了「认可」该提名的外交辞令:「那将是一个很不友善的举动。」

于是,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就拿到了和平奖。诺贝尔奖委员会也挺直了腰杆,向媒体高调曝光没有屈服「施压」,被外媒讥讽为「前所未有,一反常态」。

中国有人问:「诺贝尔和平奖怎么已经堕落到和中共军队的将军头衔一样贱卖?」

下面是明白人的明白帖子

1、这个奖会成为一个历史大笑话!该得奖的不给奖,不该得的得到了……

2、中共看中了他,要利用他,于是就出现了假坐牢的闹剧,刘得奖就是中共有意安排,为的是让他有能量破坏中国的民主事业。

3、什么奖啊,诺贝尔要是知道现在是这样的,肯定会再死一次。

4、诺贝尔和平奖在民众心目中已堕落成为一种小丑的代名词,毫无价值和意义可言。

5、此奖今天赐给了曾经与共合谋对高下毒手的刘,又为历史增添了丑恶的一笔。

6、中国,河北省,保定市教育界文化界发来贺电,祝贺刘晓波先生,更感谢诺奖评委会的各位委员。

7、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是最恰当的,这是「民主」和专制的媾和,是一种双赢的奖项。感谢诺贝尔奖委员会为「民主婊子」树了一块牌坊!

8、中共为了稳定其非法政权不但有东厂和西厂,还有南厂北厂和中厂。五毛,希望你看九评、听辛灏年的报告,了解中共,了解中国,做明白的中国人。

9、「中国人终于得诺奖了!」遗憾的是,不是在自然科学领域,但党功不可没────否则党认定的「中国人」得不到诺奖!

10、有几个人真正了解刘晓波?刘晓波对当政者温和,对有影响的维权人士激进,中共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把奖给了他。

11、难道真的没从诺委会一反常态中看出什么来吗?

12、共产党是黑社会,比黑社会还黑。不灭中共,天理不容。而刘晓波硬是不让灭了中共。

13、先讨论一下我们怎么不当挡箭牌吧。这个政权的最大成功之处就是用的非常熟练的「挡箭牌」技术。

14、刘是党的意识形态工具,有人还把他当宝贝!

15、刘晓波声称没有敌人,但他把高智晟、郭飞雄等人都当成了敌人。刘并无心于中国民主。刘垄断着文章发表权,操控着独立中文笔会,他的一伙希望永远这样同中共相持下去,那样他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稿费,过贵族生活。

16、刘晓波,当局是乐于利用他的。把他包装成一个中国的甘地曼德拉,但他们可以利用「无敌论」和「顺从论」,一方面是瓦解分化了民运,另一方面是争取和迷惑广大民众(比如国内的家庭教会),这是个很阴险的招数。

17、当今中国真是英雄倍出的年代,锦州监狱出伟人。以后人民币上要印刘晓波像了,天安门的毛像也要改成刘像了!!乌拉!!!

18、有没有人敢和我打赌?刘决不会象别的民运人士一样服刑11年,在一个适当的时机他会被放出来,他会有大的用场。

(人民报首发)

法轮功学员姜波涛遭冤狱 家人探视权被剥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姜波涛因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监狱三个多月了,家人多次去看望都没见着。其中有两位七十多岁,白发苍苍老人,带着几岁的孩子,思念他们的亲人,赶了很远的路,也没见着。

2010年10月8日,姜的家属去七台河监狱要求接见,接见室打完接见条,不一会,负责接见的人说:法轮功的不许接见,家属问:为什么?去找谁?负责接见的人说:找集训队的。家属到办公楼一打听,集训队的负责人去监区了,无奈去找监狱长,监狱长说:法轮功的不许接见,接见要局里批示。家属说:法律不是规定每个月接见一次吗?执法机关为什么不按法律办事?他们无言。

家属说:我们要替姜波涛申诉,但法院不给所谓判决书,你们听说过吗?他们说:这事你们找法院,我们不管。他们说:我们已请示局里,星期二给你们准信,你们星期二再来吧。家属一再要求,他们也不听,以有事为借口赶家属走,几个月不让见,一句局里说了算就打发了。

七台河法轮功学员姜波涛、李新春、郭其中等,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绑架。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和二日,七台河市新兴区法院对李新春等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辩护律师当庭揭露了警察所谓的“证据”都是伪证,而所谓的公诉人拿不出一个证据、也没有一个证人。四月三十日,新兴区法院人员偷偷到看守所对李新春、姜波涛、郭其中三人进行非法宣判。三人上诉。六月九日中级法院人员口头告诉家属维持原判。六月十七日,家属到中级法院要求看判决书时被推出门外。

相关人员:

毕树庆13946550880、13314640880、宅0464-8281932、宅0464-8284932、办0464-297021
毕树庆妻王立岩 0464-8281932 单位: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工商局
毕树荣兄 办0464-8357006、宅0464-8267178、13304679266

陈举* 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13089556565 0464–8267007宅[非法抄李新春家]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新兴区法院 邮编 154600
区号 0464 办公室 住宅 手机

刑庭 * [这次开庭就是此庭]

郑树伟(此次开庭庭长) 13946506176
田树海(主管) 13704577388
张文彦 13945576136
田 梦 13946525186
杨正 刚 13846468555
杜俊峰 0464-825269 13069841010
韩加利 (院长) 0464-8263407  13946517878
穆兆仁 (主管迫害法轮功)0464-2996451  13946519087
王志芳          13945570130
孙玉敏          13846470007
纪国光  0464-8693555   13329329567
葛 平  0464-8289639   13945599639
尹凤岐  0464-8270736   13945590136
鄂金亚(检察院公诉人) 0464–8340705办 13804871982

杜军*  政法委书记  8687999  8264307  13904671367
姚刚 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 8660567办 8293933宅  13604570001
杨志杰  政法委   8261070  8268332  13104645555
张春雷  政法委   8278709       13846415709
王振林 市委610        8295768  13946590010
张永海 市委610   8281610  8275677  13946517016
赵春波* 副市长公安局长 8263767[市长办] 8297001公安局办 13304678001
王春武  副市长   8279095  8795095  13604570356

地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市委  邮编 154600

区号都是 –0464   办公室   住宅   手机

杜吉明 市委书记   8355999
曲志深 副书记市长  8315777
韩振军 副书记    8271577  8666177  13804876380
刘文波  副市长             15904642727
王云鹏  宣传部长  8661501  8818666  13504886766

王尊* 公安局副局长  8297003  8263866  13904672200
张克  公安局副局长        8276163  13904670163
白景利 公安局副局长  8297005   8276146  13904670146
姜爱国 公安局副局长  8297006        13904672913
延国清 公安局副书记  8297008        1390467013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29.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用“贪污”迫害修炼法轮功的高官:险恶的借口

文/沧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笔者有一个朋友是副厅级干部修炼法轮功,但是知道他炼法轮功的人极少。后来他被举报诬告,抄家时搜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很快就被批捕了,但是给他家人的说辞是“贪污”。明明是冲着他修炼法轮功去抄的家,怎么反倒成了“贪污”?后经打听才弄明白,他这么高的官职,说因为炼法轮功被逮捕,造成的社会影响太大,就这么着给安了一个罪名。

还有一个明慧网报道的案例更特殊。西安科技大学前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杨恒青,也是一个副厅级干部,电气自动化学科教授。他本人清正廉洁、刚直正派,对学校发展有重要贡献、口碑很好,是该校建校五十多年来唯一被师生选为人民代表的校级领导。他在任校领导时开始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法轮功被迫害后,他于2000年向陕西省委写长信反映法轮功情况,被全省通报批判。当时就有人放出话来:“找个事把他收拾了!”

2002年,杨恒青一家三口被抓。他被非法判七年,后因健康状况恶化保外出狱。当时对他进行批捕的指示直接来自中共中央“610”负责人刘京。他虽说出来了,可是地方当局仍想按照上级要求再“找个事”“收拾”他。

那么中共是怎么找借口收拾他的呢?杨恒青的大儿子杨昭俊曾在西安科技大学校办企业机电厂处于严重亏损的时候出任该厂厂长。这个电机厂实行的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厂长个人总承包的管理模式。杨昭俊为扩大销售,于2004年组建了一个经省工商局合法注册的私营公司广圣公司,从事产品营销。当年即给机电厂挣得1174万元的销售收入,使厂子迅速扭亏为盈。为此,西安科技大学曾连续四年(2003、2004、2005、2006年)将他作为优秀处级干部予以表彰奖励。

广圣公司属私营公司,三年来从市场营销中积累了51万元的利润。这是公司的合法收入、私有财产,公司完全可以自主决定它的分配。然而,“找事”的来了,西安市检察院于2007年9月底硬说杨昭俊把广圣公司营利分给大家属集体贪污公款,并仓促立案、捕人、没收了广圣公司的全部资金近百万元。

既然是奉上级的指示明确“找事”,在案件的侦察和审理过程中就不可避免地采用了严重的威逼、作假、歪曲事实的违规办案行为。办案人员非常明确地利用杨恒青修炼法轮功的事威胁杨昭俊“认罪”,威胁证人更改“证词”,并威胁律师不得做无罪辩护,还威胁杨恒青不得为儿申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8月以集体贪污罪名判处杨昭俊有期徒刑10年。

在这个案子中,检察院与法院联手陷害杨昭俊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强抢他的资产,更是为了借此对其父杨恒青进行迫害。杨恒青年逾古稀,都退休这么多年了,在社会上的声望又那么高,找什么样的借口“收拾”他?就是要让他的儿子坐监牢,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打击。明慧网有文章《从西安科大前副校长冤案看“六一零”的罪恶》明确指出,迫害杨恒青父子的正是这个邪恶的“六一零”;所使用的手法,就是中共惯用的“借口”。

其实,陕西“六一零”这样做是有一个大的前提的,那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只要顺从了中共的迫害,所有的借口都变得合法。这继承的正是中共历来“政治问题非政治化解决,非政治问题政治化解决”的流氓迫害模式。

法轮功只是一个信仰问题,可是中共却把法轮功拉到政治里面来打,用政治的手段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展开毁灭性的打击,即所谓“非政治问题政治化解决”。当把法轮功作为政治问题进行打击时,中共又作了另一个邪恶的变换,那就是把“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也就是说,中共从政治的角度把法轮功当成政治问题,但是具体实施迫害时就用非政治的手段了。那么非政治化的手法是什么?那就是通过一切流氓手段拐弯抹角地对修炼法轮功的人士展开全面的打杀。

有了中共“政治”与“非政治”的流氓逻辑,中共党徒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时就可以肆意妄为了。中共这种玩政治的手段可不只是针对有影响的法轮功修炼者,其流毒遍布全国。我们看下面的例子。

应城市东马坊双环集团公司子弟学校高中地理教师陈青枝修炼法轮功,屡遭教育局长龙晖迫害。2007年8月,在龙晖的授意下,应城市教委组织了农村教师整合分流考试,即通过考试“择优”录取60%的农村高中教师到应城市城关去教高中,乡村高中一律撤销。奇怪的是,其他教师都是考自己所教的学科的试卷,而地理教师考的却是政史试卷。结果,参加考试的四个地理教师,只有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任教20年的高级地理教师陈青枝落选,而另外三个非地理专业甚至没有教过高三的教师却顺利过关。

当问及龙晖为什么地理教师不考相应的学科时,他的理由是:“工作需要”、“上级批准的”、“没有为什么”。教育局人事股股长左想海则透露:“游戏规则是我们事先规定好了的,是上级批准了的,考试、录取都是按规则进行的。”左想海在电话中对陈青枝说:“你想通了哪儿都可以去。”想通什么?就是指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

为什么要让地理老师考政史?那不很明显吗?就是为了剥夺陈青枝上课的权力。大家想想,地理是一门学科,和政史有什么牵连?但是,这个游戏规则是“上级”早就定好的。考政史,在试卷中问你对法轮功的问题你怎么答?按中共的要求答,你就得违背自己的信仰;按自己的真实认识答题,就甭想得分。不让陈青枝再上讲台找的借口可真够冠冕堂皇的。

那么,剥夺信仰法轮功的老师的授课权是政治问题还是非政治问题?地方官员怎么解释都可以:说你是政治问题,它明着用的是非政治化方式,就是一个很正常的考试。可是一个简单的考试却解决了它所认为的政治问题。说你是非政治问题吧,你当老师,又修炼法轮功,我也没有不准你考试呀,可是在试卷里它可以给你出政治问题,这就变成了用政治的手段进行处理了。这一切都是在暗中完成的,结果非常明确,就是为了不让陈青枝上课。

这样的借口老百姓能想象得到吗?其目的就是为了刷掉一些中共不喜欢的教师。而中共欣赏的教师,不管其水平与品德如何,只要听从中共,就可以受到重用。

十一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所使用的手法哪一样不是借口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18.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昆被非法判刑八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昆,现年四十岁,原是哈尔滨市建成机械厂检验科工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中,他也屡遭绑架、劳教、非法判刑,甚至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他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上,王昆和朱玉梅在交界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阿城区交界镇派出所所长李洪德带领一帮干警,实施开枪追捕,二人被绑架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后转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然后王昆被转至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对王昆和朱玉梅非法庭审,当庭两名律师为两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罪辩护。朱玉梅当庭陈词,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指出信仰无罪,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中共当权下的法院早已沦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在法律的光鲜外衣下非法实施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王昆被非法判刑八年。

此前,王昆也多次遭到绑架、劳教等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昆去阿城区“六一零办公室”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当时就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星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王昆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被站前派出所绑架,恶警不但把他的脸全部打肿了,而且还用四个高压电棍电击他的小便部位。关押迫害十多天后,他的工作单位向其家人勒索二千元钱后才把他从北京接回,直接送到“六一零”,然后转到第二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又非法劳教一年,被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十八个月而后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38.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河北邯郸洗脑基地的邪恶“转化”手段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在河北省邯郸市的西北面,有一群建筑联在一起,这是邯郸市少管所、戒毒所和邯郸市劳教所三个中共邪党机构的综合体,许多法轮功男学员被劫持在这里遭受强制洗脑迫害。

里面有四套设置,一是大、中、小队的警察编制;二是所谓佛教协会的;三是中共邪党特务操控犹大,用谎言欺骗法轮功学员,散布邪悟歪理的;四是心理学专家组织的所谓“帮教”洗脑的。设立这四套系统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信,进而毁掉法轮功学员。

可以随邪恶“转化”需要,随意调动被劫持三个机构的法轮功学员,即:此套手段“转化”不了,就换另一套歪理。佛教协会的那些人有书、有教义,还有所谓居士编造的一套歪理;心理学的,他们经常弄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测试,然后声称你心理不正常,从而给你灌输邪恶的那一套,在心理上给你压力,把你思维搞乱,以达到进一步洗脑的目的。这三套手段都达不到目的就是警察肉体迫害,有一个专门的小楼,里面备有电棍、手铐、禁闭室等,警察利用普犯包夹、折磨学员,酷刑“转化”。

这四套系统有一个总头目,叫高飞(音),也可能是中共邪党“六一零”的人,男,四十几岁的样子,肥胖。此人老谋深算、笑里藏刀,从没穿过警服,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转化”的事,三个所的警察都得听他指挥。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出所前,必须经过高飞这一关,必须经他一个个的审查提问,摇头的留下延期,点头的才可以出狱。此人还经常去其它洗脑班传播所谓的“转化”经验。

高飞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方式是软刀子杀人,他自己讲叫“温水炖鱼”。此人不笑不说话,言必称先生,许多人就是被他的伪善假相所迷惑而走向邪悟的。具体手段是:先引导你“学法”,针对学员的执著心,由犹大指定内容学,由犹大包夹所谓“讲解”,从法中断章取义,散布它那一套邪悟歪理。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坚定者甚多,直接让你放弃修炼很难,打骂酷刑“转化”也非常难,就变换手法,叫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伪善诱导关照下“学法”,邪悟它们那一套歪理,而且还有假经文掺杂在里面,使学法不深的学员钻进圈套里不能自拔,有的走入佛教,有的放弃修炼,还以为自己修高了。

高飞还是河北各地犹大的总指挥,犹大们以见到高飞为荣,听他讲话为幸。各地犹大们手中的假经文就是从他那儿获取的,也极有可能是高飞编造出来的。高飞制造犹大、培训犹大,以达到长期控制、破坏大法、毁掉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希望知此更多内情、遭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来揭露它、曝光它,早日解体这个邪恶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45.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