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迫害范围如此之广!

【看中国记者言正清综合报导】中共一旦实施迫害不单单是对一个人,而是与此人有连带关系的亲友都无法幸免。中共不仅在国内残忍打击和迫害异己,也将这种迫害形式延伸到了海外,曾遭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人士,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中共迫害 株连家人

据美国之音报导,一名自称吴坚的女士,她于2004年在中国大陆怀孕,但在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没有获得生育许可证。于是,她到处躲藏,几个月后被中国计划生育官员抓获。在她被抓之前,她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同时遭到了警方的拘捕和拷打,试图想查找她的下落。据她描述,医生首先通过注射杀死了她的胎儿,然后刨开她的子宫取出胎儿。

据海外媒体明慧网报道,恒山区公安分局和柳毛乡派出所多名警察于2008年5月26日绑架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柳毛乡法轮功学员姜亚滨,并抄家。他在看守所遭到迫害期间,警察还不断骚扰家人,致使姜亚滨的父母被惊吓得病在炕上,五六天没起来。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牡丹小学教师马淑杰是区级思品学科骨干教师。由于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安排当收发员,不让她接触老师和学生。密山市三梭通乡派出所于2008年5月中旬几次到马淑杰父亲家去询问其父亲的下落,被告知上女儿家串门。警方不信,就逼迫其父亲回电话以便确认是否真的在她家。随后就不断的接到来自密山市三梭通乡派出所的骚扰电话。随后,隔三差五的就给她的丈夫打骚扰电话,以确定马淑杰父女是否在家。

身在海外 亦遭中共监视

叶科,原北大毕业生,南加州大学(USC)公共政策博士研究生,前南加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他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了,他在参加《九评》研讨会后他在大陆的家人就被安全部门骚扰和恐吓。

据叶科说,他参加了一次《九评》研讨会,他觉得他说的都是实情,他希望中国有所改变,变得更好,对中国每一个人、包括中共官员自己,如果中国社会更自由、更开放,那么对他们的活力和生命意义都是非常有帮助的,同时他觉的很多人都会同意他的观点。由于他的这些讲话,安全部门的人就找到他在国内的家人,给他们施加压力。以此为要挟,要他不能再出来说话。每次他做什么事情,他的家里人就要受一次压力,威胁要监视家里的其他人。更为荒诞的是,他哪天参加什么活动或没参加一些什么活动,安全部的人都要去告诉他家里人,日期都记得很清楚。

同时,他也提到了法轮功的迫害,他说“那么震动最大的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我想大家都看得到,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怎样的残酷的迫害,成千上万的人被活活折磨致死,每天都可以在网上看到大量的迫害事实,隔几天就可以看到死亡的消息。你可以想象那些死者离开人世前会经历怎样的痛苦,他们的家人、亲戚、朋友又会经历怎样的痛苦。”

迫害的延伸

据一位定居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说,她曾给一位朋友寄一些有关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及其他相关资料,随后被人告发。从此,她就在安全局记挂名。随后安全局派人找到她从前的工作单位去调查了一通,又找她的好朋友谈话,国安人员对她朋友的手机和家庭电话进行监听,并经常到她朋友单位进行骚扰,而且还到她朋友丈夫的工作单位进行骚扰。她朋友在走投无路时便选择了出国。

据一位曾是大学讲师,后移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说,“迫害有公开和不公开的。公开的比如我们系里的老师直接被抓被判刑。不公开的比如派谁监视你啊,开会或者什么活动不让你参加啊,或者到什么重大的日子把你弄到哪个宾馆里去所谓的学习啊,在精神上迫害你给你压力。比如分奖金,评职称的时候把你排斥在外,这个压力就很大了。在国内,有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另一层迫害是对法轮功家属的无形的迫害,比如家里电话被监听,跟踪,随时被抄家。家里来个人,居委会都要斜着看几眼甚至登记。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上学,评所谓的三好生没有你孩子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迫害,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迫害。只要他家里有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让他们签字啊,对法轮功表态啊。在压力下,甚至整个家庭动摇你,劝说你,跪倒一片求你放弃。”因此,她认为这种迫害不只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整个社会中尚存的正信和良知的迫害。而且这种迫害也不只是在劳教所监狱,而是渗透到社会每一个细胞,每分钟都在进行着。因为你每分钟都在精神上感情上承受着这种压力。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73159

日媒惊爆日中有钓鱼台密约:中共不放保钓船出海

  自由时报 编译林翠仪/综合报导〕日中钓鱼台海域撞船事件,引起中方强烈反弹,主因是日方违反了「尖阁密约」?朝日新闻旗下的最新一期「AERA」周刊爆料,日中早在二○○四年自民党执政时期,即针对钓鱼台(日方称为尖阁诸岛)问题订有密约,主要内容为「中国不放保钓船出海、日本不羁押人」。但因民主党上台后密约未交接,所以才会闹出这次严重的日中纠纷。

2004年日相小泉时代成立密约

事实上,钓鱼台密约的传闻,早在日本网络上流传,除了中日两国,台湾也在列,内容大概是日本不准许本国籍人士登上钓鱼台、台湾的保钓人士也不得靠近,日台渔业问题以另外管道交涉,台湾不与中国合作,日中之间的资源开发问题则另外商讨。

另一方面,自民党参议员丸山和也十八日在国会质询中指出,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曾告诉他「日本(对中国)的属国化,又不是从现在才开始」。丸山表示,他在九月二十四日检方决定释放中国船长时,打电话给仙谷表达「应追诉(中国)船长责任」,仙谷回答,如果继续追诉的话,预定十一月在横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非正式领袖高峰会,可能就会泡汤。丸山质疑仙谷,再这样下去莫非日本要变成中国的属国吗?仙谷则答说,「日本的属国化,又不是从现在才开始」。虽然仙谷在国会中否认,表示他不记得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就像呼应周刊爆料内容般,日中之间,在钓鱼台问题上似乎早就存在着某种默契。

AERA报导内容大致是,二○○四年三月有七名中国保钓人士,躲过日本巡逻舰的拦截,登上钓鱼台,后来被冲绳县警方依违反出入境管理法逮捕羁押,此事引发中国大规模反日示威,在当时首相小泉纯一郎政治裁量下放人。随后小泉指派外相川口顺子访中,与中国达成「尖阁密约」。

民主党政权上台 密约未交接?

密约内容主要是针对如何处理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台,「日本以不准上岸为原则,并于事前加以拦截,为避免事件扩大,日方不拘留强行上岸者,中国则控管不让保钓船出海。」但民主党去年上台后,由于强调政务官导向、去官僚化,所以保留在外务官僚体系中的这项密约并未同时交接,所以这次日方强硬羁押中国船长的动作,被中国认为是违反密约,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来源:自由时报
(阿波罗网 aboluowang.com)

十一 山西网友披露银行降半旗 多名转贴者被抓捕

10月3日,山西省临汾市一家银行前本该升起的国旗降成了半旗。

  谁会想到,经过网友的拍照、发帖和转帖,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竟在几天之内发酵成了一个牵连甚广的刑事案件。

  截至目前,公安机关以涉嫌敲诈勒索刑事拘留了当地4名与此事相关的论坛负责人和管理员。然而,有意思的是,报案的银行称,并没有人以此为由向他们索要财物。

  十一假期,银行“降半旗”

  这篇惹事的帖子,最初是发在临汾论坛上,拍照片的是论坛管理员李彤。

  “10月3日早上,我接到一个网友的电话,说中国银行临汾支行前面的国旗降成了半旗。”李彤说,他当时没有太大兴趣,“可那个网友说,国庆假期,银行怎么能降半旗呢?”

  李彤被说服了,他打了个车,拿着照相机,“车都没下,在中行门口拍了5张照片”。当天10点多钟,李彤挑了一张照片,配了几十字的图片说明,发在了临汾论坛上。

  李彤管理的临汾论坛开办于今年6月,人气不算旺,比较热的板块如“情感小屋”、“图说临汾”,点击率最高的时候一天也就700多。据李彤介绍,临汾论坛的主要内容是老百姓生活休闲类信息,“时政新闻少,负面帖子就更少”。

  不过,这篇帖子还是让他“心里不踏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负面的东西。”李彤说。为此,他特意上网搜了一下,发现很多地方都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而“降半旗的机构都会道歉”。他判断,这不是个大事,也称不上是负面帖,应该没什么风险。

  实际上,这个简短的帖子也确实没有引起网友的关注,“几乎没有人点击”。

  于是,这天下午,李彤给山西一家媒体驻临汾记者站记者李典平打了电话,并传给他5张照片。

  当晚11点多,李典平将自己写的评论《中国银行临汾支行国庆下半旗默哀为哪般?》用“聚焦临汾”的网名发到了临汾论坛上,同时,还配了李彤拍的3张图片。

  帖子被删,转帖人被抓

  这篇千余字的帖子有了回应。中国资讯传媒网、百度贴吧的尧都吧(尧都为临汾市的一个区——记者注)都转载了李典平的文章。

  10月4日,李彤接到临汾市网络管理部门负责人的电话,要求他删掉尧都贴吧上关于中国银行临汾支行降半旗的转帖。

  “我当时就删了。”身为尧都吧吧主之一的李彤说,自己平常就“很听话”,让删什么就删什么,“临汾论坛上我自己发的帖子也同时删掉了”。

  5日,李彤删掉了李典平的帖子。不过,他们没有注意到,6日,又有网友把这篇帖子从别的地方转进了临汾论坛,这篇转帖直到8日才最后被论坛负责人雷云飞删除。

  而此时,网站之间原本再普通不过的转贴已经变得不平常。

  7日晚,中国资讯传媒山西临汾论坛管理员裴青峰被抓。

  8日,该论坛的另一名管理员李永峰被公安机关传讯,家中电脑被带走。

  就在这一天,李彤觉得“事情不妙”,决定先离开临汾。

  9日上午,李彤的电脑主机被公安机关带走。“他们没说为什么,就说是小事,问我李彤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联系得上。”李彤的妻子陈夏丽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警方拿走主机时,并没有给她任何说法,也没有出示书面手续。

  同时进入警方视线的,还有临汾论坛的管理员贾绍峰,他在9日被公安机关带走。

  “他的电脑主机、三个U盘也被拿走了。”贾绍峰的父亲说,警察没说为什么,去公安局问了几次原因,“人家不说”。

  随后,临汾论坛的负责人雷云飞、转贴此文的尧都贴吧吧主王伟都被临汾市公安机关带走。

  “贾绍峰平常基本不上论坛,发帖、删帖的事都不干,我还跟雷云飞说不让他做管理员了。”这是李彤判断事情性质严重的依据之一。李彤在电话里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自己已经多日不敢回家。

  “我的初衷只是为了提醒那些挂国旗的机构和部门,既然升了国旗,就要尊重它,不能不管不问。”李彤说,这虽然是“揭人短”的帖子,但是帖子删了就该没事了,公安机关怎么还要抓人呢?

  银行否认遭遇敲诈勒索

  10月1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中国银行临汾支行,透过营业大厅的玻璃墙,大门外旗杆上迎风飘扬的国旗看得非常清楚。

  不过,在10月3日,银行大门前的半旗却是在李彤的帖子发出去以后才升上去的。

  中国银行临汾分行综合管理部主任石勇说,10月3日,营业部曾接到一个自称记者的人打去的电话,说他们银行门前的国旗降了半旗,问怎么回事,要银行方面回电话答复。

  “我们认为是有人故意搞破坏,所以就报案了。”石勇介绍说,当时得知降半旗的消息已在网上传开之后,他们一方面向市委宣传部汇报请求删帖,一方面通过网站上公布的维护电话主动与各个论坛贴吧管理人员联系,要求他们在事实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在网上炒作此事。

  10月18日,警方在调查多日后否认了银行方面“故意破坏”的说法。临汾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陈静表示,目前已经查明的是,当天是几名学生在附近玩耍时不小心把国旗降了下来,不存在有人故意破坏的情况。同时,警方还查明,无意间降下国旗的这几名学生,并不是受人指使,与后来在网上发帖子的人无关。

  那么,裴青峰等人是因何被抓呢?

  陈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已有4人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至于案件具体情况,因“还在侦查”而不便透露。

  然而,据石勇回忆,10月3日银行接到的那个电话中,自称记者的来电者“并没有提出要钱或者要物”。

来源:中国青年报

aboluowang.com

河南农民: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我是河南省焦作市农村人,今年四十六岁。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深感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终生难忘。

那是二零零九年夏季,我身体一直处于低烧状态,饭也吃不下去,胸口隐隐作痛,人也消瘦了许多,胸口痛得实在受不了就到医院检查,经过做CT医生说肺部有两个洞,已经癌变,是肺癌晚期。当时我就懵了,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为人没干过亏心事,为啥让我得这不治之症。真是万念俱灰。

就在我想放弃治疗的绝望中,我姐姐听说了此事,赶忙来到我家。她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给我讲她学了法轮大法以后,全身的疾病都好了,又告诉我天安门自焚真相,一个政府为了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竟然用烧死活生生的人为代价,嫁祸法轮功,漠视人的生命,来欺骗全国的老百姓。接着又讲了三退保平安。我明白了真相,并立即退出了团、队组织。

姐姐临走给我一本《转法轮》。我好象一下就看到了希望,我拿着书坐在沙发上就全身心投入的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我梦中看到了一位非常高大、慈祥、和善的人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手伸到了我的胸部里,抓出了一把肉,还滴着血,我感到胸口有点痛,就大叫一声“啊”就醒了,一看是夜里二点多钟,这一声把我的妻子从梦中惊醒赶忙过来,看到我身上像泼水一样的流汗水,就急切问我咋了,我说: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快给我做饭。我一下吃了四包方便面和四个鸡蛋,从此以后饭也能吃了,也不低烧了,胸口也不痛了。过了一个多月我去医院检查做CT,我肺部的两个洞也没有了。医生很吃惊,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法轮大法的救命之恩。

从此以后,我就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借明慧网让所有的世人不要再受中共的蒙骗了,让所有的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来救人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9/231204.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江西瑞昌市法轮功学员魏案珍再遭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2010年9月24日早上8:30左右,江西省瑞昌市魏案珍在壤溪路铁路桥下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跟踪绑架,非法关押迫害7天后,被瑞昌“六一零”和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关进南昌劳教所。魏案珍曾于2001年4月被劫持入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魏案珍,女,62岁,瑞昌市供销社退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瑞昌市“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公安国保大队骚扰、绑架、劳教,尤其是在马家垅劳教所遭受的迫害更是令人难以想象。

13年前,49岁的魏案珍身体及精神状况都很不好。曾去过武汉等地几个大医院,经多方医治、锻炼均无效后,她绝望了。1997年入夏之际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短短的时日内,全身的病都好了。法轮功的神奇使她精神焕发,对余生充满了希望。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污蔑迫害法轮功。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人,她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法轮功鸣冤,是正义之举。可自此以后魏案珍遭受了中共的残酷迫害。

1999年7月21日,魏案珍与本市其他30多名法轮功学员一道,为法轮功鸣冤而去北京上访。被北京“610”所雇的人绑架关在瑞昌驻北京办事处。瑞昌市公安局恶警徐尤池、何××、高××等去北京非法抓捕她回瑞昌后,又非法行政拘留10天进行洗脑,并罚款1000元。出了拘留所后又被关进洗脑班

2000年4月中、下旬,魏案珍被非法关押在瑞昌市苏亭宾馆一周。7月14日又被绑架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同时被拘留的还有其他17名法轮功学员。这次她同其他学员一道绝食抗议15天。

2000年12月30日魏案珍第二次去北京上访,瑞昌市公安局湓城分局片警徐梦林等去瑞昌驻北京办事处非法拘捕她。(瑞昌驻北京办事处那时就是瑞昌市公安局专门关押在北京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过渡监狱)。徐梦林等到了办事处后,他们要到北京市各地游山玩水,就把她铐在办事处一间房子里的暖气铁管子上。整整铐了29个小时,没吃没喝,大小便拉在裤子里。而徐梦林等吃喝玩乐花费3700多元钱,全部通过单位从她那微薄工资中扣除。

2001年元月9日回到瑞昌市,她被非法关进瑞昌市看守所14号牢房,同号里还有王静、朱瑞霞两位法轮功学员。她们一起坚持学法炼功;还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真善忍”的正法标语。管14号牢房的恶警刘××和高奉金知道后气急败坏,高奉金拿来三角形状的棕叶棍使劲打她,满身被打得青一道紫一道的伤;恶警刘××狠狠打朱瑞霞的耳光。王静绝食反抗迫害,看守所所长陈××和三个恶警指使五个罪犯将王静按倒在床上强行给她打针。王静挣扎着,喊也喊不出声音,她大声制止它们的行恶,恶所长陈××脚穿着皮鞋狠狠踢了她。

魏案珍被非法羁押在瑞昌市看守所84天后,于2001年4月2日由瑞昌市公安国保大队恶警丰文辉、郎雅冰把她送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劳教2年。当时被送劳教还有瑞昌法轮功学员宋新华。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精神和肉体受尽了折磨和摧残。每天都会遭到恶警指使的吸毒犯的谩骂和凌辱。恶警经常召集吸毒女犯开会想方设法找茬子陷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它们在四大队老二楼设立禁闭室,“主攻房”(浴室旁边),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四大队新楼二楼也设了主攻房。他们采用各种下流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精神和意志,企图以此强制学员放弃信仰和修炼,实现它们所谓的“转化”。

大约在2002年5月份,魏案珍被关进“主攻房”。房里有一张所谓的“逍遥床”。床长约5尺,宽2尺多,单人床一样大,床面是木板,中间一个圆洞,床的两头的两边各有两个铁环扣,那是用来夹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用的,中间那个洞就是长时间绑在床上拉大小便用的。上面还有没洗干净的大便散发着臭气。窗子上面挂有两副手铐。她被冯芙蓉、张芹、黄新春三个吸毒女犯包夹。她们轮流值班,晚上要她头顶着墙壁弯腰站立通宵达旦,白天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到第二天晚上又头顶墙壁弯腰站立,这样三天三夜。

魏案珍被关在主攻房12天后又被关禁闭室。禁闭室有九间,每间约4平方米,又小又黑,法轮功学员长期关在里面不见天日。

2002年11月份的一天,恶警宋文刚(教导员)、奚辉(大队长)、陈世礼(瑞昌市横立山乡人),逼魏案珍穿劳教服、挂牌子、写保证书,她不从,宋文刚说:“你不写就吊铐子、没有什么话讲。”恶警指使三个女犯,把她双手分开吊铐在上下铺铁床柱子上。要小便,她们也不放下来,让她站在高凳子上,下面放个桶接着。由于双手吊铐在头上方,吸毒女犯解开她裤子时,死劲用力往下一拉,整个身子往下一带,手铐一下卡死,顿时她大汗淋淋,两眼发黑,昏过去了。

待魏案珍苏醒时,就听见宋文刚对吸毒女犯说:“让她休息10分钟,看她写不写,不写就再吊铐起来。”她喊叫起来:“我是冤枉的,宋教你好狠心哪!”恶警奚辉连忙叫吸毒女犯用洗脚布塞住魏案珍的嘴,不她让喊。女恶警丰××指着问:“你写不写?写不写?”,魏案珍摇摇头,恶警们叫喊着:“吊起来!”女犯张丽、陈××把她拉起来接着吊,一吊就是30多个小时。两只手背、手腕肿得又粗又大,又麻木,一个月后才消肿,半年后手还感觉麻木,没有完全恢复。

2006年6月9日下午4点多钟,瑞昌市湓城公安分局六名恶警,以有人举报她发真相资料为由,强行绑架了魏案珍,非法关押在九江市庐山区拘留所迫害15天。

2010年9月24日早上8:30左右,魏案珍在瑞昌市壤溪路铁路桥下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非法跟踪绑架,非法关押在瑞昌市万宝山看守所迫害7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并于10月1日非法押送南昌劳教所迫害。

迫害魏案珍的主要责任人是周佐林(瑞昌市“610”办公室任、公安局副局长)和范康(瑞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迫害者相关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瑞昌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公安局副局长 周佐林 (手机)13507923408
瑞昌市公安局 保大队大队长 范康 (手机)13807922408
瑞昌市湓城派出所所长 饶正英 1390792364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9/231196.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石原慎太郎接受专访:反共不反华

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在中国几大城市连日举行反日游行之际,以敢言著称的《南方人物周刊》,刊出对日本东京都知事(市长)石原慎太郎的专访。石原澄清自己并非反华而是反对共产党,对于拥有悠久历史文化的中国,他则是非常喜爱。

《南方人物周刊》是当中日因钓鱼台撞船事件引发争拗不休时,派记者到日本东京专访石原,并在10月18日以封面故事“你不知道的石原慎太郎”刊出。访问内容颠覆石原 “反华急先锋”的形象,有关报导迅速引发广泛关注。

香港媒体称,这篇专访突破了以往中共官媒对石原“标签式”的描写,向读者展示一个性格鲜明、率直得有些可爱的政治老人:他称自己既反中,也反美,甚至还反日。

当被问及中国媒体把他封为“反华急先锋”,石原一再声明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他表示并非反华,而是反对共产党。他说:“我当然是站在共产主义对立面。我喜欢中国文化,但不喜欢中国的共产主义。”

石原回应自己曾两度预言中国经济会崩溃,但没有猜对。他否认对中国偏见,辩称自己是按一般经济常识预测,但中国是一党专制,很多政策超出想像。

目前,原本转载该文的南方报业网、腾讯网等门户网站的这篇文章都已被删除,但在个别论坛博客中仍在被转载。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2073-1.asp

修改 host 正常访问 WordPress.com

博客托管服务 wordpress.com 也是受到了Edgecast CDN问题的影响,页面打开速度很慢,css和图片缺失(主要是因为wp.com等几个缓存服务器受影响),甚至是打不开。

可以通过暂时修改host来达到顺利访问 wordpress.com 的目的。

修改host的方法在Gravatar一篇中已经提过,Google一下也很容易找到,就不赘述了。直接贴下要添加到hosts里的内容:

72.21.91.19 s.gravatar.com
72.21.91.19 0.gravatar.com
72.21.91.19 1.gravatar.com
72.21.91.19 2.gravatar.com
72.233.104.124 wordpress.com
72.21.91.19 s0.wp.com
72.21.91.19 s1.wp.com
72.21.91.19 s2.wp.com
72.21.91.19 s.wordpress.org
72.21.91.19 s.wordpress.com
72.21.91.19 s1.wordpress.com
72.21.91.19 s2.wordpress.com
72.21.91.19 s3.wordpress.com
72.21.91.19 s.stats.wordpress.com
76.74.254.123 lb.wordpress.com
76.74.254.120 zh.wordpress.com
72.233.69.6 zh-cn.wordpress.com
74.200.243.251 dashboard.wordpress.com
72.233.2.58 forums.wordpress.com
74.200.247.59 en.forums.wordpress.com
76.74.254.123 en.blog.wordpress.com
76.74.255.117 stats.wordpress.com
76.74.254.123 wpcom.wordpress.com
72.233.69.6 botd2.wordpress.com
74.200.247.187 botd.wordpress.com
76.74.254.123 wp.me
74.200.244.59 zhenxiang.wordpress.com
72.233.69.6 sujiatun.wordpress.com
72.233.2.58 zhengnian.wordpress.com
#74.200.244.59 *.wordpress.com #可以继续添加自己或朋友的博客地址到这里

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host修改并不支持通配符,所以一众二级博客地址都只能通过手动添加,只需使用74.200.244.59这个ip就行了。

不保证长时间有效。

http://lucifr.com/ 博客改写。
2011-5-24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