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美政府惧中共 不愿资助破网软件研发

加州硅谷(Silicon Valley)华人研发的“无界网络”(UltraReach)电脑软体科技,能够穿透中共当局强力的网路防火墙,突破网路封锁,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但是美国政府顾虑会得罪中共没有积极拨款资助。

《华盛顿邮报》近日在专文中指出,这种科技除了使中国大陆网民收益外,也造福了其他被镇制国家(如伊朗、越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的百姓,使他们能够“翻墙”,自由浏览遭到政府封锁的网站。

文章指出,“无界网络”与相关“自由门”(Freegate)软件的开发者,首席科技师在1989年北京血腥镇压天安门学运和民运后离开中国,前来 美国硅谷发展。为了避免在中国的家人受到无谓骚扰,此人受访时要求匿名,他告诉邮报,这个旨在绕过中国强力防火墙的软件是在2001年到2002年间写成。但是,这种能够存放在小小的大姆哥随身碟(thumb drive)里的软件,功能强大,迅速受到各地欢迎使用。

邮报指出,美国国务院和中共政府都深知“无界网络”的威力,中共政府投下巨大人力和物力,想要打败这个软件,但至今没有成果。关键的问题是,下一步该做什么。这家公司的义务创办人和经营者说,如能再获三千万元资金,他们将可加强伺服器网的功能,再增加数百万使用者,其效力足以摧毁伊朗及其他独裁政权对网际网路的控制。

报导指出,但迄今,奥巴马政府和国会都没有采取积极拨款行动,加强研发,原因是不愿得罪中共政府。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3005-1.asp

Advertisements

岳飞的大廉与大爱(图)

岳飞是我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英雄,他的精忠报国忠贞不渝名垂青史,而他生活简朴廉洁自律的高尚品德更令后人景仰。岳飞有句肺腑之言:“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不患天下不太平。”这名话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岳飞的清廉正是对民族对国家的大爱的表现,他的大爱也体现在对士卒,对民间疾苦的体恤。一点一滴令人感慨不已。

岳飞在近20年的戎马生涯中,总是身先士卒屡立奇功,很快便成为南宋的一名高级将领。岳飞除了高宗赏赐之外,不经商,不置田产,不营造豪华的宅邸。高宗打算在杭州为其修建上等府邸,岳飞慨然辞谢,他说:“北虏未灭,臣何以家为?” 当时,与他同朝的其他将领在杭州都有豪华府第,“置歌儿舞女”,诸将竟相侈蘼。

岳飞平时饮食不超过两个荤菜。一次,留部将郝政进餐,碰巧一个荤菜也没有。赦政进送酸馅,岳飞尝后,把剩下的当作“晚食”。又一次,岳飞发现饭桌上添了一道红烧鸡,他马上查问,厨师回答说,是州里送来的。岳飞传命下属,此后不许为他进送佳肴。

岳飞及家人平时在家穿的是布衣素服。岳飞不娶姬妾,家中更无歌伎舞女。而与岳飞同时的将领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吴玠等个个妻妾成群。蜀帅吴玠的一个属官,到鄂州来与岳飞商议军事,岳飞设宴招待他,他始终未见女子出面陪酒,回蜀后,他与吴蚧谈及此事,吴蚧就花钱二千贯买一士家姑娘连同陪嫁的珠宝玉器送给岳飞。岳飞盛情难却,但又不能更改节操,于是见面时,岳飞叫她立在屏风后面,对她说:“我家的人,都穿布衣,吃的是肉末酱面。女娘子倘能同甘苦,就请留下。否则,我不敢留!”就这样岳飞把那姑娘连同嫁装全退了回去。有些部将劝其把此女留下,以结好吴蚧,岳飞说:“如今国耻未雪,岂是大将安乐时耶? ”吴蚧听说后对岳飞愈加敬重。

朝廷颁赐稿赏,有时多达数十万贯,岳飞总是如数分配下去,不私取一毫。一次,部队给养匮乏,岳飞就将进朝廷赏赐给他个人的物品全部变卖,来解决军中急需。”

32岁就任节度使的岳飞,每月的俸禄超过宰相,可在他被害后,全部家产被没收,除一些不贵重的书画、字卷和赏赐品,还有锁铠、兜鍪、南蛮铜弩、镔刀、弓、箭、鞍辔,布绢三千余匹,栗麦五千斛等物品,显然是为了贴补军用的。而他的同等官员,妻妾成群,家私万贯。高宗到张俊家,张俊接驾供宴,进奉上等酒食果子等几百种.又进献多种玉器,内有金器一千两,珠子六万九千余颗,玛瑙碗三十件,各种精细玉器四十余件,绫罗缎绵等一千匹和大批名贵古玩、书画等。与岳飞相比,天壤之别!也难怪,大奸臣秦桧对此都难以置信,就是20年后,岳飞这起冤案昭雪的时候,朝廷偿还岳家充公的财产,计钱三千八百三十贯,宋孝宗了解到真情,也为岳飞的清贫而感叹不已。

一个高官,即使自己能清廉,也很难抵挡得住属下、朋友的主动“关怀”,情谊难拂。而岳飞为了防微杜渐,绝不容私。有一次,岳飞出师在外,部僚刘康年私自“书填印纸”向朝廷上章请求封岳母为国夫人多次,为岳飞的儿子岳雷请求文资。岳飞得知此情,责打刘康年五百马鞭,并将其捆绑起来,两次向朝廷写了请罪奏章,请取消上述封赏。

岳飞对自己清廉如水,对士卒情同手足。他常与土卒同食,一杯酒,一小块肉必均给部下,酒少则投之以水,让每人都能尝到。每逢出师,士卒露宿,岳飞也露宿。逢到远处师,则令妻子到将士家去慰问,有困难者则送去金帛。遇有婚丧嫁娶,就亲自前往照顾。士卒有了疾病,亲自为他调药。

岳飞处处体恤民间疾苦,每次战事后,各州县生计困乏,遇到出师,岳飞首先忧虑部队给养,所以他总是蹙额皱眉同将士们说:“东南民力耗矣!国家有了民才能站得住,咱们为将士的不能白白浪费粮饷。大功不成,如何报答国家!”

岳飞十分注意农事。京西、湖北平定后,飞即募民营田,给以牛、种,假以口食,分任官吏,责其成功。又制定屯田之法,使戌伍攻战之暇,尽力南亩,实行二三年,即省外调漕运之半。朝廷尝嘉其有曹操、诸葛亮、羊枯之风。

岳飞几次上奏,都表白了准备功成身退的心迹。南宋的百姓评价说他“手握天戈能决胜,心轻人爵只寻幽”。

纵观岳飞的一生,不仅是操守廉洁的一生,是淡泊名利、不贪功名的一生,也是体恤民生保民安民的一生。 他光辉的人格岂止是“三十功名尘与土”所能囊括?

http://www.newsancai.com/

还原历史真相: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图)

作者: 王珍

今年10月25日是台湾光复65周年纪念日,台北中山堂光复厅举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台湾光复65周年特展”,展出珍贵历史照片,还原历史真相。


1945年9月9日,日本中国战区的投降仪式于在南京举行。日方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了字,并交出他的随身佩刀,以表示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缴械投降。图为中国陆军司令何应钦在南京陆军司令部礼堂接受日本侵略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递交的投降书。

早些时候,中共也举行了庆祝抗战65周年的座谈会、展览会。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称,共产党是领导抗日战争的“核心力量”。《人民日报》社论称,1931年的“918事变”和1937年的“77事变”,在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中国共产党吹响了抗击外敌的第一声号角。”

抗日战争是谁领导?又是谁打响了抗战第一枪?对生活在信息自由社会的民众来说,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当时是国民党执政,抗日战争当然是国民党领导,这是唯一的历史真相。而打响抗战第一枪的是七七事变时守护卢沟桥的国军21团团长吉星文,这位抗日英雄8年抗战没有殉国,却在1958年的823炮战中死在中共炮弹下。现居旧金山湾区的国民党退役团长张弩1941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就投入了抗日战争、参加过无数次战斗。他表示,国军在抗日战争中损失惨重,而共产党却躲在后方趁机壮大自己。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
  
抗战之初,毛泽东对八路军要求“七分发展,二分应付(国民政府),一分抗日。”而红军从抗战开始的5万兵力,到抗战结束时的120多万人,应证了“七分发展”之说。而蒋介石在抗战前约有30个德式装备步兵师,这些国军精锐,几乎就在抗战的第一年就已经耗损殆尽,这是国军浴血抗战的铁证。
  
共产党高举抗日大旗,却只在后方收编地方军和游击队,除了平型关、百团大战等几个屈指可数的对日战斗外,共产党无抗日战绩可言,只是在忙于扩大地盘。在日本投降时抢着受降日军,把自己扩充成号称拥有九十余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的强大力量。抗日的正面战场则全留给了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战死疆场的将军二百多人,共产党的指挥官几乎毫无损失。

在中华民族这场最惨烈的战争中,共产党从国难中扩大自己的势力并随后窃取了政权。所以,1964年,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访华代表团时,日本代表团负责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对日本侵华战争向中国人民道歉。毛泽东说,不需要道歉,因为你们日军侵略中国,日本皇军到中国来帮助共产党推翻了国民党政权。没有你们侵略中国,共产党当时就不可能壮大,就不可能就把国民党推翻了。
  
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时,再次讲要跟中国道歉。毛泽东又同样跟他说,不需要道歉,要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国民党206名将军战死沙场
  
著名历史学家、《谁是新中国》一书作者辛灏年曾在演讲中引用史料指出,国民党在1931开始到1945年长达14的时间都在浴血奋战,全面抗战的8年期间,仅10万人以上的大型会战就有22次,206名将军战死沙场。陆军牺牲了321万,空军牺牲了4,321人,海军牺牲了全部。甚至更在抗战的头4个月里,黄浦军校2万5千名年青军官,战死疆场的就有1万多。
  
因为国民党军队的英勇奋战,将150万日本军队拖在亚洲战场,从而改写了二次世界大战世界反法西斯战的格局。因为抗战的胜利,中华民族在历史上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被一举废除。

中共洛川会议:要日蒋火并
  
辛灏年说,再来看中共,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入侵东北;而中共号召保卫苏联,工人罢工等,要以武装暴动推翻中华民国政府。1937年7·7事变后,中共在8年全面抗战中制定的是“让日蒋火拼”、“游击扩张”的政策。在延安搞整风,种鸦片。其所谓游击战更是“游而不击”,专打国军,不打日军。
  
1937年8月20日至25日,中共在离延安五十公里的洛川县召开了一次会议,中共党史即称它为“洛川会议”。在洛川会议上,毛泽东认为“日本的军事势力远胜中国,抗战绝无侥幸之理……他警告不要为爱国主义所迷惑,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飞机大炮所能给予我们的伤害,将远过于蒋介石以前所给予我们的危害……”。
  
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在他出版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回忆录中,对此明确地证明说﹕毛要和日寇夹击国民党,还说﹕“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

毛制止八路军抗日的“五封电报”
  
辛灏年指出,洛川会议之后,毛泽东即命令林彪的115师潜入晋察冀山区,贺龙的120师潜入晋西北山区,刘伯承的129师向鲁冀平原发展。其目的,均在绕到敌后,以谋扩张。因为毛泽东一再指示“八路军应避开与日军的正面冲突,避实就虚,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主要任务是扩充八路军的实力,并在敌人后方建立中共所领导的‘抗日’根据地。”
  
历史的事实是,“毛泽东曾在9月12日致彭德怀电;9月16日致林彪电;9月21日致彭德怀电;9月25日致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周恩来电;同一天致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电等一系列指示中,反复强调了我军……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放手发动群众……深入敌后,建立根据地,独立自主地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
  
这就是毛泽东制止八路军抗日的“五封电报”,也是中共党内、军内曾盛传八路军参加平型关战斗是违背了中央指示的由来。

毛泽东制造的种族灭绝


伦敦大学历史学家法兰克.帝克德在《毛泽东制造的大饥荒》的新书中指出,中共不只引起这场灾害,更把灾害加剧为“胁迫、恐怖、系统性的暴力”。图为《毛泽东制造的大饥荒》新书封面。(网络图片)

【新纪元】作者﹕叶淑贞编译

【大纪元10月29日讯】历史学家严重低估中国共产党统治所进行的暴力。事实上,“大跃进”时期,野蛮的政权,再加上遍野饥荒,使得每4或5个坐牢的人就有一个被掩埋,真实死亡人数达4,500万,惨烈的状况形同一场“种族灭绝”行动。

中国在1958~1962年由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估计造成4,500百万人死亡。世界上还未将这个运动与希特勒及史达林的种族灭绝连结在一起,但是,根据最近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历史学家法兰克.帝克德(Frank Dikotter)所著作的《毛泽东制造的大饥荒》(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62)这本新书,中共不只引起这场灾害,更把灾害加剧为“胁迫、恐怖、系统性的暴力”。

新史料出炉

《新闻周刊》刊载Isaac Stone Fish对本书的书评表示,帝克德使用最近发布之丰富的材料,包括农夫的信件、工厂工作条件的调查及中共自己的报告,指出在疯狂的大跃进中,至少有250万个受害者是被折磨致死或草率被杀害。

即使在今天,中共依然把大跃进描述为一个唐吉诃德式的运动,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天堂,而不是导致粮食短缺的运动。
第一本以英文描述大饥荒的书是1996年出版的《饥饿的鬼》(Hungry Ghosts)。作者贝克(Jasper Becker)在书中曾经说过:“历史学家严重低估中国共产党统治所进行的暴力。”当时很多人并不相信书中所描述的恐怖事实。如今,德克帝的书足以证明贝克所言不虚。

暴政加剧死亡人数

尽管“大跃进”的三年并未发生任何的自然灾害,但是,中国人却把这个年代称为“三年的自然灾害”。帝克德的书与其他对于大跃进的研究之不同之处在于:这本书强调共产党的暴力加剧死亡人数。

当司法制度崩溃之际,地方领导者送出好几百万人到劳改营。帝克德写道:“一个野蛮的政权,再加上遍野饥荒,使得每四或五个坐牢的人就有一个被掩埋。”劳改营中每年的死亡率在4~30%之间。

帝克德谴责共产党扑杀弱势者和孤苦无依的人。他写到:“领导者歌颂暴力行为,并习惯于大量生命的死亡。所有的人都有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识型态。”帝克德指出,1959年在上海会议上,毛命令国家工作人员强行征收三分之一的稻谷收获,以供出口并供应城市粮食。毛说:“只要你不夺取超过三分之一的粮食,人们就不会暴动。”他的总理周恩来,为了支付像钢厂、水泥窑、玻璃工厂、炼油厂等的成本而无情地征用更多的粮食,出售到外国换取金钱。于是,出口增加了,中国稻米成为东德的主食,而中国全国的农民只得吃树皮。

帝克德书中描述他与一位中国研究者见面,这个人带来了一些大跃进时期的恐怖照片,照片里面有一个小孩的尸体已被拆解、切碎并放入锅子里。

在一个访谈中,帝克德表示书的标题叫做“饥荒”,但“饥荒”这个名词远不足以形容真实的状况,应该要称为“种族灭绝”。


尽管大跃进这三年并未发生任何的自然灾害,但是,中共却把这个年代称为“三年自然灾害”。图为一九六二年,非法逃入香港的中国饥民乞求食物。(AFP)

饥饿是惩罚人民的武器

英国《卫报》Jonathan Fenby的书评认为,虽然死亡数字是惊人的,但是统计出的死亡人数只是这本书说出的故事之一部分而已。作者以发掘纪录的方式,提供这场毛泽东发动的灾难的细节。当领导者说出要“扩大集体农场”以及一个涉及数百万人强迫劳动的大计划之际,恐怖的事件就越来越多了。

饥饿被用来作为惩罚的武器,用来处罚那些无法跟上工作要求之人,使用极端暴力也成为常态。司法系统已经报废了。

这本书还提出了中苏分裂、毛对于人民共和国的野心,以及默许大多数周围的人胡作非为,直到为时已晚等问题。

毛泽东始作俑者

最后总是必须有人出来对抗领导者。当中国陷入灾难之际,这个政权排名第二的刘少奇访问家乡时,为他所见到的状况而惊愕,因而刘少奇强迫主席改变计划。但是四年之后,毛泽东接着又推行文化大革命,其中最突出的受害者就是刘少奇。红卫兵对刘不不追逼,甚至不让他使用任何药物治病,直到1969年刘死亡为止,且以假名把他火化掉。

“文化大革命”广为人知,但“大跃进”的知名度却远远不如。经历过这两个事件之后,更不必说北京1989年6月4日天安门的大屠杀。今天,中国共产党仍然坚持毛泽东70%是好的,只有30%是坏的这种想法。因此,今天“伟大舵手”的脸仍然凝视着天安门广场,且国家钞票上仍有毛的人像 。

虽然一些中国大陆的历史学家已经勇敢地钻研了这段时间的历史,但是,对于今天中共的领导者来说,承认这个事实仍然是个麻烦。一个简单的理由是﹕毛是这个建立在1949年政权的第一个帝王,而他们都是毛的继承者。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5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2010/10/07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7/8637.ht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29/n3068772.htm

大陆最近“涨”声一片

作者﹕刘晓

【大纪元10月30日讯】最近中国大陆是“涨”声一片,弄得是人心惶惶。

自2008年10月起飙升的食糖价格,目前已涨到每吨7,000多元,涨幅高达150%,且批发价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70%。大米、面粉、猪肉、大蒜、鸡蛋以及一些蔬菜等农产品,更是交替上涨。而食用豆油也因国际大豆价格上涨,多地近日开始涨价逾1成,如北京大豆油和调和油的价格平均上调幅度就达20%左右。

吃的涨价,老百姓日常消费的水、电、气也不甘落后。在去年部份地区提价的基础上,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关于居民生活用电实行阶梯电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据调查,有近87.7%的市民表示担忧,认为可能增加百姓负担,只有9.4%的市民表示这样可以让大家有节约意识。

日前,国家发改委还决定自10月26日零时起,将汽油、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30元与220元。随之而来的是,国航、海航、东航等多家航空公司宣布,从27日零时起上调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涨幅近一倍。这是自去年11月12日燃油附加费复征后的最大一次调整。

涨,涨,涨,涨得人忧心忡忡!

如此全方位的、疯狂的涨价,自然使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节节攀升。官方统计显示,今年三季度的CPI是3.6%,创下23个月来的新高,其中食品价格通胀幅度高达8%,成为CPI的主要推手。虽然中国老百姓没有多少人懂得什么是CPI,也不明白它与自身的生活有什么关系,但是生活中高涨的物价和止步不前的工资却让人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通胀的危险已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不妨晒晒一对白领夫妻的家庭账本。生活在吉林省长春市的曹志红夫妇年收入在12万元左右,他们从2009年起开始记账。他们发现,尽管今年减少了不合理的消费,减少了美容、购置衣物等开支,但由于各种商品价格一直在涨,而工资却没有增加,因此钱还是没剩下多少,这让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

根据曹志红的小账本,今年前9个月的支出已占到了总收入的41.85%。除了人情费以外,最让他们感到瞠目结舌的是日常生活饮食消费。由于各种主要农副产品价格上涨,他们这9个月的饮食消费支出已经超过去年一年,达到4,002.5元,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计。根据这个数字推测,物价实际增长可能要远远高于官方数据。

连这对年收入不错的白领夫妻都已经感受到了物价带来的压力,那么诸多年收入达不到12万的家庭呢?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小城镇和农村的家庭呢?想必在叫苦不迭吧。

不过,中国人即便在这个时候也不忘幽默一把。一个新词“囤囤族”迅速流行。何谓“囤囤族”?不说大家也猜得到,就是“囤积商品一族”。新的囤货一族,当然少不了精打细算的主妇和省吃俭用的老年人。有囤积米面油的,有囤积小孩衣物的,有囤积烟酒的……对了,菜价的高涨使得菜贩丢弃的老菜叶也成为抢手货,甚至在重庆还出现了组团“淘早菜”。

可怜的中国老百姓,生活成本不断上涨,而工资收入却是相对意义上的“负增长”,民众生存的压力可想而知。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是56.5%,而后就持续下降,到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同时与劳动报酬占GDP比重的持续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本报酬占GDP的比重上升了20个百分点。

而全国总工会几个月前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23.4%的职工5年未增加工资,75.2%的职工认为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平,61%的职工认为普通劳动者收入偏低是最大的不公平。

一个GDP高速增长的国家,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却在一步步萎缩,这不正说明由大量投资和房地产业膨胀发展带动起的GDP数字增长,由少数富裕群体消费“扩大”的内需繁荣,不过是畸形的经济发展之路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现的严重通胀曾导致了震惊世界的学生运动,而现在中国的情势只能比那个时候更加糟糕。中国老百姓一向以能忍而闻名,但是当老百姓没有办法继续生存下去的时候,老百姓该怎么办呢?在大陆的一片“涨”声中,我们似乎看到了执政者们已然坐在了愈来愈炙热的火山上。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30/n3069743.htm

中国富了谁?穷了谁?


上图,一位农村民办教师头一次跟学生照相时在镜头前流泪了;下图: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英国留学挥霍(网络图片)。

作者﹕黄天辰

【大纪元10月30日讯】前两天,沈阳一对60岁左右的老夫妻出现在皇姑区泰山路一栋楼房上,有人看到他们长时间手拉手在顶楼上溜跶,经过四个小时的徘徊和挣扎,老夫妻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条不归途,一起从八楼上跳了下去,当场身亡。

两位老人遗体旁两双崭新的棉鞋让很多居民揪心,大家猜测这也许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最后礼物。知情人说俩人是因身患疾病不想拖累儿女才选择离开。有目击者说,赶到现场的女儿,看到父母遗体时,几近崩溃。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叹着气说,他能理解老人的心,一定是怕拖累儿女才这么做的,可是他们用这种方式离开对子女来说将是永远的痛……

这则消息令人揪心,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们应该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吧。顶楼的四个小时徘徊中,也一定在内心苦苦挣扎,然而,贫穷和苦难的现实使得他们最终放弃了宝贵的生命和对这个世界的眷恋。

中国人勤劳智慧,可他们创造的财富哪里去了呢?

首先中国的财富被中共巧取豪夺,国产成为党产,为党所用,挥霍无度,举办那些华而不实的奥运会、60年大庆和上海世博等为党贴金,正所谓国富民穷;另外财富落入了少数人的腰包,目前大陆有个流行说法,叫“点四们”,就是指0.4%的人占有全国70%的财富;在中国的亿万富翁中,91%的是中共权贵及其子弟们,通过政治与经济的手段,“点四们”个个腰缠万贯。

曾庆红之子曾伟和太太蒋梅,最近第三次向澳大利亚悉尼市政府提出他们的超级豪宅翻新计划被拒,据说这所当时澳洲最昂贵的豪宅(3240万澳元,2.5亿元人民币),在澳洲房产交易史上排名第三昂贵,预算翻修费500万澳元(3300万元人民币),打破悉尼最贵民宅重建的记录。消息一出,澳洲各大新闻网站点击率攀升,有关文章顿时登上排行榜首。

一位澳洲人士对曾氏夫妇推倒豪宅的重建计划感到吃惊,“这是非常昂贵的民宅工程。当然,作为前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这也就不难理解了。”他说:“在专制极权国家,国家利益转为政府官员的私人财产,令家人受益是完全可能的。难怪这对夫妇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

二十几年前,一位新加坡的亲戚到北京参加国贸大厦的设计工程,有次他曾说:“你不知道,跟我们打交道的那些官员,包括工程队的工头在内,个个都是血吸鬼呀,你们的老百姓真可怜。”而眼下中国社会贫富的悬殊比那时更大,官员更贪婪。

年初,《重庆晚报》曾登过一篇文章,《重庆彭水山区学生因条件限制不吃午餐》,彭水县山区学校,有三万余名孩子和老师,在学校吃不上午饭,很多孩子天不亮在家吃了早饭后,要等到天黑回家,才能吃上第二顿饭。大多数孩子的身高和体重严重不达标。记者以一个班来举例,全班46人,只有两人带了“午餐”,一人带了只自家种的橘子,另一个条件稍好些,妈妈给了他一个苹果,剩下的人就只能喝凉水充饥。“饿!”孩子们都这样说。这些孩子和重庆书记薄熙来的两个被送到英美读书的儿子相比,犹如云泥。
有消息说,中国大陆人供养着世界上最贵的政府。

世界经济之都纽约,人口1800万,GDP26000亿美元,“市领导”六人——一名市长,三名副市长,一名议长,一名副议长。东京,人口1300万,GDP11000亿美元,“市领导”七人——一名市长,四名副市长,一名议长,一名副议长。

中国铁岭市,人口300万,GDP46亿美元,人口是东京的五分之一、纽约的六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1%、纽约的0.18%,但“市领导”却有43名,是东京和纽约的六倍——市委书记一名,副书记一名,常委十一名,市长一名、副市长九名、市长助理三名,人大主任一名,副主任七名,政协主席一名,副主席八名。此外,市政府还有20名处级副秘书长,平均每个市长配备了两个秘书长。

2007年,中国光出国考察、公车、吃喝三项,“公仆”们就挥霍了9000亿人民币,是国家支付卫生事业经费1800亿人民币的五倍,是中央财政教育支出1100亿人民币的八倍。“公仆”,这个不到全国人口4%的群体,消耗了全民财政收入的30%。而这种成本,德国是财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罗斯是7.6%。

对此,辛灏年最近在讲演中比喻得很形象,他说:“腐败就是有权有势的人发财,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受苦,一锅饭就这么多,你百分之零点几的人吃了我大半锅饭,留一口饭给我十三亿人民分。”

供养着中共这么大的血吸鬼,要让中国的百姓如何喘息。也难怪重庆彭水山区的三万师生中午没有饭吃,潍坊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交不起学费的农民儿子王志强三年哭瞎了双眼,而沈阳那对老夫妻则只剩下跳楼的份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30/n3069750.htm

外传高智晟可能被关押在新疆

【大纪元10月30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海蓝报导)外界传出再度失踪的高智晟可能被关押在新疆,其家属指此消息暂时没法证实。

居住在乌鲁木齐的高智晟岳父耿云杰表示,自4月24日,高智晟临离开乌鲁木齐时,曾致电跟他道别,并表示返回北京后,会致电给他,自始后失去联络。耿云杰又指,高智晟是否关押在乌巿,他并不清楚,但确定在乌巿期间,他一直由北京公安陪伴,他被公安监视,所以到乌巿公安局查问也没有用。

他说:没有和公安部门接触过,因为去年高智晟丢失了以后,我们走了一趟(公安局),不顺利。这次北京来了四个人,所以我们考量他在公安手里。

而高智晟兄长高智义上周从陕北到北京报案,寻找其弟的下落。

高智义表示,没听说弟弟关在乌鲁木齐拘留所,家属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们会找人打听此消息。他又指,他曾到北京小关派出所报案,但公安不受理,说案件特殊,嘱他们慢慢等消息,所以他暂时没有办法找到高智晟。

他说:他们(公安)说,谁知道他走到那里去,谁知道他跑到那。问题是他们不告诉我们弟弟在什么地方,要是告诉我们,我们自然会去找。

就事件,记者曾致电乌鲁木齐巿公安局,一名公安明确表示,这里没有高智晟这个人。另外,北京巿公安局一名公安指,对高智晟失踪的事,并不清楚,被问到高智晟会否被秘密关押,公安表示不便回应。

记者:北京律师高智晟失踪几个月,是否公安关押他?
公安:这个问题很严重,我不好回答。
记者:听说他在北京公安手里?
公安:你听说,你看从谁那里听说,看他怎么知道的,让他再给你讯息。

现年44岁的高智晟,06 年12月22日,他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他的妻儿在他失踪前逃往美国。今年2月,高智晟曾在失踪一年多后回到北京,并公开露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30/n30697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