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的千金是中共下手的目标

姜平

【人民报消息】2004年,越靠近总统选举日,陈吕民调得分越接近连宋,为了怕阿扁当选,江泽民下令暗杀扁,结果3月19日肚皮上的一枪定乾坤,20日扁以3万张票的微弱差距胜出。
此时江才明白:要想让谁赢,选前一夜就得枪击谁阵营里的人,造成轰动效应,网罗同情票,扭转选战险情。而不是相反。

今年年初就听说,为防台湾选情危机,事先选定了几个下手的目标,具体名单上都有谁不完全明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名单里有马英九的千金。

此次五都选举,对于北京来说意义非同小可,若国民党拿不下新北市,执政党国民党的席位就会少于在野党,那什么「双赢」计划都会一笔勾销。这个结局等于几年来花在马英九等国民党高层身上的功夫付之流水。

后效应会更可怕,2012年总统大选就会泡汤,那手拿把掐的「台湾省」又不知何时才能「回归」。所以,五都选举,共产党比国民党更紧张十万倍。

此次,北京派出的选战观摩团中,包括安排暗杀计划的负责人,为的是在多变的情况下,方便当即请示、当即拍板,速战速决。黑社会杀手早已安排,还不止一个,酬金相当优厚,但被暗杀者要根据情况随时调整。

选举前夜,坐阵台湾指挥暗杀行动的负责人得知国民党新北市选情最危机,当即下令枪杀去站台的连战长子连胜文,以造成轰动效应。结果五都选举蓝3绿2,挽回了败局。

据说,消息有走漏,否则连胜文早已命归西。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1/29/53668.html

Advertisements

江苏法轮功学员许明再次身陷囹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上七点,江苏省常州市法轮功学员许明在上班途中遭到常州市“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秘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后被秘密转移到常州市西林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至今。

许明被绑架的当天,以常州天宁区国保大队王杰为首的多名警察闯入许明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了包括电脑及法轮大法书籍在内的许多私人物品,具体数目不详。那天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杨产荣和廖永革。

许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了很多不合法、不人道的刑讯逼供和威逼利诱。常州“六一零”在表面一直欺骗许明本人和家属说许明没什么大事,很快就要放人回去了,而背地里却编造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许明。

在许明被绑架后,许明的家属聘请了当地律师为许明辩护,常州“六一零”得知后,立即对律师施压,并威胁律师不得为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当地律师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对许明的辩护。现在许家属已聘请北京正义律师为许明进行无罪辩护。

许明,江苏省常州市人,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身心健康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和提高。在修炼之前,许明身患包括心肌炎在内的多种疾病,在修炼之后全身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许明的改变得到了他所在单位(电信局)领导和职工们的高度赞扬与肯定,从而也使许多有缘人从此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中来了。许明那时常说:“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有意义、最灿烂、最幸福的时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许明也遭受了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洗脑、判刑等许多非人的折磨和迫害。许明的父亲在得知自己儿子在遭到这一系列的残酷迫害时,经受不住精神上的打击,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常州法院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对许明进行了非法审判。期间许明聘请的律师也被常州“六一零”威胁后放弃为许明辩护。法院判决许明的理由是:许明拟写了一封“告常州市人民书”,那是一封写给常州市人民政府的公开信。就因为这封信,将许明非法判刑十年。在法庭上,许明被剥夺了律师辩护的权利,于是许明慷慨陈词为自己辩护,给在场的法警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州“六一零”人员非常大的震慑,他们都理屈词穷,慌了手脚。

由于时隔已久,笔者只记得辩护中的一小部份:首先声明,我没有罪,我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一条法律、法规。我上明慧网不违法,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上明慧网有罪,网上材料全世界都在看,谁都可以看,是公开的,我为什么不可以看。关于我拟写的“告常州市人民书”更没有错。人民本来就有向政府反映情况的权利和义务。我在信上写的都是真实情况,我是堂堂正正向人民向政府讲清真相,我是让人民于政府更彻底更全面的来了解法轮功,是完全公开的,我哪里有罪?法轮功教我们修“真、善、忍”,教我们做一个好人,以致更好的人,有什么错?事实上我也是朝着这个目标而做的。我时时处处都在严格要求着自己,在家我做个好丈夫,在单位做个好职工,在社会上做个好公民,罪在哪里?即使这样,许明最后还是被非法枉判了十年,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直至出狱。

现在许明又一次身陷囹圄,身心遭受到很大的迫害。许明的母亲也因担心儿子而日益憔悴。许明在出狱后辛苦创建的一家公司,目前也被常州“六一零”伙同相关人员无辜抢走瓜分了。那是许明借钱投资创建的一家合法公司价值几十万元。公司被抢走后所有债务都落在了许明一家人身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0/江苏法轮功学员许明再次身陷囹圄-233115.html

北京门头沟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2010年9月28日,北京门头沟区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捕。

当天下午,北京石景山分局、所属派出所几乎出动所有警力对门头沟区的3个学法小组以及丰台、通州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实施非法抓捕,20多人同时被抓,他们是:翟风仙、刘书芬、李月娥、王全芳、李锡梅、安和平、张小艺、张小平、李秀珍夫妇、李亚茹、李亚茹之母、于志昕、吴汉英、王延甫、刘春、老陈(化名老恒)、杨宝业、安德贵、彭天国、李谦等,全部被非法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几个资料点被破坏。通州区的王延甫转入北京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其余除身体不好被放的以外全被投入北京大兴劳教所被迫害。

这起大规模的迫害,表面原因与居住在石景山区在某煤炭学校任职的刘兴度(音)有关。刘兴度(音)男,50多岁,戴眼镜,脸黑黑的,曾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单位非法开除,妻子和他离婚,穷困潦倒,靠给工地民工送饮料啤酒维持生活。出来后取得门头沟地区S的信任,经常向S打听其他学员的情况,S带着刘经常突然到某学员家中或学法点,出事的几个学法点什么时间学,在什么地方,多少人参加,刘兴度都知道。S甚至把刘带到资料点。9月中下旬S突然带着刘到通州区的王延甫、吴汉英夫妇家中,9月28日刘从派出所出来后,带着石景山警察闯入王延甫夫妇家中抢走电脑3台、打印机3台及各种书籍纸张等。夫妇俩都是30多岁,大学毕业,一直默默安全的做事,现在妻子被非法判2年劳教,丈夫面临非法判刑。

9月28日,刘兴度到一个学法点后的十几分钟警察破门而入,大家被押上警车后,刘兴度对其他学员说“你们都没事”(应该说“我们都没事”才对),到了派出所,这个戴眼镜的刘兴度就不见了。有学员问警察:“那个戴眼镜的呢?”警察回答:“放了。”另一个学法点同时遭遇此事,有的学员问一个熟悉的警察怎么知道我家的?回答“房子漏了”(估计是说有人走漏消息)。

这个刘兴度是参加过师父讲法班的人。警察审问法轮功学员时,曾对学员讲:“你们还坚持呢,人家跟班弟子都变了。”这个学员跟着问:“是不是那个戴眼镜的出卖我们的?”警察说:“出去你们削他。”

这个刘兴度从派出所放回家后,仍然住在自己家里,对其他学员说自己是趁警察没注意跑出来的。被抓的学员在派出所都被一个一个录了像,如果是跑出来的,能踏实的住在家里吗?

目前刘兴度和S还在继续联系其他学员,希望门头沟的同修警惕刘兴度和S这类人,以法为师,现阶段静心学法真正实修,用法来衡量人和事,血的教训要汲取!也希望参与迫害的犹大快醒悟吧,不要继续做恶了,你做的事是常人都不齿做的,你应该知道迫害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等待你的是什么?大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害人者终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0/北京门头沟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33128.html

李晓阳:从“立波自宫”说开去


周立波(网络图片)

作者﹕李晓阳

【大纪元2010年11月30日讯】中国的互联网,应该说是现今世界最神奇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它的自闭性,当你输入一个网址提示打不开时,并非网址输错了,而是该网址被“和谐”了,所以说中国的互联网,更好的定义方法应如一些网友所言,是一个具有特定出口的超级局域网。其二是它的创造性,最近十余年,随着国内网络的发展,国人词汇量与日俱增,至少笔者在上网以后学到的新词,恐不比小学语言老师教的少。

那么今天作为标题的“立波自宫”又是最新一个网络词汇,也许过几年也能收入“新华词海”也说不准,因为这一词条的诞生牵扯到的信息量是其他网络词条远远不可比及的。当然,还是应该简单交待一下这一词条诞生的过程:上海民众数万人自发悼念胶州路大火的前一天,周立波(上海“著名”主持人,海派清口的创始人)在其微博上开始频频对网络民意发难,认为网络上“无界别、无贵贱、无高低”的发表观点,会“导致一种虚拟的无政府空间”,并称“娱乐可以,当真必惨!政府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而在随后其与网民的交锋过程中,直接导致新词条“立波自宫”的诞生。

至于“立波自宫”事件的过程、现状及今后的具体影响,笔者就不再重复浪费读者时间了,随便上网上找一找,相关的材料太多了,只是想换个角度,来探讨一下“立波先生”“被自宫”的原因。

在国内网民的口诛笔伐所及,简单归纳起来不外三种原因:其一,恰值20万上海民众自发祭奠火灾亡者、藉以问责政府之时,借微博献媚,犯了众怒;其二,对国内互联网作为“第四媒体”所起的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作用认识不清;其三,对其本人的职业认识不清,套用一段评语:“对权力和利益集团的讽刺与批判,是一切喜剧的‘男根’。一个喜剧演员一旦失了这个男根,笑话和段子说得再机巧逗乐,不过是活动舞台上的一个变形小丑”。

若如此看来,“周立波”变“周自宫”亦是情理自然之事,不过亦如一些观者所思,如此浅显的道理,作为自诩“眼光过人、经历甚多、智商超高”的“名嘴”却为何犯下如此“智商不如鞋码大”的错误呢?笔者思来想去,总结原因也不外有三:一是对“和谐之力”过于高估,尚以为此次“火灾”过后,各类“党喉”仍如以往一样,高赞“在此不幸的突发事件中,政府各部的快速反应也让人聊表欣慰。”其二是利益蒙心,前段盛会“周主持”欲晋级“2011春晚主持”,如若当真,恐是想提前表述自己“想代表谁说话”吧。其三是对民意力量过于低估。诚然,此次“火灾”过后,全国民众尤其是上海民众所表达出来精神力量令人震撼(不知该如何形容了,脑海里所能有的词汇,都觉得形容不了)。——如若“周主持”心态真的如笔者分析,那真的是应了那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篇东西写到这里,仍觉得对不住“立波自宫”这一词条出现的历史意义,更对不住在那“火灾”中的亡者及那自发祭奠的民众。当笔者通过网络图片看到上海胶州路上的花海、手持白菊花的人们、高举“人在做天在看”纸片的蓝衣姑娘,再看过那众多网民的评论:“中国一线大城市的人民,表达了他们对生命的尊重:他们对生命的尊严不抛弃,不放弃!”“一直想知道谁是第一个献花的人,……他代表了上海市民的良心、意识、理性,如果,……他带领了第一声无言的呐喊……他让所有人看到公民心中的勇气和愿望,也让更多的人丢弃一直的幻想。”——而后,又查到大上海政府曾花费1500万元专门从瑞典引进过可以扑灭28层高楼大火的高空灭火设备;更查到上海市消防局常备有在日常演练时喷射出的泡沫高度可达300米以上的压缩空气泡沫消防车。——再回头审视,尚渐渐明白为何那一小小微博上的言论能引起如此波澜。

是谁,在漠视生命?是谁,在践踏我们的尊严?是谁,在泯灭我们的良知与理性?又是谁,在压制我们心中的勇气并制造我们生活的虚幻?!这些问题并不难回答,当一个政府可以花几百亿税款去打造一个“特定出口的超级局域网”,却能令一栋大楼里的纳税人身陷火海时;当这群“默默奉献”的纳税人们被迫用各类“新词汇”表达心中的愤懑,却要面对各类“消音筒”甚至面临“被跨省(抓捕)”的危险时,积聚起来的愤怒恐怕早已令那貌似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心惊肉跳了。可恰在这当口上,却有个“心不惊肉不跳”的“周主持”跳出来鼓噪声声,把您改名“周自宫”——那真是您自找的呀!

民间盛传:“天要灭恶党”,现如今看来,真不用天来灭了,“自宫”就解决了,走着看吧!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30/n3099526.htm

大陆读者投书:共匪的气数不长了

【大纪元2010年11月30日讯】尊敬的大纪元编辑、社会各界的朋友:
我想藉此留言,反馈一些信息:

我想说的是,共匪的气数不长了,因为现在共匪除了掌握了国家机器、国家的资源以外,他其实在精神上已经死了,已经崩溃了。不管是体系外的人和体系内的人,可以说都已经抛弃了共匪。

他现在的本事,就是利用他所掌握的物质、资源,在这里苟延残喘,完全的不能在精神上来领导民众,包括他体系之内那些所谓的领导干部,其实也就是一帮道德品质非常败坏的人渣。一句话,就是你给钱,我就给你办事;没有钱,我就和你乱搞,给你瞎混,什么事都是应付了事。不信你共匪说的狗屁不通那一套,完全没有一点精神信仰了,包括他们体制内的人,也是这样。

以前可能在形式上,至少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的事情,比如说开党会,以前至少还走了个过场,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严肃的、认真的,现在真的是应付了事了。以前做个什么事,大家还不怎么有怨言;现在只要是没有钱的事,大家都只看怎么混,说闲话,说饭都吃不饱,还陪你共产党玩,一片群魔乱舞、乌烟瘴气的样子。

共产党已经完完全全的在党内和党外都丧失了他的威信,唯一的法宝就是,用金钱来驱动别人为他做事、为他卖命。共产党在精神上、气势上已经非常非常地落魄了,没有一点点朝气和活力了,完全没有了精气神。这一点,共匪的官员比老百姓看得更清楚,然而又无可奈何。

共匪现在想为自己随便干点歌功颂德、为自己脸上打粉的事情,就是做出来以后,也是非常的低俗。大家都是把共产党嘻嘻哈哈、取笑一番就完了,完全上不了那种高雅的台面。共产党他反正也是破罐子破摔,他也不讲究那么多,他只要老百姓不明着造他的反,他就要得了。

他明知道这些大小官员之所以还跟着他混,完全是因为钱,他也无所谓,只要这些大小贪官还跟着他一起走,他也行了。一个在精神上已经死亡了的政党,一个只知道鱼肉百姓、层层贪腐的政党,如果不灭亡那就真(编按:收到的文稿至此为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30/n3099506.htm

韩国专家分析超女整容死亡原因


韩国JW整形外科医院专门院长崔凤均(Bong-Kyoon Choi,M.D.)日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手持颌骨模型举例说明面部整形的原理。(摄影:全宇/大纪元)

【大纪元2010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龙韩国首尔采访报导】中国24岁的“超级女声”王贝整容致死案,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整容业综合素质的关注。韩国JW整形外科医院专门院长崔凤均(Bong-Kyoon Choi,M.D.)日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对超女整形死亡事件很难理解。崔院长表示,尽管面部整形技术难度高,但在韩国专门医师手里,这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了。

崔院长说,面部整容手术是在口腔内部开刀,所以手术过程中视野非常有限,如果不是专业医生做这种手术,那么手术过程中一旦出现意外就很难采取应急措施。

崔院长手持颌骨模型举例说:“下颌骨前面有一根粗的面部动脉血管(Facil ortery),后面有一根静脉血管(Retromandibular Vein),在切削下颌骨的过程中,这两根血管很容易破裂。”

“另外,分布在下颌内侧的血管非常密集,在削骨过程中,这些细小的血管也很容易破裂。像刚才说的那两根粗的血管破裂的时候容易止血,但是这些细密的血管破裂时很难止血,这就需要相当高的技术来处理。”

崔院长说,他2008年在台湾长庚纪念医院任讲师时,师从该院外科主任罗纶洲,学到了这方面的高难技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当时也遇到了一起血管破裂事例,但是能够熟练采取应对措施。

“如果不能及时止血,有可能会因出血过多压迫气管导致窒息死亡。”崔院长分析,中国超女如果是在手术过程中死亡,有可能是血管破裂导致的。至于有猜测超女死亡的另一种原因是麻醉致死。崔院长对此分析:“不太了解中国大陆的麻醉施行情况,这种麻醉在韩国已经是很简单的技术,不像以前,现在韩国因麻醉死亡的机率几乎没有,再说我们这里都是专职的麻醉师。”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09年中国国内接受整形美容者就达300多万人次,而手术失败后赴韩国做修复术的患者也日渐增多。据崔院长介绍,这些来做重复手术的患者一般表现在眼睛、鼻子等部位,然后是脸型手术。

崔院长分析,导致这些手术失败的主要原因一方面由于中国大陆的整形技术相对来讲还不够完善,另一方面他们使用的假体质量也存在问题。根据来这里做重复手术的中国患者的情况来看,中国大陆个别医院用的假体都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东西。

崔院长举例说:“有一位中国患者下巴很短,需要延长,但是她在中国整容时,医生把她的下巴切开后加了很厚的一种假体,结果导致下巴过长。然后她来韩国找到我们做修复,手术过程中,单纯清除这些异物就花了一个多小时。实际上这位患者不能用假体,因为使用假体的话她的下巴只能向前延长而不能向下延长,所以我们用自己的技术为她做了修复。”

“还有一位中国患者,在中国做颌骨切削手术时,由于骨头切的太多,导致神经被切断,下巴失去知觉,她的神经无法恢复,这就属于医疗事故。”

崔院长说,像脸型手术等需要做全身麻醉时,要事先做好全面检查,包括神经分布、牙龈深度,以免伤及神经或牙龈,还有以往手术病例等,都要全面掌握。

崔院长提醒整容爱好者:“因为脸型手术的技术难度要求非常高,在选择医生的时候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一定要找经验很丰富的医生。为保证手术的成功和安全,最好事先了解施行手术的医生在哪个大学毕业,以前在哪里实习过,以及他的临床经验等。”

韩国整容技术之所以在世界同行业中再次刮起一股强劲的韩流,一方面设施先进、医药品以及假体等质量保证,另一方面就是一流的技术和医生的精心。崔院长说:“韩国正规的医院整容手术使用的假体都是经过正规渠道引进的,并且经过安全认证的安全的产品,像我们医院都是从美国直接进口假体。”

“技术方面我们是保持领先的,因为在韩国竞争激烈的同行业中脱颖而出,这本身就需要相当的功力,再加上韩国很讲究专业性,做胸部整容的只做胸部这一项,做面部整容就只做面部,所以各个专项的整容医生在技术方面越来越熟练和先进。”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30/n3099851.htm

是立“袭警罪”还是该立“袭民罪”?

作者﹕玉清心

【大纪元2010年11月26日讯】近日,网络披露了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在10月份的一次内部讲话。在讲话中,王立军对在几日前发生的“武隆余海波等人妨害公务案”中担任纪检督察角色的自己人大为不满,称其“对民警缺乏感情”,要求对纪检督察们“予以严肃问责,并通报全局”。厉称,无论是谁“一旦与警方对抗,造成警察被伤害,全国的警察都将诛之”!对“武隆余海波案”的涉案人员,则要“依法全部缉捕,至少劳动教养三年。”

据悉,王立军的这番咄咄逼人的讲话是源于近一段时间以来重庆地区袭警问题严重。有报导,今年重庆头9个月里共发生137件袭警案。不过在这些袭警案中,并没有刑警受到重伤。另据大陆官媒报导,全国平均每天有九名警察遭遇暴力袭击受伤。有人粗略统计过,已曝光出的被警察袭击的人数和实际警察被袭击的人数之比为1000:1。

有消息称,目前重庆当局正要另立“袭警罪”地方法规,拟以“准司法解释权”在薄熙来管辖的行政区域内实施。为谋求司法界支持,重庆警方还牵头组织了市司法系统领导、专家、学者的“反袭警工作研讨会”。会上除官员们捧场外,还有一些违背良心的专家和律师也说了些迎合公安的话。

所谓“袭警罪”,当然矛头是针对民众,给予警察的特权,惩民助官。一旦这样的罪名成立,必将成为恶法。

不过奇怪的是,本应由人大行使的立法权,重庆警方却要越殂代庖,不知是何道理。作为国家警察,职责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公安的任务是执法。执法和立法是两个概念,这是国家公务员都知道的基本常识。难道重庆真的已经是无法无天之地?这倒是真让人怀疑重庆唱红打黑搞得昏了头!

另一方面,警察遇袭,该去深刻检讨自己的执法行为是否得当,该研讨如何有效提高自己的执法水平以合理防范减少伤害,该思考袭警“案背后”的深层原因。但是重庆警方却不进行如此反省,反而舍本逐末,这岂不是火上浇油,埋雷自踩?

此外,西方有些国家虽然设有袭警罪,但那是因为这些国家已废除死刑,而枪杀警察会被判处极刑,需要特殊立法。而中国刑法有多条死刑罪,对袭警罪完全涵盖,已经足够用了,自然也不必立什么“袭警罪”。

笔者倒认为,最应该立的是“袭民罪”。看看现在中国各地,还有哪里的警察不打人?尤其对政治犯、异议人士、访民,拳脚相加已算“文明执法”了,连女警察都采用电棍执法。对世界关注的高智晟律师,警察也从没手软过,施以种种难于启齿的酷刑。北京李春富几位律师去重庆替一个法轮功家属提供法律服务,不但遭暴打还被游街示众。频频发生的突袭拆迁案中,强逼拆迁的警察袖手旁观看着房主自焚抗争的惨烈视频,越来越多地在各地上演。这算不算警察犯有“袭民罪”?

不知从何日起,在中国警察公开打人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被警察执法后血流满面、鼻青脸肿的一张张照片常在网络上见到。“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这两条细则是中国警察法第22条被明文禁止的行为。真不知道中国的哪条法律法规赋予了警察打人的特权?

而这些年来,老百姓被警察严重侵权的案件有几件得以申冤?中国的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对普通民众只是摆设。按照中国的法律,民可以告官,但是状告无门,更别说拿到合理的国家赔偿了。自称依法治国的国家里,正当的法律途径行不通。公检法司各家串通一气不说,还有凌驾于他们头上的党权,比如610办公室。民众的基本人权没有保障,受了欺负,没有渠道说话讲理、打官司讨公道。“袭警案”中,不乏没法“官了”而被逼“私了”的。天大的不公,不问青红皂白,只要你喊冤,就被警察截访、殴打、遣送、抄家、罚款、劳改、判刑。

这难道不是中国的真实民情吗?这里是民众的合法权益被警察普遍侵害,还是警察的执法权益没保障?按警察法规定,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受法律保护。警察依法执行职务是前提,如果“违法执勤”、“野蛮执法”、“暴力执法”在先,遇到正当防卫,维权抗暴,是否都算作袭警罪?

由此不难判断,是“民袭警”严重还是“警袭民”严重。如果需要单独定罪立法的话,到底该立哪一个,不是已然明了吗?在“警袭民”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民袭警”恰恰反映了民心、民意和民情。“民袭警”的袭击矛头指向十分清楚,是制度,而非警察个人。

要想减少“袭警案”,唯一之法当然是从制度上根本着手,而不是设立什么“袭警罪”。如果按“袭警罪”加大惩治民众,只会引起更大的反弹,招致来更多更大的“袭警案”。“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王立军和中共当局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26/n30963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