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的千金是中共下手的目标

姜平

【人民报消息】2004年,越靠近总统选举日,陈吕民调得分越接近连宋,为了怕阿扁当选,江泽民下令暗杀扁,结果3月19日肚皮上的一枪定乾坤,20日扁以3万张票的微弱差距胜出。
此时江才明白:要想让谁赢,选前一夜就得枪击谁阵营里的人,造成轰动效应,网罗同情票,扭转选战险情。而不是相反。

今年年初就听说,为防台湾选情危机,事先选定了几个下手的目标,具体名单上都有谁不完全明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名单里有马英九的千金。

此次五都选举,对于北京来说意义非同小可,若国民党拿不下新北市,执政党国民党的席位就会少于在野党,那什么「双赢」计划都会一笔勾销。这个结局等于几年来花在马英九等国民党高层身上的功夫付之流水。

后效应会更可怕,2012年总统大选就会泡汤,那手拿把掐的「台湾省」又不知何时才能「回归」。所以,五都选举,共产党比国民党更紧张十万倍。

此次,北京派出的选战观摩团中,包括安排暗杀计划的负责人,为的是在多变的情况下,方便当即请示、当即拍板,速战速决。黑社会杀手早已安排,还不止一个,酬金相当优厚,但被暗杀者要根据情况随时调整。

选举前夜,坐阵台湾指挥暗杀行动的负责人得知国民党新北市选情最危机,当即下令枪杀去站台的连战长子连胜文,以造成轰动效应。结果五都选举蓝3绿2,挽回了败局。

据说,消息有走漏,否则连胜文早已命归西。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1/29/53668.html

江苏法轮功学员许明再次身陷囹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上七点,江苏省常州市法轮功学员许明在上班途中遭到常州市“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秘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后被秘密转移到常州市西林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至今。

许明被绑架的当天,以常州天宁区国保大队王杰为首的多名警察闯入许明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了包括电脑及法轮大法书籍在内的许多私人物品,具体数目不详。那天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杨产荣和廖永革。

许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了很多不合法、不人道的刑讯逼供和威逼利诱。常州“六一零”在表面一直欺骗许明本人和家属说许明没什么大事,很快就要放人回去了,而背地里却编造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许明。

在许明被绑架后,许明的家属聘请了当地律师为许明辩护,常州“六一零”得知后,立即对律师施压,并威胁律师不得为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当地律师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对许明的辩护。现在许家属已聘请北京正义律师为许明进行无罪辩护。

许明,江苏省常州市人,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身心健康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和提高。在修炼之前,许明身患包括心肌炎在内的多种疾病,在修炼之后全身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许明的改变得到了他所在单位(电信局)领导和职工们的高度赞扬与肯定,从而也使许多有缘人从此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中来了。许明那时常说:“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有意义、最灿烂、最幸福的时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许明也遭受了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洗脑、判刑等许多非人的折磨和迫害。许明的父亲在得知自己儿子在遭到这一系列的残酷迫害时,经受不住精神上的打击,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常州法院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对许明进行了非法审判。期间许明聘请的律师也被常州“六一零”威胁后放弃为许明辩护。法院判决许明的理由是:许明拟写了一封“告常州市人民书”,那是一封写给常州市人民政府的公开信。就因为这封信,将许明非法判刑十年。在法庭上,许明被剥夺了律师辩护的权利,于是许明慷慨陈词为自己辩护,给在场的法警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州“六一零”人员非常大的震慑,他们都理屈词穷,慌了手脚。

由于时隔已久,笔者只记得辩护中的一小部份:首先声明,我没有罪,我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一条法律、法规。我上明慧网不违法,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上明慧网有罪,网上材料全世界都在看,谁都可以看,是公开的,我为什么不可以看。关于我拟写的“告常州市人民书”更没有错。人民本来就有向政府反映情况的权利和义务。我在信上写的都是真实情况,我是堂堂正正向人民向政府讲清真相,我是让人民于政府更彻底更全面的来了解法轮功,是完全公开的,我哪里有罪?法轮功教我们修“真、善、忍”,教我们做一个好人,以致更好的人,有什么错?事实上我也是朝着这个目标而做的。我时时处处都在严格要求着自己,在家我做个好丈夫,在单位做个好职工,在社会上做个好公民,罪在哪里?即使这样,许明最后还是被非法枉判了十年,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直至出狱。

现在许明又一次身陷囹圄,身心遭受到很大的迫害。许明的母亲也因担心儿子而日益憔悴。许明在出狱后辛苦创建的一家公司,目前也被常州“六一零”伙同相关人员无辜抢走瓜分了。那是许明借钱投资创建的一家合法公司价值几十万元。公司被抢走后所有债务都落在了许明一家人身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0/江苏法轮功学员许明再次身陷囹圄-233115.html

北京门头沟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2010年9月28日,北京门头沟区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捕。

当天下午,北京石景山分局、所属派出所几乎出动所有警力对门头沟区的3个学法小组以及丰台、通州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实施非法抓捕,20多人同时被抓,他们是:翟风仙、刘书芬、李月娥、王全芳、李锡梅、安和平、张小艺、张小平、李秀珍夫妇、李亚茹、李亚茹之母、于志昕、吴汉英、王延甫、刘春、老陈(化名老恒)、杨宝业、安德贵、彭天国、李谦等,全部被非法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几个资料点被破坏。通州区的王延甫转入北京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其余除身体不好被放的以外全被投入北京大兴劳教所被迫害。

这起大规模的迫害,表面原因与居住在石景山区在某煤炭学校任职的刘兴度(音)有关。刘兴度(音)男,50多岁,戴眼镜,脸黑黑的,曾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单位非法开除,妻子和他离婚,穷困潦倒,靠给工地民工送饮料啤酒维持生活。出来后取得门头沟地区S的信任,经常向S打听其他学员的情况,S带着刘经常突然到某学员家中或学法点,出事的几个学法点什么时间学,在什么地方,多少人参加,刘兴度都知道。S甚至把刘带到资料点。9月中下旬S突然带着刘到通州区的王延甫、吴汉英夫妇家中,9月28日刘从派出所出来后,带着石景山警察闯入王延甫夫妇家中抢走电脑3台、打印机3台及各种书籍纸张等。夫妇俩都是30多岁,大学毕业,一直默默安全的做事,现在妻子被非法判2年劳教,丈夫面临非法判刑。

9月28日,刘兴度到一个学法点后的十几分钟警察破门而入,大家被押上警车后,刘兴度对其他学员说“你们都没事”(应该说“我们都没事”才对),到了派出所,这个戴眼镜的刘兴度就不见了。有学员问警察:“那个戴眼镜的呢?”警察回答:“放了。”另一个学法点同时遭遇此事,有的学员问一个熟悉的警察怎么知道我家的?回答“房子漏了”(估计是说有人走漏消息)。

这个刘兴度是参加过师父讲法班的人。警察审问法轮功学员时,曾对学员讲:“你们还坚持呢,人家跟班弟子都变了。”这个学员跟着问:“是不是那个戴眼镜的出卖我们的?”警察说:“出去你们削他。”

这个刘兴度从派出所放回家后,仍然住在自己家里,对其他学员说自己是趁警察没注意跑出来的。被抓的学员在派出所都被一个一个录了像,如果是跑出来的,能踏实的住在家里吗?

目前刘兴度和S还在继续联系其他学员,希望门头沟的同修警惕刘兴度和S这类人,以法为师,现阶段静心学法真正实修,用法来衡量人和事,血的教训要汲取!也希望参与迫害的犹大快醒悟吧,不要继续做恶了,你做的事是常人都不齿做的,你应该知道迫害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等待你的是什么?大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害人者终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0/北京门头沟2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33128.html

李晓阳:从“立波自宫”说开去


周立波(网络图片)

作者﹕李晓阳

【大纪元2010年11月30日讯】中国的互联网,应该说是现今世界最神奇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它的自闭性,当你输入一个网址提示打不开时,并非网址输错了,而是该网址被“和谐”了,所以说中国的互联网,更好的定义方法应如一些网友所言,是一个具有特定出口的超级局域网。其二是它的创造性,最近十余年,随着国内网络的发展,国人词汇量与日俱增,至少笔者在上网以后学到的新词,恐不比小学语言老师教的少。

那么今天作为标题的“立波自宫”又是最新一个网络词汇,也许过几年也能收入“新华词海”也说不准,因为这一词条的诞生牵扯到的信息量是其他网络词条远远不可比及的。当然,还是应该简单交待一下这一词条诞生的过程:上海民众数万人自发悼念胶州路大火的前一天,周立波(上海“著名”主持人,海派清口的创始人)在其微博上开始频频对网络民意发难,认为网络上“无界别、无贵贱、无高低”的发表观点,会“导致一种虚拟的无政府空间”,并称“娱乐可以,当真必惨!政府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而在随后其与网民的交锋过程中,直接导致新词条“立波自宫”的诞生。

至于“立波自宫”事件的过程、现状及今后的具体影响,笔者就不再重复浪费读者时间了,随便上网上找一找,相关的材料太多了,只是想换个角度,来探讨一下“立波先生”“被自宫”的原因。

在国内网民的口诛笔伐所及,简单归纳起来不外三种原因:其一,恰值20万上海民众自发祭奠火灾亡者、藉以问责政府之时,借微博献媚,犯了众怒;其二,对国内互联网作为“第四媒体”所起的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作用认识不清;其三,对其本人的职业认识不清,套用一段评语:“对权力和利益集团的讽刺与批判,是一切喜剧的‘男根’。一个喜剧演员一旦失了这个男根,笑话和段子说得再机巧逗乐,不过是活动舞台上的一个变形小丑”。

若如此看来,“周立波”变“周自宫”亦是情理自然之事,不过亦如一些观者所思,如此浅显的道理,作为自诩“眼光过人、经历甚多、智商超高”的“名嘴”却为何犯下如此“智商不如鞋码大”的错误呢?笔者思来想去,总结原因也不外有三:一是对“和谐之力”过于高估,尚以为此次“火灾”过后,各类“党喉”仍如以往一样,高赞“在此不幸的突发事件中,政府各部的快速反应也让人聊表欣慰。”其二是利益蒙心,前段盛会“周主持”欲晋级“2011春晚主持”,如若当真,恐是想提前表述自己“想代表谁说话”吧。其三是对民意力量过于低估。诚然,此次“火灾”过后,全国民众尤其是上海民众所表达出来精神力量令人震撼(不知该如何形容了,脑海里所能有的词汇,都觉得形容不了)。——如若“周主持”心态真的如笔者分析,那真的是应了那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篇东西写到这里,仍觉得对不住“立波自宫”这一词条出现的历史意义,更对不住在那“火灾”中的亡者及那自发祭奠的民众。当笔者通过网络图片看到上海胶州路上的花海、手持白菊花的人们、高举“人在做天在看”纸片的蓝衣姑娘,再看过那众多网民的评论:“中国一线大城市的人民,表达了他们对生命的尊重:他们对生命的尊严不抛弃,不放弃!”“一直想知道谁是第一个献花的人,……他代表了上海市民的良心、意识、理性,如果,……他带领了第一声无言的呐喊……他让所有人看到公民心中的勇气和愿望,也让更多的人丢弃一直的幻想。”——而后,又查到大上海政府曾花费1500万元专门从瑞典引进过可以扑灭28层高楼大火的高空灭火设备;更查到上海市消防局常备有在日常演练时喷射出的泡沫高度可达300米以上的压缩空气泡沫消防车。——再回头审视,尚渐渐明白为何那一小小微博上的言论能引起如此波澜。

是谁,在漠视生命?是谁,在践踏我们的尊严?是谁,在泯灭我们的良知与理性?又是谁,在压制我们心中的勇气并制造我们生活的虚幻?!这些问题并不难回答,当一个政府可以花几百亿税款去打造一个“特定出口的超级局域网”,却能令一栋大楼里的纳税人身陷火海时;当这群“默默奉献”的纳税人们被迫用各类“新词汇”表达心中的愤懑,却要面对各类“消音筒”甚至面临“被跨省(抓捕)”的危险时,积聚起来的愤怒恐怕早已令那貌似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心惊肉跳了。可恰在这当口上,却有个“心不惊肉不跳”的“周主持”跳出来鼓噪声声,把您改名“周自宫”——那真是您自找的呀!

民间盛传:“天要灭恶党”,现如今看来,真不用天来灭了,“自宫”就解决了,走着看吧!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30/n3099526.htm

大陆读者投书:共匪的气数不长了

【大纪元2010年11月30日讯】尊敬的大纪元编辑、社会各界的朋友:
我想藉此留言,反馈一些信息:

我想说的是,共匪的气数不长了,因为现在共匪除了掌握了国家机器、国家的资源以外,他其实在精神上已经死了,已经崩溃了。不管是体系外的人和体系内的人,可以说都已经抛弃了共匪。

他现在的本事,就是利用他所掌握的物质、资源,在这里苟延残喘,完全的不能在精神上来领导民众,包括他体系之内那些所谓的领导干部,其实也就是一帮道德品质非常败坏的人渣。一句话,就是你给钱,我就给你办事;没有钱,我就和你乱搞,给你瞎混,什么事都是应付了事。不信你共匪说的狗屁不通那一套,完全没有一点精神信仰了,包括他们体制内的人,也是这样。

以前可能在形式上,至少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的事情,比如说开党会,以前至少还走了个过场,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严肃的、认真的,现在真的是应付了事了。以前做个什么事,大家还不怎么有怨言;现在只要是没有钱的事,大家都只看怎么混,说闲话,说饭都吃不饱,还陪你共产党玩,一片群魔乱舞、乌烟瘴气的样子。

共产党已经完完全全的在党内和党外都丧失了他的威信,唯一的法宝就是,用金钱来驱动别人为他做事、为他卖命。共产党在精神上、气势上已经非常非常地落魄了,没有一点点朝气和活力了,完全没有了精气神。这一点,共匪的官员比老百姓看得更清楚,然而又无可奈何。

共匪现在想为自己随便干点歌功颂德、为自己脸上打粉的事情,就是做出来以后,也是非常的低俗。大家都是把共产党嘻嘻哈哈、取笑一番就完了,完全上不了那种高雅的台面。共产党他反正也是破罐子破摔,他也不讲究那么多,他只要老百姓不明着造他的反,他就要得了。

他明知道这些大小官员之所以还跟着他混,完全是因为钱,他也无所谓,只要这些大小贪官还跟着他一起走,他也行了。一个在精神上已经死亡了的政党,一个只知道鱼肉百姓、层层贪腐的政党,如果不灭亡那就真(编按:收到的文稿至此为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30/n30995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