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求医难 彻夜露宿排队

北京看病难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不仅是儿童,成年人去北京大医院看病,尤其是专家号,都要彻夜排队,很多人甚至露宿医院门口,更有骗子“医托”,以帮忙找专家为名欺骗外地患者。为此,记者12月23日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

大陆媒体报道,12月22日冬至凌晨,在北京儿童医院门诊大楼外露宿的几位患儿家长,瑟瑟地从冰冷的地铺爬起来,准备排队挂号。五点半左右,等待挂号的队伍已经在院内拐了几个弯,队尾排到了二环边上。一位已经排了一个通宵的小伙子跺着脚说,“我的脚趾快要冻掉了”。

北京看病难已经很多年了。据北京市民反映,不仅是儿童医院,北京所有的大医院都要彻夜排队。

(录音):我孩子3年前,我跟那排了一宿,下午5点排的,第二天早上7点才挂上号。不光是儿童医院,大医院象协和、北京妇产医院都这种情况。门头沟三甲医院,还不是特别好的,有一个大夫心脏病专家,就挂他那号,(凌晨)2点挂号去,一个礼拜10个号。冬天特别冷,穿着大衣,在医院长椅上,等多半宿才能挂上号。儿童医院从里边挂号室一直排到马路上去,因为它本身就在二环边上,所以一直排到马路上去。很多人去挂号,弄个纸盒子,301医院急诊楼大厅里全是躺的这些人,去晚了,拿纸片直接睡地上。现在医院挂号确实特别难,比春运买(火车)票难多了!

彻夜排队,多少年一直就这样。

北京某医院工作人员说,有些是因为孩子的病在当地无法诊治,出于无奈才来北京求医。也有独生子女格外受重视为求专家看病而来排队的。

(录音):不光是孩子,大人也一样。现在因为是年底了,很多人突击开药,超过1千8的药费,开多少报销多少,多开点药,明年就可以不开药了,再一个,很多人上大医院看病,小孩(独生子女)特别娇贵。还一个,就是天冷,呼吸道病人、心脏病、高血压病人、肺心病多。下班时我们医院门口都是排队的。因为它要关门,都在大院里待着,早上7点多去专家号就没有了。

还有一位北京市民反映,更有“医托”骗子,欺骗外地人,从中渔利。
(录音): 骗子特别多,骗外地人,给介绍医生,给人家拐到别的医院去,骗子叫“医托”,叫你到那去看病,那比这贵,他从中赚这个钱,等于替那个医院(拉病人)。现在别得病,得病就等死就完了,是因为这个社会坏了,所以人也就坏了。

据统计,12月北京儿童医院日门诊量多次突破8000人次,逼近历史最高值。另一组统计数字显示,北京一年“专家号”约有178万个,但北京去年的医疗总人次是1.38亿,其中大多数人都希望找专家看病。“看个病象打仗,挂个号如春运”。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7229-1.asp

Advertisements

“以药养医” 中国过度用药成常规

在12月24日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联组会议,中共国家发改委朱之鑫副主任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题询问会议上说,2009年全国输液用了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个人输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约3瓶的水平。
  
据大纪元报导,朱之鑫表示,由于“以药养医”这个不良体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过度用药的情况非常严重,特别是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的滥用,就是大家常说的“三菜一汤”,“过度用药危害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卫生部副部长张茅坦承,看病贵的问题,主要是医疗费用上涨过快,所以群众对看病贵的问题反映比较强烈。
  
江苏的刘小姐担心的表示,因为孩子发烧,已输了3天液,一天3瓶水,已花了近千元,不知道输液对孩子有没有用。

业内人士说,其实,儿童感冒多数是病毒性的,根本就不需要输液,吃抗病毒的药物即可。还有,很多肿瘤患者成了“小白鼠”,一种药不行换另外一种,不行再换,过度用药和化疗非常普遍。

“以药养医”这个不良体制,也堆叠高了中国人必须负担较高额的医疗费用问题之一。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7288-1.asp

山西八成县市旱灾 过半数冬小麦受灾

山西已经快两个月天没有降雪雨,全省78%的县市存在中等以上旱情,超过半数的冬小麦受旱严重。重灾区农民表示,当地饮水已经发生困难,小麦收成估计减产半数左右,农民损失惨重。

山西省农业厅消息称,从11月至今,全省范围未出现过有效降水。目前全省78%的县市存在中等以上旱情,旱情仍在蔓延。目前,全省受旱面积达1628.76万亩,其中冬小麦受旱面积671.88万亩,占到冬小麦总播种面积的一半以上。

忻州市农民班先生表示,目前当地连饮水都发生困难,更别说灌溉农田了,旱灾已使农民损失惨重。

班先生(录音):反正今年旱的厉害,几个月停水,人喝的水也不够用,没人管啊。

临汾市农民张先表示,当地煤矿停业后,农民只能靠天吃饭,估计今年旱灾会导致小麦收成会减产百分之四、五十。

张先生(录音):这边主要是煤矿,现在不是国家整合,山西这块煤矿都停了,我们农民没有收入嘛,那怎么吃饭,那只有靠地了,这个说不定,如果冬天下上两场雪的话,可能还好一点,如果下不了的话,就减产百分之四五十,有一年的都减产百分之七八十,有一年收成可能只有百分之十。

洪洞县刘先生表示,当地水源目前还够用,其他县市的旱灾则相对较严重。

刘先生(录音):好长时间都不下一点雪,快六十天了都是零降雨,这边干旱,小麦它肯定要受影响的,现在看不出来能减多少,减百分之二十,我们是靠井水,还有取水库里的水。

据当地气象部门统计,目前,山西全省有21%的县市出现重旱,57%的县市存在中旱,20%的县市存在轻旱。其中忻州、晋中、临汾、晋城局部,吕梁部分存在重旱,朔州局部,大同、忻州以及中南部大部存在中旱。大同、忻州、太原、吕梁、晋中、临汾局部,运城部分,朔州、阳泉大部存在轻旱。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杨正 陈菲采访报导

希望之声首发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77234-1.asp

马克思与北京!

lushao

“一百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最广袤的大陆土地上,我们还在遭遇着专制统治、遭遇着专制复辟的统治”

“中共实际上是北京洋教专制复辟政权。。。这个洋教,。。。当然是从马克思”

记者:在上周的座谈会上,有一位年轻的留学生曾说,未来的社会是年轻的一代,他们应该了解中国的历史。辛亥革命的历史使命对于现在的人来讲,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

辛灏年:因为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简单地回顾它说,就是推翻专制、创建共和;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一百多年前,我们中国人就开始追求共和了,已经开始走向共和了。可是一百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最广袤的大陆土地上,我们还在遭遇着专制统治、遭遇着专制复辟的统治。所以,今天呢,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或者说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它的意义就在于:看看我们的先人是怎样为共和而奋斗的?再看看我们这一辈人该为共和奉献什么?这就是我的基本想法。

记者:对于现在人来讲,很多人他还不是完全能够了解辛亥革命。您觉得现在的华人,特别是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讲,辛亥革命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能不能够简单的去讲述一下。

辛灏年:其实,海外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大陆的民众、大陆的青年、大陆的知识份子,了不了解辛亥革命,了不了解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意义。

辛亥革命,大家都知道推翻了两百六十八年的君主帝制,结束了秦始皇之后的两千一百年的君主制度。三千年来,在中国有制度的历史上,它是第三次(制度)变革。

在中国大陆,从50年代开始,读过小学的人,都知道什么是辛亥革命。至于说辛亥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革命?辛亥革命建立了一个怎样的国家?由于共产党对这段历史进行了一次大篡改。所以,很多人在辛亥革命这个许许多多的概念上、想法上发生了一种糊涂的认识,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澄清这段历史,让辛亥革命还原其原貌的原因。

今天纪念辛亥革命的意义在于不仅要知道辛亥革命这回事,知道推翻专制的成就、创建共和的成就,还应该继承它,从新走向共和、完成共和。

只要知道孙中山的人,没有可能不知道辛亥革命。至于海外如何纪念他,如何让海外的华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能真正了解辛亥革命是什么?那就需要我们大家来证实。

第一,我们要现实。第二,证实我们的历史。第三,对辛亥革命有更进一步清醒的认识。而清醒的认识就是要推倒共产党在辛亥革命问题上从理论到实际所加上的许许多多的诬蔑和栽赃。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的话,那么,我想辛亥革命原有的光芒自然会从新照亮中国大陆,也会照亮海外。

只是因为共产党总是想统一海内外的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就像它过去在海外搞得很多活动,都要统帅在全球式的那样一种规模之下一样。他要把海外纪念辛亥革命的基本轨道符合它的理论愿望和他的实际用心。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些搞历史的人,对于中国大陆民主自由追求的人,就更有责任来讲清楚辛亥革命究竟是什么样的革命。辛亥革命跟孙中山先生是什么关系?特别是辛亥革命跟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艰难反覆曲折历程是什么关系?我们就从那里开始,这就是我的想法。

记者:从辛亥革命到现在将近一百年,(中国)共产党是在辛亥革命以后出现的,它信奉的是马列主义。最近的一些海外华人媒体发现了一些史料,发现马克思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个基督徒,后来又加入了撒旦教。像这样的一个发现,您觉得对当今的中国共产党人,还有中共的统治,是不是会有一定的冲击呢?

辛灏年:今天在海外一些媒体正在搜寻、公布和传播马克思青年时代的真相。马克思因为这个青年时代的真相导致了马克思主义的产生。

我的看法是:一、他是做过基督教、做过魔教,我还想要看到更多的资料,我要进一步的去挖掘其它的资料,来证明这个判断的正确性。如果这个判断被我们这些所谓的学者,大家都来努力挖掘,最后证明了就是这样的话,那这些媒体真的就是立了一个大功。它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本人进行了批判,而且,也对未来整个中华民族批判、抛弃马克思主义,抛弃这个主义在中国所造就的61年的专制统治都具有很大的力量。

第二个呢,我至少可以证明,马克思本人从他20岁起,我们姑且这么说,他就有邪教的倾向,这是我敢肯定的。他有一种邪恶心理状态,这是可定的。所以,我今天特别把我的这本书带来,我这本书11年前出版的。马克思之所以能够产生马克思主义的这样一个所谓理论,它的基础是什么?它的国家基础是什么?它的社会基础是什么?他的性格基础是什么?那么,马克思在20岁的时候,做大学生时写过的这么一首诗:“面对整个的奸诈世界,我会毫不留情地把战挑,让世界这庞然大物塌倒。他自身扑灭不了这火苗,那时,我就会像上帝一样,在这宇宙的废墟上漫步。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行动,我是城市生活的造物主。”一个年轻的、疯狂的宗教人士的形象;一个年轻的具有疯狂意义的、疯狂倾向的邪教式的形象。

在这首诗里,20岁写的诗里可以说活灵活现,他已经自称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个行动都要受他的支配。一个凡人,说出这样的话。他后来去信仰邪教或魔教,他后来去做邪教或魔教的徒弟,他后来甚至于自己也创造个邪教的可能性,是不是存在的?我们做学问,我只能把话讲到这里,将来有媒体的更多地揭露,和我们学者的更多地证明。我想这个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而且,特别有意义。它对于中国共产党、对今天中国共产党的北京政权的冲击是很大的。

我办的那期杂志,黄花岗杂志第一期(是)2001年出版的。我们就发表过一篇文章,我们认为中共北京政权就是北京“洋教专制复辟政权”,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这个题目。为什么说它是洋教?你想,我不用解释,全中国人都知道。为什么说是专制?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说是复辟?这就跟辛亥革命挂钩了。因为,辛亥革命已经创建了共和,它把这个创建的共和在中国大陆给彻底的埋葬了。所以,它的全称叫“北京洋教专制复辟政权”。

最近,有一位朋友在欧洲纪念辛亥革命。当时,欧洲一个报纸的记者采访他时就说:“辛灏年先生说过一句话,中共实际上是北京洋教专制复辟政权,我们认为是正确的。”那么,如果是正确的。这个洋教是谁呢?这个洋教是正教还是邪教呢?如果是邪教,它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是从马克思,这个路找对了。

从病痛的苦海中挣扎出来

文/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五十七岁,在修炼法轮功前重病缠身,整天整夜被胃痛、胃胀、胃酸的病痛折磨着,浑身无力,多年来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疼痛的时间有时长达十二小时不间断,疼的我喊爹叫娘。最难熬的是夜间,没睡上两个小时就被疼醒,经医生诊断是萎缩性胃炎,严重就导致胃癌。我万念俱灰,曾经想到死,可是挂念孩子们,就这样在疼痛中煎熬着。

虽不断的治疗,我的病不但没好反而又继续加重,我已经预料到我将要在痛苦的煎熬中死掉,于是我哭着给幼小的孩子们写遗书,嘱咐孩子们在失去母亲的情况下如何照顾自己。为不给孩子增加痛苦,背着孩子准备在自己不行时将遗书交给孩子。没料到被我的小女儿发现,她大声的哭喊着,妈妈,你不能死,我现在就领你看病去。我安慰孩子说,妈有一线希望都想活着,然后我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儿带我去了医院,经医生检查又是心肌缺血造成心前区疼痛,继续打针吃药,还是无济于事,我真的绝望了。

看看孩子们,我到处寻求与我同类病人的治疗方法,问到了一个熟人,他说我的病和他以前的病完全一样,他是因为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并向我介绍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的神奇。

当时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炼功场所,那里正在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看了两个小时。晚上回到家躺下就睡了一夜。奇迹发生了,身体舒服了!高兴的我一大早就去了炼功点学炼动作,激动的我逢人就讲。

从此我按照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用真、善、忍宇宙真理衡量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以我改掉了以往的自私、争斗、妒嫉,戒掉了吸了三十多年的烟瘾,清除了生活中肮脏的思想,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在佛恩浩荡中获得健康和道德回升,给家人带来幸福美好。

自九六年五月至今十多年来,我身体非常健康,走路生风,无病一身轻,在此我感谢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同时也感谢介绍我学法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使我从病痛的苦海中挣扎出来找到了光明。希望世人和我一样,从病痛中、从苦难中走向美好,别错过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的万古机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4/从病痛的苦海中挣扎出来-234026.html

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呼声:立即停止迫害(图)

文/台湾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午来台湾的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下午三点左右到达台北故宫附近,现场抗议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齐心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世界需要真善忍”。


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十二月二十日来台湾参加第六次江陈会,下午去故宫时,法轮功学员在陈云林经过的路线举起横幅“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陈云林并非在法轮功全球法律诉追的迫害元凶之列,但他是目前中共派遣来台的最高代表,法轮功学员告知这场迫害仍持续进行,中共必须立即结束残酷迫害。

陈云林在台湾的第一个参访行程就是到故宫参观,但早在陈云林抵达前,民间团体,包括法轮功学员,早已经在故宫内外等候,准备表达抗议。

法轮功学员蔡守仁表示,今天我们想在陈云林参观故宫的时候,表达我们的抗议,中共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空大商学系副教授江启先也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严重迫害,不只是把人杀掉,也企图把人的灵魂都摧残掉,甚至把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摘取拿去贩卖,并毁尸灭迹,这是非常惨无人道的事。法轮功在全世界都受到欢迎,还得到很多的褒奖,只有违反人性的中共在继续迫害法轮功,我们希望尽快制止迫害。

也在现场的台北市民洪清江先生表示,法轮功比较团结,因为他们的学员在中国受到共产党很严重的迫害,所以他们看清中共的本质,但是我们台湾有很多人没有觉醒,两岸交流对财团有利,对台湾人民不利。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12/24/12208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呼声-立即停止迫害(图)-233947.html

张鸣:复旦学生登山事件,谁最该被谴责?

张鸣

十多名复旦大学的学生被困黄山一段未开放的区域,为救学生一名民警坠崖牺牲。这个事件被披露后,网上对这些学生有很多批评。有的指责学生没有对牺牲的警察表示敬意,自顾自地回了上海,有的批评学生不买票,自己择路上山,还有的则批评学生选择了冒险,却让警察为他们牺牲。

其中,对牺牲者不敬,事后证明不是事实。而不买票自行上山,在我看来,首先需要谴责的是黄山管理处当局,风景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把山圈起来,收高得离谱的门票钱?如果我是学生,相信身临其境,我说不定也会选择不买票而自择路径进入。这些学生的过错在于,既然选择了冒险,就应该事先做比较充分的准备,包括了解气象资料,准备合适的登山设备,作为年轻人,不是不能冒险,但冒险之前,得有起码的科学精神,要把风险减少到最小。没错,警察的牺牲的确跟他们的冒险有关,但是,他们似乎不需要接受如此多的谴责。我们应该称赞那位牺牲警察的献身精神,但用不着把这牺牲跟那些遇险的学生做过分的联结。毕竟,作为黄山地区的警察,救人是他们的本职工作,涉险救人,本身就存在着风险。在这个世界上,冒险遇险者多矣,救险牺牲者也不少,但从来没听说人们因后者的牺牲,而谴责那些冒险者的。救险者谱写了一曲人道主义的赞歌,但被救者也不是致人死命的罪魁。如果按照某些人的逻辑,牺牲者的牺牲,岂不是没有了价值?

人都是打年轻时候过来的,年轻时的冒险犯难,虽然经常令大人提心吊胆,引起老师的责怪和批评,但是,人们事后回忆起来,多半是会感到自豪。如果谁都不敢冒险犯难,那么年轻的血气也就没了,后来还能干成什么大事?作为一个老师,我倒是觉得在当今的大学,需要的是鼓励人们去冒点险,练练胆,否则,一个个都温顺地缩在父母或者老师的怀抱里,像乖巧听话的小鸡,即使成才,也是循规蹈矩之才,没什么大出息。

所以,在我看来,复旦那18位学生的行为,虽然有该批评的地方,但过分的谴责,其实是不必要的。他们做的事,好些人都做过,我上学的时候就干过这种事,而且至今不后悔。我希望事过之后,复旦校方不要对他们过多地批评,他们在吸取教训之后,别因此而缩手缩脚,从此不敢冒险。

整个事件,在我看来最该谴责的,倒是事过之后,复旦大学bbs上出现的一则言论,讨论如何控制媒体,如何危机公关的问题,甚至建议复旦的新闻人要多占领媒体阵地,才会有很好的效果。依照惯例,大学的bbs校外的人是很少能登录的,参与讨论的多半是复旦自己的人。出了事,总是先想控制媒体,把盖子捂上,这是一个即使在官场,也显得无耻而且落后的思维,却能出现在一个名牌大学的论坛上。这说明我们的大学教育,的确出了问题。这些年来,我们的好些名牌大学,在处理涉及本校的负面新闻之时,几乎个个都比官场更像官场,不查事实,不讲是非,首先就是捂盖子,然后查内鬼,如果发现此新闻跟内部人士有关,多半会严加惩处,实在惩处不了,也恨得牙根痒痒,经常拿出来敲打,此后小鞋肯定配套地给。难道,我们的大学,就是这样维护自己的声誉的吗?

不过还好,此事出来之后,至少复旦官方还没有作如此露骨的表示,bbs上的言论,也未必有很大的来头。

来源:南方网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0/1225/article_18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