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刚:秦城监狱轶事(6)

刘刚

写完了揭发检举方励之的材料,我再接再厉,又接着写了一份揭发检举王丹的证词。证词是这样写的:

刘刚关于王丹无罪有功的证词

我和王丹刘晓波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刘晓波已经证明他没有看到天安门广场死人,这个证词已经被人民政府全面接受,刘晓波因此获得了重大立功嘉奖,并因此提前释放回家过年。如果刘晓波的这个证词就能获得重大立功嘉奖,我可以提出十个比刘晓波证词更具体更严重的重大立功证词。我揭发检举王丹的证词只是其一。

首先我证明:我没有看见王丹在中南海草坪上参加民主沙龙。

其次我证明:我没有看见王丹在香格里拉饭店绝食。

第三我证明:我没有看见王丹在白宫接见李鹏。

第四我证明:我没有看见王丹在金銮殿参加联席会议。

第五我证明:我没有看见王丹在紫光阁出席高自联政治局常委会议。

最后,我确实没看见王丹在天安门广场杀人。我用我人头保证,丁子霖的儿子不是王丹在天安门广场杀死地。

请中央公检法联合办案委员会立即根据我的上述证词,重新审理王丹案件。要按照我党的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的一贯政策,秉公依法办案,立即平反冤假错案,立即推翻强加于王丹同志的一切污蔑不失之词,还王丹清白公道,尽快赔偿因冤狱给王丹造成的一切伤害和损失。

至于说我到底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王丹天天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天三顿干饭,外加零食不断,说他去绝食,打死我也不干。

我看见,跟李鹏对话那天,我正跟王丹一道在香格里拉吃饭,说他参加了对话,我就是没看见。上中央电视台穿皮衣服扎红头箍的那个王丹,那肯定是个地下共产党,是我党打进敌人内部的卧底共干,绝不是俺北大的那个王丹。

我还看见,王丹是北大高材生,是好学上进积极进取的好青年,中国民主自由事业急需这样的合格接班人。

鉴于我党第三梯队后继乏人;

鉴于我党自己的娃们都不学无术;

鉴于我党太子们都不爱江山爱美人;

鉴于我党高干们都敛财有方,治国不力;

鉴于王丹为我国的民主事业做出巨大的和不可磨灭的贡献,象小平同志一样地是人才难得;

鉴于王丹已经写出了长篇反思,象邓小平同志一样地保证永不翻案;

鉴于王丹同志天才地杰出地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同志关于青年人是革命事业的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军的光辉理论,并身体力行地实践这一伟大理论,为在黑暗中摸索的中国人民指出了前进的道路和灯塔;

我,作为高自联的总设计师,我有权力隔代指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在此,我强力,大力,极力地推荐王丹成为我党第四代领导核心。

请中央考虑我上述意见,并遵嘱照办。

刘刚
1991年X月X日

如法炮制,我还写了好几份揭发检举材料,包括揭发陈子明,王军涛,刘焕文,及所有在我的审判中提供了证词并被判刑的人。内容就是我上面提到的那些,就是挣着眼睛说瞎话,证明这些人从来没有参加过联席会议,没有参加绝食,没有参加游行,没有参加高自联,没有参加民主沙龙,反正是可能用来指控他们的各种事件,我一概证明与他们无关。我还要求将我的这些证词转到有关法官、办案人员、及律师手里,并要求根据我的证词对所有相关人员重新开庭审判,并要求请我当庭为他们作证。

我第二天就将这些材料都上交小孔了。同时我也保留一份底稿,在监狱内设法传给上述提到的同案人员。

独立评论

Advertisements

刘刚:秦城监狱轶事(10)

捡绳犯罪(少儿素女勿进)

刘刚

必须声明一下:我讲的那个瓷瓶黄小姐的故事,是中国监狱里的经典故事。

不信的人,不妨到中国的监狱里去打听打听,问问那些老犯人,不是那些在看守所里呆过一年半载的人,看看有多少人不知道这故事。我最先听到这个故事,是在秦城1号从白虎队长那里,当然,王毅和温杰都有继承和发展,并提高到一个崭新高度。等我到了监狱里再给其他人讲时,刚刚开个头,就会被人打断,说是老掉牙了。我无从考究是谁在何地首创了这个故事,我不认为那是下流段子,我一直认为,那是犯人们以此来抗拒电棍的一个心理战术,至于管用不管用,那就因人而异了。

其实,在监狱里的很多词汇都有了新意或特定的意思。我在我的文章里,无法将所有的这种词汇都解释一遍,有时,甚至是想当然地就认定是外宾们都理解我们的词汇。你看,我这里又提到一个监狱中有特别意义的词汇,“外宾”,那并不是指外籍人士,而是特指狱外人士,是指自由世界的人士,而这“自由世界”又不是指西方世界,而只是指“大墙外”,而“大墙外”……

我就不用再解释啦吧?否则,那是没完没了地。

有许多词汇,在监狱里不仅有特定含义,而且还有典故。在监狱里只呆过三年五年的人,甚至都无法了解那全部典故的一半。就更不要说那些没有做过牢的人了。

比如说1991年底我发动集体绝食和罢工后,我家里人后来接见时,我就跟家里人讲过监狱警察王银山和杨宝玺曾经用四根电警棍电我。我想当然地认为这话是人人都懂得地。结果我们家人对外界说打我时打断了四根电警棍。这就太夸张了,结果监狱里的那些警察和犯人都一致说我会瞎编,连造谣都不会。说打断电警棍,那就相当于是我造谣说他们枪毙我时竟然会打断了四只五四式手枪,实在是没有人会相信的。结果,将我的信誉搞得极差,就像美国前几年发生的信贷危机一样,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向外界传我被打的细节了。

其实,在监狱里描述电警棍电人的程度是用电量的强度和量度来衡量的。电警棍发出的电脉冲的强度可用伏特来衡量,通常的是1000伏特,等到1991年时,凌源监狱使用的最高压电警棍是一万二千伏特。每个电警棍充电后大概只能持续放电一小时左右。那么,电警棍使用的数量就是衡量这电击惩罚程度的另一个指标了。通常,监狱里的人说用X根Y伏特电警棍电疗了N分钟,是衡量这个惩罚的定量程度,通过这几个数字,让那些在这种杀鸡儆猴过程中的猴们清楚地知道那只被宰的鸡的痛苦程度,猴们应该表现出的发抖程度。在凌源监狱,说用四根一万伏特的电警棍电疗某人时,那种恐怖程度足以令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发抖,有95%的人尚未尝到过那样的惩罚。

这里讲一个我因为不懂这些典故所闹出的笑话。

大概是在1991年底,我因为绝食,又被关进严管队。

所谓严管队,简单地说就相当于是监狱里的“双规”罢。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解释过严管队,在此不赘。严管队里每天都有新送来的因违规违纪被双规的犯人。新来的犯人首先都要登记,就跟在美国的入境登记一样。而登记官就是严管队里的大犯人,也就是管事犯人,或者叫“劳改积极分子”,是戴白色或黄色袖标的“积委会”成员犯人,而“积委会”是“犯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的简称,在监狱里,就相当于是共产党的政治局。

介绍了这些词汇,我才可以继续讲我的故事。有一天,又新送来一个犯人。先登记。新犯人笔挺笔挺地站到了登记官带袖标的积委会成员郝戈面前。

“你叫什么名?”郝戈一边记录一边问。

“王维佳。”

“几大队?”郝戈头都没抬,专心记录。

“教导大队。”

“中队?”郝戈边记录边审问。

“矫正队。”王维佳答。

“性别?”那不是废话吗?什么废话不废话的,都得一一问遍。

“男,28岁。”王维佳那可是老犯人,提前抢答了下一个问题。

“问你年龄了吗?”郝戈站起来了。

“下一个问题就该轮到问年龄了。”王维佳怯声声地说。

“站好!”郝戈厉声呵斥,已经来到了王维佳身边。

听到说站好两字,站得笔挺的王维佳立即先将右腿伸出大半步,然后又“啪”地一下两腿并拢,两手同时啪地拍打双腿,全身用力一挺,挺得跟马路边上的一个水泥电线杆一样,跟着吼了一声:“是!请主任指示”

“啪,”郝戈用拿笔的手抽了王维嘉的左脸,“我问你的是,我问你年龄了吗?”

“没有,”王维佳鼻子开始流血,但他被扇嘴巴时,全身稳如泰山,摇都没摇,应该是早有准备。

“啪,”郝戈用反手又抽了王维嘉的右脸,“谁让你多嘴?谁让你抢答?”

“是,保证不再多嘴,不敢抢答。”王维佳嘴也开始流血,但依旧岿然不动。

郝戈重新坐回到登记官位置上,将前面已经登记了一半的记录纸狠狠地撕了个粉碎。

“重来。”郝戈吼着说,就像张艺谋冯小刚吼那些戏子们一样。

反反复复,可以重来几次,全看登记官的心情和对新犯人的印象啦。我隐约还记得下面的对话。

“什么犯罪?”郝戈问。

“捡绳犯罪。”王维佳回答得一脸严肃。

“啊?你是什么犯罪?”郝戈不信,又问。

“捡绳犯罪。”王维佳回答得更加认真而又严肃。

“啊?你也是捡绳犯罪?”郝戈更加不信,问这话时,他又站起来了。

不好,这下王维佳非得吃大亏不可。我为王维佳捏把汗,并做好了准备,如果郝戈这一次再出狠手,我一定踹他。

但见郝戈背着两手,绕着王维佳不断地转圈,嘴里还不断地嘀咕着:“你也是捡绳犯罪?我怎么看着就不象哪?”

“报告主任,我确实是捡绳犯罪。”王维佳满脸无辜地说。

“你他妈的早说呀,”郝戈又回到了登记官的位置上,“你他妈的,真给我们捡绳犯罪丢人。”

“不敢,老前辈。往后请多关照。”王维嘉说得让我莫名其妙。

顿时,郝戈心情顺多了,态度也和好了,我为王维佳紧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握紧的拳头也收敛起来。后面的登记也就一切顺利了。

可我一直不明白,这王维佳分明在撒谎,郝戈为何不深究,不追问,反而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他?

听说王维佳是捡绳犯罪,我就猜想他十有八九是个捡破烂为生的。将他抓进监狱,一定是错案。我一定得调查清楚。

我找了个机会问王维佳到底是怎么回事,捡跟绳怎么就能给抓进监狱?这不是明摆着冤假错案嘛。王维佳跟我解释说捡绳犯罪就是盗窃犯罪。

“那你为何不说是盗窃犯罪?”我还是不解。

“盗窃这俩字不中听,讨人嫌。”王维佳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他心里在跟我说,“连这都不懂。”

“那为什么要将盗窃说成是捡绳啊?”我依旧不解。

原来,王维佳跟我解释说,有一个老前辈在登记时就说是捡绳犯罪,登记官不信,说捡绳怎么能犯罪。那老前辈又补充说,绳的那一端还拴了一头牛。登记官才明白这捡绳就是牵牛啊。从此,“捡绳犯罪”就成了盗窃犯罪的雅号了。

“哇,”我一啪脑门,想起了王毅常说的电影黑话:“原来是水中桥啊。”

大概是半年后,王维佳也被调到了严管队,成为严管队值宿小组成员,专职给监狱长办公室打扫卫生,官阶跟郝戈平起平坐了。

那一年春节期间的一天,突然全监狱戒严,看样子像是又有人越狱了。先是传说郝戈不见了,于是全监狱大搜查,同时巡警队的许多人开着摩托车到监狱外四处搜捕。闹腾到晚上,在王维佳看管的一个小库房里,就是用来装拖把吸尘器等用具的小库房里,发现了郝戈的尸体。据说郝戈的头楞是被人扯着头发撞茶几小桌给撞成两半。两半的脑壳里还放了几个没吃完的饺子。

郝戈是找到了,可是监狱警察们这时才注意到那杀人凶手王维佳早就不见了。于是又四处寻找王维佳。折腾到第二天,才在那严管队禁闭室里,也就是郝戈第一次给王维佳登记并扇他耳光的那个紧闭室里,又发现了王维佳的尸体。那几位到过现场的犯人跟我说,王维佳是用刮脸刀片切了大腿动脉,血都喷到了天花板上。王维佳临死前,还蘸着自己的血在反省室的地上写下血书:

“杨科长,对不起。”

还有半个郝字。估计是要最后再诅咒郝戈,尚未成功,就成仁去见马克思了。

说这话时,我是不愿相信的,因为说天安门血流成河的肖斌都要被判刑十年,还就关在我的隔壁楼,直到今天,谁若在这网上说“血流成河”或是说“天安门打死人”,都要被众多自称是学者的人指责为造谣和夸张,我哪里还敢说这种我不曾亲眼所见的“血喷”事件啊?那还不是自寻烦恼自找拍砖嘛。

最后补充一下,为何王维佳死在严管队的反省室里就没人发现呢?那是因为正赶上过年放假,双规犯人都送回到大队去过年了,这空下来的严管队反省室就归王维佳单独打扫管理了。他于是利用这个机会请郝戈去他那里吃饺子,于是就有了这场血流成河的血喷事件。

独立评论

维基揭密的阿桑奇赢得出书合同 150万美元

维基揭密的创始人阿桑奇赢得一项涉及款项150万美元的出书合同。预计他将在2011年3月交付手稿。

在接受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的采访时,阿桑奇表示他本不想写书,但是必须这样做才能支付他的法律诉讼成本,并资助他的有争议网站的运营。预计阿桑奇还将在其他市场和书籍连载方面获取利润。

阿桑奇是澳大利亚公民,因为他的网站泄露保密信息而激怒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维基揭密的最新行动公开了几万件美国的外交保密电报,更使美国政府大为恼火。

威士、万事达和贝宝等信用卡服务公司都停止了跟维基揭密的合作,切断了该网站获得的资助。

目前阿桑奇在英国住在一位支持者的豪宅里,等待有关引渡的裁决。

瑞典要求引渡他,向当局回答有关强奸的指控。阿桑奇的保释条件很严格,包括随身佩带电子跟踪装置,并每天向警察报到。

来源:VOA

为何李宁损失35亿的新闻上了排行榜首(图)

陈东


自从李宁点燃北京手铐奥运开幕式邪火,他的厄运就没断过!

【人民报消息】李宁遭洗仓,市值一天蒸发35亿元的不幸消息刊登出来不到半天,就上了动态网的排行榜首。动态网的主要读者是翻墙过来的大陆网友。为何这个消息引起国内人如此关注?因为李宁是2008年北京手铐懊运的奥火点燃者,这次懊运的主要参与者与捧场者一个个的都遭遇到懊运。

举几个例子,奥运主题列车的列车长李莉,在奥运开幕几个月前就因蹊跷列车出轨被撞死;「亚洲飞人」刘翔在奥运当天就飞不起来了;世界篮球中锋里身价最高的姚明脚部受伤没有间断过,比赛时只能坐冷板凳,正在被考虑退役或大幅减薪;而深受喜爱的熊猫「小帅哥」朗朗只因为被选中当「奥运熊猫」,居然得了癫痫,今年12月16日抽搐死去。北京奥运开幕式主题歌主歌手刘欢居然成了残废,整个人与之前判若两人!

而已入不惑之年的原体操名将李宁,2008年8月8日晚,被吊在「鸟巢」的半空中,直转悠到8月9日凌晨才算把北京手铐奥运的邪火点着。

一位网友评论说:「为什么要让李宁大叔跑那么长时间呢?人家好歹岁数也不小了,体重也不轻了,肚子也不扁了,您还要这么不厚道的把鼠鼠吊起来丢人现眼。」另一位说话更损:「点火感觉就是一个工人在高空作业,钢丝真粗,好比马戏团的杂耍,只不过这是一个肥肥壮壮的秃头老男人,有点『舍身炸碉堡的感觉』!」真能炸了碉堡也行,结果李宁把自己家的红火生意给炸塌了。

2008年10月份,华尔街日报以《李宁跌回地球 前景令人颇感不安》透露,李宁点燃邪火两天之后,2008年8月11日,也就是奥运开幕式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以来,市值18亿美元的香港上市公司李宁有限公司股票蒸发了三分之一。

报道讥讽的说:个把月前,中国前体操运动员李宁挑战地球引力,在北京「鸟巢」上空「飞天」点燃奥运主火炬。不过事实表明,市值18亿美元的香港上市公司李宁有限公司股票飞升的可能性要小的多。奥运会之前,李宁公司的基本面看起来良好:截至6月份的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8%,不过奥运会之后,该公司的前景看起来却令人颇感不安。李宁公司的首席财务长上个月辞职,据说各分销商的产品库存也堆积如山,而且,投资者也越来越怀疑李宁公司是否能将正面宣传转化为国内的强劲增长或海外业务的扩张。

2010年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港媒报导,产品销售危机,券商齐声唱淡李宁前景。面对销售预测欠佳,李宁体育用品公司股票遭基金洗仓,股价暴泻近16%,创2004年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一天蒸发逾35亿元。

分析师认为,李宁公司订货会的成绩差强人意,很大程度受品牌定位不清影响。相较其他主攻大众化市场的体育用品股,走高档路线的李宁产品加价至接近NIKE及Adidas的水平,但产品档次又不及这两个外国品牌。

这都是表面现象,就像刘翔突然失去竞赛实力,姚明的脚伤让他无法上场一样。

一位网友揭开了造成这一切不幸的迷底:「谁懊运谁倒霉,这个恶咒正在逐一体现在这帮歌功颂德者的身上。」

这大概就是网民如此关注李宁损失35亿元的新闻的原因。△

(人民报首发)


(getty)

拿「开除党籍」吓唬谁?

岳磊

【人民报消息】刚才到大纪元的三退网页看了一下,现在能统计到的三退人数是「86,561,802」。

现在到底有多少人退党,很难统计出一个准确数字,现在很多省级市级干部带团出国时,统统由义工们帮助退了党,这些数字是能计算进去的,但更多的人没有出国的机会,他们以什么形式退党的都有,有的写在人民币上,有的写纸条贴在外面的,有刻在墙上、山上的。所以到底有多少人远离撒旦党及其附属组织,尚不得而知。

中共过去声称有6千万党员,后来把80、90岁(不是80、90后),还有100挂零的人,都拽进来充数,说是现在有7千万人了。

可是,中组部今年下达紧急红头文件,说光2009年一年各地欠交的党费就非常惊人,中组部总算透露出一点儿退党的消息。

现在,有的党支书都退党了,谁去给党敛这份钱呢?因此文件下发了,但没人答理。于是中组部第二次下达红头文件,语调严厉的说,「党员、党员干部必须按时交党费。如无故欠交党费.一年以上,应停止党籍,两年以上以开除党籍处理」,并透露说去年一年各地欠交的党费就是十五亿二千万元!可见有多少人已经与撒旦党分道扬镳了。

「开除党籍」这种事在六、七十年代非常严重噢,连刘少奇听了都要哭,但现在……拿这吓唬谁?党绝对不敢动真的,因为100挂零的老太婆都哄进党内算了一票。要是把使党损失十五亿二千万元党费的人都除了名……?党不敢。现实条件摆在这儿了,目前咱们国家患老年痴呆症的人数还不足以把退党的坑儿都堵上。

(人民报首发)

江苏盐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盐城王步美、马俊等法轮功学员于2009年9月被非法抓捕,之后被中共公检法非法判刑。这些法轮功学员以前都曾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如今再陷冤狱。

王步美在2009年9月被非法抓捕,被盐城市亭湖区中共检察院构陷,遭非法判刑9年。王步美曾经在 2004年10月21日被江苏省盐城市中级法院判有期徒刑6年。2006年3月3日被假释。

马俊在2009年9月被非法抓捕,被盐城市亭湖区中共检察院构陷,遭非法判刑6年6个月。

马俊曾经在2000年8月被盐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治安非法抓捕。2002年1月8日被江苏省盐都县中共法院非法判刑5年。2004年10月假释。

凌海祥在2009年9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6年。凌海祥曾经在2002年5月被亭湖区中共法院非法判刑5年。2005年7月假释。

周映霞在2009年9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周映霞曾因去北京在2001年10月被盐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非法抓捕,2004年11月24日,2005年11月11日被盐城市公安局亭湖分局非法抓捕

杨基芹在2009年9月21日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杨基芹曾经在2002年7月被江苏省盐都县中共法院非法判刑4年,2004年7月假释

周贞明在2009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周贞明曾经在2004年9月被盐城市公安局亭湖分局非法抓捕。

2009年9、10月间,中共的盐城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了王步美、周映霞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盐城市“六一零”经过长时间密谋策划,罗织罪名后,于2010年6月25日在盐城市亭湖区法院对王步美等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为了更有力的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从北京请来三位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这天上午和下午,均由检察院公诉人对六位法轮功学员进行诬陷,妄加罪名。审判长以时间为由,宣布休庭。

2010年7月8日下午再次开庭。在法庭上,律师根据目前的法律有力地驳斥了公诉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有罪构陷,进行了无罪辩护。法轮功学员也分别从不同角度对自己进行了无罪辩护。可是中共法院在“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操纵下仍然将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审判长:杨碧蓉
审判员:胡中全  中共陪审员:施玉志
书记员:王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7/江苏盐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34142.html

湖北保康县六十六岁法轮功学员邵发容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保康县法轮功学员邵发容,原城关镇已故副书记汤光银之妻,生于一九四五年,现年六十六岁,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邵发容女士两次遭到绑架与非法关押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再次遭到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历经三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回到家中。

第一次受迫害,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二十九日,邵发容在城郊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遭到便衣刘燕的跟踪,被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人员李圣辉、陈世华、王平等八人非法抓捕,期间她被铐上手铐,并被非法审问。“六一零”人员竟然叫嚣:“炼法轮功比杀人放火的罪还大。”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大儿子把接她回家。

第二次受迫害发生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至八月十七日。邵发容在黄堡镇寒家湾村姜家山发放真相传单时,被治保主任乔士海诬告,遭到绑架,中共人员把她头上打了一个窟窿,鲜血流了一路,目击者见一个血人吓得不敢看。邵发容再次被戴上手铐,被拖进看守所,由“六一零”陈世华伙同镇政府熊坤荣、杨先园非法刑讯,无理罚款五千元。邵发容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邵发容去马良苏家寨发真相传单,遭到陈传禄的诬告,“六一零”陈世华、孙忠普再次绑架了邵发容。在马良街派出所遭到非法刑讯,然后被戴上手铐拖到县看守所。后当局非法开庭,在无原告、无旁听者、无辩护律师、无亲朋好友参加的情况下,只有邵发容和审判长周家珍出席的所谓庭审,邵发容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马大方将邵发容送往武汉市女子监狱第一监区七分区。那里是个服装厂,狱警每天逼迫她们干十六个小时的活,逼她抄写谎言文章。邵发容不背监规抗议对她的迫害,遭到罚站体罚。她根本不会写字,狱警就叫犯人朱方林打她,二十人住一间小房子。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历经三年多的冤狱,邵发容回到家中。

湖北女子监狱里面被非法关押的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她们对法轮大法师父、对大法都很坚定,每天都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三名法轮功学员是:
张琳:湖北省宜城县人,女,大约六十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杨书芳:湖北省溪水县人,女,大约五十岁,被非法判刑八年。
沈银霞:湖北省武汉市人,女,大约六十岁,被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7/湖北保康县六十六岁法轮功学员邵发容遭受的迫害-234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