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起死回生

【明慧网2011年一月三日】我是2006年得法的一名新学员,今年33岁。若不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这世上恐怕早就没有我了。

2002年我得了一场大病,经过4~5年的治疗,也不见好转,最后发展为肾衰竭,浑身开始浮肿,最后肚子也肿起来,就象孕妇一样,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都得靠家人照顾;大医院也去了好多家,对我都没有办法,加之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最后家里人从医院把我接回家里,说实话就是等死:当时我已经二、三个月没吃东西了,按正常情况身体应该不足80斤重了,应该是骨瘦如柴,可我那时的体重由于浮肿已经达到了180多斤重,浮肿的水在我身上就有100多斤,这是多么可怕啊!所以该准备的后事家里人都准备好了,所有的人都认为就是神仙来了也没有办法。

可就在这时一位法轮功学员来到了我的身边,说法轮大法能救我,当时我觉得自己都这样了,还能好吗?加之这些年邪党文化及无神论的灌输,所以不太相信,但在法轮功学员耐心的开导下,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觉得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我还顾虑什么?!就修炼法轮大法!

就这一念,从此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开始阅读《转法轮》,大约读了十多天的时间,我身体有反应了,浑身都疼,连骨头都疼,我知道这是好事!因为大法师父在法中讲过,净化身体的时候,会有反应,自己一点不承受是不行的。经过几天这样的疼痛,我开始大量的排尿,一天能排出4~5斤尿,大概两个多月的时间,我身体里的水已经完全从身体里排出,从此我成为一个健康的人。是大法创造了生命的奇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大法师父!感谢大法!

希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234463.html

Advertisements

他们发自内心赞美法轮大法

文/云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传世十八年,多少世人发自内心地对大法敬颂。我们从明慧网十二月二十七日发表的几篇文章中撷取几个片断,看看世人是怎样颂扬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的。

一、台湾民众对高雄市师铎奖获得者的赞颂


叶育涵所教班级的历届刊物


学生们的明慧日记与一周行为检核表

台湾高雄市教育界每年都评选“师铎奖”,即是评选特殊优良教师,名额非常有限。今年全市唯一一位国小教师获得者就是叶育涵。她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心得体会中她写道:

“师铎奖入决选后,评审委员们到学校访视,已毕业的家长前恒春海洋博物馆馆长到场推荐说:‘我的孩子当年很顽劣,遇到叶老师循循善诱而彻底改变,如今在国外大学修双学位了,只要一回国必定到校向恩师问好!’另一位家长是空军校官,语气激昂地说:‘我以中华民国的空军上校保证,叶老师是一位诲人不倦的好老师!’加上其他与会推荐的家长与同事们热烈发言,评审委员们感动地说:‘哇!今天中华民国的陆海空全部都出动了!’由此,我深深体会到我们要在日常生活中一步一脚印的去实践法理、证实大法!”

叶育涵最后说的这句话道出了实情,学生家长与同事们对她的褒奖正是她一步一脚印实践法轮大法法理的结果。也就是说,是她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待教育工作时,所表现出来的美好行为赢得了大家对她的赞扬。

二、悉尼华人对法轮功团体的敬意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清晨,悉尼法轮功学员来到市中心的拜莫尔公园集体炼功。来自中国山东省的赵先生一直注视着炼功场面,他对法轮功学员说:“我是一个普通人,出于良知,我一直都很关注法轮功团体。首先我对法轮功有一种敬意,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还有这么一群人能为了追求自己的信仰而坚持着,真是难得。你们这种坚韧的精神,我是由衷地敬佩。我经常走过唐人街,法轮功学员总是发给我一份资料,那些资料我都看。我从来也没有觉得法轮功有什么不对,人家有信仰的权利,你共产党迫害了人家又不让人家说话,这算什么?人家当然要说话,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共产党草菅人命,滥杀无辜,这谁都知道,揭露出来就说人家在搞政治,莫名其妙嘛。我认为人的最高原则就是道义的原则,我决不会因为任何一个政党而放弃道义的原则。”

这位华人非常明智,讲的很有道理。他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的很清楚。特别是他坚守的做人的道义原则,令人敬佩。他对法轮功的敬意还来源于他对现实社会的清醒认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法轮功学员们却在坚韧地坚守着自己的信仰。这位海外华人关注的可不是一个个简单的人,他关注的是法轮功团体。

三、大陆百姓对法轮功的高声颂扬

一位大陆大法弟子在心得体会中有如下场景的一个描述,很感人。

“一位老大爷,估计至少七十多岁,站在村边一间破屋前,满脸的沧桑,脸上的褶子很深很深的,衣服又脏又破,不知是子女不管,还是没有了老伴,孤单单地站在那里。我走过去,掏出护身符喊他:‘大爷,给你送福来了,祝你平安健康啊。’他开始有些愕然,好象没听清我说什么。我又大声说一遍,并把护身符送到他手上:‘大爷你说法轮大法好,你就有福了!’他真的马上跟着我喊起‘法轮大法好’,声音真大呀。我说大爷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是团员。我说我给你起化名‘康寿’给你退了吧,共产党坏啊,不信神,给你退了,神才保你啊。他很痛快地退了,然后手里拿着护身符边走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走到村子那头时还听到他在喊。”

法轮功修炼者劝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和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场面,恐怕好多大陆百姓都碰到过。当然了,形式可能不尽相同,但是法轮功修炼者们却都是发自内心地在做着。说的多好,“给你退了,神才保你啊”。面对大法弟子的真诚祝福,世人怎能不高声念诵呢?老人的大声呼喊,显然是受到大法弟子无私精神的感染。他颂扬的就是法轮大法啊!

我们摘取的三篇文章里的片断,看着好象分别是对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团体,以及法轮大法的颂扬,其实,这其中的关系非常紧密,甚至就是完全一致的。法轮功修炼者个人的形象,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代表的就是法轮功团体和法轮大法的形象;法轮功团体的精神也都是通过一个个法轮功修炼者所表现出来的。当然,法轮大法的形象也藉由法轮功修炼者以及他们所组成的团体来体现。实质上说,世人对法轮功团体与法轮功修炼者的颂扬,在相当大的程度又都是对法轮大法的颂扬,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来自于法轮功。

世人对法轮大法的颂扬越来越多,正在形成一种潮流,激荡着世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1/234331.html

马克思给无神论邪说披上共产外衣

文/德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每个人都想有一个家,家代表的不止是一个个人的天地,在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世态的沧桑之后,家意味的是心灵的归宿,家提供的是温暖和希望。在人生的旅途中,知道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生就有了可以期盼的动力,心中有了支撑自己信念的来源。人从何而来,又向何方而去?人是否有一个永恒的家,是人类千古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

对神的信仰贯穿了人类的历史:东西方的文明都从神话传说开始,各民族的传说都谈到了神的创世,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而世界上很多预言中都提到末世时,神会回来救人。对神的信仰是神给人规定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人生基本要素之一,也是人类能够维持道德的方式之一。人的本性中就是需要信仰的,一个人即便失去了对神的信仰,还是要找到其他的信仰和信念来维生。

每一个人作为生命的个体,面对自然和社会是脆弱和渺小的,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爱恨别离,人的心中时时刻刻总是有不同的信念在支撑着,才能面对每一天。有的人追求财富,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财富;有的人追求名望,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名望;有的人追求享乐,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享乐;有的人追求生命的升华,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可能就是对神的信仰。

信念和信仰可以支配一个人的行为和整个人生。所以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民族,相信什么是一件与人生和整个国家民族命运相关的大事。

有神论和无神论古而有之,是个人选择。无神论从历史到今天从来就不是人类信仰的主流。而在共产国家里,情况正好相反,无神论借助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推动下,通过夺取政权推动国家无神论,用媒体和教育等手段强行灌输无神论,同时使用暴力手段抵制宗教和人们对神的信仰,迫害不信仰无神论的人们。

马克思共产主义为何要宣传无神论

共产主义学说中,对无神论的宣传是明确而贯穿始终的。无神论的定义是:“不相信或者否认神的存在。”但是马克思执笔的《共产党宣言》的开篇就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按照共产主义唯物论,人死如灯灭,死了就完了,根本不相信灵魂,更谈不上“徘徊”了。这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清晰的揭示了一个许多人并不了解、但非常重要的事实:“马克思主义”源自撒旦教,马克思与魔签订了契约,在行使魔鬼的职责。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相信上帝确实存在,但是此后却背离神、仇恨神,他选择了信奉撒旦教,选择了成魔,选择了和神对立,在魔变后,加入魔鬼撒旦教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马克思本人清楚的知道神和魔的存在,却作为魔鬼的代言人,他用无神论诱骗了全人类,目的是想将全人类投入地狱之中。

共产主义者如此憎恨造物主的存在,并进而妄言提倡无神论,那么他们到底是被何种力量所转化,甚至意图取代敬天信神的思想在人类心目中原有的地位?要了解撒旦魔的一个关键点,就是魔恨整个人类,希望毁灭人类,想让全人类和它一起进地狱。

马克思的朋友Georg Jung清楚描述马克思所为之事,是要直接毁灭人们敬天信神的信念:“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戒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

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也确认了这一点。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弃置与造物主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虽然马克思等撒旦教徒表面公开否认神明,但对于他们所憎恨的造物主的存在,其实从未怀疑过,甚至透露出对他的妒忌。正因为如此,撒旦教徒就不可能是真的无神论者。撒旦教徒相信神和撒旦魔的存在,相信天堂和地狱的存在。而所谓的无神论只是他们行骗的方式。

纵观马克思主义在共产国家兴衰的历史,如同一场人间闹剧,写剧本的人从头到尾知道剧本是假的,而参与演戏的人们却纷纷在其中发誓,要把生命献给撒旦魔,相信自己经历的苦难和迫害是为了全人类的解放,到头来人们又纷纷从剧中逃离,回首往事如同一场噩梦。

中国人为何会相信马克思主义

五四运动时期,中国内忧外患,对中国传统文化持否定态度是当时中国人绝望的表现。在这种急于求成,有病乱投医的历史背景下,马克思共产主义和其背后的恶魔趁虚入侵。马克思共产主义描绘的是一幅“人间天堂”的美景,说是世界大同,经济丰富、各取所需、自由、和平、公正、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等等等等,它的谎言满足了人性中各种美好的信念和追求。当时的民众被欺骗的原因并非是真正搞懂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身,而是被其华丽的包装所蛊惑,相信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开端是觉得它所宣扬的符合了自己的人生信念,从相信魔鬼的精神鸦片中得到了“幸福的感觉”。

其次,马克思主义把无神论、唯物论和进化论包上了科学和主义的外衣,把邪说魔论美化成时髦的学说、思想和主义,吸引并欺骗了善良的人,尤其是那些知识份子和对社会有理想和抱负的人。

不可忽略的是,马克思共产主义不属于中国文化,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政党,而是由苏共培植成立起来的政党,其进入中国的历史并不光彩。中共为了粉饰其历史说:由于中国工人队伍壮大,工人觉悟提高,具备了成立共产党的条件,才成立共产党,这完全是捏造事实。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的回忆,说得清清楚楚,是共产国际派人来主导成立共产党;与中国工人阶级如何,毫无干系。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个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没有。为召开中共“一大”,马林(Maring)带来活动经费,给“一大”每位代表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先发一百元,临回去时,再发五十元。苏共的史料记载,共产国际资助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直接促成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苏共曾有这样的话:“假如把用在中国的宣传费运动费,和直接对付欧洲应用的军费比,那是省得多了!”

共产党从进入中华大地,以来屠杀、迫害和恐吓,伤害了数亿的中国人,这样的恶花又如何能结出共产主义宣扬的善果呢?直到今天,中国人自己也发现,“社会主义永远是初级阶段的”。

“马克思提出了虚幻的人间天堂,当共产主义者选择实践它的时刻,造出的是真实的地狱。”

在神和魔之间作出人生的选择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和无神论只是一个幌子,其真正目的是毁灭人类。信神的人是不会相信魔的,所以为了让人们被毁灭,就要改变人们的行为和思想,无神论就起了这样的作用,让人们否定对神的信仰,通过不信神而让出信仰的空间,这样才能让人们相信魔的东西。赤裸裸的魔鬼教义不会被人接受,就象没人会选择吃毒药,马克思共产主义就是精心包装的一剂烈性毒药,把魔鬼的邪说包上了“主义”的外衣。

人的本性是需要信仰的,这一点连无神论者都不否认。费尔巴哈对反基督教的政论家有很大的影响,马克思的宗教观受费尔巴哈影响至深。而费尔巴哈他自己曾经写出这样的话:“人类必须有信仰,但并不是你们所说的信仰。我们这些不信神的人也有信仰,只是我们所相信的,与你们,信徒们!恰恰是相反的东西。”(《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自古正邪不两立,一个人相信什么,信仰什么,其实不止是要在正邪之间作出选择,最终的选择是要在神和魔之间作出选择。

有的中国人会说,我什么也不信,我早就不信马克思主义了,我不信神也不信魔。这恰恰是马克思主义宣传无神论起到的效果:一个人可以在不知道撒旦教存在的情况下成为一个撒旦教徒,因为他反对对神的信仰,用完全唯物论的观点生活,否定信仰和道德准则。相信无神论本身就是选择了魔的意识形态,放弃了对神的信仰,这样的选择就是背离神的选择,被魔操控而不自知。

无神论是魔教邪说而不是科学

马克思主义反对宗教神学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反对有神论,其目的是反对人们通过宗教形式对神的信仰。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自称属于科学无神论,是科学无神论发展的最高形态。不但否定神的存在,而且打着科学的旗号骗人,让人们把对神的信仰和科学发展对立起来;而且给马克思主义披上了科学的外衣,使得人们错误的把它视为“科学”,从而更加迷信马克思主义。

真正的科学和科学家和神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被公认是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对神存在的看法闪烁着智慧的光采。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如咖啡杯等物,尚且需要一种力量来安排;那么您想一想,宇宙拥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均按一定轨道运行无间,这种安排运行力量的即是神。因此,今天科学没有把神的存在证明出来,是由于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而不是神不存在。总而言之,人的五种感觉是有限制的,无法感觉出神的存在,科学也无法否认神的存在。因此,我们应该确信神的存在。”

马克思本人不是科学家,更不懂得科学精神,马克思主义却自称倡导科学精神,是科学的无神论,这从头到尾就是反科学的谎言,而且借用科学来达到其欺骗的目的。

相信马克思共产主义无神论带来的是什么有神论和无神论是个人选择,可是在共产国家里,受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加上魔教的影响,无神论者仇恨和迫害有神论者这种现象尤其突出。在中国大陆,中共建政后,通过教育、宣传、文艺、媒体在中国大陆推行并向外输出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学说,并在其学说指导下制造党文化,被绑架的中国人被强行灌输无神论,没有其他选择。

被灌输无神论的人的一个突出的表现是仇视神和信仰,嘲笑有信仰的人,认为是封建迷信愚昧无知,而且对于迫害有信仰的人无动于衷,认为这些人“罪”有应得。殊不知这正是魔心中的想法,这样的人等于是配合魔在犯罪,自己成为魔操纵的傀儡而不自知。这样的想法和行为只会作出更多的坏事,从而离地狱越来越近,从而达到了魔的目的:毁灭这样的人。

今天的中原大地,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的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唤醒了亿万人向善的心灵,同时也触动了对神佛极端仇视的共产党。历史上神的承诺正在兑现之中,中国大地上看似平凡的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或者光盘,承载的却是救度众生的真相。放下无神论造成的观念和成见,静心了解真相,才能为自己的生命作出正确的选择。

参考书目:

Richard Wurmbrand:Marx_Prophet of Darkness
Peter Vladimirov: 延安日记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index.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1/234166.html

美国阿肯色州近日数千飞鸟坠地 官员惊疑

美国阿肯色州毕比镇 (Beebe, AK) 自新年的除夕开始,每天皆有飞鸟自天落地死亡,至今已达四、五千只,令官员惊疑。该州野生部正逐户收集鸟尸,将于周一(1月 3日)送检,以查明死因。

路透社报导,阿州毕比镇位于州府小岩城东北30英里处,人口约4,500人。自除夕下午起,该镇每天都有一些飞鸟坠地死亡,至今估计总数已达四、五千只。野生部官员如今正从屋顶上、树上与院子中收集鸟尸,将于周一送往小岩城与威斯康辛州麦迪生(Madison)检验,查明死因。

阿州渔猎委员会(Fish and Game Commission)发言人斯蒂芬斯(Keith Stephens)表示, 这可能与气候或紧张有关。“午夜时分各处曾燃放鞭炮,有可能在巢中的鸟儿们太过紧张而致命。”

斯蒂芬斯说,近几天的冰雹与闪电也可能令鸟们受伤,但到目前为止,并未在鸟尸上发现伤口。

除夕日,强风与龙卷风曾袭击阿肯色州,但受创最严重的地区离毕比镇有150 英里之遥。因此鸟们死因至今令人费解 。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5964

重庆省道公路出现70米整体塌陷 形成“孤岛”

据大陆媒体1月2日报导,1日上午11时37分许,省道103线108公里+200米处即涪(陵)丰(都)路南线涪陵清溪镇境内,一段约70米长的公路整体塌陷,断口最深处达3米。两辆私家车正好经过此地,所幸并未滑入断口。

约70米长路段塌陷

“事发前并没有吹风,但路边无叶的大树猛烈摇晃。”清溪镇四合村5组一目击村民介绍,上午11时37分许,路面上突然传来奇怪的撕裂声响,他以为地震了,赶忙往平地上跑。

跑出一段后才发现,一段约70米长的路段,两头开裂,整个路面往下沉,并朝着江的方向侧向滑动了近1米。

清溪镇张姓副镇长介绍,塌陷过程不超过20秒,是缓缓进行的,但是发出的巨大声响连长江对岸也能听到。

目击者说,事发时正好有两辆私家车驶进该路段,现场人员试图阻止未成功,两车被困塌陷区。

司机得救,手机被埋

张副镇长介绍,由于事先已经得到反映,现场早已有一位监测塌陷区的工作人员。塌陷发生后,他立即示意往来车辆停车,但还没等他叫喊出来,一辆黑色小车就开了过来。正在打电话汇报情况的他来不及说话,伸手将正打开车门的驾驶员拉住。

驾驶员被拉了出来,但是监测人员的手机却滑落到地面,并随着仍在晃动的沉降地基滑落到裂缝里,很快被大量的土石掩埋。顾不上手机和车,他们撒腿往安全地带跑去。另一辆车也是在此时开到塌陷地带的。

至少劝离百辆大货车

附近居民介绍,前天这里就出现了裂痕,市民通知了镇里安监办等部门。张副镇长介绍,他们安排了专人监测裂缝,并对大货车和大型车辆进行劝离。从出现裂缝到昨日事发,现场监测工作人员表示至少劝离了100余辆大货车。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5971

阿根廷北部发生7级强震

【大纪元2011年01月03日讯】2011年1月1日阿根廷北部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南纬26.8,西经63.2)发生里氏7级强地震,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的报告。

据美国地质勘探局地震信息网报导,此次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6时59分(北京时间1日17时59分),震中位于距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首府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市西北约160公里处,震源深度为583.6公里。

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AM890电台的工作人员科尔多瓦通过电话告诉新华社记者,由于地震的震源很深,因此地震发生时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市没有明显震感,目前当地没有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的报告。

此前的消息曾显示,该地震的级别为里氏6.9级。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3/n3130842.htm

猪流感在英国的传播快于其它欧洲国家

2011年1月3日 星期一

据英国广播公司1月2号报道,近日世界卫生组织日前透露,猪流感在英国的蔓延速度比在欧洲其他国家都快,英国政府对瘟疫的控制工作遭到越来越多批评。专家们警告说,英国猪流感病例激增但尚未达到顶峰,病例数将在未来两到四周内继续迅速上升。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字显示,在欧洲大陆国家流感类疾病的发病比例仍较低,但英国自去年10月开始流感比例急剧上升,并且大部分都是猪流感病例。目前英国有738名患者目前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至少17人由于心肺功能衰竭需要生命支持系统。流感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到了39例,其中36例是死于H1N1型猪流感病毒。由于流感爆发,英国全国各地的医院现已发出红色和黑色警报。

报道中说,现在英国迫切需要政府的行动来控制流感疫情传播。一些医生报告说国内流感疫苗短缺,但卫生部出面否认了这个说法。上周六,政府重新推出全国流感预防运动,以试图控制不断蔓延的流感。世界卫生组织在其每周的流感公报中报道说:“过去的三个星期中,(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英国的中度和重度两种流感病例激增,但病例数字还将继续增长。” “在欧洲大陆,呼吸系统发病率还比较低,但报告流感病毒的国家数目正在增加。”

英国的流感专家说,还不完全清楚为什么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英国出现了有那么多的病例,但它可能是由于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全国各地人口流动造成的。皇后玛丽大学医学院的约翰.牛津教授是一名流感病毒学家,他说:“这些数字仅仅是体现了整个欧洲的现状,但它可能在这个时候的人口流动有关。 我们预期案件数目将不断上升,疫情可能在未来两到四周内达到最严重的程度。” “这种病毒由人们的密切接触而传播,所以我们预期新年庆祝活动后病例会激增。” “政府决定重新开始鼓励良好的卫生习惯的运动是正确的 – 这是预防流感病毒的第一道防线。”

由于过去一周接受重症监护治疗的病人数几乎翻了一倍,卫生部长安德鲁.兰斯利决定重新推出全国流感预防运动。由于兰斯利取消了一般冬季流感预防活动,没有能够鼓励良好的卫生措施以防止该疾病的蔓延,并敦促弱势群体的人有预防接种,他因而遭到了强烈的批评。

另外还有一种担忧是5岁以下的儿童不能得到流感疫苗供给,尽管政府的接种和免疫联合委员会认为今年冬天的流感疫苗计划对于6个月至5岁以下儿童采取的态度是“审慎”。该委员会随后表示,五岁以下的健康儿童不需要注射流感疫苗。但他们坚持认为65岁以下的“高危”人群,包括有呼吸道,心脏病,肾脏或肝脏疾病的病人应当享有优先注射疫苗的权利。由卫生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圣诞节前夕,有460人由于患流感而在接受重症看护治疗。不过最新的数字表明,现在有738名患者正在接受同样的治疗 – 其中包括42个五岁以下的儿童患者。许多患者都没有接种过疫苗。在39个死亡病例中有一人是65岁以下,4例是五岁以下的儿童。

周四,詹姆斯佩吉特大学医院(James Paget University Hospital)发出了代表最严重状态的“黑色警报”,诺福克和诺里奇大学医院(Norfolk and Norwich University Hospital)发出了红色警报。“卫生应急”组织(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的施压团体)的主席杰夫.马丁说:“由于政府大力削减医护人员和医院床位编制,这个冬天是近十年来英国国民保健服务经历的最严重的一个危机。”

但是,卫生部发言人重申,英国流感疫苗没有发生短缺现象。 他解释说:“医生们已被要求检查他们的库存,如果他们的疫苗用完了,他们可以向附近的医疗中心寻求帮助,或者联系医院等以获得更多的疫苗。”“疫苗制造商和供应商仍然有库存以供医疗需求。”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肖瑞、唐丽编译报导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