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中共官方烟火师蔡国强到台湾“乱搞赚钱”

曹长青

自由时报

曾设计北京奥运和国庆烟火的中共官方烟火师蔡国强,竟被马政府请到台湾,设计101大厦的元旦烟火秀,结果出现争议,因为它根本不像原来吹的那样玄——说会爆出一条龙,结果吐出一条虫。以至某家统派报纸,竟往烟火照片上加颜色,强化爆破效果以遮丑,于是丑上加假。

其实蔡国强的烟火秀失败,还不是根本性问题,人们真正需要质疑的起码是这几点:

第一,马政府要纪念中华民国百年,怎么会去找中共国庆六十周年晚会焰火和表演的总设计师?北京的国庆,就是庆祝打败国民党、赶走中华民国,建立中共政权。马英九不是强调“中华民国”代表中国吗?怎么会把歌颂中共政权的人,请来纪念中华民国百年?作为请者,这不逻辑混乱到乱伦程度了吗?作为来者,这不是“两国通吃”吗?

第二,众所周知,马英九总统的两个女儿,都给蔡国强做事。而蔡近年不断跑台湾,开个人作品展(是他在海外最大的展),还拿到六千万元的爆破秀项目等。这里面有没有跟总统女儿的“利益关系”?蔡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的画展讲话,马英九的女儿做翻译;蔡在台湾拿到的画展费,竟超过给毕加索、梵高等世界名家画作的。这个蔡国强怎么这么“值钱”?是不是他身边有两个总统“千金”,他就成为“万两”?

这事如发生在西方民主国家,媒体早就会查个底朝天!不可想像,美国总统的女儿会给伊朗的官方烟火师做事。而中国是用千枚飞弹瞄准台湾的敌国;可堂堂的台湾总统,就心安理得地让女儿给这种敌国的官方烟火师做助理。当年北京国庆时,中共官媒就曾以“马英九千金参与国庆焰火设计”为题,沾沾自喜报道说,马英九女儿“是蔡国强的助理、英文翻译,更是发言人!”当时海外媒体曾不平地说,“中共官媒这样羞辱台湾总统”。事实是,马英九自我羞辱,更羞辱台湾!

第三,蔡国强真是泛蓝媒体吹捧的“国际大师”吗?近年来,中国有些艺术领域的鬼灵精,利用中国崛起被海外关注,到西方贩卖“中国”出名。例如蔡国强玩“火药”,黄永玩“指南针”,徐冰玩“长城” 被称为“四大发明”派中国前卫。这样做既符合北京官方宣传,又可以唬西方那些“中国不通”们。这些所谓“前卫”,只是精明的投机艺人。例如蔡国强用两万把小刀,插成一个飞机模型;用一百多羊皮筏串成巨龙形状,把狼群排成飞天状,将五十件褶皱衣服排成一条龙形,然后用火药把衣服炸了等等。都是毫无意境,更无思想的“玩”。

早就有中国艺术批评家指出,“蔡国强从始至终都是制造轰动效果的烟火玩家,其作品的纵恶媚俗性质更是不言而喻。”对蔡来说,“成名发财是首要的,他才不在乎什么社会消耗、环境污染、民膏民脂。”更不在乎“变成了政府的御用烟火师”。

而蔡本人的审美观也如此,这位在其家乡福建泉州做过毛泽东思想宣传员,至今还公开表示喜欢毛泽东、并在国共内战时毛的住处发起“延安艺术教育座谈会”(模仿毛当年的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官方烟火师说,“艺术可以乱搞,就要好玩”。所以,连吹捧他的北京媒体都说,蔡国强“神情中还流露出一种巫师气息”。蔡国强“巫”了中国,现在又来“巫”台湾,他有总统女儿保驾,巫力十足,更可“乱搞”了。

Advertisements

兰州监狱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监狱,又称大砂坪监狱,共有十一个监区,每个监区都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狱警对他们进行精神及肉体迫害。下面是几个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

一.七监区

沙里,男,兰州监狱七监区教导员;刘墩,七监区恶警,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两人在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有:把法轮功学员反铐在乒乓球桌上殴打、电击,让老龄法轮功学员站军姿,走正步,不让睡觉,唆使犯人殴打凌辱。

二.八监区

段晓露,男,三十七岁,兰州监狱八监区分监区长,外号“鸡眼秃驴”,此人极度仇视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毕玉杰、郎改忠大打出手。当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善恶有报时,段犯叫嚣:我不怕,有本事叫你师父一个雷把我劈掉。二零零四年,其右臂摔断后,不能亲自逞凶行恶,又指使犯人中的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折磨。

段晓露把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贾培孚从病号队调出来,随大队出收工,不让上厕所,或上厕所限时间,每到所谓伙食改善,让其他犯人将其饭菜争抢一空,还不让自己登记买货,不让他与家属会面。

二零一零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张涛被分配到他的监区时,段象打了一剂强心针,斜眼里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马上挑了邪恶之徒陈志刚、裴明奎等四人组成“攻坚组”,告诉他们,只要留口气,咋整都行。晚上小号就传出了张涛的呼救声。

段原是当地的泼皮,曾被劳教,后靠裙带关系混进监狱,当了一名狱卒,该犯最大的乐趣就是殴打、电击犯人,而且索贿手段嚣张,每当有犯人分到监区就问:有没有人管。如听不懂弦外之音,随后就在工种分配、减刑假释上百般刁难,如毒犯马某、张某没向其行贿,羁押五年之久没给减刑。

就是这种小丑被派上了用场,这些年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三.九监区

张海军,男,九监区教导员,唆使邪恶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金吉林的背上开水浇,烟头烫,不让睡觉,轮番连续殴打,金吉林被折磨得没了人形。兰州监狱怕承担责任,连夜把他送到酒泉监狱。酒泉监狱的恶警见状说:省城监狱的同行把人弄成了这样,搡给了我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34757.html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闰维荣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闰维荣,女,59岁,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非法抓捕迫害,由于精神与身体上的双重压力,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于二零一零年十月离世。

闰维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捕,送到北京清河县监狱关押五天后被吉林驻吉办事处公安送到吉林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清河监狱因不报名,双手被一个叫科长的恶警用带钉子的皮鞋踢得发黑,在被北京监狱关押期间,吉林市公安局带人抄了家,抢走了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和全部法轮大法书籍。

闰维荣第二次上访被抓捕到北京站前派出所,后被押于吉林市看守所,又关押十五天。第三次上访被抓后送到天津市女子劳教所关押四天。

闰维荣二零零零年讲真相,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吉林市新吉林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当地警察伙同龙潭分局警察把她送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还有一次发真相资料时,闰维荣被吉林市山前派出所绑架,后被送到新吉林派出所,当时由局长亲自逼供,让她签字不炼了,她不签,山前派出所去抄了家。在此派出所关押叁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闰维荣被街道主任和一个叫小粟的警察抓到金珠洗脑班十一天,后又被抓进洗脑班六天。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大约半夜左右,吉林市新吉林派出所恶警又非法入室抄家。

零八年七月奥运会期间,吉林市新吉林派出所恶警又强行把闰维荣抓走,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未收。同年九月,新吉林派出所片警小吕、小徐与街道共四人再次去她家骚扰。

十几年来由于精神与身体上的双重压力,闰维荣被迫害致双目失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最后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34751.html

美国往中国一看:这才叫资本主义!

作者: 周炯然

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高度集中、资本在生产和经济增长中作为突出要素而充分发挥作用。什么叫资本主义?资本集中的速度超快,资本转移、使用、运营的效率超高!­——这不是资本主义是什么?

原来的老定义,其实有许多陈旧过时:比如资本家、资本原始积累、资本通过资本市场得以集中和运营等等,这都是资本主义的外在表现。虽然没有资本家,但是比资本家还善于集中资本、运营资本、掌控资本、垄断资本,那还不叫资本主义?虽然没有充分的资本市场(或者说资本市场也有但是被权力操纵)但是资本的集中程度和发挥作用的程度超高,那还不叫资本主义?别老是拿老眼光看问题,要与时俱进,要符合时代潮流,更要理解“中国特色”——知道吗?

啥叫资本?别听教条主义的经济学家瞎忽悠,别只是往阶级斗争框子里钻,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宽一窄:宽的包括所有运行中产生价值的生产、经营、发展要素:资产资本、金融资本、人力资本、资源资本、技术知识资本(知本)。窄的就是指:能够被集中、被转移使用而用于增值的资金。

看看中国资本结构:

1.国家银行与人口年轻化的高储蓄率。注意:早在2008年,中国国民储蓄总额已超过20万亿人民币!在国家银行体制情况下,银行通过各种放贷途径和方式,居民储蓄可以在极大程度上被用为资本。

2.大量引进外资。中国吸引外资的水平连续18年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官方认为原因在于中国具有“良好的投资环境”,但其中包括了中国廉价劳动力和大量被挥霍的资源。

3.高税收及税收体系中的高度集中。中国税收的税种之多、税量之大、税收体系之集中、纳税范围之广泛和滴水不漏无不居世界一流。

4.土地财政。这可是独具“中国特色”的、高效而长久的资本集中渠道。近10年来,各地土地出让金收入迅速增长, 在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不断提升,其中2009年中国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达到1.5万亿元,相当于同期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而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金占预算外财政收入比重超过50%, 有些甚至占80%以上。到目前为止,一些一线城市如北京和上海的土地出让金超过1000亿元。2010年,土地财政收入高达2.7万亿元。

5.资本运营,其中以证券市场和资产重组为重点。2007年上证指数从2100多点涨到6000多点,整个资本市场的溢价能力从20倍市盈率上升到 30倍、40倍、甚至50多倍,融资效率空前提高,赚钱效应举世无双。2007年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的市值规模已经突破 3.27万亿元。2007年,中国经济的证券化率从一年前的42%连续跨过100%和150%两道大关,达到158%,比肩国际成熟市场水平;2007 年,中国石油公司回归A股市场,上市第一天即以71200多亿元人民币的总市值,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值公司,超过第二名埃克森美孚近一倍。谁说中国玩虚拟经济水平低?

被一些人高调赞颂的“中国模式”中,资本聚集程度和速度的惊人是其中“一条亮丽的风景线”。西方许多国家资本原始积累快的也要百年以上,而中国在短短的30年间成为地地道道的资本大国,的确令人刮目相看,甚至让西方世界瞠目结舌。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说明谁是社会主义,谁是资本主义,说清楚这个问题是一个本来不难但是在当下中国严重地 “被困难”的问题。在这个“标签论”的问题上,许多人根本不关心从严格的定义出发并且依照定义而进行严格的事实对照和客观评判,而是相信宣传标榜中的“标签”,所以关于“主义”的问题成为一个十分混乱的问题。算了,本文对此期间且会比。本文也不是为了说明中国与他国、包括西方、包括美国相比谁更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问题,渗入了意识形态,中国就永远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吧。

但是,本文这里还是要分辨一个比较“现实”一点的问题:一些口口声声要分清楚“姓资姓社”问题的人,一些口口声声要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人,如何看待中国的高度资本化?一些人口口声声高喊防止私人垄断资本主义,防止外国私人垄断资本主义的“入侵”、“和平演变”,防止“社会主义改变颜色”。究竟在防止什么?在中国,百余个大企业,就垄断了中国80%的经济活动,而且这种垄断还在进一步加强。所谓的“国富民穷”、“国进民退”,其实只要用经济学关于资本审视的理论和视角客观考察一下,就足以看出中国资本的垄断性、集中性早已达到“世界一流”的程度。比如,严重亏损的山东钢铁(国企)兼并了盈利的日照钢铁(民企)。说明的是什么?

据统计全国利润最大的10个行业中95%被各级高管控制。在上层有一份“内部文件”,题目是《关于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报告,其中披露:15000多名地、厅级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2500亿元人民币;这仅仅是国内可见存量。而他们在香港、海外平均每人拥有的财产超过1600万元人民币!其实,正如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人指出的,这至是不完全的、保守的统计数字,因为每年另有多达数百亿美元的中国资产,被偷偷非法调入美国、瑞士、加拿大等西方国家以及香港、澳门甚至台湾等地区。

多年以来,每一天都有上亿(1.3亿)“国有资产流失”。其实,所谓“国有资产流失”,无非是一种转移,即从名义上的“国有”转移为实际上的“私有”。

所谓社会主义,毕竟是有反映“社会主义性质”的指标的。无论按照经典的、发生学的、还是流变的、“混合型”的关于 “社会主义”的定义,毕竟有一些指标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比如社会主义肯定应该是大社会、小政府的主义;社会主义肯定应该是分配上不断缩小而决不是不断扩大贫富差别的主义;社会主义肯定应该是社会保障体系或二次分配充分发达的主义。按照欧文、傅里叶、圣西门、马克思、恩格斯等等社会主义创始人的理念,社会主义一定是言论自由的主义、公民民主权利得到充分保障的主义。

当美国往中国看的时候,发现的是高度垄断的资本主义;当中国人到了美国、欧盟、新加坡、南韩的时候,也会发现:人家那里头有太多的社会主义!

来源:作者博客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86137

跳出即将冲下悬崖的列车(图)

王华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每到年末年初人们总是希望能“温故而知新”,通过盘点逝去的人和物,以他人为镜,以史为鉴,走好未来的路。最近几年人们发现很多主动为中共恶行站台吆喝、利用自己的名气帮中共粉饰太平、欺骗民众、充当为中共恶行捧场的急先锋们,相继遭受厄运,噩梦不断,有的还因此丧失了性命。最近阅读了大纪元“为中共站台的名人连遭厄运”的系列报导,深感这件事的紧迫和严肃。

为中共捧场 违背天意

早在六年前大纪元编辑部就推出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准确无误的剖析了为祸人间百年之久的共产幽灵的本质。郑重声明中指出:“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社论还劝告那些“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至今已有8,600 万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共青团和少先队。

面对“退党保平安”的警示,也有人把其视为耳边风,继续主动为中共卖命,其中不乏表面上不关心政治,实际在为中共的愚民政策吆喝捧场的社会名流。他们自认为高洁,没在中共官场混个一官半职,不过他们无意中充当了中共的帮凶和助手。

为暴政喝采 就是中共的政治帮凶

比如说北京奥运会,这本是中共压榨百姓钱财,用来给其不合法政权涂脂抹粉、捞取民众认可的骗子行径,是类似于1936年希特勒搞的柏林奥运会那样掩盖人权迫害的罪恶闹剧,为这样血腥的“盛世庆典”欢歌捧场的人,无论他私下说了什么,客观上他是用自己的名气帮中共吆喝,为中共骗取更多的人气,他实际上充当了中共的帮凶。

从这个角度看,那些所谓不搞政治的社会名流们,只要他们为中共的暴政喝采,比如每年的春节联欢,那些颠倒黑白,粉饰太平的虚假节目,其实质就是在为暴行歌功颂德,这些名人的毒害性,有时比中共的党委书记的说教还更具欺骗性。客观上这些名流们都积极参与了政治,都成了中共的政治帮凶和政治说客。主动犯下这样的罪过,难得不该受天理的惩罚吗?


中国大陆的一些名人因帮中共高调做宣传(或做急先锋)先后遭到各种厄运。(网路图片合成)

随手翻翻近年来突然暴病死亡或连遭厄运的名人,无论是中央电视台第一播音员罗京,还是主要制片人陈虻,无论是小品演员高秀敏,还是相声演员侯耀文,无论是奥运舞蹈明星刘岩,还是奥运飞人李宁,无论从刘翔,还是到姚明……给中共站台的名人屡遭厄运。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从新闻界到演艺界,从体育界到教育界,从政界到商界,从外交到军事,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人,不过,有人只把这些厄运归咎于偶然,全然忘记了“退党才能保平安”的忠告。其实仔细探讨下,不难看出背后的必然原因。
 
为中共站台是干大恶事

在个人人品上,有些名人自认为比起中共官员的吃喝嫖赌、坑蒙拐骗,自己还算个好人,没干什么大坏事,其实,这是没有分清什么是人间最大的恶。中国人历来讲敬天敬神,把那些谤天谤神的人看成是十恶不赦中的最恶。就好比父母养育了孩子,而孩子反过来屠杀父母,上帝创造了人,而人反过来诽谤造就他生命的神。这样的忘本恶行是最不可宽恕的。而中共就是这样一个反天、反地、反人类的邪恶,光它用的各种政治运动就害死了8,000万中国同胞,它用马列邪教毒害毁灭了数亿人的精神家园,让中国人在信仰上无家可归。

这样的大恶在邪恶大环境下很不易察觉,就好比二战时的纳粹战犯。在希特勒执政时,在日本东条英机时期,他们执行命令屠杀犹太人、屠杀中国人,或利用自己的才能为纳粹军国主义歌功颂德,表面上他是个优秀军人或杰出艺术家,但实质上他在干着魔鬼想干的事,他的那些“杰出成就”只能成为他的罪过。在错误的大方向上走得越快越远,其犯下的罪行也就越深重。同样道理,今天这些华裔名人在中共虚假的盛世联欢中,主动扮演了协从和帮凶的作用,其结局自然跟其主子一样,遗臭万年了。

为什么他没遭厄运呢?

在二百年前,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个天理并不因为人们走入了现代化社会或无神论,而改变其运行规则。也就是说,不相信善恶有报的人,依然会遭到报应。按照佛家的说法,每个人的每一天生活,都是因为以前的因果报应而决定的,每天到处都在进行着善恶有报的天理运行。不光只有名人才面对因果轮报。只不过那些芸芸众生的报应生活,大众媒体无从得知而已。比如很多基层恶人遭厄运的事,数不胜数,无人报导。

也有人问,那些中共恶徒比文艺界的名人们更投身中共,他们为什么没遭报应呢?其实他们遭报应的比例更大,范围更广,程度更惨烈。中国有句古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报应的显现是有时间定数的。比如两个工厂同样经营不好,都走在破产灭亡的路上,谁先破产,就取决于谁的资金实力最弱。就跟人得病一样,由于人身体素质不同、对同一病毒的抵抗能力不同,其得病的症状就有所不同。不过天理是一视同仁、一律平等的。那些干了坏事还没有遭报应的,只是他的福分还没有耗尽,或清算他的时刻还没到而已。老天爷是慈悲的,总希望再给人一次机会来挽救自己。假如他继续助纣为虐,那等待他的必然是更加严峻的后果。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警钟长鸣了。坐在一列即将冲下悬崖的火车上,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跳出车厢,如今的中共就是一辆即将坠毁的火车,谁还在这件大事上糊涂,谁就会厄运连连,直到悔之晚矣。

http://www.renminbao.com

胡访美前 美联社披露高智晟受虐待细节


高智晟律师。 (大纪元)

【大纪元2011年01月11日讯】自从2010年4月最后一次在北京露面之后,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一直没有消息。美联社在高智晟失踪近9个月后,星期一(1月10日)公布去年四月对他的采访,内容是他在监禁期间如何受到警察的虐待。

高智晟在采访时对美联社记者说,只有在他失踪一段时间,或者到了像美国这样的“安全地方”,才能公布他的这一采访。

高智晟在去年4月与美联社记者会面之后两个星期,便再次失踪,直至今日。没有人听到他发出讯息,也没有人知道他人在何处。根据高智晟曾表达的意愿,美联社认为现在已是时候披露他去年4月谈话的全部内容。

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的采访时说,在被监禁的14个月期间,他被从北京监狱转移到山西和新疆的监狱,他所遭受酷刑折磨的程度,没有言语可以形容。

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脱光,轮番用手枪打他。最厉害的一次殴打持续两天两夜,警察打累了,就用塑料袋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扔到地上,直到他们休息过来,再继续殴打他。

高智晟说,间隔一段时间,警方就用皮带捆绑他,蒙住他的脸,还威胁要杀了他。高智晟说,在2009年9月的一天,折磨他的警察曾对他说:“你必须忘记你是个人,你只是个畜牲。”

他还告诉美联社记者,关押他的北京警方曾对他说,坐牢对他都已经是宽待了,“我们什么时候要你消失,你就消失。”

高智晟表示,2009年这次失踪期间,他遭受的虐待比2007年失踪期间更为严重。高律师2007年被绑架后,遭受秘密警察的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等种种酷刑折磨的经历整理成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发表到网络上,震惊国际社会。2009年2月4号,高智晟在陕西家中被警察带走后,再次失踪。

美联社最新披露的情况让耿和女士感到心痛:“这还是第一次听你们说。他每次受这种虐待他都不给我讲。所以,在4月份的通话中,他更是不会跟我讲。但是我看到了美联社的报导以后,我看到了出来的那张照片,他比我离开的时候老了将近20岁。我能明白他可能遭受更强烈的虐待和折磨。”

去年10月,高智晟17岁的女儿耿格在一封公开信中请求美国总统奥巴马介入高智晟的案子。她说,她父亲因为行使自由言论的权利遭警方绑架和虐待,希望奥巴马在11月的G20峰会上要求胡锦涛告诉她,她的父亲在哪里。

高智晟出生于1966年。他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多次控告过地方政府。他还曾上书中共高层,为遭官方取缔和打压的法轮功呼吁。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2009年2月4号,高智晟在陕西家中被警察带走后,下落不明,2010年4月在北京短暂露面后,再次失踪。

对于美联社最新披露的情况,美国营救高智晟的民间组织高智晟之友协会的张女士并不感到吃惊:“其实从去年美联社对高律师的采访我们都知道高律师受到的虐待是非常残酷、非人的。因为从他的照片,整个形象的变化脸型都已经变得扭曲了。”

美国民间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则已征集15万人的签名,呼吁中国释放高智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