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澳慎用“静脉输液”:打吊瓶近似小手术


2009年,我国人均输液约8瓶远高于国际水平,这种过度用药危害着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图为海军总医院输液室已坐满了输液者。 摄影 马晓娟


2010年12月16日,一些家长带着孩子在北京市儿童医院排队输液。2009年,我国人均输液约8瓶远高于国际水平,这种过度用药危害着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新华社发)

  国家发改委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平均到13亿人口,相当于每个中国人1年里挂8个吊瓶,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平均水平。“人均8瓶”的消息一出,立即成为民众的热议话题。

  按世卫组织推荐的用药原则,应该“能口服的药尽量要求口服,可肌肉注射不静脉输液”。在许多发达国家,输液一直是医生迫不得已才使用的“最后方式”。

  记者在连线采访中发现,在美国,如果病人看的不是急诊,医生一般不会安排静脉输液,对于含抗生素的“吊瓶”更是慎之又慎;在澳大利亚,当地人鲜有“输液好得快”的观念,很少有打吊瓶甚至打针的经历,甚至有人25岁了从未输过液,甚至都不知道“打吊瓶”的英语怎么讲。

  美国:看急诊才考虑输液

  本报讯 得了病到底是服药还是打针?世卫组织的推荐是“能口服的药尽量要求口服,可肌肉注射不静脉输液”。美国医生对用药十分谨慎,在美国人眼里,打吊瓶堪比一次小手术。

  静脉点滴退热慎重

  在美国,一般医生不随便给病人输液,除非遇到不得已的情况。得知中国人感冒发烧动辄就要输液后,很多美国人相当惊讶。因为当他们得病时,医生只是说多休息多喝水。

  轩洋是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家医院的医生,他介绍说,除非遇到特殊病情或病人,美国医生一般都遵从“可口服不注射,可注射不输液”的原则。如果病人看的不是急诊,医生一般不会安排静脉输液。

  在美国医院的急诊部,如果有病人正发烧、体温较高,医生也会安排病人输液,但这种输液的目的在于打开静脉通道,而不会立即在吊瓶加入抗生素等药物。轩洋特别提到,像感冒这种病,“病毒感染是不用抗生素的”。在病人开始输液后,护士都会在病床前待一会儿,如果病人出现明显不适就会立即停止输液,转而采取别的治疗方法。

  防病人产生抗药性

  对于中国有些感冒发烧的病人为了“好得快”而要求医生输液现象,轩洋表示,在美国,医生很受人尊敬,病人一般都是“绝对遵从医嘱”的,因此不会出现病人要求医生如何如何的情况。

  即使需要输液,美国医院也有严格的操作规程,如设备必须彻底消毒,使用一次性针具等。还有美国医生介绍说,医生不随便给病人输液主要基于四方面考虑:一是输液比较容易产生不良反应;二是交叉感染;三是为了减少病人在用药时的疼痛;四是避免病人产生抗药性。其中的第四点是考虑最多的。

  在美国,静脉输液由专职护士负责的。普通护士需通过具有相关资质才能成为输液专职护士,需具备不少于2年的临床护理经验和至少1年的临床输液治疗经验;并通过9个科目的考试,方可获得由静脉输液护士认证学会颁发的静脉输液专职护士资格证。

  美实施“医药分家”

  据介绍,美国采取“医药分家”的制度。医院附设一个小药房,但小药房只负责给住院部提供药品。门诊病人一般都是拿着医生开的处方,自己到药店买药。医生开药时“对症下药”,如果涉及要用抗生素,一般只开低端的抗生素,不会一下子就给病人开出高端抗生素。

  由于医药分家,医院里的医生对于每种药的价格不甚明了。对于老百姓来说,由于美国大部分人都购买了医疗保险,因此大部分医药费通常是由保险公司支付,因此病人对于自己看一次病、买一次药花了多少钱也不太清楚。

  记者连线

  澳大利亚 华人在澳生活13年 连“屁股针”都未打过

生活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美籍华人胡宇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在澳大利亚生活了13年,免疫接种打过针,还有一次在照胃镜前打过麻醉针,此外,不要说“吊瓶”了,就连“屁股针”都没有打过。

  嗓子哑只建议吃水果

  胡宇给记者描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看病经历。当时因为嗓子哑了无法说话而前往医院,医生看诊后什么药都没给她开,只嘱咐她去超市买些橙子吃、多补充维生素C。当了解到她的日常工作不需过多说话时,医生甚至认为不需开病假条,建议她继续上班。

  胡宇表示,在澳大利亚的医院和诊所里,看不到所谓的“吊瓶森林”,连肌肉注射的病人都很少。澳大利亚人生病注重休息。如果患上了咳嗽、感冒等可能具有传染性的病症,医生会给你开病假条让你回家睡觉,公司也会建议你休息以免传染给其他同事。

  胡宇表示,自己有一位同事前阵子咳嗽了整整一周,感觉很难受,但到医院以后医生只给他打了一针,并且交待他“一个月之后若还觉得不舒服再打”。

  中澳对待发烧差异大

  今年25岁的华人Ben是一名土木工程师,在墨尔本出生长大,由于父母是第一代移民,因此他能听得懂大部分中文,但他至今仍然不知道“打吊瓶”的英语应该怎么说,也从未打过吊瓶。另一位亚裔澳大利亚人Johnny也表示,自己30多年来从未因病打过针。他表示,医生即便是开口服的抗生素时也不会开多,一般最多开7颗,即一周的药量。

  胡宇表示,澳大利亚没有所谓的“退烧针”,医院也不会为退烧而给病人输液。对于两国对待感冒发烧的做法,她深有感触。

  胡宇说:“记得在广州的时候,我一发烧,家里人就会催我吃药以后去盖上厚被子睡觉,最好是能出一身汗。但澳大利亚人对待发烧的”土办法”却是冲冷水澡。即便是一个不满1岁的小宝贝发烧,父母也会把他泡到冷水里。”

  相关资料

  静脉输液技术

  日趋“方便化”

  静脉输液是利用大气压和液体静压原理将大量无菌液体、电解质、药物由静脉输入体内的方法。

  1831年,苏格兰医生托马斯拉塔第一次尝试着用静脉输血的工具给一位病人输入煮沸过的盐水溶液,该实验性的治疗方式是为挽救一位濒死的霍乱病人。虽然拉塔医生最后没能挽救大部分霍乱患者的生命,但他却因此成为静脉输液技术的先行者。直到今天,静脉输液技术不断发展,甚至出现了一两个星期不用取下针头的套管针。

  静脉输液

  出错率高

  静脉注射在感冒发烧等“战场”上,常常被称为“大炮打蚊子”,不仅浪费,而且还有隐藏的风险,可能造成额外的“伤亡”。

  有医生评论静脉输液称“这是一种侵入性、有创伤性的给药方式。它也可能引起很多的不良反应。”

  可能致不适甚至感染

  由于静脉输液必须借助医疗器械,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不适甚至感染。专家介绍称,即使注射器和针头等器具完全消毒,输液依然存在着其他风险:如果打点滴时使用的药液浓度过稀或过浓,就可能在进入人体后,破坏体内的电解质平衡;输液速度如果过快,或输入过多药液,还可能引发高血压、心脏衰竭和肺水肿。甚至,如果针管药液中混入气泡或者血凝块,还会堵塞血管,让心脏停止跳动。

  一半案例都会“出错”

  英国有研究发现,在静脉输液的配药和执行过程中,大约有一半案例都会“出错”,其中1%的错误是严重的,58%的错误则相对温和。

  2004年,英国国家病人安全专责机构首次发布关于静脉输液安全性的报告称,每年英国约有1500万人次接受静脉输液治疗,其中的大部分治疗都是顺利的,但每年出错案例都超过700个。澳大利亚的一项调查也显示,静脉输液过程当中的出错率为18%。研究于2003年对639次静脉输液进行了687次观察,为时4周。结果显示,124次出错当中,18%是施药错误,79%是执行不当。

来源:广州日报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115/article_116802.html

意大利医生怒了:中国的医药界太黑暗了

马三家劳教所辗转传出的揭露材料说明了什么?

飞宇

长期以来,马三家劳教所作为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之一而恶名昭著,马三家劳教所是中共树立的迫害样板。近日从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辗转传出几份法轮功学员写的被迫害信件,信件从几个侧面记录了在这个黑窝里正在发生着的罪恶。时间跨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到十一月底,其中包括:劳教所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攻坚”小组,迫害地点,迫害的直接责任人及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酷刑,以及酷刑的具体实施等方面的内容。这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劳教所里传出来的揭露具体迫害的文字材料,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一、直接证明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的真实性

就这几份信件来说,因为它直接揭露的就是正在发生着的迫害,而且是在劳教所内由受迫害者自己书写的,内容的真实性无可置疑。象其中的一个信件,是用记事的方式罗列了十月二十日到十一月十日这二十天内,劳教所成立的“攻坚”组对法轮功学员的具体迫害,包括:答卷,宣讲迫害通知,宣誓,以及具体的法轮功学员被带走迫害和带回的时间。

以往大法弟子揭露迫害大都是在迫害发生之后,由自己或知情者提供而整理出来的。虽说也是真实的,可是毕竟迫害已过,难免给人留下一点迫害是否真实的质疑。可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所传出来的揭露迫害的材料,不但足以证实正在发生着的事实,而且还为以前大法弟子揭露的所有迫害材料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支持。

二、间接证明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牢受到迫害时不能申诉与控告的事实

中共为了标榜自己法制的合理,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场所,专门设置了隶属于检察院的检察室之内的机构,以实现对司法的所谓监督。当然这些监牢也允许受到狱警虐待的在押人员通过信箱等方式投诉。可是法轮功学员辗转传出的这几份信件,也把中共在这方面的画皮扒掉。法轮功学员受到这么大的迫害,他们为什么不投诉?如果他们能投诉的话,他们还会通过这种方式把信件传出来吗?从信中揭露出来的事实我们也可以看出,直接指挥这场“攻坚”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就是劳教所的所长,怎么投诉?因此可以说,整个马三家劳教所已经完全沦为互相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组织,这个互相协助不但包括所有的狱警,也包括所有的科室,当然也包括负责监督狱警执法的检察室之类的摆设机构。

因此也可以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秘密的、有组织的系统迫害。这样有组织的系统性的隐蔽迫害遍布全国所有的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行管制的场所,而非指一两个劳教所或监狱。

三、劳教所内集体迫害的程式化与单独迫害的无底线

经过多年的迫害,中共这些监管场所业已形成特定的迫害模式。从信件内容可以看出,劳教所進行迫害之前先成立“攻坚”小组,并利用所谓的考试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摸底”。然后就是迫害前的放风,下发什么“整纪杀风”的通知,紧接着進行“宣誓”,用来寻找迫害的借口。

显然,马三家劳教所已经形成一套程序化的迫害模式。在其操作过程中,有目标地将它认为难以对付的法轮功学员陆续带到“东岗”進行隔离迫害去了。而这样的迫害是毫无底线可言的。以大法弟子朱学敏为例,她因不配合宣誓,被恶警张磊毒打,牙被打掉一颗。后又因声明三书作废被折磨两天三夜,血压升高至200都不放过。劳教所是将迫害的程式化完全与单独迫害结合起来了,这足以说明中共精心打造的这套迫害机制是极其邪恶的。

四、大法弟子不畏强暴的精神与寻求救助的现实

其中一份信件揭露的是具体迫害的情况。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朱学敏,因不配合宣誓,被恶警张磊毒打,牙被打掉一颗。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卢立萍,双手双脚被铐在床上,嘴用胶带封住,张君、张卓慧、张磊等恶警对她连踢带打,头发被揪掉很多。沈阳法轮功学员杜玉红精神失去知觉后,被送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24日,张磊用木锤打杜玉红的头和身体,打得满头是包。25日强迫灌食,用撑子把嘴撑开,再用盆直接往嘴里倒,撑子把嘴扎破……

这些如实记录的迫害事实真实记录了恶警的残暴,同时也真实反映出大法弟子的不畏强暴。

在中共一手遮天的劳教所内,中共的暴行很难为外界所知。为了制止迫害,她们才将这些迫害的事实传出。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揭露邪恶,呼吁世人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

五、充分暴露了中共的本性

先前大法弟子的揭露与这次由劳教所辗转传出的信件都反映出一个铁的事实,迫害时时都在发生着,而且极其的阴险与残暴。然而这一切都是出自于中共的邪恶本性。

很难想象,一个政党竟然能够对一个和平的修炼群体发起这么残酷的迫害,而且持续十多年。这个政党不邪恶就发生不了这样的事实。同样它不是如此的邪恶至极,它就不可能将迫害维持下去,而维持迫害的唯一选择只有使用暴力。中共奴役中国人民长达六十年,靠的就是暴力。中共的邪恶本性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施暴中完整地暴露出来。

这几份信件写在不同的纸张上,有的纸片很小,可见在劳教所内传出这样的材料是多么的不易。在正常的社会里,发生了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在有记录罪恶的信件传出后,当局必定要迅速介入。可是在目前的中国社会,中共一手把持政权的情况下,这些材料即使投递给中共的相关部门,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可是既然能够传出,它就能起到揭露邪恶,震慑邪恶,从而制止迫害的作用。

迫害还在继续,制止邪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的罪恶公诸于世,让世界看清中共灭绝人性的本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是对人类尊严的污辱,是对人类道德的巨大破坏,每一个有良知者都应该发出谴责邪恶、制止迫害的心声。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6116

四川惊现百米深“天坑” 仍在继续扩大

据大陆媒体1月15日报导,12日凌晨,沙湾区轸溪乡双山村张先生家屋后的菜地,突然出现“天坑”。截至昨日下午,“天坑”仍在缓慢继续扩大。

昨日清晨,在村委会办公室度过艰难一夜后,张先生大儿子又回了家。

与前一天相比,“天坑”又扩大了一些,有几平米菜地垮入坑中。万幸的是,“天坑”没有继续逼近房子,已经裂开的房墙没有垮下。

国土分局初步测量认为,“天坑”深度有约100米。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6113

全球多地再现群鸟死亡

全球大量动物死亡事件又有了最新报道。继罗马尼亚东部康斯坦察市不久前出现群鸟因酒精中毒死亡后,东北部罗曼市近两天又有数百只乌鸦死亡。而美国阿拉巴马州I-65高速公路边上近日也发现300只黑羽琼鸟尸体。

罗马尼亚数百只乌鸦暴毙

据罗马尼亚普罗电视台13日报道,两天来,罗曼市中心公园散落了数百只乌鸦尸体。大批乌鸦死亡引起了市民担心,专家随即展开调查,分析死亡原因。

兽医科尔内尔·帕韦列斯库说,乌鸦是生存能力很强的鸟类,不容易被饿死,近日当地最低气温都在零摄氏度以上,被冻死的可能性也不大。专家推测,这些乌鸦可能是因啄食了田间喷洒过农药的种子而死亡的。目前,当地专家正在等待实验室的分析报告。

此前,罗马尼亚黑海沿岸康斯坦察市一居民楼前出现30多只死亡的欧椋鸟。经调查,这些鸟是因为食用了葡萄酒渣后酒精中毒死亡的。

美国300只琼鸟栽地

英国《每日邮报》13日报道,美国阿拉巴马州I-65高速公路边上近日发现300只黑羽琼鸟尸体。

据悉,美国阿肯色州、路易斯安那州和肯塔基州最近相继出现琼鸟集体死亡事件。野生生物学家比尔·盖茨向媒体解释,阿拉巴马州琼鸟死亡的原因很可能是钝物所伤,卡车撞伤的可能性最大。盖茨表示,他检查过路面积雪中的琼鸟尸体,鸟身上有血迹,羽毛散落在尸体旁边。而在阿肯色州,路上的行人、车辆都曾被死鸟尸体砸到。该州野生动物保护官员奥比·金称,死鸟分布在街上、场地上、车道上,到处都是。对此,美国民众纷纷猜测政府在进行秘密实验或者“大灭绝”即将到来,而专家则坚持表示这些事件之间不太可能存在联系。

链接

进入新年以来,美国已经连续发生了5起大量飞鸟和鱼类离奇死亡事件。

报道称,在2011年新年夜3000多只燕八哥在阿肯色州小镇比比上空坠亡,专家认为这些飞鸟坠亡可能与新年焰火有关。距阿肯色州579公里的路易斯安那州 3日也发生了500只飞鸟坠亡事件。此外,一名肯塔基州女子对当地电视台称,她3日在院子里发现了数十只鸟的尸体。在该州西北部距鸟坠亡事发地点160公里的地方,至少有8.3万条死鱼和垂死的河鱼被冲上岸。另外,马里兰州切萨皮克湾发生了数万条小鱼死亡的事件。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6114

天安门立孔子像 外界批做样子

【大纪元2011年01月15日讯】一座总高为9.5米的孔子青铜雕像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国家博物馆北广场落成,同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的当年打倒他的刽子手毛像相互呼应,引起各方争议。中共官媒宣称这是尊重孔子的温良恭谦仁义博爱,大量网友却认为这是滥用历史人物为中共政权服务,贴补当下政治道德匮乏。

据大陆媒体报导,这座孔子雕像底座1.6米,身高7.9米,由青铜铸造,孔子双手和于胸前,目光深邃,凝视远方。

有趣的是,孔子像隔着天安门前的长安大街,望着紫禁城,同天安门入口上的巨幅毛泽东画像遥遥相对。 中共在上世纪六、七十代文化大革命,在毛泽东的指挥下“批孔扬秦”,打倒孔家店变成全国运动,拆庙堂、焚经书,甚至连孔子后代子孙的坟墓都遭掘坟。

各界对放置这尊孔子像有大量不同的解读,官方媒体称,为了弘扬和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但很多网友表示当局滥用孔子作为道德屏障,实际上正是道德基础匮乏的表现。

网友王思想讽刺道,“孔子像的屁股对着博物馆,意思是历史扯淡”。网友刘军宁表示,孔子终于正式被统战了,建议任命孔子为政协永久荣誉主席。

天涯网友zawd520520评论说:立孔老二是ZF(政府)要我们又做顺民,不要做刁民,这样ZF才好无穷无尽的剥削我们,当官的权利又可以世袭,犯了罪也是刑不上大夫。

网友上海之鹰和“醉卧景阳冈”纷纷表示,“立谁的像都不管用!”“别说立个孔老二,你就是立个马王堆女尸也救不了这个烂透了的王朝!”

有香港人网的网友称,任何历史人物在中共眼中何利用的利用!不能利用的就污衊诋毁批判!此乃共匪一贯手段!甚至今天歌颂明天批斗 !“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看风使利、盲从付祸毫无宗旨、谁是主人谁得势就是对!乃大陆六十年来被土匪统治写照!

历史学家程巢父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共把中国的文化都糟蹋得不成样子,现在是黔驴技穷,现在在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这是做样子给世界看的,表示他们维护传统文化。” 程巢父认为,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的90周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今天,孔子坐落在天安门前极具讽刺意味。

有趣的是,中共毛泽东曾同其侄子毛远新谈到批孔,毛远新转述毛泽东的话称:“ 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这段话在网络上流传开来,网友纷纷认为中共时日不多,快完了。

*专家:中共并未放弃马克思

去年初,中共当局力推电影《孔子》,更用行政命令停放好莱坞巨片《阿凡达》普通版,为《孔子》让路。不过,各方反馈消息并不乐观,票房惨淡,分析称《孔子》影片本身就是中共想要利用的工具。

中国著名汉学家余英时教授当时接受新唐人采访时提醒说,不能以为它真的放弃了马克斯,马克斯的四个坚持还在它的《宪法》上面,所以马家店还是继续在开,不过又偷偷的开了一家店,就用非官方名义开的店,这个店就是孔家店。

余英时说:共产党它执政的最高的领袖,不论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或者是胡锦涛,他们嘴里没有一次说过孔子好话,也没有一次赞扬过孔子,也没有一次提倡过儒家,它害怕被人抓到小辫子,包括做总理的人也是。

余英时说,孔子现在有可利用之处,比如《论语》上讲不要“犯上作乱”这是共产党今天喜欢听的东西;另外一个是叫你“安贫乐道”,现在贫富差距太悬殊了,唯一的办法是叫穷人还要乐道,各个学颜回,“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而回不改其乐”就是永远乐下去的活着,也不讲人权也不讲其他的一切,你就是再苦你还是因为国家强大而高兴而欢乐,这就是它的安贫乐道。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5/n31432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