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的”上甘岭”给谁听的?

胡子使美和竖子成名

作者:螺杆

先说说中国故事《晏子使楚》,齐国晏子出使楚国。楚国人想侮辱齐国,看晏子身材矮小,就在城门旁边特意开了一个小门,让他从小门进入。晏子心想,这不明摆着是在侮辱俺嘛,侮辱俺个人是小事情,但俺是齐国总理,侮辱俺,就是侮辱大齐国,于是就正言厉色道:“只有出使狗国的人,才进出狗洞。今儿个,俺出使的应该不是狗国吧?”楚国人一听,是啊,咱这不是自取其辱吗?只好改道请晏子从大门中进入了。这是说外交无小事。还有个故事,是《东周列国志》上的,说的是在齐鲁结盟的宴会上,担任鲁国大司寇的孔子杀了四个上台献艺的齐国女歌手,为啥?因为她们的节目是表演唱,内容是鲁国国君的母亲文姜曾经与她胞兄乱伦,这还了得?杀!其实那四个女演员有多大胆子?这个节目明显是齐国政府的安排,孔子也是杀给齐国政府看的。这也是在说外交无小事。以上故事中说的开小门和演唱节目,都是在外交场合搞的小动作,用意只有一个:含沙射影羞辱对方。

外交无小事,是周恩来的名言。据说周恩来最讨厌在外事活动中掺和小动作,文革时由江青指派的访法演出节目里有《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引起了在法华人退场。事后周恩来要求紧急更改节目内容,避免政治化,指示说外交无小事。这事件的另一版本是1974年中国艺术团准备访美,因一支歌曲而取消。原来,美方在审查中国艺术团的节目单时,发现其中一首男高音《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中有一句歌词: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美方认为这首歌曲不适合这次艺术交流,要求中方换歌或改歌词。而中方却认为这是个政治立场问题,坚决不退让,于是,一次本来可以增进中美友谊的艺术之旅,就因为一句歌词而泡了汤。其实周本来也是个搞这种小动作的行家,这方面有很多传说,比如在日内瓦会议时与杜勒斯握过手就扔了手帕什么的,等等,等等。

话说到这儿,就涉及了一个中国人和西方人的思维差别问题,东方人性格比较内向含蓄,有话不一定明说,但会婉转的说出来,或者以其它小动作隐喻,让对方听得懂,看得懂自己的意愿。

这类小动作,不光是做给国人看,更主要是一厢情愿的释放信号。举个最典型的例子:中苏交恶最危急时,苏联是想对中共采取斩首行动的,毛泽东吓的尿了裤子,欲与美国建交,就在天安门城楼上请来斯诺站在一起亲热示好,后来毛问尼克松,为什么你们不明白中国早就发出的这种友好信息呢?尼克松却感到一头雾水,咱哪有这份猜谜的喜好啊?再说斯诺他算个老几啊?后来的乒乓外交,也都是属于暗通款曲,近于男女通奸了。总之,西方人是宽容的,大部分老外是看不懂小动作的,所以常常被捉弄。

《我的祖国》(一条大河),至今在中国也是家喻户晓的爱国歌曲,这支歌曲本来就是专门为电影《上甘岭》谱写的主题歌。但我认为,即使是支民歌曲调,如果打上了深刻的政治印记,也会失掉它原来的质朴,变成有浓烈政治色彩的工具,比如《东方红》。这类歌曲,再翻回“芝麻油白菜心,一人两个女学生”的内容唱,别说是文革前要被杀头,就是现在这么公开的唱,也不会被允许,除非在共产党下台后。郎朗演奏的《我的祖国》,是一对红卫兵愤青作曲家夫妇(尹德本蒋泓)改编的钢琴曲,除了反反复复弹奏“好酒猎枪”,还加进了两段抗美援朝电影《英雄儿女》主题歌的变奏“为什么战旗美如画”,其中的政治含义是很明确的。所以,现在说郎朗不知道该曲的政治含义,演奏该曲仅仅是因为旋律优美等说词,是站不住脚的,是企图为中共的流氓行径去政治化,打马虎眼辩护。演奏这样的曲子,无异于客人在主人的欢迎宴会上当着众人的面,用主人听不懂的语言唾了一口:我x你先人!而主人也很大度:你x的很好听!

再说那个郎朗,依我看,郎朗就是个钢琴匠,一个出身于老愤青家庭的小愤青。他的成名,绝非艺术结果,而是政治加商业炒作的产物。他演奏技巧是有的,但是没有一点思想内涵。也是当今“中国形象”的典型代表,小人得志,狂妄自大的那种。你看他演奏时的那种娇柔夸张的做作姿态,摇头晃脑手舞足蹈,那是有思想的音乐家在弹钢琴吗?活脱脱一个机器人嘛,这种动作的灵感,很可能是来自中国落后偏远山区的织布匠,中国民间老式织布机的操作就必须是这种动作,比华佗的五禽戏还精彩。对他的演奏,上海音乐学院两位教授曾现场评说:他的演奏技巧几乎无懈可击,但其表情和肢体表达与音乐所表达的情感相去甚远,不知所云。

搞艺术这行,最忌的就是匠气,你的作品只有表现力没有意境没有思想,那必然流于匠气而成为匠人,作品再多技巧再高也不行,多而滥,所以在画界有“国画机” “油画机”的贬称,在音乐界也有钢琴匠,二胡匠之类的贬称。音乐绘画都是有思想有意境的,艺术造诣和音乐天才是两回事,不是随便就能培养出来的,要靠美的环境熏陶,仅这一点,以郎朗的年纪和学识阅历就不可能同步,他是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社会环境?现在的中国,有奥地利那样的音乐氛围吗?心灵能美到哪里去呢?郎朗粉们吹捧他演奏的“太伟大的内容”能是什么呢?“从他的心里通过指尖流出”的,又能是什么呢?无非是义和团愤青式的爱国主义激情罢了。且看郎朗这类代表“中国形象”的愤青们是怎样培养出来的?郎朗九岁时,父亲郎国任认为如果儿子不能成功的话,那还不如死。“要么跳楼,要么吃药”,把名利和艺术挂上钩。如今,已经成名的郎朗把父亲的教子有方公布出来,竟然得到很多家长的认同和模仿。据说其中一位父亲给了女儿400多个嘴巴,终于使女儿达到能够上台领奖的水平。当艺术被糟蹋到如此地步的时候,那也就不能称作“艺术”了,那只是成名致富道路上的一个工具。为了占领大陆的演出市场赚取更多的利益,一般境外艺人都会披上一张爱国的皮装饰一下自己,比如成龙,就是最典型的一个,郎朗这类成名欲极盛的愤青又惶能例外?

无论是普通家庭之间的交往,还是国家之间的外交活动,晚宴都可以说是美国人迎宾的最高礼节了,能出席这个晚宴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政治含义。所以郎朗选择这支曲子不可能是即埸发挥,应该是早有准备,而且中共方面也不可能不知道,不是事先安排就是默许。也没可能是政敌给胡下套,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因为胡要对老美做出让步牺牲点国家利益,所以要在面子上找个平衡,“堤内损失堤外补”,经济上打了小败仗呢,政治上就要打个大胜仗。而奥巴马,也未见得就不知道这支歌是怎么回事,也许《上甘岭》这电影他都看过了,但老美是个务实的国家,占尽便宜是大事,丢点面子是小事。如果是中国占了大便宜,早就大吹大擂了,胡锦涛也早就乐颠馅了,没见他一直在死沉个脸吗?没带夫人,就是做了输钱的准备,别说是乐不起来,压根儿就没打算乐。

你搞小动作是你的事,美国佬才不在乎你弹什么曲子。正如著名政治评论员dick morris所说:中国以低价把产品卖给美国,然后又把在美国赚的钱回借给美国,这样一来,美国人既可享用廉价产品又有钱花,很好!更何况送来几百亿的生意,也许人家私底下可怜你呢。老美很实际的啦,只要采购单子足够长,砸钱的数额足够大,面子一定会大大的给,你怎样意淫当然也就悉听尊便嘞,哈哈!其实这小动作,本来是给国人看的,不然怎么不敢在宴会上解释乐曲的内容含义?只敢回来吹嘘?在外交场合总耍这种小技俩,实质上是一种国格的低下,即使在普通交往中,动这种小脑筋的人也会被认为人格有问题,如果对方宽厚,最多也就一笑了之,但是内心中却是深深的鄙视,也只有在在中国,才被一些人奉为计谋,自以为得计。莫大的讽刺是,奥巴马曾在20国首脑会议上,当着胡的面宣布,美国不仅过去而且现在,都是朝鲜战争的胜利者!

搞小动作,玩小心眼,是党国强项。郎朗是无脑钢琴匠,根据领导安排做了一次反美愤青的猥琐表演,演奏之后还被国家主席拥抱了一把,自以为得计可以留名青史了,其实这是一种精心策划的政治伎俩,在给人家送过大礼之后,也让爱国愤青们尝一点毫无意义的小甜头,享受一点满足感,郎朗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人们也可以联想一下马戏团的表演。如果换个位置,肯定不行,中国人肯定会大声抗议,因为很多中国人的脑仁还停留在冷战思维下,这次玩小动作,就是意识形态主导思想的结果。而东道主方面,也毫不掩饰,在直播时把一切都说明了,曲调是来自哪部电影,电影的内容是什么,曲调的原名叫什么,属于反美性质的等等,都做了客观交代。所以玩这种小心眼外交,真的意思不大,人家只是不与你一般见识而已,因为这个对老美来说,即便人家真傻,也一点没有损失什么,何况还是装傻呢。

《我的祖国》这首歌,已经被国内网民“集体填词”,改成了:

女独:

一条大河臭又长,垃圾污水漂过来,两岸庄稼早毒死,若是那人吃了能抗癌啊,能抗癌……做成药片全球卖。

一条大河恶浪宽,风吹黄沙漫卷天,我家就在里面住,听惯了夜半豺狼叫,看惯了……恶狗逞霸道。

合唱:这是无比神奇的国度,无数苍生屈辱的地方,在这片炼狱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如雷的谎言。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1/0126/article_18482.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