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从德:向中共下跪改良没有出路

向中共下跪改良没有出路 — 《互联网与解体独裁政权&独裁统治》演讲

作者﹕封从德

大纪元2011年03月02日讯

谢谢这些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无名英雄们(自由网络联盟的专家),其实我跟他们很早就认识。我想,那些受到独裁专制压制的民众,也都非常感谢这些网络英雄。

专制最基本特征:垄断公共空间

互联网是人类第三次、也是最大的一次技术革命,这个革命就是让独裁专制的统治结构、专制体系无法再那么容易的伸展下去。

为什么?因为专制制度实际上是对公共空间的垄断,这是专制政权的最基本特征。民众有了公共空间,中共就会失去控制。比方说,87年元旦时,我们北大的同学有一个游行。在北大的三角地有些大字报,大字报上面写着我们元旦上午10点钟到天安门广场去聚集。这个三角地就形成一个公共空间。而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大的空间,一个没有国界的、全球化的超级空间,它使我们无论身在美国、法国或其它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和国内民众有任何脱节。

我们看到,北非目前的局势,就是从facebook上面开始演化而来。一个远在海外的Google高管人员,建立一个facebook的群号,让民众可以在上面交流信息,其实他是提前两天才回埃及的,实际上他在国外就可以把埃及的火给点燃。因此,作为互联网这样的一种公共空间,其最大特性就是,它可以比实体公共空间中那种贴大字报的民主墙有更好的隐身性。在中东和中国都是这样,民众破网成本很低,而专制国家要调动很大的资源才能控制互联网。

中国用于对付民众的控制成本已经超过它的军费支出。以后这种“颜色革命”还会不断发生,中共还会投入更大的成本,但它不可能无限的投入,它的经济根本承受不了。

有人担心,如果有一天在中国发生茉莉花革命或是牡丹花革命,中共会像2009年在新疆七•五事件那样,切断所有的网络和手机信号,那时候民众如何传递资讯?其实,只要有公共空间,我们就能够沟通信息。八九年我在三角地旁的楼上睡觉,都可以知道三角地那边正在发生什么事,因为美国之音会报导三角地的大字报上的内容。

像这次埃及革命,也有互联网被封锁的情况。埃及革命者确定二十一个会议地点,怎么确定的?他们就是靠一小群人,在贫民区里发传单,所以不一定要局限在互联网上面。大家还可以发传单。如果是中共把这个互联网关掉,那还有手机,手机不行了,那还有希望之声、美国之音,那都是一个个公共空间。寄信也可以成为一个空间,实际上人和人能够形成交流,就能够形成公共空间,这个就是真正的“互联网”,不是必须要用电脑软件才是互联网,我们早就有 “互联网”,从人类最早就一直有,只是我们现在有新的技术手段。所以关键是要形成一个中共无法控制的公共空间,形成一个全国性的互动,然后大家一起行动。

向中共下跪改良 没有出路

有了这样的很好用的公共平台、公共空间是不是就足够了? 89年有这么多人上街了,300多个城市都上街了,为什么89年没有成功?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89年那个历史阶段,我们学生们还没有形成一种共识,就是那种解体中共专制的意志。当时,我们还是向中共下跪,请愿改良,只有这种改良的意识,而没有解体中共的共识。后来有些人反思六•四事件,说八九年学生激进了。可是1999年中共为何又迫害法轮功呢?法轮功是最不激进的,在中南海周围几个小时很和平,临走时连垃圾都带走了,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现在,被中共专制爪牙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实际上已大大超出六•四被屠杀的学生人数。

89年,中共屠杀的学生市民数是3千人,现在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公布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为6千多人,这么和平的请愿付出的代价竟然是六•四的两倍。不是说你期待中共和平改良,它就会善意的回应你。还有后来不断出现的维权事件,也是代价高昂。中国民众现在开始觉醒了,会向北非和中东民众那样,一上来就要革命,一上来就要中共下台,这样我们才可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有明确的目标,我们才能达到目的。

在我看来,中国的民主运动一直在走弯路。六•四过后有一些所谓的中国知识份子,说告别革命。说革命不会带来民主、说辛亥革命反而带来这么多的专制等等谬论,所以转而希望改良。我觉得这是走了弯路,二三十年的弯路。现在我很高兴的看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命运的朋友,都开始意识到改良的路走不通。现在的中国需要一次真正的民主革命,它可以是非暴力的。谁说颜色革命就一定是暴力的?颜色革命不一定是暴力革命,但颜色革命也不一定不需要武力。我们现在看到北非发生的情况,虽然复杂,暴力非暴力都有,但是非暴力颜色革命在中国还是最可能的。

一方面互联网的发展就是中共的坟墓,互联网的特质就是专制的天敌。只要中共经济没办法离开互联网,中共的末日就不会太远,但是如何去推动中共末日更早的来临,我们就是要重新从改良的目标改回到革命的出路,那就是要解体中共。

民主革命不是由一小群人来决策,而是由很多草根参与者来决策。草根民众,像互联网引发的革命,其实就是草根民众直接参与的。所以民主革命一般不会是暴力革命,至少不会成为非常残酷的革命,因为它是由民众来决定的。

被唤醒后的中国人将非常勇敢

我认为,现在的中国人并不像有些人说的,没有其他国家的人勇敢。,而且我们六•四前六月三号晚上,面对机枪坦客,已经确定是真正的子弹,几十万人照样冲上去,那个勇敢的程度不亚于今天的利比亚老百姓是手无寸铁,还不像利比亚连精锐部队都站出来反对卡扎菲。中国现在时候没到,时候到了,中国人比谁都勇敢。只要你唤醒人们的正气,正气一旦起来,大家都会非常勇敢。

昨天大家还是为了钱而活着,怕死,怎么突然间不怕死了?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民众的希望被点燃了,燃起了对国家未来的希望。

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是比过去八十年代的年轻人更颓废,我觉得他们更有希望,为什么呢?几个月前有一个日本记者问我,怎么看现在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我就跟他讲,他们更独立,更有自我意识,他们能更好的交流信息,能了解外界更多的资讯等。我觉得这几个特征,将使这些新一代的年轻人,一旦进行民主革命,比我们这些“八九”前后的年轻人更有力量。

我们只要把民生议题提出来,把大贪官的财产搬出来,把中共掌控的土地和国有资产,把它划分成一万亿,一千一股,十亿人一人分千股,平分国产,自由竞争,重建公正。只要你把国家的希望和这些年轻人直接挂勾,他们将比我那个时代有更强的动力,有更高的技能,比我们更强。八九年时的年轻人,当时也被称为是颓废的一代,可一夜之间就变得爱国。只是当时那种“爱国”,其实是受到了中共的洗脑。从我们的老师到我们自己受到的教育,都是受到中共这种邪灵洗脑的教育,所以那个时候,从经济改革到政治改革,总觉得中共还有希望,所以根本提不出革命的口号。现在时代不同了,就是要学习中东、北非,口号要非常明确,让中共下台。

我相信,解体中共指日可待。中共解体之后,我们要设计新的蓝图,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任务。中国的民主革命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从孙中山开始铺垫过一些蓝图,我们将从这些蓝图上从新去勾画民族、民生和民权问题,我相信这样才能使中国民众有很强的动力跟上来。

Advertisements

滚雷追着“六一零”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炼,这些年遇到很多神奇的事,这里写下一些点点滴滴。

滚雷追着“六一零”人员

这事发生在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当时我们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在一楼,二楼住洗脑班人员,三楼住“六一零”人员。一天大雨滂沱,雷声大作,响雷一个接一个由远及近向我们这栋楼打来,越打越近,越打越响。突然一个炸雷打到楼顶的一个角上,整栋楼都震动了,那个位置正好是“六一零”的房间,只听到“六一零”、公安、街道和帮教人员呼喊着冲下二楼,可能他们当时正在开会。炸雷通过窗户又打到二楼,他们冲下一楼的大堂,缩成一团。突然,雷鸣电闪,一个雷夹着一个火球滚進大堂,转了一圈出去时,把大堂门口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巨型花盆,连同上面种的巨型铁树一起打到几米远。整个大堂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尖叫声,他们不知道再往哪儿跑了。

就在他们走投无路之时,也可能是谁提醒了,他们突然都跑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只见一个看管我的“六一零”人员冲進来,一屁股坐在我身旁,喘着粗气,不断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见我没作声,回头看到我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不解的问:你不害怕吗?我说:不怕,这些雷打不着我们,对我们不起作用。她自言自语的说:“还是在法轮功的人身边最安全。”

宝书回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六一零”人员要我的单位、街道、家人协同一起逼迫我,必须在七天之内将《转法轮》交到居委会,还强调一定是我经常看的那本《转法轮》。到了期限最后一天,我对着《转法轮》坐了很久,默默的流泪,但最后还因正念不足,交了宝书,做了一生中最糊涂的事。后来不久,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很快归正自己,回到大法中来。但交书一事一直令我痛悔不已。一天,我打开一个箱子,猛然看到我的那本《转法轮》书端端正正的放在箱子的中间,就是我交的那本,书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包书的封皮和里面夹的书签都和原来一模一样。我抱着书禁不住哭了。我跌倒了,师父把我扶起来,鼓励我继续往前走。师父洪大的慈悲是很难用语言表述出来的。将近十年过去了,此事今天写出来我还是泪流满面。

几年前的一天,我与同修见面,走在路上,听到清脆“当”的一声,我低头一看,地上没见什么,回家后发现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小法轮章不见了,小红绳子断开,但是还挂在脖子上,这是我仅有的一枚了,章没了,我把小红绳子扔了。去年一天,我把桌子收拾干净,准备好好学学法,当我打开盛装大法书籍的抽屉时,看到那枚丢失了几年的小法轮章回来了,完好无损,而且坠子上穿的还是那条红绳子!

用了的钱又回来了

我常年外出讲真相,到邪恶黑窝发正念,乘车费用不少,可是往往事后我发现,乘车卡上的钱没有减少。我悟到,只要我们走得正,一切师父都在安排。

一次,我约见一位多年不见、“七二零”后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的同修,我想和她交流交流。出门前,我从抽屉的信封内取钱,当时信封内装有一千三百元,我取走了三百元。见到同修后,因她近期在经济上遇到很大困难,开饭的钱都紧张,我就把身上带的三百元给了她。回家后,我又打开信封准备取一些钱备用,看到信封内整整齐齐放的还是一千三百元,我很惊讶,连数了两遍都是一样。师父啊!弟子在纯净心态做事的时候,您无时无刻不在帮着我们,我们唯有在救人中做的更好。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236781.html

震撼!环球时报版的歌曲《忐忑》

作者﹕清音

【大纪元2011年03月02日讯】《环球时报》是《人民日报》旗下的报纸,该报纸时常发表惊人言论,在新浪微博刚刚屏蔽“希拉里”,“洪博培”,“埃及”等等敏感词汇之际,该报总编胡锡进2月25日上新浪微博称“微博中国”是“中华文明多么有趣的一次延伸”。他还表示作为《环球时报》总编辑,“希望《环球时报》说真话,不回避敏感问题,用我们所有报导的总和,展现复杂的世界和一个真实、复杂的中国。”

怀着激动的心情读完了胡总编的发言,就如听完了能搅翻娱乐圈的歌手龚琳娜演唱的《忐忑》一样,雷人中掺杂纠结,纠结中略带疑惑,疑惑中倍感震撼,震撼后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原来,《环球时报》是继承了母报《人民日报》的精神,撒谎撒出了理论。党的优秀“同志”胡锡进做着一件违背普世价值观念的事,还满怀自豪感的说,这是中华文明有趣的延伸,真不知道这是让人民感到有趣呢?还是让人民肉麻?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在这转瞬即逝、不可逆转的人生旅程中,人民希望真实的活在当下,能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意愿与心声,这本是一件对于民主的国家而言,基本到不值得一提的事,可在中国,这样的活法却让百姓感到举步维艰,面临着被删贴和被跨省抓捕的危险,网民们还是选择了在仅存的网络空间中,诉说着在艰辛生活中的所思所想,令中国四亿多网民们欣喜的是,自己的意见在理性、客观的表达中竟是如此相同,在普通网民如出一辙的见解中,也起到了相互鼓励、支撑的作用。

党媒《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见此情景,2月28日又发表了社评:《中国互联网的政治贡献和缺陷》,文章称:“互联网把政府和民众之间的信息权利差距大大缩小了,民众的反应限制了官方决策的空间。中国互联网是快速发展中的事物,发展意味着变化和不完整性。网民的政治热情很高,对自己代表中国民意深信不疑。但网络上城镇年轻人居多,城市老年人和大量农村人口,仍基本处于互联网生活之外,互联网对中国社会的代表性既很直接,又有天然的缺陷。同时,互联网缺少其他表达途径的人群,通过它发出的声音经常偏激,甚至‘一边倒’。”

《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同志”的话,一时间又令舆论界哗然了,其实,网民清醒的程度要超乎党媒的想像,即使多是年轻人上网表达他们的意见,难道他们的声音就不是真实的民意吗?我想,胡主编的意思是,网络把负面的影响刻意放大,方便“敌对”势力的操控,所以要不惜余力的严格监控互联网,最好把国际互联网也变成国内局域网,这样才便于党的统治。对于当权者而言,这真的是一篇优秀的献媚文章,且冠冕堂皇的过滤了普通民众的诉求,侮辱着中国人民的人格与智商,可这样大言不惭的言论,确也令中国百姓们感到深深的悲哀,良知何在呢?

在党统治下的中国,经济完全失去平衡,是非观念被曲解,传统文化被破坏殆尽,普世的价值观念迷失,这个有着古老民族文化的民族已满目疮痍,这样的代价太过于沉重,人民在失去与牺牲中看见的不是曙光而是绝望,因此,要改变现状必须要抛弃这个带领人民走向深渊的“党妈妈”。

万事起于微乎,我建议,从现在开始,从自己做起,不看CCTV,不买共产党的任何报纸,抵制共产党的一切宣传,这样,党媒广告收入就会大减,到最后共产党只能靠下拨经费经营,高昂的经费定会带来困境,以此类推,《环球时报》胡锡进等追求金钱的人也就不可能替共产党卖命了,举手之劳却关乎着中华民族未来的走向,世间的公正、正义、自由只能靠人民觉醒后自己去争取,相信不久后,未来的某天,中国定会是崭新的!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2/n3185281.htm

从“养狗为患”到“疯狗末路”


利比亚反政府武装人士(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作者﹕夏小强

【大纪元2011年03月02日讯】1986年4月5日,德国西柏林一舞厅门前发生爆炸,事件造成3人死亡,其中包括两名美国军人。

1988年12 月21日泛美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47客机从德国法兰克福经伦敦飞往纽约时,在苏格兰的洛克比上空发生爆炸,机上259人无一人生还,飞机空中爆炸的碎片又导致地面11人丧生。遇难者中大约189人是美国人。卡扎菲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后承认是他策划了这次事件。

因为卡扎菲的恐怖行径,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把卡扎菲称为“中东疯狗”。但是,卡扎菲这条疯狗能够茁壮成长也和西方社会对其多年的绥靖政策有关,正所谓“养狗为患”。

养“狗”为患

利比亚是非洲第3大石油生产国,仅次于奈及利亚与安哥拉。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情报署公布的资料,利比亚拥有非洲最多已探明石油储量,截至2010年1月为止高达440亿桶。石油输出国组织公布数据显示,2011比亚原油日产量为157万桶。

利比亚是除阿尔及利亚外给欧洲提供石油和天然气的最主要的国家,它是德国第三重要的能源供应国。在其他方面来看,利比亚和欧洲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北非国家因其邻近欧洲的地理位置,成为非洲难民逃难前往欧洲的最佳跳板。据估计,在利比亚生活着约150万非法移民,每年都有数以千计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人们冒着跨越地中海的危险,从利比亚偷渡到欧洲寻找工作。过去几年,欧盟和利比亚就移民问题达成了协议。欧盟每年拨款5000万欧元给利比亚,用于照顾在利比亚的难民,以及为更加严格控制其边界提供资金保障。

在911事件后,卡扎菲为融入国际社会作出了不少积极的改变,“911”事件则为卡扎菲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提供了契机,“9•11”恐怖袭击后第二天,卡扎菲便向美国主动表示愿意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卡扎菲更向西方国家提供了利比亚国内原教旨主义者的名单。在华盛顿,逐渐涌现出一股要求政府与利比亚恢复外交关系的声音,一些大型石油公司都盼望能够尽快回利比亚拓展业务,部份人士开始对美国政府的强硬态度感到不耐烦。阿拉伯学者米尔顿说:“经过十多年后,我认为卡扎菲与他所领导的国家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美国政府是时候采取更明智和更务实的政策来解决与利比亚的宿怨了。”

卡扎菲家族的财产

西方和美国的一些利益集团为了经济、政治等方面的各种利益等因素而对卡扎菲政权的软弱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帮助卡扎菲家族聚敛了巨大数额的财富。

美国驻的黎波里外交官2006年制作的该报告的题目为《卡扎菲股份公司》。据该报告显示,卡扎菲的8子1女涉足石油、燃气、酒店、媒体、流通、通信、社会基础设施产业等狂捞金钱。该报告称,虽然准确金额无法确认,但每年有数百亿美元流入他们的腰包。

利比亚向海外投资的资本也是归卡扎菲家族所有,规模约达700亿美元。包括意大利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尼集团、航空工业公司芬梅卡尼卡集团在内。他们还持有英国经济报纸《金融时报》的拥有者培生集团3%的股份和意大利足球豪门尤文图斯的股份。

他们在海外还购置了大量房产。卡扎菲次子赛义夫2009年花费1000万英镑在伦敦购买了附带泳池、电影室、8个房间的豪华住宅。位于伦敦牛津街的占地 1.3614万平米的“PortmanHouse”也挂在利比亚的名下。利比亚还斥资2190万美元在意大利中部城市拉奎拉建设温泉酒店和矿泉水公司。这些财产多数归卡扎菲家族所有。中东专家们认为,卡扎菲家族在迪拜和东南亚地区银行设有秘密账户。

利比亚律师、海牙联合国刑事法庭成员沙洛夫估计,从1969年以来,利比亚的石油和天然气交易带来了数千亿美元的收益,其中一半划到了卡扎菲和其儿子们的账户上。他说,“卡扎菲有一个用于石油收益的特别账户。关于他坐拥820亿美元的传言是错误的。这是90年代的数据。实际数字现在肯定高得多。”利比亚起义者阿卜德尔马勒克估计卡扎菲的财产高达 800亿美元,其整个家族的财产高达1500亿美元。他对德国之声表示,“这些国家收益直接流进统治者家庭的腰包。普通公民根本没有获益。”卡扎菲声称,他将让国家的收入给人民带来直接好处。但这完全是谎言。律师沙洛夫说,卡扎菲不是让人民受益,而是用这些钱来支持雇佣兵和军队,维护其政权。

“疯狗”末路

公元2011年2月27日,在15只齐刷刷高举的手臂中,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一致通过了制裁利比亚的决议。决议要求冻结卡扎菲等6人的资产,禁止卡扎菲等16人的国际旅行,禁止向利比亚的任何军事援助,并且破天荒地在安理会的历史上,第一次决议将一个国家的首脑送交国际刑事法庭审判,包括中国在内的 15国一致投了赞成票。

旅行禁令包括:联络办公室主任医生,卡扎菲的行政保镖,情报机构的老板,国防部长少将,公用事业局局,特种部队长官,卡扎菲的女儿阿伊莎,汉尼拔卡扎菲,哈米斯卡扎菲,穆罕默德卡扎菲,Mutassim,萨阿迪,赛义夫阿拉伯和赛义夫卡扎菲,军事情报局长上校阿卜杜拉和卡扎菲本人。

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表示,这是安理会有史以来第一次一致同意把某个国家首脑提交国际刑事法庭。

但是,不要以为这全是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突然觉醒后坚持正义所做出的决定,还有很大程度原因是在“疯狗”再次发疯屠杀了利比亚上千名抗议民众后而得到的结果,同时还有西方大财团为保护在利比亚的投资,在看到卡扎菲大势已去而顺势做出的决定。

卡扎菲在2月22日的电视讲话中说:“战斗将逐个街道进行,直到利比亚获得解放”;并说抗议者们应该被处决。他重复“用死亡来惩罚”约50次,如果抗议者不投降就“一户一户扫清”。卡扎菲说,他“将战斗到最后一刻”。

利比亚人回答说:“我们也会这样。”不是联合国的制裁,也不是美国等西方大国的强硬表态,而是利比亚人民用觉醒、不屈服、鲜血和生命战胜了屠夫独裁者,使“疯狗”卡扎菲走向穷途末路。

下一个是谁?

进入2011年,从突尼斯、埃及到利比亚,专制独裁者一连串的倒台,表面形式各有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向往,在民众精神觉醒后,摆脱了内心的恐惧,勇敢地站出来向独裁者说不;同时他们也发现,貌似强大的独裁者其实外强中干,不堪一击。

中东北非的反独裁浪潮汹涌,专制独裁政权所剩越来越少,下一个会是谁?不管是谁,这股浪潮似乎正向世界的东方席卷而来,同时,不知道那些出于为自己的政治、经济等利益考量而丧失道德良知,继续豢养“疯狗”的西方国家政府,能否从卡扎菲的穷途末路中得到些有益的启示和警醒?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2/n3185173.htm

由“渺小”想到“呼兰大侠”

姜维平

近日,网民们发起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已被政府扼杀在萌芽之中,不仅大批异议人士和维权律师被短期监禁或软禁,而且,还先后有三个人被拘捕,于是,我们知道了本次“茉莉花革命刑拘第一人”——“渺小”的名字,因为她是在哈尔滨市下属的呼兰区出事的,由此,我想起了黑龙江省的“呼兰大侠”。


图片:左,呼兰县萧红纪念馆馆长孙延林,右,姜维平(姜维平提供)

海外媒体报道说,“渺小”是她的网名,她的情况目前有了比较详细的消息。据梁小军律师的微博留言,网友“渺小”真名叫梁海怡,是广东省从化人。其被刑事拘留的原因是在2月20日之前“把境外网站有关茉莉花革命行动的消息,转帖至境内网站”。 “渺小”平时主要通过QQ与朋友与网友联系交流。

在此之前,海外某网站的一篇报道曾说,“渺小”被捕的原因,是因2月20日下午5时在哈尔滨市政府门前的广场上,向聚会的群众慷慨演讲,她提醒人们保持清醒,争取自由,人权和平等,这时,她被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的警察抓获。博讯在随后的报道中,曾经引用过这种说法,但又确定有误,便再次做了更正,不论情节如何,她被刑事拘留无疑地与“茉莉花革命”和呼兰区公安局有关。

由于呼兰县是作家萧红的故乡,笔者以前曾多次到呼兰区采访,对那里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并且,与地方官员及公安部门亦相当熟悉,我奉劝他们要克制而慎重地处理“渺小”案,要本着对历史和人民负责的态度,和事实求是的精神,尊重和保护人权,尽快地让“渺小”恢复自由,如果,他们确有强势的警力和充沛的干劲,倒是应当把多年来积压的“呼兰大侠案”侦破。


图片:左,孙延林,中,姜维平,右,呼兰县摩托车主。90年代初摄。(姜维平提供)

90年代初期,黑龙江省的呼兰县曾冒出一个威震遐迩的“呼兰大侠”,其为男性,中等身材,日伏夜出,他手持刀枪,戴着头套,专门暗杀警察,神出鬼没,屡屡得手,共做案十几起,杀死警员十多人,把当地官员吓得屁滚尿流,有一位领导对我说,那段时间警察上下班时都不敢穿制服,他们严密地封锁媒体,没做一点报道,但整个呼兰县对“呼兰大侠”妇孺皆知,多年来,哈尔滨市的警力全力以赴,也未能破案,后来,“呼兰大侠”忽然自行消失了,成了来去无踪的江湖悬案,原哈尔滨市常务副市长朱胜文曾对我说,为了拉大网式地寻找“呼兰大侠”,曾对所有的人验血追查,连他都被抽过血,但依然无踪。多年后,有人目睹警察贪腐,愤恨无比,曾在大街上悬挂巨幅标语:回来吧,“呼兰大侠”!由此可见,当地警民关系紧张到了一种多麽可怕的程度。

我旧事重提,毫无恶意,我认为,“渺小”用文字所表达的聚会抗议的愿望,其基于中国社会多年积累的始终未能解决的矛盾,试问,“呼兰大侠”的传奇故事是伪造的吗?他为什麽光杀警察,不杀老百姓?为什麽,他杀了警察,从来不动钱财?当地老百姓说得好,警察太霸道了,他才替天行道!。。。。。。尽管如此,笔者依然认为,“呼兰大侠”触犯了国家法律,是犯了死罪!(阿波罗网编者按:“呼兰大侠”杀死的警察如果恶贯满盈,当然无罪。)然而,警察作恶多端,激怒了老百姓,难道这不是普遍存在的事实吗?总之,警察治国是专制统治者的惯性思维,而警察横行是政府腐败的集中的典型的表现,它的根子还是延伸在一党执政的僵化体制里。不改革没有出路。

唯其如此,“渺小”才是伟大的,她与“呼兰大侠”的不同之处是实质性的,她根据宪法赋予公民的游行示威,言论自由的权利,勇敢地利用现代化的通讯工具,传递了鼓舞人心的消息,凝聚了社会底层民众的共识,以和平民主非暴力的方式,表达善意,推进改革,何罪之有呢?

她不过是一个茉莉花般的弱女子,思想上酷似三十年代的理想主义作家萧红,其手无寸铁,只持一机,纤纤细指,轻轻弹出,转动着善良的愿望,表达了民众的心声,其盼望的愿景,不过是温家宝所承诺的政治体制改革,她既没有举起标语,也没有呼喊口号,更没有说推翻中共的领导,如此温文尔雅,错在何方?罪在何处?当局何必如临大敌,惊惶失措呢?难道呼兰区公安局希望人民不学“渺小”,而再起“大侠” 吗?我真的为呼兰区的公安局感到耻辱和羞愧!

据报道,2月19日下午3点,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警察找到了“渺小”,把她与已离异的先生一起带至其前夫单位保卫处接受调查,直到20日晚8时许才告一段落。晚上8点半左右,前夫获释,而“渺小”被带到呼兰区公安分局,晚12时左右,她被戴上手铐送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1日下午,其前夫签收了《刑事拘留通知书》,他说,指控“渺小”的罪名竟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警方称,他们依据的是刑法条文第105条。至此,我们已经明白了:中共虑及两极分化,民怨激愤的形势,特别是中东民主化浪潮对国人的影响,决定抓捕几个典型人物,恐吓群众,以杀一儆百,维护统治,故此,“渺小”成了替罪羊。

悲哉!黔驴技穷,历时十几年,找不到“呼兰大侠”的公安局警员,却在一瞬间就抓捕了弱女子“渺小”,其效率之高,令世人惊叹!他们并以虎狼之势,给 “渺小”戴上手铐,把她关进看守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重罪加以制裁,等待她的或许是漫漫的刑期,和无望的冬夜,但愚蠢的中共忘记了一个基本的事实:这一荒唐的闹剧发生于呼兰河边,它等于告诉中国的老百姓莫学“渺小”,请学“大侠”!那麽,其颠倒黑白,枉法追诉的专制统治能维护长久吗?

2011年2月24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7岁男孩拥有不可思议“磁力”(组图)

许多人都对特异功能非常感兴趣,有人认为特异功能是人类潜能的一种表现,只是现在的科学还无法给予解释,但无论如何特异功能都是许多人非常感兴趣甚至希望拥有的“能力”。近日,一名塞尔维亚的7岁男孩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他的家人声称这名男孩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引力”。


博格丹把各种各样的物品吸附在自己胸前

据国外媒体报道,为了证明他们所言非虚,这个家庭和男孩面对一个摄制组展现他这种奇特的能力。这名叫博格丹(Bogdan)的男孩把各种各样的物品吸附在了自己胸前,而他似乎对自己的身体能够吸附这些物品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连瓷器制的盘子也能吸附住

进行采访的MSNBC记者艾尔-斯提勒特(Al Stirrett)称博格丹似乎的确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斯特勒特先生表示这个家庭虽然并没有告诉这名男孩的姓氏,但他们似乎很高兴炫耀博格丹的这种能力,声称博格丹自出生起就拥有这种能力了。博格丹的这段视频显示,先是各种餐具与他“连接”到了一起,而后一个电视遥控器也被牢牢的吸附住。


有人戏称,博格丹可能永远不用担心把电视遥控器弄丢了

令人非常奇怪的是,这个男孩的这种能力似乎不仅仅对金属制品有效,就连瓷器制的盘子也吸附在了他的胸前。就当人们猜测可能是由于这个男孩身上出汗等原因把这些物品暂时粘住的时候,一个比之前那些东西更大更重的煎锅也落入了博格丹的“磁力”范围。

据这家人称,平时在家的时候,博格丹一般不能靠近任何电器,比如电视或电脑,因为会对这些电器产生干扰影响。有人戏称,博格丹可能永远不用担心把电视遥控器弄丢了。

来源:科学网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92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