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党员肉弹 与镇长同归于尽

【新唐人2011年3月3日讯】中国湖南耒阳市龙塘镇政府,近日发生一起人肉炸弹事件,一名镇政府离职员工身绑炸药和镇长同归于尽。案发后,官方否认炸药爆炸,称是一起纵火案。

星期一上午,湖南耒阳市龙塘镇离职员工李春生,身带炸药闯入镇政府镇长办公室,反锁房门后引爆炸药,他本人及镇长邓先成都当场被炸死。

知情民众:「镇长一進来,就看见不对劲了,镇长就问他你想干什么?(李)他说我没干什么,我就要你的命。他就把那个门锁了,反锁了。」

据知情民众介绍,李春生在镇政府计生办开了近20年的车,但工作一直没有给转正,去年他终于被调任龙塘镇支书,但仅三个月就被开除,因此对镇长邓先成积怨颇深。知情民众还描述了爆炸现场,相当惨烈。

知情民众:「在办公室炸的,那个窗户炸扁了,那个防护网都炸扁了,隔壁的玻璃(给)冲掉了 」

据了解,爆炸案发生后,龙塘镇政府办公大楼随即被警方封锁,不准群众靠近。官方还发布消息称,该案是一起纵火案,有关此案的网上消息,目前也已经全部改成通稿。

新唐人记者舒涵、特约记者田溪采访报导。

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3/03/atext499514.html

Advertisements

中共特务借新西兰天灾陷害法轮功


法轮功团体参加基督城圣诞游行

【大纪元2011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辛鸿新西兰奥克兰报导)正当全世界都在为新西兰基督城地震中死去和受到伤害的人们而悲哀之时,中共特务假冒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向所有的新西兰国会以及各个城市的议员散播毁坏法轮功名誉的邮件,将基督城地震归咎于当地人不接受法轮功,这种恶劣的企图和低劣的手法遭到新西兰议员的抵制和法轮功学员的谴责。

奥克兰市议员:污蔑信背后的因素是中共

接到冒名电子邮件的奥克兰市议员凯西博士 (Dr Cathy Casey)表示,这封邮件的内容让她大为震惊,她想像不到除了中共谁还会借用基督城地震这个话题来陷害法轮功。她说:“有谁或者为什么要在(基督城地震这个敏感的时期)这样做,我的经历告诉我背后的因素一定是中共。因为此前不久,所有的奥克兰市议员都收到了中共奥克兰总领事的官方信件,阻止我们前往观看神韵演出。”

凯西博士表示用这样的方式攻击法轮功令人惊骇,她说:“我非常了解法轮功学员, 他们都是热爱和平的。 中国(中共)政府镇压他们,剥夺了他们的权力。中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毁坏法轮功的名誉,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一直支持法轮功,所以陷害法轮功的邮件只发给了她,但就在当天,在收到其他几个议员的询问后,她才意识到中共这次又干起了于上次干扰神韵演出同样的行径。


奥克兰市议员凯西博士(Dr Cathy Casey)

新西兰法轮大法学会:中共陷害法轮功 自暴其丑

在得知中共散播污蔑邮件后,新西兰法轮大法学会于2月27日在给议员们的公开信中指出, “发信者将基督城人民所受到的地震灾害联系到他们不接受法轮功上。这个人根本不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他(她)显然是在蓄意诋毁法轮功的名誉, 这也正是中共12年来所不断使用的迫害法轮功的手法之一。”

新西兰法轮大法学会主席方三岳先生表示中共这种做法 “愚蠢的难以置信”。他表示,在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中共一直是在用谎言欺骗着善良的中国人,如2001年中共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以及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嫁祸法轮功。他说:“中共的这种骗人伎俩在它严密控制的中国社会都行不通了,而在西方民主社会再使用这种惯用的流氓手段,只能加速人民认识它的本质 。”

方先生表示,上次干扰神韵演出,中共给所有的奥克兰议员,国会议员及外国驻新西兰使节发了干扰信,这次它们又把陷害邮件寄给了新西兰所有各个城市的议员。 他认为,中共一直都在用共产专制灌输的愚蠢思路来考量民主社会政治家和人民的智商,但每一次对法轮功及其学员的攻击和诋毁,不但让西方社会更加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还帮助人们进一步了解法轮功。

他说:“许多奥克兰市议员在刚刚收到这封诬衊法轮功的邮件后很迷惑,法轮大法学会的公开信件帮助他们了解了真相。” 奥克兰市议员凯西博士说,“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 在(基督城地震)如此关键的时候,中共的这种做法(对议员们)是一个绝对的震惊!”

罗托鲁阿地区议员查理斯.思德特(Charles Sturt)感谢法轮大法学会的信告诉他事实真相, 他说:“我根本不相信那封(诬衊)信讲的是真的, 那带有种族歧视式的口吻引起了我的关注, 因为我们新西兰是一个多元文化,大家互相包容的社会。”

另外一位元也是罗托鲁阿地区的议员朱莉.卡尔南(Julie Calnan)也在回信中表示对中共的诬衊信既惊讶又厌恶。她说:“感谢你们告诉我法轮功真相,我现在明白了那信中所抹黑的不是法轮功的原则。”

基督城法轮功学员:我们在实践着真、善、忍

新西兰法轮大法学会对议员们的公开信中表达了法轮功学员对基督城人民遭受的地震伤害的同情和关心,并且表示住在基督城的法轮功学员同样在这次地震中受到损失。他们在去年的9月份以及这次地震后都参与及捐助本地的灾后救援工作。

基督城法轮功学员闽先生表示:法轮功学员也是社会的一员,地震后也和其他的市民一样积极参与救灾和修复家园的工作。他说:“我们这里每个学员的家庭和工作都在这两次地震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和影响,但据我所知道的,有的法轮功学员通过红十字会等机构捐钱,有的去避难中心送食物,有的去市政厅要求当义工。我们不需要宣传,用纯净善良的心去帮助别人,我们就是在实践着真,善,忍”。

闽先生表示自己在基督城居住和工作了近20年,与这里的各族裔的民众和睦相处,喜欢这里多元包容的文化气息,自由民主的环境。在过去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2年中,他和其他基督城的学员一齐走上街头介绍法轮功,讲清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得到了基督城政府和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尽管这些年中共通过各种手段企图干扰法轮功团体参加圣诞游行,但都遭到了基督城市议会的拒绝。

闽先生想对奉劝那些参与这封陷害信的人不要再躲在暗处,与邪恶为伍,希望他们走到阳光下,来了解法轮功。他说:“信仰真、善、忍的人没有敌人”。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3/n3186565.htm

一颗金光闪闪的大法粒子

文/云南大法弟子 群缘
【明慧网2011年一月十六日】每次我送同修大姐去乘公交车时,看到她那样艰难的动作,好不容易才能上去,还要有人帮助,否则是无法上去的。我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见她坐好,看着车走远了,心里祝福她一路平安到住所。

三年前认识同修大姐,她是一位北方某市流离失所在外多年的老年同修,现已八十二岁了。她到我市后,一位同修介绍我们才认识的,她对我们很热情,并简单的自我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说从二零零零年就因遭中共邪党的迫害,离家到现在已有七个年头了。她说话是那样的平和,根本不象遭受过多少魔难,并讲了她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到深山高处去采矿石,不慎摔下山底,造成全身多处骨折,特别是腰,胸、腿骨头断裂,昏死了一天,被农民发现,抬到山洞里,后来单位的人找到她,送医院抢救治疗,命是留下来了,但已残废瘫痪,一切生活不能自理。

由于大姐在单位为人很好,工作能力极强,又是高级知识份子,所以领导对她的病很重视,多次送她到北京有名的大医院去治疗。但因伤的太重,也只能治到这种程度。由于长期服药、打针使身体的内脏受到很大的伤害,出现了许多内脏病,心脏、肝、胆、胃下垂到盆腔内,人瘦的皮包骨。现加上其夫一见她都残废了,恨的要命,每天非打即骂,孩子又小,她真是度日如年,恨不得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当时的那种痛苦不能用语言来形容,身体各部位的剧痛,加上心灵的伤害真是不想多活一天。

九五年师父通过大姐的一个朋友将大法书送给了她,她在床上把《转法轮》看完后,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明白了人活着的真实意义。心情开朗了,接下来就能坐起来了,她就坐着炼功,慢慢的能从轮椅上,用双柺拄着站起来炼了。就这样一天比一天好,首先是身体的内脏各种疾病不治自好,人也胖了许多,同事朋友来看她,十分惊讶,几乎认不出她了。她说:我是李洪志师父救的,我才能这样,大家看到她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都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于是她就在自己家里建立学法小组,多的时候有二十多人,大姐说到这儿,眼里充满了喜悦的泪花。她说那时真是太好了,每天都有新学员進来,我们的学法小组是那样的祥和、欢乐、幸福,每个人的心灵都在升华,真是一片净土啊,大家都在比学比修。

可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突然发动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不准我们学法炼功。我们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这么伟大的一部大法,怎么会受到打击,特别是对恩师的恶毒攻击、诽谤使广大修炼人受到很大的伤害。大姐就和几个同修到市政府向有关领导讲真相,说明我们是一群好人,是修炼大法的法徒,并打出大横幅“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标语。结果政府公安派出警察疯狂的对大法学员殴打、抓捕。大姐突然看到几个恶警对一个年轻瘦小的男同修狠命的毒打,并要将他绑架上警车时,大姐大喝一声,你放开他,我去!恶警被镇住了,放了这个小同修,就把大姐抓到警车上带到公安局,公安局长亲自来审问她,大姐给他讲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对慈悲善良的大法学员犯罪。公安局长说:你都这样了,意思是你都是一个残疾人,还出来干啥。大姐说:你知道吗?我能活到今天是我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能站起来,否则我早死了。我的师父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就是一个常人,也要讲良心,不能知恩不报吧!现在我的师父遭冤枉,被恶毒诬陷、诽谤,完全歪曲事实,大法被迫害,难道我都不能说句公道话吗?政府不了解真相,我们去讲清楚,这哪里错了,作为一个弟子不应该这样做吗?局长被她的真诚打动,说:你就别炼了。她说:不成,我怎么能不炼呢?我该做啥,还做啥。最后那局长说,你就回去吧!就这样大姐正念回家了,其实是师父保护的,就象师尊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后来听说,师父有两本在海外的讲法经文,本地没有办法得到,大姐就到北京找她在北京认识的同修去拿,当时跟同修说好了。回来叫二位同修到车站接她,因为她根本无法拿回来。当大姐从北京回来时,车站没有人接,大姐好不容易把四十本经文安排好回家,就听一个同修在楼下告诉她,说那两个同修出事了,并把她说出来了,叫她立即出去,警察马上就要来抓她了。大姐把家里所有的大法书藏好,随便抓了几件衣服,写个条子给儿子说妈到医院,看望一个朋友,别等妈吃饭了,就这样,在单位一个常人领导帮助下,用车从后门把她送到火车站,正好有一趟开往乌鲁木齐市的列车,这位领导将大姐送上车,就这样大姐就离开了家乡,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流离失所的修炼道路,那时正好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了乌市,因带的衣服少,天气冷,不能久留,住了一星期她就到了南方某市。

那天大姐刚走,警察的警车就到,十几个警察冲到她家,逼着儿子交出他妈,抄家时,没有抄到大法书,他们就到各车站追找,没找到就把儿子监控起来,电话监听,一直到现在,随时去追问儿子。

三年前我见到大姐时,她是那么瘦小,又是残疾,二条腿长短不一,粗细也不一样,特别是大腿股骨头坏死,一不注意就脱臼,有一天我们夫妻去看她,她的股骨正好脱出来,疼的脸都变色,根本不能动,她用手慢慢抚摸才回到原位。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的一条腿,不能弯曲,穿祙子要爬在床上,用手向后边拉很艰难的才能把袜子套在脚上,我见状,连忙过去帮忙,她说,不用,我行,特别困难的是大小便,她不能蹲,站着抓住什么地方,才能方便,唉,我真不知道她这十年在外是怎么过来的。再说她的腰椎骨多处变形,行走十分困难。

中共邪党这个魔鬼,用这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对一个完全失去生活能力,必须由儿女在身边照顾的老人都这么残酷的迫害,简直是千古大罪。就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也有家庭的压力)下,她艰难的走着自己修炼的道路。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到了我地,有的人还说她可能是特务,叫同修不要让她到家里。面对误解,大姐没有生气,耐心的给她们解释,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原因走出来的,但极个别的是不相信,当然也就不可能帮助她了,大姐的真诚感动了不少同修,有的送钱、物、衣服等东西,大姐一样都不收,有的同修哭了,说:你这么艰苦,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都不收,不得已,大姐把钱收下了,想尽一切办法,经历多少魔难,把这些钱送到监狱,劳教所,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买衣物等东西。或者送给认识的同修做真相资料救人。反正她一分钱都没要。

在我地区大姐通过同修给的真相资料,就一步一拐的送到农家小舍、公园、凉亭,商场等地方。有一次她到了一个在山头上的公园,半路上,脚转筋了,无法行走,休息了好一阵,才能勉强能走,还是把真相资料发完。就这样,无论是遇到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她总是拄着拐杖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有一次到边陲,看到车辆排队检查,无论是客货车都一样,都要检查,大姐不知道,心想他们查的是毒品什么的,与我没啥关系,所以也不在意,就下车,结果边警翻到了她带的大法书《转法轮》,他们立即把大姐找去审问,要她交代是从哪里来的,并要将她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在大姐智慧的周旋下,加之全客车人等了二个多小时,司机下来跟边警说:你看她一个老太太,又是残疾人,她能做什么,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大姐回来了。但大法书被抢去了,见到我们时,她流着泪说:自己没做好,有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大法书才会被抄走,我今后怎么办,请你们无论怎样帮找一套手抄本。正好我有一套抄好的《转法轮》,就送给大姐,她高兴的笑了,笑的那么甜。第二天就离开我市去了南方。

大姐走后,只来过一个电话,也不知她怎样,在今年八月听同修说大姐来了。我们几个同修赶到她住处,见到我们她十分高兴,一见到她我们也很高兴,她给我们讲了三年中在奥运期间,她回过家乡一次,但迫害仍是很猖狂,还是回不了家,因为那些恶警还是经常去她家“关照”,住在外边几个月,找了一些同修了解到一些情况,有二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其中一位八十二岁,还有几位现在还在牢房。有几位因迫害后放弃了去学炼别的东西,当然也有个别邪悟乱法,大姐把她们找到,要她们坚定的信师信法,不要被邪党的迫害吓住,这是千万年的等待,我们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叫大家一定要努力学法做好一个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跟上正法的形势。大家一看,她流落异地他乡,还那么精進,都表示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很多同修又回来了,当然也有个别的,还是放弃了,对这个大姐非常痛心。记的三年前大姐来我地区时,她发现一个同修,由于有怕心被邪恶干扰法理不清,一读法就睡过去了,走时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千万要帮她,这个人最后还是走出大法,到庙里去了,大姐知道后很难过。

这次见到大姐,我发现她比以前胖了一些,觉的比以前年轻了,更主要的是对法理理解的更深了。问到她这几年遇到些什么难没有,她总是乐呵呵的说,我有师在伴随着我,哪有什么困难。而且到哪里都有好心人。都有人帮助,其实说到帮助,只有大姐帮助别人,有人见到孤独老人,帮她洗衣,洗澡时给她擦背,而这些人都比她还小。但是常人已经弱不禁风了。而我们的大姐,穿很少衣服,洗脸龙头上冲冷水,有时洗澡没有太阳能就冲凉水。

她见到我们到她那儿学法交流,她很高兴,但发觉我们几个都要从很远地方转几趟车才能到她那里。就告诉我们说:我不能让你们都为我一个人劳累,而且浪费了大家不少时间,我向内找,觉的自己太自私了,以后我去你们那里,同时还能看“神韵”和一些大法的光盘,我在外这些年什么都没看到。我们说:你很困难,又要转几趟车,路又不好走。她说:全国很多地方我都去了,有师在什么事都没有,就这样大姐到了我们的学法小组。有一天大雨下个不停,我们都想大姐可能不会来了。可是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叫开门。大家一看都很难过,这么大的雨,她还是来了。下午走时,雨还是下个不停,还不住的打雷,当时我发了一个正念,请雨神、雷神停一会儿,让我们的老同修回到住地再下吧!果然不一会儿就停了,等我们送她转下一趟车走后,太阳露出了笑脸,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可能是大姐到了吧,又下起大雨了。

我们见到大姐是北方人,就包饺子给她吃,她说你们别这样,我是什么都能吃,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无论做什么大姐总是想着别人。我在想为什么大姐会到我们这儿,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修了十几年,但还有很多常人心,还有很多执著,三件事做的太差,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更是做的不好,发真相资料,发多一点就高兴,完全是一种做事心,没有把救人的事看得那么神圣,做的少就烦心,对同修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耐心的帮助,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

现在天冷了,大姐要走了,到南方去,看到她那么瘦小的身体,花白的头发,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着。可是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坚强坚定,十年啊,十年啊,谁能想到一个八十二岁高龄的老人,身又带残疾,走遍了祖国的多少地方,撒下了多少救人的种子,如果没有伟大的师尊护佑是决不可能的,没有一个对师、对法坚定的信念是绝对走不过来的,但是她确实走过来了,而是那么平静,那么祥和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是这样凭着这个坚定的信念走着,十年中她遇到多少魔难,闯过了多少险阻,谁也不知道,因为她根本不去讲,她总是说她做的太差了,跟那些精進的同修没法比,按大法的标准差的更远,我们只是从她片言只语中得知一点点,她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给人展现什么丰功伟绩。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人,就是一个平凡的大法弟子,可是她确实是一个伟大佛法造就的大法徒,她让邪恶胆寒,让魔鬼害怕,让同修尊敬,让众生爱戴,是真正的闪闪发光的大法的一颗粒子。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2/22/12339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232533.html

台湾澎湖日落时现两个太阳

【大纪元2011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综合报导)位于台湾海峡的澎湖岛日前出现“两个太阳”的天候异象,有民众以手机拍下照片并上传网站,立即引起网友热议。

据台视报导,澎湖海面在傍晚时分出现两个太阳,它们就像双胞胎一样,双双高高挂在天上。有网友打趣地说,这是太阳公公和月亮婆婆在交接班,也有网友说,后羿少射了一个太阳,还有人惊呼,世界末日到了,赶快逃命!

对此,澎湖马公气象站主任许天生解释说,这是难得一见的“幻日”现象,亦即高空薄云折射太阳光线,形成另一个太阳虚像。但出现幻日奇景已经够难得,这两个太阳的距离又如此接近,相当罕见。

原来这两个太阳是难得的奇景,不是世界末日来临,民众不用惊慌。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3/n3186391.htm

中共恐茉莉花盛开 北京高调监控百万手机

【大纪元2011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3月2日中共在各大媒体网络上发表了新闻通稿,高调宣布北京将通过手机数据掌握市民出行动态。以中国移动的北京1700万手机用户数据为基础,建立“北京市市民出行动态信息平台”。官媒报导其目的为掌握人口数量分布以及人口在不同时间段的流动分布情况。第一期选定的地点为人口密度较大的回龙观和天通苑地区,预计今年上半年完成。该消息遭到网友强烈反应,短短几个小时就有近万网友在网易跟帖表态,很快网易就将该新闻页面屏蔽了。

有学者痛斥当局做法,认为荒唐之极,目的是暗中动态监控民间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的行动,防止茉莉花集会的发生。有律师指出当局此举是侵犯了公民通讯自由的权利和隐私权,应将这个方案,作为一个地方性法规草案提交给北京市人大表决通过,能否执行。

网络作家:严重侵犯公民言论、出行自由的恶行

网络作家上官云烟气愤表示,“通过手机掌握市民动态,美其名曰‘为政府规划交通、人口管理’等等,还要市民放心,不会泄露个人隐私。看我们的党是多么兢兢业业的‘为人民服务’啊!”

“可我们要问的是,市民出门都是打车上路吗?走在人行道上也需要你政府来定位吗?更加令人吃惊的是,需要通过手机进行人口管理,这是在抓逃犯呢?还是在管理奴隶?

再问一条,如果市民外出不带手机,怎么处理?因为不带手机必然会影响到政府掌握市民动态的精确度!是否以后要通过立法:凡是市民出行必须佩戴手机,否则将以违法论处?真是荒唐之极!”

他指出当局推行的目的明眼人一看便知其险恶用心,“就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暗中监控民间维权人士、要求民主自由人士的行动,是一种严重侵犯公民言论、出行自由的恶行! 对此,我们大陆人民坚决抗议中共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倒行逆施!”

而网络活跃人士陈先生表示,当局是看到各地茉莉花活动的消息,心中惶恐不安。实际上,当局完全有能力掌握每一部手机的定位。这个统计数据,会给它一个警觉信号,就是在某一个地区突然人数多了起来。如果像现在正是处于紧张状态状况下,特别是某一敏感区人数多起来的话,它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准备。

他还表示:“实际上像在人民广场,可以说四周摄像头全部布满,没有一个角落不在监视之中。而且我们知道现在警方还雇用社会上一批年轻人,专门监看摄像头传进视屏里的情况,有发现情况,立即上报。这些人与联防队不同,他们几乎是警察部门里另一个帮手。”

律师: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

北京倪玉兰律师告诉记者说,“这么做侵犯了公民通讯自由的权利和隐私权。凡是涉及法律的,都应提交人大审议批准,但他们从来都不提交。”

北京律师彭剑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也责疑当局的做法,他认为移动公司未经用户授权,把自己的行踪方位作为数据进行统计,明显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的,并表示此规定前所未闻,他说:“如果说你这个规定是在北京市范围内实施,那么应该将这个方案,作为一个地方性法规草案提交给北京市人大表决通过,看这事能否这样的执行,这样的一个规定。这个不仅是在中国闻所未闻,我认为在整个世界都是没有这样的一个先例的。”

网络反弹强烈 网易关闭新闻网页

网易刊登的题“北京将通过手机数据掌握市民出行动态”新闻后,跟帖评论的读者相当踊跃,短短几个小时就是近万人参与留言,上升为热门跟贴 (跟贴514条 有9215人参与)。

其中带有极具讽刺意义的深圳网友一帖:“厉害,我们的国家就是强大啊!”,有近2千网友力顶,称为最热门跟帖的首条。

而带有强烈抗议态度的四川成都市网友一帖,“我不用手机了!”,得到了1068位网友的力顶,杭州网友的一帖“一切都在掌控中”,有699位网友支持。而深圳网友的一帖“意义深刻呀!”,也获得591位网友的支持。

也有网友想出应对策略,福建省网友表示,“以后出门记得要把手机电池拆下来,用的时候再装上,真麻烦啊!”

由于网友评论反响太大,网易在当天稍晚一点时候已经将新闻页面删除了,这个在大陆铺天盖地的新闻在网易上突然变成禁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疏漏的原因,竟然没有将同新闻的评论网页删除,当记者发稿时,该评论网页还存在显示有三页,514条跟帖,近万人参与。

中共非常恐惧茉莉花革命效应发生在中国,早在1月23日胡锦涛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加强对国内网路的监控管理,2月21日,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中共中央党校的各省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以及军队各大单位主要负责人社会管理研讨班上表明,中共党委要统一领导互联网的管理。当天下午开始,上海、北京、浙江、重庆等多个城市陆续遭遇大规模网络掉线的情况,疑为DNS服务器瘫痪所致。专家认为,这是中共实行的新一轮网络封锁而导致的大规模互联网瘫痪。

目前网络上流传这样一段顺口溜:一枝茉莉,两会花开,三个代表,四个坚持、五湖四海,六韬三略,七擒七纵,八荣八耻,九天揽月,十荡十决 !宪政民主,进驻神州!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3/n3186324.htm

谴责与制裁是没有国界的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九百四十六

谴责与制裁,是没有国界的。或者,可以这样说:谴责与制裁,不分种族、信仰、国界。

我们中国,不知道源于何时,流行一种说法:不干涉内政。

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比如说,网上刚刚爆出的:卡扎菲的部队,竟用水泥活埋反对派。这是不是太残忍了?而如此凶残,如果屈从于“不干涉内政”,岂不是困住国际社会的手脚,任其为非作歹吗?

不干涉内政,应该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行为,在不违反人类社会基本道德的前提之下。

比如说:今天,网上有消息:“解放军今年将全面加薪士官涨幅一律40%”。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如此大幅、全面加薪,就是说――要用到当兵的了。至于怎么用,是另一回事。就“解放军全面加薪”而言,不违反人类社会基本道德,任何人都不可指手画脚,不得干涉内政。是不?

当然,不在加薪范围内的国人,是可以说的,可提意见,亦可攀比。但外国的人、尤其是国与国之间,就不能指责了,这就属于“不干涉内政”,是不?
 
“不干涉内政”的不合理部分,就是“干涉内政”的合理,也就是――谴责与制裁,没有国界。这应该写进国际法。

如果我早点想出来、早点写进国际法,什么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就可能少作些恶。为什么?有国际法拘束。也就是说:你是某一国的领导人,没错。但,你得遵守国际法。不听?就干预,消灭你的政权。看你听不听?

哎,千不怪万不怪,都怪我妈、生我迟了。如果早生我,我早动点脑子,前苏联人民岂不要少受些罪?当然,中国也一样。

说过去,是警示现在;说过去与现在,是警示将来。人类,本质上都是猪――忘性极大,好了伤疤忘了疼。

全世界,无论种族、信仰、国界……应该遵守这样一些基本准则:人,生来自由、平等、有尊严……社会,应保证每个人的自由、平等、尊严与生命。无论人与社会及国际社会,都应倡导:公正、正义。

在以上大前提下,再谈种族、信仰、国别……且任何信仰不得反人类社会基本道德。违者,反人类罪。
 
比如,马克思主义,即反人类罪。为什么?他倡导消灭差别。而差别,是不可能消灭的。

环境给每个人的自由、平等、尊严……是一样的;然而,每一个人自身生来的条件是有差别的,如聪明与不聪明、美与丑……这也能消灭?

不能为而妄谈之,邪教。如果国际社会重视,把马克思主义、法西斯主义,扼杀在19世纪,全世界要少受多少罪?

也别怪我妈了。

现在我说清楚了,国际社会就应该考虑。如果我说清楚之后,某一国再出现镇压民众的事件,联合国秘书长是有责任的,不可推诿。

归根结底:谴责与制裁,是没有国界的。

国际社会应更加紧密、及时地督导那些不遵守人类社会基本道德标准的国家,尤其是大国要负起责任来。对利比亚卡扎菲这样的,敢向人民开枪、或用坦克、飞机与导弹镇压民众的国家及其所谓领袖,要及时地予以严厉的谴责与制裁,甚至不惜以武力手段消灭其政权。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2011-3-2于南京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93631

重庆卫视的悲剧

作者: 五岳散人

重庆卫视全面停掉了商业广告,而改用城市宣传片、公益广告片代替广告的位置,据说是要打造一个“主流媒体、公益频道”。然后各种节目的定位基本上是为了教育人民,包括《天天红歌会》等栏目都重装上阵,致力于让有幸收看其节目的人民受到最好的宣传教育。然后,其他地方的人民就会觉得自己很幸运,毕竟中国的电视节目里还有其他选择,甚至我们可以选择不看电视而去上网,再不行就“违法”装个小卫星天线。

倒不是说我们不想在《书香》里得到文化知识,也不是不想从《重庆好人》当中了解重庆的凡人大事儿,更不是不想从《民生.鱼水情》看到党员干部密切联系群众的生动实践和感人事迹,就是觉得在如今这样的一个社会当中,有这么一个电视台是件挺可怕的事儿。

一个现代社会里,最起码的推动力就是经济的力量,一个电视台想要把节目做好、能够活下去,就必须要在节目质量上下点儿功夫,然后老百姓才喜欢看,广告商才能投钱给他们。如果一家媒体不用担心广告的问题,只是仰赖这种财政拨款的圈养,做节目肯定是没有什么动力,哪怕是这种如此“主流”的节目,也不会有真正用心的时候。

而媒体的天然属性就是进行监督与信息传播,监督这件事您能指望仰仗着您的拨款来运营的媒体做么?咱就别说现在这种栏目设计基本都是歌功颂德的形态了,就是有几个栏目是真的事关民生而不是那种“鱼水情”的表彰,估计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因为作为媒体,他们已经不再为老百姓服务,而是为了财政拨款服务了。

那么,这样的一家媒体,在媒体属性上的生命可以说就已经结束了,其基本功能相当于当年放送最高指示的村口大喇叭,那东西算是媒体么?

这可以说是一种媒体的异化与退化。异化的地方在于,这等于是另外一种广告,但广告的主体只有一个,在这种状态下,重庆台说是没有了商业广告,但实际上它所有的时段都成为了一种广告,基本相当于全天的购物台,只不过贩卖的东西不太一样罢了。但这种异化的形式,是媒体本身最大的退化。

遥想刚刚过去没有几十年的时间里,曾经有过没有商业广告的日子,那段日子占了1949年至今的一半时间,其中还有10年最为严重、国民经济到了几乎崩溃边缘。那时候的传播除了在形式上与这种玩意儿有所差异之外,其内核并无差异,无论怎么一种表现形态,都是某种宣传工具,要说教育人民那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当然,这种让人惊艳的做法,本身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而更为悲剧的是,在现在这样一个能够有其他选择的社会当中,这种东西要不是强制收看的话,能够有收视率么?在空寂的太空当中卫星发送着信号,而地面上没有多少打算接受这个信号的人。要说商业广告是诱惑你购买、然后再拿钱出来做广告、这个广告等于还是你买单的话,这种纳税人出钱、让后想给纳税人教育而纳税人根本不看的玩意儿,连最基本的效果都是没有。就目前的反馈来看,基本没人打算把这个电视台列为可看的电视台。

所以,这个悲剧的喜剧一面在于,时代真的是改变了。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93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