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作者﹕姜维平

【大纪元2011年03月08日讯】一年一度的人代会,都会在北京上演一些漂亮节目,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又成了新闻人物,他来到重庆代表团驻地,看望了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重庆代表,与大家畅谈重庆发展,共话“渝粤友谊”。而大名鼎鼎的薄熙来呢,则面也不露,不知友情在何方。有人说是工作忙,我看他是另有苦衷。这件事透露的中南海高层的资讯是:十八大之前内斗加剧,伴着茉莉花香,中共该有好果子吃。

新华社的报导是这样描写的:“汪书记好,汪书记好!”汪洋刚到重庆代表团驻地,代表们就涌出房间,围拢在一起,亲热地和“老书记”打招呼。汪洋和代表们一一握手,问候老同事、老朋友们的工作近况,祝福代表们阖家幸福,工作顺利。看来,和去年的3月5日一样,汪洋还是恋旧情,又重复昨天的故事,见到了以前的老朋友,只可惜两个人没了影,一个是忠心耿耿的老部下,原司法局长文强,一个是继任他职位的同僚薄熙来,前者被后者极大地渲染了贪腐数额和情节,十一个月就坐着火箭下地狱去了;后者用前者当筹码摆平了胡锦涛与贺国强,既换得了一时的平安,又骗取了老百姓渴望反腐倡廉的美名,故此,只有汪洋才真正体会了文强讲过的话:“我死后有人会记着我”,现在,记着他的人,故意显得轻松自如,谈笑风生,而害怕他记仇的野心家,却心里有鬼,故作高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读者想想我去年写的一篇文章吧,题目是《汪洋下重庆,五味杂陈寸心知》,现在的汪洋心里是什么滋味呢?还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吧?新华社的报导说,全国人大代表、石柱县委书记盛娅农站在前排,汪洋风趣地说:“我记得石柱有两大特产,辣椒特别辣,黄连特别苦,苦辣俱全呀!”这真是一语道破了玄机。中共的专制统治没有监督机制,上下官员皆贪,重庆人人自危,我不相信文强的前任朱明国如同荷花,出污泥而不染,他不仅能随汪书记调到了广东安然无恙,而且,还高升为省委副书记,只苦了替死鬼文强,其以大跃进的神速进了地狱,染红了薄书记步入中南海的厚地毯,,难道山城只有他最贪腐,十恶不赦?老书记的心里岂能不辣?岂能不苦?岂能不“苦辣俱全”?这一“辣”一“苦”,两个“最”字,真是道出了中共官场的黑暗和诡异!难怪广东《南方都市报》刊出文强儿子的长文,为其父喊冤,难怪今年2月,办理此案的39岁检察官龚勇英年早逝,被因公殉职了!不论是文强,还是龚勇,薄熙来都因其永远地闭嘴而松了一口气!

我想,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深藏着高深的奥秘,中南海官员的内斗权术和无穷智慧更是超群,记者的报导绝非空穴来风,也是有感而发,新华社的报导还表示,石柱县委书记盛娅农说:“现在,市委、市政府支持石柱建设工业园区,帮助我们引进了不少好企业、好项目,欢迎汪书记再到石柱看一看。”汪洋点头称许。我认为这都是官场上的客套话,关键的是随后的一个情节:在与罗中立代表握手时,汪洋问:“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品?”“川美已经建得很漂亮了吧?”罗中立一一作答。汪洋说:“欢迎你到广东办画展,到时候我一定去‘捧场’。”大家会心欢笑,热烈鼓掌。

我油然想到了去年3月22日,正当空前的西南旱灾逼近山城之时,薄书记不仅邀请了一批名作家云集重庆,而且,还召开了他与美术界“十大掌门人”的座谈会,结果倍受海内外舆论的讨伐,但薄熙来根子粗,脸皮厚,根本不在乎,他施展铁的手腕,迫使《华西都市报》道歉,还把重庆当地媒体的相关负责人好一顿修理,而著名的油画家罗中立呢,那时恰恰是紧随薄熙来的马屁精,故此,汪洋才讲了这样一番话,其潜台词就是:薄熙来重用你,我不计较,因为第一,你是名人,第二,你是艺术家,和我们搞政治的不是同行,同行才是冤家啊!所以,汪洋真心地欢迎他也到广东搞画展,并答应给他捧场。

正因为汪洋深知薄熙来小肚鸡肠,与去年一样,故意冷落他,硬是不露面,岂能不郁闷?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他发表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讲话,新华社的报导表示,随后,汪洋说:“到广东工作后,我一直关心关注重庆的发展,内心总有一份牵挂。近年来,在以薄熙来书记为‘班长’的重庆市委领导下,重庆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政治稳定、文化繁荣,呈现出令人鼓舞的景象。”接着,他用重庆话说:“作为一个‘老重庆人’,我为山城欣欣向荣的局面感到自豪,为重庆老百姓幸福感明显提升感到开心,也祝愿重庆明天更美好!希望渝粤两地加强交流,相互借鉴,共促发展!”

所谓“石破”就是水落石出,自从2007年底薄熙来被贬到重庆,憋了一肚子气,与王立军精心策划了唱红打黑,用7000多人,200多个专案组,砸烂了公检法,血洗了汪洋的旧班底,建立了归顺自己的新团队,虽然表面上发红信,唱红歌,装得公正无私,但谁看了都明白他的真实用意和政治野心,比如,汪洋下令抓捕判刑了陈绍基,当然也是出于内斗,但总归二审交给了薄熙来操控下的重庆法院再审,还给他了留条小命;而薄熙来呢,对文强的一审和二审,则都在重庆地方法院一条龙完成,由此,人们看到了同样的制度下,略有不同的中共高官的行事风格;所谓“天惊”,就是“一语惊人”,汪洋已经饱览了海内外舆论对他和薄熙来明争暗斗的指责,面对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与中国的茉莉花香,他必须显示出党内团结的迹象,为了向大家表明,我与薄书记没有矛盾,他故作上述惊人之语,其良苦用心,何其深长也!

只可惜薄熙来不配合他演戏,故意叫他收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喜剧效果,看来,汪洋还不太了解薄熙来,他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官员,在重庆这块人生大舞台上,他现在精心选择的布景,是毛泽东和胡锦涛两代党魁重叠的血红色,而不是温家宝,汪洋推出的绿色的远山和蓝色的河流,至于文强,乌小青,李庄,黎强,王立军,龚勇等人,都不过是随时更换的小道具,能用则用,不用则弃。他希望的结果是:当茉莉花香开放之时,中国急剧动荡,他就像小站练兵的袁世凯一样猛然杀出,振臂一挥,顺应民意,夺得革命的果实,把中国拉向倒退,当个末代“薄泽东”过把瘾,那时,才是他抛头露面,称王称霸的良机啊!

其实,在我看来,政客的内斗,并非中国所独有,但民主政治的好处是他们把内“斗变”成“外斗”,而且,都淋漓尽致地展示在电视上和议会里,让老百姓热烈品评和投票选择,我每天坐在家里一边欣赏,一边琢磨,加拿大的官员哪有条件贪腐啊!议员和人民的亮眼紧盯着呢!故此,我希望汪洋与薄熙来都能学习加拿大,推进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平等地展开竞争,而不是如此装腔作势,明里是人,暗里是鬼!当面花言巧语,背地刀光剑影,我也不必再写这些沉重而敏感的文字,活得这么累!

2011年3月5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转自《自由亚州电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8/n3190709.htm

中共的“婴幼儿监牢”(图)

文/宜家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现在是“年过月半尽”了,我女儿该到幼儿园去报名了。但是在中国大陆并无好的幼儿园可上,最后还是就近找了家幼儿园报了名。所谓好的幼儿园当然是那种让孩子吃好、玩好、学好之外还须在品德上教育好的幼儿园,无奈此种幼儿园在大陆的确难找,这就不免让人对一水之隔的台湾“荳荳幼儿园”神往了。

位于台北县永和市的明慧学校“荳荳幼儿园”创办时间并不长,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东西方幼儿的乐园”,孩子的家长对于这样的幼儿园不仅放心,而且感动。

台北的糖糖被安排到明星幼儿园学习,已经五、六岁了,却连最简单的从一数到一百还数不出来,于是父母给他换了一个田园小学,一个月过去,糖糖还是很不快乐,最后送到荳荳园试读,没几天,糖糖回家会说:“谢谢,妈妈请你帮我……”接下去父母发现,糖糖的情绪变得稳定祥和,学习和表达能力明显进步,从一数到一百已难不倒他,在幼儿园学到的“真、善、忍”,回去会跟家人分享。有次妈妈生气,糖糖跟妈妈说:“妈妈你要学忍耐喔。”幼儿园毕业晚会上,糖糖父亲上台致谢,称荳荳园爱的教育救了他的孩子,叙述经历与感触时,禁不住眼泪直流。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炼法轮功

荳荳园每个孩子和家长都有同样的体会。特别好动的原硕、爱尖叫而又叛逆的恺恺一向厌学,自打进入荳荳园后每天都很开心,每天都想上学。他们的妈妈也感动得泪水涟涟。善善、真真俩姊妹的父亲是法国人,妈妈说:“她们第一天来就很喜欢这里。她们在家里爱吵架,不听妈妈的话,不分享。可是她们很喜欢来这边,可以交很多好朋友,也不吵架,回去说每天都很快乐,也喜欢吃这里的饭。”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读法轮功经书《洪吟》

荳荳幼儿园,外观朴实,然而因以法轮大法之“真、善、忍”为原则办学,小朋友及家长均受益不浅。这些小朋友来自不同家庭环境,甚至有着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却同样沐浴在“真、善、忍”润物细无声的恩泽之中。小孩子可以尽情展露心灵的纯真与善良,家长也收获了美好的亲子关系。种种感动,究其实际,均拜法轮大法之所赐。①

这实在是令人羡慕的事情,尤其是作为家庭之希望的孩子们,能够在荳荳幼儿园成为一名可爱的小朋友,在我们大陆的年轻父母看来,总免不了兴起一种思绪万千的感动。因为在中共统治的大陆,我们所见到的法轮功学员家里的小朋友,他们的遭遇是别一种情形。大家相信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被中共警察关进拘留所吗?大家相信一个六岁的幼儿已经两次被中共关进看守所吗?大家相信一个四岁的幼儿被中共劫持到不知所向吗?大家相信面对民众的质问,中共豢养的执法人员对此还振振有词吗?这些事情正在中国大陆上演着。

让我们看看比较早的一例,那是2002年11月,山东阳谷县一个仅六个月大的婴儿连自己爷爷奶奶的面都没见过,却因爷爷奶奶修炼法轮功,与爸爸妈妈一起被中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警察抓走,关进冷如冰窟的拘留所里头。②婴儿的爷爷奶奶做了什么呢?顶多是讲了几句真话,让被中共蒙蔽的人们知道,“天安门自焚”原来是中共制造的假案!江泽民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竟然是妒忌法轮功人多。


基于事实的油画:《为什么》
爷爷奶奶修炼法轮功,孙子也要坐牢,那么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女儿是怎样的境遇呢?2004年5月北京消息,女法轮功学员门向荣于2004年5日晚在家中被中共“610”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一起被绑架的有未修炼的丈夫,和一岁半大的女儿。 稍后,门向荣的丈夫被警察带回家搜抄钱财。门向荣和她那一岁半大的女儿从此失去下落。当地“610”人员表示对法轮功学员无论怎样处置都可以。③而门向荣又做了什么呢?顶多也是讲了几句真话而已。

中共甚至会将多名婴幼儿关押在一个监牢里,形成一个客观存在的“婴幼儿监牢”。四川的一名女警在电话中无意透露了这一点。2003年3月份,四川彭州市蒙阳镇的一名两岁儿童,因其亲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5月前后,两岁儿童与父母和奶奶一起被当地“610”劫持到镇政府,关禁在一间破屋中达3个多月,破屋便桶龌龊,蚊虫叮咬,蛆虫满地,后因无钱缴罚款,一家四口又被转移到彭州市看守所。在那里这名两岁的儿童至少又被囚禁了9个多月。知情者出来说,幼小的孩子已数次随母坐牢,长期吃牢饭,面黄肌瘦。每天他都用小手拍着号室的铁门喊:“出去,我要出去!”闻之催人泪下。有记者曾向彭州市看守所询问该儿童的情况,一名接电话的女警问记者:“他母亲叫什么名字?”记者:“这个还不清楚。”该女警竟说:“不知道父母的名字怎么知道是哪个孩子?” ④

是哪个孩子!到底有几个,我们无从知道,然而于此,我们深切的感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传单的分量之重。匪夷所思的是,中共的“婴幼儿监牢”里关押的婴幼儿,居然还有“二进宫”的。

郭月童是河北昌黎县一个6岁的小女孩,她知道昌黎县有个可怕的洗脑班。月童一岁的时候,就被关在那里很长时间,五年后的2006年,她又被关入牢笼。

小月童的妈妈刘爱华、爸爸郭玉亭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月童出生的时候,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因为小月童的妈妈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恶人将小月童和妈妈一起关入臭名远扬的昌黎洗脑班,当时小月童才一岁。

在昌黎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不见阳光的牢房,吃、喝、大小便都在一室,不见阳光。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洗脑班的恶人除了强迫他们看诽谤造谣的光盘和书报,还用各种酷刑来折磨他们:不让睡觉、戴镣、戴铐、用胶皮棒打、罚跑圈、野蛮灌食、戴背铐且嘴用胶带粘上拿电棍电、用手铐铐在门或窗户上然后用电棍电……

每当恶警折磨妈妈时,小月童吓得只能躲在墙角哭。在没有坏蛋嘶喊纠缠、妈妈没有被拉出去折磨的时候,小月童就会扒在牢房的铁栏上向外张望。

后来,小月童和妈妈被迫害的事被曝光出来,国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了小月童遭迫害的事情,恶人们才不得不把小月童和妈妈放出来,那时小月童已经3岁了。

出狱后的小月童看见了爸爸郭玉亭,爸爸这时已被迫害的双腿不能行走。长久的分离,使小月童对爸爸完全没有了概念。可是当小月童刚刚习惯叫“爸爸”时,中共“610”恶警又闯入家门,再次抓走了小月童的爸爸。

后来爸爸回来了,一家人总算团聚了,小月童真高兴。可是好景不长,2006年的5月,小月童又和爸爸妈妈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⑤

是的,小月童有爸爸妈妈陪着,可以得到亲人满是伤痕的手的抚摸,可是张缘圆呢?四岁的张缘圆在中共的“婴幼儿监牢”里有谁抚摸她的头呢?


张缘圆
张缘圆一家住在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爸爸(张洪旭)和妈妈(吴咏梅)都修炼法轮功。2003年12月下旬,小缘圆的妈妈被潼南县国安大队长张良绑架走,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吴咏梅为抵制关押迫害,在看守所绝食抗议。2004年1月1日,潼南县第一派出所四名警察将小缘圆也强行带走。吴咏梅由于在看守所中出现生命危险而得以脱离虎口。但四岁的缘圆却未被释放,家人不知其生活情状。⑥

同样的案例发生在2004年河南周口市。河南周口市宋振灵、王桂金夫妇俩在单城做生意维持生活,2004年2月7日被绑架到单城看守所,后被转到淮阳看守所迫害。 由于王桂金生命出现危险得以脱离黑窝。她出狱后,一直过着流离生活。不久王桂金在娘家再次被恶人绑架,令人发指的是该市610、国保的一伙暴徒把王桂金不满4岁的幼子劫走,并与王桂金隔离,不知弄到何处,家人始终不得音信。⑦

本来现在正是中国人见面问声“年过得好吧”的时候,本来荳荳幼儿园是个颇为轻松愉快的话题,在这里却一不小心滑向了沉重的话题。或许是因为我们所生活的大陆原本就是块沉重的土地吧。我们真是不懂啊,荳荳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还有世界那么多人民如此欢迎真善忍,为什么中共却如此惧怕真善忍?为什么如此仓皇地打开一座座黑暗阴森的牢门,张开血盆大口,将那些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咬住,然后兽性大发的撕、摔、啃、嚼、咽……并且,象我们所了解到的,连同小朋友一起卷进了“婴幼儿监牢”?

那些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被中共所咬噬,全因为他们向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给人们一双看清中共“假恶暴”的本质的慧眼,我们当然不可再麻木,让那些小朋友去继续拍打着牢门号哭。

明慧网链接:
①:《东西方人都喜欢的幼儿园(图)

②:《山东阳谷县恶警把六个月大的婴儿关进拘留所

③:《北京一岁半女童与母亲同被警察绑架 生死不明

④:《两岁儿随母坐牢9月 警察透露狱中不止一童

⑤:《六岁稚童两度坐牢为哪般

⑥:《重庆恶警非法扣押四岁孩子 用心险恶

⑦:《夫遭迫害双目失明 妻怀孕九月被催产 四岁幼子遭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2/236655.html

国家形象广告姜瑜(图)

作者: 严真

职业说谎家、中共外交部女发言人姜瑜在妇女节来临之际,在世界媒体面前做了一次非常“3.8”的表演。向世界展现了,通过中国共产党的精心打造,一位原本温柔含蓄的中国女性可以无赖和无耻到什么程度。

3月3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发布会上,多名外国记者抗议中共警察骚扰甚至殴打在公共场所进行正常新闻采访的记者,并质问姜瑜,“这种采访违反了中国哪项法律的哪个条款”。理屈但词不穷的姜瑜蛮横地与各国驻华记者打了一个半小时的口水仗,最后,她泼妇般的训斥外国媒体:“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问题的实质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想在中国闹事。对于抱有这种动机的人,我想什么法律也保护不了他。”姜瑜的这段向外国记者发飙的视频随后登上了各国电视,使其成了真正的国家形象广告,害得中共花费数十亿精心打造的美女如云版的形象广告功亏一篑。

“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应该说,姜瑜说了一句大实话。她道出了中国法律的形同虚设,戳破了口口声声“依法治国”的谎话。本来在一个正常的国度,法律就应该是所有人的最后屏障,或者说法律就是正当的“挡箭牌”。在其它没有盛产李刚的国家,如果不拿法律当挡箭牌,那还有什么能当挡箭牌呢?当然在神奇的中国除外,法律不仅不是保护民众的挡箭牌,反而是当权者手中想射向谁就射向谁的毒箭。

姜瑜的无赖和无耻还不仅表现在她视法律为无物的狂妄,更在于她继承和发扬了中共的“思想罪”,并扣在这些“发革命记者”头上。她威胁记者,只要你“唯恐不乱”“想闹事”或“抱着动机”都属犯法,都将受到专制政权无法无天的的镇压。

面对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浪潮和一一倒台的独裁政权,以姜瑜的精明,她不会想不到中共倒台也是迟早的事。所以,姜瑜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当中共倒台并面临大审判的时候,作为中共的帮凶,她能用那条法律来当自己的“挡箭牌”呢?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94250

外媒:中共要求达赖喇嘛必须转世


流亡藏人在宗教仪式中 (AFP)

【大纪元2011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编译报导)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已76岁高龄,面临选择继承人的问题,对此达赖曾表示可以打破传统,由他钦点或者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继承人。周一(3月7日),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表达了中共的强硬立场,说达赖喇嘛无权取消转世制度。路透社对此以“中国要求达赖喇嘛必须转世”的标题进行了报导。

白玛赤林3月7日在北京举行的人大会议上说达赖喇嘛的计划“不合适,不可能”,称“必须尊重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
与此同时,中共政府却要求一切藏传佛教活佛或高级宗教人物的转世都必须经其批准才能生效,还说在选择下一世达赖喇嘛的问题上也必须经过中共签署。

有人担心一旦达赖喇嘛去世,中共就会指定它自己的继承人,这样很可能造成两个达赖喇嘛的局面——一个是被中共政府认可的,另一个则是由流亡的现任达赖喇嘛选定的。

达赖喇嘛曾于1995年认定西藏6岁男童根敦曲吉尼玛为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然后根敦曲吉尼玛和父母当年即被北京当局软禁,至今下落不明。

与此同时,中共通过作弊在金瓶掣签仪式选中了它认可的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坚赞诺布,许多藏人斥中共任命的班禅喇嘛为假冒。
中共指控达赖喇嘛在西藏酝酿暴力支持藏独,达赖喇嘛予以否认,说他只是在推动西藏拥有更多自治权。

2008年3月北京奥运前夕,西藏喇嘛们的和平请愿被演变成3.14西藏暴力事件,导致至少19人死亡,激起大面积抗议活动并遭到血腥镇压。海外藏人组织称有200人在镇压中死亡。随着3.14事件三周年的到来,中共当局已在采取措施限制外国旅游者。然而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周一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限制外国游客进入西藏是因为西藏3月份宗教活动频繁、冬季寒冷不适合旅游、西藏只有1千家宾馆,接待能力有限。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8/n3190464.htm

江泽民的老朋友希拉克被起诉贪污


2007年5月希拉克下台,此为下台前所照。

梁新

【人民报消息】2002年11月召开十六大,10月底江去小布什农场吃烤肉,飞机刚停在芝加哥,江泽民就以「酷刑罪」「反人类罪」被起诉了。从此以后,江落下一个病,凡听说哪国总统受审了,顿时就犯心脏病。解江心病的最好药方就是「总统豁免权」。

但总统豁免权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都可以豁免。现在国际上也在讨论,犯罪的总统到底应该不应该给豁免权,如果平民不可以犯罪,那么总统就更不应该犯罪,一个罪犯怎么可以领导国家呢?

今年3月7日,法国开庭审理前总统希拉克在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滥用公款的犯罪案,这是法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头一遭前总统因贪污罪受审。

现年78岁的希拉克是江泽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于1977至1995年任巴黎市市长;1995年至2007年担任法国总统。担任法国总统期间,希拉克有一连串的贪污丑闻和个人性丑闻缠身。他的夫人还写了一本书抖露他的龌龊私生活。


1997年5月16日,江与希拉克在京签中法联合声明。

自从希拉克利用职权讨好江和中共后,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身体到精神,再也没舒服过。不但身体手术做了一个又一个,而且2007年下台前后,还遭到司法调查,原因是他在1977年担任巴黎市长时滥用公款,让亲信吃空饷。希拉克当市长时,以巴黎市政府的公款,说是雇用7名员工为其中间偏右的政党「保卫共和联盟」工作,但实际上这7人根本没上班,是吃空饷。(该党目前已不存在)

这一场巴黎市政府和前总统希拉克之间的民事诉讼,延续了很长时间,双方2010年才达成庭外和解,由希拉克和其右翼党派「人民运动联盟」支付超过220万欧元。希拉克自掏腰包付了超过50万欧元。此时离事发已43年。不过,希拉克耍赖,始终否认自己有任何罪行。没罪你干啥自掏腰包,搞什么「庭外和解」。希拉克是害怕若被判有罪,将面临10年有期徒刑与罚款。

这场和解刚完,反贪污活动人士又以民事罪控告希拉克。在他们的努力下,希拉克贪污案最终于2011年3月7日在法庭开庭审理,希拉克本人将于8日首次出庭。其他9名被告也将出庭,他们被指控拥有虚构职务,从中获利。

此案非比寻常的意义,不在于是否判希拉克有罪或罚款,而在于他不享有「总统豁免权」,不享有免遭起诉的特权。

这让以儿子名义为自己写辩解文章的江泽民不是一般的紧张,人家希拉克是民事罪,撑死了最多判10年,而江在《江泽民文选》中自称犯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犯的是刑事罪,而且是死罪。白纸黑字留下了证据,收也收不回,江的肝儿岂能不颤颤。

人民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