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中共!直升机校园盘旋 促销茉莉花(图)


大量的警察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监控。

青晴

【人民报消息】政府帮忙推销什么,那速度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突尼斯的茉莉花在利比亚生了根,还没见遍地花时,中国人才刚开始赞叹政府海陆空接人回国避战火后,还不到一周时间,北京最繁华地段王府井步行街几辆洒水清扫车开始不停洒水、不断清扫,让老百姓知道了此处要有个政府不喜欢的「茉莉花革命集会」。

3月6日,中国第三次(也就是第三个周日下午2点)的茉莉花散步集会就已经遍及大陆多个城市,及美国时代广场、香港中联办门前。

中共不许香港从内地进口茉莉花树苗

北京当局下令不允许香港从内地进口茉莉花苗,仅仅因为2月27日香港的社会民主连线成员为声援内地的茉莉花革命,在中联办前种植了两棵茉莉花树苗,并被警方立即拔掉。

面对众多的声援内地茉莉花革命的港人,香港政府实行一国一制的政策,出动超过五百名警力采用暴力甚至使用胡椒喷雾剂,殃及一名8岁的儿童。现场参加声援的人全部被抓到北角警署,至今没有放回。

中共当局害怕「茉莉花」到了令人无法理解的地步,花店都不允许出售茉莉花。有网友反馈「现在湖南长沙的花店里不准卖茉莉花。」甚至地铁都不允许携带花进去,大街上谁要拿着一束鲜花,立刻就会被警察叫住盘查。用99朵鲜花求婚的浪漫已成绝版。

谁想维权谁被抓──共产党不亡、天理不容

上海和平电影院「茉莉花革命」集会点,大概上百人聚集,其中有部份人士被抓带离现场。

上海政府怕访民参加茉莉花的集会,很多访民6日一早都被监控,冤民大同盟副干事吕龙珍,2月26日劳教释放当天再被监控,包括上海访民蔡文君、许志清等。而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更是3月3日周四遭到警方的抄家、骚扰。

原山东大学退休的孙文广教授当天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并被抄家。而浙江的民主党主要人物之一的朱虞夫,在茉莉花集会日的前一天3月5日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拘、抄家,同时杭州所有的民主党成员都被警察上岗、监控。

因茉莉花被抓的四川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获释没几天,3月6日被警方堵在家中不让出门,直到5点后解禁。

有上海市民透露,自己刚刚去围观过,发现好多警察啊,警车把路边都占满了。和平影院都关门了,那个地铁出口被封了,好时也歇业了。星巴克前站满了人。

还有网友披露,上海和平电影院门口的现场看到警察带走至少三个人,两位刚从星巴克买了咖啡出来的女士直接被警方带走,国保问另一位男士,他今天是不是路过,然后也被两名警察带走。有人估计现场大概有上百人聚集。

南京茉莉花集会现场是秀水街,有网友现场探到虚实,说秀水街口没啥人,见到马路对面的广场有一大群老大爷,凑过去一听,都是在骂「共产党不亡、天理不容」。

北京:集会地点的地铁被封 商铺被停业

凡是网上宣布的周日下午2点的茉莉花散步集会地点,商铺被官方命令停业,地铁站不停车。例如,从中午时分,就有北京网友传出中关村警力大批增加,便衣林立。

上午11点左右现场往西单走,在复兴门附近看到告示:「长安街西向东方向交通管制」。

西单西北角中银大厦广场门口停了好几辆大巴车,看来动员的力量真不少。12点左右西单北大街人流似乎还没有平时多,更显得满街的警察和带耳麦的便衣们特别扎眼。”

西单商场肯德基门口前贴出下午2点至5点暂停营业通知,理由是因消防演习。而王府井大街下午戒严了,只让出不让进。

地铁贴出通知,「下午一点中关村、公主坟站设备维修封站」。民众讥讽道:为啥偏选在下午一点,最近公共设施可真脆弱,每周日下午都会坏掉。

网友评论说:

* 茉莉花集会革命虽然还没有大批的人上街散步,但从共匪越来越紧张的程度和知道信息的人越来越多来看,这场革命已经在稳步推进,坚持下去共产党的统治必然垮台。

* 我是小学三年级学生,今天老师教给我们一个词「草木皆兵」。现在看到警察叔叔那种样子,一下子理解了这个成语的意思。

* 坚持每周日下午2点散步,中共必然疲于奔命,坚持下去这堵破墙就会倒下!

* 继续散步!保持这种习惯,等到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就可以派上用场。

* 魔鬼暴政对人民,要么是对你血腥镇压,要么是让你吃喝玩乐、慢性自杀。记住:三退保平安!

直升机盘旋侦察集会 部份校园被封锁

3月6日,茉莉花革命集会(如果算上周永康搞鬼的第一次)才第三次,中共就出动了直升飞机,在北京大学校园上空盘旋徘徊,侦察校园里是否有学生集会。弄出这么大响动来,岂还有不知道中东北非推翻独裁统治的消息的?

3月5日,网上出现号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周日中午到中关村的海龙大厦前集会的讯息,令校方和当局大为紧张。5日中午开始,学校内外保安明显加强,大批戴着耳机的便衣在街上站岗,一批戴着红袖章的安保人员在校园外驻守,直升机则在空中来回巡逻。

中关村的居民看到警用直升机在北四环上巡逻,忧心忡忡的说:「今天中关村折腾的不轻啊!」

北大的高层连续2天不断举行会议,并在5日晚向学生发出通知,除非是本校学生,外人不得进入校园,学生也不得随意外出,要是学生已离开校园,则要求他们远离海龙大厦和中关村图书大厦附近区域,在校外遇到人群聚集务必做到不停留、不围观,迅速通过。在海淀区的多间大学都有类似的通告。有学生会成员称,校方开始检查网上内容,呼吁学生不要在网上「乱发东西」。

一位网友去海淀区海龙大厦观察,发现基本处于戒严状态,全部是安保人员,逛商场的人见到这架势吓的纷纷逃离中关村,不过他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打听到了戒严的真正原因。有许多学生模样的青年远远眺望,似乎在观察动静、等待时机,现场气氛十分紧张。

3月3日周四,有学生在上海理工大学散发传单,倡议学生都参加3月6日的散步。于是,上海各部门收到通知,公务员等公职人员(除警察)严禁到公共场所聚集。

在山西省太原,校方不但要求学生不得外出,当局甚至出动军机在校园上空徘徊侦察。有学生称,军机最少飞越校园上空四次,拟监控学生的动向。
  
陕西省教育厅向西安市各大专院校 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学校采取措施,3月6日尽量不要让学生外出,西安最少有11所大学校区被封闭。
  
浙江大学一位教授3月4日透露,警方已经封了往国外发的电子邮件。国内两会期间天天搞政治教育。

一位深圳大学的学生,因参与茉莉花活动,在派出所从上午一直待到傍晚,回到学校后寝室被搜,再被校方谈话,暂时没被关押。

「必须结束一党专政」还远远不够

据说此次有人给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定调为「必须结束一党专政」,这个目标与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的「茉莉花革命」,粗看一样,细看不一样。

拿埃及的「茉莉花革命」为例,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最后表示愿意建立新的联合政府,让反对派也参与到政府里来共事,而且他表示今年9月任期满后不再参加竞选。但是,穆巴拉克再把死牛说活了,再开出什么优越的条件,再提高工资,埃及人民也不接受,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接受改良:独裁者必须立即下台!

中国以刘晓波为首的改良派搞的《零八宪章》就是要求中共「结束一党专政」,由改良派与「世界上最邪恶的恐怖轴心政权」组成联合政府,自己在其中捞个一官半职。

在中共非法建政初期和中期,提出「结束一党专政」是死罪,但现在中共已经奄奄一息,来日不多,能拖一天是一天,所以刘晓波们就成了宝贝,养在监狱里当改良贵族的火种。

3月5日周六,人大开会期间,发生2起抗议活动,其中被德新社记者恰巧亲眼目睹并拍摄到的一幕是:一名男子在天安门广场旁高高亮出一个写着「共产党必须下台」的纸板,于是被警方逮捕。

这位男子的诉求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心声。

(人民报首发)

热点互动 中共的“茉莉”恐花症(图)


影片《让子弹飞》电影海报

【人民报消息】主持人:各位好,中东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影响世界,对专制的国家更是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有人在网络上提议用散步的形式,把这革命的火星引进中国,却让中共当局大为紧张,严控异议人士,带走外国记者,甚至连在网络上贴茉莉花的图片也遭到了删除。英国《金融时报》用“神经过敏”来形容这种过度的反应。

一个号称“经济繁荣”、“大国崛起”的执政党,为什么对在中国还没有盛开的茉莉花却如此紧张,患了茉莉花的“恐花症”呢?今天我们就和资深评论员陈志飞教授一起来关注这个话题。志飞你好。

陈志飞:你好,林云。

主持人:中东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对中国的影响,有人提议用这种散步形式叫做“中国的茉莉花”,虽然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已经让当局非常紧张,也引起了外国媒体的关注。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陈志飞:我觉得倒并不是这种具体散步的形式令中共当局紧张,他没有散步这种形式的话,中共当局也会紧张,可能会更紧张。就说散步这个事情,我觉得它还有一个深背景的具体事件。它是2月20日一个匿名的人在网上贴的,而且有些人甚至揣测,我个人也认同这个观点,就是这件事可能背后有中共的影子。它可能想利用这个事件,来把这个脏嘴扑向法轮功,引起一些争端,或者想利用这个事件,进一步制造机会来打压异见人士。

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它冒出的苗头火星可能爆发革命,推动中国社会进程的这种行动,它是非常紧张的。因为你对比一下,从去年年底突尼斯开始的这个茉莉花革命,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因为行动成功,所以人们把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统称为“茉莉花革命”。

那么这种茉莉花革命发生的国家,跟中共有很多非常相似的地方。所以对中共来讲,它噤若寒蝉,坐立不安,如临大敌这种感觉,那肯定是非常真实的。因为你看这些国家都是极权,这些国家的老百姓生活环境都非常差,而且都有很高的失业率,贫富差距非常大,言论都是被封锁的,而这些国家也正是民众对这些事情不满,才发生这种革命。

主持人:这跟中国有许多情况相似,而且中国比那个更厉害。

陈志飞:对,我们节目原来也做过,埃及革命成功的时候,当时看到的场面就跟六四天安门那个场面是一样的。从这些方面来讲中共也就对号入坐,外界也都普遍认为中共比较紧张。

主持人:中共的这种反应,却让外国媒体也好,甚至有些也做过一些研讨会的。外国人对这个反应好像不太理解,这是为什么?他们对中国的认识有一点……

陈志飞:《纽约时报》最近召集了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反正都是一线在做研究的,都非常有名。他们主要的一些观点就是,中国政府对此可以不必大动肝火,或者是紧张而大加戒备,因为他们觉得中国的经济方面好像做得还不错。但是实际上他们没有看透中国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实质,因为这些人都是作表面文章嘛,他们也不是经济专家,对中国社会也没有那么深刻的了解。就我观察,也就是长年做一些翻译的工作,介绍一些东西到美国社会。

因为从中国社会来看,虽然现在经济方面是以高GDP在进行发展,可是老百姓受惠非常少。我们节目也做过,按照GDP的比例来看,只有18%平均数退回到老百姓作为收入,可是在发达国家的平均数是58%,全世界的平均水平是40%。另外一个情况就是贫富不均,因为以18%的GDP是老百姓的来讲,别的大饼可能都被贪官污吏给占有了。

主持人:整个被利益集团给占有了。

陈志飞:就让他们去拉动房价啊、卖地皮啊,私吞到自己的腰包,这样造成的社会矛盾,实际上远远不是GDP表面的光环所能掩盖得住的。你必须要在中国实地考察,或者是要切身的生活过,你才知道这个矛盾确实是一触即发的。就我来看其实中国已经具备了现在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推翻极权政权浪潮的可能性,只是说现在老百姓是不是意识到这点,或者真的有些切身的行动,现在还不可知。

主持人:就是说中共现在的这种草木皆兵,噤若寒蝉,这种反映在西方看来有点是反应过度,神经过敏,但实际上它并不是真的小题大作。

陈志飞:对,因为在昨天吧,天安门广场有个男子就打出了一个标语,说中国共产党必须要下台,顷刻之间就被警察拳脚相加给带走。当时现场有德国记者拍下了这一幕,那么德国记者也被强行没收了相机,然后当场把胶卷删除。就是现在中国社会普遍对下一步中国社会的走向有各种不同的想法,有的人想依附共产党,依靠某种宪政的改革,或者某种别的变革方式。

主持人:还是一种改良派。

陈志飞:改良派的手法现在可能是行不通,共产党藉此也好像表现一种高姿态,对这些人表现出比较开明的这种手法,使大家觉得它好像在进步。其实我们从昨天的事件可以看出来,如果你明确提出共产党必须下台,共产党是幽灵,必须从中国大陆被驱逐出去的话,这种口号马上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这个是现在中共当局画的一条线,可能是外界现在没有看到的,但实际上它表现得比较强烈。

主持人:在这一点上,它绝对不会让步的。

陈志飞:对对。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像突尼斯的革命,开始爆发的时候只是因为一个小商贩他被虐待了,然后他自焚,最后导致了这场革命。可是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好像每天都在发生,已经太多了。

陈志飞:太多了,太多了。

主持人:像去年年底的钱云会的事情,其实是引起很大的,有人说是有数亿人的关注,而且我们刚才也讲到实际上中国老百姓面临的这种现状,要比其它现在推翻极权统治的这些国家要恶劣得多,那为什么在中国这个茉莉花好像还没到盛开的时候?

陈志飞:这个问题非常深刻,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每个国人深思。实际上我们的日子比人家还难,但是我们觉得自己过得还不错,还奔小康啊,成天跟着电视台被忽悠。

主持人:那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呢?

陈志飞:首先我觉得是中共它控制手段比那些国家要严,虽然那些国家是极权政权,但是我们知道埃及革命是由几十个青年,几百个青年以脸书(facebook)的方式,就是飞速蔓延的,但在中国这脸书是被禁的,所以现在有人虽然说中国有好几亿手机用户,但手机的信息都是被过滤的。中共在这方面是花了大钱,而且它也不惜血本,它知道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它知道如果89“六四”的时候,当时有手机的话,可能它就活不到今天了。

所以它在很多方面的控制,要比那些国家要严格得多。另一方面,它的宣传手法比较高明或者精致化,它大打GDP啊,强国啊,以这种牌来迷惑民众。虽然民众口袋里钱并不多,而且也不能担负高的房价,但他自己好像有大国的荣誉感,使好多民众觉得反正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再给中共时间。这也是它一个比较诡计的地方。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随着GDP这些年的高速增长,好像作为政府来讲,它的确是很有钱了,所以它不管是镇压老百姓,用于维稳的费用已经超过军费了,包括这种网络的控制、宣传的控制,好像也更有钱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做了。

陈志飞:是这样。它现在有钱嘛,它可以造航母,还可以把钱浪费在很多军备的地方,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共的洗脑。因为这些国家虽然是极权政权,它并不避讳老百姓跟西方社会接触或接受西方的思想。但是你看我们现在从89之后这一代,甚至一些老一辈的中国人,都受中共宣传的影响,都觉得中国在一天天的强大,好像共产党已经变了。实际上它的实质没有变,因为从镇压法轮功,镇压现在的民运,各种消息人士来看,它的实质是一点没有变的,所以很多人可能在这方面没有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现在阿拉伯(世界)革命那种民众以和平不合作的方式要来推翻中共的极权统治,我觉得好像还是满困难的。

主持人:有人针对中国现在的国情,就认为从《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现在已经是9千万人退党了,这反而是中国最终摆脱中共统治的一个最好的出路,您对此怎么看?

陈志飞:我个人感觉这个的确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方式,因为我知道咱们好像做过一期节目是关于《让子弹飞》,当时做的时候我就是这种想法。因为我看到那个影片中,他们那几个人进入鹅城的时候,他们骑着马嘛,是一个很浅的护城河,都淹不过马蹄。虽然他们最后胜利了,但是代价也是很大的,因为一个无辜的替身,就是恶霸的替身被杀死了。跟现在在阿拉伯世界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不管怎么讲,埃及和突尼斯的经济都受到了重创。

那么有没有比“让子弹飞”更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子弹飞”,以和平的方式,而且让民众也彻底跟极权政权说“不”的方式解决这个事情,我觉得可能也是有的。

比如在《让子弹飞》这个环境底下,在发动群众的同时,你不跟他讲让他去打这个碉楼,而是告诉他这个有多邪恶,让他远离这个黄四郎。那么大家都淌河,从那很浅的护城河离开,那么黄四郎他也贩卖不了人口,他也盗卖不了烟土,可能连给他做饭的人都没有了,因为那都需要劳动人民去伺候他,他才能活得下去,那么他黄四郎这个堡垒不就自动瓦解了。

主持人:可是对于中国的13亿人口来讲,怎么才能真正的算是离开它呢?我们没地方可去啊!中国是我的根。

陈志飞:我说的意思是从心里离开它,现在中共也不是像三、四十年前那样的,可以从你的教育开始一直管你管到底,现在它有民营企业,有国际化的浪潮,它经济还是有相当大的空间。比如你可以作民营企业家,那么你要勾结中共的话,你可以年赚1百万;如果你远离中共,不跟它合作的话,我一年只赚10万,那我就赚10 万好了。而且同时我看到那些大学生,只有1万个公务员的职位,就有1百万个大学生在考试,我就想我为什么要做共产党的官呢,我可以做别的事情,不行吗?

主持人:可能还是考虑利益的问题。

陈志飞:我觉得还是利益使中国人迷住了眼睛,所以利益是绑住了这些人能够飞翔的翅膀。但是我们也看到了阿拉伯世界,由于他们对极权政权真正的认识,你现在比较富裕的阿拉伯国家,像巴林、阿曼都是富产石油的国家,他们也发生了民众的抗争。

主持人:所以经济问题并不是最关键的。

陈志飞:经济问题绝对不是关键的,中国人应该真正把自己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来考虑,一个真正的人来考虑,看看这个中国政权,这才是中国人未来的出路。我觉得这是茉莉花革命对我们中国人民的一个警醒和启示。

主持人:的确是非常值得去反思和深思的问题。

陈志飞:是这样。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析。各位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生物学者聂晓梅除夕前被绑架(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女士在除夕前被中共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

聂晓梅,女,48岁,法轮功学员,分子遗传学者,原中科院武汉植物所科技人员,现为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早年大学毕业后留学澳洲,现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系知名生物学学者张政铨、聂开印之女。其夫王麒杰,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澳大利亚籍。公司总部位于北京西四环四季青桥东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商务中心8楼。

据悉,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下午五时许,聂晓梅一家三口正准备于当晚动身前往武汉父母家里过年,突遭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和东直门派出所绑架,被抄身抄出护身符2枚,并被抄家,抄家时恶警一无所获。此案现在已经转到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插手,聂晓梅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七里渠)。

据说是有人把一份护身符真相资料放在聂晓梅停靠的车上,聂临开车前将其放到邻近的车子上,被保安发现告发。家人抵制警察对亲人迫害,绑架者对家属扬言关三十天后要判刑。目前,家人已经通知澳大利亚领事馆,并呼吁社会救助。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得知此事后,因过度担心女儿的安危,已造成下肢无法活动,生活不能自理。

图为聂晓梅与父母

逢年过节亲友之间互赠礼物,互相祝福这是天经地义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内容,年节也就失去了意义。然而现今被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你可以祝别人升官发财,甚至可以祝违纪不被查,犯法不被抓,但就是不能祝别人相信“真善忍”,相信善恶有报。尽管“真善忍”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更不会牵扯什么违法犯罪,但那不符合邪党的意志,所以就成了“禁区”。也正是因为中共的意志和“真善忍”水火不相容,所以中共这一拆散无数家庭,伤害千百万无辜,蒙蔽无数民众的闹剧、丑剧,从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一直演到了今天。

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预审:许军010–84081841
值班室电话:010–84081768

附: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信息

谢世龙
东城区委常委、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局长、党委书记
滕健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政委
杨 轶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王乐军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田 壮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程勇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张钢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艾长庚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牛国泉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单志强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史书林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政委
朱怀志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贾非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政委
张国立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潘绪宏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副局长
方伟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政治处主任
黄雁育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纪委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邮政编码 100007

联系电话:010-84081110 64042244

传真电话:010-64003734

Email:gafj@gov.cn

东城区公安分局各部门人员信息:

办公室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 010-84081110、64042244
负责人:贾宝财

政治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034
负责人:张国立

纪 委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203
负责人:贾非

装备财务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057
负责人:雷彬

法制处
办公地址:昌平区七里渠乡豆各庄
电话:010-80712525-68305
负责人:罗华伟

科技信息通信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860
负责人:宋藏蕴

刑事侦查支队
办公地址:上龙西里8号楼
电话:010-84081525
负责人:魏元泰

治安支队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218
负责人:邸辉

巡警支队
办公地址:盔甲厂4号
电话:010-65124893
负责人:王宝顺

内部单位保卫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125
负责人:罗敏棘

人口管理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105
负责人:孙力丰

警卫处
办公地址: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电话:010-84081098
负责人:张保全

看守所
办公地址:昌平区七里渠乡豆各庄
电话:010-80712525-61104
负责人:郝运东

建国门派出所
办公地址:新开路4号
电话:010-65127543
负责人:李向东

东四派出所
办公地址:东四四条77号
电话:010-64007664
负责人:刘博宇

朝阳门派出所
办公地址:朝内南小街121号
电话:010-65266587
负责人:王广建

景山派出所
办公地址:什锦花园33号
电话:010-64016788
负责人:王泽红

北新桥派出所
办公地址:西羊管胡同10号
电话:010- 64041177
负责人:雷 彬

东直门派出所
办公地址:新中街9号
电话:010-64167443
负责人:李 瑞

和平里派出所
办公地址:和平里六区5号楼
电话:010-84221809
负责人:吴克胜

交道口派出所
办公地址:板厂胡同7号
电话:010-64042348
负责人:曹建勋

安定门派出所
办公地址:豆腐池胡同11号
电话:010-64064118
负责人:王晓予

东华门派出所
办公地址:锡拉胡同8号
电话:010-65269110
负责人:方伟

东交民巷派出所
办公地址:东交民巷1号
电话:010-65129502
负责人:刘悦

北京站派出所
办公地址:喜庆胡同19号(邮通街)
电话:010-65132779
负责人:李斌

安外大街派出所
办公地址:地坛公园西门外
电话:010-64213026
负责人:姚振家

黄寺大院派出所
办公地址:安德里北街21号
电话:010-66795524
负责人:牛兰顺

王府井大街派出所
办公地址:菜厂胡同5号
电话:010-65131386
负责人:许永棋

隆福寺派出所
办公地址:隆福寺前街1号
电话:010-64035350
负责人: 朱建军

东方广场派出所
办公地址:王府井大街218号-1四层
电话:010-85118110
负责人:吉 吉吉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5/12363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8/236982.html

新年得到“神韵”光碟 大陆观众欣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明慧网记者席瑞报道)面向中国大陆观众的神韵艺术团二零一一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出来了,而且还能在大年三十、初一收看到新唐人直播神韵演出节目,对中国观众来说,这真是喜讯。


出现在大陆街头巷尾的神韵光盘海报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神韵艺术团以恢复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为根本,以古典舞、音乐、歌曲的形式演绎中华古老文化的精神内涵,致力于创作和演出纯善纯美的节目。神韵艺术团在全球各地一流剧场巡演,各国观众好评如潮,深深为中华文化所吸引。目前中国的观众还只能通过新唐人电视台录制的光碟来一睹神韵艺术团的风采。

今年有部份大陆观众已经得到了神韵光碟,看后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以下是大陆各地通讯员的采访报道:

* 今年早早就等着看

去年看过神韵晚会光碟的人,今年早早就等着看。当我二月八日表示神韵二零一一年快来了时,一名太原司机说一定给他留一盘。接下来连着三天,见面就要。十二日见面他拿到光盘后说,现在回去就看,明天早上再睡觉。又见面时,拉着长音说“可好看了——”。以后问我要过两次,共四盘,带去给其他的亲戚朋友看。

他儿子是某派出所刑警队的副队长,儿媳在劳教所工作。儿子、儿媳都看了神韵演出光盘,反响很好。

* 赶快回来在大陆演吧

今年二月九号,邻居来我家串门。丈夫和我放今年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和她一起看。她一边看一边说:“太好了,太美了,天幕设计的真好看,看来是国内的精英都走啦,为什么在国外演了,赶快回来在大陆演吧!让中国人都看到。看了神韵晚会,就不能看央视春晚,太恶心啦。”

* 大年三十观看神韵

今年三十、初一我收看了神韵精彩演出,没开演之前,孩子就兴致勃勃喊:“我要看仙女!我要看仙女!”这真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古国重现。

这里要感谢新唐人!感谢新唐人精彩节目!在中国大陆看到新唐人,就象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

* 神韵使他看到了希望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也是我年轻时的徒弟。每年他全家都看神韵光碟,尤其是他的小儿子更是爱看,有时还把光碟拿到学校宿舍里看,升学和工作都出现了奇迹,得了福报。他虽然也认同,但总觉得他心里不以为然,有点言不由衷。可是,今年看完神韵光碟见到我就说:“我看共产党彻底完了。”我问他怎么这么说,他说:“是从今年的神韵晚会看出来的,这光碟太好了。”是神韵使他看到了希望,是神韵彻底改变了他。

* 越看越舒服

大庆市一个普通工人在观看神韵光碟的过程中,表示越看越舒服,越看越想看。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福才(化名)看神韵,边看边说:“这节目太好了,中央电视台可不行,他可演不出来。这多好看,天上、地下、人,都在一个画面上,融为一体,太真实了,颜色太好看了,服装太美了。从来没看过,看这个就没人看‘春晚’了。”还说,非常后悔去年的光碟没看,不知道这么好。

看完后又说:“这都是好节目,警察来了他也说不出来啥,谁敢不让看。”最后,要一套光碟带走了。

这句“警察来了也说不出啥”的感慨大概海外读者会看了奇怪,看文艺演出跟警察有什么关系呢?在中国长大的人就不足为奇了,中共是在任何意识形态、任何领域,包括文艺、教育、媒体、宣传等等全权独裁的,不允许民众有自己的声音和想法。

那么就是说,显然“神韵”有不同于中共意识的独特见识了,不妨大家也去打听打听,找到神韵光碟来看看。相信您也会被吸引,感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5/12363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237053.html

上海市李红珍女士再次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李红珍女士于2011年2月18日被警察绑架。李红珍曾于2001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上海女子监狱遭关押迫害。

李红珍女士现年50多岁,家住上海长宁区华阳街道延安西路1251弄7号504室。

2月18日下午5点多钟,居委会带领了一帮恶警,强行将50多岁在家中休息的法轮功学员李红珍绑架,同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师父像片、学习资料和电脑。现在人下落不明。

李红珍自从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曾经被非法判刑、劳教、被抓入洗脑班,备受非人折磨。

李红珍曾于2001年10月15日被长宁区法院非法判五年,送进了上海女子监狱,中共警察在各方面给她施压,在生活上、作息时间上、奴役劳动上处处刁难。2002年李红珍听说有人大代表要来视察,认为应该向他们讲真相,因此写了材料交给了文艺小分队里的一个同修,让她递上去,结果被她人发现并告发,李红珍和其他同修被关入禁闭监,李红珍同时被记过,告密者减刑提前回家。

有一次在邪党“七一”庆祝会上,她不肯为邪党唱歌功颂德歌,恶警就把她拉到会议大厅示众,连续几个小时进行污辱。同时在监室的每一个同修都有恶犯监视,同修之间不可以说话、不可以传递任何物品,书籍、报纸、纸张都得让恶犯、恶警先过目。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2/27/12349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0/236579.html

福州大学“恋爱须实名登记”情侣吵架上报

【大纪元2011年03月09日讯】近日,福州大学部份院系实行“恋爱实名制登记”,引起热议。福州大学称,此举是为了加强对学生恋爱观的教育。但有学生说,这个做法荒唐。也有老师认为:“学生恋爱是个人隐私,学校应该尊重学生的隐私权,学校调查学生是否恋爱不妥。”

“恋爱调查表”网上流传

7日,微博上传出,福州大学开始实行“恋爱实名制登记”,要求学生填写恋爱登记表。要做到“谁恋爱,谁登记;谁表白,谁负责”,且情侣吵架必须上报,由领导调解。

福建之窗3月8日报导,网路流传的“是否恋爱”,“恋爱对像是否在本省”等内容的“恋爱调查表”,经调查,出自福州大学。福州大学管理学院一名同学7日表示,确实在学校里填过这个表格,机械学院的同学则表示没有填过。看来,实行“恋爱实名制登记”在福州大学部份院系确有其事,但是并非在全校范围实行。

据了解,几天前,福州大学一名女生因失恋做出极端的举动,为了避免今后再发生这类事情,福州大学部份院系因此实行“恋爱实名制登记”。

福州大学管理学院一名同学说,在他们学院,执行这项登记制度力度最大的是经济专业,学生领到了“恋爱调查表”,让每个学生填写姓名、学院、专业、是否恋爱、恋爱对像是否本专业、是否在本院、是否在本校、是否在本省、最近是否存在矛盾、是否需要心理辅导等内容,恋爱调查表要由本人亲笔签名。

对于“谁恋爱,谁登记;谁表白,谁负责。而且情侣吵架必须上报,由领导调解”的说法,管理学院学生小刘表示,确实有类似的通知,大概意思是:“对于舍友问题舍长去谈,不行团支书去谈,再不行找辅导员。”

小刘说:“大概登记了两百多人,大家都是很随意地填,有谈恋爱的很多填否。”

“恋爱实名制”引发热议

“恋爱实名制登记”一事,在福州大学内外引发了争议,网路上也出现了与之相关的帖子。

“这个做法我觉得荒唐。当然学校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为了学生好。”福州大学一名学生这样说。

“学生恋爱是个人隐私,学校应该尊重学生的隐私权,学校调查学生是否恋爱不妥。”福州大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在个别学生因失恋做出极端事情后,学校确实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加强学生人生观、恋爱观、人生挫折的教育。“学生在大学阶段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先有事业有前途,才有幸福。”这名老师说。

但福州大学校方一名工作人员说:“校方并没有实行所谓的‘恋爱实名制登记’”,这位老师表示,这应该是个别学院的辅导员为了帮助学生才实行的举措。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9/n3191865.htm

色诱多韩国驻上海领事 中共女特务曝光

  韩联社首尔3月8日电 举报上海领事泄密事件的J某(37岁)是事件中心人物邓某(女,33岁)的丈夫。他百感交集地说:“一起过10年的妻子难道是间谍?感觉心寒。”

他向记者介绍事件的来龙去脉时表示,在听到妻子有婚外情的风言风语之后翻了妻子的物品,没想到翻出韩国政府机构的内部信息和政要的电话号码等,让他大吃一惊。


图片:韩国上海领事馆泄密风波的主角邓某,由于事件地点在韩国领土之外,考虑种种理由,韩国政府只公布了马赛克的照片(韩联社)


邓某(韩联社)


韩国政要的电话号码(韩联社)

曾在某韩国企业上海分公司任职的J某在接受韩联社的电话采访时表示,政要的电话号码是在他妻子U盘里找到的,有图片文档,还有整理出来的Excel档。除此之外还有领事馆签发签证的内容,以及当地侨民向总领事馆的举报信,里面的内容是,不经过邓某很难拿到韩国签证。具体的内容是,韩国领事馆在根据邓某的意思签发签证,所以有传闻说,棘手的签证都要去找她。

J某2001年在上海认识邓某,结婚后生有一名女儿。但是几年前传出婚外情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出现问题,去年邓某与前上海领事H某(41岁)的婚外情被曝光之后,两人的结婚生活也从此画上了句号。

对于“J某与邓某协议结婚”的说法,J某反驳说,不久之前他们还维持着幸福美满的家庭,并出示了多张证实美满生活的照片。他说,结婚后的5~6年期间,两人恩恩爱爱,家庭生活很美满。但妻子从几年前说自己被录取为公务员,开始在外面活动,最后除了问题。她有时说在担任上海市长的秘书,有时说在警察署工作,上海世博会期间尤其忙碌。她还为抵沪的韩国官员联络中方高层,似乎在中间搭桥。

J某表示,去年年底,妻子与H某领事的婚外情的传闻在上海韩侨界传出之后,他开始怀疑妻子,在翻她的物品时发现了同韩国外交官一起拍摄的多张照片、某领事书写的“誓言”、政要的电话号码等。

他说:“只听说她的父亲已过世,山东的一个舅舅被调到上海担任党书记,但是现在不知道到底哪些是事实,哪些事谎言。”

他还说,韩国法务部去年12月联络到他,所以将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了他们。当时为的是结束两人(妻子和H某)的关系,但现在即便是两人分手,也难破镜重圆。他认为,法务部应该有公理,不应只接受辞呈而不做进一步的追究。(完)


邓某与韩国外交官的亲密照片(韩联社)


邓某与韩国外交官的亲密照片(韩联社)


邓某与韩国外交官的亲密照片(韩联社)

来源:韩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