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警告H2N2流感风暴

(中央社台北11日电)美国研究人员在10日出版的新一期英国「自然」杂志上撰文警告说,A型HIN1流感曾造成全球大流行,与其传播情况相似的A型H2N2流感也有造成新的大规模疫情风险,全世界应予以警惕。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疫苗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撰文说,A型H2N2流感曾在1950、60年代造成大流行,从那以后在人类的传播并不多见,因此现在的大多数人都缺乏对这种流感病毒的抵抗力。

研究人员还在美国進行了小型调查,结果显示50岁以下的受访者缺乏相应的抗体。

新华社引述研究人员警告,A型H2N2流感病毒并没有消失,这些年来它一直在某些禽类和猪只中流行。如果这种流感病毒又从动物传回人类,并发一定变异,那么可能会突然引起大规模疫情。

研究人员指出,这与A型H1N1流感爆发时的情况很像。造成最近这次A型H1N1流感大流行的病毒与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病毒高度相似,这种病毒在人群中的活动减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然后又从动物传回人类,感染了很多缺乏抗体的年轻人。在最近的A型H1N1流感大流行中,老年人明显比年轻人受到的影响小。

研究人员警告,各国政府应当注意A型H2N2流感大规模爆发的风险,有必要考虑在疫苗生产和接种等方面提前做准备。

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3/11/a503328.html

Advertisements

“共妻”不是编造 共产党宣言鼓吹”共妻”

《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

(二)无产者与共产党人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所以至多也只能这样责备共产党人,说什么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

人民出版社1997年8月第3版《共产党宣言》:

(二)无产者与共产党人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

我们看到这两个版本只有些微文字区别,“公妻制”的说法没变。

这两个版本都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此机构的权威性自不待言。

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首次出版了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其后又发行了多种语言的文本,马克思恩格斯并亲自为7个版本作序,即:

1872年德文版序言
1882年俄文版序言
1883年德文版序言
1888年英文版序言
1890年德文版序言
1892年波兰文版序言
1893年意大利文版序言

在英文版《共产党宣言》中,这段话是这样的:
Bourgeois marriage is, in reality, a system of wives in common and thus, at the most, what the Communists might possibly be reproached with is that they desire to introduce, in substitution for a hypocritically concealed, an openly legalised community of women.

1948年,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周年,设在莫斯科的苏联外国文书籍出版局用中文出版了百周年纪念版。该译本由当时在该局工作的几位中国同志根据《宣言》1948年德文原版译出,内容包括《宣言》正文和马克思、恩格斯为此书写的全部七篇序言,

1958年中共中央编译局对此版本进行了校订,并收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1964年根据德文并参考英法俄等文本再次作了校订,出版了单行本,1995年6月,又一次校订编辑,1997年8月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

由此可见,主要根据1848年德文原版,并参考英法俄等文本,“公妻制”的说法确是包含在其中。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311/article_120646.html

云南地震30万人受灾 十几万人逃亡 交通瘫痪

两个月来已发生大小地震1200余次


2011年3月10日,云南盈江县地震造成全县城停电、断网,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严重。(法新社图片)

【大纪元2011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近来,云南盈江县地震不断,大小地震已发生上千次。相对平稳下来后,10日中午,又突发地震,此后余震不断。至记者发稿时余震尚未停止。当地群众表示,全县城十几万人在地震的阴影中度过了两个多月,10日又突然受到惊吓,全县百姓惊慌大逃亡,造成当地交通大瘫痪,街上人满为患,处处拥堵。大陆官方报道,截止10日晚,盈江县发生的5.8级地震已造成25人死亡,近30万民众受灾。

地震还造成盈江县全城停电、断网,房屋倒塌严重,有超市和宾馆坍塌,人员伤亡严重。官方报导称,包括一名副县长在内的伤亡人数达两百多人。受访者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目前的数据只是初步统计,实际伤亡远超官报人数。

据大陆官方消息,3月10日12时58分在云南盈江发生5.8级地震,震源深度约10公里。此后10分钟内,当地又连续发生3次余震。据当地政府公布的最新灾情数据显示,截止10日晚23时30分,地震已经造成25人死亡,250人受伤,其中134人重伤。房屋倒塌1039户、 3147间,严重损坏2994户、22054间,轻度损坏7532户、24950间。盈江县城区居民围墙倒塌严重,车辆、实物不同程度受到损坏;其中受灾学校60多所,受损教室5万多平方米,大门倒塌2000多米;6个加工厂倒塌;两个部门办公大楼倒塌,多个办公大楼受损严重。

盈江县城的孙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地震发生时他正在四楼的家中休息,地震发生很突然,感到房屋摇晃剧烈,心里非常害怕。孙先生表示,盈江县全县城的百姓在最近两个多月中经历了大小地震无计其数。近期频繁的地震似乎刚刚减少,但今天突然又发生地震,地震的破坏力极大,房屋倒塌严重。

他说,全盈江县城有十几万人,两个多月来饱受当地不断发生的地震折磨,刚刚“好转”一点,今天再次地震,老百姓都受到惊吓,全县百姓惊慌大逃亡,造成当地交通全面瘫痪。孙先生看到,地震发生后,受到惊吓的全县城百姓都涌到街面,很多人往乡下逃亡。所有的街道都挤满了人,全县交通大瘫痪。而且县城的网络通讯中断、停电,一片混乱。

受访的洪先生对记者说,地震后人们都跑上大街,他看到当地的一个宾馆和一个超市在地震中全部倒塌,其中的人员伤亡严重。给自己在农村老家的亲人打电话报平安,得知农村房屋垮塌和伤亡更为严重。自己的母亲亲眼所见当地死亡者有6~7人。

他说:因为没有网络所以不知道伤亡的具体消息,但自己老家的一个地方就有数人死亡,此外宾馆和超市的倒塌,其中的大量人员被埋,估计全盈江县城的死伤人数会很多。

当接到记者电话时,刘先生正在忙于在盈江县的一个广场上搭帐篷。他说,自己的亲属和朋友都加入了外逃大军。今晚,盈江县的老百姓都不敢在家里过夜了,人们能逃到外地的都在往外逃,留在当地的都准备住在广场上的帐篷里,而且县城停电了,生活极为不便,但余震不断,保命是最重要的。

还有两位受访者也透露了盈江县城处于全城拥堵及混乱不堪的场面。他们表示,经历了那么多次地震,所有的房屋都不同程度受损,今天的地震级别更高,一些老房屋不堪一震,瞬间倒塌,那些比较新的房子虽然没倒,但屋内墙皮脱落情况很严重。

盈江县地处云南省西部,德宏州西北部,位于东经97°31′~98°16′,北纬24°24′~25°20′之间。其东北面与腾冲县接壤,东南面与梁河县接壤,南面与陇川县接壤,西面、西北、西南面与缅甸为界。国境线长214.6公里,自古以来有33条通道通往缅甸。

盈江县政府的消息称,盈江地震震中在距县城两公里的平远镇仕明村。据报,目前,当地余震不断,被倒塌房屋压住的群众仍面临危险,县城交通情况混乱。两个多月来盈江已经发生大大小小地震1,200多次。


2011年3月10日,云南盈江县地震造成全县城停电、断网,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严重。图为一名男子抱着一名被倒塌房屋压死的妇人(法新社图片)


2011年3月10日,云南盈江县地震造成全县城停电、断网,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严重。图为居民在瓦砾中寻找生还者(法新社图片)


2011年3月10日,云南盈江县地震造成全县城停电、断网,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严重。图为受害者家属认尸后悲恸万分(法新社图片)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0/n3193498.htm

从病魔缠身到完全健康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在修炼前我是一个病魔缠身的人,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好地方。如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性关节炎、偏头痛、肩周炎、痔疮(内、外痔)、功能性出血、(中医叫血崩)常年贫血、鼻窦炎、咽炎、右耳听力不清、全身肿胀无力、手脚麻木。

就最轻的肩周炎说吧,严重时上厕所都解不了裤带,梳头时抬不起胳膊。鼻窦炎昼夜只能用嘴呼吸。功能性出血每次都很危险,出现过多次休克。曾输过四个人的血。家务活不能干,孩子照顾不了,班也上不了,只好吃劳保。

后来领导为了照顾我生活问题,给安排了一个力所能及的工作,都是家人抽时间替我去干。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压在了丈夫身上,使他承受着思想上、精神上、经济上种种压力,而我更是痛苦难忍,生不如死。

九四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我和丈夫一起了学大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们家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没过多久我就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了,也知道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成天都是喜上眉梢,内心喜乐无法言表。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冬天农活闲时我回老家洪法。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很快找到了本地的一个炼功点。他们一听我是外地来的,并且还带有书和讲法录像,都高兴的象久别的亲人一样。他们正为怎样才能把大法洪扬开发愁呢,为没有师父的书和讲法录像着急呢,正好我给他们送来了。于是我们就决定先去没有人得法的边远农村洪法。我先去带着师父的书和讲法录像给他们放九天讲法录像。随后城里的老学员再去和新学员切磋。很快建立了两个学法点。大约每村都有二、三十人得法。

这些新学员得法后的喜乐,真比过年还高兴,那种场面真是无法形容,让我很感动。其中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她眉梢上长有一个肉瘤子,带了一辈子了,学法炼功后,开始流黑的脓血,流完脓之后流的才是血,再后来流的就是清水了,全流完了,长一辈子的瘤子也好了,全村众所周知。

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得法不久全身的疾病都好了。后来她又出现了带状疱疹的病态,特别严重,腰周围都烂了,肚皮烂的往外流脓,最后学法炼功后也好了。还有两个被附体的妇女,原来什么都不能干,学大法后全好了。这些奇迹在村子里影响很大。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仍然坚信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做着我应该做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1/237394.html

福州公检法践踏法律 侵犯律师与当事人权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近几年,中国大陆出现了众多敢于说真话的律师,他们秉承正义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然而,中共福州市公检法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却以不同形式阻止正义律师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
以下是一些典型案例的简述:

一、国保警察藏匿不现身 律师无法会见当事人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上午,福州铁路分局的左福生遭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绑架,抢劫了左福生随身携带的现金、银行卡、购物卡、钥匙等物品。他们用抢来的钥匙,打开左福生家的房门,对年近八十岁的左母谎称是左福生一个单位的,之后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仅留下仓山区公安分局签章的刑拘通知书。

二月十四日,左福生的律师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看守所说要经办人同意并陪同下才能见。经查询,经办人是市国保支队的林峰。

律师打电话到福州市国保支队,但接电话的人始终不承认认识林峰这个人。后来,家人了解到林峰手机号码,于2月十六日打电话给他。对方却极力否认自己是林峰,并说左福生的案子不知道是谁在负责。家人问:为什么不让左福生的律师会见当事人?法律规定只有机密案件才不能见,不让我们见的理由是什么?给个说法。对方满口“不知道”、“不清楚”,后慌忙把手机关掉。

二、托辞不让律师会见 秘密非法劳教

也是在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福建工程学院的陈雪去上班时,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抄家,电脑、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被劫,走时留下一张仓山区公安分局刑拘证。

二月十六日,陈雪的律师给林峰打电话,依法要求会见陈雪。林峰回答说要请示领导,再答复。后林峰打电话给律师说:领导不同意,说等起诉后,再通知律师来见。

法律规定的律师接见权(只有保密案件才不能见),却因一句托辞就给否决了。在他们眼里,法律只是橡皮泥,可以随时随意的变化。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陈雪被秘密送到福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三、假案受到质证,威逼撤销委托律师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福建师范大学职工叶巧明在单位被福州市国保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整整一年。期间,她的儿子为她委托了北京律师。律师对所谓的证据提出质疑,使得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的非法开庭被仓促取消。之后,法官和国保恶警等人到处活动,通过叶巧明的亲属对她儿子施压,然后把一直处于恐惧中的她儿子绑架到市公安局非法审讯。叶巧明的儿子还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在压力和恐惧中,她儿子在中止委托律师的声明上签了字。之后他们又利用她的儿子相要挟威迫叶巧明撤销委托律师。并于四月九日在没有律师的辩护下对她匆匆非法开庭。九月十五日,仓山区法院枉判她三年缓期四年。

四、开庭不通知律师、家属 剥夺律师辩护权

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上午,家住福州仓山区上渡的张丽玉,在家乡永泰县白云村给学生讲真相时被恶告,被白云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永泰县拘留所。四月六日下午,福州市国保、永泰县公安局、白云村派出所、所在街道居委会十多人冲进张丽玉的福州住所非法抄家。四月二十一日,张丽玉被非法逮捕。家人为她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永泰县法院百般阻挠,还强迫张丽玉写解聘律师的纸条,永泰县法院的阴谋被识破。九月十七日上午,福州市永泰县法院对张丽玉进行非法庭审,法庭竟然公然违反法律与人权,开庭不通知律师、家属。之后,张丽玉被永泰县法院非法判三年缓刑四年。

五、黑箱操作 阻止律师阅卷和会见当事人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王永金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后来他的家属为他聘请了北京律师准备做无罪辩护,国保恶警打电话威胁王永金的家属,质问为什么要签字委托律师,为什么要请北京律师,说什么请律师对王永金没什么好处等等。王永金的家属不为所动,坚持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国保恶警及其直接领导“610”人员调动各方,黑箱操作,阻止律师介入,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查阅案卷。而从对王永金的所谓《起诉意见书》里看,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因为王永金帮助叶巧明聘请律师,通知三十多人参加庭审旁听,所以要起诉王永金。

王永金的律师已依法向福建省检察院以涉嫌渎职犯罪对福州市公安局局长王鑫、福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陈承平等六名相关责任人提出控告。这次律师的控告函,不管省检察院是否受理,都将成为目前国际社会追查其责任以及未来历史和法律审判的重要证据。

结语

中共操控公、检、法无视现行的所谓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然而正义律师的出现,让中共操纵法律、迫害良善的罪行无所遁形。正义律师们一次次义正辞严的辩护,无可辩驳的论述了信仰无罪,讲清真相无罪。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中的行为也没有触犯任何中共自己制定的现行中国法律。因此,在全国各地法轮功案件中,中共采取了种种黑社会流氓手段,阻止律师介入。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及亲属的合法权利,也同样面临着被中共福州市“610”操控下的各级公检法司人员的肆意剥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1/237412.html

任东升冤狱期满 天津港北监狱制造“失踪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法轮功学员任东升在天津港北监狱非法关押五年期满,日夜思念亲人的儿子和老母早早赶到监狱接人。可港北监狱在这之前就将任东升转押别处。祖孙俩人在恶人的支使下在港北监狱、静海县城关派出所、板桥劳教所之间寻找亲人任东升,可在中共的光天化日下,任东升到底被转押何处,没人告诉这孤苦的祖孙俩人。

三月七日的当天,应是法轮功学员任东升在天津港北监狱非法关押五年期满,港北监狱通知家属去接人,任东升的儿子和八十来岁的老母亲早晨八点多就赶到监狱。港北监狱告诉家属等,里面在办手续。家属耐心等待。可是等了几个小时,等来的是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手持警棍,往家属身后一站,出来一个狱警问家属:“你们来多少人?”家属说:“就来我们二个人。”狱警奸笑了。

接下来家属问怎么人还没出来?手续怎么还没办完?狱警的回答是:“静海县政府来人,把任东升接走了”。

家属指问:“任东升已刑满,别人没权利接,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狱警说:“他们的手续全着那,也有人签字。”家属一看签字的人叫张海全。

家属无奈,只好找到静海县城关派出所询问。派出所推说是港北监狱把任东升转移到板桥劳教所。家属打车往返几百里地,来到板桥劳教所。板桥劳教所只说一句话:“没有这个人,谁说的,你找谁去”。

几经推脱,任东升八十来岁的白发苍苍老母亲已经承受到了极限。儿子任东升因修炼大法被枉判五年,儿媳张丽芹又从家中被绑架,被静海法院冤判七年。好端端的家庭只剩下一老一小相依为命。任东升在港北监狱受尽折磨,从去年六月接见,就没见到人,因为他在里面不“转化”,队长指使六、七个犯人群打。

一老一小日夜思念,盼到三月七日释放的一天。任东升的儿子怕早晨赶不上车,前一天晚上就赶到天津,在外面冻了一夜,早晨早早赶到监狱,等了几小时,人没等来,等来的是一群手拿警棍的全副武装的武警。


天津港北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1/237433.html

十公尺大海啸毁仙台

【大纪元3月11日讯】(据中广新闻报导)日本仙台外海这次发生芮氏规模8.9的大地震,仙台受到十公尺高的海啸侵袭,受灾严重;另外,宫城县警方也表示,大约有100人,被困在宫城县石卷市购物中心的屋顶上。

除了仙台、岩手一带之外,东京也成为灾区,东京市内,包括台场、池袋等购物区,多处起火,新干线与车内地铁电车等都停驶,东京连外交通中断。有一名长久派驻日本的外国记者说,这次的大地震,是她派驻东京二十多年来,所经历过“最严重的地震”。这次的地震,规模不断提高,最初是芮氏规模7.9,后来两次上调到8.8与8.9。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1/n31946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