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面临着关门的危险,中共呢?

作者﹕林辉

【大纪元2011年03月12日讯】最近,大洋彼岸的美国政府可有些“闹心”。总统奥巴马为了让国会通过2011年联邦预算法案,使政府不因“缺钱”而避免关门的厄运可谓是殚精竭虑。然而,由于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此问题上分歧巨大,新的预算法案迟迟未获批准。就在人们发出“美国政府是否要关门”的疑问时,3月2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短期预算法案,该法案将现有支出条款延长至本月18日,这意味着美国政府赢得了额外的两周时间,关门的危险暂时推迟。

当然,在这两周时间内,美国共和、民主两党还会继续博弈,而能否在3月18日前通过预算法案、政府能否关门还要取决于博弈的结果。不过,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哈罗德-罗杰斯(Harold Rogers)乐观的表示:“两个星期时间已经足够,我们将会通过这项法案,并寻求在更长期的基础上为政府运作提供资金。”

对于不少中国人而言,看到这则新闻一定会啧啧称奇:看来,政府也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地花钱啊!的确如此,这是因为“政府的支出受到代表民众的国会的监督”在西方民主国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政府的每一笔支出都要详细地列出,像不久前英国政府在网上晒的09/10年度账单,就是将各部门的总开支和具体开支一一列出,让老百姓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缴纳的税款花在了何处。再比如美国联邦政府18万辆公车的使用情况,就细化到每个部门有多少辆车,每个车型又分别有多少,每辆车每公里的开销等等,仅此报告就长达数十页。

至于公款旅游和公款吃喝,美国官员想都不敢想,因为美国老百姓的钱可不是让你如此花费的。据说,有一次,美国某市长到上海访问,抱怨自己连出差经费都没有,结果上海市长大手一挥:“你们来多少人,费用我全包”,当时就把美国客人给震住了。

也许有的中国人会说:美国政府都如此节俭了,为何批准预算还如此费周折?共和党压缩经费的要求不是在故意刁难民主党吗?如果美国坚持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的一元化领导,断然不会出现如此恶果。此言谬矣。虽说党派之争耗时耗力,但正是因为美国有着共和、民主两党,才可以相互制约,相互“挑毛病”,表达各自代表的民众利益,才可以保证老百姓的钱不被糟蹋。试想,如果美国像中共一样,只坚持一党执政,虽说预算很容易通过了,但缺乏了相互制约也就意味着缺乏了监督,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中国那样每年超万亿的“三公”消费?试问,美国老百姓会愿意吗?

是以,美国民众宁可接受政府关门的危险,也不愿一党执政伤害美国的民主之本。事实上,历史上美国政府被迫关门也并不稀奇,1981年到1995年期间,就或长或短地关过四次。此外,还有一些州政府也曾被迫关门。

联邦政府最近一次的关闭是在1995年。当时民主党的总统克林顿否决了国会交给他的预算案,而众议院议长金里奇领导的共和党议员则拒绝修改。到了 10月1日新财年开始时,双方还在僵持。从10月14日到19日,大多数政府部门陷入停顿。一项持续决议使政府恢复办公,但是决议到期后,双方还是针锋相对,于是联邦政府在12月16日到1996年1月6日期间再度关闭。

联邦政府关闭期间,除白宫、国会和攸关人民安全与生活的国防部和运输部门外,其它政府单位的职员都被遣散回家休无薪假。也就是说,美国法律早已保证了在政府关闭的情况下政府的基本运作。而且,美国财政部仍将有能力继续借钱,因为政府关闭与美国国家债务达到上限是两个概念——政府关闭是有关政府 “支出”能力的问题,而债务上限则事关政府“借钱”能力。

此次关门事件最终以克林顿总统的胜利而告终。虽说这次政府关门造成了一些社会影响,但社会的基本运作并未受到根本性的影响。由此验证,一个真正良好的制度才是保障社会正常运作的基础。

如今,历史再度重演:身为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与共和党人占多数的众议院再次就预算法案发生冲突。双方都有为数不少的支持者,比如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人士认为,医保改革导致政府权力过大,而花费巨额资金救市则是用纳税人的钱去救那些导致金融危机的大公司和这些公司里的“肥猫”。而奥巴马则提醒选民,一旦大幅度削减财政,将会影响到经济复苏,影响到就业,影响到“你们获得社会福利”。是以这场博弈的结果究竟如何,还取决于双方到底会妥协多少,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没有一方愿意政府出现再度关门的情况。

就在美国政府纠结于如何通过预算法案的同时,中共“两会”也在北京召开。没有任何悬念,中共财政部提交的预算将百分之百在“人大”被通过,因此中共政府根本不担心会因为缺钱而被关门;此时的中共政府最为担心的恰恰是能否保持住权力的问题,恰恰是如何将人民的不满,将中东革命所带来的影响消弭于萌芽之中。看看北京70万的“维稳”人员就知道中共政府是如何的煞费苦心,如何的恐惧了,而这样的恐惧注定将陪伴至中共垮台的那一天?!中共面临的下场如何早已是不言而喻。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2/n3195507.htm

中共邪恶之我见――从武训到白芳礼

作者﹕宋紫凤

【大纪元2011年03月12日讯】在中国历史上,以乞丐之身而名垂正史的,大概只有被后人称颂为“千古奇丐”的武训先生之一人了。武训(1838~1896),本名武七,清末山东冠县柳林镇武庄人,以乞讨为生。幼年因家境赤贫无钱上学。随年纪增长,在漫长的乞讨生涯中饱经磨砺,倍感人没有知识的痛苦。几经大厄之后,在21岁那年,武训立志行乞集资,兴办义学!于是他手使铜杓,肩背褡袋,烂衣遮体,边走边唱:

“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又当骡子又当牛,修个义学不犯愁。 ”
“给我钱,我砘田,修个义学不费难。”
……
这一走就是三十年,走遍了山东,河北、河南、江苏…,而过程之中,人们对武训从嘲笑到惊讶,从惊讶到敬佩,从敬佩到慷慨相助。最终竟集资万贯,起义学三处,置学田三百余亩。此古今中外教育史上绝无仅有之奇事。而武训的精诚义举亦使其远近闻名,连光绪皇帝也感其高义,因赐名“武训”,并屡加褒奖。

武训其人已是距今一百多年的前朝旧事了。不想这位清朝“奇丐”到了红朝又被人想起――于是坟墓被挖,尸骨被焚,武训祠、武训的汉白玉塑像、“义学正”匾额统统被毁。一堆白骨竟也不能免于这场赤祸。

然而历史的安排有时竟如此相似。清朝末年出了个武训,红朝末年竟也有异人出世,人们口口相传着他的故事——一位名叫白芳礼的老人,在他74岁以后的生命中,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挣下35万元人民币,捐给了天津的多所大学、中学和小学,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而他的生活几近乞丐,他的私有财产账单上是一个零。他的衣衫鞋帽都是从街头路边或垃圾堆里捡来的,他的午饭长年是两个馒头和一碗白水,有时候会往白水里倒一点酱油,那已是他的“美味”了。……

2001年的冬天,90岁高龄的白芳礼蜷缩在车站附近一个自行车棚里,硬是给人家看了3个月的自行车,每天把所得的1角、2角、1元、2元的钱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饭盒里,等存满500元时,他揣上饭盒,蹬上车,在一个飘着雪花的冬日,来到了天津耀华中学。人们看到,他的头发、胡子全白了,身上已经被雪浸湿。他向学校的老师递上饭盒里的500元钱,说了一句:“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我最后的一笔钱……”老师们全哭了。

三年后,这位当世武训离我们而去了。一位老人、一辆三轮车、35万元捐款、300多名贫困学生……这就是白芳礼的故事。

初闻白芳礼遗事,感而叹其武训再世。然细想来,二人经历如此相似,却也大有不同。

当年武训义举,名传千里。不少官家富户都慷慨解囊,资助义学。比如武训最初得到同县杨举人帮助。在光绪十三年,又有两位地主仰慕武训为人,捐出土地,做为义学基地。当时山东巡抚张曜听说武训的义举,即令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另捐银二百两。光绪十九年,学部侍郎裕德为武训修义学馆捐出二百两银子。而这位乞丐之身的奇人,更是轰动了朝廷,光绪帝颁以“乐善好施”匾额。清廷授以“义学正”名号,赏穿黄马褂。清朝政府授此至高无上之荣耀以表对武训的尊敬。武训去世十年后,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武训的业绩受到世人的钦敬,许多名家题词,全国出现以武训命名的学校多处。1945年,冀南行署在柳林创办武训师范。

光绪二十二年,武训在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中含笑离世了。而一百多年后,红朝的白芳礼老人却以其所生活的时代而注定他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红朝并不缺有钱人,红朝的有钱人在财力与行动上已经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的擎天之柱。红朝也不缺有权人,在这里,只要有父为李刚,哪怕一个小小的镇长,一个小小的局长甚至都可以对草民有生杀大权。红朝更不缺庞大的政府机构,据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自述目前公务员与准公务员已超过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并且红朝也不缺巨额的捐款,但每一分都要保证花在正确的地方,因为这些都是中共的形象广告。除此之外,红朝政府也并非是尸位素餐,在百忙之中,有一天看到“白芳礼支教公司”居然位于展现市政形象的一线位置――火车站,于是转眼工夫“白芳礼支教公司”变成了推土机前的一堆垃圾。

然而,在红朝政府的眼中,白芳礼除了登三轮,还是有其存在的价值。这样一个感动了无数中国人的白芳礼,自然也要成为中共形象广告的一部份。所以,白芳礼终于被提名CCTV“感动中国”评选活动的侯选人。在主持人煽情的解说下,白芳礼的人性光辉被中共摘下并扣到自己的头上,之后,白芳礼还要以谢主隆恩的姿态来接受落选。2005年,这位老人在被遗忘的角落中离开了人世。之后,再度被提名,再度落选。――白芳礼感动了中国人,却终究未能“感动中国”。

从武训到白芳礼,一个是可以被赏穿黄马褂的清朝乞丐,一个是竟未能“感动中国”的红朝草民。同样伟大的义举,截然相反的命运。中共不是提倡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吗,中共不是建希望工程吗,中共不是也开始把孔子搬出来了吗?然而中共的教育经费预算上,比非洲最穷国乌干达还不如的投入、汶川地震后化为齑粉的校舍和废墟旁俨然兀立的政府大楼,还有这位始终未能“感动中国”的白芳礼,这一切还不足矣让我们看清中共的虚伪与邪恶吗!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2/n3195504.htm

“两会”雷人雷语帮了中共什么忙?

作者﹕周晓辉

【大纪元2011年03月12日讯】不出人们所料,如同往年一样,正在召开的中共“两会”再现雷人提案,不仅让不少中国人瞠目结舌,也引来了众多的批评。不妨先看看这些委员们的雷人雷语。

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表示,房价上涨是因为老百姓的钱太多。他说:“那些刚刚毕业的学生借家里的钱都要买房,为什么?因为今年不买,明年会更贵。”房价上涨根本是一个货币问题,因为老百姓手中的钱太多了。窃以为,马行长之所以敢如此放言,是因为他眼中的老百姓只有两类:权贵和富商,其他的都是“屁民”。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教授厉以宁在会上发言称,土地经济快进入尾声了,没有多少土地可以再卖了,因此发展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就是以后的方向,而若要多元经济发展廉租房,也许可以引进民间资金。与厉教授以往的雷语“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有希望”、“房价涨的快是好现象,说明居民的收入多了”相比,此番话似乎“轻柔”了些,不过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为中共利益集团狡辩。众所周知,发展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并非是为了盈利,出发点是为了解决穷人和年轻人的住房问题,政府理应加大投入;一旦引进讲求利润和利益的民间资本,谁来保障老百姓的利益呢?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同样语出惊人:“不要鼓励我们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他们不用来城里,在农村也许就发展起来了,有技术,有目标,有幸福。”也许王委员的初衷是“好的”,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农村的孩子不读大学也可以找到幸福。问题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城乡差距巨大、户籍制度依旧存在的国家,农村的孩子不读大学如何取得出人头地?恐怕连在城市立足都是难上加难啊。

全国政协委员、工商联常委、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认为,中国公务员的数量占中国的比例是非常小的,因此即使有的公务员职位有许多大学生报考,也只是比例的问题。此言大大的差矣!或许陈主席也甚少阅读中共官方媒体吧。早在2006年,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这样的比例在中国1949年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如果连这样的比例都是小的,那么陈主席眼中的比例难不成是1:2?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在谈及拆迁问题时就表示,拆迁问题不可避免,关键是要在公共利益和个体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不可能每一个人的利益都能得到最充分的保护和最充分的实现”,“能因为个别利益解决不好,就放弃公共利益。”貌似合理,但谁能在公共利益和个体利益之间寻找到平衡点?强势的政府难道既要做获取利益的一方,还要当仲裁者?没有对个体利益的保障又何谈得上公共利益?难道公共利益的获得必定要损害个体利益?不过又是替政府开脱的狡辩之词。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紫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沈雯的认为,提高贫困线彰显了政府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政策的人道主义关怀,会让我们更有面子。可是“我们”是谁呢?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提议:将清明节前一天定为“中华民族英烈日”,先缅怀先烈,再祭奠亲人。为啥要缅怀先烈?岂不是“要谢就先谢国家,然后才能谢父母”的复制版?

…… ……

除了上述雷人雷语,今年两会上还有不少“雷人提案”,如有“坐牢”反腐的,有网吧“国有化”的,等等 。

“两会”一些代表和委员们能发出如此的雷人雷语,或是因为“幸福过了头,真心感谢党的恩赐”,或是根本不知自己的角色究竟是什么,或是心虽似明镜但嘴却要向着党……只是这些雷人的委员们大概没想到的是,在这个中共无比担忧中东革命波及自身的情况下,在中共将“维稳”作为头等大事之际,这样的提案和惊人之语只会让早已失望的百姓们陷入绝望,只会给早已愤怒的百姓们“火上浇油”,只会让人们更清醒地意识到“让中共下台”才是唯一的选择。如此一来,雷人的委员们不但没有帮了中共的忙,反而坏了中共的大事。这大概又是中共政权始料未及的吧。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2/n3195505.htm

佳木斯监狱近日害死二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监狱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严管队里迫害,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二十六日佳木斯监狱将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事隔几日又将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三月五日下午三点,数十个警察将于云刚所在的病房围住,不准家属靠近,抢走尸体。


秦月明生前的照片

佳木斯监狱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成立严管队。从二月二十一日开始,绑架九名(经核实九人,更多不详)法轮功学员进严管队。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逼迫写四书,停止一切在监狱应该有的权利,如亲属接见、给家人打电话、 买生活用品等。

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在这个严管队被迫害致死。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又被严管队迫害的昏迷不醒,从监狱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行开颅手术,医生从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并告诉家属:“这人不行了,赶快准备后事吧。” 手术后于云刚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警察、便衣严密把守,医生和家人都不能随便进入病房。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允许两位家人与于云刚见一面。于云刚两眼发直,不能认人。

三月五日下午三点,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突然涌进数十位警察将病房围住,不准家属和外人靠近,警察一把夺走于云刚家属手里拿的寿衣,扒下于云刚的外衣,连内衣都不给脱,套上寿衣就要抬走。这时于云刚的家人才意识到于云刚已经去世了。家属强烈要求在病房内看于云刚的尸体,遭到无理拒绝,强行将尸体抬到楼下的车上,并让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悲愤之下拒绝签字。警察就严密监视这位家属,走哪跟哪,就连与人说话都在跟前偷听,还一边录像 。


于云刚被迫害致死

由于家属强烈要求等亲友到齐见于云刚一面,副监狱长才勉强答应:“我就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抢尸体的车队立刻离开医院。家属追问:把人拉哪去?警察丢下一句:回监狱。整个过程警察表现十分惊慌。

于云刚,男,身高一米七五米,体重七十公斤,出生于一九六三年七月十六日。二零零九年二月,黑龙江省公安厅以保冬季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安全为名,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用广播喇叭向世人讲清真相为借口,派遣所谓的专案组现场指挥,在佳木斯“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安全局协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的配合下,对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疯狂的迫害。在短短不到两周的时间内,二十多法轮功学员陆续遭绑架、抄家、非法关押甚至酷刑迫害。于云刚就是这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遭到吊铐、毒打等残酷迫害,身上伤势很重。数日后,在看守所被公安非法提审时,于云刚的头上还缠着绷带。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对于云刚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短短十余天,佳木斯监狱夺走了两个原本健康的生命,残酷迫害令人发指。除了刚刚被迫害致死的秦月明(伊春)和于云刚(佳木斯),目前被非法关到“严管队”经核实到的还有十一人(更多详情不明),他们是王兰生(鸡西)、范强(宝泉岭)、付裕(佳木斯)、商锡平(桦南)、刘俊华(佳木斯)、陈东(建三江)、刘振昌(鹤岗)、包永胜(伊春)、李绍志(佳木斯)、谭凤江(伊春)、陈继忠(依兰)等。

据悉,法轮功学员李少志、陈继忠、高永胜目前被迫害得也非常严重,七十岁的陈继忠被打的大便都拉裤子里了。法轮功学员谭凤江也被殴打。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佳木斯监狱的暴力迫害不仅仅局限于严管队。法轮功学员姜波涛(九监区一中队)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又被犯人暴打逼迫“转化”,喊叫声传出监舍。二月十七日早晨七点多,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二监区四分区的原牡丹江狱警侯喜才在食堂打饭时,给监区警察送真相信,被二监区四分区警察任岩峰强行带回办公室内,凶狠的叫骂、毒打侯喜才,拳脚齐上,多拳打在脸上、太阳穴上,直打到侯喜才晕倒在地。


酷刑演示:灌食

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前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二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到佳木斯监狱严管队,关在这里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失去了生活最基本的权利,连上厕所都被限制。商锡平绝食抗议,现已绝食九天,被强制灌食、强制输液,面容枯槁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佳木斯监狱
佳木斯监狱相关责任人:
直接参与迫害的有集训队队长集训监区:
大队长:于义枫
正教:胡新宇
副教:申庆新(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命)
狱政:
干事:李洪
干事:史俊峰

集训监区一分监区
监区长:张朝辉
指导员:李志海

集训监区二分监区
分监区长:徐亮(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命)
干警:杜炎
附注:一中队犯人武传海是帮凶,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是佳木斯人。

狱长:叶枫 0454-8816001
副 狱 长:李好军
政   委:张玉成
政治处主任:田月生
教 改 科长:曹建武
教改科副科长:高俊
610:董大全 13946424222 张庆峰

相关单位、人员电话: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 0451-86335924
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邮编150080(哈市11线通达街下车),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狱政处处长 周金华:0451-86331628(管理投诉事务)
办事员 张秀红
教改处:0451-86338154
黑龙江省监狱书记 刘维民:0451-86316442、0451-86342238
信访办:0451-86304828
接待投诉:0451-86375598
办公室:0451-86335924
值班室:0451-86342139
工会:0451-86349895

附:佳木斯监狱相关电话(区号 0454)(注:此为以前收集的电话号码)
一监区
刘仁利  8816198    13845450555  655555
贾高亭  8816197    13512699967  6500
田培军  8816359    13512699883  6485
陈永新  8816550    13836667897  67897
刑罚执行科
赵金华  8816208  8812468  13512699123  6301
侯彦光  8816690  8813078  13512699788  6788
史晓明  8816259  8870777  13836648555  64555
狱政科
杨旭伟  8816202  8816677  13512699799  6736
李学健  8816209  8815868  13512699090  6567
王志凯  8816209  8080068  13359643055
狱侦科
刘西波  8816203  8812808  13512643500  6358
胡新宇  8816799  13512699966  66333
教改科
曹健武  8816205   13284549287
高俊   8816610     13836608026  69826
张萍   8816610     13354541515
田东生           13624541455    65455
赵军            13512665303    65303
季红   8816610     13684546348   610789
杜绍全            13512671199
吴鹏             13284549281
张卿峰            13512699993    6222
李俊杰  8816690     13284549023
李月梅            13674543699
张磊  一监区 6550     13212997006
齐峰  二监区 6251     13604545815    63457
洪伟  三监区 6353     13512643543    61008
王凯  四监区 6670     15145456560
赵民  五监区 6195     15164518522    6177
单开锐 六监区 6451     13603699500    6307
董贵永 七监区 6351     13512672073    6649
何东义 八监区 6613     13314549133    62420
郭恒文 九监区 6336     13512669611    69611
张永刚 出监监区6450     13512699168    6272
邹兆峰 后勤监区6454     15846999538
张伟  入监监区6674     13845475977
胡全胜            13512699007
一监区大队长:刘仁利    副队长:田培军    大队副教:陈永新
一中队长:张庆良      二中队长:陈春林(原一中队干警)
三中队长:王燕涛      四中队长:苏佳峰(原一中队长)
一监区大队长:刘仁利    副队长:田培军    大队副教:陈永新
一中队长:张庆良      二中队长:陈春林(原一中队干警)
三中队长:王彦涛      四中队长:苏佳峰(原一中队长)
一监区大队长:刘仁利    副队长:田培军    大队副教:陈永新
一中队长:张庆良      二中队长:陈春林(原一中队干警)
三中队长:王彦涛      四中队长:苏佳峰(原一中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237372.html

有没有天谴

作者: 见证

从推特上找来的两段。

RT 好人说的话,再从坏人嘴里出来就有问题了。用脏瓶子装泉水给你给喝,你喝不喝?报应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炼法轮功不会有什么麻烦,听信中共才是麻烦。中共特务会说中共是万恶之源吗?

RT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是天理。而别人有恶报的时候去帮助他,这个是同情心,就象有人犯错了不歧视、不抛弃,耐心帮助。幸灾乐祸是心态不对,是对他人苦难的偏激解读。耶稣说人是有罪的,不影响他当年为信他的人去扛下罪过。

炼不炼法轮功,是要不要生命升华的选择问题。退不退党,是生存与淘汰的选择问题。

在这里退党是笼统的说,其中包括思想上的退党,形式上的声明,有些人还需要行为上的弥补。两个选择是不同层次的问题,中共特务故意混淆,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他们的不信和不懂。

有没有天谴?有。天灭中共。
退党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