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照片 两种社会

文/陆振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眼前这两张照片的中心都有三个人,其中一人都被另外两人压倒在地,周围都有一群围观者。乍看起来两张照片的场景似乎非常相像。不过第一张是美联社2000年9月30日发表的新闻图片,图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而迅即遭到中共警察的袭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着一名手无寸铁的学员的脸,另一名警察则一边踩学员的腿一边将一个手铐按到学员的脖子上;第二张照片的场景则发生于十一年之后,2011年2月12日的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庆祝活动中,一华裔男子从观众群中冲到法轮功队伍的前面,拉扯横幅并折断横杆。三名警察立即冲上去将其制服并逮捕。


美联社照片:天安门广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着一名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脸,另一名警察则一边踩学员的腿一边将一个手铐按到学员的脖子上。


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活动中,一华裔男子从观众群中冲到法轮功队伍的前面,拉扯横幅并折断横杆。三名警察立即冲上去将其制服并逮捕。

中国和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信仰的都是“真善忍”,遇到的境遇却大不相同,令人深思。乍看相似的照片,传达的信息却形成令人惊异的对比:在自由社会,法轮功学员享有信仰自由,警察抓捕的是暴力骚扰法轮功学员和平游行、妨害他人自由的暴徒;而在中国,中共警察恣意抓捕和侮辱的是行使公民权利、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被践踏,连和平申诉的权利也被剥夺。

维护社会稳定,是正常社会中警察的职责。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有益。美国警察保护法轮功学员正当的权利不受暴徒的侵害,这是维护正常社会稳定的应有之举。

中共警察却以“维稳”作为借口,抓捕、凌虐法轮功学员。照片中天安门广场上的便衣,正是以“维稳”做借口而公然用暴力对付和平的法轮功学员。其实四处劫掠、迫害良善的中共警察,才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中国百姓流传一句民谣说:“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

两个社会,两种警察,何以对待民众差别如此巨大?

在自由社会里,警察无需“听党的话”,他们效忠的首先是民众的利益。如美国警官的誓言是这样的:“作为一名警官,我最基本的职责是为民众服务,保卫他们的生命和财产,保护无辜的人不受冤屈,保护弱小者不受欺压,打击暴力……在上帝面前,我将把我的一切奉献给我所崇敬的事业。”自由社会警察的誓言是一条条实实在在的可操作的原则,而最终落脚在对上帝的承诺,最高原则是天地良心。

中国警察首先需要效忠的是“党”。中国警察誓词如下:“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中共警察的誓言首先是要“忠于党”,余下的则是在这之下的一条条看似漂亮的空话:法轮功学员遭到无辜抓捕和酷刑,其他中国公民被“躲猫猫”、“喝水死”、“洗脸死”(注:这些是中共警察虐杀被关押者后为逃脱罪责而寻找的借口),不就是因为警察“忠于党”、“听从指挥;严守纪律”进行所谓的“维稳”!

很不幸,在中国,“党”的利益常常和法律,和老百姓的利益发生冲突,“忠于党”的警察只好沦为“党”的打手。所以中共警察名为“公安”,实际是 “党安”、“公害”。“党”为了维持腐烂的摊子,视百姓如仇寇,所以中共每年花费天文数字的经费“维稳”。如中共公布的2009年维稳费用达到5140亿元,和当年的军费相当;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最近披露,当地中共官员为了监控他,申领巨额“维稳”资金中饱私囊,一次性领取经费即达到300万元;早在数年前就有可靠消息透露,迫害法轮功高峰期,中国每年财政支出的四分之一用于维持迫害。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经费最终还是中国民众买单,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自由社会里没有人叫嚷“维稳”,但是民众的利益至上,保护了每个公民的利益,自然就保障了社会的稳定,所以自由社会里政权频繁更迭,却没有出现饿死四千万民众的大饥荒,没有出现十几年一个周期的全社会大动荡、全民政治“运动”。原因很简单,自由社会里,没有一个如同中共那样凌驾于一切法律、民众利益之上的“党”。

从两张照片鲜明的对比中,我们知道,中共实乃中国社会最大的动乱之源、最大的毒瘤。借用一句流行语:没有中共,这对于中国人来说很重要。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12/1237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7/236423.html

Advertisements

西澳法轮功学员海德公园广传福音(图)

文/澳大利亚西澳州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西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与七日参加了海德公园社区活动(Hyde Park Community Fair)。一年一度的该项社区活动颇受欢迎,公园里人山人海。许多游人都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法轮功学员在舞台上演示功法


西澳法轮功学员的舞龙表演


人们在介绍法轮功的展位前驻足了解真相


签名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在嘉宾致辞后,西澳法轮功学员的舞龙与扇子舞揭开了两天活动的序幕。生龙活虎的金龙在《法轮大法好》与《喜庆》的音乐声中与观众欢喜地互动着,扇子舞也赢得了人们的喜爱。在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感谢当地法轮功学员们带来的精彩的表演,为两天的节目带来了美好的开始。

次日,八位法轮功学员在舞台上的功法表演又再次赢得了人们的热烈的掌声。

活动中,有数千名当地民众有幸得知了法轮大法弘传的福音。他们被平和的功法演示吸引住,高兴地接过法轮功简介传单。更有许多民众主动询问更多详情,并在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征签表上签名。不少人表示很感兴趣,要学习法轮功。

海德公园的活动在风和日丽的天气与祥和的氛围中结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13/12378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0/237410.html

四川德阳市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诱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德阳市“六一零”(中共的非法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操控罗江县法院,将对法轮功学员叶启兵、刘平、邱菊元、邱玉琼的非法庭审取消,并于当天在罗江县法院附近非法抓捕前来旁听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几名法轮功学员脱险,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

德阳市旌阳区袁家镇双林村二组的叶启兵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晚在罗江县略坪镇与广富交界处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罗江县略坪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罗江看守所非法关押。邱菊元、邱玉琼因身体原因,由亲人担保办理取保候审。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罗江县法院将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九点三十分非法庭审的传票送到叶启兵等四人。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通知取消庭审,造成德阳市各县前往庭审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在三月七日到罗江后,在法院附近多处遭到绑架。

经调查走访后得知:三月七日十一点十分左右警察在罗江法院出门的右侧公路上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广汉三水镇的,其中有姓杨的大约五十六岁的女学员,其他的还不知道。

十一点五十五分警察在凯江大桥上绑架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广汉雒城镇菜蔬社张莉、史有群和广汉北外六大队谢久会。

十二点十五分在凯江边公园内绑架几名法轮功学员,其它各处还有绑架发生。广汉西高镇五大队赵延珍被绑架;广汉高骈镇水磨村蒋泽英、冯英秀被绑架;德阳八角镇近七十岁姓邓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广汉兴隆镇肖开萍、张耳秀、曾云凤、蔡华玉四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还有一名不知道地址和姓名的。

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被劫持到广汉看守所和拘留所非法关押,恶警同时抄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在广汉三水杨姓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非法抢走了电脑、刻录机、打印机等私有财产。其他法轮功学员家的私有财产都不同程度的被抢。

到现在为止,我们只了解到西高镇五大队的赵延珍的亲属接到广汉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日的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6/237665.html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指挥的又一轮迫害

文/龙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近些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采取“外松内紧”的方式,使得一些人误以为迫害在中国不存在了。事实上,中共在暗地里迫害法轮功不仅一直在进行着,而且还制定了一个打压法轮功的三年计划,名为“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简称为“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要在全国范围内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下图是江西省南昌县商业局发的“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实施方案”的开头。


江西省南昌县商业局的“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实施方案”的开头

所谓的“攻坚”,是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谓的“巩固”,是针对那些被谎言欺骗、或被暴力威逼而被迫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人进行的迫害。这个所谓的“整体仗”是中共又一次在全国范围内有计划系统地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具体由各级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背后操纵实施。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八月初,中共各地“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在武汉市召开会议,是一次各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交流”。据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会上又重复当初江泽民的命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给各地拨款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中共用判刑、劳教或绑架到洗脑班等等手段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的手段多种多样,包括各种酷刑、伪善欺骗、注射药物破坏神经、性虐待等等。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无法一一列举。

非法重判法轮功学员

我们注意到,在二零一零年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重判。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全国至少有五百五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以辽宁和黑龙江最为严重,分别有六十五人和五十一人被诬判。其次,山东、四川和广东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情况也非常严重。非法强加的刑期多数在三年以上,至少有九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七至十三年。以上数字只是根据突破网络封锁传出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实际数字应远远不止这些。


2010年1月至2011年1月非法判刑案例各省分布表,纵坐标代表判刑人数

中共对老人也不放过。例如,辽宁省阜新市阜蒙县约七十岁的老太太宋桂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十五点多,在当地向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福兴地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阜蒙县公安分局,后一直被非法关押阜新市新地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二、三月,阜蒙县法院对宋桂云老人非法判刑三年七个月,定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将老人送入监狱迫害。之前,宋桂云老人因为信仰法轮功曾经遭受过多次绑架、非法拘押、判刑。分别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看守所等遭受迫害,其中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曾被非法关押三年。

肆意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中共打压法轮功完全不讲法律,随意绑架法轮功学员是普遍现象,然后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甚至非法判刑后投入监狱进一步迫害。

有人说,乱抓乱捕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由于中国警察素质低,或者是边远、落后地区警察干的。中共把许多警察弄得素质低下只是一个方面,关键的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从以下上海、北京的案例中可见一斑。

例一、上海闸北区七十五、六岁的老太太喻培英,身高不到一米五十,自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起,即被中共当局人员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起来了,不管喻培英走到哪里,这些人就跟到哪里,甚至有一次对她说:“你要买什么东西,我们代你去买。”老人家反问他:“我要洗澡你能代吗?”这些人就一直跟到了洗澡、理发一条龙服务店里,骚扰工作人员,要查找老人,明事理的工作人员拒绝了他们:“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结果这些人又去叫来了一个警察,对工作人员亮出了警察证,之后,工作人员只能同情的看着白发苍苍的喻培英老人在三个高高大大的邪恶之徒的监视下离去。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晚,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喻培英被闸北区“六一零”组织绑架。

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九年,喻培英遭到几十次的绑架和非法刑拘,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大女儿李玮红被迫害致死。小女儿李玮聆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刑拘,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一年被关入上海女子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遭非人虐待,被迫害的一身病。

喻培英的老伴在无数次的惊吓中,得了严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并发症,经常送医院抢救,每当居委会通知要开始“监控”了,老人就发病一次。

例二、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女士(四十八岁),法轮功学员,分子遗传学者,原中科院武汉植物所科技人员,现为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早年大学毕业后留学澳洲,现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系知名生物学学者张政铨、聂开印之女。其夫王麒杰,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澳大利亚籍。公司总部位于北京西四环四季青桥东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商务中心8楼。


图为聂晓梅与父母

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下午五时许(除夕前),聂晓梅一家三口正准备于当晚动身前往武汉父母家里过年,突遭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和东直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抄家,抄家时警察一无所获。此案现在已经转到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 “六一零”插手,聂晓梅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七里渠)。

洗脑班死灰复燃

中共私设监狱,不经任何合法手续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非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的某个地点,然后强制或欺骗让他们放弃信仰法轮功。这些黑窝俗称“洗脑班”。二零一零年之后,尤其是“六一零”在武汉召开的所谓“经验交流”会上,周永康在会上下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之后,全国不同地区的许多洗脑班死灰复燃。

例如,一零一零年七、八月开始,遍布吉林省各地的洗脑班死灰复燃,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十月,吉林省“六一零”下来检查,吉林市船营区“六一零”配合拟定名单有计划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沙河子晓光洗脑班。十月九日在船营中百商厦上班的王琳被吉林市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晓光福利院洗脑班。十月八日李凤芝被守候在门口的船营区“六一零”人员和河南街派出所、青岛街道社区人员强行绑架到船营区政府并抄家,之后转移到船营区沙河子晓光四队福利院办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湖南省怀化市洗脑班死灰复燃,怀化“六一零”有预谋地绑架法轮功学员,会同、洪江、中方、溆浦、新晃等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所谓的“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际是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从二零一零年四月开始,陆续有法轮功学员约数十人被劫持到洗脑班,多数是河北省内石家庄市、辛集、正定、灵寿、赵县、深泽等地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杨淼从单位被长安区国保大队、高营镇派出所直接绑架到洗脑班。在这期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范爱莲(六十余岁)、赵玉兰(约七十岁)、河北省二院一名护士陆续被劫持到洗脑班,当时赵玉兰血压很高、 心脏不好。七月初,杨淼再次绝食二十余天,出现两眼发黑,视物不清,时常伴随低烧状态,在此期间洗脑班陆续给其灌食约六、七次,二十多天后,因其血压太 低,被接回。七月下旬,辛集约七、八个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进洗脑中心。

在劳教所、监狱里加重迫害法轮功

全国的劳教所、监狱里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这个“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正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残酷地实施。例如,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江西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网站登了一条题为《全省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动员部署会在省女所召开》的消息,并且说这个会是根据司法部劳动局和省610的文件精神而召开的。


江西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网站,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登了一条题为《全省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动员部署会在省女所召开》的消息。(网络截图)

中共给各劳教所、监狱下达所谓的“转化率”指标。为了达到这个血腥的“转化率”,各劳教所、监狱加强所谓的“攻坚战”,甚至虐杀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发表的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案例中,被中共作为主要迫害场所的各地劳教所、监狱里发生的迫害案例一千六百八十余例,迫害分布在中国大陆二十八个省、直辖市,以辽宁、黑龙江、山东、吉林、河北最为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一年,被以各种酷刑、暴打、强制转化,在非法拘禁期间夺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有七十八人。十一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知有三千四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从下面的几个例子中,人们可以看到中共劳教所、监狱里迫害的残酷与血腥。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纯朴善良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术玲被折磨致死。据目击证人透露,刘术玲是被身着制服的警察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活活电死的。刘术玲的左耳后侧和颈下部有一圈被电棍电的黑色瘀斑。


刘术玲和丈夫齐兆千

近日从黑龙江佳木斯监狱里传出,仅两周时间,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佳木斯监狱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所谓的“转化”(采用暴力迫害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成立了“严管队”,并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开始往严管队里绑架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里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被逼迫写“四书”, 停止一切在监狱应该有的权利,如亲属接见、和家人通电话、买生活用品等。


秦月明生前的照片


于云刚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和于云刚被绑架到严管队遭受迫害,在短短的一周之内,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几天后,三月五日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被迫害致死;三月八日凌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九监区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被迫害致死。

结语

中共搞“假恶斗”,与善良为敌,容不下“真善忍”。中共所谓的“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制造了更多的人间惨案。中共把合法公民当成战场上的敌人一样来残酷打击,仅仅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中共迫害善良的修炼民众,造成了中国的信仰真空,使得道德急速下滑。这也反映出中共的邪恶本性。

中共“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一次次地失败了,所谓的“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也必然以失败而告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6/237656.html

入籍英国有感

作者:谢卫国博士(曾被中共剥夺护照权利近七年的旅英学者)

正见网2011年03月14日】在我将要宣誓加入英国籍前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我热爱的那片国土和人民,将在明天离我更加遥远。为了我的信仰、为了法轮大法能在世界洪传尽一份力,我放弃国内清华大学讲师机会,选择了游子生涯。在国内、国外面对迫害法轮大法的邪恶,我义无反顾;当世人倾听法轮大法真相、接过大法传单或书籍,那是我最大的欣慰;多少次披星戴月、风雨相伴,那是我走过路边的风景。

缅怀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修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四百一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百分之五十四,五十岁以上的老人约占百分之五十七。早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底,据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一千六百人,十年过去了,随着迫害的继续,从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在逐日增加,而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六千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十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在他们中有我的清华校友们:


袁江,一位我非常熟悉的同修,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袁江被中共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近两个月,非法人员光刑具就拉了两车。袁江虽逃出魔窟,但因酷刑造成的严重内外伤,不幸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离开人世。那时,当我得知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的音容笑貌、我们在一起修炼洪法的一幕幕象放电影一样,非常令人感慨。


钱世光,生前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劫持在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马云武,从清华毕业后,多年来一直是山东青州一中的业务骨干,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老教师,其丰富的教学经验丰富及为人正直、善良、朴实的品格深得师生尊敬。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劳教所怕出人命,同意他保外就医,但他身体无法恢复,同时他又因七十多岁的妻子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后被劳教迫害),造成心理巨大伤害,于二零零四年离世。


张孟业,原广州电力学院退休教师、胡锦涛大学同班同学,多次致胡锦涛公开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曾被多次绑架,遭受严重劳教迫害。张孟业在泰国去公园炼功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撞倒,三天后在一私人医院离奇去世。医院称张因脾脏破裂和脑震荡而死亡,但家属发现很多疑点,称其为“不是一般的车祸死亡”。张孟业在车祸前曾被跟踪。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妈妈成了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妈妈原本通过修炼法轮功使长年多病的身体获得了健康,在中共疯狂的迫害中失去了修炼环境。弟弟为讲清法轮功真相,去天安门表达心声,曾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四次。最后一次,弟弟在绑架洗脑迫害中,采取绝食抗议,三天后,他被遣送回乌鲁木齐。由于来自警察的压力,尤其二十四小时全天的监控,对妈妈的影响很大。妈妈身体状况开始变坏,另外也担心我在海外的情况,对于我的思念也加重了负担。二零零三年二月,父亲在妈妈下葬之后才告诉我,那是父亲怕我知道消息后立即回国,而我又是被国内警察重点关注的对象,父亲怕我回国出事。父亲说:“你妈是想你们想死的!”我听后非常难过:妈妈是带着对孩儿深深的思念与世长辞。而我是由于中共,无法见妈妈最后一面。

中共剥夺我的护照权利

二零零四年五月,我的护照到期,必须延期或换新护照。早在二零零零年,中共大使馆就将我与诺丁汉大学的邵力博士和剑桥大学的学生邓小兵列为重点关注对象。我们曼彻斯特大学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底成立了法轮功学生协会,在学校很受欢迎。曼城中国领馆曾出面想给我们大学施压取消我们协会,但是他们未能得逞,反而使我校的教职人员对此施压行为非常反感。当时,英国法轮大法网站就建在我们法轮功学生协会的网络上,曾出现过大陆网络特务攻击我们网站事件,使得我所在的系网络出现被中文红色字幕覆盖事件。我个人也收到不明来历电子邮件,内容诬蔑法轮功师父。我的电子邮箱出现过几次不断收到不明大邮件,给我系计算机工作人员带来了很多不便。

我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护照到期之前去伦敦中国大使馆办理延期手续,得到五月十八日领取护照的取证单。但是,五月十七日下午两点,我意外的收到中国大使馆人员的电话,他告诉我:“你明天不用来了,因为你在特殊名单上,必须得到国内的同意才能延护照。”我问:“什么特殊名单?”他说: “你自己知道。”我说:“难道是因为我炼法轮功?”他没说话。我说:“炼法轮功也应该延护照。你不给延护照,那我的护照怎么办?”他说:“你如果想要你的护照,你可以把它拿走。”我说:“好,谢谢。”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去大使馆签证处领未被延期的护照。服务员左找右找都没看到我的护照,她急忙打电话给她的领导,说:“有一个叫谢卫国的护照找不到。” 她的领导说:“我马上下来。”两分钟后,一个中年男士下来见我们。他将我们带進去,关上门,在楼道里,他掏出我的旧护照给了我。我给他讲了我修炼身心收益的事实,国内同修受迫害的程度,我们海外的同修必须出来呼吁停止迫害。他当时非常紧张。他说法轮功学员在国外损害中国形象,他认为学员在大使馆外24小时请愿最让他感到不舒服。我解释我们是得到英国政府许可在这里表达我们的心声,希望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英国是民主国家,我们有在这里表达心声的权利。当我问他:“我何时能获得护照延期?”他说:“不知道,我要等国内的答复。”我问:“我们可以和国内联系吗?”他说:“可以。”我问:“和哪个部门联系。”他翻开我的护照首页,指着红色印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他说:“和他们联系。”

我能理解他仅仅是一个工作人员,他没办法决定我的护照延期。我就尽量与他谈法轮功真相和大法在英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从一开始,我就感到他显得很紧张,在最后,我与他握手道别时,我感到他手冰凉。他的确很紧张,甚至在我们临出门时,他才想起来问与我同去的同修:是否与我同一大学?同修回答:“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朋友。”

如今,将近七年了,中共大使馆没有延我的护照,我成了无国籍人士。这些年来,没有护照给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每次搬家去警察局换地址,都是要多花时间,警察还得另外复印我的材料。每次在英国延签证都是等待时间很长的,我还得附加许多英国议员对于我没有护照的关注支持材料,每次英国政府都会发给我一张盖有签证的纸,这张纸是不被其他国家允许作为旅行文件的。我得到过这样的四张纸。在找工作和办理银行业务时,都是极其麻烦。我完全无法出国旅行,我无法参加自己课题工作的国际会议,虽然我课题的国际合作伙伴们理解我的处境,但是对于我们的课题是有很大影响的。

入籍英国

原本在一九九四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我根本就不想出国,在中国能有幸得到如此博大精深的修炼大法,还出国干吗呀?当时我没有参加任何的出国英语考试,对于英语的学习也完全没有动力。

在一九九八年底,清华大学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久春教授找我交流,希望我能出国为法轮功在海外的洪传出力,我没有犹豫立即答应。我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后来一切顺利,我获得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奖学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我当时两次去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两次被非法绑架,被清华大学领回。当时,李岚清直接督阵清华大学,把那里作为镇压学术界的典型,我被列入要抓起来转化的学生典型。庆幸的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都劝我赶快出国,他们不希望镇压迫害他们的好学生。当我拿到英国学生签证后只好没做什么准备就匆匆出国。我是带着失望踏上飞机的,我内心多么希望当时的中共能停止镇压法轮功,还人民以真善忍,还人民平和的炼功环境。

到英国已经十一年半了,由于我是无国籍人士,前年我申请英国永久居留(绿卡)时间很长,我等待了五个半月。相对而言,今年申请英国国籍还算比较快。

英国入籍需要宣誓,参加者可以选择有信仰者(或无信仰者)的宣誓词,有信仰者可以带上自己信仰的神圣的书,对着神圣的书读英国政府的入籍宣誓词。我选择了有信仰者的宣誓词,我带上了英文版《转法轮》。

当时,有二十四人同时宣誓入籍,两位英国政府官员发表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演讲,然后大家一起宣读宣誓词,之后大家拍照合影。在整个过程中可以体会到英国对于我们的欢迎,英国是一个多信仰并存、大家都得到尊重的国度。

在我离开前,我给参与此次宣誓过程的三位政府人员,每人一份法轮功真相传单,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身心受益,但中共镇压法轮功,给我带来很多困难,我不得不申请加入英国籍,我非常感谢你们。

天文学家观测到伽玛爆和超新星双重爆发

作者:莫心海

正见网2011年03月12日】每日科学2011年3月8日报导,英国莱斯特大学大学为首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宣布发现了一次罕见的宇宙爆炸事件,一次连带着超新星爆发的伽玛射线爆发。
物理学和天文学系的拉阿纳.斯塔林(Rhaana Starling)博士,在英国皇家天文学会公告上发表了她的研究成果。

伽玛射线爆发是宇宙中威力最大的爆炸,一般被认为是在大质量恒星的死亡所产生。

这次双重爆发发生在距离我们8.2亿光年的一个星系。

拉阿纳说:“这次在一个相对较近的星系同时出现伽玛爆和超新星,是一个罕见的发现,它允许我们对这些巨大爆炸的起源作详细的研究。此事件特别令人兴奋,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目睹了超新星爆发的瞬间。”

这次爆发在2010年3月16日由美国宇航局的雨燕卫星观察到,雨燕卫星使用了英国莱斯特大学提供的X射线照相机。雨燕卫星观察了伽玛爆,而双子座南方望远镜是用来寻找爆炸的恒星- 超新星。该小组随后用世界上最先進的地面望远镜,即甚大望远镜和在智利的双子座南部望远镜,以及哈勃太空望远镜和雨燕卫星望远镜观察了爆发的余辉。

参考资料:
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1/03/110308075851.htm

夏威夷数千只海鸟因海啸而死亡

【大纪元3月16日讯】(据中广新闻报导)美国联邦野生动物保育局官员表示,座落在夏威夷西北部的“中途岛”被上星期日本外海强烈地震引发的海啸席卷,导致数以千计的海鸟死亡。

美国夏威夷野生动物保育官员说,距离“夏威夷”西北2000公里的“中途岛”是一座珊瑚环礁,岛上至少一千只信天翁与数千只其他鸟类都遭海啸大浪席卷而死亡。当时海啸浪高1.5公尺,猛烈袭击,海浪深入“中途岛”的“东部岛”内地,大约百分之60的陆地都遭海水覆盖。另外,较大的“沙岛”则有百分之20的陆地遭海水淹没。

“中途岛”因为地处偏远,人烟稀少,每年有十多万只候鸟在当地避寒,因此被规划为野生动物保护区,没想到这次未能躲过海啸浩劫。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6/n31994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