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与抹你花(随笔)

吴祚来

因几天前就受诗人老巢之约,到王府井他的新工作室小聚,所以五点多就赶到王府井,那座著名的教堂后面,一家写字楼里,茶叙。不一会儿吴稼祥兄也应邀来聊天。吴稼祥兄正在写一本宏篇巨作,思想深远,他说这部书使他兴奋莫名。

在边上小饭馆吃饭,七八个朋友,吃到8点20左右,家人来电话,说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找我,我想民警怎么会找我呢?是不是因为吃饭时喊了夏业良老师,但夏老师没有来,是不是这儿吃饭引起了警方误解,怕我们在这儿吃饭有什么行动?

饭局还在继续,我就提前回家了,上网,不一会,电话又打到家里,还是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打来的,说有事找我问一下,语调还算客气,我说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他说他登门吧,我说这么晚了能不能明天,他说还是今天吧,就问一下情况。

我说这么晚了,别上家了,家人都睡了,楼下聊几句吧,他说好。

十多分钟,他们到了楼下,我下楼见他们,开一辆警车,二个人,他们让我坐到车里,我进去了。

一位警官后来知识他姓卢,问我,你在家上网吗?我说上,家里几个人住,几个人上网,我如实回答了。

他说有一篇茉莉花与狗的贴子(微博短文)是你写的吗?还是你家人写的?

我说,我记不清了,我得回去查一查,明天再说。

他说,这还记不清啊?我说这贴子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贴子没什么问题,你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公民有发贴子自由吧?如果因为这事,我就回家了,没什么好说的。

他说你不能走,你得跟我到派出所调查一下。

我下车,卢警官厉声说,你回来,你必须跟我去派出所一趟。

我不理,一遛小跑,回到小区楼里,没想到,他下车追了过来,我没想回家,因为孩子睡了,怕惊扰孩子。就近跑到楼下物业,那儿六七个中老年人在那儿聊天。

卢警官追了进来,说,你必须跟我去一趟,他出示警官证,告诉我说:我可以当面传唤你,你必须配合。相持不下,他喊另一个警官过来,要强行带我走,我让家人打 110电话报警,并让警官出示所谓有问题的贴子,让大家看看,有什么问题,他不敢让别人看那篇微博小文,一味的只要让我跟他走。

另一个警察进来了,他们坚持要带我走,新进来的警察说,何必弄成这样,没大不了的事情,还是跟我们去说明一下情况吧,这样没什么意思。110在外面了。

我们一起出门,110两个警察已到小区里面,也就三分钟的样子吧,看样子,现在警察维稳的迅速,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看他们之间熟悉的样子,我没有去与他们交流了,我想,去看看他们到底会怎么样我。

电话跟家人说了一下,就上警车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坐上警车。也可能是第一次坐警车吧。

十分钟左右到了太阳宫派出所,一路上卢警官显得轻松,说你还跑,你根本就跑不过我,我说,我如果跑上楼,二十五层,你根本就跑不上去。他说,下车咱们比一下百米跑?我说,今天太累,下次找你跑。

卢警官拿出笔与纸,做笔录。

我说,口渴,弄点水喝吧,他说,我也想喝水呢,忍会儿就完成了。

我说,那贴子有什么问题,不能由你们来决定吧,就是杀个人,也得经过法律,也得可以申诉,你现在说贴子有问题,就有问题,警方有什么权力判定贴子有问题呀?

他说,你得配合,我们是执行任务,是上面下达下来的。我说,上面是谁呀,他说,我只能说是上面。

看我渴的样子,他出去到别的地方弄两杯热水,我说谢谢。

我抬头看上面,上面只有天花板。但肯定不是天花板说的,也不会是楼上的人说的。

我出门时带了两本《通往公民社会的梯子》,送他一本。他翻阅了一下,说,你还写了警察啊,这不是写得不错么,后面就写到了批评。他没看下去。

一位副所长进来了,说了一通稳定重要性,我说,稳定是重要,但不能限制别人发贴子自由吧,他说,这是上面下达的任务。

他说,我在网上看了你的东西,你写的讽刺明显,什么宝玉与贾政,太明显。你有点郑板桥风格?还是鲁迅,又不太像。我说,鲁迅是指着鼻子骂当局啊,我可客气多了。他说,也不是吧。

送他一本书,他说这不能拿吧,我说,这与案情有关,你得了解当事人更多的说了些什么,想些什么。

他留下一个电话,给卢警官,就走了。

卢警官开始问我那篇贴子的事情。

我说,贴子是转来的,从哪儿转来的,记不清了。贴子就是一个笑话,因为搞笑,就转了,没任何恶意,没有任何联想。我说,你看看那贴子,有什么问题呢?

他在记录,然后不断外出与相关负责人沟通,近一个小时吧,没事了,让我看后签字,并写一个情况说明。

没事了。

他开车送我回家,我说你们一人一车啊,他说不是,谁有事谁开车,有时还真不够用。我说你这样不归家,是不是影响孩子学习啊,他说是啊,今天妻子有点发烧,孩子十岁了,学习只能由她管,很小学习压力就这样大。

我说,是啊,我家小朋友一样啊,如果不抓孩子学习,孩子在班级里学习成绩差,就会影响他心理成长,会认为自己就是个弱智。如果抓学习吧,压力过大,孩子没有快乐失去很多。这样的教育体制,家长怎样做都是错的。

他说是。

我说,今晚我也一样,怎样做都是错的。

他不理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说,我如果今晚不来,与你们发生冲突,这是完全没必要的冲突,不配合警方问话,可能是错的,但我来了,你们因我自由发贴而问话,明显是错误的,我配合了你们的错误,你们是在限制公民的合法发贴自由。这样的贴子,如果有问题,怎么得由相关文化机构认定,警方不能别人发贴就找上门来,是不是?当年一些图片涉及黄色,警方还专门找我院专家去认定,如果警方什么都自己认定,那么就乱了。

他说,以后会有定论的。

我说我不主张与底层警察发生冲突,有朋友就因此发生冲突,我觉得不应该,这样的事情还是应该在制度层面上解决。

他说是啊,我们也是受上面指令的。

我说我还可以用极端的方式,就是什么都不配合不说,并一定要与所谓的“上面人”对话,凭什么要动用警力来影响公民自由言论,如果不得到答覆,就绝食而死得了, 看看到底谁在破坏国家法律,在滥用警力。

他说不用这样。

我说,我如果不写批评,如果纯粹去做有利于自己利益的事情,就会获得更多财富,但做现在这样的角色,其实是给自己惹麻烦,但社会总得有人说几句真话吧,总得有人批评政府吧是不是?

回到家,已是十九号零点半了。

这就是那篇引发事端的贴子:

*吴祚来:狗与抹莉花*

这家人有趣吧,给狗洗澡时,不是说洗澡,而是说,抹你花,但这狗极厌恶洗澡,如同杀它一条小命,每次家人喊它洗澡,它都躲到床下或角落里。这天亲戚到访,听到这个故事,就把狗抱在怀里,然后呢,开始向浴室前进,边说,抹你花,狗猛一口咬住这个的鼻子。狗也有敏感词啊,碰不得的。小心。

《狗与抹莉花》:这个故事应该是引用的故事,并不是原创。

这个故事想说明什么呢?不能说明什么,只是有趣,但为什么会触动警方神经?

一是茉莉花,二是狗。

如果是警方在与茉莉花革命做斗争的话,那么,狗就可能影射警方。如果你说,你就是想诬辱警方,就是想支持茉莉花,你就真的进去了。

先说狗。

中国文化拿动物喻人,诗经就有传统,诗经中骂官,主要是骂其为老鼠,硕鼠就是典型例子。而骂人是狗是狼是乌龟王八,更是民间或主流文化传统,但我们看看印度或美国,印度人众生平等,不仅牛在印度受到关心爱护,狗也一样,我们在印度旅行,一友人将脚放在狗身上照相,都被印度人制止。他们像关心朋友一样关心狗,而美国人喜欢总统,把让狗与总统一个名字。克林顿访问某地时,就看到一只叫克林顿的狗,他高兴极了。

在中国的民间传说里,有仇人双方将自己家中狗取对方名字,其实狗是爱物,将爱物宠物取个仇人的名字是恶人仇人呢,还是让自己天天难受呢?

我们将动物污名化了,等于自己挖一个坑,互相跳进去,找罪受。

我与警官也谈到了狗,我说,如果一个人在网上说,所有当官的都是狗,那么,是不是政府应该法办这个人,因为他污辱了所有的官员?甚至外国的官员?其实这样的话,或骂人,是没有意义的,警方更不应该去干预,骂过就算了,没有任何意义与影响。你如果动用警力去干预,去打击,反而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了。所以警方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将打击面弄到网络一般的贴子里去。

再说茉莉花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是北非革命,是民间社会反主流专制的革命,是群众性的和平革命,因为平民没有武器,只有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专制或反对独裁者。一些人在网络上发起茉莉花革命,但完全是小众政治,尽管中国现在矛盾多多,民怨不止,但还没有到大家都要走上街头的时候,中国人的底线是极低的,似乎是生存底线,不影响自己活下去,都难以反抗。所以,政府不应该对茉莉花革命这样的网络事件或小众政治过于敏感,应该与参与者对话,现在连茉莉花歌曲视频都在网上删除了,特别可笑的是,胡锦涛唱茉莉花的视频也删除了。

当敏感事件成为敏感词时,它的过当与泛化,就出现了,任何人只要拿一束鲜花,都有可能被视为支持鲜花革命,任何人在网络上说一下茉莉花,都可能被视为茉莉花革命的支持者,当政者从过去的革命者,一下子不自觉地成为反革命者。

政治敏感转化为文化敏感,任何在网上说茉莉花的人,都可以被追问,追到我家门口来了,审问我,就是茉莉花敏感症造成的。

我所做的,是想脱敏,使敏感的东西,变成笑话,让大家放松一些,这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脱敏与释放情绪,每一个人都如此无聊地紧张,有什么必要呢?维稳维到制造社会矛盾与纠纷,这样的维稳就异化了。政府掌握所有的资源与武器,军队与警察,还有无数街道办人员,如此强大,武装到牙,却如此害怕,你们到底怕什么呢?

开个玩笑,就得动用警力,到时候别人不开玩笑的时候,你的警力就用完了。

坑书未冷山东乱,原来刘项不读书。

原来刘项,也不上网,更不能发贴让你看笑话。

2011-3-19

摘自《自由写作》

Advertisements

万物皆有灵:正告蚊子书

作者:高山(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1年03月20日】在正见网上看到很多“万物皆有灵”这方面的文章,我也想起了我在2001年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2001年秋天,我运用神通(那时不知啥是神通,后来总结时认为是正念)从邪恶的羁押地走出后,借住在市郊的一个地方。这里楼房很破旧,周围都是荒草和臭水沟,房间虽然很多,但长年无人居住很破旧,有几个纱窗也是有很多漏洞,蚊子多的碰脸。每天早上照镜子一看,凡是裸露的皮肤,脸上、胳膊上遍布着层层小红点,一道一道的血迹,都是被蚊子咬的,手一划拉就能弄死许多蚊子,所以身上、衣服上到处都有血渍。虽然那时我早已不怕蚊子咬了,(得法前蚊子一咬就是一个大疙瘩,一挠就化脓好长时间才能好。)但每天脸上层层红点,像出麻疹一样,看着真别扭。一天看明慧文章受同修的启发,就想我得跟蚊子沟通一下,说不定能改变现在的居住环境。当即就拿起笔写了一张“正告蚊子书”我是这样写的:

正告蚊子书

这里众多蚊子:我是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有家不能回,流落在这里,每天晚上还被你们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你们不分好坏每天咬我,你们这是干扰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在助纣为虐。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生存,但你们也得有善恶之分哪,你们可以去咬那些坏人,咬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那也算你们立功了,下一世你们可能会转世成人,也能得宇宙大法呢。你们不能帮我,也不要干扰我。我正告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了。正告此时生效。

写好后也没多想,就粘在窗子边上了。当晚奇迹就出现了,屋里就听到几个蚊子的嗡嗡声,也不往脸上扑了。第二天晚上,屋子里就一个蚊子也没有了,而在另外的屋里照样有成群的蚊子,更神奇的是我走到哪个屋子,哪个屋子里的蚊子一会就飞走了。

后来我把这件神奇的事跟许多同修说了,我的一位姐姐同修就是用我告诉她的这个方法在世人面前证实了大法;我的姐姐在海边有一套老房子,因为离海近、环境好,每年夏天经常有亲友拖家带口的到她家度假,大姐一家总是热情招待并讲真相救了不少人。海边蚊子多,来的人吃住不成问题,就是没有多余的蚊帐,来的人都嚷嚷被蚊子咬的够呛。大姐想起我说的这事,立即写了一篇“正告蚊子书”压在桌子上,第二天客人起床后都奇怪昨晚咋没蚊子了?大姐就讲大法的神奇和大法的真相,为此大家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又救了一批人。

其实师父早就对我们说了: “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转法轮》) 真的是“万物皆有灵”啊, 就是我们好多同修还没有悟到,更谈不上会用了。

如今许多同修在明慧、正见上发表了好多的修炼神迹和万物皆有灵的实例,我想也是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用此来启悟我们大法弟子都来用神通证实法、多救人,多救人呢。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3/20/72866.html

震后日本 无动摇无贪欲无掠夺(图)

3.11大地震发生后,日本人严格遵守秩序。这为将二次受害降至最小程度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家园变成废墟的情况下,日本人犹如“模范生”。在自然灾害和战争中容易出现的不道德和不良行为,感觉在日本根本不存在。

震后第一天工作日,即14日早晨,虽然地铁重新启动,但因电力供应受到限制,地铁各处都是人满为患。东京站、新宿站等主要地铁站的售票处和乘车处,虽然是人挤着人,但并未发生混乱状况。


14日,日本茨城县日立市市民排成长龙等待领取政府分发的石油。地震灾区的居民在犹如冬天般寒冷的天气里,因未能及时得到石油而饱受煎熬。照片=《读卖新闻》、韩联社

日本人在遭受大型海啸袭击的东北部各海岸紧急设立了避难所,他们表现出何谓“忍耐”和“理解”。有人将毛毯分成两半与他人分享;有人排成数百个米长队购买食物和燃油;虽然先到,但为他人着想只买够自己吃的速食面和饭团……这种情形到处可见。在免费提供饮用水时,谁都不会说“请再给点”。

面包店老板向灾民免费提供面包;一位女性还高举写有“可以用我们家的卫生间”的牌子,将自家卫生间对外开放。在这种困境中,日本人寻找自己所能做的事情,为大家做贡献。这让人想起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在韩国展开的募捐活动。

日本人从小就学会了发生灾难时应怎样行动,他们相信政府和社会。孤立无援的人也不会喊着“先救我”,而是会爬到高处写下大大的“SOS”后,等待救援队员的到来。现场一位居民说:“政府、员警和自卫队等正在全力以赴。合作体系非常完善,我认为一切都很顺利。”

截至14日下午2时许,在灾情最严重地区之一——宫城县内的便利店和商店等处,盗窃事件仅发生40起,而重案1起也没有发生。

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不是过于平静了”。发生地震和海啸的第二天,在东京随处可见进行晨练的人。此时此刻,电视播出的灾区惨状给全世界人带来了冲击。此外,在成田机场依然有很多出国旅游的日本人。

来源:朝鲜日报中文网

迫害好人 中共基层人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自成立起,到其建政的六十年中,不断积累着迫害中国人的各种手段、栽赃陷害的本事。在中共的不断欺骗和淫威下,对于一些本身就道德低劣的人来说,其恶的一面不断被中共利用,成为中共各级部门迫害中国人的工具。在法轮大法遭中共迫害的这十几年中,中共的一些基层人员放弃道德的底线,选择了跟随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可悲地成为了“恶有恶报”天理的实践者,也给其周围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警醒。

(一)汉台区明珠社区居委会主任苏艳遭恶报

苏艳,四十多岁,外表光鲜,是陕西汉中市汉台区明珠社区居委会主任。自苏艳担任居委会主任以来,听命于汉中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安排,竭尽全力迫害大法弟子。

当苏艳看到社区有大法真相资料时,她竟别出心裁的从六一零办公室里调出大法弟子的照片,做成展板,在大门口展出。她威胁全社区的住户,如发现照片中的人出现,立即报告,发现有资料,立即上交。并命令社区协警(无业人员)李建新严密监视。一时间,搞的社区住户人心惶惶。

苏艳经常给辖区内大法弟子子女单位打电话,恐吓家人,威胁家人管好自己的亲人。她还指使协警,参与对被劫持到洗脑班的大法弟子的迫害。

正当苏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趾高气扬时,突然身体状况聚变。一检查,是白血病。没过多久,在二零一一年的正月初五,新年之际,苏艳就一命呜呼。

(二)淄博市高青县参与迫害大法的人遭恶报汇集

1、政法委书记迫害大法 遭恶报癌症死亡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高青县政法委书记孙保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便遭恶报,得癌症死亡。

2、酒厂厂长诽谤大法 暴亡国外

高青县扳倒井酒厂厂长殷戴鲁,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经常诽谤大法师父,说大法坏话。出国期间,突然死于国外。

3、酒厂李世文非法抄家,癌症死亡

高青县酒厂李世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带人去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常骂大法弟子,并诽谤大法。参与迫害不久,便得癌症死亡。

4、交通局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 患癌症

高青县交通局局长李安君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不久,殃及家人得恶报,女儿早亡,李安君本人也得肝癌。

5、国保大队刘军峰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吵家、抢掠,淋巴癌死亡

高青县国保大队刘军峰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强行搬走法轮功学员电脑,掠走手机等物品,对大法行恶,最终使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二零零八年底,刘军峰查出脑瘤,后又转成淋巴癌,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死亡。

6、胁同警察迫害妻子,惨死于车祸

高青县郭红坤在妻子李玲上访时,协同警察将妻子抓回,之后多次诋毁大法,毁坏大法的资料。终于自食恶果,于二零零九年死于车祸,死相惨不忍睹。

7、高青县酒厂崔自强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家人遭恶报

在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崔自强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其恶行殃及家人遭恶报,老伴去世,女儿小脑萎缩,也于二零一一年初死去。

希望世人真正为了自己以及家人的生命负责,明白真相,对大法持好的态度,制止迫害,愿大家都有一个美好未来。

(三)秦皇岛青龙县村副书记逼写“三书”,自己却命丧黄泉

二零一零年,河北秦皇岛青龙县中共官员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木头凳镇政府中共官员到各村找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在“三书”(注: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的“保证书”等)上签字。

大新杖子村副书记匡计云紧跟邪党政策,不顾乡里之情,带邪党官员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逐一骚扰。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不要跟着邪党迫害法轮功,他不听,一心跟着邪党走。

二零一一年正月十二日,匡计云头晕,忙去青龙县医院治疗,结果无效,于十三日死去。

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第一次揭示给了世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不断的用“真、善、忍”的标准纯净自己,成为社会上一群善良、正直的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人。

如前所述,这些跟随中共对这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抄家、咒骂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呢?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蕴含的“因果报应”的理念已经根植中国人的血液中,只是中共无神论的强压,使中国人不敢面对着历史的规律,或被愚迷得不愿承认了。

从这一桩桩恶报的实例,希望那些还在迫害修炼佛法的好人的人脱离中共的谎言,远离和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在什么时候,天灾人祸、暴病死亡等厄运,就会临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237792.html

帮朋友孩子要妈妈 孙丽彬再陷冤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佳木斯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孙丽彬,女,现年五十八岁。二零一零年因照顾朋友的孩子,陪孩子打听孩子妈妈的下落,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仍在那里遭受折磨。

这已经是孙丽彬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二年她送老百姓法轮功真相光碟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此之前,二零零零年孙丽彬因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两个半月,二零零一年再次上北京反映真实情况又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一个半月。

一、修炼法轮功前后脱胎换骨的变化

孙丽彬家中有快八十岁的老母和一个在外地工作的儿子,退休前是她佳木斯石油化工总厂的总机话务员。她身为家中的长女非常孝顺,为了不伤父母的心,年轻时和不称心的男人结了婚,婚后的日子一直不尽人意,和丈夫生活在一起的八年中,几乎都是在打骂声中度过的。一次,她丈夫将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最后二人不得不分道扬镳。那时她一个人既要上班,还要带孩子。生活的艰辛、婚姻的不幸、过度的操劳,使原本就很内向的她越发心事重重、郁郁寡欢。她先后患上了偏头痛、胃病、胸闷、心口疼等疾病。看着日渐苍老、精神不振的孙丽彬,她的父母都很难过也很无奈……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令人欣慰的是,自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孙丽彬不仅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而且积存在心的阴霾也都荡然无存,人越发显得神清气爽、开朗乐观。在孩子面前,她是位称职的好母亲,无微不至地照料孩子的饮食起居,更能身正为范的引导孩子按“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个坚守正信、道德高尚、有利他人、福益社会的好人。在单位里,她工作兢兢业业,在个人利益上从不计较,与同事相处得十分融洽,是一位让领导放心的好职工,更是一个赢得了同事信赖和尊敬的好人。她自己就说:没有大法,我活不到今天,也做不到这样。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孙丽彬

一次,孙丽彬正在上高中的儿子被一辆疾速行驶的出租车撞出去很远,司机开车把孩子送回家,执意要给留下五百元钱,孙丽彬说什么也不收,并告诉司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给别人找麻烦,更不会讹你,孩子自己都说没事儿,那就一定没事儿,不会有问题的;再说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这年头挣点钱也不容易呀,你也得养家糊口的,以后开车可得注意了!后来那位司机千恩万谢地走了。

还有一次,孙丽彬在自家楼道里捡了一百多元钱,挨家敲门问是谁家丢的钱,得到了邻居们的一致好评与认可,发生在她身上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二、因上北京说句公道话遭绑架和佳木斯公安的不断骚扰

可是那段充满生机的美好时光是如此的短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不顾众人反对,公然挑起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孙丽彬平静安宁的生活被打破了,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她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孙丽彬去北京合法上访,被警察绑架后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两个半月。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孙丽彬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再次去北京合法上访,又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一个半月。此后,每逢中共邪党认为的所谓敏感日,比如中共开“两会”、“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七月二十日”、“十月一日”、“新年”等,当地公安就上门砸门骚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晚近十点,孙丽彬正在熟睡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前进区中山派出所几个警察无端骚扰并一再哄骗叫给开门。孙丽彬一人在家,又这么晚了,就没给他们开门,几个警察见一直不给开门才悻悻离去。

三、送人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光碟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警察邵福祥和两名男警、一名女户籍员,将孙丽彬强行绑架到“一一零”警车里,开向中山派出所,理由竟是她向别人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了。在路上,警察殴打孙丽彬,到派出所后,他们就把孙丽彬绑在铁椅子上,邵福祥强行从她身上抢下钥匙,然后开车到她家非法抄家,将家翻得一片狼藉,抢劫了许多私人财物。回到派出所后,邵福祥等恶警逼迫孙丽彬踩法轮功李大师的法像,她不踩,他们搬起她的脚踩,在挣扎中,孙丽彬的裤腿被撕开。恶警还把李大师的法像往孙丽彬的椅子上塞,逼她坐上去。见她仍不配合,他们就把她锁在铁椅子上,放在地中央,不让其行动,然后将孙丽彬关入看守所,而后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残酷迫害。(详见明慧网文章乐于助人的孙阿姨再次身陷囹圄 )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四、帮未成年的孩子打听妈妈的下落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佳木斯东风区有一个叫马春利的女子,以前身体几近瘫痪,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能站起来了,还能做些轻微劳动,她与儿子赵鑫相依为命。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马春利被佳东派出所警察孙雷等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目前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被迫害得再次瘫痪,生活无法自理。在这期间,马春利的朋友、法轮功学员佟雅琴,陪同未成年的赵鑫去佳东派出所打听情况,却遭强制扣押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看到小赵鑫无依无靠,几次去哈尔滨都没能见到妈妈,想到马春利现在的身体状况,孙丽彬再次来到佳东派出所想跟警察说明情况,没想到好心却招来横祸,以佳东派出所所长冯凯东、东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耿岳和东风公安分局局长徐永利为首的警察们竟在大白天,强行绑架孙丽彬、强行闯入她家、强行掠夺她的私人物品、强行将她押入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中国黄历小年),正当人们沉浸在喜迎新年到来的欢庆之际时,孙丽彬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关七个月后,被佳木斯市东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再次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期间,东风区法院使用离间手段,迫使孙丽彬同意辞退北京正义律师,而后在收了孙丽彬家人好处后把人非法判刑三年半,回过头又跟家人说是因为他们努力做工作才判三年半的,否则一定要重判的。

五.这场无理性的迫害给家人带来的伤害

孙丽彬几次遭迫害,给全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她原本患脑血栓的父亲听说孙丽彬被绑架、判刑后,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从此卧病在床不能自理。直到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在痛苦中撒手人寰。弥留之际,他还一直在惦念和牵挂着大女儿孙丽彬和孩子的未来。

孙丽彬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关押的那四年,正值她的儿子在大学读四年级,懂事的孩子知道自己的妈妈是无辜的,为了求学和照顾身陷囹圄的妈妈,他要靠在网吧弹琴打工赚取学费,每月还将自己省吃俭用结余下来的钱给在监狱的妈妈寄去。儿子的人品和学习的成绩都是一流的,受到所有教过他的老师的好评。毕业后原本能留校的他因妈妈是炼法轮功的,而失去了这一机会。后来,孩子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已经进入而立之年的他,正与女朋友准备完婚,听到妈妈又遭绑架的消息,不得不将婚礼推迟了。

孙丽彬的母亲高淑芬,今年七十七岁了。老伴刚刚去世不久,可雪上加霜的是,她的长女孙丽彬不幸又遭绑架再次被非法判刑。为了女儿,年过古稀的她强忍内心的痛楚,四处奔走呼吁却等来女儿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消息。

孙丽彬的姐妹们来到女子监狱想看看她,监狱以没有接见证和人在集训队等为借口,要家人三个月以后才能来看。


哈尔滨女子监狱

九监区(集训队)通讯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九监区
邮编:150069
交通方法: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区号0451

九监区大队长:郑洁 电话:0451-86639048
九监区大队长:董丽华 电话:0451-86639070
九监区狱警:贾文君
九监区狱警:燕玉华
九监区狱警:陶丹丹
九监区狱警:王小丽

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黑龙江女子监狱监狱长: 方根宝、 包锐 电话:0451-86639099 0451-86636066
黑龙江女子监狱副监狱长:陈飞 电话 0451-86629677
黑龙江女子监狱政委: 褚淑华 电话 0451-86639077
十三监区大队长:王晓莉
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莉
十监区院长:赵英玲
十监区副院长:赵慧华
十监区监区长:赵晓帆
十监区大队长:吴红
七监区监区长:王晓丽 警号 2320061
六监区大队长:颜玉华
四监区大队长:陈显英
二监区大队长:董 岩
二监区狱警:陈东月、刘茁、王伟力、黄晶、
一监区大队长:吴艳杰
一监区监区长:陶丽丽 警号 2320133
原一监区监区长:夏凤英
一监区狱警:邓羽 警号 2320346
一监区狱警:卢桓
一监区狱警:周莹 警号2320550
一监区狱警:孙剑

狱侦科科长:崔红梅
监狱管理局局长:朱文学
监狱管理局副局长:陈淑安、张治安、李长富

监狱主管实施迫害人员:刘志强

监狱“610”成员
主管:肖林 办0451-86639028
带班狱警:肖林、孙永林、郑杰、赵惠华、杨丽斌、李丽华、徐阳、田众、崔红梅
一般科员:邵玲玲、龙宇、杨熹婷、徐鸣笛、乔丽娜、肖畅、徐博、王莹、李旭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237860.html

日本干部救20中国人 卡扎菲拿妇女儿童当肉盾(图)

李一清


网上流传的日本干部佐藤充的照片。

【人民报消息】这就是他,救20中国人,自己、妻女3人被海啸卷走的佐藤水产株式会社的公司专务佐藤充先生。

佐藤充在最危急时,先把20名中国研修生安置到安全地带,再回过头去救妻女时,被海啸卷走。

日本女川町约一万人口,地震海啸后,一半左右人至今下落不明。在这样一座受灾惨烈的小镇,近百名中国研修生无一遇难,而很多人能够逃生,是因为身边有当地日本人的帮助。

灾难发生时,地动山摇,佐藤水产株式会社的20名中国研修生逃到宿舍附近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对于没有逃生经验的中国人来说,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但不一会儿,公司专务佐藤充跑过来,喊着「海啸来了」,随后带着她们跑到更高处的神社避难。

据中国研修生衣亚男说,安顿好研修生后,佐藤充又冲回宿舍楼,试图找寻妻女。但宿舍楼很快被海啸淹没,佐藤充再也没有跑出来。

衣亚男哽咽着说:「我们看到他被逼得无路,在房顶上左跑右跑,最后还是被卷到水里。一开始还扑腾了两下,很快人就不见了。」

在这个新闻下面有网友贴帖子说:「这才是人性的光辉!没有口号,没有作秀,没有自我,救出中国人!中国人的热帖、痛骂和幸灾乐祸,对比之下,共匪教育出来的人性泯灭到何种程度?」

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是日本重灾区宫城县南三陆町的一位25岁的日本姑娘远藤未希。她是南三陆町危机管理科的工作人员,当她知道了海啸巨浪即将侵袭南三陆町之际,不是先告诉家人,自己赶快逃生,而是不顾生死,一遍一遍的通过广播通知全县居民紧急撤离:「请立即撤离!海啸来了!」「海啸来了,请立即撤离!」……坚守岗位直至自己被巨浪卷走。

地震发生后,21岁的萨迦佑太正在收拾摔碎的杯子,忽然听到警报以及「海啸来了」的尖叫声。他挽着妈妈跑到附近一所初中,那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紧接着,海水冲进来,很快就淹没到腰了。萨迦看到一位年长女性,没有力气或者不愿站立了,坐在水里,水涨到她鼻子的位置。萨迦说,他冲到她背后,从胳膊下方将她托起来,拖着她上楼。楼上另一个人抓住她,将她拉起来给上面的人。一群人组成传送带,将年老的居民以及孩子送到楼顶。

看过一些日本采访,那些灾民都像萨迦说的一样,地震即将来时,大家都往学校跑,因为那里的建筑最坚固。

而中国的学校是最豆腐渣的,死伤最厉害的就是那里,学生们不是死于地震,而是死于豆腐渣,这大概也是中国拒绝外国援助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相比之下,日本真的把孩子们看成祖国的希望、祖国的未来,而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只把自己的孩子看成自己的希望和接班人。

再看看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为了阻止联合国的制空行动,居然用自己把持的电视台鼓动妇女和儿童到首都的飞机跑道去静坐,替他当人肉盾牌。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军队与国民党军队交战时,中共把老百姓押在第一排当人肉盾牌,一点点向前推进,国民党军队不忍开枪射杀老百姓,节节后退(中共的「大捷」就是这么得来的)。

残忍的独裁者卡扎菲,学中共真是有模有样。这样的独裁者多活一天就多一天污染地球,祸乱人类。反正也是要被淘汰的,早一天比晚一天强。

(人民报首发)

媒体报导核电厂已31人殉职

新唐人2011年3月20日讯】有英国媒体报导,自从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爆炸意外以来,已经有31名工作人员死亡,其中一名「福岛50壮士」更写电子邮件给他的妻子表示,「请好好活下去,我有好一会时间不能回家。」

根据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导,核电厂的反应炉11日首先遭到强震重创,就在工作人员试图让反应炉稳定时,紧接着又接获海啸即将来袭的消息,后来核电厂又发生数次爆炸,迄今已造成31人殉职。

「福岛50人」是指日本在地震和海啸重创后,冒着暴露在高辐射剂量、留守在福岛核电厂内的工作人员,而这些都是中、低级操作人员、工艺人员、自卫队员和消防员。事实上,这群勇士一共大概有200名人员在内,只是每次以50人为一组的方案轮流值勤。

不过,也由于他们牺牲自己的健康,自愿加入这个「自杀任务」,其中有1名壮士的女儿告诉日本电视台说,「我的父亲仍然在核电站工作,他们缺少食物,我们想那–的条件真的是非常艰苦。他说他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就像已经判处了死刑……」

另一位网友也在推特(Twitter)上中写道,「我爸爸去核电站了,从来没听到母亲哭的如此厉害,核电站的人们在拼命工作,牺牲了他们自己来保护大家。爸爸,活着回来吧!」

而现在也有人将「福岛50人」和去年智利洛斯布隆塞斯矿场(Los Bronces)矿灾受困获救的「洛斯33英雄」相提并论。不过,《独立报》认为并不恰当,因为日本人只为了自己的安全对50壮士有所冀望,不禁让人想到英国前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名言「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对这么少的人亏欠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