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征文| 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在大法修炼中我深深的感悟到师尊时时对弟子的慈悲与呵护,见证大法的神奇与伟大,多少疾病不翼而飞;多少危境化险为夷;多少神迹留在人间……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是在证实大法,必然会有很多神迹出现。下面把自己在二零零零年進京证实法的两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正念走入国家信访办上访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北京“中办国办”上访,去过国家信访办上访的同修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是進不了信访办的。信访办大门口有几十个便衣警察把守着,大多是各地驻京办事处截访的,很多学员上访,到这个大门口就被劫持走了。上访的学员刚走到大门口,一大群便衣就围上来,拦住不让進去,当知道是哪个省市的,那个省市的警察就把学员带走了,很难走入信访办。

我知道了这种情况,开始也有障碍,要進不去怎么办?什么也没做,到那就被抓回来了,这怎么行?又一想,自己是修大法的,他们人再多也都是人,我是个炼功人,比他们高的多。我干什么去了?我是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镇压是错的。我是在维护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父为我做主,谁也不配拦我,他们看不见我,我一定能堂堂正正的進去。这样心很稳,当我走到信访办门口的时候,那么多人他们就跟没看见我似的,真是神了,我顺利的走進了信访办。因为念很正,到那,告诉他们我是来为法轮功上访的,警察给了我一张表,告诉我把你想说的填在表上,我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写在这张表上了。

在天安门打横幅后安全回家

在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还比较疯狂的时期,我们地区这些能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法,向政府讲清大法的真相,已经多次到信访办、天安门了。大多数同修被非法关押两次以上。因为我们是北京郊区,外地同修不断的進京上访,我们经常接纳外地同修,他们大多数来到我们这里,安顿下来,晚上交流后,第二天去北京证实法。

那时虽然形势严峻,可经常开交流会。大约半年的时间,我们这些去过北京的同修都是在和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鼓励他们如何走出来。时间长了,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一说去北京证实法,就是那些没去过北京上访的学员的事,与我们这些曾经去过的同修没有关系了,我们觉得这不对劲。恰好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各地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同修很多,明慧网也有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们这些同修悟到:大法还在受迫害,师父还在被谣言诽谤,世人还在被欺骗,当地还有那么多学员没有走出来,我们不能停止证实法的脚步,还应继续進京上访讲真相。

可是当决定这样做的时候,我发现心里很不稳,缺少了原来那种对法坚信的正念,顾虑心、怕心都出来了。怕什么呢?我分析自己:顾虑自己再被抓進去,就是第三次被非法拘留了。公安扬言,第三次“進去”就要劳教。看守所的同事、公安局的同学、单位的邪党书记都在嘱咐我的家人、同办公室的人要看住我,再進去就出不来了,就要被劳教、判刑。

听到这些我当时不知道要及时否定,所以这些信息已经在我身上起作用了,我虽尽力排斥,还是挥之不去。查找自己,这一段就忙着建资料点,发资料,学法不入心,尽干了事了。当时还觉得很充实,每天很忙的,做了不少事,就认为很在法上了。现在说去北京,才验证自己心性并没有提高,不然怎么迈不出这一步呢?我第一次认识到了,修炼中不时时针对自己的心去修,光做事代替不了修炼。

我把自己的状态告诉了当地同修,希望得到帮助。没想到本地区许多同修对再次進京都有担心和顾虑,怕回来被劳教。因为已有几名学员劳教了,大多数被转化。所以压在我们心里的是劳教后怕承受不住的“转化”。一个人、两个人这样想,很多人都这么想,因而形成的场就更难突破。有的学员说:我们别去北京了,就在当地发资料吧,我们已经去过了,如果被劳教了转化了,一下子就掉下去了。听到这些觉得很难受,好象常人的老滑头,这不是在“吃老本”吗?修炼中有这个吗?

我静下心来,决定从学法入手,不急于去。每天大量时间学法,找自己的问题。明慧文章那时很少,但总会找来,我一遍遍的看,多次与外地同修交流。就这样,师尊不断点悟我法理,我的心性在提高,怕的物质在不断的解体。外地同修進京证实法回来后与我们交流,他们那种金刚不动、放下生死的举动震撼着我的心,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不怕?什么才是神?我转变了为私为我的观念,突破了各种因素的束缚,放下生死,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弟子,我逐渐的在觉醒,在升华,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当前应该做的,本性的一面越来越强,最后完全显露出来了,谁也挡不住了。

就这样经过一个月的修炼过程,我真的象个神似的了,没有了怕,没有人的思维杂念。当时我虽然不能象今天这样明白怎样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但我清醒的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路,前面是刀山,我要上去,是火海我就跳下去,我不能怕吃苦绕着走,绕着走就不是师父安排的了,绕一圈也没有用。進京证实法应不应该去?应该去,法中早有了,有没有次数的限制?没有。全国的大法弟子不远万里到北京来,为了什么?北京是首恶所在地,是它发出的指令迫害,离北京最近的我们不更方便去吗?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得能随时去维护法,不断的向政府、民众讲真相,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不想劳教,不想警察会怎么对我,不想什么后果。只想我现在应该做的,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就足矣了。我不断在归正自己,坚定自己,师尊不断在加持我正念,正的因素占据我全身、每个细胞。

经过这30多天的艰难修炼过程,充份的准备,我决定要去天安门打横幅了。我准备了“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两个横幅,当时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想到要去天安门打横幅,向全宇宙的生命喊出发自内心久远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激动的哭了……

我原打算十一月十九日去,同修叫我二十日去,我说我忍不住了,人在家,心已经到了天安门了。同修说:别那么自私,和那几个同修(有外地的)一起去吧。二十日上午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去了天安门,准备在金水桥打横幅,那里的游人比较多。我的袖口里揣着两个横幅。那天,我象过节日似的,心情愉悦,没有任何人的思维。虽然天安门、金水桥便衣和警察比游人还多,我无视于他们的存在。十一点我们在金水桥打开了横幅,我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游人们震惊了,便衣、警察恐慌的一拥而上,抢走了我们的横幅,拽着我们往警车那边走。

一个警察拽着我,我边走边掏袖口的另一个横幅,心想,走到哪,我也得把这个横幅打开。就这么一想,拽着我的警察不见了。这时同修们都被抓到车上,我站在一个很好的位置,很快的打出第二个横幅——“真、善、忍好!”那真是神的状态,想到这次不能让他们立刻抢走,我要打出最长的时间,所以很智慧的打着横幅在游人中来回跑,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不知道喊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跑了几个来回,因为我没有人的任何思维,看不见人怎么样,好象在另外的空间,又看不见另外空间的景象,因为我的天目看不见。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弄倒的,一个刑警把我从地上拽起,抢走横幅,用胳膊勾着我的脖子往人群外走。我象个刚跑完百米运动员一样喘着粗气,欣慰的走着,一会刑警松手了,我没有在意,径直往前走,过一会回头一看,刑警没了,没有人理会我。我就找那个警车,车子开过来了,同修们被抓在里面,窗户封闭着看不见,警车开走了。这时我愣了一下神,思维才回到人中。

我安全的回来了,到天安门打横幅没有被抓,这在当地是不小的震动,同修们感到大法神奇,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伟大。未修炼的家人都感受到了,不住地说“你们胆子真大”,以往的那种担心不见了,发自内心的为我们高兴。从整体上来讲,破除了学员中普遍认为证实法就得被抓的观念。从那以后不管是外地还是当地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很快就有回来的。

这是师尊的正念加持与呵护的结果,全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此修了自己的心,听了师父的话,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了。师父给予弟子很多,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觉真是一个大的突破,有一个大的升华,认识到正法修炼和以往个人修炼的不同。第一次正悟到,大法弟子证实法不应该被迫害。同时更加明白了师父讲的,大法修炼直指人心。有人心证实不了大法,证实大法重在过程中能修去人心,同化大法,思想行为在法上,就是真正的在证实大法,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是神的状态,就会出现神迹。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22/123963.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8/236919.html

Advertisements

备受折磨的朝鲜族老太太林春子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海林市朝鲜族老太太林春子因修炼法轮功祛除了多种疾病。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林春子遭到中共残酷的迫害,多次被绑架到林业看守所,并于二零零四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才被释放。今年二月十八日,林春子和刘雪琴在火车站附近发真相资料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

林春子,朝鲜族老太太,六十八岁。修炼前,曾患有多种疾病:神经衰弱、淋巴炎、气管炎、肩周炎、胃病、心脏病、肾病、咽炎、肝上还有鸡蛋大的瘤。法轮大法弘传到黑龙江省海林市这个山城,一九九七年八月,林春子一下便被这部佛家上乘功法所吸引,如饥似渴的学法。由于不太会说汉语,汉字也不认识,就跟小孙女学查字典,然后跟着字典学字,学法。一个月后,不知不觉那些无数的病痛没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林春子见人就讲真相。一九九九年八月,黑龙江省海林市林业派出所的王所长及其同伙绑架了林春子,劫持到林业看守所。林业派出所勒索林春子大儿子三千元“保金”和三百多元伙食费,林春子被放回家。回家后,林春子经常被海林第三派出所恶警骚扰,几次被劫持到第三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末,林春子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宋玉敏、恶警姜元涛、金海珠还有一名不知名的恶警绑架到海林市看守所。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被逼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手铐铐在椅背上,一个恶徒站在椅后用手拽住头发,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然后套上塑料袋闷,人快晕过去时把塑料袋拿下来,然后再灌、再套……致使林春子心脏病发作。


酷刑示意图: 警察将法轮功学员绑在椅子上,再用塑料袋套在受害者的头上,让受害者憋上不来气,头昏脑胀。

在海林市看守所,在十一月份结冰的天气里,林春子脚上仅穿拖鞋、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裳,看守所的副大队长单成强逼迫老人在外面站了半个小时。有一次还把林春子铐在院子凉亭的柱子上近一小时。

二零零三年三月,北方依然寒风刺骨,单成强把穿着拖鞋、薄绒衣的林春子拉到院子里,站在阴凉处的水泥地上,踢开拖鞋,让刑事犯往身上向上浇凉水。林春子因坚持炼功被戴上“手捧子”(一种刑具)。

一次, 林春子接开水,单成强借口不排队把装开水的盆踢翻,林春子的双手立即被烫起大泡。

单成强:原海林市看守所副所长,在任职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被他毒打过,轻者罚站,重者毒打、上刑具。已遭到现世现报,二零零四年秋季,由于涉嫌经济案被关进监狱。

二零零四年八月,林春子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监狱集训队极其压抑,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说话,并放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林春子制止放录像并揭穿录像中的谎言。

五年后,二零零七年九月林春子被释放。回来后才知道,小儿子在外地,大儿子被多次勒索,郁愤交加,每天以酒浇愁,于二零零六年患脑出血去世,未成年的孙女被送到姥姥家,儿媳患精神病住院。林春子已无家可归。

如今,林春子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又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
副处长孙海斌:13303635000 15846786699
铁路国保支队长程飞:13351331199
铁路国保支队政委刘福宁:13304536248
铁路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孟庆全、张宗民
原国保队长邓涛13836361717
原国保副队长祁欣:1376659818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3/18/12389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4/237115.html

习近平莫把仇人当恩人

周晓辉

2011年3月20日上午,刚刚开完“两会”的习近平一行来到了位于湖南长沙西南百公里处的韶山,并在铜像广场向毛泽东铜像三鞠躬和献花。据说,在其献花时,广场上还响起了《东方红》音乐。

对于未来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之举,大陆支持其的专家是如此解读的:一、表明其要坚持毛开辟的对外不示弱、对内不示强的路线;二、表明其赞同“两会”期间所达成的“不搞多党制,不搞轮流执政,坚持共产党领导”的态度;三、表明其要高举毛泽东的旗帜;四、表明对革命传统的尊重。

不过,笔者认为,在中共危机四伏的今天,习近平此行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即通过此举向中共元老们表明自己坚持中共一党执政的决心,表明对中共元老们的尊重。但能否达到邀买人心的目的,目前尚不好说。

因为尽管目前国内一些不满现状的中老年人对于毛时代的怀念不假,而且由太子党资助的一批“新左派”文人也在为毛时代的政策造势,但问题是:中共在当今联系如此紧密的世界中,还能回到毛时代吗?有多少中国人愿意回到那个封闭、毫无自由的时代,即便是怀念毛时代之人?而且,习近平凭什么能成为一个如毛和邓那样强势的领导人?凭出访墨西哥时的狂言?谁不知哪似毛般的狂言迅即被封杀。

此外,在不少了解内情的人看来,习近平此举无疑忘记了习家在文革前和文革中时所遭受的迫害,同那个天天在重庆“唱红打黑”的薄熙来一样,为了仕途,真真是反将仇人当恩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康生诬陷习仲勋勾结小说《刘志丹》的作者李建彤,意图借《刘志丹》为高岗翻案,并称其为大阴谋家,大野心家。1963年5月,在经过半年多的审查后,康生主持下的审查小组得出了如下结论:小说夸大和扭曲了西北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为高岗翻案,是“习仲勋反党集团”的纲领。习仲勋被隔离审查。最终,他被撤销国务院副总理之职,下放到洛阳矿山机器厂当副厂长。文革开始后,康生又鼓动红卫兵去洛阳揪斗习仲勋,并遭受迫害。可以说,习仲勋被审查、关押、批斗、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其妻子被送到“五七”干校,习家的几个孩子也受到了株连,三个大一点的孩子尚未成年就去兵团或插队,小儿子远平则被剥夺了升高中的权利。

而使其全家遭受迫害的始作俑者表面上看是康生,其实恰恰是从不相信任何人、只想方设法保有权力的毛泽东。众所周知,毛发动文革的根本目的就是打倒被自己视为潜在对手的刘少奇以及追随者。正是参透了毛的心思,康生才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迫害自己所忌恨之人。不管承认与否,导致习家等中国无数家庭遭难的罪魁祸首正是毛泽东。

如今,习近平上韶山拜毛,明显是将仇人当作了恩人,而其心中究竟作何感想大概只有自己知晓了。只是这一拜,习近平的良心是否在隐隐不安?

而据说其父亲习仲勋生前颇爱管“闲事”,他曾反对针对胡耀邦的逼宫,曾指名批评“六四”动武的邓小平,这样的硬气习近平继承了多少呢?至少在其韶山这一拜中我没有看到。

来源:大纪元

佛开金口菩萨流泪(图/视频)

许灵

【人民报消息】近年来的奇闻实在太多了、太多了,下面举三个佛家寺院里发生的不寻常事。最神奇的还是近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家供修中心的佛像显灵,念经、眨眼,齐声诵经,达一个多小时之久。震惊之余,在场超过100名信徒竞相拍录,并送上网供大家观看。

马来西亚佛像睁眼、开金口


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家供修中心的佛像显灵

发生神迹的是坐落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拉惹拉务路的普贤行愿会。该会具有30多年历史,室内置放超过50尊佛像和高僧的腊像,是各地信徒前往共修和问诊的宗教场所。

据泰国华文报纸「光明日报」报导,中心住持Tony Chew在18年前从泰国引进四尊均重达100公斤的释迦牟尼佛像,摆放在二楼的共修场。佛像全身用铜制成,外层涂上金漆,全身闪闪发亮,分别是双手叠放或莲花手势的盘坐姿态。

据目击的佛教徒接受访问时指出,他们首次见证佛开金口是在2011年中国新年的大年三十(2月2日)晚上,当时,他们到佛教中心共修后,在二楼的共修场排队等待师父会见,不料意外发现身后的佛像正在「喃喃自语」。不过,当时只有少数信徒目睹,并用手机拍下奇景,上载至互联网,但没有引起注意。

2月27日(周日)傍晚5时至6时,佛开金口的奇迹再次展现。目睹和拍摄奇景的陈锦霖、高福海及杨萍激动的说,那天,他们在中心共修结束后,如常到二楼的共修室排成一条长长的人龙等候接受师父的会见。

正当他们在排队闲话家常时,一名女信徒突然指着身后的释迦牟尼佛像尖叫,说看到佛像的嘴巴在动,接着佛像显灵的奇景令现场二三十名信徒目瞪口呆。

他们出示当时的录影说,他们先是看见左边第三尊垂眼佛像双唇在上下起合,且胸口浮动、呼吸,似乎有了生命,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信徒声称,在佛像开金口之前,看到一道光芒进入佛体,佛像随即像注入了生命一样动起来。

当时一些佛教徒马上观看其他的佛像,发现有的佛像也在不停说话,有的佛像则像活人一样眨动眼睛,甚至长指会起落弹动。在场的信徒马上取出手机和相机猛拍。

他们说,最后四尊释迦牟尼佛的嘴、眼和手一同弹动,就连摆放在架子上的三尊小型的盘坐阿弥陀佛像似乎也受到影响,嘴巴跟着启合,仿如群佛齐集诵经。

起初只有在场二三十正在排队的信徒看见佛像显灵,室外的信徒闻讯后纷纷涌进室内观看,造成小小的共修室挤满人潮,竞相一睹佛像显灵的奇景。佛像显灵的奇景维持约一个小时才停止,围观的信徒才逐渐离开。

不少信徒拍录并上载到youtube网站和脸书。在一个短片里,佛像不但会眨眼,镜头里还突然出现强光,佛像犹如金光罩顶。

目击神迹的佛教徒杨萍受访时指出,她在普贤行愿会修行长达8年,多年来首次看见「佛开金口」的奇景,令她感到非常难忘。

普贤行愿会住持Tony Chew受访时说,他在1978年成为普贤行愿会住持,并在18年前从泰国购入四尊释迦牟尼佛像,佛像都是用铜打造,每尊重量超过100公斤,一个人抬不动。18年来佛像不曾被移动过。他和信徒们经常在佛像前虔诚诵经。

住持说,佛像已多次显灵,开始时只是金身发光,接着就是发出声音,「佛像发出的声音特别响亮、和谐,好像来自另一个空间,听了很舒服,这和我们诵经时的急促声音截然不同。」

他说,该中心开办30年来多次发生佛像显灵的事件,除了最近的释迦牟尼佛像「开金口」,他们较早前也见证一尊青色石晶打造的药师佛像「凌空而起」离地约一尺高,当时有不少信徒目睹。以超过十部手机拍录,但由于佛像发出强光,手机只拍到反光物。

山东千佛寺弥勒佛像开口诵经


据记载,这是千佛寺会开口说话的佛像(左一)。

据山东省「周口晚报」报导,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千佛寺古庙群的历史可追朔至唐朝的明教寺,现有弥勒殿、千佛阁、大雄宝殿、三义殿等建筑。2004年重新整修后对外正式开放,曾出现许多难解的现象,主要包括佛像开口、庙门自开和花开三色。

周村千佛寺拥有大大小小的佛像700余尊,其他佛像均未发现异象,唯有弥勒殿的弥勒佛像会开口说话。

此为2004年一位游客偶然之中所发现,当时他用数码相机为佛像拍照留念时,无意之中发现镜头里的弥勒佛像嘴唇在不停的一张一合,似在念诵经文,于是又用摄像机拍了下来,回去看录像片时,仍然有此现象。从此千佛寺之弥勒佛像会开口说话的消息不胫而走。

辽宁鞍山千山风景区天成弥勒佛


辽宁鞍山千山风景区天成弥勒佛。

释迦牟尼在二千五百年前在世时曾预言:末法时期他的法就度不了人了,未来会有弥勒佛(转轮圣王)下世度人。佛教经典《金刚经》中写道,「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1993年4月,辽宁鞍山的千山风景区就发现了天然巨石而成的弥勒道场。同年6月注册,8月开光,期间天降祥瑞,景观奇特,万人争睹。

大佛山的绣莲台旁边的玻璃镜框里嵌有当年大佛注册和开光时出现在天空那神秘景观的照片。

据报导,1993年6月5日千山大佛被注册,晴朗的天空竟然飘起了黄色的雪花。有人说这不是雪花,这是南风吹来的黄沙,而黄沙铺道是佛祖驾临的吉祥征兆。紧接着天空又出现了一道奇异的彩虹。随着彩虹的出现,天空中的云霭中显出了弥勒的影像。一时间天上与地上的弥勒大佛相互辉映,简直出神入化。

1993年8月9日是千山大佛开光的日子,天晴如镜,万里无云。上午9点 50分时,天空奇迹般的又显出一道倒悬直立在晴空中的彩虹,在天空中足足持续了30多分钟,接着天空中便相继出现了「弥勒」、「观音」等形象的云霭。又有一只嘴衔青嫩树枝的山鸽子落在了拜祭台的桅杆之上,足足停留了5分钟。

河南清凉寺菩萨流泪

2011年3月2日中午时分,女网友「真爱坐标」在河南商丘市西郊的清凉寺拜佛,在地藏菩萨殿见到地藏菩萨流泪,并拍摄下图片为证。

她说,和一位一家子都不信佛的万姓朋友去河南商丘市西郊的清凉寺拜佛,来到地藏菩萨殿,她想起几天前听到一位居士讲述,半年之内,东到大海,西到高原大山,国家和世界将有大灾,「于是我在心中为国家和百姓问休咎,而我这位姓万的朋友就在旁边关注,忽然她惊讶地说,你看,地藏菩萨忽然流泪了。我初时不信,可是抬头一看,心中却是无比讶异。菩萨果然流泪了。」

她说心中忽然很悲痛,明白佛是因为无法满足这个祈福的要求(人做了坏事必须还,是天理),而流下了痛惜的泪水。

她在博客中写道:下面是我拍摄的三幅照片为证(绝非恶搞,以我的良心发誓。)


地藏菩萨为人流泪!


地藏菩萨眼含热泪! 佛菩萨为人还在造业着急!

逃生难与逃生路

曾几何时,大和民族变成「大核民族」,炎黄子孙成了「盐荒子孙」。

日本的强震、海啸视频大家都看到了,那黑色魔鬼样的海啸追逐着绝望的逃生人群,真是触目惊心。 中国的房屋是豆腐渣工程,而日本的房屋绝对抗的过九级地震,但是在超过10米到14米高的黑色杀人海啸的冲击下,不要说房屋,就连轮船也象火柴棒一样被扔的到处都是,更何况人呢。

中国环境保护部官员3月29日透露,继黑龙江省、江苏省、上海市、浙江省、安徽省、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后,日本辐射尘已经在北京天津现踪。

河北省、河南省、山东省、山西省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监测点气溶胶取样中,也检测到了极微量的人工放射性核素碘131,在安徽省、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监测点气溶胶取样中,还检测到了「极微量」的人工放射性核素铯137和铯134。

一位网友问:「我想知道辐射是如何跳过福建,吹到广东广西的?」

一位网友说,「赶快把退掉的盐再买回来吧!」

「我真的不敢相信中共国政府对日本核辐射不会伤害中国人的言论。」

「日本受到辐射的东西不会出口,还是小心别吃到新发明的国产毒品吧。」

有网友恍然大悟:「我说国内近几十年怎么癌症那么多,人们都说从前没有,都不知道怎么来的,看了楼下朋友的话突然明白了,中国西部的核爆炸辐射尘埃跑哪里去了?!谁报过?还有各种毒饮食品等,中共不停的在方方面面残害中国人!」

看来,真正危害中国人的不是「大核民族」的核辐射,而是中国境内的党祸。

2011年2月2日和2月27日,吉隆坡拉惹拉务路的普贤行愿会里的菩萨们睁开眼,有的打着手印,有的张开金口,佛要告诉人类什么?3月2日,河南商丘市西郊的清凉寺菩萨在佛教信徒为国家和百姓祈福时无语流泪,更让人心惊胆颤。

这一切频频发生的异象,难道还不能够让人清醒,赶快去寻找一条安全逃生的路吗?

(人民报首发)

《东方红》的曲调原来是山西情歌

作者﹕林辉

【大纪元2011年03月30日讯】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歌曲《东方红》并不陌生,它不仅让人想到了那个疯狂的年代,想到了疯狂的人们,也想到了那个“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且带给中国人无数灾难的“红太阳”。然而,让人忧虑的是,这首个人崇拜下流行的歌曲,仍在当今大陆不时响起,甚至在现今某些地方整点报时也使用该曲调。只是当这旋律响起时,人们早已忘却了其早期所蕴含的乡土气息,而与疯狂的时代划上了等号。

事实上,这首诞生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歌曲,曲调取材于陕北情歌《骑白马》,而《骑白马》则是根据流传了百年的山西西北民歌《芝麻油》改编而成的。

《芝麻油》的歌词共六段,大义是: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咳呦,我的三哥哥呀……1938年,中共红军剧社一个叫安波的文人将其改成了抗战情歌,歌词大义是: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呦,土里生来土里烂。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呦,打日本也顾不上!

显而易见,无论是《芝麻油》还是《骑白马》都没有脱离当时的乡土背景,但是《东方红》的出现,却与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紧密联系在一起。

1942年4月,避免抗日、龟缩在陕西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为了彻底摧毁王明、张闻天等亲苏派对中共的控制,发动了“整风运动”,批判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在整风期间的1943年上半年,一个在小学任教的名叫李锦祺的老师将《骑白马》重新填了三段词,并改名为《东方红》,1944年由诗人公木将二三段改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整风运动的最重要结果是实现了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统一,确立了毛的权威,并开始了对其的神化和个人崇拜,典型标志是喊毛万岁、将各种封号贴在毛头上、唱《东方红》等变成一种虽无明文规定但却必须遵守和履行的仪式,最后甚至达到了宗教狂热的程度。

据李雪峰回忆,彭真是第一个在延安喊毛“万岁”的人。从彭真当时的地位和后来职务的升迁看,这是完全可能的。当时,彭真主持的中央党校,集中了延安六分之一的干部,包括大批高干和文化人,只要彭真振臂一呼,各机关学校必然群起仿效。而少数不赞成喊毛万岁的如彭德怀、张闻天等,自然招来了毛的记恨。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不喊或喊的“万岁”少了也是罪过。如“文革”初期,农垦部的王震和陈漫远打大字报战,王震揭批陈漫远的罪过之一就是开会很少甚至不喊毛万岁,而他则是经常喊。

与喊“万岁”同时兴起的,是对毛泽东的各种封号。如“伟大的革命舵手”、“不但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论家和科学家”、“中国人民有了自己自古以来未曾有过的最伟大的领袖”,以及“毛泽东三个字不仅成为中国人民的旗帜,而且成为东方各民族争取解放的旗帜”,等等,毛皆坦然接受。与林彪文革中提出的“四个伟大”相比,此时对毛的恭维丝毫不逊色。

除了喊“万岁”,将肉麻的词句贴在毛的头上,《东方红》也经中共推广,广为传唱,并在1949年后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不仅出现了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而且在文革期间全国上下一片“红”。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949年后,中共文艺团体出国演出时,常常是先唱《东方红》,最后唱《国际歌》;才唱罢毛是红太阳,“是人民大救星”,接着又唱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如此的自相矛盾,中共却是几十年从不觉尴尬。

不过,让人悲哀的是,那个在残害了无数中国人后死去的“红太阳”,迄今仍有余毒祸害世人,比如歌曲《东方红》。令人叹惋的是,这首曾经传唱了百年的民间小调,未来很可能因为当年的改编而被彻底遗忘在历史的垃圾堆中。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30/n3213786.htm

为什么大陆儿童自杀率世界第一?


大陆学业任务繁重的学生(网络图片)

作者﹕石静笛

【大纪元2011年03月30日讯】中国每年都是数万儿童自杀,自杀率是全世界第一。中国的孩子自杀的最主要原因是学习压力过重。其中女孩占四分之三,男孩占四分之一。

看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就一颤。大陆那个连中共副总理都不相信的GDP才世界排名第二,那为什么儿童自杀率却排名第一呢?本应和“天真烂漫”、“无忧无虑”联系在一起的童年,为什么和死亡、自杀纠缠不清呢?

2009年12月10日,广东东莞石排东翔小学学生、11岁的何楚华的班主任来家访,何楚华一看到老师就非常害怕,跑到房内把门关上不敢见。当天晚上他就在出租房内上吊自杀了。他在离开之前给亲人写下了长达5页的遗书,上面记述了老师多次打骂他的情况。这份遗书令闻者动容。

遗书中写道,“老师打我的那一天起,我心里总是想着快点长大,找老师报仇去。过了两天后就是星期一,我心里头总是想着找老师报仇去。一点也听不进去老师讲的知识,可你们,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进去。所以我逃学,现在我知道错,现在再改还来得急(及)吗?……行不行,原谅我一次。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行吗?”

据调查,中国儿童自杀的主要原因是学习的压力。背后的原因不仅因为父母和家庭让他们再感受不到温暖和依靠,而且因为学校和教师让孩子们看不到正义和爱护,但是更主要的是目前大陆整个社会让孩子们找不到任何光明和希望。全中国的自杀儿童人数多到全世界排名第一,那肯定不是某个老师或家长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社会出了问题,是整个中国社会太缺乏公正、善良和关爱,令幼小的生命无法呼吸、无法承受。也就是说,儿童自杀归根结底全都是他杀,是中国现在这个社会在吞噬他们。

那么,目前中国社会的什么因素能够每年扼杀几万孩子,同时还能让十几万的孩子体验到妈妈或爸爸自杀后的悲痛呢?
我认为是整个社会不再有道德和良知的约束。中共自从1949年篡政以来,有意毁灭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它们破坏和烧毁古书与文物、打倒和批臭知识份子都远远超过了焚书坑儒的秦始皇。几十年的无数次政治运动每一次都在折弯中国人的脊梁,几十年的叫嚣声和批判声逐渐把中国人头脑里传统的“仁义理智信”、“恭良温俭让”都抹去。这种切断中国人的民族之根、文化之源的播种行动,在几十年后已经结果了。中共暴力哲学已经烙进来中国人的日常思维里去了。

近三十年,在推崇“向钱看”的同时,大陆当局对一切媒体的控制和利用得令人吃惊。通过现代化的包装,把一个个它们需要的内容在观众、听众和读者喜笑颜开之间、不知不觉地就灌输给中国人了。到现在,整个中国社会已经沦为完全没有了道德底线、权力和财富高度集中的黑社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失去了诚信、善良和宽容。为了自己满意,人们什么都可以不顾忌。

从这个背景去看看,近年来不绝于耳的那些老师向学生索要礼物、辱骂学生、殴打学生甚至打死学生、以及性侵犯学生的事情,不就明白其深层的原因了吗?教师这个职业原本在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受人尊敬,其道德水准历来是社会的标杆。被尊为“万世师表”的孔子一生颠沛流离,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晚年杏坛设教,培养出了七十二位贤德的弟子。如果教师这个行业都堕落到可以辱骂、殴打学生,那整个社会人与人之间是多么可怕?

但是,幼小的孩子如何能理解这一切?如何能承受这一切?我想,11岁的何楚华在临终前只能对纸倾诉,因为他在心灵上早已无家可归、没有一丝帮他活下去的希望和温暖。他还没来得及懂得生命对每个人都是最珍贵的,没有人可以夺去任何人的生命、包括自己的;他还不知道生命可以经历多少光荣、感动、美和奇迹。

这样看来,中共社会里的尖锐矛盾不光存在于每年多少万起维权抗暴的事件里,也不光存在于每年多少个亿的贪污腐败的赃款里,看看中国的孩子们吧,这些最弱小的生命被压在这个黑社会的金字塔的最底层,他们中每年几万人在无法呼吸、无法承受之余选择了自杀。这还不能让你、我有决心、有勇气去结束这一切吗?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30/n32134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