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网上解密 证实罗斯威尔UFO事件


解剖在罗斯威尔(Roswell)寻获的外星人尸体(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1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综合编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最近在网站上设置一个名为“拱顶”(The Vault)的电子阅读室,公布超过2,000份机密文件的电子扫瞄档,内容涉及1947年发生在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Roswell)的UFO坠毁事件。据一份FBI干员的备忘录证实,当时确实有UFO在罗斯威尔被寻获。

FBI档案证实罗斯威尔事件

在这份日期标示1950年3月22日的备忘录中,负责FBI驻华府事务的干员霍特尔(Guy Hottel)向FBI局长通报此一UFO事件。

霍特尔写道:“一名空军调查员表示,有3个所谓飞碟在新墨西哥州寻获。它们的外观为圆形,中间拱起,直径约为50英尺长。每个飞碟里都有3具人形尸体,不过身长只有3英尺高,他们身上穿着质料很好的金属制衣服。”

霍特尔指出,这些飞碟之所以被发现,是因为美国政府在新墨西哥州拥有高能雷达,据信此雷达干扰了飞碟的控制系统。


FBI公布的备忘录证实,1947年确实有UFO在罗斯威尔被寻获。(图片来源:FBI网站)

“拱顶”另外公布了一份日期标示1947年7月8日的紧急电报。此电报指出,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附近发现一个据信是飞碟的不明物体。此物体呈六角形,很像装有雷达反应器的高空气象球,已送往有关单位做进一步调查。

另有报导指出,这些外星人的尸体被美军寻获并解剖,但有关当局据称隐瞒这起事件的实情。

罗斯威尔事件的经过

据维基百科指出,此一事件迄今尚无明确说法,美国政府也一直未能解释清楚,其经过大致如下:

1947年7月4日晚间,不明飞行物坠毁在下着大雷雨的罗斯威尔。隔天,一处农场的主人发现农场附近有许多特殊的金属碎片。7月6日,他将金属碎片交给警方,然后向军方报告。军方于隔天到现场检视。

7月8日,在农场西边5公里的荒地上,一名土木工程师发现一架金属碟形物的残骸,直径约9公尺,此碟形物裂开,有好几具外星人的尸体散落在碟形物里面及外面地上。这些尸体体型非常瘦小,身高仅100到130公分,体重只有18公斤,无毛发、大头、大眼、小嘴巴,穿整件的紧身灰色制服。同一时间,美军马上进驻残骸的发现地点,并封锁现场。

军方公关部向罗斯威尔两家电台和两家报社发布此一事件的新闻稿,当地《每日纪事报》于7月9日以头条新闻刊载,宣称空军寻获坠落在罗斯威尔附近农场的飞碟。此一消息迅速传至各地,引起轰动。


罗斯威尔《每日纪事报》以头条报导UFO坠毁事件。(网路图片)

然而,军方指挥官雷米(Geoge Remi)将军在6小时后接手负责这个事件,他急忙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坠毁的物体是带着雷达反应器的气象球,并非外星来的飞碟。当地报纸隔日还特别提出澄清,否定飞碟坠落的说法。

由于事件转变太快,社会大众怀疑美国政府隐瞒实情,不少人相信气象球的说法是经过修正后的声明。

(在罗斯威尔寻获的外星人尸体被解剖的影片)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10/n3223938.htm

Advertisements

河南许昌县鲁顺民遭八年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许昌县法轮功学员鲁顺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警察绑架,在许昌县看守所关押一年,期间被戴四十八斤重的大脚镣。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送进河南新密监狱,在狱中曾被恶徒用打火机烧焦右手中指,并在六监区遭到骂、打、熬的折磨。

鲁顺民,男,六十岁,许昌县灵井乡湾鲁村人,为人正直善良。他以前身体不好,家境贫寒,通过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不久,困扰他多年的各种疾病都神奇的不药而愈。有了健康的身体,他又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一家几口靠他在砖窑厂干活儿来维持,日子过的平静祥和。

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鲁顺民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许昌县公安局政保科周恒伟、何国安等人绑架、抄家,在许昌县看守所关押一年后,被非法判刑八年,送进河南新密监狱。以下是法轮功学员鲁顺民所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

在县看守所被戴四十八斤重的大脚镣

在许昌县看守所,由于鲁顺民坚持炼功,给警察和犯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经常被恶警指使犯人侮辱,拳打脚踢,次数都数不清。有一次恶警指使犯人胡大伟用塑料鞋底打鲁顺民的脸,连续打二十下,打得鲁顺民眼冒金星;还给他戴四十八斤重的大脚镣,五天五夜不去。在县看守所关押一年期间,鲁顺民曾被打昏死过去三次,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三年五月,在法院非法开庭时,鲁顺民为自己做无罪辩护,他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亲身体会,并问法官到底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法官心虚的说:俺也说了不算,还有上边管着。他所说的上边是指“六一零”,是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就这样,鲁顺民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许昌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八年,送进河南新密监狱。

用打火机烧右手中指,直到烧焦

二零零三年五月,法轮功学员鲁顺民被送到河南新密监狱,那里更邪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手段残忍卑鄙。

鲁顺民先被送去八监所谓的“教育区”,去到后,那里的狱警经常找他谈话,叫他“转化”,入监“教育”是三个月,他不“转化”,叫他写决裂书,狱警说你写的简单点,不写法轮功,只写和组织决裂就行,鲁顺民说“决裂书”三字我也不写。

二零零四年八月,鲁顺民又被调到十二监区,在那里严管三个月,受到了更残酷的迫害。三个犯人包夹,强行“转化”,犯人是宋红伟、邹良昌、段长金,积委会主任田国庆主管。他们的手段很残忍,开始罚站,后来叫蹲不让换腿,地上泼水,蹲不稳就倒在水里,拳打脚踢,打脸是常事,有时夜间几个犯人一齐上,把鲁顺民头朝下立起,用木棒抬着腰部扳着腿往下压。不让睡觉,有时一天睡两小时,有时睡一小时,最少叫睡二十分钟。有一天夜里,他们几个把鲁顺民按到地上,脸朝上,脚踩着他的手和脚,用打火机烧他的右手中指,直到烧焦。事后,他们为了封锁消息,不让鲁顺民去监狱医院治疗受伤的手。

恶警管教大队长陈有智、干事王遂全在办公室用电棒电鲁顺民,每天上午把他带到办公室,用椅子压着头,扒开衣服在身上乱捣,电了再用电棒打,拳打脚踢,打脸,打了后说:做啥思想工作,不打你会“转化”?鲁顺民说不“转化”,他就用电棒在他脸部、脖子上、嘴里乱捣,牙齿都捣松动,有两颗脱落。

有一次,他们叫鲁顺民写“转化书”时,鲁顺民说:那不是明摆着叫说假话,走形式吗?狱警说:只要你说假话走走形式,就给你减刑,不信你试试看给你减刑不减刑。鲁顺民说:我不试,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不能讲假话。

鲁顺民又被调到十三监区,他们断章取义,诱骗他“转化”。鲁顺民用师父的正法理破除了他们的邪悟谎言。转化组长张景祥说:他刀枪不入,没有办法。

一骂、二打、三熬

后来鲁顺民又被调到六监区,这里是新密监狱最邪恶监区,他们扬言新密监狱“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能“转化”。他们采用的手段是:一骂、二打、三熬。

一骂,就是每天拿着笔、本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转化书”,不写就骂,骂的极其肮脏下流,不堪入耳。这个监区的管教大队长是范颖敏,干事王国林(已遭恶报被法办)指使犯人李俊岺、刘涛、张跃东、贾楠包夹鲁顺民,主管是积委会的周启红。

二打,骂“转化”不了就打,他们对鲁顺民拳打脚踢,打脸,用筷子夹手指,筷子断了用木棒夹,有多次鲁顺民被他们打的起床都困难。三九天让鲁顺民用手拿着抹布擦地板,不让用拖把,目的是叫冻他的手,干事王国林还说鲁顺民用力小,指使李俊岺打骂他。

三是熬,让鲁顺民一天睡两小时,有时让睡一小时,最后四个包夹犯人轮换看管,三天三夜不让鲁顺民睡觉,他们说:你眨一眼就打你。还说:叫你熬迷糊了你就写“转化书”了。鲁顺民说:不让睡觉,饭我也不吃了,开始绝食。他们害怕了,才让他睡觉了。

每个监区严管期三个月,三个月转化不了,再调另外的监区,后来鲁顺民又被调到七监区逼转化,还去过十一监区,最后又调到五监区。

直到八年后出狱,鲁顺民没有写过一个字,没说过一句对大法不敬的话。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2/1241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7/237658.html

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宋旭在郑州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郑州法轮功学员宋旭,男,三十一岁,一九九八年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经贸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宋旭被非法抓捕,后被秘密判刑十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监狱,在那里遭到野蛮的摧残。


宋旭

郑州监狱位于河南省新密市嵩山大道东段六十一号,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被中共河南省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利用,集中关押迫害被非法判刑的河南省男性法轮功学员。

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左右,法轮功学员宋旭由于说“法轮大法好”,坚决不配合所谓的“转化”(即放弃信仰),被恶警王书伟带进地下室,拳脚相加,宋旭的肠子当场被打断,后被送至新密医院。由于监狱对外界全方位严密封锁消息,宋旭生死不明。此暴行发生郑州监狱在生活监区。

另外,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恶警指使刑事犯进行迫害,辱骂,殴打,不让坐板凳,不让吃饱,恶警不断的给他们换监区,让刑事犯轮流的迫害、辱骂和殴打。这些不配合恶警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非人的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


酷刑演示:殴打


酷刑演示:灌食

宋旭还曾在所谓的“教育监区”遭受迫害。所谓的“教育监区”以凶残暴恶的打骂为主,法轮功学员进入教育监区的十有九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宋旭坚定信仰,不配合监狱恶警的写 “三书”要求,恶警冯小辉、张智强就指使教唆多名暴力犯对宋旭进行长时间的殴打虐待,致使宋旭腿被打伤无法行走。恶人就把宋旭放进一个小木车中,每天戏耍、污辱他。在残忍的迫害下他用绝食抗议,恶警就安排迫害性的强制灌食,灌食期间让宋旭怎么痛苦他们就怎么来,很热的汤水就直接灌下去,造成强烈的痛苦。这样的迫害持续长达几个月时间。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5/12422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3/237535.html

自来水中也发现 印度成超级细菌重灾区

据大陆媒体4月9日报导,英国科学家近日宣布,他们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市水体样本中发现了11种携带了特殊基因的“超级细菌”。据悉,这种名为NDM-1的基因存在于很多印度常见的细菌体内,其中包括能引发霍乱和痢疾的细菌。它们几乎对所有已知抗生素存在抗药性。

不过,印度卫生部表示,上述研究活动“浪费时间,制造恐慌”,并谴责其将印度刻画成了“危险的国度”。据悉,印度在随机抽取的2000名病人体内并未发现超级细菌。此外,这种病菌的神秘之处在于,产生抗药性的基因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又“神秘消失”。

NDM-1基因3年前首先在印度境内出现,随即通过游客扩散到全球。这些细菌几乎遍布印度的各种水体中。从街头水坑到当地河流,甚至在新德里市区的自来水中也发现了它们的踪迹。研究人员估计,至少50万新德里居民肠道内存在着携带NDM-1基因的细菌。

资料显示,超级细菌快速传播威胁到了整个医疗体系的安全。如果医生在对病人进行手术治疗时,无法利用抗生素杀灭超级细菌,病人将很快因此丧生。目前全球大型制药公司都在研制针对超级细菌的特效抗生素,但这一个工作至少要花费5到6年时间。

目前,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确认感染这类“超级细菌”的病例已达150例,英国也有70例,此外欧洲的奥地利、比利时、德国、荷兰、挪威、瑞典、法国,北美的加拿大和美国,非洲的肯尼亚,亚洲的日本、新加坡等国都有数量不等的确认病例。

由于这种基因能将很普通的细菌转变成为“超级细菌”,因此引起了世界各国卫生部门的强烈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将“控制抗菌素耐药性”作为2011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7079

恐艾PK新病毒 病患:瞒真相 后果不堪设想


北京街头一个带口罩的女孩。(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1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怡莲采访报导)目前,尽管卫生部给“阴性爱滋病”下了定论是“恐艾”,不是新病毒,但这个病患群并不认同此说法。并对国家疾控中心说把“59名病患血液标本送美国”检测提出了质疑。一医学博士表示,国内完全有能力攻克此症。

病患质疑:“59名病患血液标本送美国”

2010年1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通过网络联系,招募59名自愿者做HIV“爱滋病”和其他不明病毒的调查。据病患说,没想到去了北京还是做HIV检查和一个常规体检,什么额外的都没查。检测报告上的结论是:精神正常。之后,他们又被安排到北京地坛医院检查。2月21日出来的结论是:精神不正常,其他都正常。与CDC(国家疾控中心)完全相反!

当时59人之一的病患林军曾在博客上写道:“在没有参加检测前我就在网上与曾光‘CDC首席专家’助手裴迎新女士聊过,并对她说道,如果你们把精力放在排除HIV上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应从是未知病毒或是一种细菌着手进行研究和相关调查。中国疾控是不是只管辖爱滋病,其他传染病就可以视而不见,任其传染?”

2011年2月,中国疾控中心对患者声称,又将59个人的血液样本送到美国一家病毒检测机构。该中心首席专家曾光教授介绍说,该机构能对1.5万种病毒和多种未知病毒进行检测。至3月31日,对1/3的样本检测表明,没有发现新的病毒。但他拒绝告诉所谓美国机构的名称。

曾光对媒体说:“我坚信这群人体内不可能有什么未知传染病毒,帮他们到国外抽检,是为了断了他们的幻想”。
南方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病患告诉大纪元记者,懂一点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一个病人去医院验血,医生肯定是检验多少项目,就抽多少血,他不会是多抽点放到以后做研究用。那59人的血怎么会放到一年才拿到美国去呢?
他质疑道:“是哪家病毒机构,怎么不说明?。”

“其实都是这帮人(指疾控中心)搞出来的。因为在今年两会期间有很多病患准备要到北京去上访,疾控中心的人就说,你们不要来啦,我们把你们59人的血液送到美国去查。”

他还说,如果他们是真正的在研究的话,那国家会发公告吧,但是没有,就像是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一样的在做。“萨斯都没有拿到美国去,那证明我们国家是有条件分离这个病毒的,我们国家原子弹都搞得出来,卫星都搞得出来,这个病毒搞不出来吗?”
上海一位叫飞飞的母亲的病患告诉大纪元,上海巴士德的一位专家也在质疑,美国只检测了59个人中的1/3的人数就来宣布肯定是精神因素,那剩下的那些人呢,就能保证没有问题吗?

飞飞的母亲说:“我就觉得奇怪,那59个人的血液拿到美国去,他们怎么就没发现呢?”

医学博士:国内完全有能力攻克次疾病

据湖南湘潭一网友透露,2009年12月份,上海巴斯德病毒研究所曾对5名病人的血液进行了检测,一名具体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在与病友的对话中明确提到,在5个人的血液中发现了同一种病毒。他还问病人吃治疗爱滋病的药物是否有效,并称28号公布结果,最后却不了了之。病人再次询问,巴斯德否认有此事。

上海“阴性爱滋病”患者林军在博客中说,他询问一位正在研究这种病的医学博士对此病的看法时,博士担忧地指出以国家现行的医疗体制是应付不了大面积传染病爆发的,相关部门应对危机的反映过慢,重视程度不够以及开展调查研究的能力不足。都是不得不
采取隐瞒疾病措施的根源,最终导致更多无辜人群感染

他向林军感叹道,许多官员和医生都被药物渠道经销上的利益蒙蔽了自己的良心和眼睛,他们放弃了应有的职责以及对医学的钻研精神,加入到那些“业务经理”的行列中去。而真正想为病人做点事的那些医生却被冷落到一旁,因为他们的行政级别不够,他们没有资源去从事他们热爱的工作,相反还要受到诸多阻挠从而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林军在博客中还写道,此病从2000年发现病例以来,病友连年多次反映情况,但直到今日都没有开展过真正的立项研究。这种不求科学欺骗病人的行为是极其过分的。国家CDC一再隐瞒真相,还从各地拉来了一些所谓的专家当“人证”。
林军说,博士向他透露,一旦国家承认其是一种疾病,并投入研究,国内完全有能力攻克,就看是什么人参与研究,课题负责人又是什么人。他目前不会介意别人说什么,也不会去指责别人的观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但他认准了,就会研究下去。

有网友在大纪元文章的后面留言道: 我是大陆的患者,这个病是真实存在的,传染性强,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被我传染了,我每天痛苦不堪,走路都没有力气,还不敢声张,中国疾控的官员威胁我说不要造谣,否则你要承担责任的。你再说这个事,所有的人都不会理你,都或当你是神经!中国cdc首席流行病科学家曾光对上访反映情况的病友说:“不传染,安心回家过年吧”,结果病友的亲友在过年团聚时统统感染,曾光的助手裴迎新说“你就是身上症状再多,医生说你没病你就没有病。”“你个已结婚生孩子,婚检医生说你可以结婚你就可以结婚”。曾光说“不是你说有病就有病,不是你说传染就传染,得疾控部门的医生说了算” 这病太痛苦了,我宁愿得艾滋也不愿得这病。何日是个头啊,或许死了才是解脱!我不想全家死光啊,给我留根脉吧,清明节时也有人给我烧香啊!sos!泣血跪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au/gb/11/4/10/n3223829.htm

【精彩网语】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


CCAV竟说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并表示影响不大。(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1年04月10日讯】4月7日,中共发改委宣布调整汽柴油价格,提价后的93号汽油已接近每升8元,这是发改委今年四个月内第二次上调成品油价。这无疑给居高不下的物价火上加油,将引发各行业的涨价潮。就在这种民怨载道的时候,CCTV竟播报“人民喜迎油价上涨”的新闻。再次激发大陆网友们的创作灵感,大纪元编辑特此收集与读者共赏。

这是某电视台记者上街走访各界群众对涨价的反映:

某街道居委会主任在他们车上划几道痕,又吐口痰。然后对着镜头说:这下好了,发改委的领导给咱老百姓出了口气,咱老百姓打心眼里支持!自从油价上涨,用汽油自焚自杀的人减少了13.25%,自杀的人明显增多,建议发改委考虑大幅提高农药价格,力争跟国际接轨。

豆腐渣建筑公司的包工头裘老板面带忧色地告诉记者:现在中石油、中石化的工程越来越不好做了,每次的预算报上去他们都嫌太低,合同还没订,95%的工程款就打过来了,因为每年的额度来不及花完,真让我们工程队为难啊。

某银行职员候***说:最近中石油和中石化每天的营业额剧增,我们银行的工作人员天天昼夜加班加点,数钱数到手脱臼也没有一个人有怨言,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没有中石油和中石化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税收,哪有我们老百姓今天的幸福生活啊!

的哥季师傅眉飞色舞地告诉记者:这几天天气燥热,谁也受不了,这不,涨价让广大的哥的姐从头到脚透心儿凉,真是一场及时雨啊!

中石油公司的一位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十分谦虚地说:小平同志号召一部份行业先富起来,我们一直在努力!通过多次涨价,提高了GDP,增加了税收,本系统领导职工收入增加了,出去消费和腐败胆子也壮了,由此扩大了内需,拉动了消费,搞活了经济,公司领导普遍包养了2~10位二奶,缓解了就业矛盾,一举多得,这是典型的多赢局面啊!感谢社会各界对我们的赞助和支持!只是我们做的还很不够,步子还不够快,力度还不够大!我们决不辜负大家的期望,争取在未来几个月的时间内,力争使中国站在国际油料市场价格的第一位,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日子到啦!

当前,我国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汽油价格如芝麻开花,节节创造新高。尤其是在中央提出建设和谐社会以来,油价的上涨势如破竹,一飞冲天。在国际油价迟滞不前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的冲击7元大关,终于,在今天早上,我们在加油站的黑板上看到了这条激动人心的消息,老乡们欣喜若狂,奔走想告。

记者家隔壁的老王在得到消息后,因为手机没电,奔驰车烧油太厉害,也为了响应中央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号召,撒腿跑步三公里,向记者通报的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在即将倒闭的某残疾人车工厂,记者看到了一派和谐景象,厂长告诉记者:感谢中央,感谢新中国。请转告中央,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的单台总产量将有望超过BMW和BENZ。

在某市殡仪馆,门卫张大爷高兴的跟记者说,如今汽油涨价了,烧人的价格也提高了,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中国人的价值得到了提升。

一大早,记者在马路上碰到了本台记者老王,一身精干的运动装扮,一脸幸福的微笑,腰上绑了绳子,拉着他心爱的吉利美人豹跑车一路小跑。老王说:跑车跑车,就是要拉着跑滴。如果没有中央的英明政策,我还不知道这跑车的妙处呢,旧社会只见狗咬人,新社会体验人拉车,太震撼了!

据悉,今天一早,各友好国家政要都给我国领导人发来了贺电。

古巴领导人的贺电说: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震撼全球,热烈祝贺贵国油价攀升到了一个历史新高。中国万岁,中国万岁!

朝鲜领导人的贺电深度赞扬了我国的英明举措,并表示,永远跟着中国混,永远不变心!

相反,中国油价的超常规高速发展引起了美国和日本的不安,今天的纽约时报的头条是:中国发展这么快,我们准备咋办?朝日新闻的社论是:中国油价威胁日本。

应人民要求,油价将再攀高峰。

在炼油厂门口,记者看到了前来声援和支持油价继续上涨的群众,他们脸色凝重,神情肃穆,默默的打出了几条横幅,上书:“油价不涨,天理难容”,“不到10块不和谐”,“强烈要求油价和国际接轨”,“油价要跟上国家发展的步伐”,“长期占国家便宜,我们于心不忍”,并有个别的群众,手持装了汽油的可乐瓶子和打火机,以自杀相威胁,由于市人大的同志及时赶到,讲解了最近出台的有关以自杀相威胁触犯刑律的条款,那些同志情绪才稳定下来。

采访结束后,记者深深的感受到了震撼,国家和相关部门的领导为了百姓的民生,如此忍辱负重,默默奉献,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发改委关于进一步提高油价的战略部署呢?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又看到了感人的一幕,长安街上的所有司机都下了车,和百姓一起推车前行。一位群众对记者说:“丫的再不涨,我就一直推下去”。

多么好的人民啊,记者的眼睛湿润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au/gb/11/4/10/n3223648.htm

“卡扎菲不是中国人民老朋友”了


在利比亚艾季达比耶镇,支持反对派的利比亚妇女4月1日手持AK-47型自动步枪准备与政府军作战。(网络截图)

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在利比亚设置禁飞区,中国代表投了弃权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声明,中国不主张在国际事务上使用武力。中国官方媒体也一直批评北约联军的空袭伤及平民。但随着利比亚局势的变化,一些中国官方报纸开始转变立场,出现“卡扎菲并不是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声音。

中国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旗下的《青年参考》四月六号网络版刊登一篇题为《卡扎菲并非中国人民老朋友》的文章,回顾了卡扎菲政权和中国的关系,披露卡扎菲曾经玩两个中国的把戏,与台湾当局眉来眼去,2006年允许时任台湾总统的陈水扁过境利比亚;在中国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上故意派出低级别代表,冷落中国;将重要的石油合同大多交给西方公司,而不给中国;对华政策摇摆不定。文章得出结论说,卡扎菲并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自从北约联军为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对卡扎菲的军事设施实施空袭以来,中国官方媒体批评这是“西方军事介入”,并大量报道卡扎菲统治的成就,说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青年参考》此时刊登这篇报道,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官方媒体出现了不同声音。

不过,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认为,这种所谓不同声音,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中共当局对利比亚形势判断的一种变化。

“中国的媒体都是党的喉舌,都是党的工具,尤其是涉及到大的外交问题几乎没有自己言说的空间。实际上中央电视台这两天也有一点转拍了。开始对卡扎菲有一些不正面的报道了。就看得出它已经意识到卡扎菲的来日不多吧。”

北京一位资深新闻工作者刘先生认为,在涉及利比亚局势的报道上,《青年参考》很难发挥什么独立见解,《青年参考》对卡扎菲的新定位,是中共政府要下台阶的一个试探气球。

“这个话说的肯定跟现在的形势转变有关,因为现在卡扎菲的倒台肯定是早晚的事儿。好的时候把你说成一朵花儿,跟你不好的时候,马上把你是一堆臭狗屎。把你撇开,这是它一惯的。从政治层面上看,中共一贯的它要在国际社会树立形象,它要把自己摘出来。因为现在国际上对它的暧昧态度了,甚至挺卡扎菲这一点舆论是很大的。”

刘先生表示,实际上最近一个星期以来,中国官方媒体,甚至中央电视台对利比亚事件的报道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原先那种有倾向性的报道减少。在中国大陆,《中国青年报》一直是官方媒体中比较敢言的报纸。张伟国说,最近两三年来,《中国青年报》的变化很大,与以前完全不同。

“《中国青年报》在中国整个现有的媒体里面也算是比较开放的,它一直是以开明的形象出现在读者面前的。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共政府对于包括媒体在内的言论控制日益紧密。《中国青年报》自己的空间是很有限的。顶多也就是扮演政府赋予它的一个角色而已。”

刘先生也认为,虽然中青报系统经过多次整肃已经彻底变化,但中青报的编辑记者确实还有不少具有独立见解的人,这在最近《青年参考》刊登的文章中也有体现。

“《中国青年报》还有它们团系的报刊总有些说法。权术之上有价值在;冲突之中有规则在;武力之外有人文在,利益也是要区别道义的,等等这些说法。就是跟过去全毛论确实是有了很大的差异。”

《青年参考》隶属于《中国青年报》,每周出两期。有评论认为,《青年参考》比新华社的《参考消息》、《环球时报》意识形态色彩较淡薄,报道立场相对平衡。

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