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司机大罢工

未经证实的消息:
今天上午上海出动警力7300人媒体13家逮捕7人死亡3人警方重伤2人轻伤5人.在中集门口有大巴警车70辆场面很热闹.下午估计到外2进行罢工..

[ 公民記者 service 報導 ] 近日中東局勢緊張,連帶造成世界油價飆漲,不僅台灣駕駛感受到了,上海運輸業也大呼吃不消。


上海運輸卡車業因為近來油價上漲壓力,加上政府名目費用,今日在上海的中集集團進行有組織的抗議,抗議者並且高舉布條,要求取消燃油附加費等相關費用,上海警方則是出動高達七千三百名警力,七十輛巴士警車來到現場。


警方疏散抗議過程中,有人遭到逮捕甚至死亡,引來抗議者情緒失控,開始在各個港區入口破壞車輛,根據未經官方證實的消息,已經有三人死亡,七人遭到逮捕,警方則有是兩人重傷,五人受到輕傷。


网络人士B爆料: 油价上涨、码头附加费增多,上海集装箱车队(拖车)无法生存,因此罢工。昨天我经批准后,进入他们讨论的QQ群。得知正在讨论的三点内容:1、讨论确定罢工主要牵头人(之前是以河南人组成的车队为主)。2、讨论大家要争取到哪些权益。3、确定把“罢工”字眼改为“停运、抗议”。


网络人士K爆料: 怪不得,昨天下午上海市政事业单位都接到短信要求今天尽量不出门上街,我还纳闷怎么回事呢,原来如此。

来源:Max贝立《GFW,我们不高兴!》Say NO! to GFW

Advertisements

大陆继唱红歌以来,又开始禁“反动歌曲”了

螺杆

37首歌,我知道的不多,但有两首很熟悉,一首是邓丽君的《梅花》,这肯定是“反动歌曲”了,但就是没搞明白苏芮的《牵手》为什么也禁了?搜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首歌涉嫌曾为陈水扁助选(好象是阿扁特别喜欢这支歌)。这也太神经过敏了吧?中共,最近是有点精神不正常。接下来,会不会禁止《好一朵茉莉花》?

西人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明慧记者苏青采访报道)年过花甲的瓦莱瑞•艾沃尔(Valerie Avore)居住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她举止斯文,气质优雅,说起话来温和有礼,一看便知是长期生活在优越舒适的环境中。这样一位西方女士是如何走上古老东方的法轮大法修炼道路的呢?她的生活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法轮功学员瓦莱瑞•艾沃尔

瓦莱瑞的先生是研究青少年犯罪的心理学家,退休前是法院的主管。先生事业有成,瓦莱瑞大学毕业在保险业工作几年后有了孩子,于是就乐得在家安心相夫教子了。如今,儿子是工程师,两个女儿,一个是律师,另一个在公司的人事部门工作。这样的生活和家庭不可谓不美满。

“但生活并不总是那么令人愉悦,无论外人看起来它有多美好。”回想起十年前,瓦莱瑞笑着感慨道。“那时我五十多岁,感到自己开始变老了。我的三个孩子那时从十几岁到刚成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和小的时候很不一样,对家长而言是不同的挑战。而逐渐变老的我觉得应对这样的挑战有些力不从心。我变得紧张。我尝试各种方式,服用维他命,采取任何能让我感觉好的方式。它们都有一定的效果,可是时间一长,一切又恢复老样子了。”

那瓦莱瑞是怎么发现法轮功的呢?“在一个健康博览会上,我的朋友看到一位先生在台子上打坐,她走过去又转了回来,因为她感受到一种强大的能量,是如此的平和,她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我要找的!朋友回来和我分享了这个发现。我们找到当地的免费教功班,并到公园去炼功。那是二零零零年的九月。”

“在公园里我们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作为一个西方人,开始我并不习惯,但是炼完功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当时想,这真是不同寻常,我一定得接着炼。接下来的一周,我了解到,修炼这个功法还要读书,我们就参加了集体学法,开始读《转法轮》,逐步了解‘真、善、忍’。因为书中讲的是修炼,作为一个西方人,刚开始,我读不太懂,我能理解书中讲的都很正确,但我不明白怎么才能在生活中实践这些指导。我喜欢读《转法轮》,但更多的是作为学习一种理论,而不是全心地以其来指导我的行动。相当一段时间之后,当我开始注重自己多学法后,这种局面才发生了改变。”

走上修炼之路,瓦莱瑞的生活渐渐发生了变化。“随着学法,我渐渐懂得了什么是修炼。对我而言,修炼是让好的因素——‘真、善、忍’充实到你的头脑里,尽量不去接触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些你以前可能觉得感兴趣的东西,现在会发现它们并不好。好的东西充实的越来越多,你会发生变化,你的想法,行为,你看待周围人和事的角度都会发生改变,这时,你就会逐渐认识到‘忍’的内涵。”

“比如,我的小女儿,那时她十六岁。以前,她遇到了麻烦就会来找我求助。作为妈妈,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帮她把事情摆平。我会对那些招惹她生气或对她不公的人非常愤怒。总之我是个有极强保护欲的妈妈。但修炼后,我认识到那是她的生活,其中有着业力轮报和因缘关系,我真正需要做的是教给她怎样用‘真、善、忍’的法理来指导生活和处理矛盾。我们交谈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开始,她不能接受,以为我不爱她了,因为我不再处处表现得极力维护她的利益。有一天,在厨房里,她哭泣不已,对我说:你不爱我了。你看你现在这也不帮我,那也不帮我……当时我也有点不知所措,但我很清楚,这样做是对的。我告诉她,这样做,我们的感情会更牢固,对她的未来更好。后来事实果然如此,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她也更自在地跟我交流她遇到的事情,而不担心我会立即冲动地采取措施。”

另两个孩子对妈妈的修炼怎么看待呢?“我开始修炼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成人,离开家独立生活了。但我修炼两年后,一次谈到法轮功时,他告诉我:妈妈,修炼后,你学会倾听了。至于大女儿,我们的沟通一向良好。最近我发现她对法轮功的了解更深了。她自己也开始尝试学习功法了。”

瓦莱瑞的先生的态度则经历了一番起伏,“他对我修炼开始很好奇,一度不太支持,现在变得非常支持,而且积极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向他所有的朋友讲法轮功真相,还向他遇到的很多人介绍神韵晚会。他现在还没有修炼法轮功,他是个天主教徒。但他赞同法轮大法的法理,也从中学习怎样修炼,比如向内找,发生矛盾不要向外找等等。这对他而言是个很大的进步,因为以前他总是找别人的差错。”

是什么原因让先生的态度发生了这样的改变呢?瓦莱瑞认为:“我想原因是我在修炼上的变化。我不再指责他了,而是更尊重他,关心他。我也不再把他的态度看成修炼中的障碍,而是看作我修炼的一部份。我为家庭所做的事情不再是为了获得肯定而进行的敷衍,而是发自内心地做好。当我从内心深处改变时,他的态度也变了,我想是他感受到了我的善和真实的升华。”

瓦莱瑞开始修炼时,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在神州大地上刮起了腥风血雨。远隔重洋的她并未被中共诋毁法轮功的谎言所影响。“中共的谎言对我一点都不起作用。我大学是学历史的,我很清楚中共的罪恶历史。如果了解中共是一个如何邪恶的政党,法轮功是一个多么善良的群体,那这场迫害一点都不令人惊讶,这就是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的,它面对一个纯正善良的修炼团体所必然会采取的行动。我只是觉得这场迫害实在是令人深恶痛绝。”

“开始时,虽然我知道在中国有迫害,但我感觉这是遥远国度里发生的事情。我参与反迫害,但并没有那么全身心投入。随着我越来越溶入到修炼中,我的感受发生了变化。我感到对中国大陆同修的迫害,就如同对我的迫害一样。这可以扩展到人性的角度,对一个人的迫害,其实是对全人类的迫害。”正因为这样的感同身受,瓦莱瑞竭尽所能为制止中共的迫害而努力。

“我非常喜欢修炼,以前总觉得漂浮不定,我到底应该用什么来衡量生活和遇到的事情?如今有了‘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我知道该怎么来衡量自己内在和外部发生的事情。”谈到自己的修炼经历,瓦莱瑞反复强调,这并不是一个充满跌宕起伏的神奇故事,细微的变化溶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春雨润物细无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导着她走过了十年,回首,已是崭新的人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17/124453.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238514.html

法轮功学员坚持讲真相 温哥华修改城市附例(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导)由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案胜诉引起的修改城市附例(bylaw)议题,受到各界关注。温哥华学员坚持讲真相,揭露中共迫害,要求城市附例的修改必须符合加拿大宪法。很多社会正义力量对法轮功学员表示声援。


四月九日,温哥华学员在中领馆前拉横幅抗议


四月十三日新闻发布会现场


四月十三日,记者采访法轮功发言人张素


四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荆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上诉法院裁定:城市附例应符合宪法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加拿大卑诗省上诉法院裁定,温哥华市政府利用城市附例禁止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展出抗议迫害的展板,是不符合加拿大宪法的,违反了宪法授予的言论自由权利。上诉法院并要求市政府在六个月内修改城市附例,使其符合加拿大宪法。

今年四月十九日将是上诉法院规定的半年期限最后一天。

修改附例 中领馆参与意见受质疑

今年四月七日下午,温哥华市政府就市政工程处提出的城市附例修改案举行公听会,修改案对民众抗议活动设置了许多限制条款,甚至比原有条款的要求更苛刻。

据当地媒体披露,修正案事先征求了中领馆等方面的意见,公听会上,市政府相关官员证实了此消息。对于加拿大一个城市法规的修订征求一个外国政府代表机构的意见的做法,使市议员们和公众感到震惊,也引起各大媒体的强烈关注。

参加公听会的法轮功团体的律师安世立(Clive Ansley)在会上指出,“在向加拿大人咨询前,温市府工程师先向中领馆咨询,多么奇怪!我们讨论的是加拿大宪法赋予的加拿大人的言论自由权利,却需要向一个外国政府领事咨询——加拿大人在何种程度上的言论自由应该受到限制。”

安世立说,他们(中领馆)代表的是一个外国政府,而我们正在讨论的是有关加拿大宪法赋予加拿大人的权利和自由的问题,以及如何在加拿大应用的问题。“在这件事上不应该征询任何外国政府的建议”,这样做是“可耻的,也站不住脚”。

多名市议员也在公听会上表达了质疑。

开新闻发布会揭露迫害

四月十三日,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市政府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多位在中国亲身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发言都谈到温哥华中领馆前的抗议点给她(他)的鼓舞和力量。在现场法轮功学员还做了酷刑展和活摘器官模拟;加拿大价值守护联盟的代表刘淇琨、加拿大西藏委员会主席Tenzin Lhalungpa、前国会议员西玛·霍特(Simma Holt)、“法轮功之友”主席萨迪·昆恩(Sadie Kuehn)等,来到发布会现场表示支持。当地十多家主要媒体均到场采访,作了非常正面的报导。

法轮功发言人张素在会上指,“卑诗上诉法院已经裁决,在中领馆前的展板与小蓝屋是法轮功抗议中共折磨与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完整言论表达的一部份。剥夺市民通过搭建物来表达政治言论的权利,是违背上诉法院裁决的。”

张素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进行了十二年,上亿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法律保护权,他们在中国集中营里被随意关押、折磨与杀戮。温哥华市民中就有三十五人曾经亲身在中国遭受过迫害,而一些温哥华人的家属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失踪与遭到关押。

张素指出,市府不能以所谓的“维护尊严”来扼杀受迫害者抗议的权利,“唯一的保证中领馆尊严的办法,就是叫他们停止人权迫害。我们必须质问,一个杀害自己无辜百姓的政府,有何尊严可言?!”

两名来自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荆天和唐风在会上发言,荆天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判刑十三年,在监狱遭受严酷摧残,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唐风先后十余次被抓捕,被关押,多次被酷刑折磨得失去知觉,他认识的朋友就有二十人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两人都谈到在迫害中,温哥华中领馆前的抗议点给了他们希望、信心和力量。

民间团体声援支持

加拿大价值守护联盟的代表刘淇琨在十三日新闻发布会发言中指出,加拿大情报局长法登曾经警告说,外国势力在影响加拿大,而温市在修改附例时,却去向一个外国政府咨询意见,他认为:“这就走得更远了,不是外国政府在影响市府,而是你市府主动寻求外国势力的影响与介入。”

他认为一个民选政府去向中共这种独裁政权咨询,是不能容忍的。他说:“去咨询那个杀害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活摘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政权,去咨询那个用坦克车将和平请愿学生碾成肉酱,用达姆弹撕开了民众胸膛的政权,去咨询那个连民众微笑散步都残酷镇压的政权,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

刘先生手举着在美国白宫抗议的妇女的照片,感慨万千地说道:“人们可以在美国总统府前面,长时间的驻扎示威,反对美国政府,反对美国总统,可是在我们温哥华,在中国领事馆前面,插一个标语牌去声讨那个残杀了八千万中国人的独裁政权,竟然是被绝对禁止的。”

温哥华法轮功之友主席萨迪·昆(Sadie Kuehn)说:“我支持法轮功继续在中领馆前的抗议,他们在那儿挽救生命,许多组织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她边说边哽咽:“我们其实对法轮功学员充满了感谢之情,他们在挽救生命,不仅是为了中国,也为了非洲,还有其它地方。他们用自己的付出方式,告诉人们和平方式的抗议将可以使事情获得改善。”

加拿大勋章得主、八十多岁高龄的前国会议员西玛·霍特(Simma Holt)也来到现场表示支持法轮功。

她非常赞赏并感谢法轮功的坚持不懈精神,她说:“如果上世纪三十年代,有法轮功这样的团体站出来,为人权呼吁,屠杀犹太人就可能不会发生了。”

她希望市府不要单一地强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当年希特勒德国也非常强大富有,却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们呼吁市府不要成为中共虐杀犯的同谋。”

加拿大西藏委员会成员雷蒙·易(Raymond Yee)说:“如果我们不在温哥华中领馆前站出来,我们就是在助纣为虐,就是在认同在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认同对法轮功信仰者的酷刑折磨。”

市府修改附例草案

四月十四日,温哥华市政府提出了更新后的城市附例草案,修改草案允许在居民区从事商务运作的领事馆前设立街道建筑物(Structure),比如法轮功在中领馆前的抗议小屋等。修改草案取消了所有言论自由抗议的申请费与押金(原草案规定申请费二百元,押金一千元,申请一次只能管一个月),但增加了不遵守规定的罚金。

新的城市附例草案仍存在一些令各界关注的苛刻限制。附例草案需在四月十九日通过后才生效。

事件回放

法轮功学员在温哥华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始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前温哥华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以城市及交通附例为依据,向卑诗省高级法院提出请求,要法院颁布命令拆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已搭建五年之久的抗议板和小蓝屋。

温哥华学员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一月卑诗省高等法院判决执行市府强制令,温哥华学员执行法院判决,撤除了大型展板和小蓝屋,仍然携带活动横幅在中领馆前抗议,并再次提出上诉。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高等上诉法院作出裁决,判定法轮功学员胜诉。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16/12443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5/239102.html

“四・二五”——机会与选择

文/舒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就天津警察公开殴打、逮捕四十五名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事,要求立即释放无辜被抓的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发行,保障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的自由,最后天津方面放人,法轮功学员静静地散去。这就是当时的“四二五”事件。

“四二五”事件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了,有几点特别之处,令人感叹。

一、给中共机会

在迫害开始阶段针对法轮功的铺天盖地的“大批判”中,中共在诽谤的同时,也“承认”了早就开始打压的事实:早在一九九六年,公安部就已经对法轮功作出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的“定罪”,禁止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其后至一九九九年初,全国各地数十家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诽谤。经历过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人们都知道,这是整人之前的“舆论先行”。

天津事件中,天津当局作为地方政府,一反常态、不怕把势态扩大,不仅不顾法轮功炼功群众和平、理性的事实,也不顾肇事媒体已经认错、即将采取弥补措施的事实,突然高调介入,出动大量防暴警察,一方面大打出手、公开抓人,一方面“透露”必须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熟悉中共整人手法的人们都看的出来,中共以天津为“试点”,事实上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换成祛病健身的普通气功,练功的群众也就要散了。有谁会为了锻炼身体而去“招惹”中共这样邪恶的政党呢?

事实上,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特效,她与普通气功根本上不同的是,她要求炼功者把提升道德放在第一位,而道德的衡量标准是“真、善、忍”。也就是说,天津事件出来之后,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民众,他们面临的不仅是还能不能炼功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问题,是整个中国社会如何对待教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问题。

对于真正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员,在提升自己道德境界的同时,大家都明白:一旦中共真的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仅修炼法轮功的人首当其冲,整个社会也将因为中共迫害好人而加速道德沦丧,给整个中国社会带来灾难。现在层出不穷的贪、腐、黄、黑、毒、恶等等,深究其根由,都是道德问题,都是在迫害法轮功之后愈演愈烈的。

那么,当时最必要的就是:让中共的当权者真正了解法轮功的美好,打消中共的当权者对法轮功的疑虑,免去中共行恶的机会。

于是,到北京上访就成了最自然的选择。因为法轮功学员人数数以千万计,拥有上访想法的人数自然就多,无需谁组织,你也想去,他也想去,就出现了上万人和平上访的场面,于是这次上访在当局看来就成了所谓“集体”行为。因为国家接受上访的机构——国务院信访局就设在中南海西门附近,所以这次上访后来就被中共诬陷成“围攻中南海”。

现在看来,当时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心底无私,抱着“如果中央真的了解法轮功,就不会迫害法轮功”这样的善念,为中共提供不行恶的机会。

二、善良与邪恶的选择

面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展示的和平与理性,尤其是他们面对即将全面开始的迫害而不顾个人安危、平静地来到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公室上访,其大善大忍的胸怀,确实打动了很多人。他们堂堂正正的言行和诉求,也确实让中共最高层的一些人看到了法轮功对中国社会、对中国人有益的事实。其结果是,不仅天津当局当天释放了所有被非法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中共的喉舌媒体之后也公开宣布法轮功学员有炼功的自由。

但是,“四二五”之后,各地公安对法轮功群众的骚扰却有增无减。一些地区采用扫地扬尘、粪车撒水、高音喇叭等形式破坏炼功环境,一些地区的中共人员干脆明目张胆地威胁、殴打、拘禁炼功人。看来,大规模的迫害没有避免,只是推迟了。

一个靠残酷的政治运动维持恐怖统治的政权,一个靠隐瞒汉奸身份、以钻营、献媚为能事的得势小丑,其本性是以邪度人、以恶制人、容不得善良的。正如当权小丑江泽民在其于当天晚上给中共政治局的信中表达的那样,其把法轮功的修心向善看作是跟其争夺群众,把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上访看作是对其权威的挑战。在邪党加人丑操控的中国,怎么能避免对法轮功的迫害呢?

虽然历史不能重演,但是我们通过比较现实与历史,还是能够从中得到启迪。从十二年迫害之后法轮功在中国的现状来看,了解法轮功的人越多,迫害就越难以维持。人们对法轮功了解得越深入,就越能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设想:

——如果当初“四二五”去上访的不是一万人,而是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所有上亿法轮功学员,全社会就会立即了解法轮功,谎言与诽谤就没有市场,迫害自然就消解了,不论中共或者江泽民怎么妄想;

——如果当初“四二五”及之后,法轮功学员不仅仅是到北京上访,而是所有遭受干扰的地区都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到地方政府公开上访,那么必然在这些地区促使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即使以后中共和江泽民执意行恶,也必然遭到层层抵制;

——反过来说,如果当初不上访,天津迫害的模式——媒体诽谤、法轮功学员上访、动用警察公开抓人,就可以立即在全国实施了,大规模的迫害就不会等到三个月之后的“七二零”了,甚至不需要大规模的迫害,各地分头迫害就可以得逞了;

事实上,不论“四二五”是否发生,中共和江泽民所恐惧的——包括数千万中共党员在内的上亿中国人信仰“真、善、忍”这个事实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是整个社会还不了解法轮功,以中共的邪恶本性,以江泽民的小人之心,随便制造一些借口,由喉舌来诽谤、煽动,由“公检法”和军队来实施,迫害是无以避免的。

迫害法轮功的发生,这是邪恶的选择,未能以善良者的愿望而改变,这是邪恶者自己的疯狂,是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灾难;“四二五”上访,这是善者的选择,不会因邪恶的一贯表现而动摇,这是人类的自豪,也是以和平与理性直面邪恶与暴虐的典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239315.html

不法警察机关算尽 反误性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利用公、检、法机关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警察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工具。有的警察似乎找到了发财、升官的机会,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到头来,落得暴病、入狱、车祸等恶报的结果。

费尽心机迫害法轮功学员 反陷牢狱

吉林省珲春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郑焕明,男,现年五十岁。从二零零七年担任国保大队大队长以来,郑焕明一心想要捞钱、向上爬,但在本单位主管迫害法轮功,并无油水可捞,因为林业局只有一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已退休离开居住地珲春,在延吉市陪女儿读书。然而,这并不能“难倒”郑焕明,他绞尽脑汁,欲加害该法轮功学员。

一方面,郑焕明利用老乡的关系伪善的对该法轮功学员说:不会象前任一样去迫害她;郑焕明把该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当阶梯,多次登门骚扰。他还利用一切关系,包括亲属(他的姑父)多次到该法轮功学员娘家监视、骚扰。郑焕明还指使该法轮功学员的邻居张茹霞(张茹霞的姐姐与郑焕明是同学)做内线,掌握该学员的所有个人情况(如手机号码、节假日去哪里,平时与谁来往等等)。

另一方面,郑焕明向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汇报自己如何有能力,取得了法轮功学员的“信任”,谎报该法轮功学员如何如何,以监视、监控该法轮功学员为由,在林业局党委、公安局长的支持下,获取资金及方便条件,实则为他自己在延吉办产业所用。

在郑焕明的积极参与下,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珲春林业党委、六一零、公安局、串通延吉市公安局将该法轮功学员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

郑焕明机关算尽,反将自己和弟弟送进大牢。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郑焕明因欠债,伙同其弟及好友绑架延边州林业管理局局长,企图勒索一百万,结果被判十一年,罚金八万,并连累其亲弟弟(被判六年半)及好友被判六年。现郑焕明正在监狱服刑。

河北省滦南县恶警王延强迫害大法 患肝癌死亡

王延强,约三十八岁,河北省滦南县皂户村人。一九九九年,曾在滦南县西城区派出所棒子队工作。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王延强积极追随恶党,毒打上访学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囚禁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毫无悔改之意。后来调到滦南县交警大队工作。

二零一一年正月初七,到单位上班,感觉不舒服,到县医院检查,说肝上有毛病,建议他到唐山传染病医院检查,结果确诊为肝癌。王延强一听吓破了胆,结果二十一天就死亡了。

广东德庆县派出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

广东省德庆县官圩派出所所长聶桂清,因积极配合德庆六一零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在绑架法轮功学员不久,便遭恶报,被人砍,住院一个多月。(聶桂清电话:13679578718)

广东省德庆县官圩派出所人员刘健兵(男)因多次绑架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当时不听法轮功学员劝告。一年后,开完邪党会议后,暴毙。死时二十多岁。

原石家庄振头派出所所长杨胜利遭恶报

前几年,杨胜利从振头派出所调到市场街派出所。在任职期间的几年里,对法轮功学员的多次劝告熟视无睹,多次参与了绑架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二零零二年的“九二八”事件,他亲自参与了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并自称到过石岩的祖籍承德家里,对他卧病在床的老母骚扰后,还诬陷法轮功无情。他曾对一法轮功学员称:“法轮功的书籍和光盘我比你们接触的还多。收缴上来的,你们法轮功寄来的,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清楚。但公务所迫,照章执行。”

二零一零年夏天,杨胜利喝酒暴死,年龄五十多岁。

刘集洗脑班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

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财政所所长肖咏新,自二零零一年起,将原刘集财政所提供给新洲区“六一零”办洗脑班,就是专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的“刘集洗脑班”。今年三月十八日,又重新开班,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在这长达十多年的迫害当中,有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家洗衣服的、在地里干活的、在课堂上讲课的、正在做生意的、在家休息的、或在外打工的,突然被警察和便衣抓到刘集洗脑班进行各种酷刑迫害。在那里,日夜不让睡觉,打毒针,上吊铐手铐,罚站,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殴打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头被打破,缝了九针,恶人还把师父法像放在地上逼法轮功学员踩,如不配合,就会遭到各种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有的被开除工作;有的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归;法轮功学员的任何合法权利都被剥夺了。在这十年当中,许多新洲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祝火明,原新洲区桥头骨科医院职工,被调到刘集洗脑班,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法轮功学员多次对他讲真相不听,其恶性 祸及家人,其妹的男孩玩水被溺死,死讯不敢告诉其母。二零一零年新年前,祝火明自己被公安抓捕,使得一家老小不得安宁。

财政所所长肖咏新助纣为虐,提供场所给“六一零”办刘集洗脑班,近来恶报祸及家人,其弟二零一零年下半年得癌症,近四十岁就不治而亡。

原新洲区徐古派出所所长陶维年被调新洲公安分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也不听,不几天,就突然死去。

所以这里正告肖咏新、祝火明、刘集洗脑班主要负责人刘俊顺、张荣成等各级“六一零”人员和公安警察们:“举头三尺有神灵”,不要为自己权势、一时的名利所诱惑。想想中共的作恶历史,不要当中共的替罪羊,以免祸及家人或子孙。给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脱离中共,选择美好的未来。

潍城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玉华车祸身亡

孙玉华,男,三十八岁,家住潍坊市潍城区望留街兴旺花园,二零零九年冬天由二职高调入潍城区六一零办公室任副主任,二零一一年正月初八同学聚完会后,在等出租车准备回家时被车撞身亡。

孙玉华妻1586659388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239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