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集卡罢工警强压 受伤被捕者众多

油价飙升加上滥收费不断,引发上海集卡车行业星期三大罢工,发展为上千人的群体性事件。当局出动大批警力镇压,数十人被抓。

油价节节攀升,港口方面乱收费层出不穷的背景下,上海数十家集装箱卡车车队本周三发起罢工,促请呼吁政府关注行业困境。

司机和车主们从上午起开始聚集在宝山区物流园区,当局派出数百防暴警察并且在该区封路,数以千计集卡业界人士下午移师浦东外高桥港区第二码头(外二)继续请愿,也有不少继续营运的集卡被砸,上午和下午的事件中警察殴打并抓捕数十人。

司机小张心有余悸:“我就上午去看了看,要求收费方面不应收的不要收。被捕的有几十个,上午下午都有。”

集卡车队负责人冯先生说:“上午集中在宝山,警察防暴都去了,驱散了,抓了好多人,场面比较混乱的,警察驱散不走就抓。我去得早,当时几百人警察也去了一百多,后来又来了好多,把路也封了,下午就转到外高桥那边,据我所知现在那边砸了不少车。”

网上消息指,警察打死了一个人引发了集卡司机的怒火,也有网贴传3死7伤,而警方也有2重伤5轻伤。但相关死亡的传言目前无法证实,被警察殴打入院的情况确有其事。

当天曾往现场的集卡车主刘先生说:“我们又不是跟他们打架,只是想政府出来管一管。激化了警察就按住他们,其他人就去拉。受伤的有,有人被打得血流满面的。”

集卡车队行政人员李小姐傍晚说:“罢工还在继续,有说死了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死了。但打架是有的,抓人是有的。”

据称部分抗议者被带往宝山区的杨行派出所。记者周三晚上致电询问相关情况,警员称正在调查,但拒绝回应该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的细节。

“那个,你有事向我们上级机关问好么?(说一些抗议者是带到你们所,会怎么处理?)正在调查了解。(事件中有没有死伤?)。”

而所有上海集卡罢工集会事件主题的帖子包括照片和视频在互联网上一律迅速被删除,据大陆网络从业员的消息,此事被作为今明两天删贴重点。

据称周三上海市警方总共调动了六七千警力,高峰期抗议者也达到几千人,对峙持续到当晚七点多。

据网贴称接到经外二的司机告知已畅通,路两旁都是武警和警车,预计晚上的进港和提箱将正常。

在警方强压之下,接受采访的几名业内人士称罢工应会持续,整个上海集卡车队估计百分之六十参与了此次工业行动。而周三未见政府出面协商。

成本不断攀升,港区巧立名目的收费层出不穷,运输价格却是多年不变。冯先生说,罢工是早晚的事。

“这次不罢也是早晚的事情,这次加上油价上涨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主要希望规范一下他们的收费,透明一下,现在像港区他们说怎么收就怎么收,他们是垄断的,你不给就不能进,希望政府能出面协调规范一下。”

货物运输代理公司的王小姐说行业罢工并无求恶意。

“基本上全市的都在罢工,外二那边都是砸车子的,今天事情搞得蛮大的。因为堆场里面提箱费那些,还有油价涨了两三次,但运费没有涨,基本上没有利润的,等于是白跑车。”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Advertisements

疑难症患者痊愈 由衷感谢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诚念法轮大法好,疑难症患者、甚至生命垂危的人痊愈,亲身受益的人们激动不已。一位山东潍坊农民说:“我真正明白了为什么炼功人面对中共的暴力,仍然坚信法轮大法,明白了为什么关押和折磨也打不掉他们的信仰。法轮大法就是好。”

就靠心念大法好,恶性肿瘤消失

〖河南省扶沟县来稿〗我是河南省扶沟县包屯乡的一个农民,叫根生。我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患恶性肿瘤,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治十八天,因经济困难,不得已放弃治疗,回到家中。卧床二个多月,生活无法自理,亲属及街邻都认为我死路一条,我本人对人生也失去信心。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位修炼法轮功的人告诉我:真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到法轮功师父的佑护。于是我每天躺在床上真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仅仅是这样,我的重病就得以康复。大家见我康复极快,都来问我在哪里治疗的,吃的什么药,我就告诉他们说:我从医院回到家后,一没吃药,二没打针输水,就靠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重病就好了。我从内心感激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

诚念法轮大法好 痴呆的儿子会说话了

〖山东潍坊来稿〗我是山东潍坊青州的一位普通农民,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

我的儿子有点痴呆,且不会说话。一位炼法轮功的大姐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并告诉我的儿子,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天天真心默念,奇迹出现了,他开始头脑清醒了,也会说话了。我们全家人看到他的神奇变化,也跟着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由于二零一零年正月那场六十年不遇的大雪,村里的大棚都被破坏了,而我家的大棚竟完好无损。我知道这是我们全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的福报。

我真正明白了为什么炼功人面对中共的暴力威胁,仍然坚信法轮大法,坚定修炼,明白了为什么关押和酷刑折磨也打不掉他们对法轮大法的坚信。法轮大法就是好。

重病躺三月,瞬间身轻松

〖黑龙江哈尔滨来稿〗我是哈尔滨市一位四十三岁的壮年人,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突然浑身疼痛、不能吃饭,几天都不能下床走路,晚上也睡不着觉。

只好住进了省城大医院,多项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原因,住了三个多月院还不能行走,花了三万多元钱,浑身照样痛,折磨的死去活来。医院说是糖尿病,可是按着糖尿病方法治疗不见一点好转。

就在我痛苦万分、生不如死时,医院来了一位看望亲属、修炼法轮功的阿姨。她让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看效果怎么样。

我当天就开始念,奇迹发生了,第二天我就感到全身轻松,能吃两个豆腐脑、两个烧饼,而且能下地走路,到外面超市买东西。我已躺了三个多月,现在瞬间象个好人似的,病房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激动不已,世间竟有这种奇事!我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所有我认识的人!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18/12447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238657.html

中共策划“一二九”运动的目的何在?


1935年的12月9日,北平(北京)大中学生数千人在中共的领导下举行了抗日救国示威游行。(网络图片)

作者﹕林辉

【大纪元2011年04月20日讯】如今在中国大陆,每年12月9日,各高校乃至部份中学都会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根据中共党史所言,“一二九”运动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运动。党史是如此描述的:1935年的12月9日,北平(北京)大中学生数千人在中共的领导下举行了抗日救国示威游行,反对华北自治,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从而掀起了全国抗日救国新高潮,史称“一二•九”运动。问题是:此前从未喊过抗日,此后也甚少与日军作战的中共挑起学生的爱国热情,真的是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吗?
其实,看看当时苏联和中共所处的国际国内处境,就不难理解中共此举的目的所在。

1931年9月18日,日军入侵东北后,中华民国政府军与日军已然处于敌对状态。民国政府深感对日抗战实已无可避免,于是全国建设以充实国力,进行军事备战为主。而此时中共却不断扩大,进行武装叛变,处处牵制政府抗战方针。为了集中精力抗日,蒋介石遂拟定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并发动了对中共的五次围剿。在第五次围剿中,中共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被迫逃亡,并最终逃到陕西一隅立足。

当时国民政府为了剿灭中共,特别任命蒋介石任西北剿匪总司令,东北军的张学良、第十七路(西北军)总指挥杨虎城为副总司令,共同担任剿共任务。

而此时的苏联正面临着德国入侵的危险。为了避免在东线同日本作战,苏联要求中共与蒋介石政府建立反对法西斯的“民族统一战线”,以在新的国际形势下继续“保卫苏联”和“武装保卫苏联”。不过,苏联希冀的是通过建立统一战线,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面临着国民党数倍于己军力的包围,中共为了求得生存空间并根据苏联的指示,中共于1935年8月1日发表了“八一宣言”,一方面慷慨激昂地宣称愿意与国民政府合作,另一方面又要“大家起来,冲破日寇蒋贼的万重压迫,勇敢地与苏维埃政府和东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以取代正在积极抗日和正在积极准备全面抗日的中华民国政府。

为此,中共采取了如下策略:一是在政治上打起“联蒋抗日”旗号,但实质上却是暗地里反蒋不抗日;二是向驻守在陕西,负责剿共的东北军和西北军进行宣传;三是在国统区利用民众抗日情绪,策划抗日救亡运动,“一二九”运动就是具体体现。

据中共现代史教材称,中共中央瓦窑堡会议之后,“中共北平临时工作委员会先策划成立了北平学生联合会,后又与北平学联多次举行秘密会议,经过反覆研究,决定以请愿的方式发动和组织一次抗日救亡运动。” 这就是“一二九”学生运动的政治背景,策划者正是中共。同时,中共又策动它的中华全国总工会致书全国工人,号召工人组织起来,声援北平学生抗日救亡运动。企图利用人民的爱国反日情绪,将救中共之存亡的运动推向全国。

1935年8月前从没有提过抗日、也没有发动过任何抗日救国或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共,就这样打着“抗日”的旗号,打着“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口号,煽动民众的热情,以此为己谋“图存”,并达到了预想的目的。

“一二九”运动对中共的历史作用是重大的。它挑起了民众对国民政府的不满,并成为西安军事叛变的间接推手;它使得无数年轻人被利用,并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从而走上了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不归之路;它亦破坏了国民政府的备战计划,使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提前;而中共亦由此获得了喘息的空间。毫无疑问,这场运动是中共利用学生为达到一己私利而策划的,根本与抗战无关。看看中共在抗日战争前后的所为就知道此言不虚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20/n32338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