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媒体笑猜艾未未将获何“罪”(图)

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北京鸟巢体馆设计艺术顾问艾未未,4月3日在北京国际机场欲搭机前往香港时,遭中共当局非法逮捕,迄今已超过两星期仍音讯全无。中共逮捕艾未未的行为,引发全球艺术界、维权组织、人权维护者的关注和声援。各国关注本事件的人士,纷纷到各中领馆前示威要求释放艾未未,并强烈谴责中共打压异议人士,及表达对中共箝制艺术自由创作空间的不满。

非法逮捕 恶意栽赃

中共以一贯打压异议人士的手法,不须依据任何法律合法程序,即可采用强行掳人绑架的行径,逮捕并拘留艾未未。再以“先逮人,再栽赃”的迫害套路,随后在中共御用的喉舌媒体上,大行抹黑受害于红色恐怖政权下的失踪者的报导。

艾未未被捕后,中共当局的发声筒《新华社》及《北京日报》,随后声称:“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公安机关目前正在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而《文汇报》、《大公报》则报导:艾未未涉嫌逃漏税、重婚罪和网路散播淫秽物品等罪,正在接受当局的调查和控制中。

不过,国际媒体深谙中共对作家、艺术家、学者、律师、宗教信仰团体等,其认定为专揭中国共产党恶行疮疤的所谓异议份子,进行的迫害案例早已多到罄竹难书的地步,各国媒体对其迫害的手段及方式多已见怪不怪,自有其一套根据中共官方报导,反其道而行的来揣度新闻事实真相的敏锐度。

因此国际媒体开始分析:为何中共敢公然非法绑架,像艾未未这样一个国际知名的艺术家?艾未未到底是做了哪件艺术创作品,触怒了当局的淫威,或踩到了它的痛脚,才让中共如此不顾国际舆论与观感的逮人?

行动艺术 触怒淫威

澳洲的《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观察艾案,并撰“艾未未因创作‘猥亵’党中央的艺术作品被拘押”(Ai Weiwei held for ‘obscene’ political art )一文,臆测中共盯上艾未未且把他视为如梗在喉的眼中钉,应始于艾未未于2009年在他自己的博客,发表的一系列行为艺术裸体摄影作品。在这批意识形态的创作中,有一幅内容是艾裸身的只用玩具马公仔挡住了重要部位,藉此隐喻“草泥马裆中央”,以传达不满中共当局践踏人民的牢骚。

艾未未个人意识形态的行为艺术创意,目前是绝对无法见容于中共这个党政一把抓的集权体制。当专制掌权者拿起权势的大刀,不遗余力的砍杀艺术创作价值时,看在自由社会中的艺术家眼里,就与罪犯直接拿起刀子,对艺术家进行作奸犯科的恶行无异。因此艾未未被捕后,全球艺术界对艾案的关注和声援之声不绝于耳。

旧金山艺术学院(SFAI)教授、视觉艺术家霍尔(Doug Hall),参加了上周日(17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艺术家声援艾未未的活动。他表示艺术代表一种文化的声音,也是不同于官方言论的文化声音。霍尔说﹕“如果艾未未仅是因为有能力,且自由的表达艺术就遭到逮捕,这会令人不安。他不仅做了艺术自由的创作,而且做得很好。他是一个很伟大的艺术家,我们都很钦佩他。”

流氓执政 恐吓良善

中共对艾未未进行未审先判的逮捕后,想要罗织的另一个罪名是:“剽窃”他人创作。《新华社》不实抹黑报导,艾未未在2007年参加德国卡赛尔(Kassel)文献展的作品《童话》,涉嫌抄袭西安艺术家岳路平教授的创作。

但岳教授在此报导的次日,即挺身出来澄清抄袭一说,并表示自己的名字被《新华社》滥用,他也从未指控过艾抄袭他的作品,更声明自己不愿成为《新华社》栽赃他人的棋子。不料岳教授出面陈述真相的义举,在中共流氓政权下的社会中,是一件危险的行为。

岳路平挺身澄清抄袭疑云后,即收到一封属名“打死岳路平”的邮电恐吓信,信中出现“不要太嚣张”、“小心你的命”等威胁字眼。岳路平被恐吓后表示:“我并不想担任《新华社》编排的剧本的其中一个角色,就给我带来这些麻烦,代价也太大了。”

箝制维权意识 扼杀艺术创意

美国《新闻周刊》针对艾未未事件,发表一篇标题为《一名揭弊艺术家发现自己只能走多远了》(A Provocateur Finds Out Just How Far He Can Go)的报导,分析中共对艾未未下手的引爆点是,当局认定艾未未模糊了艺术与关注当局弊端的界线,理当控制打压。所以,在中国的艺术家所要走的创意之路,最终只能走进监狱里。

艾未未说过,他的艺术和他的政治活动是区分不开的。原因是艾未未近年来除了艺术创作外,还积极参与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等活动,并对各种腐败的政治势力和事件进行调查。艾未未关注并深入调查的事件有:中国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在四川大地震中,因豆腐渣建筑工程致死的学生及人数;以及声援遭中共迫害的维权人士等。

汶川大地震造成无数学童死伤后,艾未未于2008年12月5日发起一项公民志愿调查活动,对512地震遇难学生的具体数据(学校、姓名、年龄、班级、家庭住址、家长联系方式)进行调查,活动的宗旨是“事实、责任和权力”。截至2010年3月,从公民调查中,共找到5,212名遇难学生名单。

艾未未在网络上召集了一批调查员,进行以上的调查。他们发现大部份遇难者,是就读于20所豆腐渣工程校舍中的学生;当别的学校在地震中屹立不倒时,这些学校的校舍坍塌了。在这场地震中,很多人被埋葬在官商勾结的腐败承包工程之下,因为承包商使用廉价材料,建盖起来的校舍不堪一击。

为此,艾未未也在2009年,用9,000个学生背包,覆盖了德国慕尼黑艺术馆(Haus der Kunst)的外墙,以此悼念四川地震中的遇难者。艾未未引用一位悲伤的罹难者母亲的一句话,把这些背包排列成几个中文字:“她在这个世界上开心的过了七年。”


艾未未站立在被他的背包创意作品覆盖的慕尼黑艺术馆的外墙前。

这些揭露时弊的行为艺术,以及被艺术界称为“社会雕塑”的创作,真实的反应出一个爱国家与关注一般黎民百姓生计的艺术家,呈现其细心观察社会百态后的缩影。

国际组织力挺 作品如期展出

艾未未原计划于下个月,赴纽约广场饭店外的普立兹喷泉旁,展示他以圆明园12生肖铜兽首,为其灵感创作的《十二兽首》作品。如今维权艺术家艾未未,遭中共当局扣押至今已逾两周,艾的姐姐高阁表示,仍未从当局得到任何艾未未的行踪与消息。

但主办《十二兽首》展的AW Asian负责人表示,就算艾未未届时无法亲自出席开展,展览仍将照常举行。Aw Asian创办人瓦许(Larry Warsh)指出,展览目前并没有生变,仍会按照原计划进行,而且作品已经完成了。不过,瓦许对于艾未未的处境很忧心,他说:“我十分担心他的安危。”瓦许形容艾未未是当下重要的艺术家和思想家,他对人权的重视受到世人的敬仰。

不管国际媒体如何笑看中共的抹黑伎俩,并揣测中共当局将会如何的罗织艾未未的罪名,但从《大西洋连线》(The Atlantic Wire)观察艾案所下注解:“无论我们是否能找出艾未未为何遭到羁押的真正原因,但时间会让我们看到即将到来的事实。”也许已经给了大家最好的答案。

(黄凯熙编译)

Advertisements

比利时创纪录 无政府一年和谐运作

比利时总理勒德姆去年4月22日提出内阁总辞,成为看守政府总理。一年后的今天,勒德姆还在“看守”,无法下台,等待立场南辕北辙的政党能达成合组新政府的共识。

一年前,勒德姆(YvesLeterme)眼见北部荷语区和南部法语区在文化、政治和经济的分歧已经巨大到五党联合政府无法运作后,宣布请辞,国会随后解散在6月改选,但至今仍无法组成新政府。

比利时超越伊拉克连续289天无政府的纪录后,被金氏世界纪录认证为和平时期全球过渡政府存在时间最长的国家。比国媒体当时还辩称,柬埔寨从2003年7 月17日到2004年6月15日共353天无政府,才是世界纪录保持国。如今,勒德姆的“临时”政府已正式成为世界冠军。

比利时无政府的原因在于600万人的荷语区与450万人的法语区对划分联邦与区政府权限的政体改革始终无法达成共识。比国自1970年以后,所有政党均一分为二,分属法语及荷语政党,不再有全国性政党。

比国北部佛拉芒区主要语言为荷语,南部瓦龙区主要语言为法语,布鲁塞尔为双语区。由于佛拉芒区与瓦龙区使用语言及文化各不相同,且近年来佛拉芒区经济发展情形超过瓦龙区,故佛拉芒区要求更多自治权,甚至独立之呼声始终不绝。

虽然是看守内阁,仍通过预算让公务员继续支薪。火车、公车照常行驶,个人与企业并未被加税,油价到达门槛时,调降货物税,退休金和最低工资都调涨。连北约轰炸利比亚,比利时都有出力。

比利时政论家欧特指出,正因为这种“一切如常”的状态,化消了组成新阁的急迫性。副总理预言看守内阁恐怕得到2014年国会再次改选时才能功成身退,欧特认为这或许不是开玩笑。

比利时没有一个“像样”的政府,运作却优于许多有政府的国家,中央政府将权力大量下放给地方,是主要原因。

来源:联合报

回顾“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图)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一度震惊中外,被称为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访,整个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纯正善良与对正信的坚守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然而时至今日,十二年过去了,仍有部份大陆民众听信了中共的谣言。时光在无声中飞逝,事实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让我们把镜头拉回到十二年前,看看九九年的那个四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二五”万人大上访现场

上访成因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以“真、善、忍”的法理和神奇的健身功效迅速享誉神州大地,吸引了为数众多的普通民众,也引起了中共高层个别政治投机者的注意。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把当时被北京青年报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的《转法轮》当作“伪科学”批判;九七年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密令公安系统在全国内调查,企图寻机取缔法轮功,却得到了各地公安局经过充份调查后的报告:“尚未发现问题”;而以罗干的连襟何祚庥为首的科痞兼政治打手们则不断发表文章栽赃污蔑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捏造事实诽谤法轮功,丑化修炼者形像,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希望通过向天津教育学院或相关机构澄清事实来消除其恶劣影响,却被天津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并有四十五名学员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们被天津政府及公安告知:北京公安部介入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四月二十四日晚至二十五日,各地得知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抱着相信政府的诚意纷纷自发赶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现居渥太华的李女士原是北京人,亲身经历了十二年前的大上访,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今天抓了天津的法轮功学员,明天就可能抓北京的学员、上海的学员。于是我就和另外两名功友商量,我们觉得只有向中央政府反映情况才能最终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决定去了,我们只是希望有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

也许有人会问: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什么过激行为或粗暴言行吗?否则天津公安为何出动防暴警察呢?事实是法轮功学员始终是祥和理性的,据一位目击此过程的某中学高级教师讲:九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或二十二日),她到天津教育学院听课,看到许多人静静的等候在教育学院门口,其中有人排队等着上厕所,当看到学院里听课的人也来上厕所时,就说:咱们上别的厕所,别影响他们上课。于是这些人就让出厕所,到较远的公共厕所去了,当时这位中学教师就想: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真叫人佩服,过后她才知道那些是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大家都想去

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个没有任何组织可言的由基本民众组成的修炼群体,“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也是自发自愿的行为,修炼者人数众多,大家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不知不觉就去了逾万人,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不知道消息,一位年轻法轮功学员回忆说:“那天,一位阿姨告诉我,她第二天要去中南海上访。正在上学的我根本不懂的什么是上访,就问她。她说,天津一个刊物发表了一个说不让青少年炼法轮功的文章,天津学员去天津政府上访,结果数十人被打、被抓,去要人,天津政府也不放,那只好到北京上访了,就是告诉北京政府自己炼法轮功以后受益很多,请政府放人。当时我想,这件事情关系到青少年,我也是一名青少年,我要去把自己炼功的体会告诉政府,告诉他们大法好。于是我问那位阿姨怎么去,阿姨说第二天一早他们坐地铁,让我去那里找她。我又去找了一位同修同学,告诉她,她听说了也要去。第二天,在地铁口,我看到了很多同修。跟着他们,我们到了中南海西门,当时他们还没有上班,我们就在门外站着等。结果警察过来赶我们走,我们说是法轮功学员来上访,他们就把我们赶到西门对面的马路上,让我们在那里站着等……事后,我很单纯的想,事情解决了。家乡的同修还埋怨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上访的事情,我说当时没有认识到事情那么严重。中共总是说我们是有组织的,如果真有组织,绝对不会只有那么点人去中南海,起码,我家乡县城还有一万多大法弟子不知道消息呢。”

安静祥和、秩序井然的上访场面

逾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场面文明安静、平和理性,警察不用维持秩序,在一旁聊天,当晚九点,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后,学员们静静的离去,整个过程没有口号标语,没有喧哗躁动,甚至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纸屑、烟头。有人说,法轮功太神了,来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下子不知从哪冒出来了那么多人;走的时候不翼而飞,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法轮功学员没有组织,这只是他们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自然体现。

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他是四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来到府右街南口,和几位同行的法轮功学员沿着府右街东侧的人行道向北街走,想直接去国务院西门找接待站反映情况,离西门还有三四百米时,见从路西的上访的人群里走出来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对他们微笑着说:“请问你们是来上访的同修吗?”他怕她是阻拦上访的就没说话,同行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了句:“我们是某某区的,来上访的。”这位少女说:“那就站到那边的上访队伍中去吧!”这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说:“我们是去国务院信访接待站向政府反映情况,不是来站队的。”那位少女说:“我知道你的心情,咱们来到这儿就是一个整体,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咱们有同一个师父同修一个法,要顾全大法和整体的形象,别让坏人钻空子。”这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听了,连声赞同的说“对、对”,便随着这位少女溶入路边上访的队伍中站立等候。

随着溶入上访队伍的人越来越多,这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当时有人提议年轻人站到前四排,给岁数大的在后边能坐一下,这样互敬的场面很感人,同时,法轮功学员主动让出盲道,也没占自行车道,那么多人却没有阻塞交通,上访的人群中不时传出“请安静、少走动”的劝告声,有个年轻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双手托着一个字牌上写着“肃静、勿乱走动”两行字,默默的在队伍中来回走动着提醒大家。午后,由于餐饮后废弃物多,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提着自己买的大黑塑料袋穿行于人群中回收废弃物并倒进路边垃圾桶。但是大部份学员都是把废弃物装在自身携带的包。就连警察和行人扔在路上的烟头,大家谁看到就随手捡起。行人看到这一切都赞叹说:法轮功真是一片净土。


上访学员秩序井然,警察放松的闲聊

朱镕基接见法轮功学员代表

现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石采东,九九年“四·二五”时在中科院攻读博士学位,亲历了“四·二五”事件,他回忆说他是四月二十四日晚才听说的天津事件,法轮功学员李阿姨告诉他们由自己决定是否要去上访,四月二十五日早七点半石采东来到府右街北口,看到了街道两边许多静静等候的法轮功学员,忽然听到人群中响起了由稀而密的掌声,他回头看见刚刚上班的朱镕基走出中南海西门,法轮功学员们都很高兴,都想围上去反映情况,此时有的法轮功学员便自觉的提醒大家在原地不要动,维持好秩序,朱镕基得知是法轮功学员来上访,要求派代表进去谈,可是法轮功学员们都是自发来的,甚至相互之间都不认识,根本没有代表,石采东正好站在离朱镕基不足两米的地方,便自告奋勇的当了“代表”,朱镕基又亲自指了另外两个最先站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最初随总理进入中南海与总理会谈的三位法轮功学员代表。

这三位法轮功学员“代表”你一言我一语的提了一些各自知道的情况,要求释放天津被绑架的学员和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当负责接见的官员发觉他们并不象“代表”时便提出能否找两位法轮功负责人来。可是法轮功学员中并没有负责人,石采东就出去随机找了一位修炼较早的“老学员”作为“代表”进去了。

另一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在等待期间,我记忆中曾有几拨上访学员的代表被召进国务院接待室。有一次一位学员代表出来后说:快找找懂法律的学员,进去的学员代表缺懂法律的,赶快补充上去。又有一次一位学员代表出来说:进去的代表中没有研究会的学员,国务院领导要求代表中必须有负责人参加。有人认识王志文和总站站长或知道电话的赶快请他们到场,否则国务院不予接待。”

当天,总理朱镕基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并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晚上九点法轮功学员得到此消息后便迅速各自离去,仍无喧哗,只听到不大的脚步声。几乎都同时在审视自己呆了一天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杂物,并把所有的遗弃物捡起,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当他弯腰拾起一支失落的一次性筷子,眼泪流出来,这么多人的群体,十几小时的停留,未遗留任何垃圾、没有噪音。是毕生从未见过的!一个警察指着地,面对其他的警察说:“你们看,什么是德,这就是,这就是德!”

险恶的暗流

九八年以乔石为首的退休人大干部对法轮功做了一次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上呈中共中央领导,所以当时的中共中央领导大多数都是认可法轮功的,九九年四·二五的当天,正当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法轮功学员代表,重申国家不干涉炼功自由的政策同时,一场由江罗发动的阴谋也在暗中进行着。

近几年明慧网发表的法轮功学员见证“四·二五”的文章中,许多不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不约而同的提到,是警察的指挥使上访的人群围圈了中南海。例如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一开始,学员们是在府右街附近聚集。发现有七、八个警察堵在府右街的路口,大法弟子没人去冲闯。后来,来了几位武警告诉学员说:这里不能待,那里不行等等。因为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好人,所以我们就配合警察的工作,按着他们的要求去做了,也从没有把人往坏处想。警察先把法轮功学员的队伍从府右街的南口向北顺府右街引领到中南海门口武警人员引领的另一队由北向南的法轮功学员相遇。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会合成一队。”就这样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被动的把中南海围成一圈。 这就是后来一直被中共利用来欺骗民众的“围攻中南海”。

现居美国的李彬女士,当时刚从研究所毕业到北京找工作,正巧遇上“四·二五”上访,她回忆时提到:“人越来越多,我们也不知道信访办在哪里,后来有警察过来,要我们跟着他到那一边去。我们当时什么都没想,法轮功学员特别单纯,警察领着走,我们就跟着走,我刚到北京,地方也不太熟悉。不记得在哪条路,但记得跟着警察走到红墙那边,我们当时是在红墙对面的马路。每个马路上都有警察,他们领着人把信访办围上,现在想想,是中共设的圈套造成的所谓的包围中南海的态势。”

此外,特务一直在活跃着伺机破坏安静的上访人群,妄图挑起事端,但最终都被理性的法轮功学员识破。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当时的情景“我顺长安街往西走找厕所,忽然发现有一个烫着头发、抹着口红,穿衣打扮非常时尚的年轻女子,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正在给停在各单位门前的外地牌照的汽车拍照。我挺纳闷:大法学员不在府右街站着,跑这儿干什么?再者她的穿衣打扮也不象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穿戴都非常朴素,没这么妖冶的,她究竟是什么人哪?等我再回到府右街上,又发现了那个女人,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手里还多了一本《转法轮》,不过却换了一身运动衣,正在鼓动学员喊口号。学员都没理睬她。我吃了一惊:她原来是特务呀。”

结语

“四·二五”事件中,法轮功学员真诚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高度自律,感动了世人,消弭了罗干等人蓄意制造的潜在冲突,也震撼了全世界,各国人民开始注意到这个不同凡响的炼功群体,无论中共如何歪曲事实,谎言最终会被揭穿,任沧海桑田、时空变幻,法轮功学员们留给世人的永远是坚守正信的辉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2/239423.html

“四·二五”之前天津教育学院见闻

文/中国天津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中旬,中共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杂志上发表恶意攻击法轮大法的文章,为了澄清事实,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自发去教育学院善意的反映情况、讲真相,告诉他们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应该收回错误的报道。由于教育学院没有立即纠正错误的报道,前去反映情况的学员越去越多,最后达到几千人。此事使天津、北京的高官们与公安部门十分恐慌,派公安警察持枪严加监视、警戒,准备时刻对手无寸铁、善良、祥和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武力压制,教育学院周围一片恐怖气氛。

四月二十三日,我也去了教育学院,支援反映情况的学员。当我路过教育学院门前时,碰到两个巡逻的警察边走边说话,一个说“你看这些人”,另一个说:“素质高”……顺着他们走的方向往里一看,学院院内坐着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没有人走动,没有人说话,院内整齐的留出人行车道,汽车与自行车都畅行无阻,没有影响学院的正常工作。晚上离开时,我看到地上没有一片纸屑,连警察与工作人员扔的烟头都拾起来装在自己兜里带走,院内干干净净,就象没人来过。这些现状,可能就是警察认为法轮功学员素质高的原因吧。

四月二十四日,我们继续在教育学院大院里静坐,等候学院领导的答复。没想到傍晚时,警察按照上级的命令开始抓人,由最初的驱赶变成拳打脚踢,有的警察穿着大皮鞋狠狠地踢向一些老年人或年轻的女学员。

在暴力面前,学员们没有反抗,只是告诉警察:不许打人!我们只是来反映情况的。学员们都是因炼法轮功而受益的人,他们只想把大法的美好善意的告诉相关部门与世人,让国家和人民都受益。根本没有想到当权者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动用暴力对付这些善良的炼功人。

我看到警察把学员一个个绑架,使劲往汽车上扔,我的心迷惑了:警察不是保护人民的吗?不是抓坏人的吗?怎么突然抓打好人呢?这是为什么?昨天还说这些人 “素质高”,怎么今天就动用暴力打、抓呢?我们正常合理的反映情况,这没有错呀!警察执法犯法随意抓人打人才是错的呀!因为跟警察们无理可讲,我们很多学员就立即离开教育学院奔向市政府上访,反映警方抓人打人的情况并要求立即放人。市政府接待人员说: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就出现了四月二十五日全国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要求放人的场面。其实,直到这时,法轮功学员还是本着相信政府的意愿去上访的,一切都是和平理性的,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但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善意的上访,却成为独裁的当权者、政治小人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迫害全国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借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2/222591.html

发生在新疆乌鲁木齐的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自古以来,上至皇帝,下至庶民,都相信善恶有报。中共为其愚民政策与斗争歪理,强制老百姓不信因果报应,诱惑人们跟着恶党干恶事。二零零八年夏天乌鲁木齐公安局出了一个告示,举报大案奖励四万,举报小案奖励二~四千,包括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无神论洗脑下,于是有些人为了钱而出卖良心,来监视举报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无知地参与迫害,给自己造下了罪业,因此几年来恶报频频发生。

新疆乌鲁木齐市鲤鱼山路十八号鲤鱼山花园小区恶报实例:

李佳兰(女),住乌鲁木齐鲤鱼山路十八号花园小区三号楼五单元一零二号,七十一岁。原来得了胆管癌,做了两次手术,没有迫害之时,是被扶到炼功点的,也学了法轮功,病也炼好了。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就不炼了,还举报、盯梢法轮功学员,让国保人员在自己家埋伏,抓捕法轮功学员。现在得了脑血栓偏瘫了。

海凤兰(女)是楼长,恶党党小组长,住乌鲁木齐鲤鱼山路十八号花园小区三号楼五单元二零二号,七十一岁。在迫害之前,她丈夫许云天得了胃癌,许云天看了三遍法轮功的书,说骑三轮车上鲤鱼山的大坡,象有人推的一样,说法轮功真好,告诉儿女们:“我晚了,你们一定要炼”。许云天去世后,小女儿许萍也学了法轮功。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海凤兰与小女婿合起来把许萍的法轮功书藏了上交,把许萍气得神经出了问题。海凤兰还举报、盯梢法轮功学员。现在海凤兰头痛头晕出不了门,什么也干不了;儿子许富国得了心脏病不能开车了,刚买的出租车也起火烧了。

李莲娣(女),六十多岁,六六年上海支边来新疆的,住乌鲁木齐鲤鱼山路十八号花园小区五号楼,儿子叫大军,在保卫科工作。李莲娣为了挣钱,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她遭恶报,丈夫外出打工死在外头,二零零九年她在自家门口晒衣服,一转身跪倒在地,膝盖粉碎性骨折打了钢板,后来又把胳膊摔骨折了,两次骨折之间只有八个月。

张江(男),原楼长,六十多岁,老婆叫蔡萍,住乌鲁木齐鲤鱼山路十八号花园小区五号楼二单元四楼。接到国外打来的真相电话,不但不听良言相劝,反而破口大骂。为了挣钱,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现在自己常有病,老婆脑血栓,偏瘫,不会说话了。

沈相成(音)(男)六、七十岁,原居委会主任,二零零一年举报鲤鱼山上有人炼功,得了奖励,二零零三年儿子就得了精神病了。

罗玉茹(音),七十多岁了,乌鲁木齐火车西站十二街二十八栋二单元一楼一零二号,常年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得了带状疱疹差一点要了命,还不知悔改,继续与楼长陈淑贵等合伙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生病躺了一个月,现在都走不动了。

陈淑贵(音)(女),住在乌鲁木齐火车西站十二街二十八栋一单元一楼一零一号。经常去罗玉茹家,一起监视,窥测,骚扰法轮功学员。现在自己疾病缠身,恶报累及子女。自己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左右摔坏了第四节尾椎,一冬天都躺在床上。

人做好事、做坏事,都是给自己做的。神都给记着,决不会让你白做。真诚的劝告那些仍被中共谎言蒙骗、对中共恶党还抱着幻想、为了眼前利益还在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能够睁开眼睛,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纠正自己所犯的错误,不再继续追随江氏集团。希望你们能够切实的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不要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的未来,请善待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2/239406.html

圣路易“地球日”又见法轮功学员(图)

文/圣路易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每年在圣路易森林公园里举办的“地球日”是美国中西部地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地球日庆祝活动,许多展现传统智慧的理念得以在这里被介绍给人们。圣路易的法轮功学员每年都来参加活动,把帮助亿万人走上返本归真之路、以“真、善、忍”为指导法理的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介绍给当地民众,将美好带给他们。


学员向民众介绍法轮功真相


民众认真倾听法轮功真相

经历了多日的阴雨连绵,圣路易市终于在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的这个周日迎来了久违的阳光。森林公园里一年一度的“地球日”活动迎来了众多游人。

和往年一样,来法轮功学员展位上的民众络绎不绝。在得知法轮大法是义务教功时,许多人表示惊讶,并显示出浓厚的兴趣,纷纷询问炼功点的信息,想要在周末前来学功。在学员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如何以“真、善、忍”法理教人向善,以慈悲祥和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时,许多人都高兴地说,“我很需要这个!”人们对“真、善、忍”的理念表示赞同,认为面对繁忙的工作和生活,每个人都需要拥有一个平和的心态。

然而不幸的是,这样美好的功法却在一九九九年遭到了中共的打压,数以万计的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遭到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因此,在向民众介绍法轮功的美好的同时,学员们也向他们讲述了在中国发生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对此,许多爱好和平的美国民众表示曾经听说过迫害的消息,但是对于这场迫害持续时间之久、手段之残忍都感到十分震惊,也表示了对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深深同情。他们都毫不犹豫地在征签单上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希望帮助制止中共的暴行。

一位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士在听说法轮功学员陈先生的父母在中国仅仅因为向路人发放法轮功的真相材料而被抓捕甚至遭到残酷迫害的消息时,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她表示回去后一定要深入了解更多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信息。

一个高中生告诉学员,他的一位同学的父母就曾在中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到了迫害。当得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时,他说:“我听说过这些,迫害真的很残酷,也很没有理智。”

一位老人在经过展位时停下了脚步,他告诉学员:在很多年前,他曾去过中国,那时迫害还没有开始,而他在公园里见到的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晨炼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向学员询问了当地炼功点的信息,表示了要来学功的愿望。

见到法轮功的横幅,一位先生立即走过来关心地询问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是否有所好转。当得知中共丝毫没有停止迫害的迹象时,他深为感慨。他说,大约是在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毫无理智的迫害竟然能够持续十一年多,而且还在继续发生着。他在征签单上留下了姓名和地址,还让妻子也签上了名字。在离开之前,学员赠送给了他一本介绍法轮功真相的杂志,他表示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迫害的信息,并且希望迫害早日结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20/12452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8/239243.html

中央党校高干之女留学加拿大 柳倩惨死


约克大学留学生柳倩的父亲为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史教研部主任柳建辉 资料图片

  多伦多警方兇杀组高级探长史谷比透露,约克大学女学生柳倩身在北京的父母相信于今日到多伦多,为女儿办理身后事;而加拿大北京协会副会长陈献亦证实柳姓父母可望尽快抵多,见女儿最后一面,接受女儿横死他乡的悲痛现实。

多伦多警方兇杀组高级探长史谷比透露,约克大学女学生柳倩身在北京的父母相信于今日到多伦多,为女儿办理身后事;而加拿大北京协会副会长陈献亦证实柳姓父母可望尽快抵多,见女儿最后一面,接受女儿横死他乡的悲痛现实。

据悉柳倩的父亲为柳建辉。柳建辉现任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主任、中国近现代史史科学会副会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主要从事中共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及文化史的研究。柳建辉1958年10月出生,为山东省昌邑市人,法学硕士。

陈献昨天表示,加拿大北京协会杨宝凤现时身在北京,并已与在北京任职公务员的柳父取得联络,了解他们抵多后的需要。陈献称据他了解,柳乾父母的抵加签证已在办理当中,多伦多市警方及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正全力协助他们来多,现只等候签证批发后,便可马上从北京乘飞机来多伦多。

他说,由于柳家在多伦多没有亲人,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着手处理女儿后事,故加拿大北京协会仝人将尽力协助该对面对丧女之痛的父母,目前协会已派人着力与本地殡仪馆联络,冀令柳姓夫妇在多伦多处理女儿身后事宜能顺顺利利。

陈献透露在北京任职公务员的柳父,上周末知悉女儿遇害的噩耗后,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柳母由于在女儿遇害不久前才与她透过网上视像聊天,更难以接受此消息,精神几近崩溃。

陈献表示该会昨已在网站www.beijingcanada.com上开通了论坛,让本地关心此案人士留言分享,同时他谈到有关本地留学生辅导,以及希望加中两国增强关注留学生资源问题,北京协会早于1999年提出过类似建议,他于稍后时间希望能够再就此作出讨论。

中国留学生命案 网友在线目击男女纠缠

约克大学北京女留学生命案有突破性发展,多伦多警方兇杀组透露,死者出事时正以手提电脑的网络摄影镜头,与一名远在中国的朋友进行视像通话,期间一名白人男子进入死者房间,与死者发生肢体纠缠,通讯中断。死者在中国的朋友担心其安全,遂致电在多市的朋友查看,但当他们登门探访时,揭发事主已香消玉殒,而她的手提电脑亦不翼而飞。由于死者死因未明,警方暂将案件列作可疑死亡案处理,由兇杀组负责跟进。

兇杀组高级探长史谷比(Frank Skubic)在昨日召开记者会上透露,上周五(15日)伏尸位于多市约克大学校区附近镇屋地库住所的23岁来自中国北京的女留学生,在周五凌晨时份,在住所中以她的手提电脑,透过网络镜头,与远在中国的一名男性友人进行视像通话。警方其后与该名与死者进行视像通话的男子联繫上,据这名网上证人向警方表示,他与事主通话至凌晨1时左右,有人敲事主房间的门,事主让一个证人不认识的白人男子进入。他对警方表示,该名白人向事主要求使用她的手提电话,未几两人即发生肢体纠缠。约于15分钟后,该名白人男子将电脑关掉,通讯因而中断。证人表示,他并不知道事主是否认识这个白人。

警欲会晤收「在线证人」电邮者

史谷比高级探长透露,这名「在线证人」与女死者视像电话通话中断后,因担心她的安全,立刻用电邮通知死者在加拿大认识的朋友,要求他们到女死者家中查看她是否安全。死者一名朋友于周五早上收到电邮,于早上11时左右到达死者住所探望,发现死者已伏尸家中,于是报警。史谷比称,因为这名「在线证人」是在多伦多凌晨时份发出电邮,收件者要到早上起来才阅读到电邮,因而隔了一段时间才有人报警。他唿吁曾收到上述电邮的人士与警方联络,因为警方仍有兴趣阅读这些邮件。

死者下身赤裸 没受性侵犯

史谷比透露,虽然死者被发现时下身赤裸,但据初步验尸结果显示,她生前并没有受到性侵犯,身上亦没有明显的致命伤痕。法医官及毒理专家要进一步进行病理学上检验,其中包括毒药检验才能确定其死因。

史佳比高级探长补充说,死因对有关方面判断是谋杀或误杀决定是十分重要。警方表示,他们已经确认死者的身份,并与她的家人通过话,现正安排其家人从中国来办理丧礼。

史谷比表示,警方要确定其死因后才考虑是否公佈她的姓名。他不愿透露死者与出事前进行视像通话的男性友人的关系。

史谷比称,警方在现场发现死者的手提电话,现已交科学鑑证科检验。但其拥有的IBM Thinkpad T400型手提电脑则不翼而飞。

死者手提电脑则不翼而飞

至于「在线证人」所提及的白人男子,警方将他列为「急欲会唔」人士,这人是一名年约20岁至30岁白人男子,高6呎,重175至200磅,身材健硕,蓄中长度棕髮,前面乱后面整齐,最后见他是穿蓝色水手领T恤。此外,有传媒及互联网刊登一张据称是女死者与一名白人男子的合照,警方表示已经与相中的白人男子交谈,并证实他并非该名进入死者住所的人士。因此,警方希望传媒及公众不要再刊登其照片及骚扰他。

命案现场现已解封。警方称,这间镇屋共有11名住客,部分住客已向警方落口供,而另一部分住客可能因未知警方已经解封,所以仍未回家,希望他们尽快回家与警方联络。警方又唿吁该名于案发时进入死者住所的男子,或案件知情人士致电416-808-7399 416-808-7399 ,与兇杀组的史谷比高级探长联繫,或匿名拨打灭罪热线416-222-Tips(8477)。

来源:星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