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城纪念“四·二五”十二周年

——乌云遮不住真理之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肖妍蒙特利尔报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经过一周阴雨连绵的加拿大蒙特利尔终于迎来了明媚的春光,恰逢复活节,来唐人街购物的人们熙熙攘攘,下午四点,历经十二年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再一次在唐人街举行集会,纪念“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二周年。


集会前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在炼功


陈桂芝女士讲述自己参加“四·二五”上访的过程并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

集会前,一个小时的炼功场面吸引了许多人观看、拍照,有的路人特意手持法轮功简介,以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为背景拍照,有的直接找学员学功法动作,更多的人们围着学员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集会中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发言,有的讲述自己亲身参与“四·二五”上访的过程,还有通过“四·二五”事件才知道法轮功,从而走入修炼的。

回忆“四·二五” 见证中共迫害法轮功

当年家住北京的陈桂芝女士讲述了她参加“四·二五”上访的过程。

她说:我是“四·二五”的参加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整整十二年了。我为什么要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呢?因为我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是炼法轮功的受益者。九九年“四·二五”之前,在全国各地到处可见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在弘法。越来越多的人在加入,仅仅七年的时间,修炼的人就达到了一亿人之多,从而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社会也相对稳定,人与人之间更加和睦,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得法的人身心受益,其乐融融。然而,这样好的功法却遭到了当权者的恶嫉和暗算。早在一九九六年,中共公安部就以先定罪再调查的方式对法轮功罗织罪名,只是因为法轮功做得太正,中共没有抓到任何把柄。

我当时住在北京,听说在天津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天津公安人员说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我就与几个同修决定一起去信访办上访。清晨不到六点,我们到达了中南海,已经有好多的人在等候了,也有许多外地的是连夜赶到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让国家领导人了解真实情况,静静地等候接受信访,顾不上吃喝。北京的学员把自己带的午饭送给他们做早餐。上访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说人群已经过了北海公园。人们静静地,诚心实意地在等待着,等待着国家领导人与法轮功代表谈判的结果。队伍非常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交头接耳,更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安静、祥和地等待。在马路的中间每隔不远的都站着一名或多名警察,还有来回走动的、持有真枪实弹的军人。就这样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传来了消息,总理与代表谈判达成协议,同意将商讨我们提出的条件。人们有序地离去,万人以上的队伍散开时,没有任何混乱拥挤的现象,人们离去后的现场依然保持着以往的清洁,地面没有烟头,没有纸屑,没有塑料等杂物。充份体现了大法弟子高尚的境界,也维护了大法的尊严。

然而,这样一个和平的呼吁却被中共作为打压的借口。九九年七月,当局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十二年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及其学员施加了疯狂、残酷、灭绝人性的迫害,非法乱抓,随意判刑、劳教,打死三千四百多人,致残无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他们所干的坏事是集古今中外都罕见的。

我也是被迫害的一员,我两次被劳教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年到时二零零四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二年;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我在北京再次被非法绑架,多次挨打,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四·二五”让我第一次了解法轮功

现在蒙特利尔市一家跨国公司工作的洪先生,就是通过“四·二五”事件才了解法轮功,从而走入修炼的。他在发言中说:“我当时在新加坡工作。因为新加坡有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华人,因此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事件在新加坡也会有较大的反响。‘四·二五’事件发生后,在新加坡媒体上的报导基本上都是转载了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

洪先生是在餐厅吃饭时听到同事之间都在议论这件事。他说:“我当时的直接反应就是不愿苟同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因为在八九年‘六四’ 北京发生中共屠杀学生的事件时,我就在北京,我清清楚楚看到了中共的媒体是怎么骗人的。”

洪先生从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那儿了解法轮功,洪先生说:“当时他是如何给我解释‘四·二五’事件的,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原原本本地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是什么。我一听,法轮功这么好啊,那我也要试一试。就这样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真相在人们心中

大约下午六点,集会快结束时,来了一个女孩,在大法弘传世界的图片前认真地看了很久,非常感兴趣,非常想知道更多的细节。经过交谈得知,她是一位越南籍的蒙特利尔大学历史系东亚研究中心的学生 ,她的老师经常给他们讲法轮功的情况,这是他们的一个主要研究课题,她想帮助老师收集更多的法轮功资料。据她介绍,她的老师会说中文,对法轮功问题有非常深的研究,对法轮功问题的看法非常正面,不象中共宣传的那样。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25/124633.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239490.html

Advertisements

法轮功学员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安达市八一牧场的法轮功学员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一年(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一年初)的迫害,被摧残的严重便血、全身浮肿,并多次出现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强迫家人接回。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盛延勤在向民众发放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真相时,被中共邪党谎言欺骗的世人构陷,遭当地不法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盛延勤用绝食来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被恶警指使的在押人员用铁器撬开嘴后野蛮灌食。在盛延勤拒签劳教决定书的情况下,被非法送往绥化劳教所迫害两年。


酷刑演示:灌食

(一)肆意殴打

在绥化劳教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盛延勤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拒绝写邪党人员污蔑大法的“三书”,被多次的摧残迫害。

在中共践踏人权的黑窝里,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受到迫害,拳脚相加已成为家常便饭。一次盛延勤尿急要上厕所,被当班恶警李喜春刁难,强迫他背一遍侮辱人格的报告词,被盛拒绝。李喜春大怒,抓起一喝水杯子撇向距他两米远的盛延勤,随后蹿上前去用力狠踹一脚、猛打一拳。盛延勤失去平衡,头朝下摔在地上,当场头被磕出两个深口子,鲜血直流。在盛延勤与恶警理论的过程中,血沁湿了衣服、流了一地。被恶警无理的迫害,一上午的时间盛延勤的伤口都流血不止。

在中共的劳教所、不放弃信仰就意味着被严重的摧残迫害,盛延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在遭受迫害的同时都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被暴打或关小号。

恶警多次唆使纵容牢头行恶,对法轮功学员任意辱骂、毒打。恶警刁雪松曾扬言:“只要不打死,有事我替你们扛着。”在这些恶警的指使下,恶犯们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敲诈、勒卡,为所欲为,有时兽性大发、猖狂至极。他们的衣物逼法轮功学员洗、生活上逼法轮功学员伺候。每天的奴役性劳动回牢房后,他们可以自由活动,而法轮功学员则被体罚坐小凳,而且要坐正、坐齐、坐直,互相之间不许说话,直至晚九时。

恶犯们对盛延勤多次丧心病狂的殴打施暴,他被打的头上起包,腰疼的干不了活、出不了工。随着头的疼痛腰也连着剧痛,盛延勤开始便血,且越来越重,几乎是放流的窜出来。在他全身发冷虚弱无力、一动就感到要休克的情况下,恶警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命令他不许躺着,要求他“码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一次外面下雪,当班恶警毫无人性的让盛延勤到屋外去,即使干不了活也不能在屋里坐着、也得在外面陪着站着。由于他的身体状况极差,一遇冷风脸色苍白的呼吸困难,身体难以支撑,强挺着坚持一小时后,就眼冒金星昏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小便都便在了裤子里。

在持续便血的四十多天里,盛延勤的身体每况愈下、全身浮肿,几乎是稍冷一点就呼吸困难的拔气、说不出话来,人就不行摔那了。

(二)执法犯法

在这期间,和盛延勤相依为命的八十岁高龄的老父亲听到好心人的捎信,心急如焚,时刻担心儿子的安危,于次日早步履蹒跚的一路颠簸去绥化劳教所探望儿子。

当老人看到昔日健康的儿子被折磨的虚弱无力、全身浮肿行动缓慢时,忧心忡忡的找到劳教所领导要求给儿子办保外,被劳教所拒绝。一恶警满不在乎的说:“现在还没到时候”(意思就是病情还不够严重)。老人一听急了,反问道;“病到什么样子算到时候?等到病危才算到时候吗?”恶警理屈词穷,无话可说,耍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老人陷入极度的担忧、悲愤与无助之中。

无奈盛父又心急如焚的返回当地,找到公安局法制科的干警梦凡清(音),硬着头皮去说好话……希望他能帮助儿子办理“保外”手续。梦凡清轻狂的告诉老人,“上绥化你儿子没签字,没有手续,你儿子不签字,我们照样送走,这得看你儿子在那的表现。”

在这次对盛延勤的迫害中,先源乡派出所的片警石伟拿出几年来惯用的诬陷、造假手段,给盛延勤拼凑、编造了一系列事实、证据,再把他以前因上访遭非法关押的档案记录调出来当作“前科”。这样一来,一个属于个人信仰并被无辜多次迫害的“案例”反倒被罗织成了“大案”。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破绽百出违背宪法的伪案,市公安局法制科相关人员却不做任何调查、核实,当即批准强制劳教两年;在违背法规、在押人员拒绝在他们捏造的供词上签字、拒签非法劳教决定书的情况下,执法犯法。把一个信仰“真善忍”道德高尚的好人,强行送往劳教所蹲冤狱两年,还拒绝向家人解释强定劳教的理由、拒绝向家人提供必须的法律手续。

在盛父从绥化返回安达的一周后,接到了劳教所打来的电话,希望他马上去劳教所接儿子。此时老人心里明白,儿子身体的状况一定是不行了,不到最后他们是不会轻易放他回家的,老人的心不由抽得紧紧的、不敢想下去。

八十岁的老人焦虑不安的几经颠簸又一次赶到绥化见到了劳教所的领导,他们告诉老人,“你儿子有病了,是胃出血、便血。我们给他办保外,你签字就行了。”老人没答应,要求见儿子。最后他们让老人住了一个他们指定的旅店,有事便于联系!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盛延勤已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全身发冷呼吸困难,随时随地都要进入休克的状态。晚上六点多,盛延勤被两个人抬出牢房,赶往医院救治。劳教所一个队长告诉盛延勤“你要挺住、领你上医院……”意思是给你办保外。

当盛延勤的老父亲刚办理完住店手续,劳教所来人了,往返劳顿的老人又被他们带到了医院。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全身浮肿、奄奄一息的面无血色,老人心如刀绞。此时医院里已经提前来了很多人,有劳教所的、法院的、还有检察院的共十多人。其中劳教所的白科长和其他人员为了推卸责任、软硬兼施的非让老人在“保外”书上签字,把人接回去。老人急怒攻心,就是不答应,并告诉他们:“我儿子来的时候是健康人,现在你们给他整的奄奄一息了,把他迫害成这样才放人,你们想脱离干系了,我怎么办?我不答应。”他们强硬的告诉老人,“到明天就出院了,你不回去不行。”老人和他们据理力争。此时,法院和检察院的人不耐烦了,蛮横强硬的告诉老人,“必须签字,把人接走。”

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一群恶人迫不及待的逼迫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向他们违心的妥协签字、以逃脱罪责,真是天理难容啊!老人身心疲惫、眼含泪水,仰天长叹!最后白科长给安达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们把人接回去。

(三)多次迫害 妻离子散

盛延勤现年四十二岁,是亲友、邻里公认的奉公守法、纯朴善良的好人。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盛彦勤两次被非法劳教五年,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他曾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盛延勤在铲地回家的路上被国保大队的刘英山、片警石伟等人员劫持。只因信仰“真、善、忍” 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恶人无辜的构陷,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绥化市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期间恶警为了使他放弃信仰,多次暴力殴打并实施酷刑迫害。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延勤的,恶警们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打的他鼻口出血、脸肿的很高。他曾经被恶警上大挂、坐铁椅子。在冰冷的屋里、被扣在铁椅子上长达八天。

在多次遭受迫害关押、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使盛延勤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在恶警的多次骚扰,抄家、拘留、劳教、长期跟踪监视下,给家人精神上造成了极度的痛苦与恐慌。妻子在种种的压力下,不堪忍受这样的境遇与迫害,无奈之下离他而去,家中只剩下年迈的老父亲。

盛延勤被中共恶党迫害得妻离子散,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因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遭到非人的迫害,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遭绑架,这是什么样的世道?在此,恳请国际国内仁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关注制止迫害。

先源乡电话:
书记室:0455-7224245
乡长室:0455-7222257
秘书室:0455-7222504 0455-7265007
安达政保科:0455-7224247
安达看守所: 0455-7883841
行政拘留所:0455-7333879
指导员:0455-7883768
先源派出所电话:04558163110
先源派出所所长:孙立平——13845981119
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电话:0455-8355907
邮政编码:152054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电话:
范晓东(副大队长)13763755898
薛 波(副教导员)13199022588
李成春(中队长) 13846775599
李喜春(中队长) 13904851250
王晓斌(副中队长)13836499779
田之政(副中队长)0455-8888152
金庆富(副中队长)0455-6552399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12/124357.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5/238076.html

皖南事变前,八路军消灭抗日部队六万

摘自《内在的敌人》

说明

作者是一位像白求恩大夫一样来华支持中国抗日的两位英国神父医务人员,中文名字雷震远 雷鸣远。两人抗日战争期间曾在太行山地区传道和帮助国军作战时医疗工作,战后写下了《内在敌人》这本书。

第十七章的记载,在皖南事变之前十个月的时候(一九四○年三月七日至八日),国民革命第八路军消灭了同属国民革命军的国军三个军六万多人,却没有动不足五十英里外的日本军队,想想周恩来在皖南事变后发表在新华日报上的悲愤言语:‘江南一叶,相煎何急’。

而蒋确为了在盟国面前保全中国人没内哄的面子对此事不予公布。

《内在的敌人》

第十七章(太行山之行)

****************

  同时,当我们启程北上的时候,雷鸣远神父便在姚村遭到危难。我们离开姚村两小时后,共产党开始攻击,雷鸣远被俘。共产党的情报噎获悉他和另一个外国人在一起,他们向他问起我的下落,但是他只能据实说是不晓得。但是他们推断我一定是向北走去,便派人追赶,但因我们老早动身,赶路很快,他们始终没有赶上。我们当时根本不晓得他们在追我们,直到好久以后,当我们听到雷鸣远神父的被俘经过,及共军在山里消灭三军政府军队以后,我们才晓得当时的情形。

  三军政府军队被共产党之全部消灭,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这三军军队准备从山西南部开往河北,穿过太行山打开了一条通道,以使后面的国军能够进入河北省向日本军发动全面攻击,并在顺德附近切断日军平汉路的补给线。张荫梧将军也在河北省组织起民团,在沿铁路线一带牵掣住日军达两年之久。张荫梧必须保住交通线。那样他便须控制住河北和河南间的山路。当这计画完成时,朱怀冰的九十七军,兵力两万,驻守山路的南端,正好通到河北省平原。他包队分驻在村庄和山头的堡垒里。

  山路中间直到河北边境,由鹿锺麟将军驻守.兵力也有两万。南端便是孙殿英的新五军,乒力也有两万。

  共产党晓得,如果他们能够切断张荫梧和这山路里三军国军的联络线,此后他们便可以阻止住任何其他国军的推进,这项计画实现后,他们便可以逐渐压迫沿交通线对日作战的游击队,而获到整个华北的控制与扩展。共产党很晓得中国一句古语的意义,「控制住山地便可以控制平原。」

  他们这项策略很简单,但很毒辣。当他们看到国军集中到山道以后,他们便派些机智而善辩的官员与国军将领商讨如何合力进击日军。那时候刚好是正式被认为共军及国军都具有同一目的的期间;当共产党的野心尚未表面化的时候,内战只是零星散漫的,是暴动而不是公然叛逆,共产党最后的叛逆行动,直到各方面环境,人力,时间和地点都配合适当后才爆发起来。

  这些狡诈的共产党都有些口若悬河的本事。他们提供人力,技术和经验,只要求与国军武装兄弟并肩对抗中国敌人──日本。他们装出热诚和恳挚,一再提出这种要求。

  他们的要求被接受了,他们把一部军队开进山地,驻守在九十七军和鹿锺麟军队的中间,他们的训练和良好举动消灭了任何的猜疑。随后到了计画的适当时间,他们突然在三月七日向国军发动猛袭。他们先集中兵力袭击第九十七军,当这军兵力几乎全被消灭后,再于三月八日迅速引还,袭取并消灭了鹿锺麟的军队。

  三月七日我们在林县听到共军袭击国军的消息,雷鸣远神父率领他的工作队和安森尼和我离开了那个无军事设备的林县奔向孙殿英的总司令部。孙殿英并曾告诉我们他将在九日夜间命令集中兵力突围。

  但是共产党预料到这一点,当他们以闪电方式消灭了山道北端和中部的国军时,立即迅速南向在九日早晨突袭孙殿英的部队,时间正在我们离开总司令部向雷鸣远神父作最后告别后的两小时。

  第五军也被共军击溃,几乎是全军覆没,和九十七军及鹿锺麟的河北军遭受同一命运。一九四○年春季那两天的血战中,共产党几乎屠杀了他们自己的六万同胞,而日本军队却是安闲地驻在不足五十英里外的地方。

  这是对蒋委员长的重大打击,因为这是共产党不打日本而叛逆国家的首次大规模袭击国军的暴行,他对国共联合阵线所最担心的事情竟不幸发生了。那时他又看到,长江下游的新四军噎渐有不法行动。但他对太行山的共军叛逆仍保守缄默,因为在传到国外时,这乃是可耻的事。

  如果蒋委员长在一九四○年把共产党叛逆行动的真况予以公布时,历史也许要改观。但是他没有说出,而共产党便更肆无忌惮。虽然共产党同意把新四军维持原有的五千人数,但到了一九四○年中间,兵力噎扩展到一万三千。

  雷鸣远神父被俘四十余天,于四月末被释放。共产党不承认他们俘掳雷神父,蒋委员长晓得他们在撒谎,坚持要求释放,并通知朱德,如果他不遵令释放雷神父的话,他便要派军去攻击刘伯承的军队。在这种情形下,朱德才命令独眼龙刘伯承释放了雷神父。

  这时雷鸣远神父一个人住在林县,身旁只有几位教友伴随。他的两百名医疗工作队噎分散了,有的被俘,有的遇害。他虽然病体很重,还从淋县步行到洛阳,进入一个医院疗养。又因在被捕时遭受虐待,毒瘤病发作。六月十三日,蒋委员长派专机把他接到重庆,六月二十四日逝世。

  所有这些情形,我直到好久以后才获到消息。我只晓得当我们急急返程的时候,我们是处于危险情形中,我们在三月十二日走出山路抵达磁县。现在我可以直往顺德──我的脚踏车还存在郊里──不必像来时因为要到处打听雷神父下落而必须盘行山路了。我打发了驴夫和他的驴子,带着两位修女和安森尼北上,于复活节前的星期日前夕抵达顺德。我们在那里没有耽搁多久,当我们把两位修女安置在修道院里以后,便启程,于复活节星期日返抵安国。春天带来了新鲜和欣欣向荣的景气,农夫噎在田里做工,大地上充满了春的气味,有时候我们几乎竟忘却周围还有战争。


当皖南事变后,周恩来竟然在新华日报上发表: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来源:皖南事变

大陆客蹊跷魂断 台湾神木棒喝谁?(图)


阿里山森林铁路「神木」支线小火车,4月27日从神木出发去阿里山,发生蹊跷翻覆意外,车厢掉落数公尺桥下。百余死伤的都是大陆客。

苏撬阱

中华民国建国百年之时,1月1日国父孙女发生严重车祸,马英九认为是「不祥之兆」。救治一月余,国父孙女终不治身亡。最耐人寻味的是,总统马英九两次去医院均未见到她,第一次正在抢救,第二次是人家拒绝见面。

随后的几个月,马英九检讨自己,认为不让中国共产党组织在中华民国所在领土上公开活动和注册是违反国际人权法的,于是立法让中共合法进入台湾,并变本加厉的频频邀请中共的人权恶棍们到台湾当座上客。

上天一次次的给马英九机会,让他回头是岸,但是他却象老鼠闻到了鼠夹上的致命诱饵,不顾一切的朝那里冲……

4月27日12时17分,台湾发生一起非常蹊跷,蹊跷到没法儿再蹊跷的大陆游客死伤案件。出事的旅游线名字简直太绝了:「神木」。

对,翻覆的小火车是神木线班次,翻覆的原因是突然被倒塌的神木压中。

当时正是中午回程准备用餐阶段,列车驾驶萧宇宏表示,当时正好上坡,时速才10公里,但却突然听到「剥剥」的声响,列车长詹岳翰、副驾驶林洋铭、萧宇宏都判断有异常现象,于是赶快踩下煞车,没想到同时却发生青刚栎树倒塌压中车厢的祸事。

压倒车厢的青刚栎树十分巨大,长有9公尺、直径1公尺,属阔叶树种、树质坚硬是做家具的好木材。27日天气晴朗,没有打雷,为何就在列车煞闸的同时,如此坚硬的树木会突然断裂?这种连百万分之一的机率都不可能有的灾害却发生了,嘉义林管处表示实在无法解释。

这个走在神木线的小火车共8节,车上115名全是大陆游客,另外有两名台湾导游。1到4节车厢没折腾出轨道,5到8节车厢全部翻覆掉落数公尺桥下。

嘉义县消防局表示,肇祸原因是由一棵突然断裂的青刚栎树打中第7节车厢,形成骨牌效应,导致第8、6、5节车厢接连翻车。第6节最严重,呈车轮向上的180度翻覆,第8、7节横躺在地,第5节则是以45度倾斜。此意外事件造成5人罹难、近百大陆游客受伤,两名台湾导游受伤。

据了解,车上有创意、光华、欢笑、长谷、西南等5团大陆团,其中光华团导游向旅行社回报,自己脚断了,自责「没有照顾好客人」,这是他能控制的事情吗?另外,去年底才碰上苏花公路坍方的创意旅行社,这次又碰上翻车,带的20人中就有3名死亡8名重伤。这太不寻常了,115名游客中5人罹难,创意旅行社就占了3人,这个旅行社有问题啊!

一位网友看了这个新闻后写道:大陆客来台不忘退党保平安呀!~此事太突然都是来取命的~想想死在他乡真是悲哀!这也不是第一次,好多起意外都是针对陆客命来的,这绝非偶然的。既然来了自由台湾宝岛,就快快办理退党团队声明保命吧,共产邪灵就没法子对你出手取命。做了三退是由神在管你的,才有神冥冥中看护您。

说是取命的,还真是祸不单行,小火车翻覆地点偏僻不易进入,在神木站要开往阿里山站,行经70公里250公尺处,造成抢救困难。由于地点偏远,救难的海鸥直升机出动11架次救人,把死者和重伤患优先运下山,直到下午5时30分天色昏暗才停止飞行。而那些轻伤员好在没遇到西安药家鑫的激情杀人,可以安心等待嘉义县数辆救护车上山接送。不过其中一辆紧急下山的救护车还与游览车对撞,所幸无人伤亡。

根据嘉义县灾害应变中心提供的罹难陆客名单,5人都是女性。死亡名单如下:山富旅行社的徐熙芬(51岁、山东人)、山富旅行社的马瑞云(50岁、山东人)、西南旅行社的陈道华(73岁、四川成都人)、西南旅行社的卓培群(68岁、四川成都人)。至于另1名死者,疑似是广东团的52岁卢姓妇人,但因她的丈夫也身受重伤,被送到嘉义基督教医院开刀,因此暂时无法指认。获救的陆客心有余悸的说:「真的很恐怖!」

总统马英九获知后表示:「我个人内心非常沉痛」,指示找出事故主因。

以下几位网友给出了答案:

** 神木也。

** 树木突然倒下造成搭载陆客的车厢翻覆,这机率……

** 这是上天再次给台湾现政府警示,如还不醒悟尽快恢复对中共执行「三不」政策:「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台湾必将受马政府之累而发生更大灾祸。

** 是谁迎接共产邪灵到中华民国,谁就会招致恶运。上天已经预示卖国的国民党执政期的结束即将到来。上苍祝福中华民国!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27/54588.html

前总统卡特为朝鲜代言 韩国执政党下台


美国前总统卡特忽悠说:「我成为中国的朋友简直是命中注定」。NO,你是欺压中国人的马列子孙中共的朋友,不是人民的朋友!

李威

韩国执政党败选,领导层集体辞职,这是个意料之中的事。不光是韩国执政党,很多国家的执政党、或总统总理、或议员,都会看似因为这、因为那,而突然败选下台。其实都是有其背后的真正原因的。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科特迪瓦、利比亚等国持人道主义立场,但对中共逮捕了艺术家艾未未和数十名其他发出反对声音的人士却保持沉默,他担心如果谴责了中共,那自己的连任恐怕泡汤。他以为自己当联合国秘书长是中共的恩赐,却不知道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是给他一个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如果他不谴责中共,他所失去的还不仅仅是连任。

韩国执政党对中共亦步亦趋的结果

4月27日,韩国国会议员、各行政区首长再选与补选在全国38个选区同时进行。据验票结果显示,执政的「大国家党」在此次选举中遭到重创。4月28日,韩国执政党大国家党最高委员会全体委员宣布集体辞职,为刚刚揭晓的选举失败承担责任。

大国家党党魁安商守表示:「如果我党没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就很难得到国民的信任。」

如果并不能真正认识到应该脱什么胎换什么骨,那么还是无法得到国民的信任。看来,现南韩执政党「大国家党」并没有吸取上一届执政党「开放的我们党」的教训。

2007年,南韩出现了一个令世界震惊的大事,1月份两周内南韩执政党「开放的我们党」有6名议员退党,2月6日又有23名国会议员集体脱党,使执政党国会的席次顿时从第一大党沦为第二政党。但是,卢武铉政府并没有思考是因为自己对中共亦步亦趋而失败的。4月3日南韩媒体爆料,总统卢武铉2006年馈赠一千万韩元(约合人民币9万元)给3岁孙女,有逃漏税之嫌。于是,卢武铉以这个表面的原因鞠躬下台。

上台的「大国家党」对中共依然亦步亦趋,总统李明博又在重蹈复辄卢武铉的老路,执政党败选,领导层集体辞职,只是个早晚问题。

马英九的答卷是零分

尽管上天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点化马英九,但他却像喝了迷魂汤一样,与中共越抱越紧。让旁观者为中华民国的国人捏一把冷汗。

2010年的五都选举,如果不是中共帮助制造连胜文枪击案,国民党就百分之百败北,即使差点赔上连战儿子的命,国民党也只守住台北市、台中市和新北市3个城市,而五都选举的在野党票数却超过执政党国民党41万,可见马政府的国策如何不得人心。

这个选举结果充份说明国民党内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再怎么竞争,必须在不改变国父的「三民主义」、蒋委员长的「三不」政策的前提下竞争执政权,否则就是叛国、就是叛党。

从去年的五都选举到今年,马政府不但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政策,反而变本加厉的援助奄奄一息的马列子孙中共,立法让中共在中华民国区域内注册发展。

2012年中华民国又要进行大选了。4月27日,国民党和民进党分别宣布提名马英九和蔡英文角逐2012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蔡英文是中华民国百年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

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2011年4月21日讨论通过,台湾第13任总统、副总统选举投票日期订于2012年1月14日。中选会表示,第12任总统、副总统任期至2012年5月20日届满。

对于民选总统的国家,选民的责任非常重要,如果选出的是个助恶为虐的国家元首,其所作所为带来的后果,包括人祸带来的天灾,都是全民要承受的。 所以,每一张选票都关乎着国家和自己的未来。

美前总统卡特成金正日代言人 非常无耻

世界堕落了,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都跑出来折腾,例如一个专门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替邪恶独裁者鸣冤叫屈的无耻元老集团(The Elders)就非常典型。这个组织以美国前总统卡特为主。

4月26日,由卡特、爱尔兰前总统玛丽-鲁滨逊、挪威前首相布伦特兰、芬兰前总统马尔蒂-阿赫蒂萨里共四人组成的无耻元老集团代表团抵达朝鲜。由于太过下三滥,卡特不但去年出访平壤曾未获金正日接见,在此次出访平壤前的记者会上,公开表示希望见到金正日父子,获准「和金正日、金正恩一起照相」也没如愿,别说照相,连见金正日一面的机会也没给。同时,被朝鲜当局扣押的美国牧师全荣秀,也没有获得释放。

卡特4月27日在「元老集团」正式网站刊登文章说,朝鲜已做好无条件与美方进行对话的准备,但若得不到美国的安全保障,朝鲜就不会放弃核武器。

放弃杀人还有条件?!

卡特28日在首尔说,金正日答应无条件的同六方会谈当事国进行对话,并准备同李明博总统随时举行会谈,商讨所有问题。但是对造成50名韩国军民丧生的「天安」事件和炮击延坪岛事件,朝鲜只表示了遗憾,但并未对这些事情道歉,也未承认这与朝鲜有关。

由于卡特从去年到今年都没被金正日召见,所以他在首尔转述的金正日的话是转了几道弯儿才接收到的。但卡特俨然以朝鲜金无赖的政府发言人自居。

金正日父子挥金如土的挥霍着中共给的中国人民血汗钱,而朝鲜人民却大批大批的饿死。

卡特说,「韩国和美国都故意中断了对朝粮食援助,而粮食援助与军事、政治问题是两回事,出于军事和政治目的中断对朝粮食援助,这分明是侵犯人权的行为。」卡特还表示,「韩国要负起北韩粮食不足的责任」!

韩国中央日报4月27日评论说,卡特对北韩没有提及「人权」,也没有提及朝鲜的世袭独裁、政治镇压、居民控制。人道主义的核心是人权,卡特的人道主义遗漏了(朝鲜)人权。高呼人道主义,却忽视人权问题,这是致命的缺陷,令人不解的谜团。

卡特是中共的好朋友,而朝鲜是中共门前的一条狗,卡特爱狗看主人哪,而卡特从中共那里都得到了什么好处、多少好处,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有很多人不解:怎么人一沾中共就神智不清、死皮赖脸?确实,卡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堂堂的美国前总统,一贴中共,下贱到连中共看门狗都不待见他!

上面提到的这几位,看似在世界上尚有头有脸,但清醒的人都知道,这些人必须远离世界上最邪恶的恐怖轴心国中共,否则别想有未来!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28/5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