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参加亚特兰大游园会受欢迎(图)

文/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星期六下午,美国亚特兰大市温暖宜人,阳光明媚,荫曼公园的节庆游园会(Inman Park Festival)就在这样难得的好天气里举行了。下午2点开始的游行队伍中,法轮功学员的牌匾和旗阵是上百个游行队列中少有的亚裔团体,给游园会带来独特的风采。


法轮功学员的队伍游园会带来独特的风采

荫曼公园(Inman Park)社区建于1800年代,是亚特兰大最古老、风景秀丽的街区之一,名列美国国家历史遗产的名录之中。今天的社区内绿树成荫,湖水荡漾,环境幽静。每年四月的最后一个完整的周末,这里都要举行大型的社区庆祝游园活动,活动被誉为亚特兰大最激动人心、最丰富多彩的庆祝。

参加游行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和周边的地区,他们或身穿金黄色的炼功服,或着黄色的短恤、白色的球鞋,明亮的色彩与招展的法轮大法的旗帜构成独特的风景线,让街道两旁的民众耳目一新。学员们举着的旗帜和牌匾上“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讯息和悠扬、深沉的大法音乐,绽放出独特的东方色彩。

观赏的民众在队列经过时,纷纷鼓掌欢迎、热情招手、或与学员们击掌庆贺、或向学员们竖起大拇指。仔细阅读旗帜和牌匾内容的民众,纷纷询问法轮功是什么,索取关于功法的资料。据负责联络的法轮功学员称,他们很高兴深入社区,会每年都继续参加这一活动,与社区分享东方古老的修炼文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240050.html

话说“反党”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反党”一词,是典型的党文化用词,是受中共多年整压后,人们谈虎色变的一个名词。它是中共为控制人的言行,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而反复不断的对人们洗脑和有意灌输后,人们都一边倒:凡是不符合共产党的一切言行都是反党,就是历次大小运动中被打压的对象。这样,它就成了人们之间互相扣政治帽子的一个广泛用词了。

因此,在大法弟子劝人退党团队时,也常被扣上你们是在“反党”的大帽子。使一部份众生在此词淫威下,不敢退出,惟恐招来邪党的报复。有时,我们在讲真相中,由于受党文化的干扰没被在修炼中,彻底清除这些党文化的毒素,当被别人用此帽子一扣,也显的底气不足,不想在此问题上打开人的障碍和心结,使讲真相不了了之。

其实,反党一词对在讲真相、劝三退的大法弟子面前并不可怕。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炎黄子孙,按“真善忍”做好人,没违纪犯法。共产党虽然把持政权,但它是西来幽灵,即外来侵略者。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都是德国、英国、俄国人,没有一个是中国人。将红魔引進中国的毛魔头,是破坏中国的祖宗文化和传统,崇洋媚外。这样一讲,人们就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再说,毛奉行假大空,反天、反地、反人类。共产党掌权后,不抓如何将国家治理好,只是发动大型的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屠杀六四学生、迫害法轮功……不知道有谁它不整,人人自危,全国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被它整死的无辜民众近一亿,超过二次世界大战的总和。

在西方自由社会里,“反党”是正常的,所以有政党轮换。象中共这样一个害人的邪党,反它又有什么不对呢?有什么不好呢?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法轮功不搞政治,不要谁手中的权力,但对于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党,揭一揭它的老底,人们就自有公论,看应该相信谁而应该远离谁,就一清二楚了。

所以,再遇到用“反党”一词来扣帽子的,我们就平和理智的告诉他:反党并不可怕,没有了中共邪党,中国人民生活在自由环境中,才有真幸福。现在大纪元网上退党的人数已过九千三百万,人们是真的找到了“天灭中共”时,能避免灾祸的庇护神。

个人所悟,如有不当,望同修慈悲指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239970.html

这样的好学生要往哪儿“转化”?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訚爱梅(音),靠缝衣补破为生,多年来没买过菜吃,只是把自己种的菜合着饭在电饭煲里蒸着吃,没油没盐的;多年来没添置过新衣新鞋;疾病缠身,倒床六个月,不能吃不能睡,双目几乎失明,人瘦的只有六七十斤,在绝境中幸得法轮大法,因为修炼心诚,三天后师父就给她清理身体,全身顽疾不翼而飞,濒死的生命从此得救了!贫寒的小家终于有了希望!

当时十一岁的儿子易松亲眼目睹大法的神奇,也按“真善忍”修炼,体贴父母,孝敬奶奶,帮助乡邻,爱护弟弟,省吃俭用,家务全包,好学上进,品学兼优,洁身自好,有口皆碑。

这个在经济拮据、教育条件很差的湖北麻城农村的普通人家,培养出两个大学生,其中易松还考上了常州大学的研究生。更令人吃惊的是,在教育产业化的中共高校里,没有向政府借过一次贷款,没有领过一分钱救济金。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又是怎样学习的呢?

易松在山西读大学时,每月生活费只用二百多元。一元钱吃早餐,中餐晚餐只吃三元的,从来不买水果零食吃,生活非常节俭,但从不攀比叫苦。上大学时,妈妈用边边角角的弹力布为他做了一双布袜子,穿了四年,一直到读研究生时,袜底磨破了,他还舍不得丢,让妈妈帮忙补一下再穿。

易松从小禀性温和,善良知事,修炼法轮功后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家中偶尔做点好吃的,他总要先送给奶奶,留点妈妈。生活中处处谦让弟弟,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学习用品,总是让弟弟先挑选,弟弟不要的,再自己用。

在村里,易松总是主动的帮助别人。一个邻居小孩不会做作业,他每天晚上过去辅导;另一隔壁十多岁的小男孩因为脚骨折,上了夹板不能动弹,易松就主动去照顾他,帮他接屎接尿……

上高中(寄宿制)时,有时天气骤然变冷,远处的同学没有带衣服的,易松就主动把自己珍藏的新毛衣送给同学穿;利用自己走读回家吃饭的一点点时间,帮同学们带菜、带包子、补衣服、补鞋,同学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带回家,让妈妈给缝好。

易松勤奋好学,常常名列前茅,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从小学开始,他就养成了晚上自觉学习的习惯;上高中时,下晚自习后,他回家学到十二点之后再睡;上大学时,如果寝室吵闹,他就到教学楼去学习,如果教室不安静,他就到图书馆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看书。逢年过节,他也要抓紧时间学习,每年初一拜完年,做完家务,他就回房间静静的读书。

读大学、研究生时,校园里恋爱成风,男女同学出入成双,甚至租房同居、试婚,易松不随世风沉沦,洁身自好,潜心读书。

就是这样一个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觉醒的年轻人,在道德水准一日千里下滑世风日下的今天,犹如浊世清莲亭亭玉立。法轮大法开启了他尘封已久的心智,给了他健康的身体,他深深的知道,人类一切灾难的祸根都是来自于自私、贪婪、变坏的人心,尤其是在中国大陆,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对“真善忍”法轮大法长达十多年的迫害,邪恶的谎言毒害了十三亿人,将这些生命推向可悲的境地。慈悲和责任促使他将大法真相和真善忍的福音传给同学……

就在易松讲真相救人的时候,邪恶向他伸出了黑手。三月二十二日,易松被常州“610”(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当年的文革办)、国安局和常州大学保卫处绑架,高压强制洗脑,逼迫“转化”,逼迫他与法轮大法“决裂”,写不炼功的保证。每天至少有四个警察保安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还派出常州大学的领导老师同学去所谓“做工作”,还与易松老家麻城“610”勾结,让易松的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去“做工作”。当易松的母亲借了2000元钱,千里迢迢问到常州大学想见儿子一面时,却因为是“法轮功学员”而遭到常州“610”头目季黎明的不停辱骂和拒绝,被强迫录像,索要身份证,被恐吓,被跟踪。

当易松妈妈恳求“610”头目季黎明“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让我们见孩子一面吧!你也是为人之父,请你理解一个母亲见子心切的份上,就让她见见儿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说:“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代表党和国家在与你们谈话,而不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不能见!”让自己为人之父的人性被残酷的党性扼杀。

当易松妈妈向常州大学保卫处一再央求: “我家易松聪明懂事,成绩优秀。我们家境贫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俭用的培养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啊!我们亲朋好友都盼着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快等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孩子被关着洗脑,已经停课这么长时间了,影响他的学业,毁了他的前途;二来易松从小温顺胆小,现在把他关起来强制洗脑,如果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易松和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相信你身为知识份子,一定会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请让孩子尽快回校上课吧!”保卫处李副处长说:“实话告诉你们,季处长现在担心的不是你们孩子的学业问题,他最关心的是怎样转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转变他的思想,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保卫处不是负责保卫全校师生的生命、财产安全的吗?保证教学秩序的吗?你们学校的一个研究生,一个大活人被人绑架了,关在常州锦海国际大酒店(现在不知在何处)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完全失去思想自由,甚至会被酷刑、毒针虐杀,不能正常上课,无法完成项目……他不是你们要保卫的对象吗?!你们还参与对他的迫害,你可知道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违法的吗?你可知道对法轮功的迫害惨绝人寰?你们怎么向家长交代?怎么向全校师生交代?怎么向社会交代?

“610”和学校当然最清楚易松的为人了,他们到底要把这样的好人“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往哪儿转呢?众所周知,中国的高校不再是读书的圣地,而是滋生罪孽的地方,卖淫嫖娼,黄赌毒全面开放,很多家长都对着孩子发怵:孩子不懂事,不学无术,花钱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很多教师教了一辈子书也没法教现在的学生。

我也是家长,易松很令我感动、佩服。我忍不住要请问一下所有参与迫害易松的人:如果你养了这样一个儿子,你高不高兴?我要有这样一个儿子,我真是烧了高香了,恐怕做梦也要笑醒!我更佩服李洪志先生,佩服他的著作犹如一泓圣水,只要用心拜读,就能洗去心灵的污浊和伤痛,获得祥和和安宁。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提升道德,强身健体,福益社会,不收人一分钱,只要人的善念,这样的大好事,能造福于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却不能为中共所容忍?一定要抡起大棒往死里打,喊着高音喇叭抹黑?

今天,我又看到了易松妈妈訚爱梅女士,写给常州大学保卫处的信:

“王处长、李处长:

你们好!

我觉得易松做的很正,很了不起,很伟大。他把微薄的生活费拿出来,做真相光碟救人,是在做最大的好事,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有大劫难在淘汰人,只有相信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才能平安走过劫难。易松是在救人啊!

两位处长,你们都是有知识、有思想的人,不要把眼前的名利放在首位,你们要选择美好的未来,摆放自己的位置,给家人带来福份,平安度过劫难。你们要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要回易松,回校上课。易松在校善良、真诚、无私无我、品学兼优,这是你们都知道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每个角落都知道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贵州平塘县发现了2.7亿年的“藏字石”,断面上凸显“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天要灭邪党的确是真的!

自古以来有句俗话:“做好有好报,造孽有恶报”。两位处长,为了你们未来美好,前途光明,为了你和家人的平安、幸福,选择正义和良知吧!要回易松吧!让他正常上课。

易松的妈妈:訚爱梅
2011-4-13”

信是写在一张发黄的、印有繁体字的某某单位的表格上的,圆珠笔写的,字迹不很漂亮,但这确实是訚爱梅的亲笔信。一个母亲,一个在中共十年迫害中耳闻目睹中共牢狱、所谓的学习班使用一百多种酷刑打死逼疯无数法轮功学员的母亲,一个二十多天来没有儿子的音讯、时刻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心的母亲,在万般的痛苦中,写给迫害者的信,却希望迫害者们“选择美好的未来,摆放自己的位置,给家人带来福份,平安度过劫难”!这是何等的胸怀!这是何等的慈善!请问,保卫处的,“610”的,那些锦衣玉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干着助纣为虐残害人民的勾当的“政府官员“们,你们要把这样的人往哪儿“转”呢?!你们转化得了吗?!

苍天在上!人在做,天在看。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吧——所有良知尚存的参与迫害者,赶快抓住上天赐给你的一次做好人的机会,为自己选择善良正义和光明吧!

“610”头目季黎明手机:013775282701
常州市“610办公室”电话:0519-86626093
常州大学办公室电话:0519-86330009
常州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19-86684000
常州市国安局电话:0519-86974481
常州市公安局总机:0519-86620200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校办
名 单:常州大学党委书记:史国栋 常州大学校长:浦玉忠
常州大学副校长:孙小强 常州大学纪委书记:王凯全
常州大学副校长:蒋必彪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奎庆
常州大学副校长:丁建宁 常州大学副校长:王卫星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群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颖(团委书记) 刘东飞(团委书记助理)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东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智栋部长、陈若愚副部长、潘剑波书记、副部长、
韩国防科长、李安平培养科、刘江珅招生就业科科长
陈艳鼎(招生就业科)、张明玉(综合科)
邮 编:213161
地 址:常州市新北区龙锦路1588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
名 单:谢国正(局长)、朱清明(政委)、尚建荣(副局长)
电 话:(0519)86684000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30/124773.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9/239228.html

湖北罕见冬春连旱 21县市灾情严重

正值春耕季节,湖北遭遇了罕见冬春连旱,全省52个县市发生旱情、21个县市旱情严重。灾区农民表示,目前油菜收成减产一半,很多水稻田缺水插秧,预期未来农作物价格将会上涨。

从去年11月以来,湖北大部分地区降水量比常年同期偏少五成,北部偏少六到八成,发生了较严重的冬春连旱。据统计,截至目前湖北省已有52个县市受到旱情影响,其中21个县市旱情严重,水稻、小麦、玉米、油菜、花生等农作物受到影响。

湖北省黄冈农民陈先生说:“去年冬季到现在有效的降雨很少,我们这边的农作物养殖业都有影响,油菜只有一半的收成,水稻现在都没有办法插下去,我们都靠长江的水,抽进来才能够灌溉,每天水位都下降。”

去年11月以来,长江中游降水持续偏少,湖北大部分地区降水量比常年同期偏少五成,北部地方偏少六到八成,发生了较严重的冬春连旱。水稻占湖北省粮食产量一半以上,全省受旱农田达到670万亩,以黄冈地区受旱最为严重,许多地区茶树也长不出嫩芽;襄阳十堰等地玉米田受旱面积也已超过50万亩,目前许多地区出现早稻插秧困难,后期还可能影响到中稻育苗。

荆州民众袁先生说: “经过这个长时间的旱灾,冬稻播种了已经干了一小节,今年的长江水水位低,我们这边没有水库也没有自来水,现在就是从长江里挑水。”

荆州农民袁女士说: “很久没下雨,作物在田里都很干,我们这里有水稻啊,缺水有影响在地里都干了,我们都自己到长江里挑水。”

截至目前,湖北受旱面积672.43万亩、成灾334.48万亩,绝收11.2万亩。其中,荆州、孝感、黄冈、襄阳、十堰、荆门、咸宁等地的21个县市和仙桃市有近500万亩农田受旱,有的地方人畜饮水困难,目前十堰茶叶鲜叶价格已涨至130元/斤。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燕 特约记者熊斌采访报导

美方提供消灭本.拉登的细节


GEO的电视画面显示,恐怖份子头目本拉登被击毙的建筑冒起大火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在美军特种部队在巴基斯坦的一次行动中被击毙的消息以后,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提供了更多的细节。

特别行动详情公布,细节保留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奥巴马总统宣布这个消息以后,通过电话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就这次追杀本.拉登的行动提供了更多信息,不过官员们强调,他们不能、也不会讨论很多有关这次行动的细节。

官员们描述了他们所说的一次危险的“外科手术袭击”,是通过直升机运载的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对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北部的阿伯塔巴德一座大型综合建筑的特别行动。

美国官员说,这座建筑是5年前建成的,保安措施严密,厚厚的墙壁上带有铁丝网,窗户不多,两个大门被严密把守,没有电话和上网服务。

根据美国官员的描述,本.拉登负隅顽抗,在交火中被击毙。美方没有就战斗持续了多长时间进一步透露任何细节。

追杀行动特别避免伤及平民

美军特别行动小组在这座建筑物中滞留不到40分钟,没有遇到任何巴基斯坦当地官员。美国官员说,这次行动是要最低限度地造成附加破坏,不要伤害建筑物中的非战斗人员,不危及当地巴基斯坦平民。


据信这就是本拉登曾经藏匿的建筑

美国官员说,在双方交火过程中,三名男子被打死,其中两名被认为是本.拉登的信使,官员说另一人据信是本.拉登已经成年的儿子。

在建筑物中还有几名妇女和儿童,美国官员说其中一名妇女被一名战斗人员当成人体盾牌时被打死,另有两名妇女受伤。

在这次行动中,一架美国直升机坠毁,因为出现了机械故障,美国官员没有具体讲述故障的细节。他们说,出于安全原因,直升机被机组人员就地摧毁,作战小组乘坐另一架直升机离开了那座建筑。

拉登藏身巴基斯坦,美将追究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这几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说,美方采取了具体步骤,保证本.拉登尸体的处置符合伊斯兰的习惯和传统。官员说,这种事情上,美国会严肃地对待。

记者问到,本.拉登最终被发现隐藏在巴基斯坦,这是否证明他和巴基斯坦当局有任何联系呢,美国官员说,美国对本.拉登身在巴基斯坦这一事实感到非常关切,并说“这是我们和巴基斯坦政府要继续搞清楚的问题。”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回顾奥巴马总统曾多次清楚地表明,说美国将对本.拉登的下落进行“可操作的情报”收集。这些官员说,这次突袭行动按计划按照预想得到结果后不久,就向巴基斯坦高级官员进行了通报。

美国高级官员说,有关本.拉登在这座建筑中的情报没有和任何外国分享,包括巴基斯坦,他们说,这对美方人员的安全和行动至关重要。官员补充说,美国政府中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官员了解这次行动。

奥巴马和中情局共评情报

美国官员说,去年九月初,中央情报局开始和奥巴马总统一起经过一系列评估,最终让中情局确信本.拉登就隐藏在巴基斯坦境内的这座建筑物中。美国官员说,到今年二月中旬,经过一连串密集的会议,认为已经有了充分的情报基础据此展开主动进攻式的行动。

官员说,到三月中旬至四月底,奥巴马总统主持了一系列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研究制订了将本.拉登绳之以法的具体行动计划,并于4月29号早上发出了行动的最后命令。

至于本.拉登之死对基地组织的打击,美国高级官员称这是“美国领导的扰乱、瓦解、战胜基地组织的战役中一个最伟大的胜利”也是“将基地组织最终消灭的一个主要而必不可少的步骤。”

拉登之死顺应中东民主风暴

尽管这些美国政府官员说本.拉登之死将置基地组织于一条败落并难于东山再起之路,但他们仍表示恐怖主义组织不会立即土崩瓦解。

美国官员说,本.拉登之死恰逢自由和民主的风暴席卷阿拉伯世界,这是一个极好的时机。他们补充说,遍布中东和北非那些勇气十足的民众在冒着生命危险追求个人权利和人类的尊严。本.拉登的存在完全违背了人们追求民主自由的愿望。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