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直接投资留存利润 中国变身债务国

新唐人【独立评论】

外汇管理局揭开了中国外汇储备的老底。

伍凡:各位观众好,现在是独立评论时间。中共自称是世界上发展最好的国家。但是,有时候,很多自己公布的经济数据却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经济数据不是可以使用欺骗就能完成的,尽管可以伪造一些数据,但如果经过专业人士,很多数据可以解读更多的真相。最近,中共外汇管理局公布了一些经济数据,结果小数据暴露出大问题。

草庵:4月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新口径之下的2010年国际收支平衡表,并通过口径调整,对2005年~2009年国际收支平衡表进行了修正。这一修正意义重大,但还未引起广泛的讨论。外汇局此次回归国际标准、修正统计口径,上调规模为2100亿美元或1.4万亿元人民币。这部份资金,所有权属于FDI,但表现形式却为人民币。按照国际收支管理规则,这部份人民币资金随时可以无条件兑换成外币并撤离。

FDI:即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意指外商直接投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其定位为,一国的投资者将资本用于他国的生产或经营,并掌握一定经营控制权的投资行为。

伍凡:外汇局这一修正的核心,是参考国际标准,将外商直接投资(FDI)在中国市场产生的留存利润,考虑进国际收支平衡表。这让长期未进入主流讨论的FDI留存利润问题,浮出水面。根据外汇局国际投资头寸表,截至2009年底,FDI累计余额已经达到9974亿美元,接近1万亿美元。这1万亿美元外国在华资产,每年都在生成高额利润,而这些利润绝大部份并没有汇出中国,而是留存国内。

由于在中国市场运营,FDI利润是人民币形式,并日渐成为游离于主流讨论的 “人民币热钱” 。

草庵:关于FDI在华留存利润问题,由于没有进入官方统计,而且其规模日益巨大,已经成为观察中国经济的 “暗物质” 。而随着外汇局对2005年至2010年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调整,这一 “暗物质” 开始浮出水面。 “暗物质” 的能量之大,以至于刚一浮出水面,就要改变我们的很多定性认识。

外汇局此次按新标准发布了2010年平衡表,并对2005年~2009年的平衡表进行了调整。这其中,2010年数据是直接公布的修正数字,如果按之前口径的话,我估计年度FDI流入要下修400亿美元至1600亿美元。这意味着,在2005年~2010年累计6年上修的规模,应该为2100亿美元左右(1691亿美元 + 约400亿美元)。累计上修规模约为人民币1.4万亿元。

伍凡: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外汇局数据,2010年中国FDI流入规模高达2068亿美元,比2009年高出42%,流出规模为217亿美元,净流入规模1851亿美元,比2009年高出62%。在流入的2068亿美元之中,金融部门流入120亿美元,非金融部门流入1948亿美元,其中房地产业是271亿美元,增幅78%。

草庵:国际收支平衡表口径的FDI流入,大幅高出商务部统计的FDI流入。根据商务部数据,2010年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7406家,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57.35亿美元,同比增长17.44%。可以发现,国际收支平衡表口径流入的2068亿美元FDI,已经是商务部口径流入1057亿美元的接近一倍(196%)。

在2005年~2010年的累计6年,以流入规模计算,国际收支口径累计流入9686亿美元,商务部口径仅为累计流入5127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1.89倍。

伍凡:目前来看,国际收支口径高出商务部口径,主要原因,一是统计口径原因,商务部口径只统计当年“三资”企业流入以及企业外部借入资金,而国际收支口径则含纳境外母公司对境内子公司关联贷款、境外机构购买国内建筑物等项目, 二即是此次新调整的,对于FDI留存利润,未分配利润和已分配未汇出利润的计算。

可以说,目前市场广泛引用的商务部FDI统计口径,已经大幅落后于FDI流入的渠道和规模本源。尤其是第二个留存利润因素的漏统,导致FDI在中国经济中形成了目前不广为讨论的 “暗物质” 。实际上,由于已经累计的近1万亿美元的FDI存量,其年度利润产生的规模,已经超过FDI年度纯流入的新增量。

草庵:需要强调的是,我认为,外汇局此次只是开了一个揭开 “暗物质” 的好头,但对于FDI留存利润的规模评估,依然处于低估状态。计量FDI留存利润,一个本质问题是FDI的投资收益率是多少。我们初步可以将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作为FDI在中国真实投资收益率的一个估计。在统计上,可以使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来近似替代。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工业统计数据,在2005年至2006年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高达19%。按照这一收益率,2005年至2006年FDI在中国的投资收益分别为849亿美元和1050亿美元。根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统计年监》,2009年计算所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约为18.6%。

依此计算的2009年FDI利润就达到1780亿美元,扣除原口径里国际收支平衡表的利润汇出部份,还达到约1150亿美元留存利润。但此次外汇局上调的2009年留存利润仅为360亿美元。我认为,这一数据依然存在低估。根据国际投资头寸表,2009年底FDI余额为9974亿美元,即便按10%的投资收益率计算,其年度利润也达到约1000亿美元。

如果外国投资者每年把利润全部汇回本国,意味着,中国要保持经常项目的平衡,就必须保持1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伍凡:由于目前庞大的FDI余额,其年度利润规模的庞大,已经足以对中国的国际收支安全产生影响。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我们将很快看到,所谓“FDI自身净逆差效应”的出现,即年度FDI新增流入少于年度未汇出利润。这将是FDI对国际收支产生逆转性影响的开始。

为什么中国巨额海外资产的收益如此低,而对外负债的成本却很高?这是由于,中国对外资产主要是外汇储备资产,而对外负债则主要是FDI等高成本负债。外汇局仅仅调整了FDI留存利润,就改变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净收益情况。

草庵:仅仅一项FDI留存利润的调整,让我们对中国整体对外资产收益情况产生了重新评估。根据最新调整,2005年中国对外投资净收益依然为负,-176亿美元;2006年为-74亿美元。 2007年第一次转正,为净收益35亿美元;2008年净收益113亿美元;2009年净收益1亿美元。

不过,这种终于转正值得欢呼雀跃吗?再看一看取得如此规模净投资收益的头寸资产吧,根据对外投资头寸表,2007年~2009年分别为1.19万亿美元、1.49万亿美元、1.8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2009年中国高达1.82万亿美元的对外净头寸投资,累计净收益只有1亿美元,收益率仅仅为1.82万分之一。

伍凡:按照目前的国际投资头寸表,2009年中国对外资产净头寸为1.8万亿美元,但这其中FDI是按历史成本法评估为9974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FDI资产采用 “市场价值法”,评估为2.8万亿美元,那么中国就将从一个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家,变成一个债务国。这个数据显示的结果对于中共标榜和自称的世界大国就极不相称了。中共的谎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各位观众,今天的时间到了,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草庵:再见。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8/n3250915.htm

Advertisements

海顿音乐节总监:中国人多么为他们的过去自豪

2011年5月1日神韵艺术团在维也纳的首场演出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观众 。

海顿音乐节总监:中国人多么为他们的过去而自豪

2011年5月1日,海顿音乐节总监瓦尔特‧莱谢博士(Dr. Walter Reicher)和女儿在亲戚的推荐下一同观看了美国神韵巡回艺术团在维也纳城市剧院的首场演出。看过演出后的莱谢感叹,中国人多么为他们的过去而自豪。

莱谢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夜晚, 有很多东西非常值得回味。艺术家们的精确表演令人难以置信。美丽的声音,绚丽的色彩,以及那些被掩埋了的丰富文化,都通过神韵再一次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那些在演出不同阶段所讲述的故事和历史都令我着迷,人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多么为他们的过去而自豪。我回家后,很多东西肯定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会保留在记忆中。真的非常感谢神韵!”

在一旁的女儿认为神韵舞蹈演员们的舞蹈功底令她印象深刻,舞蹈编排所展现的一幅幅画面也令她目不暇接。她说:“舞蹈演员们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令我十分难忘,尤其是他们的动作能那么的一致,在群体中他们能整齐划一地表演着。而且人们一直能在舞台上看到自己以前从没看过的画面,一直可以有新的发现。仅仅为此,我愿意再一次来看演出。”

身为音乐节总监的莱谢博士被神韵的音乐创作以及现场中西乐合璧乐团所吸引。他称赞说:“我了解到演出的乐曲是专门为这台晚会特别创作的,是全新的创作,而且是以中国传统音乐为背景。西方乐器与中国传统乐器的合璧演奏,给我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

谈及二胡演奏家戚晓春的独奏《打开你的记忆》,莱谢说道:“可惜我不记得那种两根弦乐器的名字了,它令人难以置信,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音色,但我非常喜欢,那也是一位伟大作曲家的作品。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但不陌生,反倒流进了内心深处,他们做出了非常棒的音乐。” 莱谢认为,神韵还告诉人们:“生活是美好而有价值的,即使身陷囹圄,人们也不应该放弃希望。”

维也纳音乐大学研究院理事长:中西方乐器合璧为未来提供灵感

维也纳音乐大学文化管理和研究院理事长Franz-Otto Hofecker博士教授便是其中一位。作为一名资深的文化活动组织者和策划人Hofecker教授很高兴和我们一同分享他观看神韵的感受。

演出所呈现的传统文化,演员所表达的思想情感以及中西方乐器合璧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而言之,这种中西方乐器合璧非常有趣也很重要,在乐队中不同乐器间得以配合和补充。我们知道,传统的欧洲音乐也在中国广泛流行。中西方音乐传统的融合对未来也很重要。而且演出还增强了对历史的认知、对不同文化的认知。通过文化间彼此交流、彼此尊重、吸引,使之在一个好的社会环境下发展。”

“演出中所传达的是中国五千年悠久的传统文化,它通过许多具体的方式形象的表现出来,比方说有古老的乐器,古典舞等等。我想到一个例子,那个兵马俑的节目。这使我联想到古罗马遗址的发掘。”

“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是非常非常久远历史中的一小部份。我们的国家、历史、文化、音乐、戏剧、哲学、精神文化是如何发展的,有着一个极其悠久的传统。我觉得,神韵演出增强了中国和欧洲的文化交流。”

给Hofecker教授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那个二胡独奏,钢琴伴奏的节目。“我对这个节目印象非常深刻。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乐器,它们分别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纽带,可是在这里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了。”

教授认为这种中西方乐器的结合是一种象征,为我们将来彼此间协调和补充提供了灵感。

联合国和平大使:这是中国文化的复兴

来自美国的联合国和平大使、演员Joseph Reuben Silverbird前来观看了神韵艺术团在维也纳的演出。能够观看演出他感到无比的荣幸:“我看到很重要的一点,演出复兴了中国的文化。我是来自美国的印第安人。我觉得,我们彼此这种来自东方、来自亚洲的文化非常重要。”

神韵演出使Silverbird先生联想到了自己的文化,他表示:“神韵展现了如此多的美好事物。真是太精彩了。我从中看到了许多中国古老文化中妙趣横生的内涵,这真的很重要。”

“我很喜欢演员的服饰,绚丽的色彩。我喜欢舞蹈、音乐、舞台画面,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生动。演出通过现代的方式再现了传统文化。”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7433

马克思父亲给儿子的告诫

马克思写作《Oulanem》时,这位年轻的才子仅 18 岁。此时,他一生的计划已经制定。他根本不想为人类、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服务。他只想毁灭这个世界,以人类的恐惧为基础,建起他自己的王座。

在此时期,卡尔•马克思与其父的通信中,出现了一些灵异字句。马克思写道:

“一个时代已然落幕,我的众圣之圣四分五裂,新的灵必须来进驻。”

这些话写于1837年11月10日,此前,这位年轻人已被承认为基督徒。他曾公开宣称基督住在他的心中,谁知没过多久就变成这样。是什么新的灵取代了基督的位置呢?

以上引用自:

此信全文: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letters/37_11_10.htm

请查找这一句:

A curtain had fallen, my holy of holies was rent asunder, and new gods had to be installed.

另外,信中还有这样一句话:

“一种真正的不安占据了我,我无法让这躁动的鬼魂平静下来,直到我和疼爱我的你在一起。”

A real unrest has taken possession of me, I shall not be able to calm the turbulent spectres until I am with you who are dear to me.

马克思的父亲回复道:

“对于这非常灵异之事有一种解释,但我强忍着不去作这种解释,尽管它貌似颇为可疑。”

这件灵异之事是什么?马克思的传记作家们都不曾解释过这些奇异的话。

1837年3月2日,马克思的父亲写信给马克思道:

“你的进步,有朝一日的功成名就,和在世上的幸福,这些并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它们曾是我长期的幻想,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们的实现并不能使我快乐。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以上引用自:

此信全文: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letters/papa/1837-fl2.htm

请查找:

Only if your heart remains pure and beats in a purely human way, and no demonic spirit is capable of estranging your heart from finer feelings — only then would I find the happiness.

对于这位曾自认为基督徒的年轻人,他父亲为何突然表现出担忧,怕他受到魔的影响呢?是因为他在55 岁生日时收到的他儿子当作礼物送来的那些诗吗?

以下摘自马克思的诗《关于黑格尔》:

“我的所有教言皆已混杂,变成魔鬼般的混浊。
因此,任何人随便怎么想都可以。”

以上引用自:

《关于黑格尔》(On Hegel)的一种英译版: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15.htm

以下摘自马克思的诗《关于黑格尔》:

“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奥和最崇高的真理,
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伟大,
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祂’那样。”

“Because I discovered the highest,
And because I found the deepest through meditation,
I am great like a God;
I clothe myself in darkness like Him.”

在马克思的诗《苍白少女》中,他又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以上引用自:

《苍白少女》(The Pale Maiden)全诗英译: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4.htm

“Thus heaven I’ve forfeited,
I know it full well.
My soul, once true to God,
Is chosen for hell.”

马克思早年对艺术有傲然的抱负,他的诗词、剧本,对于探索其内心世界相当重要。

马克思是所有神明的死对头 —— 一个以自己灵魂为代价,从黑暗之王那里买了一把剑的人。

阿波罗网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508/article_124337.html

你看过日本投降书的全文吗?


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美国总统罗斯福、与英国首相邱吉尔在埃及首都开罗,11/25/1943。 (网络图片)

作为一个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了日本投降书,我不知是该感到庆贺还是该感到悲哀。

作为一个中国人,第一次知道国军在抗战中是如此英勇无畏,我不知是该感到自豪,还是该感到羞辱。

我曾经那么恨的“国民党反动派”,我曾经那么恨的张灵甫原来都是抗战英雄……

“醒来,不愿做愚民的人们!”

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们却依然活在欺骗中,原来我们和日本人一样都在篡改着历史。现在看来,不能拿圣人的标准去衡量政客了。政治是无情的,甚至是残酷的;喉舌是机械的,甚至是麻木的,有时毫无公允和客观可言。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同盟国二次大战中国战区最高司令是蒋介石。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内战中“恶贯满盈”的“中美合作所”在抗战中是盟军重要的情报机关。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影视作品中恶贯满盈的张灵甫是抗战英雄。在长沙会战中,他率领敢死队包抄小道,夜夺张古峰,为国军成功阻击日军立下汗马功劳。张灵甫还为抗战丢了一条腿。


抗日名将张灵甫 (网络图片)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中唯一全歼日本师团的战役──万家岭大捷。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歼敌13余万人的三次长沙会战。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平型关大捷是平型关战役的一部份,而平型关战役又是太原会战的一部份,没有国民党第二战区的配合,哪来的所谓“大捷”。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中被日本人认为仅有的两次中国军队的勇猛程度要超过自己的战役之一的桂林保卫战(另一次为昆仑关战役日军第5师团被中央军第5军击败)。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随枣会战中士兵以血肉之躯与敌人坦克相搏斗,官兵竟攀登敌人的坦克之上,以手榴弹向车里投掷,作战之勇敢与牺牲之壮烈,笔难尽述。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期间战线最长的会战──武汉会战。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武汉曾经上演了一场规模仅次于英德伦敦空战的武汉空战,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宋美玲女士为鼓舞官兵士气五次赶赴武汉前线差点被日本人炸死。七十年过去了,大家只知道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却不知道在他之前已有不少人提出过类似的理论,其中就包括蒋介石(31年)和蒋百里(36年),毛只是借鉴后加以改进(38年)。

七十年过去了,也许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认真的想过为什么作为中流砥柱的领袖在抗战期间除了一篇论持久战和几次讲话外几乎没有其他作为。他从来没有上过一次抗战前线,从来没有直接或间接的指挥过一场对日作战?(说的漂亮不等于做的漂亮)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发出过这样的疑问:55年授衔的共和国将帅们都少有抗战的经历。而国民党高级将领几乎个个与小日本干过。七十年过去了,在大陆的主流媒体和教科书上没有把抗日战争的所有战役完整的介绍过一次,甚至连起码的大事记也没有。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看过日本的投降书?难道就是因为上面写着大日本皇军向国民政府投降向蒋委员长投降之类的字眼?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8月15日对这个百年来饱受屈辱的国家意味着什么?七十年过去了,也许我们自己对那场战争都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

七十年过去了,蒋介石动用70万国军发动了淞沪会战。在会战中,国军空军炸毁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炸沈日本海军第3舰队旗舰,国军陆军为补充战损而五次发布动员令,超过半数的团职以上高级将领以身殉国。淞沪会战未能阻止日军占领上海,却改变了日军在中国战场的战略部署,还为上海资本向西转移赢得三个月时间。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最让外国人刮目相看的不是叶挺的新四军,而是孙立人的新一军。新一军远征缅甸,以伤亡1.7万人的代价击毙击伤日军10.9万人。在新一军攻占缅甸重镇于邦的时候,下属向孙立人询问如何处理日军战俘,孙将军的回答是:你去问问那些狗杂种,都谁到过中国,到过中国的就地枪毙,以后都这样办。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中只不过是消灭了一支日军运输队。而且平型关大捷只是平型关战役的一部份,平型关战役又是太原会战的一部份。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李向阳和他的游击队是虚构的,真正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军队是国军的委员长卫队。这支军队使用德军的装备,甚至有德军教官亲手指导。在南京雨花台,委员长卫队的两个营独自阻击日军一个甲种师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一共只有六个甲种师团),平均每个士兵要坚守25米长的阵地,面对50名日军精锐部队的士兵,但胜利者依然是中国人。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常德保卫战中,74军57师的8,000名官兵阻击10万日军15天之久,最后只有200人能够战斗。师长发出了74军57师最后一封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74军万岁!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武汉上空爆发过持续时间仅次于不列颠空战的武汉空战。那场空战中,国军空军击落日军飞机78架,炸沈日军舰艇23艘。那个时候,每当防空警报响起,很多武汉市民不是钻进防空洞,而是爬上房顶,为的是能看到日军飞机被击落的场景。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重庆有17家军工厂在敌机轰炸下坚持24小时不间断生产。以金陵军工厂为例,抗战期间共生产迫击炮7,000门、重机枪1.8万挺、步枪28万支、手榴弹30万枚、de-tona-tor包20万个。

六十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日军投降书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中共只宣传9.18日军侵华而不宣传8.15日军投降,不让国民看看日军投降书?难道仅仅是因为文中多次出现:日本陆海空军及其辅助部队向蒋委员长投降。或者是因为受降落款是: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特级上将蒋中正特派代表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


日军向中国投降书 (网络图片)


日军向中国投降书 (网络图片)


日军向中国投降书 (网络图片)


日本皇军于1945年向中国投降的历史照片 (网络图片)

要知道,伟大的中国卫国战争是世界四大反法西斯战争之一!它不是用游击战、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就能打赢的。它是用重兵集团与敌人浴血奋战才打赢的!战争期间,国军陆军有3,211,418名官兵壮烈牺牲,其中包括8名上将,41名中将,71名少将。国军空军有6,164名飞行员血洒长空,2,468架战机被击落。国军海军全军覆没,所有舰艇全部打光。


陆军军官学校 (网络图片)

在一次纪念抗战六十周年的访谈节目中,中央台邀请到了几位“飞虎队”,那几位老飞机员显然有点“不识时务”,大谈特谈当时怎么与国民政府和国军合作抗日的,说的是口若悬河,激情澎湃,丝毫不顾忌中国执政党的脸面。也许是谈的太多了,于是主持人插话,问他们当时有没有听说“延安”“共产党”和“毛泽东”,那些傻了巴几的美国老兵一个劲的摇头,场面有些尴尬。这个节目在中央九套播出过,看过的朋友应该都清楚。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白严松在台湾访问连战时的情景,当连战谈到抗日的时候紧张的气氛再次出现,我们的小白拚命将连主席的话头打住,场面甚是好笑。

我想问一句:难道抗战的历史真相就真的那么可怕?真会威胁到政局的稳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过去的宣传真的是有“问题”了。七十年后的今天,大多中国人只知道平型关、百团大战,卢沟桥、台儿庄、再加上南京大屠杀,要知道这几场的作战都是中日战争中的次要作战,甚至连会战都谈不上。假如中国人自己都搞不懂抗日战争的历史的主流与重心,日本人当然也就乐得敷衍混过了。假如中国只靠“麻雀战争”、“地道战”、“地雷战”来对抗日本的大军,中国哪里会有出席“开罗会议”、发表《波茨坦宣言》、成为“联合国创始四强”、以及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与资格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去年诺曼第纪念仪式上佩戴着勋章,意气风发的二战老兵。

竟是什么使我们一次次把阶级矛盾凌驾于民族矛盾之上。难道所谓的“意识型态”真的能把中国人的心理扭曲到如此地步;往者虽已逝,来者犹可追。那些国军的抗日老战士应该得到尊重,哪怕是迟到的尊重。这份记忆属于他们,也属于这个国家,属于这个民族,属于子孙后代。但我们错过了,错过了最后弥补遗憾的机会。也许是出于某压力或心理,对那场战争我们正在遗忘,而且是有“组织”的,有“选择性”的集体遗忘。

七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应该扪心自问一下!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7/n3250345.htm

“低调”种菜 中共各级政府特供基地曝光


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王家场“北京海关蔬菜基地暨乡村俱乐部”,简称“海关大棚”,是一个专供北京海关的蔬菜基地。据了解,在顺义有特供蔬菜基地的不仅是北京海关。而中国各省级政府的一些部门都有特供食品基地。(网络截图)

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王家场“北京海关蔬菜基地暨乡村俱乐部”,简称“海关大棚”,是一个专供北京海关的蔬菜基地。如果不是当地居民的提醒,很难找到。“海关大棚”只是众多政府特供食品基地中的一例,据了解,在顺义有特供蔬菜基地的不仅是北京海关。而中国各省级政府的一些部门都有特供食品基地。

“低调”种菜 戒备森严

据《南方周末》报导,占地两百余亩,两米多高的围墙和铁栅栏环绕四周,五名保安把守……知情人士透露,基地已与北京海关合作十多年,这里出产的瓜菜只供给北京海关。1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戒备森严的“海关大棚”。基地里六十四座蔬菜大棚整齐排列,每座大棚入口处其实就是一间工人房,里面有简易床铺和凳子。

工人们都是当地村民,个别工人来自东北。业界曾一直流传菜农从来不吃自己种的大棚菜,原因是这些菜是农药灌出来的,化肥催出来的。而在“海关大棚”,工人们拍着胸脯保证——肯定没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种的,绝对放心!”“海关大棚”的采摘工人通常都随手从瓜藤上摘下一条还挂着花蒂的黄瓜,不用水洗,甚至连毛刺也不用处理,就直接咬了起来。

该基地一位人士说,为了杜绝化学污染,种植所需肥料几乎一色鸡猪牛羊粪有机肥,即使打农药也是生物农药,且格外注重采摘安全期,“未过安全期的,哪怕烂在地里也不会采摘”。“种的都是绿色、无公害的大路菜。”所谓大路菜是指黄瓜、茄子、西红柿、笋瓜、豆角、圆白菜、空心菜、油菜等普遍食用的蔬菜。“我们种什么,他们(北京海关)就要什么。”

特供基地遍布中国各地

特供食品存在的一种方式是地方一些部门拥有专门的基地,这些基地收获的所有瓜菜一律进机关食堂。一位不愿具名的学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两年前,他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机关食堂吃饭时,同行的人就透露该院在距离西安三十公里外的户县拥有自己专属的机关农场,专人管理,保证所有蔬菜瓜果绝对无毒无害。

相比陕西等地仅种瓜菜之外,广东省某厅下属一培训考试基地的做法更加高超。据知情人士透露,十几年前开始,基地就雇用附近的村民到基地专门种菜、养猪、养鱼、养鸡鸭。如果没有条件自僻菜地,建立特供基地,要职部门也会尽可能选择可靠的食材提供商。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分布于全国的103家曾入选北京奥运绿色产品提供商后发现,除当年特供奥运之外,部份企业与政府部门至今关系密切。

北京一养殖场的孙先生表示,自北京市委派的专家到场里对水源、饲料和空气检测达标后,他们的产品就开始与北京市政府部门等直接对接,特供中央高官,至今已有十年,饲料及饲养条件都不同一般。而另一家食用菌企业北京绿兴特合作社,曾在2008年与市政府机关下属一事业单位有过两三个月的专供合作。

主产鲜鸡蛋的山东临沂市三益禽畜有限责任公司行政主管刘先生表示,他们从2004年开始与当地一些政府机关合作,每年供应两三百吨。同是山东,生产咸鸭蛋的微山湖荷花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家怀说,他们主要为国务院某局特供鸭蛋,合作已有10年。
湖北神丹健康食品有限公司技术服务部汪经理透露,除供市场外,每周还给湖北省委机关食堂送一次鹌鹑蛋,每次几十件,已经送了三、四年。同是湖北,京山轻机集团国宝桥米有限公司生产的桥米部份以团购形式提供给省政府、粮食局、农业厅等政府部门。桥米是湖北京山县独产的大米,质量上佳。

而远在东北的辽宁省丹东市前阳五四农庄主产越光大米,越光米素有“世界米王”的美誉。该农庄负责人姚成海表示,越光大米因口感好,质高量低,深得当局信赖,三年前,部份产品特供辽东本地政府及商检、海关部门,且与北京有关部门有过合作。

当局吃特供绿色农产品 百姓吃有毒食品

新浪博客称,从这些享受“特供”单位的性质来看,无外乎都是手中握有行政权力或垄断资源的强势单位和企业。租地种菜实行“特供”,虽然保证了食品安全,但如果按市场经济常规计算成本的话,租地雇人种菜肯定高于市场价格,说不定还是“天价”蔬菜。

作为大多数只能发放基本工资和福利的机关和企业来说,职工是无法享受到这种“特供”的。因此,这种“特供”往往和“特权”、“垄断”等强势词语联系在一起,应该引起大多数无法享受“特供”待遇的公民们警惕了……放任“特权”部门“特供”蔓延,只能造成新的分配不公,激发民众不满情绪,影响整个社会和谐。更严重的是会加速社会公众利益保障体系的崩溃……

专家认为,这种权力部门、垄断企业的自我保护体系会损害公众利益。权力部门为自保实行“特供”,等于承认放弃或放松针对普通民众的食品安全管理。尤其是相关的职能部门也参与其中,负面示范效应更加严重。

网友arick表示,怪不得人家不管咱们死活。百姓吃有毒食品,当局吃特供绿色农产品。真是无法比啊。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7/n3250192.htm

唱“红歌”家难不断 明真相求三退

文/吉林省:山雨(笔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年过花甲的朝鲜族严太太,说什么也没想到,近些年不断的家难,原因竟与她爱唱红歌有关系。

严太太是位能歌爱说的人,从机关退休前后几年里,家难接连不断,丈夫得病离世;女儿得产后风病,身体状况让人堪忧;儿子肠道综合征,让家人忙的团团转,而她自己顽固失眠等病,让人生不如死。这些突如其来的家难使她十分郁闷,她黑亮的头发突然全白了。

今年三月份,她向一位土郎中吐露苦痛的心情。土郎中讲,我注意到此事,这与你爱唱红歌有关系,朝鲜族有那么多好听的民谣民歌,都是人们充满生活情趣,乡土味浓郁的民歌、民谣,放着这些让人心醉的歌儿,你不唱,你却爱唱颂扬邪党毛魔头的歌曲,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严太太第一次听到“毛魔头”三个字,心里很是惊讶。土郎中看出她张口结舌样,说:你唱的那些歌词中的“红太阳”(毛魔头),是个十足的大流氓!在独裁、专制时期,所谓“视察”大江南北,实是寻花问柳,下令大搞的土改、肃反、三反、五反、反右、三面红旗、文革等政治运动,坑杀、饿死了七、八千万百姓。你说这杀人狂还是你心中的“红太阳”吗?!说他“魔头”还算抬举呢!已成僵死鬼三十五年了,中共仍抬出它的阴魂搞什么唱红歌,为的是能继续欺压在咱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奴役百姓。人们在唱颂毛僵尸时,我看它那阴黑的东西就不断的往人们身上压来,人们周围都是阴森的东西,是很可怕的!

听到这儿,严太太讲:“不能吧?!”

土郎中笑笑,说:“唱红歌是要遭难的!”零四年三月,图们海关周玉翔已退休在家,这年“三八节”前,她来单位搞活动练唱红歌,突觉头沉,不一会她因患脑出血病而猝死。这真是现世现报呀!

说到现世现报,土郎中转口讲,零九年四月下旬,重庆市恶党头目薄熙来在全市范围内发起大搞邪党的“红歌会”,即为邪党歌功颂德的歌。江津区“八一”小学姓周的教员要求学生都唱“红歌”,学生们都不愿意唱。周执意坚持,并指派两女生打拍子,没想到姓周的恶念一出,立刻失去知觉,半晌说不出话来,随后又乱叫乱跳。与此同时,该小学内另一姓江的教员强迫学生唱,也遭到和姓周同样的下场。

接着,土郎中又讲起五年前,吉林省某集团举行“七一歌咏”大会前后,许多人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悲惨事件的故事来:有一位女歌手领唱时,突然嗓哑,只好由她人代唱,女歌手还没弄明白啥原因,又犯了头晕,上吐下泻的毛病,到医院看了几天,就是查不出什么原因来;集团邪党委纪检书记让几个人包夹、监督一位不愿唱红的职工,让他跟着大合唱,这人想,我哪能跟着唱鬼歌呀?!他灵机一动,我干脆将歌词变调,来抵制唱红吧!他把歌词中“毛××”是“大救星”改唱为“它是人民的大灾星”,“×××象太阳”,他唱:“共产党象恶狼”……,结果他没出事,而纪检书记与包夹、监督者可惨喽,他们中不久有被车撞骨折住医院的;有的得心梗病,心脏动手术上支架花了好几万元的;刚二婚的纪检书记之妻,突发怪病住院去了,恶书记怀疑因肾衰而死去的前妻的病在后妻身上再现;几位中层干部有突发骨癌的;有嗓子红肿,找专家看了七天仍没消肿的;有连续咳嗽了几个月不见好的;还有突发中风病上医院抢救的;有个人还老埋怨自己买卖突然大亏了。

土郎中讲,唱红后人们出现的悲惨怪事多了去了,人们只以为这是自然现象,却不知中了邪党邪风的毒了,这种情况太可悲了。我只仅举几例说给你听听,只想告诉你:唱红歌是要遭大难的!

听了一些故事后,严太太连连点头讲:噢,原来这么严重啊,人们都愿唱这些怀旧老歌,我经不起捧场,就唱起“红歌”来,好,我以后不再唱这些鬼歌了;你说的有理,咱朝鲜族有那么多好听的民谣民歌应该多唱唱。接着,严太太突然问:“有件事我闹不明白,这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被媒体宣扬,但他为什么还遭外国法院起诉通缉呀?!”

土郎中讲,我忘了讲这件事了,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是中共内讧事件,这叫狗咬狗——一嘴毛;他遭西班牙等国法院起诉的罪名,是薄熙来曾任大连市与辽宁省委书记时,他听命江魔头的指令,打压法轮功,当时有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遭受非人虐待、酷刑迫害与活摘器官残害,他是被以反人类罪的罪名遭控告的;重庆模仿“文革”搞‘唱红打黑’这劳民伤财的缺德事,已耗掉当地财政成亿巨资,仅新矗巨型的毛魔头像就耗掉几百万人民币。中共这边耗巨资搞腐败,而许多人命关天的事,它却无动于衷,比如遍地危房的豆腐渣校舍却得不到资金翻修,中共拿着纳税人钱当儿戏。这事若出在民主国家,这些地方官或总统都要被他们的百姓轰下台的!

听了医生这一番真相点评,严太太象服一付宽心中药似的很开心,她点头说:“说的是,中共是咱百姓的大灾星!”

土郎中见严太太很中肯,高兴的说:“你也别白听这么多故事了,为保你与家人平安,你退出邪党吧!”严太太笑呵呵的说:“‘不与魔为伍!’好,就求你帮我退了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8/240317.html

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审判 旁听席全被六一零抢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开庭,图谋进一步迫害朱宇飙律师。非法开庭时,旁听席上全部坐满了邪党安排的人员,意思是其他人即使能来旁听也没有位置了。这种流氓地痞做法,也只有中共恶党才能做出来,也证明邪党心虚。朱宇飙律师只是家中有订书机、打印机,当局便以荒唐的“预备作案”为指控并非法起诉。

中共邪党人员对这次开庭作了精心策划安排,首先串通中大街道“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居委,装好心人,叫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去喝茶,说开庭时开车送她过去,然后拖时间,千方百计设了圈套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参加。朱宇飙律师的母亲没能出庭参加。

所谓的审判长是邹世发,电话是020-83005555,020-830055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8/240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