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美好

文/大陆大法弟子:李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修炼后,才明白神的慈悲是远远超越常人所说的宽容、宽恕境界的,是无私无我的。看到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为我们承受了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所犯的罪过,那种承受成度远远超过了过去任何一位下世度人的觉者,也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每每想到这里,总不禁会泪流满面。

随着自己境界的升华,师父博大慈悲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注入我的心里。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久违了的一位同事,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由于我常常得到上级和同事们的赞扬与认同,她老是不服气的到处放言中伤我,甚至她动用她的人际关系,使我失去了多次升职的机会。虽然我不计较,但她在公共场所总是回避我绕道而行。

这次相遇,我想并非偶然,便笑吟吟的走向她,一阵问候寒暄后,我说:阿华,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有揪心的事情?她说,最近几年家里连连发生不幸的事,早几年,母亲在五十三岁的时候突患病毒性感冒,引发肺炎,很快去世了,接着,父亲又患癌症,不久也离开人世,接着,高干的公公又犯病去世,现在婆婆又卧病在床。看着我很有钱,其实,没过几天舒心日子哦。

我说:那么,你相不相信我可以帮到你?她迟疑了一下。我理解她的迟疑,因为她目睹了我所经历的风雨,象目睹寒冬里遭到冰霜雪雨的腊梅一样,但她看到我久经冰霜后仍旧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她就开口说了:“相信。”就在她坚定的说出“相信”的那一刻,我发现在她的脸上有一束金光闪过,师父的佛光已经开始照耀到她的心里。我还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期待的目光。因为要赶着去上班,我就简单的说了帮她三退保平安,还要她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是真正度人的法。她全都答应了。最后,她说,谢谢你,把你的电话留下吧,以后,我请你吃饭。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顿时有一股能量从头顶灌注我的全身,心里好象又有一道亮丽的彩虹升起。

是啊,当你舍弃人世间一切怨恨、妒嫉、怀疑……哪怕是一小点点的计较心后,你会发现,人世间你所承受的苦痛如小小的一杯苦水,倒在你那无际浩瀚大海般的胸怀里的时候,你还会感到那是痛苦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7/240964.html

欢庆法轮大法日 香港学员谢师恩

文/香港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师尊李洪志先生六十华诞。在普天同庆的佳节即将来临之际,五月十日,身在香港的本地及外地法轮功学员举行庆祝活动,通过集体炼功、游行、鼓乐表演、齐声祝贺及歌唱等形式,欢庆法轮大法洪传十九周年,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同时感颂师恩,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三百多名在香港的中外法轮功学员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同时恭贺师尊六十华诞。


小学员们双手合十,齐声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五月十日刚好是香港的公众假期,逾三百名学员身穿黄色炼功服,一早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的草地上,在祥和的音乐中演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整齐优美的动作在晨光中显得格外耀眼。他们当中有老有少,有的已经修炼了十多年,有的近年才得法。谈到修炼大法的体会,学员们都深深感到,学炼法轮功受益良多。


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早上在维园集体炼功。


中外学员在一起炼功。

黄小姐二年前才开始修炼,她忆述自己以前身体不好,患上了子宫瘤,开过两次刀都无法复原,由于自己有家人是中医师,试过到大陆接受三个月的针灸治疗,但是病情并未好转。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朋友介绍法轮功,于是带着好奇心上网搜寻,看到法轮大法网站上刊登学员的心得体会谈到很多重病人炼功后恢复健康,觉得很神奇,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照着教功录像学炼,虽然当时动作也不很准确,已经感到有一股能量在身体中流动。

懂得了:做人是为了返本归真

以前常常生病、动不动就伤风感冒的她说,学法炼功两年来一直没有再生过病,心情也变得开朗,“一次小病也没有,别人在街上已经戴口罩了,我还是很精神,感觉自己身体特别好”。而且,凡事都想到遵照大法的要求,先考虑别人,做到先他后我。

黄小姐开心的说:“我觉得很满足,就觉得做人我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返本归真,要做个很好的人,越来越好的人。我每天起床,我知道我睁开眼要做什么,我要做个好人。”

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邬太,算来是个老学员了。当年是居住在上海的父母介绍,一听说法轮功就觉得很触动,马上就看书,一看大法书就放不下,觉得这个功法太好了。自己以前脾气不好,很容易动气,学法以后,性格改变了,“遇到任何事情会很平静的去处理,时时刻刻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多年来邬太每天都到旅游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风雨无阻。

做个真善忍的好宝宝

七岁的辛宇清蹦蹦跳跳天真可爱,她很小就跟随家人一起炼功,小小年纪已经懂得做好人的道理:“真,说真话;善,做善人;忍,人家打你你忍。祝师父生日快乐,我会做一个真善忍的好宝宝。”


在天国乐团领头下,游行队伍在港岛的街道上前进。


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队列走过铜锣湾闹市,吸引众多中外途人驻足观看。


腰鼓队敲锣打鼓,向师尊献上节日及生日的恭贺。

集体炼功结束后,数百人整齐列队,在天国乐团雄伟的演奏声中,在港岛区闹市缓缓前进,吸引了许许多多本地市民与中外游客夹道观看。在马路的两旁,有的学员在派发真相材料,有的在劝三退。从铜锣湾走到中环才一个小时多的路程,有些学员一次就退了几十人。

中午时分,游行队伍抵达终点的遮打花园。学员们稍作休整,便展开压轴的庆祝活动。在天国乐团及腰鼓队先后向师尊献上节日及生日的恭贺后,学员全体合十,多次齐声高呼:“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接着,小弟子们也走到众人前面,一齐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数百名学员一起合唱《法轮大法好》和《谢师恩》,坚定助师正法的宏愿,盼望众生得蒙大法之福,喜迎无比美妙的新宇来临。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5/14/125198.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2/240561.html

中国是社会治安最好的国家吗?

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您现在收听的是《中国观察》。本节目由特约评论员,著名经济学家,中国问题专家何清涟、程晓农夫妇,为您解析中国经济、社会万象。我是主持人俞珊。

中共光明日报日前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 ’文章出来后,引起许多读者的议论,有人反驳说,如果是治安最好的国家为什么买个菜刀都要实名制,开个会议都要戒严,办个大赛都要如临大敌。最好的治安为什么深圳警方在100天里驱逐了8万”治安高危人员”,就只为保证大运会在“和谐”氛围内召开。那么中国的社会治安到底如何?今天我们就请著名经济学家,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来谈谈这个话题。

主持人:程老师您好, 就在几天前,4月12号,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专访文章, 题目是‘中国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 ’,被访对象是中共中央综治办主任陈冀平。文章的后面有许多读者的反馈,有位读者这样写,中国是社会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这个有人信吗?没人信。也有的说,我不了解其他国家的治安,无法比较。 程老师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您认为中国的治安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程晓农:我举一个比较形象的例子,我想中国老百姓都能明白,这样就能很具体的让大家感受到什么叫治安好和不好。这就是中国住在五层楼以下的居民有多少家没有安铁窗的,另外中国居民家里有几家是不安铁门的。所谓铁门是指在普通的木头门之外,还要再另外安上一个保护的铁门。安这两样设施是很麻烦的。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护安全。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国是比较特殊的,虽然我不敢说世界上没有其它国家这么做。至少我们看到在中国”人民日报”、”新华社”整天批评的美国,我基本上没有看到过任何人家里是安上铁门或者是在玻璃窗之外再安一层铁栅栏。这样一个小小的例子就说明治安好不好。因为这是老百姓花了钱买平安的。

主持人:那如果不安会怎么样呢?

程晓农:我想大概生活在中国的人都很清楚,如果不安铁门,不安铁栅栏,那么他们家庭室内的财产的安全程度是什么样那是可想而知的。而且这个现象并不是说中国历史上一贯如此,应该讲大概是在九十年代逐渐开始出现的。如果以家家户户要安铁栅栏、铁门来保安全,从这个现象出发来理解的话,那中国早在九十年代治安就不安全了,而且在全世界几乎可以讲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要家家户户安铁门、铁窗的,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层面,我们看到在街上出现的不可思议的暴力。比方讲,西安药家鑫的案件,一个开车肇事撞伤了人的人,居然为了防止别人找他追索赔偿,拔刀把受害者杀死,这样的例子在世界上恐怕也是独一无二。至少好像没有看到任何国家发生过类似这样的事情。这种事情发生,至少证明中国的治安状况相当糟糕。

至于中共治安办的负责人出面来对中国治安状况表态,他只是扮演了一个喉舌的角色。也就是说,给他指定了什么样的发言稿,让他怎么说,他就得照办。至于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真相还是掩盖真相的谎言,我想普通的民众人人都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主持人:那您认为造成中国社会治安状况这么差的原因是什么呢?

程晓农:一个国家社会治安不好,当然有多方面的原因,可以这样讲,在任何社会都可能出现一些小偷小摸这样的现象,但是数量的多寡,发生频率的高低,相当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社会是否正常。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基本上来讲,当社会开始进入动荡阶段的时候,通常各种治安案件就会频频发生,但是中国古代也确实有过所谓的“路不拾遗”“门不闭户” ,也就是说确实有太平年代,那么今天中国显然是做不到这一点了。至少“门不闭户”这一点完全不可能。这门我刚才讲了,加一层锁还不够,还要再加铁门,目的就为了防盗。这个现象背后,首先说明的就是中国社会当中制造治安案件的人数量是相当大的。那么,在这个案件的背后有几类,一类是所谓的偷盗案;再一个就是所谓的斗殴。斗殴多半发生在流氓势力或者黑社会势力之间;第三类就是中国独特的,所谓权贵子弟的横行无忌。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发生多起,不仅仅像我举的药家鑫案件,我们知道河北保定“我爸是李刚”著名的全世界都知道的案件,也是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小小的局级、处级干部的子弟就在这个社会上可以肆意妄为,任意夺取他人生命,而且还满不在乎。还有第四类,这指的是社会上发生的围绕着卖淫从事的各种活动。如果是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的治安恐怕成了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一个国家做到象中国这样,每一个县城都有卖淫场所。全国据说从事卖淫行业的女性至少在一千万人以上,所谓“黄色娘子军”。这些现象是中国一个普通老百姓都是可以随时看见的。我们不用说深圳的东莞,那是一个标准的黄色卖淫业的聚集之地,北京也是如此。至于其它的省会城市和大部分县城,甚至一些公路沿线的小镇,都有所谓的洗脚屋、洗头屋等等的卖淫场所。共产党曾经在一九四九年以后宣称它消灭了妓女,现在共产党又把妓女双手欢迎迎回来了。而且创造了全世界最大的黄色产业。这种情况恐怕无论如何不能说是治安状况良好,只能讲治安状况相当恶劣。

主持人:3月29号,中央综治委主任周永康,在纪念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两个《决定》颁布20周年座谈会上讲了这么一番说,“面对经济社会领域的深刻变革,面对世所罕见的风险挑战,我国始终保持了社会大局稳定,成为世界上社会治安最好、群众安全感最高的国家之一。分析原因,很重要的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找到了一条通过综合治理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成功之路。” 程老师,您怎么看他周永康的这番话,尤其是这里他提到的这个成功之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路?

程晓农:我想从两个层面来看,一个层面就是刚才提到的黄色产业。在任何国家都会把黄色产业的泛滥视为社会治安状况不良,把这个看作是问题很严重的标志。但是,在中国似乎周永康先生认为这是中国治安良好的表现,他根本对此没有提出任何置疑,也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相反,还把黑白颠倒过来。宣称这种状况的存在,恰恰是中国社会制度优越的表现。这个问题的深层,我想也许可以这样来解释,那就是自从一九八九年六四以后,中共政府实际上是为了把民众的注意力从政治层面引导到生活层面,让他们关心吃喝玩乐而不要过问政治,所以在这些产业方面大大的开了绿灯。因此,全国各地的公安局对黄色产业的存在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公安局的干警甚至和这些机构相互勾结,从中索贿或者拿回扣。所以,很多这样的产业其实是在公安部门的保护下常年的正常运转。那么,这种做法本身,用周永康的话来理解,也许可以这样解释,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维持政治治安的手段之一。那就是宁肯让大家每天在荒淫或者是把大家注意力引到追求“性”方面的混乱这些方面去,而避免大家来关心政治社会问题。所以,这些“黄色产业”的存在,在中国某种程度上讲扮演着帮助政府维持政治治安的一个工具或者是一个手段 。所以,中国“赌”是非常盛行的;“黄”也是非常盛行的。在今天的中国,恐怕没有哪个城市老百姓闲下来不赌的。虽然大规模的赌场在中国并不算很多,但小规模的赌,在中国是司空见惯。这在中共政府看来也是好事,至少老百姓或者去嫖或者去赌,但是至少他们不关心政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政府是在治安上开了“赌”和“黄”两道门,然后把大家给引导到这个方面去,换来政治上的所谓安定。

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实际上是动用了全世界罕见的警力,高度严厉的镇压任何对共产党有不同看法的活动。从对宗教团体的镇压,到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对维权人士的镇压,最后到互联网上,连每个博客里大家贴一点真心话,都动用了大量所谓的网警再加上网络评论员全面的封杀。当然在一个高度政治专制的国家里,这也算是一个政治特色,确实是中国制度的特色,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我们看到在中东虽然有一定的网络封锁,但是也没有做到中国这样的程度。而且中国实际上还在向这些国家介绍经验。比方说伊朗,就是中国介绍它的网络封锁经验的一个国家。

所以,我想,周永康的这番讲话,如果仔细解读起来,实际上是对中国治安状况的现状提供了一些反讽性的思维,它让我们能理解中共的高层是怎么样看待治安的。就是“黄”“赌”还有“盗”甚至凶杀,在中共政府看来都是可以接受的,都是不太重要的,甚至可以放纵的。但是,对政治上的批评声音,政府是绝不手软。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按照中共的标准,这个社会没有任何人敢批评政府了,这就是它的治安达到了最好效果。也就是他讲的中国的所谓制度特色,中国的道路。这道路其实并不是中国特色,是专制制度的特色。我们在希特勒那里可以看到,在斯大林那里可以看到,甚至在古代的君王时代也能看到。但是,无论是希特勒、斯大林,还是古代的中国君王,谁都没有中国共产党做的这样全面,这样严苛。这个已经不是什么治安良好了,而是全面扼杀社会的声音,或者是把每一个老百姓的喉咙给掐住,把嘴巴贴上封条。这个不是维持治安,这是在把全社会老百姓给窒息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中共所说的“社会治安”指的是它统治地位的治安,而不是关系老百姓生活的治安。

程晓农:对老百姓不满的社会现象,中共政府并不是真正的在意。比方说刚才我们一再讲到的,“赌”“黄”这些现象,中共政府一直是睁一个眼,闭一个眼,他不觉得这样的恶劣的治安现象需要取缔。同样的,中共政府有警力去监控有一些独立思想人的行动和言论,但是他却不愿意用任何警力去对付“黄”“赌”这样的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秩序的这些社会现象。我们看出来,中共政府在治安方面是有明显的取和舍的。取的就是刚才讲的“黄”“赌”这些活动,中共政府认为是可以容忍的,甚至某种意义上讲,他是在默许甚至是鼓励。因为中共政府的官方网站,比方象新浪网,还有凤凰网,那是大量的有这种接近淫秽的内容,千方百计用“色”去引诱读者,让他们的注意力转到这方面去。同时封杀任何政治层面的讨论。那么舍,就是中共政府把言论自由,还有公众意见的自由表达,还有公众私下意见的互相交换,看作是对政权的最大威胁。所以他的治安的重心其实是在政治层面的社会控制上。

主持人:谢谢程老师的分析。

程晓农:谢谢希望之声的各位听众朋友,今后我们有机会更多的交流看法。

主持人:听众朋友,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中国观察》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利比亚宣布停战 8人受国际起诉

5月15号,利比亚总理马哈茂迪向联合国提出了停战建议。16号,国际刑事法院申请对受到反人类罪指控的8名利比亚官员发布逮捕令。

据美国之音报道,马哈茂迪是在首都黎波里会见联合国特使哈提卜时提出停战建议的,以此换取北约立即停火。

16号,国际刑事法院总检控官路易斯.奥坎波在荷兰海牙公布称,他已经正式提出申请,要求向利比亚8名高官发出逮捕令,其中包括领导人卡扎菲本人及他的儿子赛义夫和情报部门首长塞努西等人。

路易斯.奥坎波提交了一份长达74页的文件,列举了利比亚军队自2月对反政府力量发动野蛮镇压以来有系统攻击平民的各项指控。

另据报道,英国武装部队指挥官大卫·理查兹将军表示,北约需要“加强行动”,以减小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不肯放弃”权力的危险。他说,北约不是在袭击利比亚的基础设施目标,但需要考虑加强其军事行动。在利比亚马哈茂迪总理会见联合国特使哈提卜之后不久,北约组织对利比亚靠近突尼西亚边界的西部城市祖瓦拉进行了新的空袭。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8842-1.asp

江苏灌云县党员集体退党 发信向李洪志大师求救

近期,江苏省灌云县的民众向海外媒体公开一封发给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求救信,随信并附上当地共产党员们在2007年12月08日的集体退党声明书与签名信。

该求救信中称,自2002年以来,江苏省灌云县政府官商勾结掠取、大肆霸占村民土地,房产近5万亩搞商业、工业开发。当地政府大肆抓捕上访民众,当地有9个村民被判刑,无数村民被拘留、劳教、送进学习班进行非人的折磨,甚至连患上癌症的病人(陆金洋)也被送去劳教。

据媒体报导,5月13日上午当地发生一起暴力拆迁致死的惨剧,当地民众称村民陆增罗被拆迁人员打死后,当局为毁尸灭迹,点燃煤气罐引发大火,死者被烧得惨不忍睹。事后公安试图来抢尸,遭到家属和周边村民以菜刀和砖头抵抗,未能得逞,现场的救护车玻璃和挖掘机都被砸。

目前当地官方网站的报导与当地民众的说法不一,当地官方网站称:陆增罗点燃屋内汽油,致其当场死亡。5月14日,当地民众愤慨不平,将不堪入目的悲惨照片和录像发给海外媒体,希望海内外媒体在国际社会公开曝光事件的残酷真相。

江苏政府极权手段屡见不鲜,自2010年3月起,江苏省灌云县政府为了逼迫村民拆迁,动用各种手段对付村民。很多户被停电、停水、断路;好多在职职工被停班;有十多人被抓进派出所逼迫签字;先后有六名在任教师被强行停课。

村民陆先生表示,因为去年8月份死了一个人,强拆停了一段时间。从今年3月18日到现在为止,每天夜里大约凌晨一点的时候,上百个拆迁人进入该村,包围村民,逐个击破,就好像黑社会一样,他们头戴钢盔,手拿棍棒,100多人同时扔黑砖头,进行强拆。很多人受伤,吓得半死,太恐怖了。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8824-1.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