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W之父武汉大学演讲遭遇学生扔鞋抗议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中国国家防火墙(GFW)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今天(5月19日)下午在武汉大学演讲时,遭反对互联网审查的学生以扔鸡蛋与拖鞋形式抗议,在互联网上引起许多争议与反响。

方滨兴前往武汉大学之行之前就已在互联网上引起关注,有许多网民呼吁前往武汉大学抗议。多名网友在Twitter网上交流方滨兴在武大的资讯,得知其在武汉大学计算机系有一公开演讲活动后,来到现场。

据抗议者在Twitter以及墙内微博的说法,现场有学生准备了鸡蛋(抗议者称是在武大计算机学院附近菜场购买),抗议者向方滨兴先像投掷了鸡蛋,但并未投中。

随后,抗议者脱下脚上鞋子,向方滨兴扔去,并击中了他。“第一支鞋打中了。第二只鞋被一男一女护住了。”

现场的武汉大学保安与学校职员与抗议者发生了冲突,有十余人追出,准备抓住扔鞋的抗议者,但在在场学者的阻拦下,此人仍然顺利离开现场。

扔鞋的抗议者离开武汉大学后,有在场学生尾随其离开,并给他买了一双拖鞋。而在场的学生则对鞋子拍照留念。

有在场的武汉大学师生透露,事发之后,计算机学院门口出现警车,武大副校长赶到现场,而拍照的武大同学被劝阻。

目前还没有抗议者被抓或者被学校处分的消息。

今天下午,在微博客上流传着这样的段子式的情节。事后,方滨兴怒斥主办方:“听说他们在讲座之前就在Twitter上讨论这个事情了,你们怎么没有一点应对措施?”主办方一脸无辜地说:“那个网站(Twitter)我们打不开,被GFW屏蔽了,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RFI

预言是真是假?

文/真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五月十二日,是四川汶川大地震三周年纪念日,中共喉舌中国新闻社抛出否定预言的文章,援引香港《文汇报》五月十二日的报道,称“近年来天灾人祸不断,引发部份人对“末日”的恐慌”,继而“辟谣”说预言不可信。

中共为什么挑在这个时候,抛出这样一篇内容的文章,且让我们分析一下。

让笔者产生怀疑的一个理由:汶川大地震后,中共先后组织了几十次情况说明会,让各路专家出面散布地震不可测的论调,以掩盖它们出于罪恶的政治目的而造成大量民众伤亡的罪责。大量的事实充份证明:汶川地震无论是官方的地震局还是民间都有预测预报,中共的四川相关机构、单位,包括兵工厂、行政机关、甚至有官员子女上学的学校,都提前得到通知,避免了损失,有网络快照为证。

中共要怎么报道,并非看那个地震预测本身是否科学、可信,也不会顾及人们的生命安全,是否可以提早预防;完全是看中共自己政权的需要,就可以颠倒黑白。

中共之所以发布这样一篇文章,还有它更重要的原因。近些年,特别是二零零二年贵州平塘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面世后,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时报》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刊出后,更是从预言的角度,大量讲真相,劝告民众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抹去兽记,“三退”保平安。明白真相后的中国民众,纷纷退出中共的相关组织。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央党校就有包括部级、副部级官员在内的25人集体声明退党,震动中共高层;有基层公安派出所集体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国务院及公安部的高官委托海外的子女登记退党,等等。“三退”遍及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截止二零一一年四月底,“三退”的人数已超九千四百万人。这让中共十分惧怕,它要让人们觉得,所有的预言都是假的,不值一提。

那么,历史上的诸多预言到底是否灵验呢?且让我们举几个例子看一看。

历史上,无论是姜太公的《乾坤万年歌》、诸葛亮的《马前课》、唐朝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北宋邵雍的《梅花诗》、明朝刘伯温的《烧饼歌》、《金陵塔碑文》、《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以及国外的《诸世纪》、《格庵遗录》、《玛雅预言》、《霍比预言》、《圣经启示录》等等,都对未来有准确的预言,其中《推背图》还因其对后世的预言太过准确,而在明朝被当权者打乱顺序重新编排出版。而这些预言,中共都没有敢在“无一应验”中引用。

《乾坤万年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系统预言,预言了从周代以后数千年的王朝兴替。对于周朝到汉朝的历史,姜子牙写道:“而今天下一统周。礼乐文章八百秋。串去中直传天下。却是春禾换日头。”第一句“而今天下一统周。礼乐文章八百秋”,指周朝享有八百年的天下。第二句“串去中直传天下。却是春禾换日头。”继周朝之后是秦朝,秦始皇本姓吕,是吕不韦的儿子,这是《史记•吕不韦列传》所记载的。所谓“串去中直”,就是“串”字去掉中间一个直竖,是个吕字,指秦始皇的姓,就是姓吕的人能承“传天下”。所谓“春禾换日头”就是将“春”字下边的“日”字去掉,换一个“禾”字,就是“秦” 字,这二句说继周而有天下者是吕秦。这被历史所证实。

诸葛亮写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系统预言身后朝代兴衰的《马前课》和《武侯百年乩》。该预言一共十四卦,每一卦讲述一个朝代。清朝光绪年间,白鹤山的老和尚守元逐条破译了《马前课》中一直到光绪以前的预言。如他破译的关于清朝的预言说:“水月有主,古月为君,十传绝统,相敬若宾”。守元和尚解释道:“‘水月有主’是个‘清’字,‘古月’是个‘胡’字,胡人为君,殆亦天数不可强欤?”“统”指“宣统”,“十传绝统”是指清朝从顺治入关称帝到宣统一共经历了十个皇帝。

《推背图》为唐朝李淳风、袁天罡所作。其中第二象对于唐朝的预言中,图中画了一盘苹果,共21个,第四个没有把。而唐朝实际是21位皇帝,第四个是女皇武则天。在关于“太平天国”的第三十四象丁酉中是这样说的:颂曰 太平又见血花飞 五色章成里外衣 洪水滔天苗不秀 中原曾见梦全非。事实上,太平天国以五色旗为标志,洪秀全与曾国藩的名字嵌在预言中,太平军最终被曾国藩所灭。

北宋邵雍的《梅花诗》。邵雍学贯古今、精于易学,淡泊名利,才干品德不输诸葛亮。其“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于勤”流传至今。《梅花诗》一共十首,预言了他身后中国的大的历史演变。其第一首:“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预言北宋靖康事变。事情发生在邵雍死后第50年(公元1126)。山河非完璧,指南宋与金国划江淮而治,神州山河从此破碎。黄金祸胎,指金人及金国都黄龙府。所谓 “不信”,因女真族本为北方一极弱小之少数部族,经济军事与大宋皆无法相比,但北宋竟以堂堂中华之大而亡于其手,的确令人难以置信!金国始建国于北宋政和 3年(1113年),即邵雍死后36年。邵雍在世时,宋之北方大敌是辽国,而金人尚为一游猎小民族。不料在太祖阿骨打统帅下,由小而大,由弱而强,先灭辽,继灭北宋。历史的安排与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金陵塔碑文》相传为刘伯温所作。金陵塔建在南京城郊,乃明朝军师刘基(字伯温)所建,约有六百余年历史,至民国七年国军攻陷南京时拆卸,偶然发现一段碑文。碑文开头:“金陵塔,金陵塔,刘基建,介石拆;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草头相对草头人。到尾只是半缩龟,洪水横流成泽国,路上行人背向西。”“草头”指共产党,“草头人”指蒋介石之“蒋”,两者相对立。“到尾只是半缩龟”是毛,“洪水横流成泽国”是泽,“路上行人背向西”是东,合起来指“毛泽东”。 “红头旗,大头星。家家户户吊伶仃。”其所指不是很明显吗?“廿八人,孚众望,居然秧针胜刀枪。”“廿八人”不就是指中共草创时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吗?中共以“秧针胜刀枪”,打败装备完善的国民党,最终非法夺取政权。

《圣经》是一部由约四十位身份和经历各不相同的作者,在前后1600年间写成的六十六卷书的合集。全本《圣经》预言达数千之多。绝大多数已按其所预言的时间与地点而准确应验了。许多国家的兴亡更替,早在历史上发生之前,《圣经》就预言到了。完全超出人的智识之外,却完全在《圣经•启示者》的慧目之中。

中新社的文章中提到了法国预言家诺查丹马斯的预言《诸世纪》中所言:“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中共指为“世界末日”。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不正是中共魔教举全国之力,全面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镇压的开始时间吗?崇尚暴力的中共不就是让世人惧怕的恐怖大王吗?这正好说明预言的准确。

真正的预言,是神给人的启迪,是对人类的警告,是对灾难的预警,是对人类的呵护,是对人类秩序的维护而非对人类秩序的破坏。《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是在二十年前的一场地震中震出,对未来作出了可怕的预测:“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当然,大难也不是没有回避之法。《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预言最后讲道:“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个个平安。人人可观,个个可传。有人印送,勿取金钱。行善者可保,作恶者难逃。敬重天地神明父母,惜字纸五谷,谨当切忌。”其中“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是个繁体的真字,“三点加一勾”是个心字,“八王二十口”是个善字,意为心要“真、善”,能够做到,自然就会“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神佛慈悲于人,在大难到来之前,往往慈悲点化世人觉醒,甚至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警示晓谕世人。如其不悟,则断无后悔机会。当今之时,道德崩溃,天灾人祸频发,特别是中共邪党败坏人伦,破坏佛法,早已是人神共愤,必定解体。法轮大法弟子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苦口婆心劝告世人认同法轮大法“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就是劝人避开灾祸、让人有选择未来的机会,是对世人的慈悲。

在这乱世面前,请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吧,心中常记“真善忍好”,自然“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9/241100.html

录像:德国学员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

(中文版视频观看、下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9/241145.html )

法轮大法,又称为法轮功,是一种佛家修炼功法,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也就是十九年前公布于世。

法轮大法以他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很快就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中广泛流传。

尽管如此,中共邪党还是出于强烈的妒忌于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残酷的迫害。但是真金不怕火炼,法轮大法作为一门真正的修炼法门没有被迫害倒。不仅遭受迫害的众多中国大法弟子仍然坚定地走在修炼的路上,而且法轮大法至今已经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被亿万人珍视。

在今年全世界法轮大法日及李洪志师父的六十华诞之际,德国柏林和科隆的大法弟子共聚一堂,一起欢度这个节日,并发自内心地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蕾娜特•丽格•施托蒂柯是一名记者,她说:“一九九八年师父到法兰克福时我就见到过师父,并有幸和师父握手。那时候大家都问,‘你见到师父的话会说什么?’我说:‘我就想说谢谢。师父会知道我所有想说的话。 就是发自内心的谢,为我自己也为了所有的人。’”

除了炼可以免费学的五套功法之外,大法修炼者还用“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

萨比娜•瓦格尔特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她说:“修炼法轮大法对我来说,意味着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生活,更加真诚和宽容地对待他人,并发自内心地为别人好。”

“如果一个人想把自己要的看得轻一些,为别人考虑多一点,那么法轮大法是他一生中能够走的最好的路。特别是时至今日,人心变得自私,但是法轮大法帮助我能做到这一点,就是能多为别人着想一些。”

许多大法修炼者都说,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变得更加沉稳冷静,找到了内心的平和。

佩特拉•罗尔是一位顾客咨询顾问。她说:“是的,一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会传递给他人。我发觉,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我能够更加和谐地和他人相处并融入周围的环境。”

乌苏拉•库尔曼女士说:“首先是健康方面的改善。虽然我没有什么大病,但是以前也经常伤风感冒,而且总感觉很累,心力交瘁,非常烦躁,这些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后都得到改善了。”

在德国,为数众多的大法修炼者都说,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他们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他们摆脱了病痛,感受到了生活的快乐。因此,他们在李洪志先生六十大寿之际,竞相表达他们的感激之心,并祝师父生日快乐!

谢女士从事翻译工作,她说:“我想说:祝师父生日快乐!我非常感激师父并很想念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9/241145.html

温哥华庆祝法轮大法日 更多人了解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导)法轮大法洪传十九周年之际,加拿大温哥华法轮功学员举行了一系列庆祝活动,许多学员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忆师恩,谢师恩,并通过大型集体炼功,弘扬大法,使更多人在大法中受益。


五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在本那比市(Burnaby)中央公园集体炼功


五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在温哥华市中心艺术馆广场集体炼功


卑诗省基隆拿市(Kelowna)的中年夫妇在学功


温哥华岛维多利亚大学的小伙子和女友在学功


四个人排成一行在学第四套功法


几位印度人在听法轮功真相

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周日),法轮功学员们在本那比市(Burnaby)中央公园集体炼功,傍边是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许多路过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日”。

五月十四日(周六),法轮功学员再次来到市中心艺术馆广场集体炼功,举行图片展。祥和的音乐和宁静的炼功场面吸引了许多人观看、照相,有些人停下来了解真相,向法轮功表示支持,并有多人当场学习功法。

真、善、忍好 功法很祥和

来自广东江门的戴维,照了多张法轮功学员炼功的照片,他说要放到自己的博客上,给更多人看。他在大陆时听说过法轮功,但没有引起注意。出来后在大纪元时报上知道了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他觉得很好,如果这个社会都讲“真、善、忍”就好了,修身养性,每个人都这样要求自己,道德就好了,社会也就安定了。就不会象中共这样,把中国搞得现在这样败坏了,也就不会有贪污,也就不会有假药。

“炼法轮功又可以锻炼身体,很好啊。”戴维说他已经买了一些法轮功的书,决心要炼法轮功了。

另两位来自北京的年轻人,正在温哥华读高中,他们说,在大陆就知道法轮功,亲属中就有炼的。但他们听了中共的造谣宣传,对法轮功有一些迷惑的地方。学员对他们的疑问给予解答后,他们表示明白了,最后说会好好了解法轮功。

曾去过中国、日本,并在土耳其知道了法轮功的加拿大人麦克,自己是个天主教徒,他向学员表示,他理解法轮功学员坚持自己信仰的精神,中共害怕有信仰的人,所以迫害法轮功。他表示支持法轮功。

多人当场学功

一对来自加拿大卑诗省基隆拿市(Kelowna)的中年夫妇,一人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就不走了,表示要学功。西人学员布莱德(Brad)就教他们炼打坐,并简单讲了功理功法。他们表示一定要炼法轮功,最后他们要了布莱德的电话,以便继续联系。

一位来自温哥华岛维多利亚大学的小伙子,来看在温哥华读艺术的女朋友,两人在艺术馆广场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就说,这个场太好了,很祥和,对“真、善、忍”觉得特别好,立刻表示要学功。

就在他们两人跟学员学功的时候,一位来自墨西哥的男士也加入了学功的行列,隔一会,一位女士也站到其中学了起来。

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

九八年在日本得法、九九年来温哥华的王女士,在庆祝大法洪传十九周年的时候,最大的感受就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得法能成为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师父传法真不容易”,王女士一边说一边眼泪就下来了:“九二年师父在北京传法时,我就离得不远,那时不知道,错过了。九八年在日本,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看到人家在炼功,问人家什么功?一位华人老太太说是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一听,做好人,真、善、忍,好啊,我要炼,就这样走上了修炼的路。”

王女士说:“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做什么事情都会想一想符合不符合‘真、善、忍’,譬如,家人之间有矛盾,就会想到师父讲的向内找,矛盾就化解了。”

修炼大法 生活工作很轻松

有二个孩子的小魏,是二零零三年在加拿大东部一个城市看大纪元时报知道了法轮功的,讲起得法的过程,小魏觉得好象一直是自己冥冥之中的一个追求。

小魏说,还在大陆时,身体就不好,觉得活得很辛苦,没有意义,后来她看了一篇文章,讲到“清零”,脑袋里印象很深,觉得对呀,我也要清零,从零开始,要搞明白人为什么要活着。

“出国后很快就碰到大纪元,有文章谈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特别好,就想我也试试吧,结果炼了两个星期,困扰我半年的出血的毛病就好了,再也没犯过,其它的过敏等毛病也都没有了,觉得身体很轻,人也勤快了,很愿意干活,连先生都说:‘你现在勤快得象个小蜜蜂。’”

小魏说自己精神上的收获更大,如在家庭里夫妻之间,过去老想改变对方,修炼后想的是改变自己,找自己,生活就变得很轻松。孩子也不生病了,在大陆时孩子总要发烧,拉肚,然后就要打针。现在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带孩子也觉得轻松多了。

她还说,炼功后头脑很清楚,很有条理,过去老是丢三落四的,炼功后好象脑细胞给重新排列了的感觉,真的是很清晰,工作效率高了,做什么事一看就明白,这是任何书本里都得不到的。

在法轮大法日这个节日里,小魏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能在大法中受益。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5/16/125262.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5/240901.html

法轮功学员参加高贵林港五月节游行(图)

文/温哥华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加拿大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应邀参加了周边城市高贵林港市(City of Port Coquitlam)一年一度的五月节(May Day Grand Parade)庆祝活动,法轮功学员已多次参加该城市的游行。


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


法轮功学员参加高贵林港五月节游行

在上百个参加当日游行的团体中,法轮功团体的队伍最为壮观,天国乐团、演示功法的莲花花车、和腰鼓队齐上阵,博得沿途观众的一路掌声和摄像留影。

随着游行队伍的行进,法轮功学员一路给民众派送真相资料,民众都非常乐意接受。华裔观众看到法轮功团体,大都露出惊讶而又兴奋的表情。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5/11/125076.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9/240374.html

萧强:中共整治真实信息 制造虚假新闻

萧强

在2011年的前三个月,我注意到了在中国的网络审查部门开展的一场所谓整治虚假新闻的运动。只要随手搜索一下“打击虚假新闻”、或“杜绝虚假新闻”这样的词,在中文的网络上就会出现几万、甚至几十万条内容,基本上都是官方网站的消息,而且大多数是过去三个月的,可见这个运动的轰轰烈烈。

打击虚假新闻,听起来当然是好事,不过它仅仅是口号。像这样一场政府轰轰烈烈的举措,背后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我手边正好有一份安徽省东至县中共东至县委宣传部2010年12月30号发给各新闻网站的通知,这中间还包含了一份《东至县严格防范和杜绝网上虚假新闻信息工作方案》。这份内部的通知和方案可以让我们对这场整治虚假新闻运动看得更清楚些。

在通知的开头,它就说是“为了实现网上信息安全流动,有序传播,营造和谐诚信的网上舆论环境。根据中央和省统一部署,从2010年12月上旬至2011年4月,组织开展‘严格防范和杜绝网上虚假新闻信息’工作。”看来我虽然看到的是一个县委的文件,但其内容是全国统一部署的。

再看具体的工作方案,很长、很详细,我只能择要念这么几段。比如在“目标任务”中,有这么一句,要“确保网上正确舆论导向,确保网络新闻事业健康有序发展”;而在“加强组织领导”这个标题下,有这么一段:“要建立专项巡查制度,对有影响的,敏感的网站进行重点督看,做到及时发现、准确研判、果断处置,坚决查处网上虚假信息,坚决封堵删除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新闻管理制度的有害信息。对工作中发现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要及时报县网宣办。”看来仅仅是虚假信息,还不是这次运动打击的全部,还要包括这些“攻击党和政府、攻击新闻管理制度”的所谓“有害信息”。

再往下看,在“工作重点”中,这个方案还有这么一段:“各网站要认真执行《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严禁超范围转载新闻;严禁非新闻单位网站自行采编新闻;不得登载传统媒体未刊出、播出的新闻信息;不得借用新闻单位网站名义变相采编新闻;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开设时政类新闻信息访谈节目;严禁擅自登载境外媒体信息;严禁侵权转载新闻信息,转载新闻信息或者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应注明新闻信息来源,不断章取义转载新闻,不篡改、曲解新闻原文标题,不得歪曲原新闻信息的内容;严禁擅自开展民意调查;严格把握新闻舆论导向,不得恶意炒作和在网上堆砌‘小报小刊’的负面信息,不得将论坛、博客、播客等互动栏目帖文当作新闻登载。”等等、等等。最后还有一句:“对涉法、涉警,涉民族、宗教、外交,以及涉食品、药品、大宗出口商品质量安全等敏感问题稿件的编发工作,必须由网站主要负责人审签。”

看到这些,我想也就明白了。这是表面上整治虚假新闻,实际上对于这些负面新闻,以及所谓网络新闻,在真正制定管制和限制。换句话说,这场运动的真正重点恐怕不是假新闻,而是政府不愿意人民透过网络看到的那些真实信息。看完了这份内部文件,这一点不是很清楚了吗?

RFA

日本开始报告真实的核危机(图)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属的东京电力公司周二晚发表了处理核泄漏事故工程表的修改案,虽然仍没改变今后6至9个月的初期安定目标,但因连日暴露的原子炉核心燃料棒熔化和压力容器破漏等恶劣状况修订了冷却计划。东电副社长武藤荣在记者会上说:“我们对广泛造成的社会困扰再次衷心道歉”。不过包括官方电视台NHK在内,日本传媒、舆论和福岛县避难的灾民们几乎随即表示怀疑东电的信用。

3•11东日本大地震引起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核辐射事故几乎一开始,作为核能先进国的法国和美国就置疑日本政府和东电的报告,法国和美国驻日使馆都呼吁在日本的本国公民撤离并每天发表独立的地震与核辐射报告。

经过两个月福岛核电站泄漏的核辐射量形成降低趋势,国民恐惧、紧张的神经开始麻木时,东电5月12日公布,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原子炉400支长度4米的核燃料棒全部裸露在冷却水外部,并熔化了55%。东电解释说,这是在5月10日东电员工进入1号炉调查后看到的结果。几天后,当传媒、舆论开始冷静消化了1号炉的恶劣状况时,政府原子力安全委员会周一晚宣布,2号炉和3号炉的核燃料棒也几乎全裸和熔化。直辖内阁的原子力安全委员会委员长班目春树在记者会上说:“记得约在3月下旬2号炉设施内的地面发现了高浓度核辐射污染水,那时候我们就认识到核燃料棒暴露了。”他还补充1号炉的状况说,几乎所有的燃料棒都熔化,然后掉到炉心压力容器的底部。

班目的话说明,1号炉核燃料棒熔化程度还不止55%。当天东电也公布了核电站3•11大地震和海啸后的管理记录数据以及核电站员工的工作日记,让人一目了然地看出当时的情况多危急,几乎就是欧美国家当时就对福岛核电站事故做的最坏预测。

愤怒也需要体力,经过两个月抗灾的东日本,疲惫、麻木的国民回应传媒、舆论提出的置疑和批评并不响亮。而且发生了太多问题,责任在谁,似乎既不容易也来不及追究。东电周二披露大地震发生后至海啸到来前的期间,福岛核电站的原子炉自动停止后,不排除有人为操作引起了的恶劣结果。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不满地说,他是看了报道才首次知道有这事。

倡导政治主导政府的民主党执政后,官僚权力被夺,政府各部官僚普遍消极怠工。从来与政府利益密切的东电如何向政府报告危机成疑;政府如何向内阁报告成疑;内阁里不时暴露的隔阂也令人对大臣之间是否协调成疑。但内阁、政府、东电为了共同利益,齐心协力地把核危机的真实像挤牙膏一样,适时、适量地发放给国民,配合得滴水不漏却是毫无疑问。

当政府周一报告了3月的真实核危机,让传媒、舆论后悔不迭;东电周二公布修改处理事故的工程表令日夜盼望早日回家的灾民几近绝望时,内阁周二晚适时发表了援助核事故灾民的工程表。包括8月确保15000户灾民入住临时住宅、本月中旬起向灾区中小企业提供无息贷款等等,令灾民看得眼花缭乱。

首相菅直人召集全体内阁成员举行核能灾害对策会议说,政府一定会援助灾民到最后。他说:“希望政府各部齐心协力,细心地从生活上、工作上支援身心疲劳的灾民,政府直至最后的最后彻底担负责任。”政权支持率目前在29%的菅直人显示,援助救灾有始有终需要有始有终的政权兑现承诺。

一场核危机舞台上,政客演主角、官僚演配角、技术人员和专家们也学会了打酱油。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