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三峡工程失败 15年前中共干啥?

中共国务院最近发表一份声明,承认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产生不利影响,并且在移民、生态环境及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5月20日《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指出中共当局的这份声明直接引发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中共统治者们在过去不听听那些反对人士的意见?

社论表示,中共统治者类似如此“中途悔悟”的例子很多,最突出的一个就是文革,中共的提法总是称文革是由小集团极端主义的错误导致的,而不是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内在的原因造成的。

对三峡工程公开表示反对的异议人士戴晴表示,上世纪80年代三峡大坝工程筹建之初,就有许多专家多次致信中共当局领导人,提出反对三峡大坝工程上马的理由和建议。在工程进展过程中也有人不断发出警告并提出解救办法。但中共政府对此充耳不闻。

社论指出,对修建三峡大坝的一些反对人士,中共当局是将他们监禁和打压。三峡工程上马耗时15年建设,耗资数百亿美元,13座城市、140个镇子和1600个村庄被淹,124万人被迫放弃家园搬迁。

据中共官方喉舌媒体报导,中共国务院会议通过了一份《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提出了包括提高库区移民生活水平等6方面的主要目标。不过《华盛顿邮报》社论对此的解读是,“换句话说,中共政府在说,中国人民可以依靠这个恰恰是它制造问题的政权去解决问题。只要中共继续保持对权力的垄断,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他们就别无选择”。

如何看待中共当局纠正历史性事件的错误,《华盛顿邮报》社论认为,这“必须依据当前的中共政治需要才能解读”。该社论明确指出,力挺三峡工程上马的中共当局其中央化集权和不容异己的决策过程,将不会发生本质改变。

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近日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中共此番声明并未承认它提出的三峡工程上马的决策错误,而是想通过修修补补将三峡工程问题继续掩盖下去。

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5/22/a535059.html

Advertisements

大法教我“做事先考虑别人”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师父教我修心重德,“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因此我变私为公,为他人着想,堂堂正正;因此,我由一个多种顽疾缠身、以致心脏病被大医院判“死刑”的人,而神奇的转变成百病全无的健康人。宽广的胸怀,纯净的心灵与身轻如燕的状态,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啊!”甚至还有陌生人看见我无私无我的善行时,情不自禁的问道:“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我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不断的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逐渐去掉了中共邪教给灌输的“假、恶、斗”的邪党文化,修去了后天形成的所有不好的思想与错误观念,从而找回了真正的自己,找回了先天之本性——真、善、忍!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恐怖的、颠倒黑白的是非时期,所有真修弟子表现出来的正确态度,使众多明智的世人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因为事实胜于雄辩,一正压百邪,这就是证实大法、广度众生的一个最好方式。说白了,大法弟子只有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救度周围所接触的世人呢。现举几例证实:

我在一家公司食堂做饭兼保洁工作,经理一开始只查了两次伙食帐,后来再也不查了。经理说:“我干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诚实、正直、善良)。”而我对经理说:“我这是因修炼法轮大法才做到的,否则我不会做到这种成度的。”经理笑了。

二零零二年,我母亲因病治疗时,由于医生思想溜号对错药,造成医疗事故,导致母亲药物中毒很严重,说话不清,吃困难,一直到去世。期间也给我护理母亲增加了痛苦和负担。当时有许多人告诉我家人报案把大夫抓起来,就在家人商量此事时,我作为大法弟子想到了师父的教导,就说:“这事就这样吧,不管咋样,当医生的不可能有意去害人,谁都有失手的时候,如果报案抓了他,判了他或罚了他巨款,这岂不是害了他一家人吗。结果家人都依了我的做法,没有报案,也没要大夫赔一分钱。此事在当地轰动很大。

二零零四年冬,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遭绑架進看守所,当时邪恶头目恶狠狠的欲将我劳动教养,可我当时对他没有一点怨恨的念头,只看他被邪党利用的太可怜了,于是我侧面对他讲“某警官,愿你明真相保平安!”没想到他笑了,嘴里还重复了一遍:祝我平安。结果是他由恶转善对我改变了态度,二十二天我被无条件释放。在被关押期间,進去了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女,穿的很少,而且看守所已没有了被褥,当时监室里所有人都不管她。我想:我是修炼大法的,别人不管我管,我要以实际行动证实法。就这样为了她我自己受了冻。期间,犯人们议论我:这个做的好,象个法轮功!我当时没睡着,听到他们的议论,我想:师父说的“三件事”中的第一件是“学法”,而学法的目地其实就是用法来指导修好自己啊。所以,我平时再忙碌,都保持心中不离法,时刻不忘自己是修炼人,在一切利益面前“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做事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

对比精進的同修我当然还有许多不足之处,精進成度不够,我决心奋起直追,不负师尊重望,从而兑现自己的承诺。

如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2/241236.html

无名小草(故事)

作者:蓝玉

那日我走在马路上,无意中看到一株不知名的小草在跟我打招呼,它似乎在说,“蓝玉你还认识我吗?”我定睛一瞧,原来这株小草在从前跟我有很大的因缘关系。

在公元1135年,我当时在现在的甘肃一带,是一个修炼的人,它当时是负责管理那个地区的王。当时为了能给今天能成为大法弟子而奠定文化,而在当时考验和魔炼人。

当时在那个地区有很多修炼人,都被他以“妖言惑众”的名义,抓起来,关在监狱中。有的甚至被酷刑拷打致死。他把我也抓了起来,可是我又跑了,后来又把我抓起来,我又跑了。而且在这个时候,他的一位好友就劝他不要过分的迫害这些人,可是他就不听。而且他对当地的百姓,可以说也是非常残暴。弄得百姓怨声载道。

后来他为了发泄私愤,在一些场所贴出告示悬赏缉拿我,知道我的下落者:赏百金。当时有一个贪财的人把我举报了,被他抓去了,当时他一看是我,不容分说,当即砍了我的脑袋。

过了三日,他就得暴病而亡。

在地狱中,阎王面前,他似乎仇视修炼人的本性未改。阎王说:看你今生的表现,以后不可能再当王。他说那我就当一芥草民好了。阎王一笑,那就当“草”之民吧!不过呢,你今生所做下的一切恶果必须偿还,只是到了最后的一生,你才能当草之民,而且你们还会遇到。

于是乎,他在地狱中反复受了八百多年的苦,那种滋味是不言而喻的。今生他想当一个贫民百姓,可是阎王给安排的却是草之民,也就是一株一般人认不出名字的小草!

我笑着问它,“现在你不能继续仇视修炼人了吧?”它说不会啦。我就真心的告诉它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没问题,记住了……

这正是:
迫害正信罪难逃
地狱苦难铭记牢
今朝轮回变小草
有缘闻到“大法好”

正见网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5/15/74495.html

无名小草(散文)


(clipart.com)

作者﹕习韵

昨日,在母亲的新居前,我看见几株不知名的小草,望着它们那生机盎然的样子,我陷入了沉思。

它们没有花朵般的芳香与多彩;没有松树般的挺拔与伟岸;它们却早早的用绿色把天地装点,把春天到来的消息传递。它们平常的随处可见,它们普通的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知晓它们的名字。这些仿佛对它们而言都不重要。它们就是春天的侍者和代言,它们就是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风,会把它们吹得乱颤;雨,会把它们滴的很痛。但是它们用那不长的根须就牢牢的抓住那份属于它们自己的泥土。因为它们知道,风,再大也有停的时候;雨,再暴也有止的日子。只要根虚下的泥土不丢,它们终会有生的希望!外在柔弱隐藏着内心的极度坚强!
也许,没有人能懂得它们的价值所在,也许它们只能在“无名”中打发日子。但是,它们身着绿色的衣装,虽然在别人看起来很是柔弱的叶子却在展现着生命无尽的生机!

它们从冬蒙与雪盖中走过,走过无数风雨与艳阳互换的日子,最后仍然会走向那枯黄的宿命,但毕竟在它们这不长的一生中,给人们留下了春的绿色,给天地展现了生命的勃勃生机!

当,另一轮的寒风与飞雪把它们尘封过后,只要春风一起,它们又会开始新一番的“绿色轮回”!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6/n3198909.htm

美国会议员平格瑞祝贺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为此,美国缅因州国会众议员车丽•平格瑞(Chellie Pingree)发来贺信,并赞扬法轮大法学员在社区弘扬“真、善、忍”,给社会的福祉。

贺信译文如下:

美国国会众议院
国会众议员
凯莉.平格里
缅因州第一选区
2011年5月13日

亲爱的法轮功学员:
在你们和全球数百万人庆祝法轮大法日之际,很高兴献上我最美好的祝福。

当各地的人们寻找与地球和社区更和谐生活的方式时,法轮大法作为一种精神信仰非凡崛起。真、善、忍的指导准则用任何标准衡量都令人向往,把这些价值作为成长和理解的途径进行推广,只会更好的为人类的生存条件服务。

我们国家建立在信仰和支持宗教自由的基础上。我知道修炼法轮大法在一些地方已经遭受迫害,但是我也知道,信息的力量和修炼的影响力是对人类精神获得胜利的鼓舞人心的提示。

再一次献上我对这难忘和欢乐的庆典的最温暖的祝福。

忠诚的,
车丽.平格瑞(Chellie Pingree)
国会众议员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5/19/125376.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8/241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