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评内蒙血案 中共系统破坏草原

在内蒙古西乌旗一位牧民为保护草原在5月上旬被压死后,近日有大约两千蒙古族学生在锡林浩特市游行抗议。流亡德国的保卫内蒙古人权同盟主席席海明指出,这一血案是中共多年来抢劫草原资源、伤害蒙古人的冰山一角,中共六十年来其实是在系统的破坏内蒙古的草原。

5月25号,内蒙古锡林浩特市有大约两千名蒙古族学生举行游行集会,要求当局尊重牧民的权利和尊严。事情的起因是,蒙古族牧民莫日根在5月10号为保护草原,阻止运煤车通过,结果载重运煤车压过他的身体和头部,并把他拖拽出150米才停下,莫日根当场死亡。

席海明指出,中共为了经济利益在蒙古象抢劫一般的挖煤,完全不顾蒙古人的生活。他说,【录音】“80年代在内蒙发现了最大煤矿,其中最大的是在准格尔煤矿。煤质好,埋藏浅,就露天就能挖了,通过现代化的大型开采机就挖,完了就往外运。原来把煤运走,后来觉得这个运走也太费事了,他就弄个啥呢?坑口电站。挖出来以后就在煤矿附近开始炼煤,然后成电。完了把这个环境污染留给你,钱给煤炭部、还有李鹏的孩子挣钱。北京那儿没污染,干干净净,把钱给拿了。内蒙呢,把草原给毁了不说,空气也毁了。”

席海明毕业于内蒙古大学历史系,他回顾1949年后的蒙古历史,指出中共是系统的破坏蒙古人的生存环境——草原。

【录音】“中共掌权了以后,从农业文化的角度看,草原一望无际,好像浪费似的,按农业文化的思维,他们觉得是荒废。建国(政)初,它是有个“开发边疆 建设边疆”,开荒啊开垦;文革中是知识青年和建设兵团,农垦牧场啊草原开垦,后来农业学大寨,把整个公社的山东人给迁到内蒙去开荒。他们认为那是荒地,实际对蒙古人来说,那是他的生活资料、生产资料,就是蒙古人的命根子。因为草原“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在啥都没了。原来英国工业化的时候,因为织毛毯、织呢子,圈地运动叫“羊吃人”,现在蒙古的草原上人吃羊,把蒙古人的生存给吃掉了。”

席海明指出,中共过去是用传统的农业吃掉牧业,现在是通过开矿来剥夺蒙古人的土地。

希望之声记者唐音采访报道

Advertisements

数千蒙民抗议煤车碾死牧民莫日根


5月25日早上,数千蒙族民众和蒙语中学的学生游行到锡林郭勒盟政府,抗议西乌旗牧民莫日根被运煤车碾轧死。

春城集团强行在蒙古草原开采煤矿,当地牧民莫日根组织了附近30多蒙古族牧民,抗议开煤矿破坏牧场和家园。5月10日,一辆运煤卡车故意撞倒莫日根,然后这24吨重的巨型卡车的车轮轧过莫日根的头和身体,顿时他全身粉身碎骨,脑浆迸裂,惨不忍睹!而春城集团却扬言一个蒙古牧民的命顶多值40万,知情者透露,群众对此非常愤怒,连续3、4天去政府抗议。

(录音):这几天都在闹这事,蒙族牧民挺多的,差不多(上千人)。武警、交警,啥警都有,把牧民围到一起,(警察拿着)盾牌,怕暴乱,3、4天了。今天没有,今天都去锡盟了,找政府了,这可能解决不了。群众议论,随意开采草原,随意开矿,牧民们生活不了,说轧死人,就轧死一个,现在轧人,以后更咋办?警车都在那,就给你轧死,你有啥办法!(肇事司机)给放了,后来居民又去抓了,啊呀,没办法过日子,老百姓永远是老百姓,能抗过政府的?政府为所欲为,想干啥干啥,没法弄!多了,人家就镇压你了,你咋弄?

23号上午牧民群众到政府前示威。乌珠穆沁政府出动各种警队打压牧民群众的和平示威,抓了3个牧民1个学生。

25日早上,数千牧民在盟公署聚集,要求官员出来接受请愿书。一位汉族副盟长出来与抗议者见面并用汉语对众人讲话,请愿者大为不满,齐声要求该汉人盟领导回去。最终,盟人大主任和副盟长斯琴比力格出来亲自接了请愿书,抗议众人才散去。锡林郭勒盟政府宣传部门工作人员称他们已经抓了肇事司机,但是不肯透露给家属的补偿情况。

(录音):我们已经被他缉拿归案了,已经正式批捕了。家属已经给予赔偿了。

据报,莫日根遗体25日凌晨3点左右突然被秘密火化,然后将骨灰埋在乡下一山坡上。

旗政府为尽快火化莫日根的遗体,连夜和莫日根的母亲和妻子商谈补偿事宜,但是莫日根的其他亲属有不同意见。旗政府给莫日根家又多送了一套 70多平方米的楼房。之前只给了一套55平米的楼房,56万元的现金和莫日根的孩子以及遗孀每月1800元的生活费。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悟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之前,说心里话,那时候,我觉得这些练气功人真是太无聊了,还不如利用好时间把日子过好。

一九九八年春的时候,我家盖房子,当时我开服装店,做衣服的人也很多,白天晚上紧忙活,等搬進了新居,我也就病倒了。每天从早到晚也不发烧,就是头晕头痛,吃药、输液均不见效。家里刚刚盖了新房子,根本没多少钱看病,也就没上省城大医院去检查。后来,我妈对我说:“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相信,要不然,你就跟我们炼法轮功吧?”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晚上,我就去了村里的炼功点。当时,我也没多想什么,就是别人看书我也看书,别人炼功我也炼功,大体上知道《转法轮》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书。

炼法轮功几天后,我发现我的头晕、头痛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这其间并未用过任何药物。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因为他们都是在法轮功中受益了,得到了身心的健康!

然而,我只是平静的修炼了一年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利用电视台、电台等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不允许我们炼功。一时间,我糊涂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我正怀着身孕,妊娠反应很重,每天吃不下饭,恶心呕吐,身体、心理上的双重压力,再加上种种的疑问,于是在矛盾中,我放弃了修炼。就这样,我在极度矛盾中过了四年。这四年中,我的变化也很大:盖房欠下的钱还不上;家里只有六垅地;由于带孩子,我的服装店也挣不了多少钱,最痛苦的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常常为一点小事就和丈夫大发雷霆,张口骂人,举手打人,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有一次生气,曾经一脚把家中贴华丽板的门踢了个洞,孩子吓得从屋里跑到屋外,又从屋外跑到屋里。

每每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转法轮》中讲的某些道理总是在我脑海中萦绕,我想炼法轮功又不敢炼。我的心里反复回想以前炼功的那段日子:师父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啊!每次在录像中看到师父时,师父穿得总是那么的整洁、俭朴,讲法中透露出的是慈祥、宽容、可敬,面对学员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师父都能从不同的角度去解答。法轮功也不是报纸上说的那样,凡是看过《转法轮》这本书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书,而且,学炼法轮功不但能够使修炼者达到祛病健身,更能让人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就不让炼,而且还造谣、诽谤呢?就这样,我在矛盾中一天一天的打发着日子,身体慢慢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头晕、头痛。

直到有一天,以前的一位一起炼功的功友到我家,我对她说:“我现在简直是万念俱灰,行尸走肉一样……”她就劝我:你还是走回来炼功吧!晚上,睡不着觉,看着熟睡的孩子,我眼睛流泪而心在流血,就想:这样的日子哪天是个头啊?最后,我心里一横:就算为了孩子,我也要炼法轮功!再也不管谁让不让炼,我就要炼法轮功!

可是,这次炼功可没有上次那么容易,可能是我的心情太复杂,《转法轮》怎么看也不入心,急切的想,过去习武之人为让师父收下自己,可以跪门三日三夜,刮风下雨也不在乎。这次,师父您就是不要我,我也要跟着您。真是诚心可以感动天和地!打坐的时候,我明显感到身体一尺周围内出现一圈灰白色的场,我知道是大法师父再次收下我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紧接着,看《转法轮》也看得入心了,身体上的变化也接踵而来:头晕、头痛、眼干、眼涩、肾病、四肢无力等病状都消失了,我再一次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

通过一段时间的看书、炼功和身体上的种种变化,我更加确认法轮功虽然叫的是气功的名字,但他绝对不是普通的气功,更是一种修炼,应该修的是佛、道、神吧?只是我们不進寺庙,就采取在人类社会中修炼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应该按照《转法轮》中要求的去做,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绝对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遇、万年难逢的机缘啊!

我体悟到了法轮功的非凡,就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无私的照顾瘫痪在炕上的婆婆。我的公公去世很早,婆婆在儿女都成家后就改嫁了。改嫁两年后出现偏瘫症状,被儿女接到四哥家照顾。开始三四年,还能自理,后来就不太能下地了,这时,也正是我从新走回修炼法轮功的期间。我想,师父让我们修的是“真、善、忍”。那我就应该腾出时间照顾一下老人。但想归想,做归做,实际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要知道,我爱干净是出了名的!婆婆没生病时来我家不换鞋在屋里走,我都不用好眼瞅她,回想十四、五岁时姥姥到我家住几天,我都不和她吃一个盘子里的菜,嫌姥姥脏!每次去给婆婆洗脏衣裤之前,我那不平的心就上来了,心想: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分一文没为我们付出,就算住你两年房子,我还得为你交电费,连立个电线杆、打口井都跟我要一半钱!现在,每年按时给你养老费已经不错了,还得去伺候你。但每一次的心里挣扎之后,都会想起师父讲给我们的话:“在哪里你们都应该是一个好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是啊,她是我的婆婆,我应该有颗慈善之心,善待我的婆婆。

刚开始时,婆婆大小便还可以便到外面,但有时来不及就便到裤子里,那时我是每周去给洗一、两次。一天,她肚子不好,我去时,有三条内裤都弄上了大便,我先给她换上干净的内裤,洗脸、洗头、再去洗裤子,等我刚洗完,婆婆在屋里又哭上了,我進屋一看,又拉裤子里了!而且她早上吃了韭菜,那味那个难闻哪!我屏住呼吸,又从新换洗,洗裤子时,我的胃肠都快呕出来了,我心里一遍遍的念着:“真、善、忍”,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是修炼人,想修就一定要做到。

这样伺候婆婆两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愿意、嫌脏的心理就慢慢变得淡了,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心真的变得善良了许多:以前对老人的嫌弃、责备的心理都没有了。那时我就想:大法师父真好!法轮功真好!我的丈夫因为看到我炼功后的转变,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零一零年夏天,婆婆的病发展到失明,不能说话,连饭都不能自己吃,丈夫又在外地打工,每天我就去婆婆家两次,喂饭、擦洗、换尿片。有时候去晚了一些,大便就弄得头上、脸上、手上象挂浆糊似的到处都是。一次,我正在给婆婆洗尿片,对门的一个小伙子来串门,一边看我洗,一边说:“老太太这段时间怎样了?要不是你这般精心照顾,她早死了!你好好修吧,咱村信什么的都有,能有几个修成的?”我听后感到很吃惊,他竟然知道我们是修炼,并不是简简单单炼功做好人。真象他说的那样,我们村信什么的都有,可村里人唯独给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功的人竖大拇指。

还有个信佛教的人跟我说:别人问她了解法轮功吗,她回答,法轮功具体是什么不了解,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这些人不象有其它信仰的人,互相之间有矛盾。他们法轮功真合,真令人羡慕!尤其是无论共产党怎么打压、迫害、他们都能坚持修下来的精神,最令人佩服!

婆婆失明四十多天后就去世了。小姑子、大姑姐、大伯哥们从外地回来了,小姑子说:“伺候我妈这事本应该当姑娘的去做。”感激之余,他们经亲属、邻居们的介绍,都知道我是怎么照顾老人的,向我表示感谢时,她们最后都会加上一句话:“我不怕你不乐意听,你们法轮功就是好!但是,你要是不炼法轮功,就你那性格,谁也靠不了你的身边,也更别提给老人擦屎擦尿了……”我平静的说:“你们说的一点也没错,是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法轮功就是好!”

办丧事时安葬费我又多拿出四百来元。婶婆说:“你们法轮功做事就是高姿态,今天这事搁别人身上,非打起来不可!”我的哥哥说:“小妹,你能在老人面前做到这些,哥哥佩服!”孩子的姑夫也说:“嫂子,今天这事让你做的,我服了!”小姑子临走时,特意跟我要了一本《转法轮》,说要拿回去看看。我把我仅有的一枚法轮功护身符项链坠给了她,结果,却被孩子的姑夫拿走放在自己包里。

现在,我的那些邻居都非常羡慕我家庭的和谐、美满,他们也想走進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可就是因为害怕共产恶党迫害,所以就不敢炼。有时,我就想:是法轮功改变了我孤傲、冷漠的性格,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如果当初共产党不迫害法轮功,那将会有更多的人修炼,会有更多的家庭受益。

我从心底里希望:更多的人能认清并摆脱共产党假、恶、斗、无神论的思想,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给自己也给别人带来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7/241531.html

多伦多集会游行庆大法洪传十九年

(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法轮大法弘传十九周年之际,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及支持者在加拿大安省议会大楼前举行大型集会游行,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欧利弗(Joe Oliver)等政要到场祝贺。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欧利弗(Joe Oliver)(右三)等政要到场祝贺。右起:乔恩·陶笞(Jon Telch)、罗乐高(Rocco Rossi)、欧利弗(Joe Oliver)、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o)、柯莱克(Michael Craig)、马奇士(Rosario Marcheese)及沙菲(Majed El Shafie)


五月二十二日,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及支持者在安省议会大楼前集会,庆祝法轮大法传世十九周年。

传世十九年 法轮大法深入人心

集会主持人契普卡(Joel Chipkar)说,十九年前,李洪志先生将宇宙大法传给世人,今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表达对“真、善、忍”的颂赞。世人也被法轮功学员持续十二年和平理智讲真相,反迫害的行动所感动,并以各种方式支持法轮功学员。

加拿大能源部长:法轮功学员对加拿大社会的贡献是非常的积极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欧利弗(Joe Oliver)

欧利弗(Joe Oliver)是来自多伦多市唯一的联邦部长,获任命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后,他参与的第一次公众活动,就是庆祝法轮大法弘传的集会。他代表加拿大政府,问候全世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

“很高兴与你们一起庆祝法轮大法,以及其精深的法理‘真、善、忍’,使修炼人获得精神的升华及身体健康。”他说,“我为加拿大欢迎你们感到自豪,我感谢你们以你们的文化、传统及所学,丰富了我们的国家。加拿大得益于李洪志先生的教导。”

欧利弗说他四年前开始认识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所实践的‘善’,对‘真’的追求,以及平和的生活方式印象深刻,“这也反映出我们在加拿大想要达到的最美好的东西。所以,他们对加拿大社会的贡献是非常的积极。”

联邦参议员:法轮功学员的努力和勇气是使加拿大伟大的因素之一


联邦参议员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o)

联邦参议员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o)是法轮功支持者。他说:“我很高兴看到那么多年轻人来参加今天的庆祝活动。”

他说,“你们持续了这么多年的努力,过程中所展现出的勇气,是使我们的国家伟大的因素之一。”

蒂尼诺认为,应该加大力度,继续告诉中国政府:“让中国人自由地信仰,让中国人自由地发表言论。”他说,“这些是人的基本权利,任何时候,压制都是不能接受的。”

安省议员:“我们有责任保护受害者,并反击违反人权的行为”


安省议员马奇士(Rosario Marcheese)

安省议员马奇士(Rosario Marcheese)长期支持法轮功,十年前他就曾作为省议员在这里参加法轮功新闻会,并呼吁加拿大政府,不要因为和中国做生意,而忽视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基本人权问题。

“我们知道,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打压,被监禁,有些被酷刑折磨。”他说,“作为政治人物及公民,我们有责任保护受害者,并反击违反人权的行为。”

安省保守党候选人:十九年是一个奇迹


安省保守党Eglinton-Lawrence选区候选人罗乐高(Rocco Rossi)

安省保守党Eglinton-Lawrence选区候选人罗乐高(Rocco Rossi)对法轮功十九年来的发展表示敬佩。他说:“能够在一个不愿看到你存在的、这么强势的政府迫害下,能生存一年已经是不可想象的。十九年是一个奇迹!”

罗乐高说,这是因为“‘真’比谎言要强大得多;‘善’比暴力要强大得多;‘忍’比偏见要强大得多。”

中国人权网主席:中共迫害法轮功 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人权网主席、大赦国际成员柯莱克(Michael Craig)

中国人权网主席、大赦国际成员柯莱克(Michael Craig)表示,“真、善、忍”的理念正是中国极其需要的,但中共却拒绝并暴力打压这个信仰。

“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亲身经历了法轮功学员照亮世界的事迹,”他说,中共迫害法轮功,把上亿人当成它的最大敌人。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同一个自由世界创办人:我要和你们并肩站在一起


“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 )创办人及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

“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 )创办人及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说:“我是基督徒,但我要和你们并肩站在一起。为了让你们知道,你们不孤独,我们每年都会庆祝法轮大法。”

“无论中共政府会做什么,法轮功会越来越壮大。”他说,“因为这是一群和平的人,这是一个和平的信仰。中共以其所有的武器,所有的军队,也不能阻止像你们这样有信仰的人。”

加拿大法轮大法协会主席李迅表示,很高兴加拿大人对真相了解越来越深。“可以看得出来,法轮功在加拿大深入人心。”

逾千人大游行 各族裔观众喜相迎

下午一点开始了游行。一百多人组成的天国乐团在前面做开路先锋。队伍经过唐人街,观众夹道欢迎。


多伦多庆祝法轮大法传世十九周年大游行

从青岛到多伦多近十年的王女士和以色列籍丈夫,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在观看游行。她说很认同法轮功,就是不明白中共为什么要迫害他们,“难道做一个好人也有罪吗?!很高兴今天看到这么壮观的队伍,我们全家都很高兴。”

香港移民李女士在加拿大居住了三十多年,她说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盛大的游行,感觉很好。她表示,经常听周围的人谈论,说一些不好的话,但自己从未去真正了解过,当她听说了法轮功洪传世界,福泽亿万人时,表示很有兴趣去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冯先生是越南华侨,他移民加拿大已有十五年,当天国乐团的队伍经过时,他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冯先生轻松的说出了队伍有几列几排,他表示,天国乐团的队伍很庞大很整齐,演奏的音乐很有力量、很震撼。他说,在西方国家看到这么多华裔面孔的游行队伍很高兴,感到中国人在国外很有力量。


来自纽约的观众Dan

观众Dan对着队伍竖起拇指并欢呼“法轮大法好!”,他说他从纽约来探望朋友,赶上观看了这个大游行,特别激动。他说:“我了解法轮功,也知道他们在中国是受迫害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天地不容。我支持他们争取人权的正义活动。”


来自菲律宾的Myrla

来自菲律宾的Myrla向着游行队伍挥手,她对记者说:“我的朋友介绍过法轮功给我,我一直没时间学炼功,今天看到有这么多的人是炼法轮功,我要马上回去开始学炼。另外,我们还要帮助那些还在中国受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来自美国的游客Connie

来自美国的游客Connie说:“今天真是一个惊喜,我们都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大的游行。很振奋人心。任何的迫害都是不公的,更何况他们是在做好事而受到迫害,那是一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我们一定要制止。”


来自巴拿马的Kwame

来自巴拿马的Kwame说:“用这样的形式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非常好,我支持他们。祝他们成功!”


西人餐馆的Favien 和Denise

西人餐馆的工作人员 Favien 和Denise在餐馆的门口观看游行,不停的鼓掌,Favien说:“我喜欢这个游行中所有的东西,包括乐团、舞狮队等等,我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自由和人权应该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4/241387.html

红歌——魔鬼的末日召唤

古镜

世上的音乐大致可分为三种:赞美神的或赞美人类心中的神性;表现人情的喜怒哀乐;吹捧魔鬼或发泄魔性的。前一种在传统文化中称之为雅乐或正声(西方称古典音乐);中间称之为世俗音乐;后一种则为魔鬼音乐,这种魔乐在时下的大陆则非所谓的红歌莫属。

音乐之所以为音乐并不仅仅体现在其表面的物理声音,而是其背后所承载的内涵。先秦时期的雅乐大多为古代的圣贤、修道人所作,表现的也是超凡脱俗的生命境界,或是对更高生命境界的神往与追求,音乐的内涵也是其人生境界的真实展现。而俗乐多在戏曲与民俗活动中找到其踪影,表现的都是世俗生活的离合悲欢或浅吟低唱。至于街头巷尾的淫词小曲之类则更是低俗、无聊,但不管如何终归还只是俗,与魔鬼音乐却是不同。

所谓魔乐,就是鼓动与强化世人心中的魔性与暴力,让人萎靡、颠倒、虚亢、疯狂发泄、歇斯底里,甚至于杀人、自杀。这种魔乐都是人心不正,在魔鬼的欺骗与引诱下搞出来的。中共的红歌正是这种魔鬼音乐在人间的系统体现,音乐中涌动的是杀人的狂欢、遮天的血色、高涨的暴力,让人如吃错药似的疯狂与亢奋,即使是经过许多年的时光冲洗,都依依难舍。

人类的正统音乐是人格自我完善的一种结晶,或曰道德之物化,其创作皆本之于心灵的真实体验,甚至得到神明的启悟,曲境平和而广大。而邪党的红歌不同,词曲之中都有一股斗争的邪气,只是那些被红歌迷心的人觉察不到而已;它是邪党刻意编造出来的(有的所谓民歌是经邪党篡改歌词后的伪民歌),强制性的灌输给国人,目的是为了愚弄百姓与建立起党文化的邪恶能场,用以操纵国人的精神,邪党也自称其文艺是为政治服务的,神圣文艺在邪党的手里已成了其控制人心的道具。

红歌的内容大致为:歌颂邪党的魁首、邪党的伟光正,邪党的“丰功伟绩”,邪党的伟大制度等等。充斥的全是暴力、谎言、煽动、反人性等等。红歌的邪恶就在于,把你折磨的死去活来、家破人亡,还让你一脸春光的歌颂它的“无边恩德”,在你饿的只有一口气时,还让你赞美其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主动唱这些歌曲的人,实是没有心肝之人;用今天的话来说就叫脑残,但这种脑残也是被邪党用心制造出来的。

红歌与人类的生活是毫不相干的,也是与人性背道而驰的,它被很多中国人接受完全是邪恶的党巫术操作的结果。一个正常的人他会歌唱其门前的一条小河,天边的一段晚霞;或奶奶的满头银发,朋友的侠肝义胆;绝不会去歌唱什么政党魁首,更不会去歌颂一个肆意摧残生命的邪恶制度。台湾人、美国人、日本人,他们的生活与大陆何啻天壤之别(贪官除外),却从来也没搞出个《奥巴马思想放光芒》或《资本主义好》的颂歌来。只有丑恶的中共邪党专门作恶却还逼迫全民来歌颂其阴名,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超级政治流氓。

上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老师教我们台湾校园歌曲,那隽永的歌词,清新的曲韵就像乡野吹来的南风,让人心旷神怡;至今回味,依然口齿生香,那才是真正人性的音乐。那时我常想,为什么我们大陆就没有校园歌曲呢?年少的我哪里知道,大陆何止没有校园歌曲,那时几乎就没有人的歌曲。中共让我们唱的都是巨毒的红歌;歌颂吞噬生命的恶魔,煽动幼小心灵的仇恨。

音乐的放送或歌曲的演唱是一种能量的传递,而音乐的力量却不仅仅来自于此,这种表面的物理能量是微不足道的,音乐的真正力量是其所承载的内涵。韩信的几声楚歌就让项羽的几十万大军瞬间崩溃,那是音乐背后的信息所致;上古时期许多的琴师能弹琴致风雨、长歌振林木,那并不是神话。不同境界的音乐都与其所在的境界相联系着,一个修炼有素的琴师就能把其微观空间的能量释放到我们这个空间来。人们在弹奏雅乐的时候,其更高层次的内涵就能起到净化心灵的作用,古人云:琴者,禁也;非虚言也,弹琴的过程也就是人的身心与曲境逐渐同化的过程。

而红歌的背后所承载的就是共产邪灵的邪恶能量,它是有魔力的,其释放出来的都是黑色的能量、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负面信息。很多人为什么在受尽了邪党的迫害,在听到红歌时依然像被勾魂一样随之手舞足蹈呢?因为他们的心早已被共产邪灵盅惑了,红歌在其体内就像潜伏的毒蛇,一旦听到外在的召唤,它们就会醒来,左右人的神智去拥抱邪灵。唱红歌就是在魔化自己的身心,主动邀请邪魔来主宰自己的灵魂。在红歌最为疯狂的年代恰恰是中国历史上最最暗无天日的时期,也是国人活的猪狗不如的年代里,但其歌声里却充斥的是肉麻的赞美、无边的甜蜜、恶心的歌颂。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两极,一边受着地狱般的奴役,一边却唱着天堂般的生活!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会被愚弄到如此不堪的地步,除了中邪,还有什么可以解释?

在历史的今天,在《九评》与退党大潮的冲击下,中共邪党在其崩溃的前夜又一次的祭出了红歌,这一党巫术的毒酒,以期延缓其末日的来临,也好藉机多拉一些糊涂虫陪葬。在我看来,唱红虽然不能让邪党延其残喘,但对于唱红歌的人而言却是危险的。在天灭中共这个历史最紧要的关头,一个生命却在主动的歌颂恶魔、歌颂邪党,歌颂一个对自己的民族国家犯了无数滔天大罪的政治黑帮,地狱的恶魔们听到也会露出邪恶的微笑,未来在他面前将会展现无边的黑暗!迷中的世人啊,快清醒吧!远离红歌,远离邪党,远离罪恶,远离末日!正是:

听党话则鬼附体,闻红歌而邪灵喜,
歌声亢,心智迷,自将生命同魔类。

红歌是祸不是福,勾魂摄魄难自主。
歌颂恶魔神佛怒,大难来临无生路。

莫把红歌当红酒,它是邪党念恶咒。
酒入愁肠能消忧,红歌一唱自寻咎。

邪党惶惶幽冥路,红歌拉人同入土。
弃邪党,做炎黄,未来天地有归处。

河南蜱虫咬人疫情爆发 医生: 死亡人数国家保密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近来,河南信阳再次爆发大规模的蜱虫咬人疫情。当地权威医疗机构军队154医院的医生称,被咬伤后误诊和就诊晚的患者极易死亡。当前该院传染病科爆满,接待约70名确诊的患者;近日一名医生经手的死亡者达4人。官方通报称,发病高峰集中在5至9月。疫情无法防控。村民表示不敢出门,又要谋生。

26日,大陆官方喉舌媒体报导称,河南省卫生厅日前通报,截至5月24日,河南省共报告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症(蜱虫病)病例70例,死亡4例。这些患者均从事田间或山林作业。发病年龄以40岁至80岁年龄组居多,死亡病例均在55岁以上。

信阳军队154医院被称为当地治疗被蜱虫叮咬的权威医院。该院某科一名医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医院收了大批患者,染病的70余人(他强调是官方的数据,被蜱虫咬伤误诊延误就诊的不算)都住在这家医院,自己经手的病人至少4人死亡。“我这里好几个死亡病例,太具体的不好说。”

“不知道其他科是否还有死亡的。死者是年岁较大者或未及时确诊就医的患者。因为死者走了,所以再入院的病人住院时有床位。”这名医生表示,患者确诊后住院治疗的时间大约在10天。信阳军队154医院急诊科的值班医生表示:“到底我们医院死亡多少个病人是国家要求保密的,没必要跟你说。”

154医院另一个科室的医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一旦被蜱虫咬了,应到感染科挂号做一套检查,确诊之后病重者治疗起来很复杂。近期到154医院检查治疗这个病的人很多。“商城县的人都知道我们医院能治这个病,去别的医院治不好,死了不觉得遗憾吗?被蜱虫咬了一定要早确诊,晚了就不好说了。”

商城县观庙乡乡卫生院的医生表示,最近蜱虫疫情大爆发,村民被咬后一般选择先到乡卫生院就诊。

大约一个月前,商城县观庙乡妇女黄遵芳被蜱虫叮咬后,因不知情未及时对症治疗而死亡。其家属悲愤指出,政府的宣传和预防工作的缺失,导致被咬者误诊,从而送命,他们难逃关系。

观庙乡村民对记者表示,蜱虫大量出没,新一轮疫情爆发,40岁以上的村民到山上采茶作业,特别容易受到叮咬。被咬后中毒,不及时确诊治疗很危险。现在村民们大多不敢出门,但都听说当地大量村民被蜱虫咬伤。

黄遵芳被蜱虫叮咬致死后,大纪元记者联系上商城县疾控中心,对方称4月至10月是当地蜱虫肆虐的高发季节,但没有应对办法。当前又有为数众多的群众被蜱虫叮咬,但具体数字是由医院和上级单位在内部网络上通报。

商城县城关镇镇政府人员对记者询问该镇是否有被蜱虫咬伤者,以及如何预防这种疫情表示,村民不可能不出门干农活,所以没办法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商城县疾控中心的人士称,对此疫情仅仅是做宣传,无法切实实现“防控”。河南省卫生厅的人员在电话中被记者问到准确的村民被蜱虫咬伤的数字及未得到及时治疗而亡的人数,称自己不知情。

商城县观庙乡王寨村村民对记者表示,4月下旬黄遵方的死令村民恐慌,人人害怕自己被蜱虫咬伤,但他们又不得不去茶场作业,所以无奈将继续上山干活。李集乡、丰集乡和冯店乡的村民则分别表示,很多乡镇都有人感染疫情,这仅是开始。

官方通报称,该病发病高峰集中在5月份至9月份。2011年首发病例发生在3月31日,进入4月中旬后病例陆续出现。

此外,据中通社报导,山东省卫生厅5月20日通报,今年以来该省累计出现5例蜱虫咬人病例,其中一名病患死亡。病例主要分布在该省山区和丘陵地带的农村。急性期病人血液可能有传染性。截至目前,山东已在济南、淄博、烟台、泰安、潍坊、威海、枣庄等地发现该病病例。

“蜱虫咬人致死事件”曾在去年出现在河南、山东等地,这些感染性疾病病例以发热伴血小板减少为主要表现。

2010年夏季,河南信阳市商城县有多人被蜱虫咬伤后不治身亡。河南省疾控中心的公开数据为:至去年9月8日,商城县发现557个病例,18人死亡。这种致命蜱虫灾情引发村民恐慌。专家称,疫情无法从根源预防。去年信阳军队154医院传染科就收治了大量来自商城县的患者。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6/n3268166.htm

李天天:关在没窗户的房间里我都要疯了

刚刚获释的律师李天天对BBC中文网说,她在被扣押的3个多月中,精神受到很大摧残。整日被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不让出来,连阳光都见不到。

据BBC报导,李天天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我都要疯了,我对他们(关押者)说,我要砸东西了。我宁愿他们打我。但是,他们对我不打,不骂。”

李天天表示,关押她的地方是个套间,她在里面的房间,看守在外面的房间。

她说:“每天24小时都有人看着,每班有3个人,每12小时换一个班。”在被关押的3个月中只有几次机会从没有窗户的房间出来,而那都是被带到警察局去做笔录。

李天天获得释放后从上海被送回原籍新疆。她说,这3个多月的经历对她的心理打击非常大,“我现在见到警察就好像见到老虎和狮子一样,感到很恐惧。”

她说,警察警告她不要接受记者采访。“但是,我还是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让别人知道我的经历。”

今年2月份,在首次有人呼吁“茉莉花散步”的时候,李天天被当局“强迫失踪”。

据悉,同时“失踪”的维权律包括师滕彪和江天勇。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7/n32687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