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共一大会址原是一家妓院

天下论坛 送交者: 不想多说一句 2011年05月28日

红色江山目前正在开足马力纪念中共九十阳寿,俺也来凑个热闹,写一段关于它的身世的文字,算是为它还未呜呼哀哉而揭个疤,倒个彩,踢个贴。

中共90年来给中国人造的孽、种的祸可用一句红歌词概括:比天高比海深。它的流氓恶棍本性,是从娘胎里带出,与生俱来。我们平常对深通恶绝的人,会磨着牙床蹦出一句:这个婊子养的。揭开中共诞生地一大会址是一个何许之处,我们就会知道原来中共是个彻头彻尾婊子养的胚子。

  谷歌上搜素“一大会址”,可点击到一百多万条目,大同小异地记载,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于1921年7月1日在上海兴业路76-78号召 开。 当年这所房子的主人是李书诚,参加过辛亥革命,曾任北洋政府陆军总长。因其弟李汉俊是会议代表,又有李书诚的特殊身份作掩护,因此“一大”选择在这里召 开。“一大”召开时李书诚不在上海。会议期间,发生了“一大”会址引起法国巡捕注意遭到搜查的事,最后一天就转移到嘉兴南湖的—条游船上召开。明眼人会发 现,所有介绍一大会址的条目有两处说不清道不明,这是一幢两个门牌号码的大宅,除了李书诚住在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住家?什么事情引来了巡捕搜查?这两点才 是历史的看点,为什么不予挖掘,不予抖清。要是遇上了何等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叙述出来其实更能增添党诞生的神奇色彩,藏着掖着结结实实掩盖着,定有什么 不可告人的隐情。

记得我在上海读初小的岁月,正值十年动乱欲动未乱时,老校长来为我们低年级学生上党史课,最吸引我的段子是13名代表在兴业路房子里商议谋反大事时,巡捕破门而入,见一群成年人围作一团聊天,顿时疑心,就进来查问。老校长当时这样叙述历史,他说李汉俊比较能说会道,他又是房东的弟弟,就站起来应付巡捕,竟 然一阵搪塞把巡捕打发走了。但代表们清楚他们在议论的事项是要吃官司的,已经被撞破,必须赶紧离开,一致决定去了嘉兴。校长说,那天是楼上有房客争吵,惊动了官府,派巡捕前来调解,才碰巧看到一大在举行。老校长的党史如是说,绝对不会胡编乱造,他有几个脑袋敢在那个年头自编党的诞生过程,肯定是根据当时出 版的史料来上课。奇怪的是这样的段子在谷歌上查不到了。

党史不愿意还原这段真实往事,我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所谓的房客争吵,容易引发人们的好奇心,要进一步去查明是什么样的人在争吵,又是为什么样的事在争吵,这 可是党的一块心病,最忌讳提及的。我在海外看到过一则关于一大的文献,披露那个争吵是真实的,只是争吵双方不是什么房客,而是嫖客和妓女,那一大会址其实是个妓院,李汉俊的房子和妓院是紧挨着得两个门牌,13名代表是借着嫖客的名义在妓院里图谋国事,本该安全的没话说了,谁想到那天楼上发生了嫖客和妓女吵架事件,遭来巡捕干涉,13名代表也露了脸、爆了光,心里一阵发毛,安全之地大有可能成为灾祸之地,只有一哄而散去了南湖。

中共是在妓院里诞生,13名代表是以嫖客身份出席一大,这是中共打死它都不会要还原的历史真相。一大会址可以说是中共的产房,而这个产房恰恰是个妓院,这就明明白白告诉世人,中共是个货真价实婊子养的。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593555

注:在南湖船上是打麻将。

叶永烈:陈公博留下的中共一大“秘密文献”

……

  7月30日晚上,中共一大在李汉俊家举行闭幕式时,突然闯进一个侦探(现已查明是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政治探长、中国科科长程子卿),说是走错了门,旋即离去。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当即决定中断会议,代表们分头疏散,只有陈公博及屋主李汉俊留了下来。过了十几分钟,大批法国巡捕赶至李公馆。陈公博陪同李汉俊应对法国巡捕,直至夜深法国巡捕因搜不到可疑证据走了,陈公博才回到大东旅社。翌日陈公博没有去嘉兴南湖出席中共一大闭幕式,而是与李励庄前往杭州旅游。

……

  陈公博在《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中,详细记述了法国巡捕搜查中共一大会场的情形:

  ……不想马上便来了一个法国总巡,两个法国侦探,两个中国侦探,一个法兵,三个翻译,那个法兵更是全副武装,两个中国侦探,也是睁眉怒目,要马上拿人的样子。那个总巡先问我们,为什么开会?我们答他不是开会,只是寻常的叙谈。他更问我们那两个教授是哪一国人?我答他说是英人。那个总巡很是狐疑,即下命令,严密搜检,于是翻箱搜箧,骚扰了足足两个钟头。他们更把我和我朋友隔开,施行他侦查的职务。那个法侦探首先问我懂英语不懂?我说略懂。他问我从那里来?我说是由广州来。他问我懂北京话不懂?我说了懂。那个侦探更问我在什么时候来中国……他实在误认我是日本人,误认那两个教授是俄国的共产党,所以才来搜检。是时他们也搜查完了。但最是凑巧的,刚刚我的朋友李先生是很好研究学问的专家,家里藏书很是不少,也有外国的文学科学,也有中国的经史子集;但这几位外国先生仅认得英文的马克斯经济各书,而不认得中国孔孟的经典,他搜查之后,微笑着对着我们说:“看你们的藏书可以确认你们是社会主义者;但我以为社会主义或者将来对于中国很有利益,但今日教育尚未普及,鼓吹社会主义,就未免发生危险……”一直等他走了,然后我才和我的朋友告别。自此之后便有一两个人在我背后跟踪……

http://www.dooland.com/magazine/article_145032.html

中共自己的说词:

从一桩命案查证出党的诞生日

  徐雁

  许多人过去从书中看到的介绍都说,19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日,当天也成为建党纪念日。其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通过解放思想,研究人员经考证认定,一大的真正召开时间是7月23日。 由于多年来形成的习惯不便更改,现在国内对“七一”只确定为建党纪念日而不是诞生日。

  “七一”作为建党纪念日的提出

  中国共产党建立后长期处于秘密状态,中央机关也屡次遭到破坏,长征到达陕北时只剩下经万里跋涉靠肩膀挑来的两铁箱子文件,一大的材料在国内没有保存下来。1937年党中央进入延安后,环境稳定,为了在全国扩大影响并凝聚全党,毛泽东于1938年春决定组织建党纪念活动,并将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确定为党的正式诞生。

  当时在延安参加过一大的代表只有毛泽东、董必武二人,其他代表除已死的四人外,张国焘已叛逃到武汉,陈潭秋还在苏联,李达在国统区教书,陈公博、 周佛海等人则在国民党中任高官,无法向他们征询。毛泽东、 董必武二人因身边没有历史记录材料,靠着头脑回忆只记得是7月间到上海开会,无法确定具体日子, 于是决定取月首的一天即7月1日为建党纪念日。1938年5月,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研究会上的讲演中正式提出:“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立十七周年的纪念日。”这句话称这天是“纪念日”,用语是准确的。

  1941年,中共中央决定在各解放区隆重庆祝建党二十周年,一些宣传材料的撰写者在理解毛泽东的讲话时,把“纪念日”当成了“诞生日”。从此之后的几十年里,国内的书籍中讲到党的一大召开时间,都写成1921年7月1日。

  开始考证一大召开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于1978年末召开后,国内开始全面拨乱反正,对中共历史问题也开始了认真的科学研究。翌年在中央党校集中了一批社会工作者,以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员邵维正为首的一些同志开始考证中共一大召开的具体情况。他们查阅了包括大会代表及其当时的家属的回忆,大致肯定了一大召开日期是在7月下旬。

  前苏联于1957年移交来的历史档案,这时也成为重要的印证资料。其中有两份重要材料说会议于7月23日召开:一是参加一大的武汉代表陈潭秋(1943年在新疆被军阀盛世才所杀害)在莫斯科写的《回忆党的一大》,二是1921 年秋天工会红色国际驻赤塔特派员的报告。由于这二人都与一大有直接关系,说法最为可信,却需要得到国内的资料佐证。

  当事人的回忆和参加会议的国际代表向莫斯科报告,都说会议在上海开了8天。最后一天因代表陈公博住处出现了一场凶杀案,惊动了警方,加上法租界巡捕在前一天又到会场搜查过,代表们因此停止开会。此后他们又转移到嘉兴南湖上开了一天会,最终结束了大会。根据这些材料,查到这次凶杀案的时间便成为查实会议召开时间的重要佐证。

  从情杀案的日期证实了一大的召开日

  当年参加过一大的陈公博和周佛海后来投奔了国民党,还当了汉奸,不过他们的回忆录有些细节还有参考价值。据这两人所写的书中述说,一大期间陈公博是带着新婚夫人到上海,住在大东旅社。会议在上海结束当夜,他们夫妇的隔壁房间出了命案。李达夫妇及其他一些当事者在解放后的回忆,也证明确有此事。

  据陈公博的回忆称:“七月三十一日那天早上五点多钟,我睡梦中忽听到一声尖叫,继而便闻一女子悲惨呼叫……那案子直至下午六点多钟才被发觉,凶手早已逃走。”

  周佛海回忆中也说:“公博当时正带着新婚夫人度蜜月,住大东旅社……哪知他隔壁的房中,当晚发生了一件奸杀案,开了两枪,打死了一个女人,公博夫妇,真是吓得魂不附体。”

  这样一件“奸杀案”在旧上海滩上自然会成为新闻,于是邵维正等研究人员马上要求上海方面协助查找,很快便在《申报》上查出“大东旅馆发现谋杀案,被害者为一华丽少妇”的记载。据报上介绍,被害女子名孔阿琴,起因并不是什么“奸杀”,而是带有情杀性质。原来这个孔阿琴是同一个当“西崽”(即洋老板的跟班)的男人私奔,因二人感到无出路,便决定双双殉情。男人带了一支手枪和她住进旅馆后,在凌晨开枪打死了孔阿琴,自己却突然又不想死,于是离房逃走。此事发生的时间,确系7月31日凌晨。

  从这一命案日期前推8天,恰好是7月23日,由此可见陈潭秋与国际代表所说的一大召开日期是正确的。这一研究成果正式上报中共中央后,得到当时主管宣传教育工作的胡乔木的称赞,中央书记处还专门讨论了是否修改建党纪念日的问题。考虑到几十年来形成的习惯,再加上毛泽东当初只确定“七一”为“纪念日”,中央最后决定还是不予改变。不过在1981年纪念建党60周年时,同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共党史大事年表》,正式将党的诞生日确定为7月23日,此后每年的“七一”仍作为建党纪念日。

《时代潮》 (2001年第十三期)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3/3819/462402.html

Advertisements

苏联以每人150块大洋收买的首批中国五毛党

(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鲜为人知的历史)

  1921年7月1日在中共党成立之前,俄共远东局已派出一批特工人员潜入中国,在华活动一年多,取得丰硕成果,在中国一些地方建立起共产主义小组,并 已于1920年8月建立了临时中共中央。列宁认为在中国正式成立共产党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尼柯尔斯基、马林到中国组织成立中共。 尼柯尔斯基对马林说:伊尔库茨克共产国际给他的指示是,中共的会议必须要有他参加。

  尼柯尔斯基生于一八九八年,曾是赤塔商学院的一位学生,来华时仅二十三岁。就是这样一个小青年,操纵成立中国共产党。马林为荷兰人,生于一九八三年,来华时三十八岁。这两个人在上海曾与李达、李汉俊秘密商谈,后又到北京与李大钊、张国焘等人秘密会谈。

  据包惠僧说:在广州「有一天,陈独秀召集我们在谭植棠家会见尼柯尔斯基,说接到上海李汉俊的来信,信上说第三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派了两个代表到上海, 要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会,要陈独秀回上海,请广州派两个人出席;还寄来二百元路费。」(《包惠僧回忆录》,转引自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299页)。

  中共后来说:由于中国工人队伍壮大,工人觉悟提高,具备了成立共产党的条件,才成立共产党。这纯是胡说八道。包惠僧的回忆,说得清 清楚楚,是 共产国际派人来主导成立共产党;与中国工人阶级如何,毫无干系。资本主义国家社会工人阶级更强大,也没急于成立共产党啊!而恰恰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个 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没有。

  为召开中共「一大」,马林带来活动经费。「一大」每位代表都收到上海发起组寄的一百元现大洋。临回去时,每位代表再发“旅差费”五十元。 很可能是怕这些「一大」代表,在上海十里洋场胡乱花钱,对他们不放心,担心他们回程时没有路费,困在大上海。所以没有把一百五十元,一次全发给他们。

  这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对个人来说不算少。现时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只能买几个汉堡包,还不够买一条裤子。可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一百五十元现大洋,那就值 钱多喽!例如二、三十年代一小职员每月工资十五元,就可以勉强维持四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不至于饥肠辘辘,衣不蔽体。这也就是说,当时的一百五十元现大 洋,可以每餐有四个丰盛菜肴一个汤。大米白饭,花卷馒头,随便吃。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可以供应五十个学生吃一个月的伙食;也可以供应一个学生吃五十个月的 伙食。这就是当时一百五十元的价值。所以说,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在当时不算少。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一百五十元又不算多。曹锟贿选,向猪仔议员买一张选票,就用五千元大洋。而俄国人、列宁仅只用一百五十元,就收买了中共「一 大」代表的良心和灵魂。真是廉价动物,一批贱货。说明俄国人、列宁也很抠门;很会打算盘,非常唯利是图,十分吝啬。俄国人这个小小的投资,以后竟获得了无 法估计的大利,确实是很有眼光,是最划算的投资。只是中共代表的身价,低得太可怜了!恐怕这些「无产阶级的先进份子」中,很可能都是对赵公元帅见钱眼开, 没有一个代表会觉悟到想一想:「俄国人给他们这个钱是为了甚么?是要他们干甚么?」,「俄国人会随便花这笔钱吗?」,「难道俄国人用大把钞票撒给中华大 地,是来替天行道吗?」

  据陈独秀在狱中对人透露:「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据他说,全部代表为十三人),我因事在广东,没有参加。所以叫我当上总书记,是第三国际根据列宁的意 见,派一个叫维经斯基的到中国来转达的。说是「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走上政治舞台,党的总书记一职,要找一个有名望的人,号召力要大,因此就找到了 我。」(文若:《陈独秀的狱中生活》,载1989年11月21日《世界日报》)

  据美国『世界日报』一九九一年七月三日社论指出:「当时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也是莫斯科交下来「著令通过」的俄、英两种文本,后来才由中共译成中文本。」

  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纲,明确标明要「联合第三国际」。在大会决意中,还规定每月应向第三国际呈送报告一份;必要时,应派代表去伊尔库茨克远东书记处,与远东各国共产党代表,商讨联合阶级斗争之事。

  所以,在中国成立的这个共产党,实际就是苏共在中国产下的「怪胎」,或者说是苏共的「儿子党」。(关于中共是苏共「儿子党」的问题,中共自己长期一直 是默认的。直到二十世纪的六十年代,也就是在中共建党四十多年之后,「儿子党」才要造「老子党」的反。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批修」。)

  怎样看待成立的这个中国共产党?

  陈独秀认为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就当时的历史情况说,中国是患「贫」,而不是患「不均」;中国无产「可共」。如主张要实行共产主义,必先实行 资本主义。他认为列宁的十月革命是「走在历史的前面,背离历史的轨道」。(石灰:「历史的误会」,1991年9月8日《世界日报》)

  参加中共的「一大」代表周佛海,在一九四一年回忆说:「现在回顾起来,真如做梦一样。当时万万想不到我们几个年轻的学生,会闹出这样的大乱子。二十年 来,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烧了多少村庄,损失多少元气,都是我们几个青年学生种下的祸根。我现在想起来,真对不住国家,对不住人民。国家弄到现在这样 危险恶劣的情形,我们不能单责军阀和官僚,当时在嘉兴南湖的小船中的几个青年,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430页)

  瞿秋白在临刑前,知道自己已经必死,他还是说出多余的话,承认自己参加共产党是误入歧途,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共产主义,「它违背历史发展的规律性」。

  作为共产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不管他们后来个人的结局如何,在他们生前能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做一个交代,这总还算是好的。比那些「死不改悔」的顽固派要好的多。

  自中共成立之后,一直有代表常驻苏联;苏联也一直有代表常驻中共党内。出谋划策,互通信息,保持联络,不断指挥。

参考资料:
包惠僧:《包惠僧回忆录》
叶永烈:《中共之初》
石灰:「历史的误会」,1991年9月8日《世界日报》
文若:《陈独秀的狱中生活》,载1989年11月21日《世界日报》
瞿秋白:《多余的话》

送交者: ByStander 2011月05月29日07:34:42 于 [天下论坛]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btrd_id=1749145&btrd_trd_id=593555

青岛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从拘留所劫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被非法关押在山东胶州杜村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史玉燕、宋新玉、边福红、边秀花,高密法轮功学员张燕、岩爱华,石油七公司法轮功学员朱亚林,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早晨被一辆车秘密押走,现在下落不明,他们的家属也不知道人在哪里。

法轮功学员张洪亮仍被非法关押在杜村看守所。张洪亮的家属去探视,看守所不让家属见张洪亮。 据悉,看守所向张洪亮的家属勒索了一千元钱才给他饭吃。

很多年以前,张洪亮的妻子在月子里得了一种怪病,四处求医问药,各种方法都用尽了,最后去了上海治病也治不好。张洪亮那个时候在百货公司上班,干的是修家电的活儿。一九九五年,单位有个同事,请张洪亮到她家去修录音机,张洪亮在同事家看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觉的很好,就和妻子一起炼法轮功,结果他妻子的怪病一下子好了,他们觉的很神奇,于是全家都炼起法轮功来了。张洪亮后来被调到市政府任电工,接触的人很多,张洪亮夫妻就在亲朋好友中介绍法轮功,张洪亮的众多亲戚朋友都开始修炼法轮功,于是在张洪亮家成立了学法点,胶州地区得法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张洪亮就义务担任了胶州辅导站的副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张洪亮的正常工作也被停了,单位中共邪党人员里把张洪亮安排在市政府大门口看大门。即使这样,张洪亮看大门也尽职尽责的做好本职工作。胶州电视台找张洪亮录像,张洪亮给电视台讲法轮功真相的镜头一个也不播放,录像被电视台剪辑的一段一段的又拼凑起来,完全变成污蔑法轮功的片子在电视台播放。于是,张洪亮和胶州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就在胶州民众中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张洪亮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遭受迫害,使得张到二零零八年从监狱回家的时候看书都得戴眼镜(以前不需要)。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农历四月初八)上午,胶州阜安派出所警察到张洪亮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一台,并在张家绑架了张洪亮与胶州法轮功学员史玉燕、宋新玉、边福红、边秀花、张晓莉、张淑英,高密法轮功学员张燕、岩爱华,石油七公司法轮功学员朱亚林。

张洪亮的妻子朱玉兰(胶州法轮功学员)下班回家后,发现张洪亮不见了,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朱玉兰知道张洪亮被绑架了,就去要人,结果也被扣押。后来朱玉兰、张晓莉、张淑英被放回家。

现在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非常担心他们的亲人情况,担心亲人被折磨和进一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241605.html

美国德州三名国会议员褒奖世界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美国德克萨斯州国会议员泰德•鲍、彼特•欧森和艾尔•格林分别颁发褒奖令或写来贺信,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美国德州国会议员泰德•鲍褒奖世界法轮大法日

美国德克萨斯州国会议员泰德•鲍于五月十五日褒奖“世界法轮大法日”。


褒奖状译文如下:

褒奖
我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褒奖世界法轮大法日

鉴于,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是一项根植于古老亚洲文化的修炼功法,这套功法可以帮助人们在生活中达到宁静、和睦;并且

鉴于,通过缓慢圆的动功和打坐,法轮大法净化人们的心灵、提升人们的境界,改善人们的健康;并且

鉴于,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孜孜不倦的搭建东西方的桥梁,把法轮大法从中国传向世界各地;并且

鉴于,法轮大法感动了无数的人,使他们身心受益。

鉴此,我,泰德•鲍(Ted Poe),代表德克萨斯州第二选区的国会议会,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褒奖世界法轮大法日,以及法轮大法对社区所做出的不可超越的贡献。

泰德•鲍(Ted Poe)
国会议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

美国德州国会议员欧森祝贺法轮大法日

美国德州国会议员彼特•欧森(Pete Olson)向法轮大法学会发来贺信,祝贺法轮大法日。贺信译文如下: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

法轮大法学会,

在欢庆法轮大法日之际,我向你们表示祝贺。第22国会选区是个多元文化区。这里的民众有多元文化背景。他们享受到自由,庆祝许多重要的文化节日。我祝贺你们坚持真、善、忍的原则,并感谢你们将这一价值观与社区分享。能在美国众议院代表你们,我感到荣幸。

诚挚的,

彼特•欧森(Pete Olson)
国会议员

美国德克萨斯州国会议员格林褒奖法轮大法

美国德克萨斯州国会议员艾尔•格林(Al Green)褒奖“法轮大法”。


褒奖奖状译文如下:

国会特别褒奖证书
献给
法轮大法

值此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5/21/125427.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9/241108.html

失道者命运走向何方

作者﹕张芸

今年二月份,在利比亚的国土上,由于卡达菲长期以来的残酷打压异己,严控舆论,严控民众的自由等暴行,使得成千上万的民众忍无可忍,纷纷走上街头,严正抗议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铁腕统治。于此关头,卡扎菲本该自省纳谏,改弦更张,关怀民生方为上策。然而恰恰相反,面对手无寸铁的抗议示威者,卡扎菲及其腐败政府竟疯狂地采用了暴力手段,动用武力,出动轰炸机轰炸示威示的广大民众,令国际社会震惊并强烈谴责。

孟子云:“杀一无辜而取天下者,仁者不为也”。那么不仁者,必是失道者!孟子还说过:“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在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中,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了这一论断,这也成为了人类社会普世道德文化的精髓。

自古以来有道者,天下顺之,民心归服,国泰民安。

唐朝盛世就足以说明这一普世理念:贞观年间由于唐太宗在政治上颇有民主风气,听得进不同意见,能尊重生命,自我克制,能任人为贤,知人善用,广开言路,虚心纳谏,能以民为本,轻徭薄赋,休养生息。使唐朝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政治清明,人民富裕安康,国家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同时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为璀璨夺目的盛世。

而每一个实施暴政、专治而又腐败的无道的统治者,必然会引起天怒人怨,民心向背,终会有灭国之危,做亡国之君。

历史证明:在中国古代,有奢侈无度,嗜杀成性,暴虐无道的夏桀,使得延续了400多年的夏朝,德政衰败,民不聊生,危机四伏。夏桀穷奢极欲,无休止地征罚夏民,强迫他们无偿劳役,榨干了百姓的血汗,人民对他的暴政已达到忍无可忍的程度,因此都愤怒地说:“时日曷丧,予及女偕亡!”(咒骂夏桀早日垮台,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大臣关龙逄看到夏桀胡作非为,便劝他关心百姓的疾苦。夏桀根本就听不进去,最后还把关龙逄杀了,夏桀不听劝谏,不知自省,骄奢自恣,人心尽失,正是这样,夏桀把夏朝推向了灭亡。
更加惨无人道的商纣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暴殄天物,害虐丞民,他刚愎自用,听不进正确意见,剖比干、囚箕子。作威杀戮,毒痛四海。纣王的无道,激起人民的反抗。周武王乘机发动诸侯伐纣:“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这些人施残暴于百姓,违法作乱于商邑。现在,我姬发奉天命进行惩讨)。在牧野之战,一举灭商,纣王逃到鹿台自焚,致使商朝走向终结。

横征暴敛的周厉王,他残暴至极,“民不堪命矣!”。百姓都公开地指责他,周厉王为了压制国人的不满,任用卫巫监视口出怨言的人,发现就立即杀死,百姓都不敢再说话了,在道路上相遇,只能用眼睛互相看看,代替要发泄的怨言。这些使得国内各种矛盾愈演愈烈。公元前841年,发生了国人暴动,百姓包围了王宫,袭击厉王,他仓皇而逃,后于公元前828年死于彘(今山西霍县)。

腐败独裁的卡达菲政府对人民残酷血腥的屠戮,上演了中国历史暴虐君王的一幕,引起了世界人民的公愤,而卡达菲本人也因他的残暴和独裁敲响了自己的丧钟。

当今“天朝”也有着同卡扎菲政府的独裁暴政和对无辜民众的血腥屠杀的斑斑劣迹。中共的独裁专制,丝毫不亚于夏桀、纣王和周厉王,比卡扎菲政府要超过不知多少倍。

89年六四血案惨不忍睹,中共不顾道义和人权,惨无人道的开枪打死那些,因反官倒、反腐败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的学生,然后再用坦克车碾成肉酱,用洒水车利用强力水笼头把“肉酱”冲刷进下水道……中共就是这样违背天理,残害生命的。

如今,强拆使百姓居无定所,民众苦诉无门,而豪华的官邸却到处可见。贪污腐败养肥了所有官员,使大量纳税人的钱,流入个人的腰包。官员嫖妓已不是新鲜之事,淫乱之风越刮越烈。草菅人命,时有发生,经常有肆无忌惮的城管打死生活窘迫的贫民百姓。地方私设公堂已司空见惯,强征耕地,权大于法在天朝已不是奇闻,致使百姓上访无门,打击报复,使百姓敢怒不敢言!而卡扎菲长期以来的严控舆论与中共的网络禁言,不许民众发声,打压异已,抓捕民主人士,和“周厉王止谤”如出一辙。

如果一个政府既不能保障民生,又不能实行民主,不能使百姓安居乐业,必然会被人民所抛弃,“寡助之至,亲戚畔之”。中共与卡扎菲是臭味相投,残害屠杀平民百姓,镇压异己的独裁统治,终会有个了结。如今独裁专制暴虐无道的卡扎菲政府行将灭亡。那么与卡扎菲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中共独裁统治,又将面临怎样的结局呢?

凡此种种,悲叹之余不免让人们深思,读史使人明智,以史为鉴,我们不难看出中共即将走向何方……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8/n3269897.htm

中共首次承认网军存在 30名专家组成“蓝军”

(大纪元记者方若初编译报导)中共军方日前首次公开承认,投入大量资源建设网络军事力量。这支网络部队由30名电脑专家组成。
据《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周五(27日)报导,这个被称为“蓝军”的单位名义上说是为了防御,但是这个消息的曝光证实了各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担心,即中共展开有组织有计划的网络攻击,以窃取各国的秘密。

中共军方承认参与网络战争

据《泰晤士报》报导,一位前解放军将军称,中共军方拥有规模巨大的网络人才库。他说:“这就像乒乓球运动,我们有更多的人参与(网络战争),所以我们对此很擅长。”

组成蓝军的几十名最优秀网络人才来自不同领域,包括现役解放军士兵、军官、大学生以及各种“社会人员”。

中共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说,该军事单位的目的是提高共军部队的安全性。该单位隶属于广东军区,正式存在已有两年左右,其计划在解放军内部已经讨论了十多年。一份解放军官方报纸中的报告称,中国已经花了“数千万”的经费建设第一个高级别军事训练网络。
当被问及该单位是否已展开针对外国的网络攻击,耿表示,互联网安全已成为一个国际问题,中国也是一个受害者,其自我保护的能力还非常薄弱。

网络间谍:中共被视为最具野心

《泰晤士报》作者科格兰(Tom Coghlan)的分析文章说,美国政府在八年前指中共秘密进行网络间谍计划,现在中共终于承认有“网军”。

“从2003年开始来自中国的有系统入侵网络的计划,直接针对包括英美政府和私人公司。网络间谍快速发展,进入间谍世界更加容易。”

科格兰引述网络安全专家说,网络的低成本和匿名性质成为更多心怀不轨的人的作恶工具,这包括“犯罪份子、恐怖份子和政府……”
科格兰说,很多国家正在拓展自己的网络间谍能力,中共被视为在这方面最具野心的国家。“中国在这方面人才济济,每年有2万5千名电脑程式专科毕业生可供挑选。”“网络攻击将会变成国与国之间更常见的代理战争。”

《解放军报》报导了最近的一次旨在测试蓝军能力的演习,演习模拟四倍于蓝军的外国网络部队针对中国的军事网络发起大规模病毒攻击,发送大量的垃圾邮件,并试图获取中国军力部署的机密资料。据称蓝军最终取得了胜利。

中共黑客–世界各地网络攻击最大来源

在中共军队公开承认网军存在前,互联网安全领域早已认为中国的黑客是世界各地网络攻击的最大来源。去年,美国反病毒软件制造商赛门铁克(Symantec)的一份关于网络间谍的报告显示,逾四分之一的网络信息窃取行动源于中国,绍兴是最大的攻击发起地。西方情报人士认为,许多源于中国的黑客攻击与共军和中共官方有关。

据报导,德国内政部去年12月表示,根据德国宪法保护局的调查发现,德国政府部门的计算机受到的网络间谍攻击一半以上源头指向中国国家部门。

据维基解密一份档案显示,与中共以及军方有关的中国黑客曾经在2008年攻克过美国的电脑系统,并获取了政府的机密通讯档案。这份备忘录则称:“在这段时间内,黑客们获取了至少50兆的电子邮件信息和附件,另外还有一套完整的未公开的美国政府部门的用户名和密码列表。”

由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取得并透过第3者交给路透社的美国国务院秘密电文指出,这些穿透系统的行动可追踪到中国解放军。美国调查人员将此生动命名为“拜占庭冥王”(Byzantine Hades)。1份2009年4月的密电甚至明确指出,这些攻击是由解放军某一部队发动。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8/n3269690.htm

姆拉迪奇知道将被引渡至海牙


姆拉迪奇的家属称他得了中风,需要住院诊治。

已被捕的前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总司令姆拉迪奇知道自己将被引渡至海牙国际法庭。

姆拉迪奇的辩护律师沙吉克说,姆拉迪奇知道自己将被引渡到海牙,他 “有些混乱,需要先恢复,并对被拘押期间的待遇满意”。

姆拉迪奇将要就引渡提起上诉。

尽管姆拉迪奇的家人称,他健康不佳,但他已被塞尔维亚法庭批准引渡。

姆拉迪奇同时呼吁准备就自己被逮捕展开抗议活动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克制,不要制造麻烦。

姆拉迪奇被控包括种族灭绝等多项罪名。

他被指在1992年爆发的波斯尼亚战争中犯下种族灭绝罪,包括在1995年屠杀斯雷布雷尼察的7500名波斯尼亚穆斯林男子和男童。

经过16年逃亡后,姆拉迪奇终于在星期四(5月26日)被逮捕。

被捕细节

与此同时,姆拉迪奇被捕的细节被披露。

据报道,塞尔维亚警方清晨突袭的时候,姆拉迪奇正在家中花园里散步。

警察将姆拉迪奇推倒在地,要求出示身份。

他回答说:“我是姆拉迪奇”,随后祝贺警方找到他,并向他们提供食物和水。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