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大陆惊现“共党下台人民翻身”气球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六四前夕,大陆某市空中升起一个挂着“共党下台人民翻身”标语的气球,人们驻足观看和议论纷纷。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目前无法证实这起事件是发生在什么地方。不久前,北京街头也出现过《告中国人民解放军书》,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目前中国各地乱象纷呈,从江西抚州被强拆户因十年上访无果愤而起来抗暴制造的连环爆炸案,到连日来内蒙古的学生、牧民为生存上街游行示威,争取生存权。这在六四前夕,都会引起中共的极大恐慌,担心任何一个火星都会把中共自己一手制造的社会高压引爆。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31/n3272538.htm

当老百姓吃不到真香油时

作者:乡音

香油是中国人,特别是北方人喜爱的和家中必备的调料。拌个凉菜打个汤什么的,加一点香油,浓郁的香味扑鼻而至,马上勾起人的食欲。可是现在人们却越来越难吃到纯正的香油了。为什么?还不都是掺假造成的呗。

笔者有一个熟人,以前做假香油卖。怎么做?就是用一些便宜的象松籽油之类的油,和香油掺在一起。先做实验,看一斤油里面加多少香油能让人识别不出来。再后来,随着假香油的泛滥,兑進去的香油比例起来越少。再到后来,他就没法做了,因为他买来的香油就够假的了,也就没法做了。

笔者一个同事去油坊买香油,和店主说:油壶先放这。价钱多少都行,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但是你得给我纯香油;一点假都别掺,你家吃的啥香油你就卖我啥香油。说得店主不好意思。过几天拎回家一尝,是够香的,可是还不如以前的真。

有时和朋友聊起这个话题,知道内情的说:这么说吧,你就在油坊里蹲着看,从炒芝麻开始,再到一遍一遍地磨,最后到给你装好,你都保证不了你买的是纯香油。

如果真有一家油坊,从来都不带掺假的,恐怕方圆几十里地的人都要来买他的油。可是这样的油坊太少太少了,因为假油的利润太高,在现在这个社会谁嫌钱扎手?何况这个香油的名声早已烂掉了。你说你能吃到真香油,除非你家就是磨芝麻香油的。这年头,油坊的亲戚都很难指望吃到真香油。

可是在河北省遵化市西留村乡蒲池河村就有这么一家专卖真香油的油坊。男主人叫闫福相,老伴叫刘淑珍,老两口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他们家磨的香油,从不掺假,货真价实,而且还不缺斤短两。方圆几十里,十里八村的人都爱买他家的香油。乡亲们说:买着有底、吃着放心。就连西留村乡政府和西留村派出所的很多工作人员也都爱买她的香油,有的工作人员还向朋友推荐说:就买他家的香油,好着呢。

知道内情的人当然都非常放心,因为他们夫妻二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修的就是真、善、忍,他们做的东西怎能掺假?就说这“真”吧,你要掺假油卖,那还是真吗?就是假的了;这个“善”也好让人理解,把香油货真价实地卖给人家,不欺诈,以诚待人,那就是善的体现;当然“忍”就比较难一些,利润肯定没有造假来的快,还要比人家多付出。可是修炼嘛,又没有人逼你,全凭自己那颗心,你不按真、善、忍的标准做,那你就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你要按法轮功的要求做,那就不能掺假。

这对朴实善良的夫妻在当地落的名声很好。不说别的,就香油这件事大家就不用担心吃着假的。可以说,他家的香油卖多远,他们的名声就传多远。提起他们时,乡亲们都赞不绝口。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对好夫妻,却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今年五月十二日,遭到了遵化市西留村乡政法委书记高洪举、李新等二十余人的绑架。并将他们送往遵化市拘留所非法关押,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其它的咱都先不说,就说他家卖的香油这档子事,当人们去买香油,发现油坊已经关门了,人们会怎么想?如果将他们夫妻这样关押下去,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还会吃得着放心的香油吗?噢,非得让他们放弃真、善、忍,那不是逼着人家去造假吗?非得让老百姓吃着假香油,中共这帮子恶人才心安理得?真叫人不可思议。

可是别忘了,乡亲们吃不到真香油,他们这些基层当官的也甭想吃到。当人们吃不到真香油时,谁不骂这个中共邪党!

正见网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5/31/74855.html

西门豹治巫与中共无神论

作者:清雅

中共的中学语文教课书里,有一编取自《史记·滑稽列传》的课文叫《西门豹治邺》,被无良人员反复炒做,说西门豹破除了有神论“迷信”为民除害,成为中共宣扬无神论的工具。

西门豹治邺的故事是这样的:魏文侯时,西门豹被任命为邺县县令。西门豹到任后询问百姓知道了邺县三老(掌教化的乡官)、廷掾(县令的属吏)和巫婆串通一气,以“若不为河伯娶媳妇,大水会来淹没百姓”为借口,长年向百姓征收赋税,收取百姓钱财达数百万,用其中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媳妇,其余的钱被他们私分,搞的本地老百姓很贫困。

西门豹约定下次给河伯送媳妇时,他要前去送给河伯做媳妇的女子,要求三老、巫祝、父老都到河边来送给河伯做媳妇的女子。到了给河伯送娶媳妇这天,三老、官吏、豪强长老、乡里父老都来了,前往观看的百姓有二三千人。

西门豹来了后,看过将要送给河伯做媳妇的女子,跟三老﹑巫祝﹑父老说此女子不好看,要找人到河里给河伯报信,另外找更好的女子送过去。西门豹命差役先后把大巫婆、三个大巫婆女弟子、三老投入河中,对着河恭敬的等待他们回来,等了很久没有见人回来。西门豹要把廷掾、豪长等人再投入河中,吓得这些人面如死灰,磕破了头求饶,邺县官民也大为惊恐。从此以后,不敢再说为河伯娶媳妇了。

西门豹治邺的故事,只能说明西门豹处治了邺县三老、廷掾和巫婆以给“河伯娶媳妇”为名头的敛财杀人犯罪,根本谈不上破除了有神论“迷信”。

我们知道中国古代的佛教是信神的一种方式,要求佛门弟子戒杀生、邪淫,通过打坐实修,百年后才有可能得见如来,被度到佛的世界里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人对神的信仰,是希望得到神的救度,是人向往天国世界。

西门豹治邺故事中的河伯,每年要娶一个人中漂亮女子做老婆,其行为是河伯向往人中美貌女子了,这个河伯怎么会是神呢?既然这个河伯不是神,西门豹破除这个河伯,跟神也就没有任何关系。

邺县三老、廷掾和巫婆公然杀人去敬河伯,他们的行为跟本就不是信神人的行为(戒杀生、邪淫),所以邺县三老、廷掾和巫婆根本就不信神,西门豹判处邺县三老、巫婆死刑,是这些人罪有应得,跟信神也没有任何关系。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5/30/74840.html

芬兰世界村活动 议员支持法轮功(图)

文/芬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至二十九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第十二届“世界村”庆祝活动。法轮功学员每年都参加此活动,把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的美好带给芬兰人。欧洲议会议员、人权委员会主席海蒂•浩塔拉(Heidi Hautala)女士应主办方邀请出席了本次活动并发言,呼吁为遭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话。

“世界村”是展现多元文化的庆典,每年都吸引着几万人参加,是芬兰最热闹的活动之一。法轮功学员演示功法时祥和的神态、舒缓的动作、优美的音乐,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和了解。也有人询问学功的地点和时间。


法轮功学员演示功法


人们围在法轮功展台前了解真相


人们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的同时,人们也获知了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无辜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人们纷纷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谴责中共暴行。


欧洲议会议员、人权委员会主席海蒂•浩塔拉女士对法轮功学员吕适平进行专访


欧洲议会议员海蒂•浩塔拉女士和观众们一道跟随学员炼起了法轮功

应主办方邀请出席本次活动的欧洲议会议员、人权委员会主席海蒂•浩塔拉(Heidi Hautala)女士在舞台上对法轮功学员吕适平进行了专访。

吕适平介绍说:“法轮功是一种中国传统的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对身体健康的改善非常有益。我以前有过严重胃病,炼功不久就好了,自己变得更快乐和积极,家人和同事都赞同我炼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吕适平因不放弃炼功而四次被抓,最后一次被关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我曾经受过电击被吊挂在窗户上,曾经被关在单独的小号里,一点五米宽,二点五米长,没有窗子的小号里,关了三个月。”

浩塔拉女士在发言中说,法轮功群体是被中共迫害的最大群体,应该在欧洲议会中举办针对法轮功受迫害问题的特别听证会。“我们应该为法轮功设立特别的听证。我认为中共残酷地有系统地迫害法轮功,把他们说成人民的敌人,我认为我们必须为他们(法轮功)说话,因为他们是真正有利于所有中国人福祉的群体。”

访谈结束时,浩塔拉和观众们一道跟随学员炼起了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241731.html

法院为何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州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海珠区非法开庭,却使出手段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以下简称朱母)出庭。当天非法开庭时,旁听席上坐满了中共事先安排的人员。朱母被中共人员提前请出去“喝茶”,说开庭时开车送她过去,然后中共人员拖时间,不让她参加对儿子的非法庭审。

朱母为朱宇飙律师委托了两位辩护律师,一位在司法律师管理处的干涉下,逼迫解聘;一位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下旬被抓,依然有广州和北京律师主动上门,要为朱宇飙律师辩护,朱母当时怕惹麻烦,谢绝了。

朱母想到有关法律规定:“家属、亲友可以作为辩护人”,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让儿子做了委托,中共闻讯吓坏了,把被抓的律师也放出来了,决定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非法开庭。由此可以想象辩护律师的心情,实际上辩护律师也是中共邪党的摆设。

参加非法开庭的人员,中共做了精心的安排,公安、保安、便衣警察、国保、“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人,座无虚席,全都是中共安排的人,朱家亲朋好友一个都进不去。开庭当天,警察在法院门外巡逻,不是保卫治安,而是巡查过往来人以及坐在附近的人,甚至接近法院门口都不行,目的是阻止朱家亲朋好友进入法庭。

检察院起诉到法院的陷害材料本来不值得一提,但朱母的辩护词是用中共冠冕堂皇的法律去揭露其政治流氓的本性,朱母到过“610”有关的不少单位,但都不接待,朱母告诉过很多人朱宇飙律师无罪,他们都哑口无言。在这种情况下,街道“610”、居委会的人就把朱母带回中山大学,这就是不让朱母参加非法开庭的真实原因,从中说明海珠区法院在犯法,朱宇飙律师无罪,应立即放人!

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朱律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朱宇飙律师在广州番禺法轮功学员林志勇的家中被广东警察绑架,被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半。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州律师朱宇飙在其住所被非法抓捕、随即被非法抄家,现场有十多个公安,没有一个与案件无利害关系的他人在场见证。广州市海珠区公安 分局及非法组织“六一零”非法构陷朱宇飙。期间,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二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六一零”却迟迟不放人,耍花招继续迫害。

相关责任人、单位:
1、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郑鄂院长
2、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宝岗大道南1095号)案管科科长(曲某某,不知道全名),联系电话:020-89016261
3、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逸景路333号),电话:020-8300555583005550
4、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电话:020-8445186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241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