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外长访华提出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英梓综合报导)正在中国北京访问的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John Baird)在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周一)的记者会上表示,此行中,他公开向中方提出了人权问题,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问题。

周一,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在北京接受记者连线采访时表示,就中国的人权问题,他与中方进行了会谈,“交谈中涉及了很多细节问题”,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问题。

贝尔德表示,加拿大在人权方面,一直十分活跃,他说:“我觉得能在中方前,提出我们(加拿大)的观点,十分重要,这些观点不仅仅是加拿大政府的观点,而且是加拿大民众的观点。”

加外长此行正值中共迫害法轮功历时十二年之际,全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在各大城市举行和平请愿,希望外长此行公开提出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并要求中共立刻停止迫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包括十二名加拿大人亲属在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二十日中午,渥太华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国驻加领事馆前,抗议中共长达十二年的迫害。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李迅接受采访时说:“十二年,世人既见证了中共迫害的血腥与邪恶,也见证了法轮功学员和平、善良、勇气、反迫害的坚持和对真善忍信仰的坚贞不渝。这场迫害实际上加速了中共自己的灭亡。”


中领事馆前的抗议活动

渥太华居民王学量是河北秦皇岛人,修炼法轮功让这个当年刚踏出校门的青年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并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十二年前,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决定到北京上访,呼吁停止迫害,在北京遭到绑架,并被拘留所非法拘禁八天。回到家乡后,他再次遭到非法关押,二十天里,他被戴上手铐、遭到狱警的毒打,不仅如此,王学量说:“精神上的折磨和巨大压力比肉体上的承受更大。”他被放回后,仍遭到警察的监视和洗脑。 “他们强迫我们放弃信仰,并不允许上访。”

王学量说:“来到加拿大后,让我震惊的是中共把迫害延伸到民主国家了。”王学量回忆说,二零零零年十月,作为渥太华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他应邀来到大使馆,参加电影晚会。在这个所谓的“电影晚会”上,他看到了大厅的另一侧挂满了攻击法轮功的图片。他正想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拍照时,几个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立刻冲了过来,抢夺他手里的相机,并把他带到一个小房间,一阵拳打脚踢,将其打倒在地。

王学量说:“他们散布这些欺世谎言和仇恨宣传,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在加拿大的土地上使用暴力,迫害海外的法轮功学员。”

十二年过去了,王学量始终如一的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他说:“十二年前,我还抱着对中共的幻想;但是这么多年的迫害,让我认清了中共的本来面目。其实他们非常了解——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是希望有个修炼的环境。任何迫害的手段都不能使我们放弃,而中共的打压,是把自己打倒了。”

“中共的迫害不仅仅针对法轮功学员,也是针对更多的中国民众,包括在不明真相中参与迫害的人。我真心的希望更多的中国老百姓,不再与中共为伍,了解真相,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2/244271.html

河北迁西县法轮功学员吴志芳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迁西县法轮功学员吴志芳女士,七月六日被恶警从家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于七月十五日,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七月六日上午九点多,河北迁西恶人十多个人,突然闯入迁西县兴城镇五村法轮功学员吴志芳家中。其中有国保大队五、六个人(有一个高个、五十多岁,有一个年轻、矮个、圆脸)、有城关派出所的人,还有兴城镇五村村干部(矮个、黑瘦)等。当时吴志芳不在家。他们闯进屋后,拿出一张什么纸晃了一下,说是搜查证。

吴志芳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问他们要干什么,其中一人说:“有人举报。”随即就开始到处乱翻,把翻出的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堆在茶几上。“你们这是犯法!”吴母说着将几本大法书抱在怀里:“不许你们拿走!”他们中有人把吴母看住不让动,接着翻。吴志芳上小学的女儿吓得直哭。

这时,吴志芳从外面回来,见此情景,质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吴志芳想拿回他们翻出来的东西,他们就从吴手里往外夺。这时其中三人过来,将吴连推带拽推上门外的警车。

吴志芳被绑架到了迁西县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几本大法书等一些家中物品被抢走。吴志芳的老父亲患脑血栓,现病情还没完全好转,女儿被绑架后的几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

七月十五日,吴志芳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吴志芳,四十来岁,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九九年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就遭遇打压形势。二零零零年底,面对不断升级的打压,放下未满一周岁的孩子,进京上访,后被迁西国保绑架回来。因其正在哺乳期,才未将其绑架进看守所。几年前离婚后,住在迁西县兴城镇五村她父母家里。

区号:0315 邮编:064300

迁西国保大队队长刘进颖5086738 5619005 13832988311
教导员赵国琪5661240 13832984779
施景珠 5689605(宅) 13832987026

史文义 所长5666586(办) 5689768(宅) 13832984235
刘永久 教导员 5089797 5612609 13832983665
张文东 副所长 5666526 5625308 13832988373
谢明利 副所长 5666526 5661136 13832983613
王英  副所长 5666526 5689790 13832984200

兴城镇政府5624383
兴城镇书记 5612465
兴城镇镇长 5613490
兴城镇党委 561164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2/244249.html

中共邪党社会的“法律与权力”

文/圆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记得那是二零零六年临近中国新年的一天,一群恶警突然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对我家进行了抄家、搜查,而后对我老伴说,你们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去哪?”“去派出所”。我问“什么事?”他们说核实些情况,到那,你就知道了。我老伴说:“我什么也没做错,我没犯法,我不去。”

他们要强行带走我和老伴,老伴被逼撞了墙,当场晕了过去。这些恶警毫无怜悯之心,一人拽一只手、一只脚,把她塞进了车,送去了医院。经抢救苏醒后,只剩下老伴一人,恶警都离开了,直到晚上,我老伴才一人回家。

我被绑架到“六一零”,一名恶警说,你是否参加了集会,我说没有,接着就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六一零”的恶警问我,“为什么抓你?”我说“不知道。”他就又恐吓,又引诱,要我承认什么集会。我一口否定没有参加,他不再问了,将我关进了看守所。

二十多天后,“六一零”恶警对我说,你被劳教了。我问:“为什么?你们有什么证据吗?有人有物证明我有罪吗?胡乱判刑,有什么法律依据吗?”他不回答我的话,只对我狠狠的说:你不说照样判你。

十天后,我被送进了劳教所,大概一个多月后,我在劳教所收到了决定书,决定书上写的是我同某人非法集会,被劳教二年六个月。二人非法集会,不可笑吗?!

通过这些,我才真正的认识到邪党鼓吹的所谓的“法制社会”不过是愚弄世人的幌子。中国的法律法规是给百姓家定的,法律不是平等的,还有比法律更高的——权力。邪党的“六一零”组织可以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可以不用任何公检法等程序,只用口头就可以决定百姓的命运。

为什么恶警那么丧心病狂的抓捕大法弟子呢?记得我被送进看守所那天晚上,一个人在警车上问恶警,“你们年底抓这么多人,有奖吧?”“嗯。” “多抓一个奖多少?”“多抓一名法轮功奖一万元。”问:“哪那么多人呀?”“可抓可不抓,就抓。”因此,有的大法弟子莫名其妙就被绑架了,被劳教了。让人真正了解邪党鼓吹的“法制社会”了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2/244258.html

法轮功学员东京游行 吁制止中共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邵凌日本东京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来自日本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东京繁华市区举行游行,抗议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十二年的迫害,并向日本民众传达真相。

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市区举办反迫害大游行


东京街头,路人观看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大游行

十七日中午一点多,气温高达摄氏三十五度,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大游行从东京闹市区的日比谷公园出发,途经银座等有名的街区,到达上野公园。游行队伍以天国乐团为先导,之后是手拿“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标语的学员,两位法轮功学员举着“悼”字的白色花圈,随后是身穿白衣、手捧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像的队伍。学员们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法办江泽民及其帮凶”、“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横幅,扩音器里反复用日文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大道两边有学员向路人派发相关资料。

正值日本三连休的假日,街上人头攒动,行人及游客众多,许多人驻足观看在烈日下行进的游行队伍,仔细阅读真相资料。发资料的学员说,人们抢着要资料,希望了解真相。不少人用手机和照相机拍照,用摄像机录相,还有人以游行队伍为背景拍照留念。中国游客和留学生也接受资料,停下脚步观看,有人表示希望了解法轮功。很多日本民众在了解真相后表示竟然有这样的残酷迫害发生,感到难以理解,应该立即停止。

这种人权的迫害天理不容

银行职员绳田小姐去过香港和中国大陆一些城市,非常喜欢中国。她听说过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对于中国大陆人们没有信仰自由感到不可思议。她表示对中共当局的统治方式无法认同,“去香港还看到人们的信仰被准许,可是到中国大陆这边却是打压。信仰是个人的自由,可是(在中国)自由信仰的权利却得不到保障,政府直接出面镇压,完全是集权政权的表现。”

一位日本男青年专注阅读手里的真相资料,得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就遭到残酷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他完全不能理解。他气愤地表示,“都是同样的人,却遭受这样的迫害,天理不容。”他希望更多地了解法轮功的情况。

十二年来,每次法轮功大型活动,日本警方都会出动警察和便衣,指挥道路交通及护送队伍。一位多年参与这项任务的警察表示,由于身份特殊不能公开谈论、透露姓名,但长年的接触,他由初期的不了解,到同情,及现在支持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十年如一日的和平理性、坚守自己的信念令他钦佩。

希望善良的人都了解真相

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代表鹤园雅章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然在继续,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贩卖牟取暴利的罪行还在继续,中共当局还向许多国家政府发电子邮件诋毁法轮功,发出那些电子邮件的IP全部来自中国大陆的广州、北京等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除了残酷迫害外甚至听说还有抓捕枪击的事,简直是骇人听闻。他说,法轮功学员会继续坚持反迫害,汇聚正义的力量,日本政界和民间共同努力来结束这场迫害。


法轮功学员代先兵拿着被中共非法劳教的哥哥代先喜的照片

在日法轮功学员代先兵的哥哥代先喜是广东省东莞市法轮功学员,在今年五月二十六日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东莞市企石镇东山派出所警察黄桂洪等绑架,一直关押在东莞市看守所。家人打电话到派出所、公安局,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有什么法律依据,他们没有给出合理的答复,至于是谁在办理这个案子,他们也不予回答。七月十二日,家人接到通知说代先喜被劳教一年。

代先兵参加了十七日的游行,他表示,“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这场迫害,迫害一直在持续着,呼吁所有善良的人关注这个事情,一起来结束这场非常残酷的人权迫害。”

法轮功学员葛小姐的姐姐和母亲也修炼,姐姐二零零八年因为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在还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家里的电话被窃听,母亲经常遭到骚扰和非法监控。葛小姐说,“迫害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还没有停止,所以参加七二零活动意义很大,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世人,日本人也好,中国人也好,了解到中共还在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希望唤起大家的共鸣,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法轮功学员郝小姐表示,中国大陆消息封锁,有好多人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受共产党蒙蔽,并不知道法轮功被迫害那么严重。希望人们多了解真相,共同来结束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7/21/12687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244121.html

李大勇:为什么要“全球公审江泽民”

  江泽民1999年发动了对法轮功信仰团体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至今已有12年,它对法轮功所犯的罪责难逃历史的审判。目前法轮功在全世界近120个国家和地区洪传,退党大潮更是势不可挡,现在有将近一亿人“三退”,并成立了《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本台记者专访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任、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发起人之一李大勇先生,请看下面的报导。

江泽民反人类罪

邓小平主政以后也就是六.四以后,对中国影响最大就是江泽民。而江泽民上台后,它做了很多事情,不是一些普通的罪刑,就拿对法轮功的迫害来说,法轮功是一个非常和平的修炼团体,是信仰真、善、忍修炼这么个团体,针对这么个普世价值,江泽民利用国家的力量来进行迫害,这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类某些方面罪刑,例如:国与国之间争夺土地所发生的战争啊!民族矛盾啊!远远超出了这一切范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反人类的罪刑。

那么从反人类这方面说,它在中国也不光是对法轮功的敌视迫害,对其他的一些民运人士的迫害,对普通人士迫害,还有对六.四一些人士的迫害,所有这些东西都让人们觉得它无论怎样的背景和观念,所有具有正常的人类理性、理智世人都会出来反对它。

那么过去大家可能迫于它的淫威,这种公开表达的方式不是很普遍。那么最近江泽民死讯传出来以后,特别是最近民众三退人数将近一亿,这么庞大的人群,使得民众对中共的恐惧大大的减少了,所以大家能够冲出这种恐惧,很自然的表达那种喜悦。希望它如果死去,可能会给中国减少更大的灾难,希望有个美好的未来,大家都有这么个良好愿望。

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

2003年10月1日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成立,那时恰恰是江泽民它的权力达到顶峰的时候。当时它是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及总书记。就在它大权在握的当时,因为江泽民他犯下反人类罪刑。具有人类的正常理智,正常状态,这些民运团体。也不管对其组织,对于它个人出于什么样的卑鄙手段,针对这么一件公审江泽民大家都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分子。都愿意表达自己这个正确的状态。我是发起人之一,当然还有其他的发起人,魏鹏飞、梁裕风、唐柏桥还有伍凡等成员。

在中国历史上,在其他历史上都没有发生过一个在位的国家领导人被民众起诉,但这件事情不做不行,所以当时有识之士就决定成立这个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那么宗旨是凝聚一切社会正义力量要揭露江泽民所有的罪刑,把江泽民送上良心和道义法律的审判台。

在良心和道义这层面上,大家在各个不同时候,后来通过免去江泽民外交豁免权,还有要求罢免江泽民军委主席。那么在法律上,法轮功做的很多,在很多国家对江起诉,香港、澳大利亚、西班牙、阿根廷等很多国家,对江做出正义审判,西班牙法庭要求国际刑警进行协助逮捕江泽民。所以在中国大陆以外有很多国家在法律对江进行审判。

未来对江泽民良心道义的审判规模会越来越大,那么法律上对江进行审判,那就要等到解体中共以后,当然我们希望某些中共当权者能对江泽民逮捕,对他进行审判,多次提到这个建议,但是对他们做到什么程度不报幻想。如果他们真能够做,那么他们就能摆脱江迫害法轮功的历史负担。可以走出一条全新的符合人类的道德规范,符合人类的正义的这么一条路来。

因为江泽民的罪刑,所作所为触犯了人类文明的底线,也触犯了中国传统的底线,那么对江的态度,也就是支持和默许江的罪刑,还是反对这个江泽民罪刑,那就是每个人对待邪恶状态的每一个位置,如果这个人去默许江,那你就是他的同伴,如果支持江那就是帮凶。那么从更大层面上讲就是这个概念。

三退浪潮势不可挡

现在最倡导的就是三退,退党解体中共的一条大道,目前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复杂环境下,通过三退这个和平有序的方式退出中共,最后他们也能够自己退出来,也参与这个解体中国共产党,最后中共解体了,让它在中华民族的身体上,把这个毒瘤给铲除了,这样对他个人,对中华民族,都是有极大的意义的。

三退在2004年11月就开始了,现在三退已6年多了,三退从刚开始几个人到几十人,到上百人,上千人到几万,几千万,现在将近一亿人三退,这是个庞大的人群。中国是十三亿人口,几乎就有十多个人就有一个人退出中共,这么庞大的人群觉悟了,实际上就是在解体中共。

前东欧,前苏联,他们很多国家在中共解体之前,都出现了这个共同现象,民众都出现了这个情况,都退出共产党。这个事情在其他国家已经实现了。那么在中国也在进行之中。所以三退的伟大意义是和平的,很顺利的,给民众造成最小的灾难,而且对所有民众都是有利的这种方式解体中共。

解体中共过程中,这些生命为自己未来奠定很好基础,这个生命就得救了,而且整个中华民族也不至于出现很大的慌乱或其他的事情。

这是个非常好的事情,而且在继续进行中,你会发现每个退党人数达到一个阶段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情况,中共为了抵制退党大潮,它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最近所谓的从温入党誓言,搞红歌等。

它目的是什么呢?它很看重入党誓言,中共很惧怕三退,这个三退实际上从本质上打动了邪恶。而且三退也不光在民众中,党内政治军高层都很普遍,也许以后当出现重大事情,有些军队可能不会听从中共的指挥,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他们已经三退了,知道真相了,不愿意在跟随其共产党了。

来源:新唐人

港媒:大运会“东厂”清算义工言论

  深圳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下称:大运会)又爆丑闻,继深圳大学传出处罚退出大运会义工服务的大学生后,当局被揭为大运会而专设网上言论监控机构,负责收集大学生义工的负面言论,再编成“志愿者舆情日报”分发各大学要求处理。其中深圳大学一张对某学生的处理决定函日前曝光,轰动互联网,网民怒斥当局为了大运会而设“东厂”、大搞文字狱,深圳已被红色恐怖笼罩。

有网民前晚于微博张贴由深圳大学志愿者工作中心办公室发出,一份呈交深大领导的汇报,下印有公章。汇报称本月十八日的第四十一期“深圳大运会志愿者舆情日报”收集的六条负面消息中,其中一条与深大有关。

学生收回言论道歉

汇报指,网名“hkE黄可”的学生,在微博上讽刺深圳当局为搞大运会胡乱花钱修路而被舆情中心掌控,于深大志愿者中心核实后,证明微博由该校的化学与化工学院学生发出,已书面告知学院对此作出处理。汇报中并无交代处理办法,但汇报曝光即时引起网民哗然,担心该敢言学生会因此被开除。

昨日涉事学生“hkE黄可”在网上有关大运会的“负面”言论已不知所终,该学生及后在微博称自己早前言论“过于随心,过于激进”,因此自愿收回言论,强调自己没被处理,事情并没有大家想的严重。

深大大运会志愿者工作中心亦回应指,舆情日报旨在了解学生义工的所思所想,中心已透过舆情日报解决义工反映的乘车及场馆生活设施等实际问题,解释“对此作出处理”是指向学生做好解释工作,校方从未处分反映问题的学生。校方亦在网上澄清,“舆情监测室”非深大机构。

随着大运会将于八月十二日起举行,深圳当局近期愈趋紧张。网民戏称当局为大运会而设“东厂”,请人监察学生:“收集意见公开搞不行,反而在地下偷偷的做,都什么年代啦,还搞文字狱,这与明代的东厂有什么分别?”

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