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人:“我反正信了” 引发造句大赛(图)


7·23事故新闻发布会现场电视截屏

【看中国记者甄贞综合报导】7月24日晚,在温州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上,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发言中称:“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此语录在凯迪社区上引发了造句大赛,网友们纷纷用反讽的方式表达对官方回应的不屑。

7月23日,两辆动车组在温州发生相撞事故,事故发生26小时后,官方新闻发布会在温州举行。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发言中解释官方为何掩埋车头的情况时称:“关于掩埋,后来他们(接机的同志)做这样的解释。因为当时在现场抢险的情况,环境非常复杂,下面是一个泥潭,施展开来很不方便,所以把那个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主要是便于抢险。目前他的解释理由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王勇平这段话令外界膛目结舌,网友在凯迪社区上进行了“他们说•••我反正信了”特殊句式的造句大赛,来表达对官方回应的质疑。

网友“报喜猫”首先打了头阵,还发了一张幽默讽的图片,形容中共当局不负责任的说法:“他们说是我咬断了铁轨,你们信吗?我反正信了。”


之后,署名为“dongchunhuan”的网友也造句反讽道:“他们说戴了套不算强奸,你们信吗?我反正是信了。”

网友“奉旨爱D ”的造句直接抨击了共产主义:“他们说共产主义一定会来到,到时候每个人都可以按需分配,你可以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网友“lite”用中共一贯说话的口吻造句,藉以反讽当局:“他们说不论是谁反对,我们将永远伟大、永远光荣、永远正确地执政下去,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署名为“小编也有良心”的网友跟贴造句:“它们说法律不是挡箭牌,你们信吗?反正我信了。”

网友“开咯090”用谐音的方式造句:“他们说添朝的人权比米国好五倍,你信吗?反正我信了。”

署名为“三变”也参与了造句大赛,他造句道:“他们说是我们的仆人,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信了。”

署名为“ARGAN ”的网友造句表示:“他们说现在是盛世,而且做鬼也幸福。您信吗, 反正我信了。而且热泪盈眶。”

这次凯迪社区的造句大赛,引起了许多网友参与,内容反映出民间对中共当局的极度反感。

来源:看中国

派出所所长:江死了,以后别管法轮功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许多中国人明白了法轮功好,自己也从中受益得福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得人心,人们都急盼着迫害的结束,有朝一日能有缘亲眼见到法轮功师父。

世人盼法轮功师父回来

〖中国大陆来稿〗一年前我给一做生意的中年人讲法轮功真相,他当时就退出党、团、队恶党组织(三退)。今年我给他真相光盘时,他问我:“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马上告诉他“快了”。

还一位卖点心的妇女多次问我:“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一次我给一位大娘讲法轮大法好、遭受中共迫害真相,她当时就“三退”了。今天早上在市场,她告诉我说,自从她把法轮功真相护身符给了她卧病在床的老伴,并替他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邪党组织后,现在她老伴得了福报,已经可以出来遛弯儿了。她说:“谢谢救我们的师父。”

派出所所长:江死了,以后别管法轮功的事

〖北京来稿〗北京某派出所工作的亲戚来了,讲起江泽民死亡之事。外甥说:“我早就知道了。几天前我们所长说:江泽民死了,咱们以后别管法轮功的事。现在还没正式传达,咱们只是这么做,先别往外张扬。”

由此可见,迫害非常不得人心,很多人只是迫于上边的压力,被逼迫着干。

我要告诉更多乡亲:法轮大法真是好!

〖河南来稿〗我是河南镇平的刘文华(化名),于二零零九年开始看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救度我们的佛法,并坚决退出尽干坏事的中共邪党组织。

退党后,我常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乡亲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中共的宣传都是对法轮大法的污蔑和造谣。现天要灭无恶不作的中共,快退党团队保平安。

退党后我感觉办事顺心,庄稼连年丰收。最让我难忘的是发生在我家的一件非常神奇的事。

我母亲以前常有病,头晕咳嗽,腿疼拄着拐杖。去年冬天,母亲在平房上晒东西,一脚踏空掉了下来。家里当时没人,邻居见了急忙把我妻子找回来。

我得到消息急忙赶回家,见母亲闭眼躺在地上,怎么叫也不应声。邻居说估计不行了。这可咋办呀?在这危难时刻,我突然想起“法轮大法”,想起了李洪志师父,我就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妻子也念。我们一遍接一遍地念。忽然邻居说:“醒了!醒了!”母亲睁开了眼睛问大家:“你们这么多人在干啥?”她就从地上站起来,来回走。邻居们都惊奇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母亲不但身体好好的没任何伤,以前的毛病都没了,整日精神很好。母亲的命是大法给的,是李洪志师父给的。谢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要用亲身经历告诉更多乡亲:法轮大法真是好!

六岁女儿的小秘密

〖中国大陆来稿〗女儿就读小学一年级,这个星期一放学后,孩子对我说:“妈妈,我心里有一个小秘密。”

“那你对我说说。”

“我想把大法的横幅挂在学校的旗杆上,横幅上写着:‘法轮大法好’。学生们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而且不是我们这一所学校,所有的学校都这样。邪党的旗把它扯碎、扔掉。妈妈,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是的。”

“那什么时候才能像我想的那样做呢?要等我长大吗?”

“不会的,不会等那么长时间。”

“是不是要等到我九岁?那我就放心了!”

孩子的眼睛像水晶一样明亮地看着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8/244590.html

迫害输出海外 中共自曝其丑(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综合报道)“七•二零”将至,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持续十二年了,无数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禁,被酷刑折磨,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据不完全统计,已有3425名法轮功学员经核实被迫害致死。

中共的暴行不断地被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慨和谴责。为了掩盖罪行,压制反迫害的呼声,中共不择手段,把黑手伸向海外法轮功学员,向海外传播诬陷法轮功的谣言,用各种方式阻挠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拒绝给法轮功学员更新护照,对回中国探亲、旅游的法轮功学员或家人进行威胁恐吓,甚至采用威胁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国内的亲友等种种为人所不齿的下流手段。但是,这一切卑劣行径无法阻止正义呼声,只能使中共自曝其丑,让国际社会更进一步看清中共的真面目。

以下仅以温哥华部份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中共骚扰和迫害为例,揭露中共的罪行。

拒换新护照 剥夺法轮功学员公民权

当海外法轮功学员中国护照到期时,中领馆拒绝给换新护照,迫使法轮功学员成为无国籍人士,造成生活、工作、外出的不便。这是中共惯用的手法之一,近期温哥华就有二名法轮功学员有此遭遇。


陆群在中领馆签证处前抗议迫害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陆群的中国护照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到期。二月九日,陆群向中领馆申办换新护照,窗口告知一个月后取。三月九日,陆群去取护照,还是说一个月后再来。

四月六日,陆群再去签证处取护照,窗口工作人员要她留下电话,说会在当天下午回复她,但她几天没有得到任何电话。

四月十九日,陆群再次去中领馆,一个领馆工作人员要求和她单独面谈,谈话中明确告诉她:我可以给你换护照,但希望你不要参加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

当然陆群不会接受这个“交换条件”,陆群说,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停止,抗议也不会停止。这样,陆群被迫成了一个没有国籍的人。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董淑惠在去年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


法轮功学员董淑惠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真相

一九九五年董淑惠和家人移居到了新加坡,第二年全家就成了新加坡的永久居民。一九九八年董淑惠在新加坡接触到了法轮功,成为了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四年的淑惠,去新加坡的中国使馆申请办理更换新的护照,使馆没有说不行,但她去取的时候,一次次地落空,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她也没有拿到新的护照。

眼看护照快要过期了,董淑惠决定到温哥华试一试。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她独自一人来到了温哥华,八月三十日,董淑惠去温哥华中领馆递交了更换护照的申请,并被告知于十一月一日取护照。

但九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多,中领馆的一个领事打电话告诉董淑惠,表示不能给她换新护照,她问为什么,对方答道:“没有原因”。

拉拢亲共政要 干扰中领馆前抗议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迫害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一年八月起持续在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抗议中共迫害,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许多西方人都是从这里知道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这也成为中共执意要去除的眼中钉。

温哥华《信使报》(Vancouver Courier)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曾报导,前温哥华市长李建堡就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展板一事曾和两届中领馆总领事会过面。他认为加拿大是尊重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他没有对此采取阻挠行动。

但事情在亲共的苏利文(Sam Sullivan)担任温哥华市长后开始发生变化。

二零零六年苏利文以违反城市及交通附例为由,向卑诗省高级法院提出请求强制令,撤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展板和小蓝屋,温哥华学员不服,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一月法庭判决执行市府强制令,温哥华法轮功学员以中领馆外的抗议符合加拿大宪法为由再次提出上诉,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卑诗省上诉法院作出裁决,判定法轮功学员胜诉。

在庭审中,虽然苏利文没有直接承认和中共有交易,但从其庭外言行和媒体的相关报道不难看出其中的关联。

温哥华前市议员提姆•刘易斯(TimLouis)表示,“中国政府(中共)一直给温哥华市政府施加压力,要终止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这不是什么秘密。

中国大陆报纸曾登载多篇吹捧苏利文的文章。温哥华《太阳报》曾报导对苏利文的采访,苏利文说:“我在中国访问期间,中国用红地毯欢迎我,我受到了皇帝般的款待。遗憾的是,温哥华没有这样的预算,使我能回馈他们。”

二零零六年八月,苏利文在向法院提出请求拆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展板后,他应邀到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杨强家中赴私宴,主动向杨强提供撤除展板的最新消息。他告诉杨强,此事已经进入法庭,不久就会有结果。

中领馆总领事杨强在二零零八年九月离任举办记者会时,有记者问他在任内有没有“遗憾”的事,杨强公开承认,他曾多次要求温哥华市政府拆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点,但一直未遂,是他任内的“遗憾”。

上诉法院判决法轮功胜诉、并责成温哥华市政府半年内修改城市附例以符合宪法。但最后出来的修改稿甚至还不如原来的,律师安世立(Clive Ansley)说:修改稿“几乎是为限制法轮功学员抗议而量身定做的。”

本地多家媒体报道,市政府官员承认,在修改过程中征求过中领馆的意见。对加拿大一个城市的附例需要去征求一个外国政府的意见的做法,当地媒体一片哗然,政要、民众纷纷谴责。

暴徒攻击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受攻击的法轮功学员张春雨在新闻发布会上

在被要求撤除抗议展板以后,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曾受到暴徒攻击。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张春雨被三名二十岁左右的亚裔男子袭击,他们动手撕毁法轮功学员的抗议展板,其中一名身穿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的男子持一把手枪冲到他的面前,以枪抵着张春雨的太阳穴,要他离开这里,用英语对他叫喊:“Don’t stay here!Go away!(不许在这里,走开!)”

三个暴徒一起殴打张春雨,专门用拳头打他的眼睛和头部,致使张春雨眼骨碎裂,眼底出血。暴徒还用脚将小蓝屋踹破了几个大洞,直到一辆过路的巴士驶近,才逃离现场。

温哥华法轮功发言人张素认为,显然暴徒是受人指使,有备而来。

操控华人社团阻扰法轮功参加社区活动


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在唐人街游行,亲共侨领站在前面阻挡。

温哥华一位国会议员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曾对和她熟悉的法轮功学员说,中领馆对华人社团的活动十分关注,每次到会必讲和法轮功的“斗争”。

中领馆除了向海外华人灌输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外,还通过亲共侨领阻扰法轮功学员参加社区活动,根本目的是不让海外华人了解法轮功真相。

阻扰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参加华人新年游行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温哥华法轮功团体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曾多次提出申请参加游行,均被亲共的华人侨领找借口拒绝。二零一一年递交申请时,还遭到游行组织团体之一的洪门民治党接待人员的粗暴对待,某侨领还利用一些华语媒体散布诬陷、不实之词,并且公开撒谎,说:“没有收到过法轮功的申请”。而此侨领正是中共政坛的座上客。

家人回国旅游 国安上门恐吓

法轮功学员张女士未修炼的女儿和女婿(西人)二零一零年底去中国旅游,在北京旅游期间,遭到国安非法查询和威胁。

连续几天,他们晚上回来旅馆房间的门打不开,必须去服务台换卡才能进房间,随后二个便衣(国安)上门,要求两人跟他们出去谈话。张女士的女儿认为不合法,坚持不去。

便衣被拒绝三次后,第四天,来了三个穿制服的国安及一个翻译,强制要求张女士的女儿女婿跟他们走,在被要求下才出示了警察证件。随后他们被带到旅馆会议室,非法问讯二个多小时。

在问过一般情况后,国安直接追问:你妈妈在海外做什么?叫你妈妈不要出头露面,反对中国(中共)。女儿回答:加拿大信仰自由,妈妈有自己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我不能干涉她,她也不干涉我。

最后国安提出要她带个信给妈妈,在国外不要揭露中共,如果不答应,他们就不客气了。

监控胁逼回国探亲学员

法轮功学员鲁女士是在海外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二零零八年初,她和未修炼的先生、女儿回国探亲。当地国安包下了他们所住旅馆的左右隔壁房间,四个国安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追问带回家的法轮功资料种类、数量及给了哪些人。

鲁女士说:“他们似乎了解我在国外的一切,包括我在商场里推广神韵时穿了一件什么样的旗袍、旗袍是在哪里买的、多少钱买的,他们全都清楚。”

探亲期间的后半假期,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旅馆,国安一路贴身跟随一直到他们出境。国安还强求交换邮件地址,要求她在国外把她知道的或者参加的法轮功活动情况发回给他们,说穿了就是要她做提供海外法轮功信息的特务。

另一位同样是在海外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施女士回国探亲时也遇到类似情况,她第一次回去时,没有人找她,给她的感觉是自由的;第二年回去的时候,就被叫到了当地公安局,多名国安和她“谈话”,问她在海外的活动、神韵演出情况,连她买神韵票请朋友看都知道,并告诉她:“你去年回来我们也是知道的。”最后也是索要她的邮件地址,表示要和她“交朋友”。

威胁学员国内家人

另一位学员赵女士出国后一直没有回过国,可是因为她在海外讲法轮功真相,劝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中领馆官员曾当面指着威胁她,她在国内的亲人也经常被国安敲诈,勒索“请客”,并比着手势说:“你妈妈的材料,包括照片、电话录音,在我们手里有这么多(一大叠)。”

据不完全统计,几年来,当地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本人、家人受到中共当局或海外特务的骚扰、恐吓。

中共自曝其丑 法轮功越来越强

对于中共的这种种伎俩,温哥华法轮功学员表示,中共的种种恶行,最终都是徒劳。

十二年来,人们见证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承受的巨难。但巨难并没有压倒法轮功学员,而是使他们更清楚地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更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在修炼中也越来越成熟。

中共把迫害输出海外,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威胁和干扰,即使能暂时掀起一点风波,但最后只能使中共自曝其丑,使中国人和世界人民进一步看清它的真面目,也使更多的人从中共的邪恶和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中,明白真相和是非,从而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7/21/12688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243840.html

动车事故现场:我们要找妹妹头颅!

【大纪元2011年07月27日讯】“我们要进去,我们要找妹妹的头颅!”浙江温州火车追撞事故后,铁道部迅速结束搜索工作,并调来挖泥机在现场挖大坑,火速将追撞的 D301动车粉碎、掩埋,引发各界舆论强烈谴责,质疑其毁灭证据。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有死者家属因妹妹下巴以上的头颅不翼而飞,获悉当局开始漏夜清理现场,赶到现场寻找死者的头颅,并一度情绪激动地拦阻大货车将车厢残骸运走。

7月23日,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D301次列车第1至4节车厢脱轨,从高架桥上脱落,D3115次列车第15、16节车厢脱轨。事件造成39人死亡,200多人受伤,现在一片狼藉。

24日晚约 10时 30分,据悉在国务院调查组研究决定下,有关部门开始在事故现场展开全面清理工作,将火车残骸移送至温州南站进一步调查处理。当局解释为减少对市内交通的影响,遂安排晚间进行。

当局出动至少五架挖掘车,在事故现场拆解列车车厢。据新华社记者拍到相片所见,当局没有将车厢支解运走,却用挖泥车将车厢一一压扁。

当局的草率结束搜救,掩埋车体,引发强烈反弹及质疑,据悉,当局在面对民众强大压力下,昨将车头挖出,并与其他残骸一同运走。

25日早上被吊起的车厢残骸被放置在大货车上,并被用帆布打包准备运走。据报导,但到上午 10时许,死者夫妇苏孝图(30岁)和毛菲菲( 27岁)的一班亲友,出现在事故现场,并一度情绪激动地拦阻大货车,不让它们运走车厢残骸。

苏孝图的叔叔说,事发当时毛菲菲已怀孕两个月”。他谈到侄媳一尸两命时,眼睛泛红,伤心得说不出话。毛菲菲的家人哭诉,菲菲尸体至前日才被认出,但下巴以上的头颅不见了,令家人更加悲痛。

25日,他们得知当局要清理现场后,随即赶到现场,希望能找到菲菲头颅,让其死有全尸。当局一度准许他们进入事故现场查看,但不久被要求离开,事件引起他们强烈不满,高喊“我们要找死者的头颅”。

苏家和毛家十多名亲友与当局交涉,最终苏、毛两名亲人被允许进入现场的车卡查看,但约半小时后,并无发现,一班亲人被当局派出的专车载走,避免他们在现场逗留。

大陆传媒人鲁国平昨发微博表示,国务院事故调查小组决定将被埋的车头挖出来,以检查事故原因。消息在微博发出后,即时引发网民热议,有网民炮轰处理不当,“太粗暴了,都打烂了还查什么?”

网民批评工程人员用挖泥机粗暴破坏动车组车头,又凿又挖,基本上剩下的只是一堆废铁,怎样也查不出真相,也有网民认为这是当局为免民众压力爆锅、走过场的做法。网民批评,又埋又挖,说不定会挖到“不会呼吸的人”,更有网民指或再出现“奇迹”,发现生还者。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7/27/n3326918.htm

动车事故 失踪名单追踪

最新寻人名单—未找到(持续更新中) 来源:@中国移动浙江公司 @浙江移 http://zj.sina.com.cn/z/aixinjieli/index.shtml

乘客姓名 性别 所在地 寻亲人描述与需求

1 周陈辰 男   3岁 未找到
2 陈春燕 女 未知 30岁左右。请知情人连线987私家车广播热线 未找到
3 张秉华 女 未知 30岁左右。请知情人连线987私家车广播热线 未找到
4 陈忠意 男 福建长乐 电话联系 未找到
5 高疑睿 女 济南 被寻者在四号车厢。电话回覆 未找到
6 李华强 男   身高1.7M脸形联系13870555414 未找到
7 陈财忠 男 福州 电话联系 未找到
8 江正通 男   33262319690619583X 未找到
9 周爱芳 女 温州 人有点微胖、身高160左右、背黑色包包有白色金属链条 未找到
10 叶家浩 男   电话回覆 未找到
11 穆立楠 女 北京 电话联系 未找到
12 宋华 女   38岁左右 车次D301 未找到
13 黄英 女 四川 内江市 电话回覆 未找到
14 庐宗英 女   165cm-166cm 学生头 29岁 电话通知? 未找到
15 谷升财 男 江西 23岁,蓝色上衣,厦门至温岭火车。或者联系 未找到
16 彭虎容 女   160左右 未找到
17 严彩霞 女 四川 内江市 电话回覆 未找到
18 王霞 女 江西 165米 未找到
19 邢好 女     未找到
20 吴彬     1990年9月28生,个头1米9戴鸭舌帽 未找到
21 陈增容 女 福建福州 58左右,美籍华裔 未找到
22 罗红群 女 四川遂宁 如果有她的消息,请与15828958266联系 未找到
23 彭梦莹 女 福建 165-170CM左右 未找到
24 蔡珊珊 女 福建莆田 165米左右,眼睛大大,齐耳短发 未找到
25 陈宜兴 男 福州 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买票上车 未找到
26 夏明东 男 安徽庐江 90年出生,黑黑的,165左右 瓜子脸 (电话回覆)? 未找到
27 邓成 男 贵州 20岁左右 未找到
28 李宇上       未找到
29 庐宗英 女 重庆万州市 1.66米其他不详 未找到
30 钟玲 女 松阳 1米7左右 短发但是也不是很短 年龄24岁 未找到
31 孙志强   男 驻马店市 24岁,1.72米左右 未找到
32 彭梦萤 女 福建省 19岁 未找到
33 傅丽娟 女 湖北省荆州市 黄歇口镇通盛? 160CM左右 未找到
34 陶冬梅 女 重庆 黑色的箱子,背着红色皮包,160cm
35 王志刚 男 湖北省黄冈市 1米7左右,微胖,年龄41岁,不戴眼镜,人中上面有个 痣 未找到
36 邓丁 男 四川 特征:身高168米左右,短发,带黑色镜框眼镜(不是太阳镜)脸型偏瘦的 未找到
37 王国风 男 山东人 35岁,希望能找到后照张照片发给用户,用户太久没见了不是很清楚样子 未找到
38 周进 男 温州 身高170米, 右手中指断了两节。 未找到
39 王爱珍 女 四川成都 23岁 未找到
40 萧 凯 男 江西九江 4岁 温州市第三人民 未找到
41 陈志刚 男 兰州人 1.73 皮肤偏黑。南方口音 未找到
42 陈泽 南 福建福州   未找到
43 周燕聪 女 福建福州   未找到
44 张秀燕 女 福建连江 20-30岁 披肩长发 皮肤有点黑,一米六几 未找到
45 李灵燕 女 缙云 长头发戴眼镜 未找到
46 金声印 男 安徽安庆岳西 1米6中等身材 未找到
47 邢舒涵 女 长春 27岁,身高170CM,体型偏瘦, 未找到
48 谢忠雄 男 宁德霞浦 身高1米六五左右,35岁,身材中等,由于从外地回来,不清楚当天穿着,未找到
49 方国强 男 温州 1963年出生 未找到
50 陈小勇 女 狮山 180左右,皮肤较黑、白色鞋子和衣服 未找到
51 黄琦 女 厦门 身高174,染发(偏红色) 未找到
52 秦晓静 女 济南 特别瘦,不是很高,从绵阳到上海 未找到
53 赵雪 男 四川 1.72的个子,瘦瘦的(号码:13858112120) 未找到
54 林智焦 女 福建省南平市 160左右,比较胖 未找到
55 庄裕顺 男 福清 乘坐D301,身高160左右 未找到
56 苏乐 女 河北保定 22岁 身高165, 坐在D301列车 身体比较虚弱瘦小 未找到
57 张丹 女 宁波 169左右,尖下巴,头发到脖子位置,牛仔裤,带领的短袖休闲衬衫 (没有带身份证,应该带结婚证) 未找到
58 徐青容 女 重庆 红色头发,运动装,160左右 未找到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失踪人员?比遇难人数还多。
现在遇难者已辨认完毕,他们在哪里?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7/28/n332758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