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公转轨道上的特洛伊小行星


与地球共享公转轨道的特洛伊小行星2010 TK7示意图,绿色部分为其轨道。(Credit: Paul Wiegert,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Canada)

【大纪元2011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天文学家利用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
“广域红外线探测器”(Wide-field Infrared Survey Explorer,WISE),首次发现一颗与地球同样环绕太阳运转的“特洛伊”(Trojan)小行星,犹如地球在太空中追着小球跑。

据NASA网站报导,所谓特洛伊小行星是指在行星前面或后面、与行星共享公转轨道的小行星,但不会与行星碰撞。在太阳系中,海王星、火星和木星都有特洛伊小行星。

科学家先前曾预测地球应该有特洛伊小行星,但一直很难找到它们,因为从地球的角度来看,它们比较小也比较接近太阳。

主导这项研究的加拿大艾沙巴斯卡大学(Athabasca University)科学家康诺斯(Martin Connors)表示,这些小行星通常都出现在白天的天空中,所以很难观测到,但天文学家最后还是找到这一颗被命名为2010 TK7的小行星。

这颗小行星的直径约为300公尺,目前距离地球约8,000万公里。科学家已了解其特殊轨道,在未来至少100年内,它与地球的距离不会少于2,400万公里。

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的首席调查员美因茨(Amy Mainzer)指出,地球就像在玩模仿领袖(follow the leader)的游戏,它一直在追着2010 TK7这颗小行星跑。

2010 TK7并不是很好的追踪目标,因为它在地球轨道的平面上上下移动得太远,难以追踪。但太阳系中还有一些其它小行星也有与地球类似的轨道。将来如果以机器或人工进行探测,这样的小行星是绝佳的对象。

上述研究发表于最新一期的《自然》(Nature)期刊上。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8/1/n3331424.htm

天津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二零一一年五月更名为“滨海监狱”。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里就成了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狱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高压洗脑、高强度奴役劳动、禁止家属接见和“独居”禁闭、地锚、毒打、电刑、坐小板凳等种种恐怖行径,唆使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奸、吸毒、杀人犯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对外还装点门面,欺骗国际社会和世人,谎称“人性化文明管理”。

大量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此遭受过酷刑折磨,例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朱文华被狱警和刑事犯活活打死;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任东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聂宝利、周向阳、卫广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河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洪志被迫害致半身不遂,法轮功学员王亚杰被包夹犯人沈海富打到耳膜穿孔,宋之山被包夹掐脖子险些出人命等等等等,这只是突破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在海外明慧网上曝光的案例,实为冰山一角。


五月十九日,天津港北监狱更名为“滨海监狱”

下面是天津港北监狱历年所采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和酷刑:

酷刑:“三挺一瞪”坐小板凳

强制坐小板凳是港北监狱通常采用的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刑罚,人被长时间强迫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从早晨到夜晚十多个小时或更长时间不能动,双腿并拢,手放在腿上,“三挺”就是头、胸、小腿保持挺直状态, “一瞪”就是指人的双眼要不错眼珠的瞪着前方(或看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片,或听管教训话),时间一长导致人的血液无法正常流通,腰酸背痛,有的人因此腰部受损很大,很长时间直不起来,有的坐到臀部生疮,有的小凳子上有棱,臀部都坐烂了,剧痛难忍。

法轮功学员李广文、张瑞山、马永悦、时宗飞等都受过这种刑罚,67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卢福江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关进港北监狱,八大队严管队强迫他坐小凳子的体罚,还在他两腿中间夹一张纸,不准掉下去,十三天后他被迫害的昏迷过去,被送到医院抢救。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深挖沟”、“灌水”、“独居”、“地锚”

对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港北监狱通常会采用禁止家属接见,断绝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的联系(恶警、包夹除外),关在小号里,这称之为“深挖沟”。 “灌水”就是指恶警或包夹轮番对法轮功学员强制灌输中共的谎言宣传,不让睡觉等。

港北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号、禁闭室,叫“独居”, “独居”长三米,宽一米,没有窗户,只有门,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个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侧是水泥地。被迫害者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这种迫害也被称为“地锚”,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简单,但每天被“锚”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而且这种疼痛是长时间持续的,是电棍无法比的。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希望等人都曾因拒绝转化多次被“地锚”,时间最长的连续几个月,每天还有两、三个包夹在独居内监视折磨人,口吐污言秽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灌水”。

酷刑:“吊铐”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李希望曾因不放弃信仰,在港北监狱被残酷的迫害了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其中有一种酷刑是“吊铐”,狱警把李希望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匍匐朝地,两脚带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据狱警讲天津港北监狱是日本人建的,从那时起用这种刑法至今,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给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都没想到他还活着。李希望当时大小便失禁,人还活着,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超强的耐力与意志。


酷刑演示:一脚高一脚低的吊铐

酷刑:灌食、十指扎针、鼻子上抹氨水

法轮功学员聂宝利被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期间,每天被强制蹲坐十多个小时,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结果被关小号。狱警张士林、狱政科长(姓杨)等不法人员每天对他灌食迫害,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灌得上不来气,昏迷过去了,就叫狱医给扎刑针(就是钢丝),往十个手指扎,见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他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他、经常用脚踢、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往地下摔,他的椎骨给摔裂了。狱警张士林和(姓蒙)院长说:“天津市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


酷刑演示:十指扎针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卫广华等都遭受过长期灌食迫害,正常人也是一天三餐,而这种摧残性灌食每天五、六次,监狱不法人员经常把鼻饲管故意反复抽插,以加重法轮功学员的痛苦。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

威逼利诱没有道德底线的刑事犯折磨法轮功学员

港北监狱的狱警迫于外界和国际社会的压力,对外称“人性化文明管理”,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摆出“无奈的好人”的姿态,实则笑里藏奸,背地里威逼、利诱本来就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强奸犯、吸毒犯、杀人、抢劫犯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每当有刑事犯充当“包夹”,先被强制洗脑——观看“天安门自焚”等谎言影片,然后被授意可使用任何手段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包夹”要与法轮功学员形影不离,距离不许超过两米,去厕所也不例外,对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要详细记录。包夹的表现让狱警满意了可得到奖励或减刑,狱警不满意,会被处罚扣月考核分3-7分,还有其他刑事犯等着收拾你。

犯人沈海富把法轮功学员王亚杰打的耳膜穿孔,犯人翁雷手掐法轮功学员宋之山的脖子差一点出人命,尤其是每个刚被非法关押到港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专门找恶犯昼夜监守,单独关在一个监舍,反复做所谓“转化”,刑事犯厉声叫骂,恶语相向,不停的读诽谤大法的材料,播放各种诽谤录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等等。犯人丛书伟因强奸罪判处七年在港北监狱服刑,由于对法轮功学员近乎疯狂的迫害,获得多次大幅减刑。港北监狱就是这样一个为了迫害好人,不惜把坏人变的更坏的魔窟,这样的刑事犯提早回到社会上,对社会又是一大危害。

超强度奴役劳动

港北监狱一直强制法轮功学员从事各种奴役劳动,奴工劳动种类很多:手工插花、缝制足球、摘钉子等等一系列,每天早晨7点出工,晚6点收工,居住、饮食条件都很差。狱警贪欲膨胀,想尽一切办法逼迫从事劳动的服刑人员多创造效益,为获取更多的钱经常加班2-3小时,有时连续加到夜里2:30。排钉要用一种对人体有害的化学胶,散发着强烈的刺鼻气味,人被熏得头痛脑胀却不能休息片刻,否则“面壁学习”三天,从收工到晚22:30至24时不等,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精神折磨和变相体罚中艰难度日,苦不堪言。

如果有依法向上级有关部门或通过亲属依法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那将被重点打击。监狱长郭炜曾两次在大会上讲“对这种人要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封锁迫害消息

港北监狱为了封锁迫害消息,对于坚持信仰和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高压隔离措施,任意剥夺家属接见权、知情权,甚至对家属威胁,出动武警恐吓等。法轮功学员樊建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八年来狱警百般刁难其家属,在二零零六年,有七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有十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今樊建明的妻子一直未能见到他。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六旬老母半夜二点就从昌黎老家赶到港北监狱看望儿子,狱警不让接见,直到上午十一点监狱大门突然打开了,跑步出来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人手里都举着黑色的盾牌,另一只手有拿警棍的,有拿电棍的。在这些武警的恐吓下,副监狱长李国宇带领五、六个狱警队长走出来,凶狠地对老母亲说:你不愿意走就站远点,不得超过警戒线。


漫画:“不得超过警戒线”

法轮功学员任东升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到期时,监狱不放人,借“两会”名义把任东升绑架到洗脑班,对于前来接亲人回家的家属,同样也出动了全副武装、手持警棍的武警。

此外,对于准许家属探视的法轮功学员,接见室里经常有录像机全程跟踪监听、摄像,一旦对话中出现狱警不喜欢的言辞,便立即无理终止接见。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就有一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母亲被几个恶警连叫带嚷、骂骂咧咧的赶出接见室,当家属指责恶警态度野蛮、刁横时,恶警们竟肆无忌惮的大叫:你有本事就去告我,爱上哪告上哪告!十几分钟后,又有母女二人被恶警赶出接见室,恶警们还是大叫 “有本事就去告”。 当时在场的好多家属都非常气愤,有一位老人走出监狱大门摇头叹息:“有人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今天终于见到了现在的土匪。”另一位家属悄声说“对待外边的家属都这样,里面的人可怎么活呀!还春风化雨呢,谁信?”

九九年以来,天津港北监狱关押了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当中的好人和主流民众。仅举几例说明:法轮功学员樊建明,男,五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大吴场村人。一九九八年二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因此他把当兵时发的残疾证还给了政府,按规定这个残疾证每月可领一百多元补助,这对当时的农家百姓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樊建明说:我身体好了,就不能占政府便宜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上少见的好人,却因坚持信仰被判刑九年关在港北监狱。

周向阳,男,38岁,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为人诚实稳重,工作勤恳认真,在同事和上司中口碑极好,对于客户给的红包,从来都没要过。这样一位优秀青年,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九年,现仍在港北监狱遭受迫害,已经绝食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法轮功学员时宗飞,男,四十五岁,原中国银行天津分行武清支行某科科长,曾连续十年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却因坚持信仰被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天津市宁河县广播电视局新闻节目主持人李振军被宁河县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在港北监狱遭受高压洗脑和奴役折磨……

综上所述,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的主流民众,是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道德高尚的人,而中共却无法容忍这些好人的存在,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惩治坏人的监狱里遭受暗无天日折磨,把监狱变成了名符其实的人间地狱,甚于“法西斯集中营”。港北监狱也就成了中共不择手段企图把好人“转化”变坏,把坏人变的更坏的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244712.html

迫害法轮功的恶警遭恶报 毫厘不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的各级组织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无论是什么人,参与了迫害修炼佛法的人,遭恶报受天谴,毫厘不爽。已有超过万例的恶报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下面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中共人员遭恶报的实例。

吉林榆树市刘家镇派出所所长李春清车祸重伤

吉林省榆树市刘家镇派出所所长李春清由于受金钱、名利、地位的驱使,加之在邪党“六一零”的胁迫下,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李春清伙同刘家镇综治办的周德纯等人于早五点闯入法轮功学员张凤军家中,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几个邻居求情说:“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又没干什么坏事,你们老琢磨他干什么?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得了。”李春清却说:“不行,共产党不叫干的,我就要管。”说着,就强行将张凤军拽上车,直接拉到榆树市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恶徒强行逼迫他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以此来灌输毒素,洗脑迫害。张凤军难以忍受洗脑班人员谩骂、侮辱大法和大法师父,在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的情况下,张凤军到洗脑班的第三天走脱,至今在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从生活上、经济上、精神上给妻子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来早与来迟,特别是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人,早晚会有报应的。二零一一年七月初,李春清由于审理一起刘家村书记与出租车司机经济纠纷案,司机被刑讯逼供受重伤后,李春清送司机去医院途中出车祸,司机当时死亡,另一人从挡风玻璃射出轻伤,李春清重伤,造成肋骨四根骨折、胳膊骨折、脊椎骨骨折。现在正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抢救。

李春清遭遇车祸,如不醒悟,痛改前非,继续与邪党走下去,那就只能给邪党当陪葬了。

河南郑州市派出所长陈亚平遭车祸大脑重伤

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工业路派出所所长陈亚平,为所长期间,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紧跟邪党,妄想升官发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陈亚平开公车带家人去合肥旅游,路途中超车出车祸,头被严重创伤,至今大脑不清。

在此警告工业路派出所和陈亚平同谋的方森、王洪杰,赶紧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

佳木斯监狱恶警:恶报相继而来

王鹏德,男,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恶警,曾任狱政科科长、监区长等职。利用职权迫害含冤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参与迫害善良好人的过程中,他给自己种下恶果,招来一系列倒霉事,如:他突然中风,嘴歪眼斜。在任病号监区长时,所在监区病人逃跑,他险些掉职。接着再次违法,被降职。一件件倒霉事相继而来,就是对其恶报的警醒。

马某,男,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恶警。多次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终招来恶报。马某知法犯法殴打一名有病的犯人,逼得犯人自杀,马某一度被投进看守所成为阶下囚。据说,家里花了二十多万才疏通各路贪官,替他平息罪恶。

险些被扒装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警

夏凤英,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副监区长。她主管迫害法轮功时,指使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利用抢劫杀人的罪犯或卖淫女等打骂法轮功学员,参与指使恶人、恶警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各种酷刑中很惨烈的一种)。

二零零七年初,因为勒索受贿东窗事发,被有关部门带走投进看守所,据说家里花了许多钱买通贪官才平息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244729.html

天文学家发现宇宙有转轴

作者:莫心海

【正见网2011年07月30日】探索频道网站2011年7月8日报导,天文学家在研究超过 15,000个星系发现,螺旋星系的旋转方向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取决于它们处于南半天球或北半天球。

密歇根大学天文学家迈克尔.龙果(Machael Longo)和他的合作者从斯隆数字巡天数据库抽样调查了超过15,000个星系。这些星系与地球的距离稍微超过6亿光年。

他们发现,从银河系平面朝北看,超过一半的星系的螺旋是逆时针方向。虽然超过的幅度只占星系总数的7%。但是研究人员说这纯粹出于偶然的几率是百万分之一。

如果整个宇宙是旋转的,那么朝银河系平面下方的天空看去,应该有超过一半的星系的螺旋是顺时针方向。1991年,对8287个南半天球螺旋星系的一个独立调查发现事实正是这样。

现在天文学家知道,星系在旋转,恒星在旋转,行星也在旋转。为什么整个宇宙不是旋转的呢?一个旋转的宇宙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因为现代宇宙学认为,宇宙是均匀和各向同性的 – 它没有优先取向,并在所有方向都一样。一个旋转的宇宙说明宇宙中有一个轴心,这意味有一个特殊的空间方向。

根据物理学中的角动量守恒原理,这将意味着宇宙从一开始就旋转并保留了异常强烈的旋转。这样的旋转宇宙目前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释。这或许暗示我们现在能观察到的宇宙只是更大宇宙,更均匀宇宙的一小部分。

这不是天文学家首次声称观察到旋转宇宙的证据。曾有天文学家怀疑大爆炸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图谱是宇宙旋转所致,但后来因为太不可思议而被否定。

奇怪的是,银河系自身的旋转轴大致和这个研究发现的宇宙的旋转轴同向,两者仅仅相差几度。

《圣经》中有地球是宇宙“中心”的论断。从这一研究结果看,这是站在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的宇宙得出的结论吧。如果只站太阳系或银河系这样一个有限的宇宙局部,当然就看不到宇宙的真正面貌了。

参考资料:
http://news.discovery.com/space/do-we-live-in-a-spinning-universe-110708.html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7/30/76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