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燕子矶派出所仍在逞凶行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南京栖霞区燕子矶派出所已被“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简称)立案追查,还敢目无法制,继续多次逞凶行恶,不但再次绑架了已被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还伺机再次绑架翟泾萍。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下午,南京市公安肖宁健曾伙同燕子矶派出所约二十名便衣私闯民宅,绑架了正在城市绿洲小区周丽琴家一起读书的十名法轮功学员,并强行抄家。十六日早,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放回了家,另五名两名被非法劳教(周丽琴、彭桂华),三名被送加佳宾馆洗脑班迫害(孙根萝和张秀华夫妇、李远能)(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南京市栖霞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及其后续相关报道)。

最近得知,被放回家的五位法轮功学员在此之后,又先后被燕子矶派出所绑架了其中的四名,并被非法关押进栖霞区尧化门加佳宾馆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燕子矶派出所汪坤等三名恶警绑架翟泾萍未遂之后(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南京燕子矶派出所恶警汪坤等绑架翟泾萍未遂》),并不死心,还在伺机绑架。八月二日早上七点不到,汪坤等四名恶警再次直冲翟泾萍家,他们夫妇俩都去上班了,不在家,只有小孩在家,恶人再次扑空。

目前,燕子矶派出所已换新所长,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绑架案发生时,所长是陈国富,现在的新任所长叫袁修来(男)。此次事件,汪坤等恶警想绑架翟泾萍,与栖霞区国保大队副队长傅维成和燕子矶派出所新任所长袁修来都脱不了干系。

恶警汪坤,长得一脸凶像,满脸横肉,可笑的是这个恶人在燕子矶派出所的职位是刑警,干刑警的不去抓罪犯,却到处来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刚抓过司娟,现在又想绑架翟泾萍。

望南京法轮功学员关注燕子矶派出所的恶行,并请知情者提供被非法关押在加佳宾馆洗脑班的另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和具体情况。

附:相关信息

加佳宾馆洗脑班 025-85570390 南京尧化门尧佳路4号,邮编210046

傅维成 栖霞区国保大队副队长 13825036907 13912988888 025-83148031

栖霞区燕子矶派出所最新信息:
电话:025-85313468、025-83148225
地址:南京市栖霞区和燕路吉祥村8号,邮编210038
所长:袁修来、陈国富(原所长)、鲁照明(副所长)
警察:汪坤、溫秀华(女)、海阿军、蒋保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9/245135.html

Advertisements

中共警察的流氓本性

文/诚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七月二十七日有几篇来自河北、大连、内蒙古的文章,讲述的是中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里暂且不谈其迫害手段的邪恶与残酷,中共警察在对待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中凸现其普遍存在的流氓本性。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河北涿州市周书红被迫害事实》中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周书红被涿州市杨玉刚一伙,从家中强行抬上警车。恶警把她绑架到百尺竿乡派出所,铐在一间小屋里的铁椅子上一天一夜。上厕所这些恶警就跟到厕所里,让出去还恬不知耻的不出去。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大连国安、国保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例》讲到一九九九年十月,大连中山区法轮功学员石桂芬因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大连。中山区有个姓郭的警察打石桂芬。几个恶徒连喊带打,打她的脸,不断的扇着,打累了,就歇一会儿再打。石桂芬要求上厕所,一个男警却无耻地说:“我给你脱裤子。”

这两个例子说的是同一个问题,女性法轮功学员要上厕所方便,男警察的行为实在无耻、流氓。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中讲到这样一个案例:“快中午的时候,他们把我送到了公安局,政保科人员把我带到刑警大队给我上刑,用两个绳子分别套在我的肩上,把我吊在房梁上,下面一个人拉着绳子,我在上面被拉的来回晃。我当时来了例假跟他们要纸,他们不给,血流了一裤子。他们吊了我一天一夜,我觉得心口发热昏了过去。后来知道他们泼了几次水都没醒。就用铁铲切人中,把人中切了一道沟,血流了出来。见我呼吸微弱满脸是血,才把我放下来。我的左臂被吊坏了抬不起来,手臂耷拉着。他们还用硬东西敲我的坏手臂。把我送到关其他同修的地方,已经是第三天下午了。晚上,他们就又叫来一群打手,用一把接一把的香烫我的脚面。后来改成了烟头,把我的脚烫的都是黑紫色。一个坏人还直捅我的腋窝,我说他们耍流氓,旁边的一个说:“这哥们大街上一走姑娘跟一堆。”

恶警在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时往往带有流氓的行径。把人打成那样,还去捅她的腋窝,这不够流氓吗?可是当法轮功学员斥责他们时,他们说的是什么?不纯粹是流氓的语言吗?

上述文章揭露的都是普通警察耍流氓的花招,那么公安局长是怎么耍流氓的呢?《内蒙古赤峰翁旗公安局长梁占廷犯罪事实》中讲,这个梁占廷既狠毒霸气,又流氓成性。不说他在背地里如何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竟敢对正直纯净未婚的女大法弟子非礼,话里话外流露着他那十足的流氓劲。他曾当众公开扬言,说是某未婚女大法弟子是他的人,说劳教回来后也是他的。

多么地无耻,竟然大肆炫耀自己的流氓本性。看来也只有这样的恶徒才能顺应中共的邪劲,才能被中共指定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

上述的四篇文章都是我们从当天的迫害案例中罗列出来的。前三例都没有明确地提到恶人个人的资料,我们也就无从查起。只有内蒙古赤峰翁旗公安局长梁占廷,在明慧网上收集有他个人的作恶资料,笔者到“恶人榜”上查了一下他的罪恶,发现他在被提拔为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有些恶警曾罚法轮功学员跪在打气筒上,用电棍电牙、嘴、前额,昼夜折磨,并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真善忍,我强奸你,你忍着吗?”这些都是与他气味相投的恶警的流氓行径,只不过他耍起流氓来更狂妄而已。如此看来,恶警耍流氓是有其潜规则的,谁越流氓,谁就越具备被提升的资格;有什么样的流氓警察头儿,就有什么样的流氓恶警。

中共警察为何如此无所顾忌地耍流氓?而且还如此普遍,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本身就是流氓政党,其流氓本性在《九评共产党》中已有充份的论述,那么它所豢养的迫害善良民众的打手自然也脱不了其流氓本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1/245174.html

郦剑锋:“一元劳教”的人间奇迹

作者﹕郦剑锋

【大纪元2011年08月11日讯】对江苏常州市民吴产娣、朱玉妹、陆菊华三个女人来说,命运真能捉弄人,她们一不小心,成了中国首个因为不购买一元钱公交车票而被劳教一年的“共和国公民”!这是近日媒体披露的消息。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2009年6月29日下午,吴产娣等十几人(皆为常州人)在北京陶然亭桥北乘14路车,前往国务院法制办领取行政复议书,被司机举报“车上有半车上访人员,要去中南海闹事……”。结果常州警方先是拘留,后分别在2009年10月、2010年4月、2010年7月,以坐公交车未买一元钱车票为由,将三人劳教一年!

这真是天下奇闻!人的思维想来有限,可常州警方的创造真乃无限!不久前高铁动车相撞已经创造了“人间奇迹”,两岁多的小伊伊没被铲车“灭顶”,已是“奇迹中的奇迹”了。常州方面更是超前,大有异军突起一骑绝尘之势!看来,过去文革中宣扬的后又被批判的“没有想不到,就怕做不到”确实不是虚的,根本就不属什么唯心之举,因为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被奇迹”出来。

我们不去探讨几个被劳教者购票与否的问题,是不是交了一元钱的车票对这件事本身也没有多少意义。我们所关心的是,究竟“红朝”中国的人间奇迹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据当事司机崔林的证词,“他们(指乘车者)没有统一服装,背着包,有上访材料,无横幅及标语。”其实,该说法本不值得推敲:既然“没有统一服装”、“无横幅及标语”,怎样断定她们的上访人员身份?又如何说她们“要去中南海闹事”从而报警?这又非公交司机的职责。

事后,常州警方在先拘留后劳教两次处罚中,都未敢直接采用崔林的证词,只是把它改成:她们“以到中南海反映问题为由,拒不购买公交车票,强行登上14路公交车,致使14路公交车被迫停运1个多小时。”这是常州市劳教委对吴产娣三人进行劳教而给出的理由。

问题在于,常州警方的说辞和做法同样让人难于理解,简直有点羞于启齿。从法律上讲,常州警方知法犯法,执法违法。

(1)崔林为“唯一证人”,此为法律上的“孤证”;且这个唯一证人事后已经不在公交公司上班,具体去向不明;
(2)先拘留后劳教,明显违背法律;
(3)在法律标准相同的情况下,北京警方都没立案,常州警方何以可以跨区立案?

从政府职能上讲,常州地方当局涉嫌打击报复:

(1)事后很长时间三人分别被以上述理由劳教,警方是怎样灵机一动才“突然想起”她们未买票来的?因为距离2009年6月29日,事情分别已经过去了114天、289天、373天之多!

(2)被司机崔林指认“不买票”的共计4人,只有孙洪康没被劳教,因为这位男士“再也没有去北京反映过问题”。剩下的3个女人一再上访,只好“圈起来”。

(3)“不买票”即成为被地方政府劳教的藉口,这远远地超出了滥用法律的问题。政府视法律为儿戏、视生命为草芥,所欲地诬陷迫害中国人的行为,一下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年初温家宝还专门视察国家信访局,大谈信访工作,给人以重视信访的印象。刚刚公布的信访局三公经费2010年98.25万元,虽说是90几家中央单位唯一不过百万元的,为全国最低的,但却一下子增加了67.2万元,增幅最高达68.4%。

当然,公布的数字永远也不可能是真实的。“三公”经费全国一年已经超万亿,近百家加在一起不过百亿元,有谁会相信呢?各级信访部门也是,这些年可谓下了血本,面对一波又一波的维权、上访、静坐抗议,应该早就应接不暇了,大概访民递上来的“申诉状子”早已堆积如山了,卖废纸钱恐怕也不止十万、二十万的吧?

上访是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但在中国已经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近些年来,随着上访事件的不断增多,政府唯一在做的就是“围追堵截”,层层设防,并把地方官的乌纱帽与之挂钩,因此,“截访”便成了一幅独特的“人间奇观”,舍此别无二途。十几人的队伍进京上访,可以想像常州地方政府将会面临多大的来自于“上级”的压力。

常州的经济是比较发达的,GDP早已超过数千亿,一元钱好比河里的一滴水。政府利用这小小的一枚铜板,在人人挠头的信访问题上办了最大的事,既狠狠处置了上访者,解了政府心头之恨,又一分钱不花取得了利益最大化,真是一举数得。这本身难道不是奇迹?!

常州的做法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几个结论:
(1)由一元人民币,可换来一年劳教;
(2)上访不行,去北京上访更不行;
(3)上访就是“闹事”。

鉴于中国遍地人间奇迹,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之最”,产生了数也数不清的“共产神话”,最好政府出面出资,专门成立类似的机构,负责搜集“红朝奇迹”;或者干脆让吉尼斯总部搬至中国办公,亲眼见证奇迹诞生的一刻,该是多么地鼓舞人心提升士气!
可惜,随着一亿人“三退”大潮的到来,留给中共的时间已经不多,再想创造奇迹的机会也很渺茫。当局可以一手遮天制造“一元劳教案”的奇迹,但同时也必然创造出自己被彻底解体的命运。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11/n3341054.htm

这是一个说粗口也让人掉泪的时代


歌手川子的演唱。(视频截图)

作者﹕夏小强

我说,这是一个说粗口也能让人掉泪的时代,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因为我掉泪了。

今天看了一个视频,歌手川子的一首新歌:“七月的人民”。歌词如下:

“七月的人民上车了,他第一次看天安门。七月的阳光把他晒黑了,带着羞怯的笑容。七月的人民上车了,他是传媒的大学生,梦想到CCTV里去做一个牛B的白岩松。

七月的人民上车了,刚刚交完一笔税款唱着红歌心里红,唱着红歌心里红。七月的人民又上车了 ,箱子里装了一堆方便面。七月的阳光真浩瀚 ,几百个人民他失踪了。

挖掘机它开过来了,人民的手被挖断。人民的脸被挖成两瓣,人民像泥巴一样软。媒体的手它伸过来了,它又一次温柔地抚摸着我们。人民日报摸得最好,人民要向党感恩。七月的阳光真他妈浩瀚, 七月的人民真TMD软。

7月的人民你走好,8月的人民天堂里见;9月的人民你走好,10月的人民天堂里见;11月12月的人民你走好,全TMD的天堂见。

这真是一个奇迹啊,至于你信不信,反正他说他信了;这真是一个奇迹啊 至于你信不信,傻逼信了!草泥马,傻逼信了!”

这首歌词中夹带着的粗口,从川子那嘶哑的嗓音中,迸发呐喊而出,现场台下成千的观众,一齐右臂上举,用食指指向天空,悼念那被铲车活埋失去生命的同胞。此情此景,我掉泪了,和我看到北京工人体育场几万名球迷静静的同时用食指指向天空时一样,我掉泪了。

当一切正常的人类语言都无法表达愤怒、哀悼等正常的人类感情,甚至连报纸、电视主持人都要用粗口的方式来表达的时代是悲哀的,一个粗口会让人掉泪的时代是悲哀的。

但是,我又从这悲哀中看到了希望。万人一心的自发指向天空的手指,不仅是对亡者的悼念,也是对做恶者无声的呐喊、蔑视和抛弃。行恶者用它们一次又一次的罪恶终于打破了人们对它们改过自新的幻想。

人们不再期待强奸者的动作能够温柔,人们不再乞求施暴者的皮鞭能够轻缓,人们不再盼望杀人犯为被杀的亲人平反,人们不再相信施暴者口中说的“奇迹”……

面对欺骗了人们几十年的邪恶不变的谎言,人们的回答就是那句让我掉泪的粗口:草泥马,傻逼才信!

这是一个说粗口也让人掉泪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川子新歌:七月的人民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10/n3339955.htm

蕙质:一场由“梅花”引来的反PX风暴

作者﹕蕙质

【大纪元2011年08月10日讯】8月8日,受“梅花”热带风暴影响,大连福佳大化(PX项目)沿海处在建防波堤坝有两段被海浪冲毁,海水倒罐,10万吨化工储罐受到威胁。

此事件被披露以后,官方声称溃堤风险已得到有效控制,尚未发现有毒气体泄漏。但是,官方一贯隐瞒真相的做法,已经失去民心,在危机面前,大连人民再无法相信官方的一言堂。

就算这次没有发生泄露,可是,这个潜在的危险源仍然存在。PX是对二甲苯(p-xylene)的英文缩写,其蒸气和液体易然,遇明火、高热能引起爆炸,若吸入会危害人体,刺激呼吸道、皮肤与眼睛,中枢神经抑制。

关于PX芳烃项目的选址问题,国际组织已经有明确规定,即这类项目要在距离城市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进行生产,而大连市区距此项目才20公里,距离小孤山居住区7.5公里。这样近的距离,一旦发生泄露或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据悉,此项目原本准备落在厦门,但是在厦门人民强烈的反对下,厦门政府不得不放弃此项目。有了厦门的经验,所以大连在引进这个项目的时候,是在大连人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建的。至此次事件,有的民众才知道有福佳大化这一项目在建。

福佳大化对于前去采访的记者态度十分蛮横,不许记者靠近出事现场,连央视记者也未能幸免,遭到多人围殴。这不仅让人猜想,福佳大化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竟敢如此嚣张,连央视记者都敢打?民众十分关注央视记者被打后的后续报导,但是至此却没有任何音讯。谁能让央视的记者们闭了口?

愤怒的大连人民反抗声不断,并且还有人在网上呼吁要在8月14日上午十点到人民广场“散步”,共同抵制PX项目。

令人担忧的是,福佳大化一期工程已经建成,二期正在扩建。一个PX项目的引进,使大连的所谓GDP大大增长。政府能为了百姓的利益而放弃快速增长的GDP吗?政府在一开始便没有将百姓的利益考虑在内,如今木已成舟,大连人民的愿望能否实现?

就算这次大连人民如愿以偿,将福佳大化“请”出大连,那么,下一个受害的会是哪个城市?况且,金州新区开发区大孤山境内还有众多的化工企业,对城市环境污染和人民身体健康依然存在威胁。2010年7月16日,新港油罐发生爆炸起火,导致石油泄漏,致使数百平方公里的海洋受到污染,就在爆炸热度还未减的数月之后,10月24日,同样是新港的油罐再次发生火灾。事故的真相一直在隐瞒之中,石油泄漏所引发的后果也被官方轻描淡写的带过。

大连人民生活在这样一个化工产业密集的城市里,这种潜在的危险怎能让人心安?这样的情况该怎么解决?有网友调侃道:“众多的化工厂根本不能动,大连人收拾好东西准备集体搬家。”这是怎样一种无奈的自我解嘲与对政府的反讽啊?

政府把人民当成愚民,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难圆其说,越是相信政府的人越是失望,许多人已经看透了政府,绝不会为了百姓的利益撑腰,政府所关心的只是虚伪的面子工程和虚假的GDP。

明眼人已经意识到,这一切的根源是体制问题,这个体制不改,中国人民的生活现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梅花”冲毁的不仅仅是防波堤坝,也冲毁了人民对政府的所有期望。共产党这个西来幽灵,本来就不属于中国,总有一天,全中国的人民会像大连人唾弃PX一样唾弃中共。

一直苟活在虚构的泡沫王国里的中共当局,在不断膨胀的民怨和持续高涨的民压当中,终有爆破那一天!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10/n333994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