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残疾人的残酷迫害

文/诚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一个国家对残疾人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从道义上讲,一个残疾人,应得到社会的关照。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对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也从来没有丝毫的顾忌。明慧网八月十六日有几篇文章涉及到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的残疾人的迫害,读来令人不齿。

《黑龙江鹤岗市何丛峰遭中共迫害经历》,记述了残疾人何丛峰遭到的摧残。何丛峰是鹤岗市兴山区人,自小患小儿麻痹,一条腿残疾。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号,兴山分局岭南派出所将他绑架到岭南派出所。一帮子恶警对他拳打脚踢,一直刑讯逼供到凌晨三点。

他被劫持到看守所期间,兴山分局恶警杨庆民等在看守所提审室,给何丛峰实施酷刑,将他双脚铐在铁椅子上;手扭过去在背后铐上;背铐上拴吊绳,用力上掰;嘴用毛巾堵上。从早八点一直折磨到午后一点。施刑的恶警有四人,俩人一伙,轮番折磨。

后来他又被非法判刑,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狱警王国志曾指使两个犯人将他吊到大门横杆上,又将他打得鼻孔流血。而后王国志又指使犯人在水沟里拎一桶带冰碴的污水,从头浇到脚,棉衣都透了,连浇两桶污水,冷风一吹,何丛峰被冻的直哆嗦。

恶警对普通的残疾人如此摧残,对那些因公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会好一点呢?

《黑龙江巴彦县残疾军人孙学被迫害流离失所》讲,黑龙江省巴彦县残疾人孙学,是一名因公伤将胃切除了三分之二的二等乙级残废军人。他遗有饭后倾倒症,吃什么吐什么,瘦的皮包骨头。因为是公伤,他的医药费是开多少政府给报多少。十多年前,每年大约三、四万还不够用。逢年过节,他还得拄着拐棍到县长那里要钱。巴彦县历任县长都怕他,一见到他来了马上给钱打发他走。那时孙学什么活都不能干,基本就是废人。可是孙学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主动提出自己因炼功身体好了,不需政府再报医药费了。

法轮功好不好,在孙学身上的体现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安局恶警们竟将他这种高尚行为称为精神病。

八月十一日上午,五、六个便衣前来绑架孙学,孙学的妻子和丈母娘出面阻止,和几个恶警陷入拉扯。孙学借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中共何止是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有些还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残后,仍然加重迫害。

《河北邯郸市丛台分局牛胜民、王永祥犯罪事实》一文中讲到这样一个案例。邯郸市锦航绒布厂职工杨宝春,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零年冬天,中共恶徒们以杨宝春坚持炼功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并让杨宝春光着脚在雪地罚站。回屋后恶人又用热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冻伤加上烫伤,严重溃烂。在北方有一个生活常识,那就是人在冻伤之后是不能马上用热水烫的,那样很容易使人致残。这次烫脚使杨宝春终因伤口溃烂、蔓延而危及生命,被迫截去右腿,造成终身残疾。

可是截肢不到半月,伤口还没拆线,中共恶徒又将他绑架到邯郸市安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杨宝春食用后,口水常流,说话口齿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恶医们怕他逃跑,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二零零四年,杨宝春终于从安康医院回家,但他仍然被厂里保卫科的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二零零五年,恶人再次将杨宝春送进永康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年多。

杨宝春的遭遇真凄惨。好好的一个人被迫害致残后,还要将他两次投入精神病院。这是什么世道啊?还有好人的活路吗?可是在对杨宝春的迫害中,我们分明看到,中共恶徒是怎样暗中配合着迫害他的。从劳教所到精神病院,到邯郸市锦航绒布厂的领导,再到参与绑架他的警察,中共的迫害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网络。

中共的迫害异常残酷,迫害的消息也被严密封锁。有许多迫害致残及残疾人受到迫害的案例还没有揭露出来。在这一天的另一篇报道《深圳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纪实(二)》中,提到了一个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喜峰。文中说他被长期打吊针、戴脚镣,时间长了之后身体极度虚弱,走路能力丧失殆尽。即便摘下脚镣,他走起路来也如蹒跚学步的婴儿或是“罗圈腿”残疾人,其状惨不忍睹。至于造成他残疾以及相关的迫害,却因为消息的封锁,我们不得而知。

上述迫害案例,是明慧网一天内的报道中所涉及到的。当然还有许多被迫害成残疾或残疾人遭迫害的案例我们还没有提及。象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赵昕,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非法劫持到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于二十二日被打成颈椎四、五、六节粉碎性骨折,造成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后被迫害致死。

再例如,浙江省缙云县法轮功学员樊中庄,曾遭受连续五天五夜的非法提审,五天五夜不让睡眠。恶党不法人员强制他戴上了手铐脚镣,进行野蛮折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被缙云国安殴打致颈椎三、四节粉碎性骨折,造成一级残废。

最让人痛心的是中共对那些先天残疾的人进行的迫害。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的杨苏红,是一个身高仅有一点二米、体重二十三公斤的肢体残疾人。患有“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骨癌”等病症,学了法轮功后好了。可是中共竟然将这样的残疾人也投进了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体力劳动,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就含冤去世了。

中共对残疾人的迫害该有多少啊?迫害又该有多残酷啊?中共迫害残疾人那可是对整个民族道德公义的践踏。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哪怕是在残酷的战争时期,这一类事情恐怕都不会出现。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这悲惨的一幕幕却血淋淋地摆在世人面前。中共对残疾人都这样残忍,对一般的法轮功学员的暴虐也就可想而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245688.html

Advertisements

山东栖霞市法轮功学员牟祖广遭受绑架、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法轮功学员牟祖广,在过去十二年来,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劳教等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又被唐家泊派出所王玉爱等恶警非法抄家。当天晚上七点多,唐家泊派出所王玉爱同一警察闯进牟祖广家抢劫、乱翻,抢走大法书、MP5、真相资料等。

一、上访遭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牟祖广为了让政府了解真相,于二十二日早上,坐公共车和许多大法学员到栖霞市上访,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教人向善,按‘真、善、忍’标准做道德高尚的人”。在市政府门口,许多大法学员被警察押送在黄金公司大院,晒太阳,警察登记问学员名、住址、单位。下午警察野蛮的把学员推进大客车,各自回家。

上访回家后,单位(已停产倒闭)领导,找牟祖广交出大法书,放弃信仰,牟祖广不受他们谎言欺骗,坚定信仰,只讲大法真相。当时牟祖广工作的唐家泊绸厂厂长于忠会和市政府人员把牟祖广拉到市政府,又拉到悦心亭宾馆,在一房间,两恶人用电棍电牟祖广,当时厂长于忠会就在眼前。下午约五、六点钟,于忠会送牟祖广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牟祖广用白纸写“法轮大法好”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几个恶警送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审问。恶警把牟祖广和许多学员关进大铁笼,又把牟祖广和几个同修押到天坛派出所。恶警问不出姓名,就给学员身上编数字牌,照像。

当时全国各地公安人员都在北京租房,叫所谓“驻京办”,专门抓捕大法学员。栖霞姓于的警察把牟祖广领到他们的租房。那几天有近十人被抓,晚上学员被强制戴手铐直接坐地下睡。十二月二十五日,单位领导给牟祖广戴手铐押回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在牟平观水镇井之洼村,牟祖广告诉人法轮功真相,被坏人诬告,上午观水派出所恶警把牟祖广绑架。到派出所,恶警说蹲下,牟祖广不顺从,几个恶警把牟祖广踢倒狠打,当时被打得腿粗肿,嘴出血。上厕所时,因走得慢,恶警从身后猛踢一脚。给牟祖广胸前举个编号牌、照相,到第二天傍晚牟祖广没吃一口饭,被送到唐家泊派出所,后回家。

二、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春,中共邪党开所谓两会,牟祖广与三名大法学员,被唐家泊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唐家泊计生办。饭由家人送,自带铺盖。几天后,恶党开完会,才放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牟祖广准备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桃村火车站售票员不卖票,牟祖广在候车室讲真相,被坏人诬告,警察抓牟祖广到桃村派出所。第二天是八月十五又是十月一日。他们送牟祖广到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定下奴工任务,完不成就熬夜,有时干到十二点,还完不成就打脚。

恶党非法劳教牟祖广二年,牟祖广不签字。十月二十五日,栖霞公安人员把男、女几个学员分送山东第二男、女劳教所(在王村)。

恶警暴力强制洗脑转化,每天灌歪理邪说,批判会恶警恶人发言全是诽谤、谎言、欺骗。他们强迫牟祖广戴耳机,不看录像拉出去打。一次姓京(音或是郑)队长,把牟祖广拉办公室,用单位用的报纸夹、木板和苍蝇拍柄打牟祖广手指尖,边打,犹大一边揉,怕留伤痕与罪证。他们先从精神上摧毁人的意志,再折磨肉体,打人,每个法轮功学员少说有两个包夹严管,坏人每天三班制,每天只许法轮功学员睡一个多小时,不知有多少天不说话,有几次不许上厕所,他们眼看拉、尿裤里,犹大叫牟祖广举左右手,反复多次,举手报告才能上厕所。尿裤后犹大脱下牟祖广上衣西服,擦净地板后给牟祖广穿身上。牟祖广不听包夹邪说,他俩气的故意整牟祖广,一天晚上下半夜,牟祖广困了,刚一合眼,犹大马上用手弹牟祖广眼球,再合眼就用湿肥皂、蒜辣眼。

一次恶警抓牟祖广手,把上衣前后、鞋内、床单写些不敬师父、大法的话,恶警和几个犹大抓牟祖广胳膊,来回进好几个房间,叫人看,嘲笑牟祖广,妄想从精神上摧毁牟祖广。

对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单独关小号整。一次开邪大会,一个法轮功学员站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发疯般冲上去猛打。二零零二年八月底,劳教所警察把牟祖广和法轮功学员(寺口人)送栖霞拘留所关押。拘留所警察要牟祖广一百元钱,无单据。不到十天,六一零人又把他们俩送精神病院,天天逼吃药,张口检查是否吞下去。迫害近一个月。俩人以前无精神病,恶人自知理亏,把人整成精神病,或故意说是精神病,用药物害人。

六一零人员又把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抓小庄洗脑班。墙画、录像、写、说都是歪理邪说。同劳教所一样,暴力“转化”,一个恶警叫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小庄学校操场面对面抓对方耳朵,站很长时间,叫人嘲笑。许多学生也看到了。唐家泊政府一个头目,强迫牟祖广蹲马步,头顶一床被,身下放一碎酒瓶,看牟祖广蹲不住一腚坐下,他把酒瓶踢出去。

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坚定信仰,也不讲话,大约一个月时间回家了。

三、多次遭绑架迫害

二零零三年正月去烟台,在大街上写“法轮功好”,坏人告密,就在派出所门口恶警绑架牟祖广,抢牟祖广的钱包(大约七十元钱)和手表。问牟祖广名、住址,牟祖广不配合,只讲大法美好,恶警叫牟祖广脱鞋,不听,他们用三副手铐,铐在楼梯扶手上,脚尖半落地,不让上厕所,尿裤不管,不给饭吃。

六一零人问不出名,押牟祖广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洗脑班。姓齐的女犹大负责帮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叫牟祖广脸离墙二、三公分站立,很难受,不让头靠墙站,能睡觉,劳教所也用此方法站,一天一宿脚肿了,没有床休息,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牟祖广。齐找几人按牟祖广跪地下,两手戴手铐别身后,再用绳绑床头,非法关押至少三、四天。单位于忠会厂长还有俩人把牟祖广领回栖霞,关押在看守所,大约一个月。

一次,牟祖广准备到俞山后亲戚家,骑自行车到牛蹄夼,被小庄洗脑班姓尹的头目绑架,送唐家泊政府,又找单位于忠会、柳忠吉厂长到政府。关押进小庄洗脑班约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夏天,牟祖广坐车去烟台,在公交车上讲真相,坏人告密,桃村派出所警察开车在路上拦下大客车,绑架牟祖广和另一同修。送栖霞公安局,在看守所关押约一个月。

回家没几天,牟祖广在俞林(以前有收费站)和一便衣恶警讲真相,他把牟祖广自行车摔路沟,撕袄、裤大口子,牟祖广没还手打,只劝善,不顺从。牟祖广叔、妹夫四人从铁口方向到这边卖苹果,看他抓牟祖广手,又推又拉,停下三轮车,问怎么回事,他忙从身上掏出证件说是警察,抓小偷,没人相信谎言,知牟祖广不偷。叔走后,他问牟祖广要五十元钱就不抓了,牟祖广不给,在隧道口拦下桃村警车,他抓牟祖广手在路边,说送钥匙,牟祖广受骗上当,他们送牟祖广上以前收费站,抢劫牟祖广一本大法书,还有不足十元钱。送牟祖广去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约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春,牟祖广在栖霞私人家,伺候重病人,天天躺炕上。六一零头目唐功铭找上门说有事叫牟祖广出去,牟祖广没想什么,走出门口,几个警察抓牟祖广推上警车,送小庄洗脑班,只有牟祖广学大法,还有警察及其他近十人。牟祖广不配合邪恶,坚持信仰。讲真相,三天后,把牟祖广送回去。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九,牟祖广走过派出所不远,姓阎的所长,找几个警察绑架牟祖广到派出所,送栖霞公安局,又关押进看守所,约一个月。回家时邪恶叫牟祖广签字牟祖广不签,每次不签,他们有时叫家人及其他人代签。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唐家泊赶集,牟祖广告诉有约二十岁的小伙法轮功好,他拿出手机诬告,唐家泊警察绑架牟祖广到派出所,又开车去牟祖广家抢劫,押牟祖广问,家在哪,牟祖广不告诉,徐喜顺打听到,从后窗爬进去开门,王玉爱还有俩警察满家翻的乱七八糟,抢去电脑、打印机、大切纸刀、VCD、MP3、一大书包书,还有真相资料、书、身上约一百元钱、油笔、字典、白纸、本、剪、小刀、耳挖、镊、两个小手电、手表、录音机、钢笔水、胶水、香、法像、两插座、一个超过十米线、新塑料袋、五元钱刚买不锈夹、十元钱松紧带、充电器、订书机、好几盒扎钉。抢完,牟祖广家多少天没锁门。

王玉爱打牟祖广,还有一恶警坐沙发上,把牟祖广踢坐地下,穿皮鞋左右踢牟祖广脸,嘴出血,往牟祖广嘴灌水,牟祖广不张口,拿一小茶杯水,灌牟祖广鼻孔。

中共邪党人员每次绑架牟祖广,都先翻身、书包,钱他们留下,纸或手绢扔掉。这些年,唐家泊派出所到牟祖广家抢劫五次,有些牟祖广当时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245675.html

多伦多庆祝逾亿人三退 法轮功受赞誉(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明慧记者叶灵辉、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加拿大多伦多社区各界在市中心集会,庆祝超过一亿中国大陆民众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法轮功学员持续数年向世人讲真相的努力,受到社区的赞誉。


加拿大多伦多社区各界在市中心集会,庆祝超过一亿中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集会十一点半开始,现场七位嘉宾到场发言,加上小品表演、现场听众公开声明退党,把集会推向高潮。下午一点开始盛大游行。

法轮功给中国人带去了真相


中国人权网主席柯雷克(Michael Craig)赞法轮功学员给中国人带去了真相

大赦国际成员、中国人权网主席柯雷克(Michael Craig)在演讲中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做了一个绝对愚蠢的决定,就是去迫害法轮功。这是一群追求“真、善、忍”的民众,他们不是一个机构,没有上下级的结构,也不是一个以改变政府为目的的政治团体,他们只是一群想有信仰及炼功自由的人。

他说,中共迫害法轮功,使用了拘捕、监禁、酷刑、屠杀,还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手段。他认为中共发动的迫害给中共自己带来了灭亡,就象是“开枪走火,射中了自己的脚”。

他表示,“我敬重大纪元、新唐人及希望之声,这是三个加拿大的华人及中国的民众能相信的媒体。这些华人可以相信这三个媒体,但却不相信新华社及其它中国的媒体。”“因为,中国的媒体由中共控制,他们不被允许说出真相。”他说,“你们(法轮功学员)之所以这么重要,因为你们给中国人带去了真相。”


多伦多南亚社区领袖罗杰高赞法轮功学员有一股热情,要把真相传递给所有的人

多伦多南亚社区领袖罗杰高(Clement Rodrigo)在发言中表示,他十年来一直为法轮功学员坚持和平理性讲真相的行为所感动。他说:“他们有一股热情,要把真相传递给所有的人。他们的专注使我很受感动。”他说,他有机会遇到在中国被非法监禁过的法轮功学员。“我从他们身上获得灵感。”

“当真相出现后,邪恶不可能长期存在。”罗杰高说,他为法轮功学员感到自豪。称他们有最好的武器——真相。

人权团体揭露中共邪恶 呼吁华人退党

时政评论者苏明在演讲中说,目前中共内部越来越严重的腐败表现,疯狂的贪污行径,正在激起更大的民愤,让中国人民更认清共党的土匪本性。他说,“世界共产运动,在整个九十多年的历史中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在书写着社会的反面教材,二是矢志不渝地在为自己挖掘着坟墓。”

他说,一亿人退出了中共,“这是令人类的敌人胆战心惊的伟大胜利”。

法轮功学员呼吁停止迫害

来自中国大陆黑龙江的法轮功学员赵女士和母亲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在发言中说:修炼前我体弱多病,母亲患有颈椎病、气管炎、冠心病及多种妇科病。走进法轮大法之后,母亲和我的身体很快就好了起来。同时,家里我父母的关系也好了,两个人也很少吵架了。到后来,连我们家邻居都羡慕地说:‘你们家真好,起床就开始笑,我们家每天早上都是听着你们家笑声起床的!’母亲还将这个功法告诉我们的亲朋好友,他们的反响也都很好。尤其是我老爷,他多年的气管炎都完全好了。

然而,1999年7.20后,迫害开始了。母亲被多次非法绑架,非法劳教。2008年9月25日,母亲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劳教两年。在戒毒劳教所里,邪党逼迫学员放弃信仰,超时超体力劳动,逼迫学员写他们所谓的作业,学员不“转化”要加期,不写所谓的劳教人员“改造纪实”要加期,用刑事犯或吸毒人员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不少学员受到酷刑折磨。

如今法轮功被迫害已经十二年了。到今天为止,我们家里仍然不断地被人骚扰,电话监听,生活不得安宁。邪党对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就是用中国自己的法律来衡量都是违法、犯罪。


曾身患晚期淋巴癌的黄山在集会上讲述了他走上法轮功修炼道路的过程

二十多岁的大陆留学生黄山在风华正茂之际身患晚期淋巴癌,幸运的是,他遇见了法轮功,并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现在的黄山,健康乐观,身上完全没有癌症。他在集会上讲述了他的走上法轮功修炼道路的过程。

他说:“我希望通过我的分享可以让更多不知真相的人认识真相,远离邪恶。同时,我在这里郑重宣布,我已经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8/245542.html

维也纳多瑙岛非洲艺术节上介绍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明慧记者李珊奥地利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奥地利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学员参加了在维也纳多瑙岛上举办的第七届非洲艺术节。


维也纳多瑙岛非洲艺术节闭幕式上,法轮功学员演示功法


维也纳多瑙岛非洲艺术节上,人们到法轮功展位前了解真相

艺术节长达三周,吸引了众多的维也纳人和来自奥地利各地的观众。在这里,观众可以欣赏到独特的原生态非洲文化和来自非洲的艺术家的歌舞表演。

主办方在闭幕式上特意邀请法轮功学员在舞台上展示功法。当优美祥和的炼功音乐响起时,不少与会的西方观众站立起来认真地模仿着舞台上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动作。学员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特点、在世界各地的传播盛况以及在中国所遭受的非法迫害。在前排有的观众拿着笔认真地记录。

一位男士来到展位前,告诉学员他知道法轮功。他看了神韵在维也纳的演出,了解了法轮功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真相。舞台上艺术家们关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场景的演绎,深深地触动了他,他并赞叹神韵演出的美好,带给他难以忘怀的记忆。

一位女士在反迫害征签表格签名后,告诉法轮功学员,她是在两年前偶尔路过维也纳中国中心时,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日活动并接到了真相传单。她认为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信息日非常重要。

还有一位先生告诉法轮功学员,他的同事修炼法轮功,所以他对法轮功无辜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早有所闻。

一些当地民众在艺术节期间表示要学炼法轮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8/19/1275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7/245508.html

山西长治医院爆炸死伤20人 政府封锁消息


山西长治城区医院爆炸,现场惨不忍睹(有组图为证)。百度“长治吧”正在热播并有目击者报料已死伤20多人,爆炸原因与具体时间不详。(从图片上看,现场光线很亮,可以断定是白天发生的事,但是下午还是上午就不详了。

网民认为,不论是下午还是上午,官方都不应在事发至少六个小时后仍然封锁消息!政府应该比网民更有条件先发消息,因为政府官员也都有微博了。政府如此拖延向社会公布这一事件,只会让救援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许多网友要求,政府应该立即处罚第一时间知道长治城区医院爆炸而不向公众报告的官员。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正在进行的救人工作可以在公众的监督下高效进行。

专家指出,在大连、成都等地皆连续出现大型群体抗议事件时,山西长治城区医院爆炸死20人事件表明,中国各地不仅陷入了环保渎职激发民变,而且更呈现腐败引发社会治安崩溃的边缘。这说明“7.23动车惨剧”根本没有促进全国官府改善突发事件的处理效率与提高透明度。

2011年8月21日

@朱方清的微博:山西长治城区医院爆炸,现场惨不忍睹(组图)。百度“长治吧”正在热播并有目击者报料已死伤20多人,爆炸原因不详;

财经网:【长治官方:爆炸造成3死17伤】据山西长治新闻办公室最新消息,今日下午4时,长治城区医院发生锅炉爆炸事故,造成4人被压,16名路人受伤,周围建筑不同程度受损。截止晚上9时10分,被压人员全部救出。事故造成3死17伤,其中2人伤重。相关部门已成立调查组(中广网)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2011/0821/131907.html

西哈努克来访 上百只鸡做的汤连倒两回


1970年5月,毛泽东(左)、周恩来(右)与西哈努克亲王(中)在天安门城楼
来源:资料图

1973年,西哈努克亲王来到上海,提出要在豫园内吃一顿饭。

来上海之前,西哈努克亲王在南京夫子庙逛过,在那里吃过一顿饭,尝了十二道点心。南市区饮食公司听说此事后,一定要让亲王吃十四道点心,体现上海城隍庙的水平。一声令下,豫园内的各路精英汇聚一堂,整出一套别具风味的点心,共有十四道:一叶小粽子、桂花拉糕、三丝眉毛酥、鸽蛋圆子、酒酿小圆子等。

这一政治任务下达后,公司革委会连夜调档案,查三代,苏帮点心泰斗陆苟度和周金华、谢炽川等一批“苗红根正”的高徒被选派操作。肖建平家庭成分好,也被入选。据他回忆,为了确保质量,做点心的芝麻要一粒一粒拣,糯米要一粒一粒捡,瓜仁大小、薄厚要一致。操作现场还有荷枪实弹的民兵“恭候”。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在豫园内的绮藻堂品尝美点,服务员提着竹篮把点心从桂花厅送到豫园门口,再有人接应到厅堂,最后服务员送上桌,旁边始终有人监控。

肖建平说:“城隍庙为此封了三天三夜,九曲桥边一片寂静。”

为了让西哈努克亲王吃到地道的鸡鸭血汤,要求一碗血汤中的鸡卵达到“三同”标准,即直径相同、色泽相同、形状相同,这下苦了厨师,他们只得三下南翔,杀了108只鸡才找到如此高标准的鸡卵。谁料西哈努克亲王推迟了来豫园的日期,第二天再杀108只鸡。谁想到这天亲王心血来潮,跟莫尼克公主打网球停不下手,烧好的鸡鸭血汤只得倒掉。第三天2月19日,亲王总算大驾光临,对十四道美点大加赞赏,尤其是鸡鸭血汤,吃了一碗不过瘾,又来了一碗。

来源:新闻午报

世界媒体看中国:篮球、友谊、拳脚、新闻


八一火箭队和美国乔治城大学篮球队在8月18日比赛中发生殴斗 图片来源: Reuters

《华盛顿邮报》的订户星期五醒来出门拿到报纸,赫然看到头版头条配有大幅照片的新闻是:“‘友谊比赛’以混战告终。”

与此同时,美国副总统拜登对中国的访问、以及拜登跟中国内定的下一代领导人、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重要会谈的新闻,只能屈居该报国内国际新闻第22版。拜登与习近平新闻所配的照片尺寸,只有头版八一火箭队与乔治敦大学队混战照片的四分之一。

另外,在华盛顿邮报国内国际新闻第22版的头版头条新闻的另页上,还有一幅八一队跟乔治敦大学队混战的照片,尺寸是拜登/习近平照片的四倍。这也就是说,就新闻图片篇幅来说,中美两国篮球队斗殴的篇幅,是8倍于中美两国领导人相互伸手礼让的照片。

*《华盛顿邮报》的新闻眼*

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的大报,高档报纸。《华盛顿邮报》的最辉煌的时刻,大概就是在1970年代中以记者穷追不舍刨根问底的调查创造了历史,导致当时的总统尼克松被迫辞职,黯然下台。那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总统辞职。

自那时以来,《华盛顿邮报》一直保持著高档大报的美誉。在美国做记者能够到《华盛顿邮报》当记者可以说是莫大的荣誉。

然而,跟中国国内报纸在禁令之下没有报道的做法相比,《华盛顿邮报》如此高调报道中美篮球队斗殴,这种新闻处理方式或许会让那些对西方媒体持批评态度的人感到又得到了一个生动的例证,证明西方新闻媒体确实是更注重“人咬狗”的新闻,倾向于突出强调异常、反常、怪异,而忽略真正的重大新闻。

毫无疑问,在美国副总统访华期间,中美两国两支篮球队为了宣传友谊而进行的比赛以拳脚相加的混战告终已经成为国际新闻。星期五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三点、中国北京时间星期六凌晨三点,查谷歌英文新闻,可以看到1153条;日文相关新闻有16条,法文相关新闻17条。

美国媒体注重这条新闻很容易理解。而《华盛顿邮报》特别注重这条新闻更是可以理解,因为乔治敦大学队就来自首都华盛顿。《华盛顿邮报》不但在头版报道这条新闻,还在体育版发表了体育版一位专栏撰稿人的评论。

通过《华盛顿邮报》对这次事件的报导,读者得以窥见美国的一流报纸的记者到底是什么水平,美国一流报纸的记者如何报导新闻,美国报纸体育版专栏撰稿人如何写文章。

*缺乏对比很可惜*

非常可惜的是,对八一火箭队和乔治敦大学队友谊赛变成斗殴的闹剧,中国的新闻媒体没能对中国公众所关注、至少是很感兴趣的这一新闻进行报道,读者无从对比欣赏中美最好的报纸新闻报道的异同。关心这一新闻事件的中国公众假如不能读外语报导,就只能通过互联网看到一些简短的、情绪化的中文言论。

在中国用户众多的新浪微博上,网友zs勇哥说,“无语,(八一队)水平不高,打架很在行。”

同在新浪微博上,网友李映红说:“昨晚美国乔治敦大学与八一男子篮球队的比赛上演全武行。从BBC(英国广播公司)选用的镜头,感觉还是八一队占便宜了。。。不过更有可能的是西方媒体恶人先告状。”

在海外的华人当中,对八一火箭队和乔治敦大学队斗殴的评论也大同小异。例如,在“北美华人e网”上的如下两则留言:

“裁判给了81队57个罚球,对方15个,人家急了也正常。不过57个罚球一共才得64分,刚跟人家打平。反正我觉得是人都丢光了….如果去国内篮球论坛看看,就知道八一队打架是有传统的了。”

“判罚不公就打人啊,不管什么原因,八一队在自己地盘上被打才丢人呢,反击的好。”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

在美国副总统与中国国家副主席会谈期间,在两国领导人声言要加强两国关系之际,八一队与乔治敦大学队的友谊赛在拳脚相加中,在中国观众对美国队投掷装满水的水瓶中告终。

在头版头条的报导中,《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吉恩·王循规蹈矩、有板有眼、平铺直叙地如此报导:

“乔治敦大学男子篮球队一开始的中国友谊之行星期四晚上变成了暴力冲突。该校与中国一个专业俱乐部篮球队的表演赛恶变为队员全体上阵的斗殴混战,有些球员相互拳击,有人扔椅子,乔治敦大学队员和教练前往更衣室的时候,有观众向他们扔依然装满水的水瓶。”

“在这场斗殴发生的一天之间,正在北京、对中国进行为期四天访问跟中国领导人讨论两国经济关系的拜登副总统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心观看了乔治敦大学队跟另一个中国专业俱乐部队的比赛。乔治敦队赢得了那场比赛。那场比赛平安结束。”

“美国国务院一位官员和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一位发言人分别称这次斗殴混战是‘不幸的。’”

“美国国务院一位没有得到授权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我们期待这种交流活动促进良好的体育精神,加强美国跟中国人民对人民的接触。’”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王保东在一通电子邮件中说,‘我们相信比赛组织者和双方球队将适当处理这个问题,这些比赛所意图代表的体育精神和人民对人民的友谊将会胜出。’”

随同乔治敦大学队到中国的还有该大学校长以及体育部主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吉恩·王报道说,乔治敦大学一位发言人说,他们当下都没有声明要发表。而八一队也没有立即发表声明。“但随著两队混战的消息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传开,很多中国人责备八一火箭队球员越过了合法的肢体碰撞与赖皮行为之间的界限。” (Many citizens chided Rockets players for crossing the line between physical play and unsportsmanlike conduct.)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文章*

与吉恩·王循规蹈矩的正规报道相比,《华盛顿邮报》体育版专栏撰稿人萨利·詹金斯的文章就显得活泼、泼辣多了。她的文章题目是,“乔治敦大学队在中国遭遇原因未明的火花引起燃烧的局面。”文章说:

“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纯粹的表演赛。所有的体育赛事都有政治意味。(乔治敦大学篮球队教练)约翰·汤普森显然明白这一点。汤普森近来没有得到过本年度最佳教练奖,但他应当得到外交奖,另外,显然还应当得到安全奖章,以奖励他(恰当)处理了在北京的乔治敦大学球员全体上阵斗殴、椅子乱飞的文化交流。”

在用一段文字大致讲述了双方球员拳脚相加大打出手、在场的中国保安人员显然是无能或不愿控制局面的混乱场景之后,詹金斯继续写道:

“在这一片混乱中,汤普森居然保持了清醒。他居然把他的球员们聚拢起来。他居然把他们带出比赛现场,进入更衣室,然后上了大巴。他说,‘我们得离开这地方。’”

“在纽约队和底特律队之间,或者在杜克大学队和马里兰大学队之间,球员全体上阵斗殴是一回事,在中国斗殴则是另外一回事。在中国,这种事情事关重大,尤其是这个星期拜登副总统在访问中国,跟中国领导人讨论美中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

“乔治敦队和八一火箭队在球场上的发生的事情将被解读为重大国际事件。这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这就是体育和政治在中国是难解难分的。中国的体育项目高度制度化,粗野,甚至野蛮,直接表现出民族主义。这是否造成了斗殴?我们将永远也不会确切地知道。但斗殴就是发身在这地方的文化中。”

“任何一个目睹北京奥运会的人都明白,体育在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是表现政府的野心和声望追求。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中国大张旗鼓地宣扬了自己在各方面的全球性抱负,从体育场的建筑,到对政治异议人士的压制,到不容忍集会示威。”

“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事情挑起了这场斗殴?我们永远也不会完全知道。很可能乔治敦大学队也负有同样的责任。”

“但汤普森给那火爆的场面来了个釜底抽薪,绝对功劳巨大。他不仅把自己的球队带出了比赛场,直接上了大巴返回饭店,而且还迅速发表了一项声明。声明虽然拒绝作出道歉,但措辞如此绅士风度,以至于让人都不好意思讨论过错归谁的问题。”

“他的声明说,‘今天晚上,两支很好的球队进行了一场竞争激烈的比赛。不幸的是,比赛因两队发生了激烈的冲撞而结束。我们真诚地为发生这种局面表示遗憾。我们依然感激我们的学生运动员得到这样的一个机会在中国参加他们所挚爱的体育活动,同时加强他们对我们乔治敦大学所尊重和赞扬的国家中国的理解。’”

最后,詹金斯以幽默的笔调,为她一路严肃的专栏文章收尾:

“(乔治敦大学篮球队教练)汤普森的这个声明简直是为美国国务院代劳了。他在声明只是没有说‘在全球动荡的形势下合作的重要性’之类的(废话一般的外交套)话。但我们将难免要问,这场斗殴所暴露的仅仅是两支球队之间带火气的竞争吗?”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运动员*

星期四晚上北京发生的事情,不是中国队第一次与来访的外国队发生斗殴。在2010年10月12日,中国男篮与巴西男篮比赛,也发生斗殴。

这也不是八一火箭队第一次与另一个球队发生斗殴。八一队在中国以动辄斗殴出名,以至于中国国家队队员朱芳雨说,八一队进不了球就打架。

《华盛顿邮报》专栏撰稿人詹金斯星期五在其专栏中简短地提到了中国篮球运动员的成长和训练环境,指出他们常常是要忍受教练的打骂。

美国另一家大报《纽约时报》在报道乔治敦大学队在中国不同寻常的经历的同时,配发另一篇长篇报道。

在介绍中国男篮运动员不理想的训练成长环境的同时,《纽约时报》也报导了中国运动员当中的一个正向趋势。这篇长篇报导的题目是:“对体制说不。”副标题是:“中国运动员一度是追求爱国荣耀的顺从的大使,但现在他们开始揭露虐待,挑战剥削,拒绝政府干预。”

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