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法轮功学员王桂芹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王桂芹,招远市法轮功学员,享年六十六岁。王桂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王桂芹被中共警察追捕过程中摔伤,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王桂芹离开人世。以下是她生前遭迫害经历。

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半夜十二点,她和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准备在招远市委门前广场炼功请愿,结果被招远恶警劫持到交警大队大院内,一直到下半夜三点多钟才让家人领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四名恶警非法闯进她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论语》、两纸箱书,并把她从家里非法劫持到招远市沟上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恶人宋书芹一伙轮番对她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王桂芹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招远市城北区梦芝派出所四名恶警非法进家绑架,在梦芝派出所恶警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又用盛满水的矿泉水瓶从两米远的地方摔在她脸上,并迫使她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后将她送到招远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期满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沟上洗脑班十多天,在那里恶人宋书芹和一伙恶警对其轮番迫害后,非法将其劳教二年(因为体检不合格所外执行)。同年十月五日,梦芝派出所四名恶警又非法闯入她家把她非法绑架,逼她坐了一夜老虎凳,第二天天不亮就将她送往王村劳教,因体检不合格而作罢。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零年九、十月份的一天上午,王桂芹在街上发真相光盘救人时,被招远恶警绑架至岭南金矿洗脑班。由于王桂芹坚决抵制迫害,恶人只好于下午三点多钟叫其家人领回。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王桂芹去石对头村的集市上讲真相救人,回家的路上,被恶警追截,过程中,恶警把她正骑行的电动车狠狠地拽了一下,导致她重重地摔在了路上,头上摔出了两个大包,十多分钟才醒过来。由于恶警们在王桂芹身上没有搜出任何东西,没有证据,加上王桂芹的不配合,恶警们只得放她回家。

由于当时摔得太重,回家后,王桂芹三天三夜都爬不起来。从此以后,王桂芹浑身没劲,手脚麻木,写字也很困难。尽管这样,她还是坚持学法炼功,几乎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中午给全家做饭(包括儿子、儿媳、孙女),下午上学法小组学法。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王桂芹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倒地停止了呼吸。

王桂芹只是想做一个好人,坚守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讲清被中共一言堂掩盖的真相,这是基本人权。她的死是招远恶警对其屡次迫害直接造成的。天理昭昭,善恶必报。而今迫害法轮大法的元凶江××已气息奄奄,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罗干、周永康等已被告上国际法庭,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都已经遭了恶报(招远宋书芹、李建光等恶人遭恶报就是实例)。奉劝那些对法轮功学员的行恶者: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后悔就晚了!

(注:本文是根据在整理王桂芹的遗物时发现的她写的揭露迫害的文章而写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5/245828.html

自曝攻击法轮功网站 中共“黑客”现形(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英梓采访报道)中共喉舌央视7台(CCTV7,“军事 农业”频道)七月十七日在节目中自曝,中共军校研发网络攻击系统,有针对性的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就此,记者近日采访了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周立敏女士。她表示,中共利用军事力量进行的网络攻击,针对的不仅仅是法轮功,是对整个世界安全的威胁。

网络攻击背后的恐惧

央视7台在《军事科技》栏目上月制作的《网络风暴来了》节目中,在央视发布的节目视频截图上,出现中共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研发的网络攻击系统,上面显示的攻击目标是一个法轮功网站列表,包括:法轮大法在北美、阿拉巴马地区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网站、明慧网站、法轮功见证站点(一)等(见图一)。


图一

在另一个画面中,攻击者选择明慧网站作为攻击目标,并在“攻击网站的IP地址”一栏中输入了IP地址138.26.72.17(见图二),这个IP地址曾经被一位美国法轮功学员使用过。


图二

接受采访时,周女士表示,自从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周女士本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个人电脑经常出现异常现象。她说:“去年胡锦涛访加期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前,几个被邀请的团体代表的个人电脑均遭到攻击,有的电脑染病毒、有的系统崩溃……”

周立敏补充说:“自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以来,法轮大法在海外的网站经常遭到来自中共的攻击。中共利用国家资源,甚至军队的力量攻击海外的法轮大法网站,一方面,暴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真相的极端恐惧;另一方面,也把中共的邪恶本质曝光于世。”

网络攻击不仅仅针对法轮功

周立敏认为中共的网络攻击不仅仅针对海外法轮功网站和法轮功学员,而是针对更广泛的海外民众,民主国家的政府、金融、科技机构。她说:“不管中共想利用谁,还是打击谁,其电脑、电话等通讯工具都会成为被监控或攻击的目标。中共的网络攻击是对整个世界安全的威胁。”

据加拿大媒体报导,中共花了五年的时间,建立起自己的黑客网络,触角遍及全球各地七十多个国际组织,其中包括联合国、国际奥委会和一些知名的国防承包商等等。

世界著名的“麦咖啡”反黑客软件公司以停止授权中国作为回应。有独立安全专家指出,根据目前拥有的数据显示,所有的矛头都在指向中国(中共)。这些黑客的攻击手法十分类似,而这些攻击都来自于中国的某服务器。“麦咖啡”总共十四页的调查报告显示,联合国秘书长的网络被植入恶意软件长达二年之久。被盗取信息有:美国军事系统、卫星通信系统以及美国、加拿大、台湾、南韩、印度、越南等地的政府部门。

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已有二家政府机构的电脑网络遭到黑客攻击,网络安全专家们呼吁加强网络安全防御措施,并称这样的攻击属于间谍活动。

“麦咖啡”的网络专家说,中国(中共)之所以入侵海外的一些大企业,政府部门的计算机网络,是因为他们想在与这些国家成为生意伙伴之前获取对自己有利的一些信息,从而在紧要关头取得“绝胜权”。

“超限战”威胁世界安全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那年,即一九九九年,两名中共军官发表了军事战略书籍,首次引入“超限战”(Unrestricted Warfare)这一概念。在法学上,“超限战”可定义为不受任何限制的战争──不受战争法规,不受国际法,不受任何人类的理性良知限制的作战方式。 网络攻击就是超限战中的一种方式。

在央视的这个军事节目中,所谓的“军事专家”杜文龙多次使用军事用语,比如“伏击”、“网络战争”、“侵入和攻击”、“软打击”、“硬打击”、“逻辑炸弹”、“邮件阻塞”、“摧毁”、“电磁脉冲炸弹”、“低空、超低空引爆” ……使用的攻击软件和技术包括“木马”、“后门”等。

美国中央情报局近期将网络攻击提升为国家安全问题,美国还宣布将具有威胁的网络攻击视作战争行为。

西方国家会反击中共

今年四月,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TV的报导中称,中国(中共)骇客不只攻击加拿大关键的联邦部门,他们还攻入了议会的计算机系统,针对拥有大量华裔选民选区的国会议员。消息人士说,加拿大的秘密网路间谍机构——通信安全机构——追踪到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的骇客操作,还追踪到在北京的电脑伺服器。

该报导称,多伦多国会议员德里克•李说,加拿大需要表明自己有能力回击。他说:“网络攻击是不能接受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回敬一些威胁——反击性的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5/245866.html

台湾基隆民俗艺术盛会 天国乐团展风采(图)

文/台湾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传承了一百五十七年、台湾最大民俗艺术盛会──基隆中元祭放水灯游行,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晚间热闹登场。由台湾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应邀参加游行,雄壮的军乐演出震撼现场的民众。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晚间,天国乐团参加基隆中元祭放水灯游行


台湾法轮功学员参加辛卯鸡笼中元祭放水灯游行

辛卯年鸡笼(“基隆”的古称)中元祭放水灯游行典礼七点开始,先施放烟火、基隆港区船只齐鸣笛,接着基隆市市长张通荣、基隆市议长黄景泰、台湾总统马英九等分别致辞。第三次参加鸡笼中元祭放水灯活动的马英九表示:“今年格局大不同,规模最大,看到的花车游行,真是目不暇给,令人敬佩。”


基隆中元祭放水灯游行中的“法轮大法好”花车

各宗亲会与团体把握这一年一次的机会,发挥创意,造型妆点各式花车,争奇斗艳,缀上璀璨灯饰,缤纷亮眼,令现场观众看得目不暇给,赞叹不已,备有相机者纷纷按下快门,留作纪念。参加游行的团体有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基隆市政府、市议会、港务局、环保局、学校单位、地方社团、民间团体、狮子会300F区等。


台湾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雄壮的军乐演出震撼现场民众


由法轮功学员所妆扮的仙女队,沿途分发有“法轮大法好”书签的小莲花,民众争相领取

由二百多位台湾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今年是第五度参加鸡笼中元祭游行,雄壮的军乐演出震撼现场的民众。由十二位法轮功学员所妆扮的仙女队,沿途分发有“法轮大法好”书签的小莲花,民众争相领取。到了十点多,三十六个团体游行结束,街道两旁的民众与游客意犹未尽地离去。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8/21/12760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245641.html

“政府”终于跪下了

作者﹕陈静

【大纪元2011年08月25日讯】在中国的监狱和劳教所,那里的管教们让那些“犯人”,现在叫服刑人员称它们为“政府!”

在那样一个封闭的、与世隔绝的地方,每一个管教都像皇帝一样,在服刑人员面前它们的话就是圣旨,谁敢违背他们的意愿那就是违纪,就要被扣分(在监狱中每一分就相当于可以减刑一天),就要被电棍持候、被关小号……。那些“囚徒”与管教谈话时,必须毕恭毕敬,不能有一丝的怠慢。平时遇见管教时,必须面壁等候“政府”过去之后才可以行走。

在那些“政府”眼里,“犯人”根本不是人,他们是自己挣钱的工具和奴隶,它们不分白天黑夜的吸食着“犯人“的血汗。监狱里面邪党还有死亡名额做为打人杀人却可以逃脱罪责的豁免权,所以“犯人”的生死亦掌握在“政府”的手中。“政府”让你死,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在那珍贵的生命成为草芥。

所以近日济南暴出女狱警与警察丈夫一起对年过六旬的修车老太进行殴打这样的事情发生就不足为怪了。它们用高跟鞋将老太太的头踢破,打过之后又逼老人下跪,在老太下跪求饶的情况下仍将老太踹倒在地,致使老太太头部受了重伤。

女狱警与警察丈夫为什么如此嚣张,就是因为它们有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那权力上写着“政府”的旗号,那所谓的“政府”是可以凌驾于法律和生命之上的。在它们的思想中“政府”就是统治人民的国家机器,什么“为人民服务”,那不过是写在新华门上的高级谎言而已。谁若是听信了这样的谎言,谁就会被邪党服务死了还感谢它八辈祖宗呢。谁能想像得到,在那像花园一样美丽的监狱里,处处存在着杀机,那里面正是刽子手出没的地方。

而如今那刽子手浮出了水面。女狱警与警察丈夫让大众领教了它们“父母”一样的慈祥。

“我就是政府!政府就是我!”那些管教们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这让我想起萨达姆,当初萨达姆被称为“萨达姆就是伊拉克,伊拉克就是萨达姆”,就是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人物最后也上了断头台。

那身着司法警服的女狱警与警察丈夫的头脑里写满了“我就是政府!政府就是我!”的绝对权威,竟敢对“政府”说一个不字,一定是找死了。(监狱里不分老幼,都是犯人),哪管你是不是60岁的老妪,一样逃不过“政府”的铁拳和铁脚。老太太见到女狱警应该面墙而立就不会有此横祸了。可惜老太太不懂女狱警心中的规则。

女狱警与警察丈夫的打人闹剧不过是它们的家常便饭,此种演出绝对不是偶然,这样的悲剧更多的是在监狱里,在自己绝对权力范围之内天天上演,“犯人”就是它们手上的羔羊,可以随意的宰割和烹煮。在监狱里养成了习惯就不分里外了,反正在中共邪党统治的中国就是一个大监狱,大墙之外不过是监狱的外延而已。

也许这次碰巧它们倒霉,碰上了数千名觉醒的、良知未泯的民众,那数千民众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地围住了警车,指责“政府”目无法纪、执法犯法。在民众的痛斥下,“政府”终于知道了民意有如天意不可违抗,最终使不可一世的女狱警很不情愿地下跪道歉、尊严扫地、自食恶果。

“政府”终于跪下了,很不情愿的跪了下来,这时刻它们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民意不可以被强奸。“独裁者必亡!”

从萨达姆到穆巴拉克到卡扎菲,还有已经脑死亡的江贼,独裁者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12年前,1999年的4月25日,当那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站出来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时,我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那一刻我在想,为什么站出来的是一些与世无争的修炼者?那时候民众并没有给予这些修炼者以掌声,恰恰相反,很多人都在说,如果法轮功不去中南海,邪党是不会取缔法轮功的。果真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因为即使你不出家门,如今仍然会惹祸上身,政府强拆民众的房子,你不能有一丝的不满,否则关你判你押你没商量。邪党把当年用在打击法轮功的手段,如今又用在了无数的民众身上。从1999年7月开始在江泽民残酷迫害下,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流氓政策下,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多少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流离失所,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抄家、罚款、坐牢、甚至被活摘除器官。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吓到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修炼者,从政府要在三个月之内让法轮功消失,到12年后法轮功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洪传。那些修炼的人12年来,面对邪党政权的暴力、酷刑、虐杀,他们始终用一种非暴力的方式向民众讲清着真相,很多人都在质疑,这样一种非暴力的方式对于强权有意义吗?

12年过去了,正是在这种非暴力的大善的感召下,一亿中国人退出了邪党的组织,获得了新生。那些获得新生的生命有福了!那些默默无闻的修炼人12年来以一种超常的爱心和耐力无怨无悔的前行着,为了给民众讲清真相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很多很多甚至生命,他们的血为你而流为了良知的复苏而流,他们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被感激,他们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伟大和高尚,他们知道人本来就是应该这样。他们所要的不是权力也不是金钱,他们是在把善良的种子撒向迷失了的众生的心田,终有一天那善良的花朵会开遍整个世界。

“日久见人心”,12年大法弟子和平请愿,那些沉睡的民众被不屈不挠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良唤醒了,“真善忍”和邪党的“假恶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谁正谁邪人心都是一面明镜。

让人民跪下之后,“政府”自己也不得不跪了下来,这就是因果,谁都改变不了的宇宙规则。那些“政府”最害怕的一句话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害怕天理就不要违背天理,那些“政府”把民众当做了羔羊随意宰割,然后大笑着说,中国的百姓和别人家的不一样,他们是具有“特色社会主义的愚民”,他们只适合愚民政策,不能给他们民主,他们也不需要民主。

果真是这样的吗?那些让“政府”跪下的数千民众,他们就是觉醒的众生,当中国的众生都醒来时,就是邪党自取灭亡的时候。那些骑在人民头上的“政府”还是早一点下来吧,给自己一个好一点的收场。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25/n33539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