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弟子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

文/刘翠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法轮功学员刘翠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曾患有的腰椎盘突出、肩周炎、骨质增生、失眠、头晕昏转、恶心呕吐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她与女儿魏红多次被绑架,由于当地恶警不断地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刘翠云曾三次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两次非法劳教。被饶河县恶警刘建军、刘立心刑讯逼供。在人间地狱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恶警刘亚东、穆振娟、李铁军等,用大背铐酷刑、电棍电、毒打等手段折磨。刘翠云被强迫做奴工、曾被劫持到小号,监禁了半个月。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以下是刘翠云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刘翠云,今年五十七岁,家住双鸭山市饶河县。

我曾患有腰椎盘突出、肩周炎、骨质增生、失眠、头晕昏转、恶心呕吐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身体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修炼法轮大法十二年来,我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真是身心受益啊!

一、在饶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劫持四个半月,家人被勒索钱财

然而,中共流氓集团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迫害的浪潮。从那以后,我和女儿历经多次迫害,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钟,一个矮个男警闯进我家,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然后他就走了。我出去理发,等我回来时,饶河县公安局恶警纪承新伙同两个国保大队的恶警到我家来,他们让我到安全局去一趟。我被绑架到了安全局,纪承新让我骂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我说不能骂;他又说只要交出一本《转法轮》就让我回家,我说没有。下午,他们开车把我送到我哥家,住了一宿。

第二天,他们让我侄子开车把我送到国保大队,纪承新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说让我见一个人,我一看是法轮功学员王亚君。纪承新问我认不认识,我说认识。他就以我和法轮功学员王亚君、于潘秀在外地某车站站点,与外地法轮功学员有联系为由,将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有一本《转法轮》,搜监时被狱警郑岩抢走了。在看守所里每天两顿饭,所长徐再久的妻子和狱医赵云鹏的妻子在看守所负责做饭,蒸的馒头又黑又粘,有的都被老鼠啃了,菜里没有一点油星,土豆汤、冻白菜汤、和萝卜汤都是带着皮和沙土的。这哪是正常人吃的饭啊,这样的伙食,每个月还被勒索三百元的伙食费,家人给我送吃的东西,根本接不到,送的钱也被扣掉一半。

一天,恶警魏新中、曹进财、纪承新把打印好的污蔑法轮大法创始人和法轮大法的单子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当时我前夫、我哥、我侄子、书记王义基在场,他们利用家人给我施加压力,无奈之下,我违心地签了字。我被非法拘留了四个半月,我哥和姐姐被勒索了一万元钱,其中包括三千元钱的所谓“保证金”,我手里现在还有收据。

二、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点钟,“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张续光、王维强、刘立心、安全局国保大队周本成、魏新中、曹进财、饶河县政府张金卓、公安局赵红等人象土匪一样扒开我家院门墙,闯进我家来。他们问我王亚君去哪了,我说不知道。他们没有任何手续就把我绑架到了安全局。这些流氓警察在我家,把我所有的法轮功书籍都给抢走了,并胁迫我女儿魏红在逮捕证上签字,女儿不懂就签了。我女儿说“法轮大法好”,女儿伤心地哭了。下午四点钟,女儿和她父亲去安全局要我,被魏新中给撵了出来。

在中途这几个不法之徒在饭店吃饭,让我吃,我没吃,我给饭店老板讲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等。晚上,镇政府的张金卓和一个公安局的人在旅店,监视了我一宿。

第二天,我被劫持到饶河县看守所。在饶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亚君、刘文英、孙淑英、张英、赵巧宁、于潘燕、鲍秀琴、张海峰、李国池、曹学志、杨国新。为了抗议对我们的无理迫害,法轮功学员们一起绝食,我绝食十一天,狱医赵云鹏给刘文英强制灌食,女恶警郑岩伪善地用奶粉、泡方便面,逼着绝食的张英、孙淑英和我喝。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魏新中骗我说我的女儿在外地被抓了。二十七日下午一点整,女儿魏红和她爸爸正在吃午饭时,魏新中伙同当地警察赵红、周本成、刘立心、张金卓、张续光、王维强(还有两个女人不知道姓名,在饶河县政府上班),谎称找魏红有点事儿,一会儿回来。他们把她绑架到安全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左右,女恶警郑岩及“六一零”成员张续光、周本成、魏新中、刘立心、王维强把法轮功学员孙淑英、张英、于潘燕、赵巧宁、李国池、杨国新、女儿魏红和我被劫持到一个屋里,在这里成立了迫害我们的洗脑班,看守所从她们所在单位找来了所谓“帮教”人员。这些不法之徒播放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强迫我们看,逼迫我们写体会。

我在饶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五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恶警郑岩向我的哥哥勒索八百元的伙食费。

二零零三年,中国传统的节日端午节的前一天,恶警郑岩告诉我和赵巧宁今晚和明早都不许吃饭,说是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检查身体。端午节早上四点钟,他们把我和赵巧宁劫持到西格木劳教所。下午,我俩被绑架到办公楼二楼,一个姓宋的女狱医给我测血压,我被迫害得血压太高,劳教所拒收。饶河县的恶警周本成、王维强私下买通了狱医,非法接收我俩。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这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我遭受了残忍的迫害。恶警刘亚东和李永波强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翻包,她们竟连裤衩都给扒下来,当时我还有月经,几包卫生纸也给抖撒开,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可言。刘亚东凶狠地打我嘴巴子。

我被迫害得血压极高,都高到血压计外,无法测量了。恶警刘亚东不管我的死活,在一个小屋给我和法轮功赵巧宁用大背铐酷刑。刘亚东把手铐铐到最小的齿轮,都嵌到肉里了,当时我的肩臂和手就麻木了。刘亚东逼迫赵巧宁把腿伸直,用脚踢、踩赵巧宁,把她的腿都踩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

刘亚东和李永波把我和赵巧宁劫持到小号,监禁了半个月,我们被逼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自焚”伪案。在极度的恐惧下,我违心地说不炼法轮功了。哪想到,更大的麻烦等着呢,我被逼迫写“悔过书”之类的,我说不会写。刘亚东和李永波把别人写好的“悔过书”,逼迫我签字,不签就打骂。万般无奈之下,我违背自己的良心签了,我内心痛苦极了,我无法原谅自己。在法轮大法中,我受益无穷,在邪恶的压力下,我背叛了法轮大法,我伤心欲绝,都不想活了,痛哭了好几天。

在劳教所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我正在车间里强迫做奴工编车座垫子,恶警何强、刘亚东、张小丹,他们劈头盖脸地毒打法轮功学员马晓华、蔡荣、戴丽霞、郑咏春等共七八人,她们受到酷刑折磨二十五至二十八天。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非人的折磨。恶警何强、周佳惠、祝铁红打骂法轮功学员刘耀坤的脸和脑袋,把她打得青紫脸肿。恶警穆振娟踢刘耀坤的阴部,用针扎她,给她灌食、打点滴。北方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尤其是“三九”天里,恶警唆使刑事犯用爬犁在雪地上拖刘耀坤,刘耀坤袒露着肚皮,这灭绝人性的举动,让看到的人都止不住地流泪。刘耀坤绝食五六十天,恶警刘文彬骂她无赖。

恶警李秀锦、高杰骂法轮功学员。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打伤、打残、不能自立行走,用刑事犯强拉拖着走,恶警穆振娟用下流无耻的恶毒语言辱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陈秀玲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铐住,打她,并劫持到医院。陈秀玲想要脱离魔窟时,恶警李永波追她,胳膊摔伤了,李永波把陈秀玲的钱卡里仅有的二百元钱,扣下当作医药费。

狱警于文彬强迫我们写一篇文章,我没写,还有六、七个法轮功学员也没写。某天下午,恶警高小华和于文彬在办公室挨个打骂我们,把法轮功学员孙丽敏、蒋秀云和我铐在铁床上。

一天下午两点左右,恶警穆振娟无理迫害在车间做奴工的法轮功学员,挨个点名,出来站排,并且一个个的问,是不是劳教学员,如果不说就往出拽,共有十六个法轮功学员被拽出来,有李贵琴,陈秀玲、许向华、王鹤、陈平、李贵莲、张凤枝、韩贵莲、唐凤坤和我。我们被绑架到二楼,一帮男恶警用电棍电我们,并拳打脚踢,逼迫法轮功学员往墙上贴诽谤法轮大法创始人和诽谤法轮大法的贴纸,不贴就被打、电棍电。恶警李铁军把李贵琴门牙踢掉了,流了一堆血。李铁军用脚踢我后背、后脑勺,踢得我头晕眼花,迷糊恶心,又把我铐在铁床上。他们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铐在空床上,各种姿势都有,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躺在地上的。如果有人一动床,所有的人也跟着动。穆振娟用电棍电许向华的嘴。恶警穆振娟等不让我们睡觉,坐小板凳,两只脚并拢,不许自由活动,从早八点至晚十点多,我们就这样被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胁迫超强度奴役劳动,吃的是黑面的馒头,喝的菜汤没有一滴油。每天早上五点钟必须起床,十多人一起洗脸刷牙,不允许并排走,不允许说话, 如果看见谁说话,恶警象鬼叫一样连吵带骂。洗脸上厕所也必须得快,慢一点就得挨骂,催得人神经紧张,甚至有人大便失禁。排队上厕所,有时憋不住了也不让去,等轮到时,憋得都便不出来了。四个人为一组,称为“联网”,必须一起上厕所,即使晚上睡着觉了,其中一人上厕所,都必须起床,跟着去,搞得经常睡不好觉。如有不按照恶警们规定做的,就加期迫害。在被释放前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得签所谓的帮教协议书,不签就强制按手印、掐脖子。恶警周佳惠、洪伟强制我按手印,周佳惠还掐我脖子。

二零零四年,我获得自由回家后,当地恶警刘立新、张续光、及不知名的警察多次不断地到我家骚扰我,查户口、查身份证。还有假装租房子的来监视我的行踪。

冬天的一个晚上,八点多,我出去倒脏水,看见一辆车停在我家门口,车里人用电筒照着我。

十二月左右的一天上午,有四五个人闯进我的馒头店里,其中一个女人说有点药材根想放我家炕上烤一烤,我问有多少药材,她说有一麻袋,我说可以,最后她又说不用了。我礼貌地送她们出去,一看是司法局的车,我明白了他们就是来监视骚扰我的。

一个冬天晚上四五点钟,有两个男人闯进我经营的馒头店,问我邻居丢东西、打仗,知道吗?我说我不管不问别人家的事。他们的眼睛在屋里转来转去的。他们有的时候,还假装来买馒头的。

二零零五年一月,饶河县法轮功学员杨芝秀被公安局刘立心等几人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八百元和衣服等,并非法拘留二十多天。

三、遭饶河县恶警刘建军、刘立心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饶河县法轮功学员王亚君被绑架,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切刀、手机两个,上网卡价值二千多元,及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mp3、电子书。

六月十二日上午十点钟,我和女儿蒸了二百多个包子,两锅绿豆粥,正准备到市场去卖。突然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我家门口,刘立心、张续光、李小红、王涛、王江君、王维强(双鸭山的不法之徒)、刘建军,伙同街道人员、居委会、饶河政府等人,将我和我女儿魏红绑架。我当时穿着衬衣、衬裤和拖鞋,刘建军和刘立心拧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屋里拽到车子里,我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还想扒房顶,把前后仓库翻得乱七八糟,地板也被掀开了,屋内被翻得一片狼藉!

他们在我家抢走了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碳粉九瓶、不干胶八百二十张、优盘一个、订书器、小刀、电脑数据线、真相资料、炼功带、讲法带、新经文带、法轮大法音乐带、神韵光碟和新买的金铃牌收音机。

我到车里喊“法轮大法好”,“公安局抓好人了”,我被绑架到看守所,我女儿魏红被绑架到国保大队。第二天六月十三日上午,恶警李小红、刘建军、郑岩等把我从看守所劫持到东方旅店,开始酷刑折磨我:恶警刘建军、刘立心把我眼睛蒙上,手腕垫上毛巾,把手铐住,一只手在头上方,一只手在背后,用军用帆布带穿在暖气管上,手铐象滑轮一样一会上、一会下地折磨,脚尖刚能着地。刘立心、王维强、刘建军逼问我电脑和优盘从哪里来的。

中午恶警们出去吃饭,回来后继续折磨我,下午三点多钟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看到法轮功学员曹学志已经被绑架拘留十多天。我和女儿魏红在同一个监室,几天后,刘小红、王涛等人到拘留所,伪善地告诉我们娘俩说,签个字就回家。一天,刘立心和一个男警察告诉我们娘俩,我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和一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一日,我女儿已绝食十六天了,食水未进,她下地时晕倒在地上,恶警郑岩、刘立心、刘建军、刘顺林用被子把女儿抬到医院。

在看守所里,女恶警郑岩把我老父亲给我们送的方便面、肥皂、香肠等物品非法掠夺,我父亲给我们买日用品的二百元钱,也被郑岩勒索七十元。我和女儿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

四、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八月八日早上四点钟,恶警李小红、刘立心、王江君、王涛等把我们娘俩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坐在车里,我们被强迫戴着手铐和脚镣。由李小红的一个男同学引路,十二点钟到达佳木斯劳教所,狱医李雪娜给我检查身体,我的血压高,法轮功学员王亚君有妇科病、魏红食道炎,李雪娜告诉当地恶警送到大医院去检查。到医院后,李小红的男同学把李雪娜叫到厕所旁边,给了一笔钱。我前夫给我和女儿的五百元钱,全部让李小红以给我们娘俩看病的名义,抢走了。

因王亚君、我和女儿魏红不背邪党所谓的二十三条,被恶警刘亚东、周佳惠打嘴巴子,拳打脚踢,给我加期三天。刘亚东强迫我在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和诽谤法轮大法的纸上签字。

一天早上,我不想吃饭,恶警周佳惠打我脸。刘亚东让我写“作业”,因我眼睛看不清字,不能写什么,刘亚东就拿小板凳在我脑袋上砸,眼睛上打,打得我满脑袋是包,脸被打得青紫肿痛。刘亚东、孙卉唆使刑事犯把我铐在墙上钉的铁环上,铐的姿势是两只手伸直,两腿中间坐一个小凳子,不能睡觉。

恶警刘亚东拿电棍电击我的胸部、手心,恶警张燕、刘亚东、李永波用小板凳打我的头脸,踹我,当时我被打得晕头转向。

拒绝写“作业”的法轮功学员有王金花、吴东生、李香莲、朱国影和我。朱国影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吕桂杰因不背邪党所谓的“报告词”,被恶警孙卉、赵美洁、刘亚东反铐在床上一星期,加期三天。王英华被铐在老虎凳上强制灌食!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因魏春荣在操场炼功,被恶警周佳惠罚全体法轮功学员坐板凳,到晚上八点钟还不让洗漱。第二天,恶警刘亚东破口大骂魏春荣。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我获得自由。饶河县公安局的李小红、鲁军、民政局长,他们从劳教所监视我到家。让我第二天,到“六一零”去,第二天早上,李小红和民政局长来敲门,我没开门。他们三天两头地来骚扰我正常的生活,逼问我前夫我们娘俩去哪里了,还派人在门外监视,大声喊我女儿的名字,最后我和女儿被迫流离失所,至今还在外靠打工,艰难为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7/245947.html

Advertisements

揭穿中共利用导游散布的谎言

文/重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我讲真相,有时会遇到从台湾或香港旅游回来的人,过程中了解到中共邪党怎么指使和利用导游用谎言欺骗、恐吓游客,阻止他们“三退”,并向游客造谣诬蔑大法师父和当义工的大法弟子的情况。为此必须揭露邪党的恶行,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共邪党的卑鄙无耻。

那天天气很热,我在一个居民小区内,遇到一位四十多岁的王女士,她穿着短裙,手臂和小腿被小蚊子咬得直抓。我用扇子给她扇,并用长辈关心年轻人的口气对她说:“大热天,出门要带上扇子,既可扇凉又可驱蚊子,看,你的手干脚干都咬红了。”她看我和蔼可亲的样子,就和我攀谈起来。我说:“你身体好吧?”她说:“啥子好哟,我有好多种病,没有哪天舒服过。”紧接她的话,我说:“我过去也有好多种病,风湿、严重贫血、早期肝硬化、咽喉炎、腹胀、一身无力,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除了常到医院打针吃药外,听别人说什么单方偏方都要去试一试,钱用了不少,病不见好。可是我现在无病一身轻,我明年就满七十岁了,你看我气色如何?”她笑了,忙追问:“你是怎么好的?快告诉我。”“我看你是个善良人,就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炼法轮功好的。”

她马上说:“我才从台湾旅游回来,那里法轮功可多了,风景点都有法轮功的人在那里宣传,横幅上写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可导游不让我们去接触他们,说什么三退是反党,不要去参与,不去听、不去看就没事,你若参与了就走不脱。”我很惊奇的问:“怎么走不脱?”她接着说:“导游向我们说,你去参与了,法轮功的人就拉住你,强迫你进行三退,不然就不让走,还要打你呢。”我心想,邪党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找机会造谣、污蔑法轮功,欺骗世人,阻碍众生得救,必须向她讲个明白、救了她。

我说:“哎呀!你被骗了,绝对不会有的事。自愿三退才起作用,想帮自己的亲人三退,他自己不点头、不答应都帮不了的,不能欺骗神。你看见法轮功谁打人啦?”她说:“没有。”“你想啊,法轮功学员是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还打别人呢,如果真有其事,那一定是邪党派人冒充的,想破坏法轮功的声誉,邪党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天安门自焚事件都是造假嫁祸法轮功的。我还听从香港旅游回来的人说导游向他们讲,那些人(指法轮功学员)的师父给他们发工资,每天五百元。吓唬他们说如拿了法轮功的传单,回去要被拘留等,你千万别信。告诉你吧,那些法轮功学员是义务做好事、劝善救人的,没要过任何人一分钱,你看我今天也劝你三退,谁给我钱啦,你是党、团、队员吗?”“都是。”“那好,你今天遇到我是你的福气,我就把福送给你,让你身体好,还平平安安过灾年(大家都知道近两年是大灾之年)。”

我一股脑儿给她讲了很多真相,中共几十年来所干的坏事;贵州藏字石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天意灭共,必须三退才能保平安的道理。三退不是反党,天定了中共的死罪,你不反它你不退出,它也必倒,三退是选择未来。还告诉她法轮大法是天法,是最高的佛法,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她听得津津有味,我讲完了,她也答应三退了,并说:“谢谢你。”我说:“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叫我救人的。你得救了,回去把我讲的告诉你的家人及亲朋好友,让他们也得救,你也做了好事了,会得福报的。”昨天,我在街上又无意中遇到她,她主动热情的向我打招呼,我真为她高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7/245948.html

无锡商户反逼迁游行请愿 政府重兵打死拍照少年

无锡市约千名商城商户因不满管理公司乱收费,周五游行到市府,期间与千名武警发生冲突,一名少年因拍摄现场情况被打死,另一人生命垂危,当地媒体一律噤声。(毕子默报道)

位于江苏省无锡市东郊的无锡招商城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大批驻场商户因不满管理公司乱收费等问题,在多次寻求解决不果后,周五发起请愿,随后商户再出发往市政府寻求帮助。但中途遭大批公安武警阻挠,警方以暴力手段对付示威者,部分示威人士被带走,有示威者以手机拍摄现场情况,结果被公安没收。

一名姓李的商户说,期间一名17岁的少年因在现场拍照,被6名公安暴打致死,另有一名示威者被打送院后,院方发出病危通知。李先生说,血腥事件发生后,商城商户在下午一致闭门不营业以示抗议,但问题仍得不到解决。他指,政府原表示会在下午三点与商户进行协商,最后政府违背承诺并没有现身。

李先生:“商场里面要求不合理的待遇改正,不改正就开始集会,没人管,后来就上市政府去反映。商户是一批批的,有几十个几十个走到市政府那边去的,在路上就给防暴警察给打了,接近一千多警察。一个17岁的男生就是在拍照片的时候给防暴警察打死了,好多人都看到的。”

记者问:没有人上去救人?

李先生:“六个人打一个人怎么救?下午的时候医院传来说另外一个人病危通知书下来了。现在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可能有两个人死掉了。到了下午两点多钟三点钟大规模的,商城全部关掉没做生意。下午市政府说三点钟来我们市场来,后来也没来。”

招商城内另一名商户陆小姐向记者解释商户请愿诉求,说新管理公司进场后向商户开刀,令他们经营成本大增,同时经济环境不好,原本已经生意难做,最近管理公司更向公交公司收取费用,导致公交公司决定将原本13条公交线中9条撤销,令商城人流大减,商户生意难以维持。

陆小姐:“后来要收公交的钱,然后人家就迁了,13条线迁了9条。以前停车什么的都不要费用的,现在我们业主那个停车费啊,反正什么都是钱。我在招商城肯定是没赚到钱,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它(招商城)政府投资的话我们才进去的,这么多年之后现在才做得好起来呀,刚刚好起来就碰到金融危机,然后现在又碰到这种事。”

商户陈先生就说,他们靠经营小生意维生,出现问题后已经多次向管理公司反映,但没有达成协议。暂时不知道周五集体停业后,商户在这个周末还会不会重新开门营业。

陈先生:“我们做的都是那些零零碎碎的生意。我们这边有一些人都跟他们反映过了,反映过了可能没有达成协议,今天下午都动员全部关门了。”

无锡招商城的管理公司“人和商业控股”于今年初先后两次收购了这个商城的全部股权,此后双方开始出现摩擦,8月以来商户持续发起活动要求管理公司改善,当地报章月初曾刊登双方人员发生冲突导致6人受伤的报道,但商户问题始终没有引起重视。

至于对周五这场流血冲突,媒体方面就一概噤声。无锡市民王先生对记者说,自己从网上看到针对这起事件的零星消息,但当地传媒完全没有提及,市民之间也没有讨论这件事。他又表示,招商城所在的地区,长期治安复杂,过去经常发生城管打人事件,但当局一直没有理会。

记者:“当地的媒体上面有没有任何的报道呢?”
王先生:“没有。”
记者:“报纸、电视都没有?”
王先生:“肯定没有,肯定没有。”
记者:“市民有没有流传这个消息?”
王先生:“也没有。那个地方老是打砸抢,他们那个城管上次就又把那个商贩给打了一顿。管理上都非常非常的烂。”

记者致电人和控股位于哈尔滨的总部,查询他们对事件的处理情况,对方表示自己是值班人员,不清楚情况。人和工作人员:“这个我不知道,我是晚上值班的。”

另外,有称现场的网民在微博上表示,警方在这次血腥冲突中,威胁示威者若不疏散将会强行抓捕,有一批示威商户过程中被带走。而由于无锡市政府的电话无法打通,记者至今无法证实及了解这批被捕人士的情况。而不少现场人士发布有关这次示威的视频,目前已遭到网站删除。
RFA

无锡商户反逼迁游行请愿 政府重兵暴力拦截抓捕多人(视频)

无锡市塘南招商城商户不满变相逼迁, 星期五数千人示威请愿,部分人游行前往市政府途中被大批警察拦截暴力对待,多人头破血流, 传言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因拍照被殴打后不治。


图片: 无锡招商城的商户游行请愿但遭警殴打。 (网络图片/记者丁小合成)

视频转载:市民拍摄商户游行前往市政府请愿,但被警察阻拦(优酷网/记者丁小)

无锡市南长区塘南招商城周五一早开始就有商户聚集,并举着横幅、红旗等分批游行往市政府情愿。据悉能够成功抵达市政府的只有第一批两百人左右遭驱散,其后当局派驻大量特警、武警等数百人,分别在途中拦截,过程暴力,最少一男一女两名请愿者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照片被发上网。据称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因拍照被警方围欧送院后不治。

商户王先生告诉本台:“到市政府找说法,没到门口就被拦下了,有武警、特警、防暴,发生了冲突,据说把人打死了,我们老乡证实了一个男孩被打死了,还有个28岁的女士在医院抢救。”

有示威者拍照手机被砸,也有人被抓上警车带走,目击这一情况的商户邵先生告诉记者:“还不到市政府,一大堆武警、协警、保安就在设路卡不让我们进去,最可恨的是我们站在那里想拍个照也不准,一看到拿出手机就把你抢过来摔烂,还直接说不准拍,谁拍打谁。我们去的好几个都被打。而且在现场喊话的就把你直接拉上车,被带走多少具体数字还不清楚,但我眼看到是有这种情况。我们商户没有去齐,但最起码也有三四千,前面一批已经先去了市政府,也不让进,里面人也不出来协商,还用辣椒水驱散。(听说有一个少年是?)打死了,听周边的人说,他站在高处拍照,然后就被说不许拍把他拉下来,一人一拳一脚的,躺在地上后来送院抢救,没过多久就说没了。”

本台记者周五傍晚致电无锡市110公安调度中心询问,警员称不知情:“(听说招商城示威事件有人被打伤甚至一人死亡,想向你们警方求证。)我不清楚我刚接班我不清楚。”

为求证死伤说法,记者也曾致电无锡市120急救中心,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而人民医院急诊人员称听说了往市政府示威者被打情况,但不清楚伤者是否在该院:“我们已经交班了,我听说过有这个事情,但伤者有没有到这里来就不太清楚了。”

游行前往市政府请愿被堵、人员被打被抓的情况发生后,下午一众商户一度冲进招商城办公室讨说法。其后当局派数十名警察和城管围住招商城办公室不准接近。其后有商户聚集招商城附近的一城管单位门口请愿。

王先生说:“据说是两百多人去市政府的被抓了,现在失去联系,我们要求放人他们不肯。现在不仅是警察还有城管把招商城办公室包围起来了不准我们接近了,下午去的时候又有一位女士被打了,现在好多人都围在城管门口,我刚走了,还有好多人在那儿。”

本台周五下午致电招商城办公室,负责对外的企划部人员称暂时未能发布信息:“这个我们对外消息还没统一,所以我暂时不方便透露。”

当天这数千人上街的群体性事件并不见媒体前往采访,而相关事件的信息、照片、视频被发上网后短短几小时内迅速被删除。

据悉原政府和私人合作兴建的项目塘南招商城去年被卖给了人和集团公司后,一万多名商户的租用合约被缩短以月计算,更有八月底到期的租约不让续约;有传言指年底前要将现有商户全部赶走,改建商品房;而近期途经该商城的公交车站也全面取消,令生意冷清,被商户视为另一逼迁损招。在22日他们就曾在商城周围敲锣打鼓拉横幅情愿,可一直没有得到人和集团出面协商,也不获政府部门关注,因此才发起了8月26日全面停业集体游行请愿的事件,尽管遭镇压收尾,但商户们表示翌日仍会有所行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过去你能想像吗?卡扎菲帽子戴在平民头上(图)

李晓

由于抗暴军善待俘虏,被软禁在家里的卡扎菲长子穆罕默德逃脱了,现在和父亲卡扎菲在一起,继续与人民对抗。而准备当接班人的次子赛义夫也被捕了,过渡委员会要求善待他,不准许抗暴军战士由于愤怒私自给赛义夫一颗黑枣结果了他,而是应该按照法律程序将对他公开审判。于是赛义夫也跑掉了,并在黑麻麻的夜晚出来说自己并没有被捕,说抗暴军造谣。

如此一来,穆罕默德和赛义夫堵死了自己所有的生路,只开了一条通往地狱的死亡之路。

外国记者活着出来了


8月24日,被困在利比亚首都瑞克索斯酒店的记者被解救出来。图为他们抵达科林斯尔酒店时的愉快合影。

局势到底怎样? 当作人质的30多位外国记者们从瑞克索斯饭店被解救出来,非常说明问题。

这个饭店距离卡扎菲最后根据地阿齐齐亚军营只有一里远。若要轰炸阿齐齐亚军营,就会危及到外国记者的安全,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卡扎菲下令不许外国记者离开该饭店。

这些外国记者住在一楼,整天身穿防弹背心、头戴钢盔。饭店老板只派一位工作人员驻守,没人为入住的记者们服务,也没人供给食物和水,大部分时候还被效忠卡扎菲的军队剥夺水电供应。没有人知道自己能否活到下一分钟。

就在抗暴军占领的黎波里大半后,原先在瑞克索斯饭店外站岗的效忠派部队,绝大部分都不再效忠卡扎菲了,都已经弃守跑掉。只有少数铁杆仍在饭店外,穿着平民服装,手持AK-47突击步枪,看守着这些记者。8月24日,30多名各国记者被解救出来,不仅标志着卡扎菲绑架肉票的计划破产了,而且表明卡扎菲已经自身难保。

一顶战利品帽故事的全部意义


反抗军夺卡扎菲帽献父!

抗暴军人温狄(al-Windy)表示,他由卡扎菲位于首都的黎波里宅院的卧室中看到一顶卡扎菲的帽子,这是一顶红灰色绣着金线的华丽帽子。他表示,「我将把这个作为礼物献给我的父亲,因为他吃了卡扎菲和他的同夥不少苦头。」

温狄激动的对新闻网(Sky News)说了这个战利品得来的过程:「我直接进入他的房间,卡扎菲的房间,真的。我的感觉就像是『我的天啊!我在卡扎菲的房间。我的老天!』然后……我发现了这顶帽子,我的老天!」他从头上脱下这顶战利品帽给记者看。

站在独裁了42年之久的「疯狗」「狂人」(里根语)卡扎菲的睡房里,而且可以随心所欲,这是过去没有人敢想和能够做到的,即使是好朋友南非总统祖马也没被卡扎菲邀请去他的睡房。

温狄并不是为了自己能够走进卡扎菲的睡房而激动,更不是为得到这顶帽子而激动,他说:「利比亚人等了42年,我真的为此刻感到骄傲。」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这就是这顶战利品帽故事的全部意义。△

(人民报首发)

卡扎菲为何垮台 中共变脸更显恐惧

李天笑

一夜之间,胶着半年的利比亚战局豁然明朗,反抗军攻下了卡扎菲的最后据点艾吉吉亚军营,控制了首都的黎波里80%以上的地区。尽管局部战斗仍在进行,但卡扎菲3个儿子已被逮捕,政权众叛亲离,已经崩溃。人民毫无悬念地压下了胜利的天平。

可笑的是,当初频频挥舞拳头誓言要顽抗到底的卡扎菲目前已踪影全无。卡扎菲是钻地洞还是走地道,最后是怎么个死法,是被打死,或被押上法庭绞死,只是个独裁者下场的象征,对利比亚重建已无关紧要,一个没有卡扎菲的时代已经到来。西方国家和有20多国组成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已经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合法政府,利比亚驻外机构纷纷更换国旗,利比亚官员新一轮的倒戈似大水决堤。

更可笑的是,大势已去之下,一直称卡扎菲为“老朋友”,一贯力挺卡扎菲的中共政权居然有脸说出“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利比亚人民在今年2月起义时就已经作出了选择,要卡扎菲下台,3月联合国授权北约对利展开军事行动表明了国际的选择,要对卡扎菲制裁,可那时中共却旗帜鲜明地选择了站在卡扎菲一边,与利比亚人民和国际力量为敌。中共的变脸只能说明其无可奈何,卑鄙无耻和内心恐惧。今天,中国人民的选择就是解体中共,中共怎么就不尊重了呢?

当时中共少将评论员张召忠在央视节目上东拉西扯,说卡扎菲有民意基础,支持率高于西方领导人,国际对利比亚的动武是不得民心的,因此不会倒台。张甚至说,卡扎菲就算被赶下来,也会成为利比亚的丰碑。看来,卡扎菲的基础不在利比亚人民,而在中共的站台和支持。不错,中共主导操控的选举所产生 的支持率可能远远高于民主国家领导人的支持率,但那不是人民的选择,而是党的意志和专制的结果。中共之所以这么害怕卡扎菲垮台就是因为它与卡扎菲是一丘之貉;中共之所以这么着急把卡扎菲树为丰碑是因为它从卡扎菲身上预感到自己被人民清算的可耻下场。

卡扎菲垮台的原因何在,对中国又有什么启示呢?

首先,卡扎菲独裁统治激起的民愤,利比亚人民对自由坚定不移的信念和不屈不饶的武装反抗,是导致卡扎菲垮台的主要原因。

本来,卡扎菲可以利用利比丰盛的石油收益(人均收入列非洲榜首约1万2千美元)富国安民。但卡扎菲却别出心裁,心思用在独裁统治上,并没有为人民提供足够多和足够好的医院和学校。卡扎菲以人民的名义剥夺了人民的权利,实行个人和家属独裁,失去民心。

当在茉莉花革命感召下,人民起来抗议示威时,卡扎菲采取残酷的武力镇压,迫使人民武装起义,官员倒戈,从此开始6个月艰苦的拉锯战。其中虽有迂回转折和人员牺牲,但反抗军不畏强暴,坚持斗争,终于摧毁了卡扎菲政权。北约帮助了利比亚反抗军。但是这个胜利,归根到底是利比亚人民自己觉醒,自己争取来的。

今天中共的独裁,腐败和对民众的镇压远比卡扎菲更甚,连卡扎菲都需要援引64屠杀作为其镇压根据。但反过来,中国人对中共的积怨也更甚,因此在人心向背这点上是相似的。不同的是,中共的统治手法更残暴,更狡猾,更强大,但这反而促使中国人的反抗也更烈,这已经表现在每年几十万起的群体事件和一些大规模对中共以暴易暴的事件上。

更与利比亚不同的是,在《九评》的帮助和推动下,亿万中国人在经历一个深刻觉醒的过程,对中共邪恶的认识空前明确,“三退”发展成一个1 亿人的汹涌澎湃的大潮,退党人员中包括许多中共和军内高官。这必将对中国剧变和中共解体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在关键时刻,中共官员和军队的大批倒戈,民众的普遍抗共,将成为中共崩溃时的独特景观,而且这已成为一件非常现实的事情。

其次,国际社会的援助对利比亚民众推倒卡扎菲起到重要作用。联合国决议,国际刑事法庭对卡扎菲等的起诉和通缉,北约对卡扎菲军事目标高强度的轰炸打击,英国在最后攻打的黎波里时提供的军事情报谘询和精确打击等,都功不可没。

联合国决议奠定了国际支持的道义和国际法基础。国际刑事法庭的通缉令授予联合国的所有成员国逮捕卡扎菲的权利,打击了邪恶的气焰,这也是卡扎菲至今找不到一个庇护地的原因之一。英法意等国联军向反抗军提供了高科技装备。从3月底至今,北约对卡扎菲的军事目标施行了7千5百多次精确轰炸。仅英军就摧毁了利比亚890个目标,其中包括180辆坦克和装甲车,395座建筑。英国除了在20日夜间进攻的黎波里时实施空中打击外,还提供了一些关键的装备,如先进的通讯设备,约1千套防弹盔甲、夜视眼镜。夜视眼镜帮助反抗军在夜间看清卡扎菲派出的狙击手,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报导说,英国还派出了军事顾问和特种部队。西方国家持续不断的各种形式的支援削弱了卡扎菲军队,瓦解了卡扎菲支持者的士气,鼓舞了利比亚人民的信心。

西方国家对卡扎菲的出击不是无缘无故的。卡扎菲曾以输出革命名义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和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如卡扎菲资助意大利红色旅、爱尔兰共和军等恐怖组织。86年利比亚特工在西柏林夜总会制造炸弹袭击惨案,炸死3人,炸伤200多人。88年卡扎菲亲自下令制造苏格兰洛克比空难,泛美103航班269人全部遇难,地面11人丧生。89年利比亚特工炸毁法国UTA772航班,机上170人全部遇难。以后联合国经济制裁迫使卡扎菲从90年代中开始缓和与西方的关系,但卡扎菲并没有改变独裁专制的本质。

国际社会成功帮助利比亚人民推翻独裁者卡扎菲的事实说明,国际社会维护正义和维持国际秩序顺应了世界自由民主潮流,确实是卓有成效的,也是理所当然和义不容辞的。

中共在整个卡扎菲垮台过程中螳臂挡车,既不自量力,又颜面尽失,出了大丑。国际社会应该从此事中看到自己的力量,不要为中共表面的庞大所迷惑,在援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过程中,该出手时就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