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弟子讲真相的故事

文/河北大法弟子 苏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我和五十多岁的老同修弘姐大概有一年多没见面了,我们各自在忙自己的讲真相项目,不知不觉间过了一年。前几天,因为邪恶封网的事,我专程去了一趟弘姐家,在交流中,听弘姐讲了她和另两位老年同修结伴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的故事,很受触动,我觉的有必要写出她们的故事,和同修分享。

弘姐首先说:“我做的还不行,云姐做的才算好呢,云姐六十多岁了,每天用自行车带着咿呀学语的小孙子出去讲真相,她朴实的外表,善良的心地,慈悲的话语不知感动了多少世人,人们争着抢着要我们包里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确实也救度了不少世人。有的好心人明白真相后,还留我们在家吃饭,给我们水喝,还有给水果的,土特产的,都被我们谢绝了,我们说,老乡啊,只要你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好,退出了某党组织,拥有了美好未来,那都胜过任何好东西啊!”

“云姐全家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之初的那几年,被当地派出所和邪党、“六一零”等恶警迫害的举家流离失所多年,在外面吃的苦可老大了,但云姐坚定的正念一点也没有动摇过。云姐在讲真相救人方面令很多同修敬佩,正是被她的慈悲境界所感动,后些年我也加入了这一讲真相小组,后来,还有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同修也加入進来,这位同修虽然刚刚从邪恶的黑窝出来,但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汇入到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其中云姐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我们都是被她带动起来的。也许是师父苦心安排她来帮助我们提高的。”

听到这里,我插了一句:“你们在讲真相中,有没有遇到过突发的意外事件?”

弘姐轻轻一笑:“有啊,但每次都被师父保护着,最终还是平安回来。记的有一次,我们去外县发资料,那次发的面很广,真相资料辐射面很大,能救那么多人,我们当然很高兴啊,也不枉远来一趟,结果,不自觉间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表现在这层空间,就是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电话恶告,警车象疯了般在后面追我们,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要说和警车赛跑,搞到常人那肯定不行,可无论警车多快,也没有我们快,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还要快,两边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是啊,我们走的是另外空间,师父在关键时刻赋予我们每个人神通,常人的汽车哪能比的过呢。”

“我们正跑着,惊喜的是,前面出现一片桃树林,于是,我们三人钻進了树林里,把剩下的真相资料藏好,就在一起立掌发正念:让警车遇到障碍开不过来。等我们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出来看时,果然警车对面遇到一辆超大货车挡住了去路,怎么也开不过来了,我们三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谢谢师父保护!’这次化险为夷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我们啊!”

我的眼里噙着泪花,感动在师父浩荡无边的慈悲里,我说:“弘姐,你们这样在浊世中魔炼、救人、修行,是不是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智慧?”

弘姐望了一眼窗外那辽阔而宁静,清爽而致远的秋空,静静的说:“要说智慧,那都是师父给的,有的时候,头脑转的很快,智慧喷薄而出,连自己都惊诧,其实也没什么惊诧的,都是师父在一旁加持。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在大集上用真相币买菜,因为全用的一元真相币,卖菜的老头一看是法轮功,就拒绝不要,不但不要,还威胁我说要报警,我也不知从哪冒出一段话,就一股脑的倒给了老头:‘这些钱是我从大集东头那里特意换的,人家说用这样的钱有福、保平安,谁不想得好啊,所以我就换了好多,那里有好多人在抢着换呢,都抢不到手……’这时同修云姐她们也帮忙说:‘这位妇女说的是真的,我们也是赶集路过那里,看到人抢着换这样的钱,也换了不少,我们也想图个吉利,保保平安,这样多的天灾人祸,谁不想避难躲灾啊。’另一个同修补充说:‘老大爷啊,您今天算遇到贵人了,有福份的人才会收到这样的钱,听说法轮功是真正的好功,不要听信电视上那套谎话。收下吧,这钱会让您的生意更好,您的身体更健康!’。我们三个的一席话,让卖菜老人一下子化开了脸上的阴云,他笑着谢着,捡几个西红柿让我们吃,我们也笑了,心里不住的感谢师父平息这场误解和怨缘。”

这时,弘姐家窗外柿子树上忽然落了一只羽毛很美叫声很甜的大鸟,我想,这些生灵也在听大法弟子的故事,我就催着同修继续讲那些感人的故事。

坐在床沿上的弘姐盘上腿,继续娓娓道来:“我给你讲一个青年同修讲真相的故事吧,青年同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大学生,新得法的,才两年,但后来者居上,很精進,不但自己开了一朵小花(即个人资料点),还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近千人,她人长的很漂亮,象个小天使,人见人喜欢的那种,我们都叫她‘天紫’(因为和‘天使’音差不多)。一个星期天,天紫从某个大城市回农村的故乡,正好遇见我们,听说我们准备去偏僻的小村庄讲真相,也一口爽快的说要一同去,我们看她那么天真烂漫,那么救人心切,就带上她上路了。

“当我们在那个小村庄面对面快发完资料的时候,从一个门楼里出来一位中年男子,天紫就上前用普通话说:‘大叔,送给您一份真相资料,希望您在百忙中认真看看……’还没等天紫说完,这位男子就抢着说:‘是法轮功的吧,国家不让炼,你还在这宣传什么?’天紫说:‘法轮功是真正的正法,炼法轮功的人个个都讲真话、做好人、做善事、讲忍让,可别相信电视上说的……’天紫还没说完,男子就又抢着说:‘行了,行了,别说了,你这么年轻漂亮,不去找个工作,还干这个,她们几个老了,没事干,发发传单还能讲过去,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漂漂亮亮的,若是哪天被哪个坏人举报了或占了便宜,你后悔去吧。’天紫说:‘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还不让我说说吗?前年,我得了一种很重的病……’喜欢抢话头的男子又抢着说:‘有病到医院去看啊,小医院不行到大医院去看啊。’面对咄咄逼人的男子,天紫一点也不急:‘大叔,您说对了,家里带我去了北京等好多大医院,可是都没治好,后来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告诉我,只要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病,我照着做了,果然不几天就好了,从此,我再也不相信电视上的谎言了,其实,某党就是喜欢骗人……’

“那位男子一听提到某党就又开始发吼:‘行了,行了,你还敢讲,我就把你扭送派出所,反正你也是外地人,我们也没有乡亲情份。’男子话音刚落,只见从另一个门里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看到天紫,惊讶的叫着:‘你怎么来我们村了,好多年不见了,快来家里坐坐吧。’那位男子问:‘你们什么关系?’女孩说:‘初中同学啊,她是我们邻村某某村的。’男子说:‘真的吗?我还以为她是外地的,她给我宣传法轮功,正想把她那啥了,现在弄清她是本地人就算了。’女孩说;‘你可别这么说,她可是个顶好的人,宣传法轮功怎么啦,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嘛。’由于我们几个一直在发正念,不明真相的男子开始清醒,这次他主动的说:‘给我两份传单,我好好看看,我看看这法轮功有多么好,姑娘啊,刚才我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心里都明白是师父帮我们清场、圆场,就理智的、堂堂正正的讲起真相,最后把他俩都劝退了。”

我听了天紫的故事,很是感动,一个新学员都能做的这么好,我们这些老学员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我对弘姐说:“你光讲别人了,也讲讲你自己吧,好激励激励我们这些做的不太好的。”

弘姐顿了顿说:“有什么好讲的呢,就是每天出去救人,象吃饭穿衣一样平常,要说惊险嘛也不是没遇到过,前两天,我们去一个有一万人口的大村讲真相,那里有一群男子正在盖房,有打灰的、有和泥的、有运砖的、有砌墙的、有装沙石的,我每个人都给了他们一份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大伙都高兴的接受了,唯独一个男子没要,不但不要,还用他那满是泥灰的黑手死死攥住我的手腕,表情严肃的说:‘你今天走不了了,我是这个建筑队的头儿,你敢给我的手下们发这个东西,影响他们干活,我怎能饶你?’

“我在心里一边求师父,一边发正念,但外表依然很镇静的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不但救人于苦海,还能保平安,我给你的手下们上了一份免费保险,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而想加害我,你这样做人理不通,天理不容。其实,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只是受中共电视歪曲事实的宣传所迷惑,才做出这种蠢事,你不了解真实的法轮功,怎么能随便下结论呢,建议你还是好好看看这些真相资料,别挡好人的路。’我正说着,云姐她们发完别处也赶上来了,一见此状,赶紧求师父帮助,并给我解围:‘大兄弟,快松开手,我这位妹子来咱村走亲,家里有急事正找她呢,后面还有一群在找。’那位男子看我们人多势众,这才松开手,然后笑着说:‘哦,刚才我是给你闹着玩,我是个好闹的人,别介意,别介意,我相信你刚才的话,法轮功是好功,是好功。’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又帮我们化解了一道难关。”

听着弘姐讲的一个个惊险而感人的故事,心里涌起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和感恩。是啊,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和看管,拉扶和鼓励,我们只有做的更好,多学法,多救人,才能不负师父的慈悲和洪恩。

一个个真实感人的故事,因自己水平有限,还是无法表达全面,文中不足,还望同修指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0/247354.html

Advertisements

欧洲旅游景点的“三退”小故事

文/欧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今年欧洲的旅游旺季已经过去了,但大陆旅游团与往年相比,淡季不淡,大陆游客“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踊跃。过去大陆游客见法轮功学员炼功,一走一过,甚至躲着绕着走。现在一群群游客,主动走上前来,站在近处观看,拍照留念,问长问短。有人说:怎么看,怎么好,感觉特别舒服。有人高声说:“法轮大法好!在国内我只能在心里说,出来我能大声说。”明白真相的导游也在帮助这里的义工讲真相,劝“三退”;还有一位男士多年来一直在景点观察退党点和义工,现在“三退”了。游客对义工说得最多的话是:“求神佛保佑,请帮我们“三退”,我们只要平安!”

导游:多好的机会啊,可别错过!

这位导游在三年前生日那天,义工帮他做了“三退”。当时小伙子感激地说:今天回去,一定要为义工大姐吃碗长寿面。

这天他刚下车,义工走过去,听见导游小伙正在对他那车的游客说:这个景点有一位了不起的大姐,心地善良。她原来一身病……义工听出来导游正说她的事,笑着插话:你是不是在说我的故事?导游也笑了,对围着他的游客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大姐,七十多岁了,像吗?!”游客纷纷发出惊叹声:“哪像啊!我才五十岁出头,都没有您硬朗。”义工说:“你们导游说的都是实情。我过去一身病,常拄棍。修炼了法轮功以后,百病全无。对面的雪山不用乘缆车,二个小时就爬上去了。”几位游客挑大拇指:“真棒!”义工接着说:“这是法轮大法给予的,请记住法轮大法的美好吧。”有游客高呼:“法轮大法好!”

导游说:“这位大姐人特好,心特善,你们听听她说的,特在理。”有游客说:“在这么好、这么干净的地方生活,身体肯定好。”义工:“也不一定。我修炼法轮功之前,已经在这里生活好几年了。回国探亲一趟,不干别的,看病拿药。中西医、海内外、名医名家没少拜访,哪样病也没见好转。再好的山水美景,也打不起精神来。”游客说:“现在看您多结实、多精神啊!”又有人高呼:“法轮大法好!”

说到“三退”,一位中年妇女犹犹豫豫。一旁的导游说:“多好的机会啊,可别错过!快退吧,有好多人都退了。”

义工说,为什么劝大家退党?是为让大家远离邪恶,躲劫难。现在世界不太平,中国不太平,中国人已经有一亿多人做了“三退”。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希望大家能平安。游客都说:谢谢!有游客说:“您不知道,国内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一日三餐,顿顿提心吊胆。”义工说,不都是共产党搞成这样的吗?人不治天治,所以说“天要灭中共”。

义工接着说:“别紧张,顺天意就能躲劫难。天灭中共,老天爷要收共产党走,入过党、团、队的,赶紧退,别当它的殉葬品。‘三退’是得救的生路。我可以帮大家起个化名,用化名声明退。退了以后,去踏踏实实旅游,踏踏实实回家。”话音没落,“我退!”“我也退!”义工起一个名,退一个,一群人痛痛快快都退了。

导游站在一旁乐。义工说:“小伙子,你帮着救人,你积大德,有福报啊!看你满面红光的气色,比我当初见你的时候还年轻。”导游开心地笑着说:“那是,那是。”

观看退党点多年的人“三退”了

义工正在给一个游客讲真相,走过来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士,指着义工手里的小本子说:“你拿这个小本子干什么?”义工:“记名字用的。”那人说:“我最感兴趣的是你那个小本,上面是不是记你发了多少份,你好领钱去?”义工回答:“我们从来没收过谁一分钱。所有这些报纸资料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做的。钱是我们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这本子上面记的是‘三退’人的化名和具体退党、退团、退队的情况。这上面没有什么保密的,你可以看看。”

义工拿着小本子给他看。他一边看一边跟义工扯东扯西后又说:“你们的方法有问题,不要上来就让人家退党,先聊聊天。”义工说:“你提的建议我们注意,但是我们还真没这样草草劝退。时间再紧,也要讲真相,要自觉自愿地退,因为神佛只看人心。”

这人说:“我在这儿观察你们几年了。”义工说:“我也常看见你,这几年我一直在这讲真相。”他说:“你们怀疑我是国安的吧?”义工:“你的言谈举止有点儿怪,你是不是国安的?”他说:“我要是国安的,就不会给你提醒了。”义工回答:“不是就好。是国安的处境更危险,更需要被救。国安的和老百姓的生命价值是一样的,我们都珍惜。”那人听后有几分受感动。

他说:“中国老百姓讲现实,说到水,马上联想到国内的水被污染;说到吃,马上联想到国内的食品不安全;说到空气,马上联想到到国内空气不干净。吃的、喝的、呼吸的都不合格,影响健康生命,没法过踏实日子,这是老百姓面临的实际问题。”

义工说:“听你这么说,你是个明白人啊。你退了没有?”他说:“我退什么呀?就是小学升初中时入过队。”义工告诉他:“入过队也得退。你在队旗下举着拳头发誓,它们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那人说:“是啊。”

义工又说:“首先‘烈士’就打问号,再说,是死人,不清不白的死人血染成的红布给你围在脖子上,你吉利吗?虽然现在你不戴那块布了,可是那块布打下的记号在你身上有痕迹,不退你能平安吗?老天爷收共产党的时候,你能躲得过去吗?”

那人“唉”了一声,说:“你这一点分析的我还真能接受。”义工说:“你要能接受,我给你起个名字退队?”那人没有正面回答。义工接着说:“你得明确回答我。这对你的生命安全是非常严肃的事,绝非儿戏。你同意退,就能躲劫难,这不是为你好吗?你同意退,我就在这个小本子上记。”他笑了,说:“行,那谢谢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0/247362.html

送高智晟著作给中共大使 欧洲议员被赶

【大纪元2011年09月30日讯】斯洛伐克国会一议员,日前在中国驻斯洛伐克大使馆举办的招待会上,赠送中共大使一本关于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书,结果这名国会议员遭中共大使当众驱离了招待会现场。此事件引起当地主流媒体的关注,斯洛伐克内务部长表示,不仅是斯洛伐克议员,包括所有人民在内,都有权利自由地表达意见。

据斯洛伐克媒体报导,斯洛伐克共和国国会议员道斯塔尔(Ondrej Dostal)9月27日受邀前往参加中国驻斯洛伐克大使馆举办中共建政62周年十‧一招待会。原本道斯塔尔和中共大使顾子平相见甚欢,但在道斯塔尔赠送中共大使顾子平礼物的瞬间,一切都改变了。

原来道斯塔尔赠送了一本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所写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原本是中国著名的十大杰出律师之一,后来为法轮功团体辩护而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自2010年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这本书,让顾子平变了脸,强制斯洛伐克国会议员道斯塔离开现场。

斯洛伐克内务部长丹尼尔‧荔波斯茨(Daniel Lipsic):“我要说一件重要的事,斯洛伐克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即使我们的中国朋友、外交官对于我们这种自由表达的观点不认同,但每一个人,不只是国会议员,在斯洛伐克都有权利自由发表意见。”

这起事件29日由斯洛伐克大报SME曝光,并把长度约9分钟的现场视频放在网站上。

(责任编辑:李洋)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9/30/n3387657.htm

新华网照片:跑了臧天朔还是王振轻?(图)


上图为河北越狱逃犯王振轻在郸城县被警方抓获。下图为通缉令。(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报导】“这是一张神奇图片”。近两天,深州越狱逃犯王振轻被抓新闻照片,与一年半前著名歌手臧天朔受审照片,被眼尖网友对比发现极其相似,“连穿制服人员的表情和动作都一样”。从截图显示,刊登照片的网站为新华网。照片引发网络舆论质疑,“到底是臧天朔跑了,还是王振轻没抓到?”

“这是张神奇的照片,两张照片出现的时间隔了一年半,为何连穿制服人员的表情和动作都一样?”在凯迪社区昨天一则题为“特种兵王振轻被捕的图片,肯定又是哪个临时工干的”帖子,贴出的截图显示,刊登照片的网站为新华网。


(看中国配图)

两张照片刊在新华网的报导内容,一则是深州越狱逃犯王振轻近日被抓的新闻,标题为“王振轻越狱14天老家落网 40余民警追堵2小时”,报导配了一张警方押遣犯人照片。另一张,则是一年半前臧天朔出庭受审的照片,标题是“臧天朔至今仍未入狱 斗殴案终审判决已两月有余”。两张背景相同,只是犯人的样子稍有不同。

照片引发网络议论,截至目前,两张对比照片的帖子已经被转发上万次,上千条网友评论。

有网友认为,可能是媒体拿了以前的新闻图片PS(图片修改),也有网友质疑新闻真相。“到底是臧天朔跑了,还是王振轻没抓到?” “这是个TM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就这样弱智,也过了好几十年。。。。” “临时工干的。”


河北公安厅公布深州越狱犯王振轻被捕照片(看中国配图)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23402

艾妻致函人大要求删除“艾未未条款”(图)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

德国之声:艾未未妻子致函人大要求删除“艾未未条款”

9月28日,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致函中国人大法律工作委员会,要求删除《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公安机关采取拘留、逮捕、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可以不通知家属的排除性条款。

路透社消息,9月28日上午,中国知名艺术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致函中国人大法制委员会,要求删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第30条、36条、39条中关于公安机关对”嫌疑人”采取拘留、逮捕、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时可以不通知家属的条款。

与此同时,艾未未也从Google Plus和Google Buzz上发出该信的全文。德国之声也向艾未未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证实,路青于今天上午发出了致人大信函。

路青在信中回顾艾未未被秘密关押的81天时间里,在其家人多次向中国当局询问艾未未的下落时,当局未予通知关押理由、地点和身体状况等。为此艾未未的母亲和家人都受到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艾未未被释放后与家门外的记者见面

路青认为这些条款使中国公民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监视居住变成了秘密关押,这些条款公然违反《宪法》。当一个公民被公安机关带走时,给家属一个通知是对公民最基本人权的尊重。家属应当享有知情权。当社会失去了对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的保护,整个社会也受到伤害。如果上述条款得以通过,是中国法制的倒退,是人权的恶化。

路青说:“我希望本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能限制公安机关执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权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护,真正实现宪法中所体现的基本人权。”

艾未未于4月2日被中国当局抓捕,6月22日获释,期间被关押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秘密地点,遭受每天24小时全天候的监视。

8月24日,第十一届中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正式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列入立法议程。其中“中国警方将有权在无需告知当事人家属拘捕理由和拘禁地点的情况下扣留犯罪嫌疑人,最长可达半年之久”引发公众和法学学者的担忧,此条款也被公众称为“艾未未条款。”8月30日,中国人大网上就此草案公开向社会征集意见,时间为一个月。

当局试图通过此修订案将非法行为合法化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曾被秘密关押长达两个月之久的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他回顾当时自己的家人在他“失踪”后,向北京警方等各部门询问,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也不承认是警方带走了他。他担忧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警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不告诉你为什么抓人,在哪里?这是依法办事。”

江天勇认为中国当局目前试图将修正案通过,也是为使一段时间以来警方作出的不合法的行为合法化:“但这种合法化将会导致中国在立法上,以及在人权方面受到极大的损害,标志着中国法治和人权状况继续恶化。以前我们所谈到的恶化还只是行动上无法落实法律,现在已经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当局试图通过立法使之有实质性的倒退,这也反映了当政者的主导思想在发生改变,,在《刑事诉讼法》这么得重要的法律上,要将《宪法》条款架空,于《宪法》上提出的保障人权等是背道而驰的。”

路青的这封信是具有说服力的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执行总干事潘嘉伟认为,路青以被“秘密关押人”家属的身份,对《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条款提出质疑和删除诉求,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这封信也点中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第30、36、39条如果通过,将会带来的社会危害和影响。

“这几条其实点出了警方可以放大他们的权力,就是随时可以把一个人带走,象‘艾未未’等被强迫失踪的情况有可能更多的发生在其他维权人士身上,路青以艾未未家属的身份有力的说明为什么大家要关注这个修订案,比如家属的知情权。”

潘嘉伟也表示,目前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正密切关注此修订案在向社会公开后,法学学者和公众的反映,及在未来的走向。他对一些法学学者为国家权力机关背书感到忧虑,但法学学者贺卫方及一些维权律师对此修订案提出清晰而坚定的反对意见,也让公众看到一线希望。他强调,此修订案不仅是关系到人权或异议人士的安危,在维权时代,更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之音:艾未未妻子批刑诉法中特殊排除条款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

中国维权人士、国际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致函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反对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监视居住等条款中的特殊排除条款。维权律师说,制定这种条款的初衷就是想给政府实施的绑架加上合法的标签。

*特殊排除条款剥夺公民人身权利*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在2011年9月28号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信中说:“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公开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订草案的意见,其中,《修正案》第30条规定了公安机关可给嫌疑人指定监视居住地点,不通知家属的特殊排除条款;《修正案》第36条、第39条规定了公安机关采取拘留、逮捕措施可以不通知家属的特殊排除条款;使中国公民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使监视居住变成了秘密关押,公然违反宪法。”

路青要求全国人大审议时,对上述特殊排除条款不予通过,明确公安机关对任何公民采取拘留、逮捕或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时,都应当在法定时间内不加区别地通知到家属。


艾未未母亲高瑛

*艾母:就算遭绑票也能得音讯*

艾未未母亲高瑛指责当局今年上半年将自己儿子强迫失踪的做法说,“怎么能把人抓起来,不告诉家里人呢?这个人到底哪儿去了?”

她对美国之音说:“在这么一个泱泱大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居然一个人就这么忽然没有了。你抓你告诉我,我们心里有数了,他是在你们公安系统。就算绑架他也得告诉你,拿多少钱来赎你的孩子。你抓走了家里人也不知道,关在哪儿也不知道。这81天我是晚上睡不好觉,白天吃不下饭。”

路青在信中说,艾未未今年4月3日在出北京首都机场海关时被带走,失踪长达81天。家属持续担心和忧虑,没有收到官方的任何手续,身心遭到了极大的伤害。

*唐荆陵:政府绑架望获合法标签*

中国维权律师,被当局强迫失踪长达5个多月的唐荆陵表示,这些特殊排除条款已经剥夺了基本人权。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也一直在积极推动,希望当局不要通过这项恶法。

唐荆陵说:“我刚出来不久就看到这个征求意见稿,看到了这个条款,当时在网上我就对此提出了批评,呼吁网友们都站出来反对。这项法律的立法初衷就是想给政府实施的绑架打上一个合法的印记、合法的标签而已。”

唐荆陵说,中共当局还没有签署国际禁止强制失踪的公约,因此想通过立法让强制失踪合法化。他说,当局从今年年初开始的这次大规模的针对民间的扫荡,关押了这么多人,基本上采取的都是这种形式。

他说,刑诉法修改前,没有专门指出可以不通知家属的情形。如果此次修订的条款通过,今后被迫失踪就是合法的了。

*条款通过即法制倒退人权恶化*

维权律师唐荆陵说,特别排除条款确实是一条侵犯人权的恶法。“我们在网上也呼吁中共内部,包括人大成员,那些处在权力位置的精英们,不要让这样的恶法通过。他们应该从良心上觉悟,抵制这样的恶法”。

他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也可以在这项法律即使通过的情况下,采取不合作的方式,不签名,阻止这样的法规得以施行。

唐荆陵表示,要阻止这个恶法通过,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努力。

路青在给人大的信中说:如果上述条款得以通过,是中国法制的倒退,是人权的恶化,阻碍了我们文明进程。

中国人大常委会上个月针对刑诉法一些条款引发法律界一些人的强烈反弹后,决定用一个月时间征求公众意见。公众咨询期星期五结束。

全国人大网显示,截止星期三下午6点,人大收到的有关这个议题的公众意见有6万5千多条。

中共造成的家庭悲剧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滕文质女士的家庭可以说是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滕文质的一双儿女在南方,工作非常的能干,在家庭中非常孝顺父母,滕文质和丈夫宋士弟老俩口互相关心体贴。

可是,自从99年以江泽民为首的共产邪党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这个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幸福美满,滕文质老俩口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被迫离家出走,最后造成宋士弟在悲苦中离世。

因为滕文质2011年6月29日被警察非法抓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这冤情又状告无门,我们作为法轮功学员,只能用传单形式讲真相,把知道的部份真实情况向善良的人们诉说。

一、老俩口被迫离家出走

滕文质女士,60多岁,家住大连市金州新区桃源小区,2002年夏季,滕文质所在的社区由于受当时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造谣宣传的欺骗和蛊惑,社区派人天天跟踪监视老俩口,社区有个女子更是时刻监视,他们就是天天跟踪监视很长时间,也没发现老俩口犯什么错误,他们还不死心,就伙同当地派出所要把老俩口抓起来送监狱里关押,此时老俩口正在外面遛弯,得知此消息老俩口都没来得及回家,什么都没带就离开了家。

二、老俩口被迫害得痛苦分离

几年后老俩口回家了,本想安安稳稳在家中度好晚年的日子,修心、炼功,身体好心情也好,他们把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大法中亲身受益的情况告诉家乡的亲人,并用真相传单形式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却被普兰店公安局非法抓捕。

其实法轮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教人重视道德、重视心性修炼,真诚善良、宽容大度对待别人,和别人发生矛盾时,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多为别人着想,对别人忍让,向内找,找自己的错,而不找别人的错,改正自己的错误后,自然就化解矛盾,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人类社会不就变好了吗?法轮大法对整个社会、对全人类都是有利的,法轮功学员向广大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对广大民众做最有意义的大好事。所以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民众学炼法轮大法。

唯独中国共产邪党政治流氓集团,违背国家法律,使尽全身招数打压信仰真善忍的人,报纸、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功的所有反面宣传全是假的,包括“425事件”,“天安门自焚事件”全是假的。

就说“425事件”吧:425万人大上访,本来是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自发的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向国家政府领导人诉说心中的冤屈,要求释放此前在天津被警察无理抓捕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要求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给予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北京公安人员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引领到国务院围着红墙站,并给照相录像,向全中国、全世界播放录像时,谎称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向全中国全世界人民撒着弥天大谎。

再说“天安门自焚”,自焚者是把汽油倒在身上,再点火自焚,自焚者瞬间就会被熊熊大火烧得狂奔乱喊,可自焚者王进东却毫无痛苦感觉,坐在地上等着喊口号,这不明摆着是身穿拍电影用的防火衣吗?王进东两腿间的装着汽油的雪碧瓶在火焰中完好无损。而且自焚录像的各种角度镜头都有。显然这是中共导演拍摄的一出假戏。像历次运动一样,制造虚假声势,制造仇恨,制造迫害借口,挑动群众斗群众,想叫广大民众仇恨法轮大法,仇恨真善忍,仇恨法轮功学员,把广大民众变成好坏不分,是非不明,助纣为虐的恶人、坏人。这些事实真相不应该让广大民众知道吗?人民百姓应该有知情权,应该有明辨是非,脱离共产邪党,选择正义美好未来的机会,如果人们知道真相,谁也不愿意当坏人恶人。而且法轮功学员向人民百姓讲清法轮功真相,是完全符合中国宪法规定的“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用传单等形式讲清法轮功真相也是言论自由的种种形式,也是完全合法的!

可是滕文质2007年7月3日向人们发真相传单时,被公安人员非法抓捕,关押在普兰店监狱,她丈夫宋士弟亲眼看到老伴被非法抓走,老俩口在痛苦中分离。

三、宋士弟在悲伤中离世

老宋的生活需要妻子老滕的关心和照料,老滕突然被非法抓走,这对老宋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孤身只影的老宋牵挂着老伴,盼着老伴早日回家,这是老宋一生中最大的痛苦,他实在承受不住,在和妻子痛苦分离后,不到一个月就病倒了,随后女儿把父亲送入沈阳红十字会医院,住院治疗,老宋的儿媳妇在南方辞掉工作,来到沈阳护理公公,后来又花钱雇一个人一起护理公公,老宋在痛苦中一天天地期盼着妻子,病情也在一天天地加重,老宋的女儿知道,只要妈妈回来,爸爸的身体就会好起来,老宋的女儿为了营救母亲,往公安局跑了无数的腿,费尽了口舌,想尽了办法,也花了不少钱,想把母亲救回家,就是让母亲见上父亲一面,也能解除父亲心中一些悲苦忧伤和对母亲的牵挂。可是公安执法人员明知道老宋身体支持不住,就是不让老俩口见面,导致老宋于同年圣诞节前夜在悲苦中含冤离世。如果公安人员不非法抓捕老滕,老宋绝不能离世。

滕文质的所言所行,只是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人们共产邪党对法轮功的所有栽赃陷害、造谣污蔑和迫害全是错的,全是违背国家宪法。共产邪党的公安执法人员对滕文质的绑架,给滕文质和亲人造成巨大的精神痛苦和巨大的经济损失,给宋士弟造成致命的伤害。老宋去世后不长时间,滕文质被释放,是谁造成滕文质的家庭悲剧?这一切后果由谁来承担责任?所有参与迫害滕文质的公安执法人员,你们不应该好好地想一想吗?以刑法第300条,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指控、关押等迫害,构成了你们对国家法律的滥用,也造成了滕文质的家庭悲剧。在共产邪党政治流氓政府集团的淫威下,全国上下公、检、法系统制造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悲剧,造成无法想象的精神痛苦和无法统计的经济损失。他们是在执法犯法,是真正地在犯罪。

四、滕文质再次被绑架

2011年6月29日早晨,先进派出所民警伙同区国保人员,没出示任何证件,闯进滕文质的家,并绑架滕文质,随后又非法抄了家。

滕文质是中国公民,应该享有国家法律保护的权利,既然滕文质的一切言行完全符合国法,那么任何人包括公安执法人员对滕文质的一切不公正对待,都是违法的,都是在犯罪,《宪法》弟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因此,公民信仰有神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等都是合法的。《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完全合法。根据《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做依据,普兰店公安局、金州公安局、金州国保、金州区先进派出所的公安执法人员和金州区桃源小区社区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滕文质的迫害构成违宪违法的多项犯罪。

1、触犯《宪法》第35条构成:非法剥夺公民言论自由罪。

2、触犯《宪法》弟36条构成: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3、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未经邀请、为经许可,强行闯入滕家的行为构成: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

4、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未出示逮捕证强行绑架滕文质的行为构成非法绑架罪

5、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未出示《搜查证》就抄滕家的行为构成非法搜查罪。

6、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在滕和所有亲人不在现场的情况下,抄走了滕的电脑及其他物品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7、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说滕“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请问,破坏哪部法中的哪条法律实施?请你们公布于众。否则公安执法人员的行为构成诬告陷害罪。

8、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一次又一次把合法的法轮功学员滕文质长期关押在监狱中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

9、触犯《刑法》公安执法人员和社区工作人员跟踪、监视、监听手机的行为构成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罪和侵犯通信自由罪。等等犯罪。

既然各级公安执法人员是在犯罪,那么就应该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滕文质,并按照国家法律规定赔偿给滕文质和家庭造成的一切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247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