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烟台地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栖霞市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
一、栖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综述
二、栖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三、栖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一、烟台栖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综述

山东省烟台栖霞市也是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较严重的县市。一九九九年以前,栖霞有一万多人学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病人炼功后奇迹般的好了病,因此人传人,心传心,学的人越来越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指挥全党迫害法轮功之后,法轮功学员纷纷自发进京上访,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证实大法的美好,但却一个个被关进看守所受尽非人的折磨。

栖霞市迫害法轮功由市长李宁亲自抓,“六一零办公室”由公安局副局长牟中华及主任唐功铭、主任王建国,再加几个凶残的打手刘卫东,曲建秋、林霞,高,常等组成。又从乡下派出所调来一些警察,肆意骚扰、抄家掠劫法轮功学员家庭、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很多人都知道栖霞西城镇有一处高职学校,但并没注意那里还挂有一个“法制培训中心”的牌子,更没有几个人能知道这就是栖霞“六一零”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是栖霞“六一零”头子牟中华、唐功铭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很多见不得天日的罪恶就在这里进行着。

在洗脑班里,恶徒随意的对法轮功学员谩骂、威胁、殴打、电击等;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野蛮灌食;把法轮功学员双手铐在背后挂在铁窗的栏杆上,双脚不让着地;几昼夜不让睡觉,强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录像;逼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仅受到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还受到经济上的勒索、掠夺和敲诈。恶人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罚款,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很多人被开除公职。凡是被绑架到西城洗脑班的学员必须交三千元“生活费”供他们办一期洗脑班。这样,很快“六一零”就换上了高级面包车(后被政府调去)。

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个受尽非人的折磨:王亚平一半脸被上万伏电棍电了六次;李玉真被恶警张学成拽着头发往墙上、铁门上猛撞,拳打脚踢,在滴水成冰的日子不让穿棉衣站在铁笼子里冻几个小时; 连六十多岁的老人孙秀亭也不放过,恶警每天折磨她;牟桂芹被拉到地牢里坐老虎凳、电击;宋文珍因背法被恶警马舔飞铐在铁窗上冻;邴维丽、李秀香等十一人因炼功被集体铐在铁窗上,半夜后才放下来;柯美风手冻烂了,仍在被逼迫不停地干奴工;张玉娜、张玉风、孙景春、杨翠英、李玉华、李伟等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每天被逼干十九小时的奴工(加工汽灯纱罩或果袋等),还不让睡觉,他们二个小时换一个班监管着。对男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严重:蹲马步,倒下就用电棍电,拳打脚踢,恶警让犯人集体打,王桂伟、李丛林、孙景春、李伟等被打得无法站立,还要干奴工。

法轮功学员只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没做违法的事,不应承受这非人的折磨,就集体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狱长隋志春、看守所狱医李平让精神病院给强行灌食,一根塑料管子这个拔出再给下个插上,有的拔出来时还滴着血。并在所灌的食物里加浓盐,蓄意折磨法轮功学员。灌食时,七、八个人扭着、按着直至不能动。李平拽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发象猪一样的吼:再叫你们学(法轮功)!还有公安局副局长孙太国象魔鬼一样在现场指挥,并大叫:使劲灌,往死里打!叫李平灌死拉倒。他抓着学员的头发往墙上撞,并说:再叫你们去北京上访!许多人被超期关押,最后欺骗家属交几千元“押金”才放回家。但回家也无人身自由,房前屋后有人盯梢、蹲坑,各个路口有公安把守,村口都有岗。说政府有令,哪个村、单位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就严肃处理一把手。许多领导被逼采取了严防死守二十四小时监视,家里电话都被窃听。恶人趁机干坏事,随便进家抄家,许多人工资被扣除,只给点生活费,孩子上学都是借钱。并可随时抓你到公安局录口供、照相、按手印。公安局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基地设在小庄职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有的在田间地头干活,有的在家中吃饭甚至睡觉时就被抓走。

在这十一年的邪恶迫害中,栖霞执法机构知法犯法先后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最长者达十年;粗略的、最保守的估计: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多人次被劳教;有近三百人次被“六一零”伙同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被注射有损大脑神经的不明药物;有二十多人流离失所,至今还有数人有家不能归;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六人;至于说被绑架到拘留所、乡镇派出所遭受国安公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何止上千!电业局职工鲁世花2001年到北京上访至今音信全无。

这场由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的对全国亿万民众的疯狂迫害,其手段之残忍,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二、栖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王丽萱,女,二十七岁,烟台市栖霞寺口镇南沟村法轮功学员。儿子孟昊不满八个月。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进京上访途中被抓, 十一月七日王丽萱母子在北京团河调遣处被双双害死。

◇林宪风,女,六十七岁 ,烟台栖霞市楼西夼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进京为大法上访,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及在洗脑班转化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就在含冤离世的前两个多月左右,还遭到栖霞市庙后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在长期高压迫害下,林宪风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林宪风九十多岁的老婆婆,在恶警最后两次非法抄家时不让恶警绑架她善良的儿媳妇,曾两次昏死过去。

◇孙爱华,烟台栖霞市庙后镇上孙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栖霞市政府邪恶人员绑架到小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第二天体检身体不合格,三个警察将她背着、抬着送回家。几个月后孙爱华含冤离世,丢下一对儿女,儿子才八、九岁。

栖霞市六一零把不修炼的常人也逼上绝路

◇栖霞大柳家法轮功学员林翠芬(女,五十多岁)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晚被当地恶警绑架(参与绑架的主要恶警为胡绍胜),随后被栖霞”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被劳教前家中的婆婆主要靠她照顾。被劳教后,其婆婆缺人照料,加上思念媳妇,一直生活在抑郁凄苦中,不久上吊自杀。

◇李新燕夫妇看衣秀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也想了解一下法轮功。黄历二月十二日,衣秀英带上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光盘到他家去放,不料被不明真相人构陷,一伙恶警闯入他们家,衣秀英走脱。恶警没找到她,就把李新燕夫妇绑架到了当地派出所,并抢走了他们家的电视机、VCD,逼他们象犯人一样蹲在地上迫害,并扬言要把他们发到辽宁。因为他们不修炼,没有经过那样的场面,吓得浑身发抖。衣秀英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到派出所说清了事情。没想到恶人把他们每个人脖子上挂个黑牌子,写上了名字,贴上了照片,逼他们滚动按手印,并再一次逼他们写保证书,分别被罚款四百元、二百元才放了。李新燕的妻子由于被极度恐吓,再加上他们省吃俭用买的电视机、VCD和四百元钱被抢走,在悲愤中得了重病,一年后含冤去世。恶党不仅迫害修炼人,还把一个不修炼的常人也逼上了绝路。

三、栖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山东栖霞乔瑞荣在洗脑班、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山东省栖霞市高级职业学校(现更名为烟台风能电力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乔瑞荣,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栖霞公安绑架,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受到中共不法分子的残酷迫害。

二十二日上午,乔瑞荣老师正在语文组办公,三名栖霞公安人员闯入办公室,将乔瑞荣强行绑架至栖霞“六一零”洗脑班(设在栖霞高职校园内),不让任何人探望。 “六一零”人员对乔瑞荣行刑逼供,一连折磨乔瑞荣六、七天,不许坐下,不许躺下,更不让睡觉。他们还对乔瑞荣拳打脚踢。

在这期间,还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同时遭受着不同种类的折磨。 “六一零”恶人只给法轮功学员每人每顿半个小馒头,一点儿菜,十几个人一小暖瓶水,“不饿死渴死折磨死”就是他们的原则。“六一零”还逼迫每人每月交两千元钱,还经常耍其它手段骗学员钱财,由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不放过。(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同名文章)

山东栖霞市牟祖广遭受的绑架、劳教等迫害

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法轮功学员牟祖广,在过去十二年来,至少十三次遭中共邪党人员绑架、劳教两年。劳教期间六一零人又把他送精神病院,天天逼吃精神病人才吃的药,还让张口检查看药是否吞下去。这种迫害近一个月。中共邪党人员每次绑架牟祖广,都先搜身、书包,钱他们留下,纸或手绢扔掉。这些年,唐家泊派出所到牟祖广家抢劫五次,有些次牟祖广当时都不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牟祖广又被唐家泊派出所王玉爱等恶警非法抄家。

牟祖广在被绑架、关押期间曾多次遭电棍电、打骂、脚踢脸、侮辱、不让正常大小便,背铐高处脚尖点地、不让睡觉等多种折磨;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迫害更甚。

山东栖霞市王志生曾经遭受的毒打折磨

王志生,今年六十二岁,山东省栖霞市翠屏区叶家埠村农民。他自称自己曾是远近有名的尖滑人,把身体搞得一身病,五十几岁时,就象七十岁的老人。一九九八年七月幸遇法轮大法获新生,彻底改变了自己以前的行为,不知不觉各种病都没有了,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高。他发自内心的把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介绍给别人,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也能从中获益。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发生以来,在政法委王玉生的指挥下、在栖霞市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指使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头目唐功铭、牟忠华的指使下,王志生先后数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五次被拘留,二次被强迫进洗脑班。在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这些邪恶的黑窝里,被邪恶打的昏死过两次。在身体被迫害得那么严重的情况下,恶人还逼他天天出操跑步、扫雪、擦车、打水、卸煤,这些活儿,超出了他当时承受能力的极限,使他的身心遭受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其中牟因容、常因魁最恶。

山东栖霞退休教师孙秀亭遭迫害事实

山东栖霞市大庆路学校退休教师孙秀亭,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孙秀亭两次进京为大法讨公道,遭绑架、酷刑折磨;六一零恶人李增光(已遭恶报:五十多岁死于胰腺癌)等强行送她至劳教所迫害,由于被长时间的关押迫害,身体极为虚弱,王村劳教所不肯收;孙秀亭老伴林儒钧,一辈子本本份份做人。他见孙秀亭修大法受益匪浅,也走入了修炼。七二零后他两次被关拘留所迫害,还被关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迫害导致他心脏病发作。几年的迫害,他精神屡受刺激,身体很快垮了下来,终于在二零零三年含冤离世。由于孙秀亭多次受迫害,女儿的精神屡受刺激,导致精神问题越来越重,她一发作就打人摔东西。可怜她无人照顾,把家弄得不成家,每月生活费花不到头。这样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讲真话做好人就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山东栖霞市唐家泊镇教师李爱华遭迫害经历

山东栖霞市唐家泊镇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李爱华,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反复多次遭中共邪党派出所镇政府等地迫害。二零零一年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被抓走,非法判刑九年零六个月。李爱华在看守所里度过了十分艰苦的十个多月之后,被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

李爱华在监狱期间,年迈的父母无依无靠,身体上的劳累加上精神上的压力、摧残,使他们过早地衰老。母亲没等到她回家就含冤离世,至死也没有闭上眼;父亲在她回家一年后也走了。出狱后李爱华由教师变成了无业游民,只是靠打工维生。

栖霞市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栖霞市的八个乡镇、市区的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以烟台市“六一零”为首的恶人、恶警们非法骚扰、绑架关押,并带走上前阻止的家人,抢走巨额资产。

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是烟台非法“六一零”预谋已久的,经过对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详细的摸底之后,八月三十日开始了绑架。这些恶人们强盗般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抄家,将所有值钱的物品包括钱财一并掠夺、抢走,所盗去的物品包括:轿车、摩托车、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法像、相框、电视机、影碟机、接受卫星的大锅等私有物品,以及钱财四万多元,抢劫掠夺的财物接近十九万元。

栖霞市区及寺口镇、官道镇、观里镇、西城镇、臧家庄镇、蛇窝泊镇、桃村镇等七个镇总共骚扰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位,至少还有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栖霞市杨础镇艺术学校中新办的洗脑班。

这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刘乐兵、林国军、李喜民夫妇、冯运学、刘桂凤夫妇、衣学明、冯翠荣夫妇、林福寿、杨翠英、姜淑英、陈培敬、林国玲、毛英德、程晓燕、孙永安、李玉玲、刘香宾、李建辉、张海鹏、王立彬夫妇(昔日学员)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一同被关押。其中姜淑英的丈夫前去制止恶人,被戴上手铐打得鼻青脸肿、后背多处受伤,并带走她的家人姜永战、姜永令、林明平、姜宝敬、姜永臻等人。

目前,栖霞市杨础镇艺术学校中的洗脑班已解体;但是仍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其中衣学明、冯运学、刘国兵被关押在栖霞市看守所;刘国玲、姜淑英、孙倩静、冯翠荣被关押在烟台市黄务南山劳教所遭受迫害;林国军,被秘密转移到招远刚办的邪恶洗脑班关押,并遭受着残酷的折磨与迫害。该洗脑班办于招远市金亭岭矿业有限公司中的一座楼内。金亭岭矿业有限公司位于招远市罗峰街道办事处石门孟家村南,位于市区西南距离九公里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247615.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