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凤冈遭遇罕见大冰雹 农作物受灾

2011-11-06
据大陆媒体11月6日报导,昨晚8点左右,凤冈县城所在地龙泉镇及部分乡镇境内,在一阵雷电和大风之后,突如其来下起了今年立冬前罕见的冰雹。

当时,冰雹颗粒打在街头行进的凤冈县城市民头上,具有明显的疼痛感,居民房屋的玻璃窗和遮阳蓬等物体上“噼哩叭啦”响个不停,大家始料不及,都及时找地方避让,时间持续大约20分钟左右。冰雹颗粒平均如跳棋珠般大,最大的略小于乒乓球,据有关人士透露,立冬前下这么样的冰雹,在凤冈县实属罕见。

此次冰雹已导致凤冈县田间农作物及绿化树等相关设施不同程度受灾。目前,凤冈县有关部门正在对灾情进行调查核实和统计。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9455

Advertisements

音频:艾未未谈借钱行动

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说虽然网上的“借钱给艾未未”行动并非由他发起,但他承诺将会还钱。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multimedia/2011/11/111107_audio_aiweiwei.shtml

父亲的转变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师父曾经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最近,父亲开始看书学法了,看着他的变化,心里由衷的欣慰。以前我被观念障碍,一直认为父亲是不可救度的人,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人心,障碍了身边的亲人早日得度。父亲的转变,有多少师父的慈悲救度,有多少曲折坎坷……现把父亲由一个深受邪党毒害,到一个能正面认识大法,并开始学法修炼的转变历程写出来,希望能对类似家庭经历的同修有所借鉴。

父亲原是一名军人,守卫边疆多年,脾气暴躁;在邪党红卫兵的年代,狂热过。当邪党开始铺天盖地迫害大法的时候,父亲凭着多年的政治运动经验,很自然心领神会邪党的中央精神,被邪恶的谎言支配了理智。尤其在迫害开始的头几年,我给父亲讲真相,犹如面对封闭的铁桶,他不但听不進去,还会责骂我,并且时常威胁我,强制我放弃修炼,诋毁大法,撕大法的书。父亲是一家之主,他的立场,也决定了母亲和其他兄弟姐妹对我的态度,在家里让我抬不起头,甚至还有家庭的小型“批斗会”。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大法早已在心里生根,无论家庭环境怎么险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未动摇。虽然从小在父亲的巴掌下长大,心中还有对严厉父亲的畏惧,但我决心改变他们,让他们认同大法。

对父亲的怕,从我记事开始,就象少不了的家常饭,拳打脚踢,厉声呵斥……一直到成年,这种怕都是挥不去的阴影。通过不断的学法,加强正念,我反问自己:难道,我就只能象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麻雀吗?正念一强,怕心就慢慢突破了,师父帮我消掉了很多怕的物质,逐渐觉得自己可以顶天立地了。我不但成功冲破了家庭的阻力,去北京证实法;后来,父亲到学校来看我,我把心放平了,没有了怕,心里有什么就给他说什么,原以为父亲会脾气大发的在校园的凳子上把我揍一顿,没想到父亲静静的听着,最后感慨了一句:“我儿现在怎么这么能说话了。”然后呵呵的笑了。

原来的我身材矮小,不善言谈,现在能在父亲面前不动声色的讲大法被邪党无端迫害的事情,父亲感慨于这种变化。同时,我也感悟到,只要修炼人自己做正了,常人就会变。这时,心里想起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被非法关押的岁月里,父亲来魔窟看过我几次。有一次,魔窟里的狱警让父亲作为家属代表发言。看着下面一个个被吸毒犯包夹着的大法学员,还有自己的儿子在眼前,父亲心里也不是滋味,最后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里面没有小偷小摸……”最后附和了几句邪党灌输的话,收场了。后来,我问父亲说:“您看,我只是一个学生,炼功祛病健身,思想境界升华;这个(邪)党这么迫害无辜善良,您怎么看?”父亲说:“其实,从它们抓你的那一天起,我和你妈就对这个党彻底失望了!”

过去父亲身为邪党的干部,为邪党卖命,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邪党到底是什么,多么邪恶;现在父亲亲历了邪党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看到了魔窟里真实发生的一切,虽然还达不到象《九评》认识邪党那么深刻,灵魂深处还是受到了触动。

父亲身体不好,有高血压、脑梗、大腿静脉曲张等症状,为了治病,看了不少医生,西医、中医都看了,各种偏方也试了,后来他练起了太极拳。我觉得机会来了,有空就给父亲讲修大法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父亲说:“你说法轮功好,可是一想起你被关押的岁月,我和你妈就心寒。”然后以泪洗面。后来我又尝试着给他讲了几次,都没有什么進展。可是,看着父亲练着太极拳,还要吃很多药,不但治不好病,还花很多钱,就给他说了一句:“您练一百遍太极拳,也不如炼一遍法轮功!”父亲一听,火了,他说他就不信这个事了,就是不炼法轮功。

我悟到,修炼人的心一定要稳,不能不管常人的接受能力怎么样,心里一急就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不然只能让他们从反面反驳你。

随着不断找机会,我给父亲讲点大法的真相,他或多或少还是听進去一点。后来,父亲说:“如果你觉得好,你就自己炼!”潜台词是:“我也不反对。”这一句话,让我看到了希望,最起码,父亲对炼功有了一个肯定的态度。

师父告诉我们:“家里人,你能够叫他修炼那最好,他不能修炼你也得让他做一个有救的生命,最起码做一个好人,他才能够得福报。”(《曼哈顿讲法》)

救度世人,要么让他认同大法;要么认清邪党,发表三退声明,然后再让他认识大法。《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带了《九评》光盘回家,父亲看了一些,就看不下去了,说什么反革命之类的诋毁言论。我知道,这是父亲几十年政治积累的邪党毒素被触动了,一时理智不清的表现。我发正念,仍然看不到明显的效果。父亲说:“社会上看你们都是傻子,就你们说法轮功好,××党不好,你再跟我说××党的坏话,我就跟你急!”

仔细想想,周围邻居,父亲的同事同学里面,没有一个修大法的,除了我给他讲过真相,没有第二个人;而且朋友圈里的人,知道他儿子在修大法,有的不怀好意的故意刺激父亲的痛处,让他觉得窝憋。于是,我把父亲手机通讯录复制出来,一个一个给里面的人打真相电话;有的能听完,有的听不了多少,但是不管怎样,他们下次在酒桌上,谈论的内容里会有真相。

我在外地工作,因为修了大法,工作勤恳,诚实可信,领导也器重,同事关系也很好,基本上自从大学毕业后,没过多久,我的薪资待遇都会翻一番。不但买了房还清了贷款,还买了车。妻子和我结婚时,说我隐瞒了曾被非法关押过的经历,认为我骗了她;但是她也看我一个炼功人,有责任感,靠的住,最后也不愿意离婚,要死心塌地跟着我,并且后来也得法了。我悟到,一个修炼人,路一定要走正,才能让自己的环境变正,同时向世人展现出正法修炼者应有的风貌,才会让更多世人理解,从而救度他们。父亲也看到了,我并没有象以前他们认为的那么傻,家庭里里外外都安排的很有条理;唯一担心的是如果我再次受到邪党迫害,会失去现有的物质生活。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父亲,只是默默的想,一个修炼人,只要与大法同在,做好三件事就是最安全的。

母亲提出,要来我家给我看孩子,在这期间,我顺利给她三退了。后来,父亲也来了,我给他劝三退,他能听進去了,但是不愿意退,他说:“我现在虽然反感××党,但是不相信这种化名三退能有什么作用。” 这时,母亲在旁边说:“我儿已经给我退了!”我顺势说:“退了,就能把你体内的邪党毒素清理掉了。”父亲抽搐了一下说:“那你把我也退了吧!”为了确定刚才父亲答应要退了,我又重复问了一遍:“那我给你退了。”他又笑着说:“说着玩的。”但是,我刚才明明听见他说要退的。后来和其同修交流的时候,有的人认为已经算答应三退了,有的觉得还差点。

师父说:“人类形势也在变化,对大法的认识,也象开了窍似的开始渐渐的发生着,就象冰在溶解一样在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量抑制世人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被销毁。家里的液晶电视,支持外接USB播放。我把从新唐人下载的真相视频,拷贝到优盘里,在液晶电视上放,如同收看有线电视一样。趁父亲看常人的节目,无聊时,我把视频切换到新唐人节目,因为担心父亲一下子接受不了,先放几段《中国禁闻》和《今日点击》,父亲看着看着,就看上了瘾。因为,这些都是在国内电视台看不到的、听不到的,都是真实的声音和评论。父亲很喜欢听评论员的评论,觉得很亲切,很启迪心灵。我又切换到《细语人生》节目,第一段选择了李有甫先生的专访“天外有天”,看着看着,父亲说:“这个人说的都是真话!”我在旁边说:“您看,他和您年龄差不多,看上去多年轻啊!”当看到李先生得法后,放弃了以前师父教的所有武术拳法,决心一心修炼大法时,父亲有所不解,心里哀叹“可惜了!”我没有立即给父亲解释原因,讲的高了怕他听不懂,再生出抵触情绪来;然后切换到严真的《大陆新闻解读》系列节目;就这样,父亲看着新闻,听着评论,后续又看了几段《细语人生》关于绝症患者康复的人物访谈,逐渐对新唐人节目有了正面的认识,甚至已经被新唐人深深吸引。我坐在旁边有如释重负,同时正告自己,不要生欢喜心。

曾经给母亲放过神韵晚会,因为一时高兴,给母亲说,这些演员很多都是炼法轮功的;母亲本来看的很有兴致,听我这么一说,有想法了,不看了。为了让父亲能够看完神韵,先放了几段神韵在世界各地巡演的广告片(在优盘里播放)。父亲说:“都说神韵这么好,我怎么操作电视遥控器才能放出来?” 我拿出刻录好的神韵DVD光盘,给父亲解释说,“这个就不能用优盘了,要在影碟机上放。”就这样,父亲看完了从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一年的所有神韵晚会,看到了真实的中华文化,演员精湛的表演,传统文化的内涵,让长期受邪党文化浸泡的父亲深受感动,发自内心的赞赏和喜悦。

有一天,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了很短一句话;“能不能帮我找一本《转法轮》,我想看看。”然后很快挂机了。我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有些不太相信,一方面以前父亲说过很多诋毁大法的话,另一方面,旧势力控制人得法,新人走進来已经很难了;但仔细想想,也合情合理,父亲明白了真相,应该得法了。我把大法书带给父亲,他象宝贝似的拿回房间,关上门看了起来。现在父亲五套功法也基本学会了,太极拳不练了,一心修大法。

回顾父亲得法的历程,只要我们修炼人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从不同角度,按照他们接受能力来讲,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做。

“你们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你们在哪方面走对了、走正了,关着的门就得开,路就会扩宽。”(《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曼哈顿讲法》)

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这段法,救度更多有缘人,也不要落下身边的亲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也是在开创我们自己的修炼环境。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248744.html

伦敦法轮功游行花絮(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记者德祥英国伦敦报道)“我感到很惊讶,从哪儿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当一位华人妇女在伦敦的唐人街上看到声势浩大法轮功的游行队伍时,睁大了双眼。

这是在一年一度的欧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英国首都伦敦召开的前一天,来自欧洲二十多个国家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举行的一系列活动之一,他们向伦敦市民和游人展示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暴,呼吁全世界关注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传达了一亿五百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信息。


法轮功游行队伍

游行队伍从中国使馆前出发,途经繁华的伦敦街区,并在华人最密集的唐人街绕行,最后在伦敦鸽子广场附近结束。欧洲天国乐团走在最前面,队伍所过之处,路人驻足,纷纷拍照,索要资料。尤其是唐人街上,很多华人驻足观看,手上都拿着相关资料。

唐人街上华人感到震惊

“我早就退出来了”,翁先生在唐人街上观看游行队伍,他对记者说,一、两年前就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退了团,“因为对共产党没什么好感,很不满,所以就退了,划清界线最好。”

在英国长大的吕先生索要了各种资料,他想多了解一下为什么法轮功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他表示看到游行队伍很震惊。他说:“这不过是一种信仰,为什么会遭到所有的压迫,所以我想多看一下。”

法轮功学员黄先生来自德国汉堡,他是头一次在伦敦市中心参加游行,“这个城市很漂亮,我们经过唐人街时,这些中国人眼睛张得大大地看着我们,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是我看到的。”


来自德国慕尼黑的父子沃夫冈和卢卡斯很高兴能参加天国乐团在伦敦的演出

在天国乐团的成员中,有一对来自德国慕尼黑的父子沃夫冈和卢卡斯,沃夫冈觉得今天的游行非常好,路过唐人街时有那么多的人在观看并面带笑容,儿子卢卡斯很赞同父亲的说法,“在唐人街,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用手机或照相机在照相,他们看上去很着迷。”

保加利亚人:法轮功是来自中国的智慧 我感谢法轮功


来自保加利亚的法轮功学员托施科夫(左)和普勒斯科夫

保加利亚的托施科夫(T. Toshkov)和普勒斯科夫(G. Pleshkov)很高兴他们能参加在伦敦的游行。“我们希望能帮助制止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迫害。很多伦敦人看到了这个游行,也会了解到(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托施科夫说,“今天的游行真是太棒了。天国乐团很令人震撼。游行队伍的能量很强大,真是很棒。美妙的音乐响彻市中心。”

普勒斯科夫很赞同这种看法:“我的感受相同。我看到很多人照相,而且面带微笑。”他已经修炼五、六年了,尤其是最近一年半来,非常认真专注地读《转法轮》和其他大法经文,“我修炼法轮功是因为这功法真的非常好,使我明白了一切。”

托施科夫表示对世人来说,能从心中了解法轮功是一个非常正的功法这一真相很重要:“大法(法轮功)使我明白了一切。我感到大法与我的心很近,其功理功法非常正确,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他最想跟中国民众说的是:“我很荣幸,学到了来自中国的这一功法。这是来自中国这片土地的智慧,是给整个世界的大礼,我感谢法轮功。我希望停止迫害,并希望在中国人们能自由地修炼法轮功。”

“让中国人看到西方法轮功学员面孔很重要”


德国慕尼黑法轮功学员本哈特

十年前到过北京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德国慕尼黑法轮功学员本哈特(Bernhard)也在游行队伍中,他觉得让在英国的华人看到有那么多西方法轮功学员的面孔出现在游行队伍里很重要。他说中国人看到游行中那么多西方人感到很惊讶,有的人张着嘴合不上,游行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

作为西方人,看到中国同修受到中共的迫害,很自然地会想到要声援这些同修。他说:“十年前,我看到在中国超过十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而在西方对此几乎没什么反应,所以我决定上北京抗议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意外地出现在北京举行和平抗议并被非法关押,西方媒体感到很震惊,大量报道了我们的事情,引起了西方世界的关注。”

经过不懈的努力,十年过去了,本哈特看到了中国人的巨大变化:“迫害刚开始时,中国人对我们的反应很冷漠,不愿意听真相,并回避我们。如今,每个人都睁大的眼睛,大部份人对此都很感兴趣。”

他说:“中国人不应该再被中共的谎言蒙蔽了,其实中国人都知道中共不说真话,中共迫害所有的中国民众,不应该再受中共的骗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248837.html

文史漫谈:婚姻前定 夫妻相敬

文/出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唐代人韦固家居杜陵地方,少年时代就成了孤儿。成年后就想尽早娶妻,所以就委托别人四处求婚,但都无功而返。元和二年,为了游历清河地方,便在宋城城南的旅店住宿。客人中有人建议韦固向宋城司马潘昉的女儿求婚,并且约好了第二天在客店西的龙兴寺门相见。

为了表示自己求婚心切,第二天晨曦微露,斜月尚明之际,韦固就前往约定的地方。但见一个老人背靠布囊坐在寺院的台阶上,正在借着月光在翻检书目。悄悄观看其书,既非篆书亦非梵文,韦固不识一字。

韦固问老人:“老父要找的是什么书啊?我自幼年起即刻苦学习,人世间的字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西方的梵文也能阅读。惟有老父所要检读的书从未见过。是什么书呀?”老人笑着说“这是非世间的幽冥之书,君子自然不能见到。我是掌管幽冥之事的幽冥之人,本与君子阴阳相隔,但今天与君子在此相见是你来得的过早,不是我来的不当啊!”

韦固回问老人:“那长者主管何事呀?”老人答复说:“主管天下的婚嫁之事。”韦固心中窃喜,对老人说:“我自幼就成了孤儿,成年后想要及早成婚,繁衍子孙。十余年来多方求娶,不能如意。今天与他人相约在此,议娶宋城潘司马的女儿,不知是否可以成功?”

老人对韦固说:“不成。命不该合,虽降尊屈就求娶屠博之家的女儿,也是不可得的。君子你的妻子刚过三岁,十七岁时才会嫁入你家”。

韦固问道:“您的囊中装的是什么东西?”老人答曰:“是红色的绳子,用来系住人间夫妇之足。人一出生就被此绳所系。不论是仇敌之家、贵贱悬殊,抑或为官天涯、地域相隔,此赤色绳索一系,终不可违。君子的脚已经系于他人,四处他求无益啊。”

韦固说:“那么我的妻子在什么地方?她的家人是干什么的?”老人答:“你的妻子是客店北边卖菜的陈姓婆子的女儿。”韦固说:“那我能不能看看她呀?”老人回答:“陈氏常抱着孩子来市场卖菜,你跟着我,我可以指给你看。”

及至天明,与韦固约定的人一直没有应约。老人也卷书负囊而行。韦固随老人进入市场。正好遇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妇怀抱三岁的女孩而来,衣弊形陋。老人指着女婴说,这就是你的妻子。韦固非常生气,说:“我能杀掉她吗?”老人说:“这个人命该食天禄,因子而贵,绝不可以杀。”说完隐身而去。

韦固骂道:“老鬼妖妄言如此荒谬!我出身士大夫之家,婚嫁须门当户对。即使我终究不能娶妇成婚,也可以攀援一些声妓美女。为什么要娶一个瞎眼老妇丑陋的女儿哪?”于是磨了一把小刀,交给他的奴仆说:“你向来干练,如果能为我杀掉这个女孩,我赏你一万钱。”

第二天,奴仆袖揣小刀随他进入菜市,在众人群中行刺。市场一时陷入混乱,韦固和他的仆人在混乱中走脱。离开市场后,韦固急切地问道:“刺中了吗?”他的仆人回答说:“初期我对着她的心脏刺去,不幸只刺在了她的双眉之间。”其后,韦固多次求婚,都没有如愿。

又过了十四年,韦固借助父亲的荫庇在相州军任职,相州刺史王泰让他做专门鞠审诉讼的司户櫞。由于欣赏他的才能,刺史把十七岁的女儿嫁给了韦固。

刺史之女贤惠静淑,容色华丽。然而她的眉间常贴一花,即使在沐浴闲处之时,也不会除去。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韦固感到十分惊讶,猛然想起菜市行刺之事,就开始逼问事情的缘由。他的妻子潸然泪下,说:“我其实只是刺史的养女。我的父亲曾经是宋城的县令,他去世时,我尚在襁褓之中。继而母亲兄长相继去世,只有一个庄园在宋城的南边,我和保姆陈氏居住。由于离市场很近,所以卖菜为生。三岁时,保姆抱我穿行市中,被强徒所刺,现今刀痕尚在,所以以花覆之。七八年前,养父在卢龙任节度使,收我养女,后嫁君为妻。”

韦固问道:“陈氏一眼失明吗?”其妻对答:“是,你怎么知道?”韦固说:“刺你的人就是我呀。”随后说出整个事的来龙去脉,夫妻二人益发彼此尊重。后来其妻生子名鲲,官至雁门太守。韦固的妻子也被封为太原郡夫人。宋城令得知此事后,就把这家客店命名为“订婚店”。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婚姻因缘之事、业果阴骘之定,终不可违。韦固不承认因果之事,也无法知道被指定的妻子会由老妇怀中的很丑的女婴,出落的容色绝丽、贤惠静淑,为追求门当户对和外在的容色,雇人行刺,除了造成其容色绝丽妻子被毁容外,并未改变与她结为夫妻的事实。当然,韦固行刺是做恶事,需要对妻子偿还;也许这其中有其它的渊怨,可能因此而了结。

想今日之社会世风日下,两性关系混乱:相互见弃、你争我斗、离婚已为平常。更有甚者夫寻花问柳,妻红杏出墙。这也许就是唐代李复言在《续玄怪录》中“订婚店”这个故事留给我们今人的现实意义吧。

(文据李复言《续玄怪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248811.html

维基解密:地方贪污失控 习近平不作为

【大纪元2011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据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于8月30日公布的一份美国外交电文指出,中共地方官员的贪污问题严重,难以控制。多名消息人士称,如果习近平在未来接替胡锦涛的职务,他们会担心习的领导能力和中共的前景,因为习在浙江和上海任官时无任何建树,“什么都不做”。

这份由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于2009年9月25日建档的电文透露,领事馆官员在中共建政60周年前夕,于9月24日与上海多名消息人士讨论政治改革与贪污等问题。与会人员均对政改表达悲观的看法。

在谈到贪污问题时,一名张姓倡议人士指出,中共反贪的手段有限,因为贪污问题猖獗。他怀疑中共当局的反贪行动是否有效,因为地方政府的贪污已经“完全失控”。一名施(Shi)姓记者表示,中共十七大会议中所提之地方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建议,根本行不通,因为官员总有办法隐藏资产。他补充说,先前湖南、江苏和新疆各省的地方政府要求当地官员公开个人资产的行动,完全被既得利益者所阻挠。

电文引述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的话说,近年来,包括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内的地方官员纷纷落马,这代表当官的是“高风险、高报酬”。对于一直处在不安全感下的官员,他表达了同情之意。另据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明棋指出,贪污的指控一直被当成开除地方官员的手段,而网路仍是揭露官员违法行为的管道。

多位消息人士指出,如果习近平真的是胡锦涛的接班人的话,他们会担忧习的领导能力和中共政改的前景。上海美国研究所所长丁幸豪哀痛地说,习在浙江和上海的唯一成就就是“什么都不做”。习是很谨慎的人,他试图“不要把事情弄糟”。丁补充说,特别是在浙江,当地居民轻蔑地说,“尽管”(并非“因为”)有中共省委的领导,该省经济仍快速成长。徐明棋则认为“情况严重”,因为胡的接班人在未来10至15年面对很大的风险,此时中共中央必须解决很多社会问题。

施姓记者认同其他学者的观点,他说:“习是这样的人,因为他非常小心,而且身居幕后,他不犯任何错误。”施姓记者还表示,最值得担心的地方是,“习的人马”很弱。举例来说,习的主要秘书从他出任浙江省委书记以来就一直跟着他,这名秘书只是个“应声虫”。习的人不会给他什么应该说或应该做的良好建议,这令人担忧。施姓记者认为,中国需要像林肯这样具有道德勇气和历史责任感的领导人。

张姓倡议人士补充说,其他中共领导人察觉习的弱点,开始耍手段抢夺职位,其中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特别“积极”。
(责任编辑:毕儒宗)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1/7/n3423442.htm

华人宇宙新发现 生命的产生引发思考


香港大学物理系教授郭新发现复杂有机物质可在太空中自然合成,是探索外太空生命的新进展。(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大纪元2011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恩综合报导)最新一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揭示,宇宙光谱中一部份“无法识别的红外辐射”可能来自于年轻恒星周遭形成的大型分子,这样的分子有可能在地球形成早期曾经被带到地球上。

这篇论文的作者、香港大学天文学郭新教授和他的同事张勇教授合作,藉助美国宇航局斯皮策空间望远镜对新生恒星发出的光进行了研究,并将其与两颗新星的光进行比对,新星是白矮星爆炸产生的亮度骤增现象。随后他们开始构建一个假想的分子模型,并结合实测数据不断更改其结构和组成,直到模拟显示其振动特征和实测数据达到最佳吻合为止。

模拟结果显示,这种信号的产生并非来自单纯的多环芳香族碳氢化合物,而是一种和多环芳香族碳氢化合物非常类似的环状芳香族结构,并含有扭结的脂肪链成分。

郭新教授认为,这一研究的意义在于,确认了在太阳系中发现的这类有机物物质和行星状星云中存在的这类物质之间存在高度的相似性。这一点暗示,太阳系中可能包含有恒星际有机物的残余。另外,这种现象可能普遍存在于很多恒星周遭环境中。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随着天文地质学研究的兴起,就有中国学者徐道一(现为国际易学联合会理事、东方国际易学研究院学术委员,曾任钱学森领导下的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副研究员)、杨正宗等出版了《天文地质学概论》一书,开始在国内积极推动天地生综合研究,在九十年代提倡天地生人系统观。

这些中国学者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易经、太极中汲取智慧和灵感,提出了地球上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在太阳系运转、银河系运转中的周期性运动规律。

自上个时期的70年代始,古生物学者们为了探讨地球上生物的演变规律,解决达尔文进化论假说中生物过渡属种的普遍缺失问题,提出了一些新的假说,如“灾变论”、“生物间断平衡论”等。更有一些年轻的古生物学专家,提出过“宇宙生物场”理论,指出宇宙空间中本身就存在着生命“种子”——高分子化合物,当地球在运动过程中穿过这些空间时,就有大量生命的“种子”降落于地球,在符合其生存环境时,就繁荣生长;不符合时,就毁灭,从而导致地球上生命的周期性发展。

香港大学天文学郭新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利用先进的光学对比技术,进一步证实了上述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的假说。正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的卡里‧里斯(Carey Lisse)认为的这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是向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是这将绝不会是最后一步。
(责任编辑:乐慧)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11/6/n3422903.htm